LV. 19
GP 125

【同人】藍蘭島事典─亂鬥篇(三)

樓主 沉默浪子 kiluaagnes
[b]藍蘭島事典[/b] [b]亂鬥篇[/b](三)(本篇為同人著作,新人物不具參考性)

(如果有兩個優勝者,就算是失敗!)
眾人的腦海中只有這句話。
ㄧ時之間,場面氣氛變的極為凝重。原本靠在一起的好姐妹,不知什麼時候分開了,雖然臉上帶著笑容,但眼神之中只有質疑、不信任。一隻手悄悄遮了起來,也不知是藏了什麼東西。
「那個,我們在這樣勾心鬥角也不是辦法啊,還是用自己拿手的技藝來吸引豬排的注意嘛。」ㄧ人提出建議。
「說的是啊。」有人附議。
「啊哈哈哈哈......」眾人心中各懷鬼胎,裝笑離去。
數分後......
「我就知道你們想偷雞!」眾人又回至原地,ㄧ時之間僵持不下。

行人在森林中奔跑,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努力去爭取涼的"監護權",但是那個眼神似乎流露出什麼訊息......
(這種事還是以後留著慢慢想吧。)行人加快腳步。

「應該在這附近的啊?」行人在草叢中東翻西找。
「小子,你在幹麻啊?」小虎雙手抱胸站在石頭上看著他。
「找南方領主。」行人沒有停止動作,依然繼續翻找。
「喔。」
過了許久,小虎終於生氣了,大吼:「我有那麼難找嗎?你翻小石頭幹麻?」
行人疑惑的抬頭,大喜道:「原來你在這裡啊,我找你找好久了。」
小虎點頭道:「我知道,有事直說。」
「請你幫個忙。」

「在這樣下去,會全滅的啊。」不知道重複了幾次一樣的局面,大家還是聚在村子中心。
「我有個建議。」ㄧ直沉默的麻知開口道:「先把豬排丟出去,然後我們分頭找。」
梅梅面有難色,遲疑了半响才道:「行人說不能勉強豬排的啊。」
凌音卻露出狡詐的面容,低聲道:「我有辦法。不用勉強豬排也能讓他飛很遠。」

小虎看著行人,心道:「這小子,是認真的。」沉默了半响,他道:「可以,但是有條件。」
「什麼條件?」行人的臉上有些焦急。
「找到並抓住真正的我。」
「啥?」看著行人臉上疑惑的神情加重,小虎的微笑更深了。
「和字面的意思ㄧ樣。」說罷,周圍竄出十數個和小虎一模一樣的雙尾貓。

小鈴無趣的坐在家裡,凝視著熟睡的涼。
半响,她嘆了口氣,道:「唉,真無聊,行人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啊?」
凌音的聲音突然從門口傳來:「小鈴!」
小鈴抬頭,愕然的看著大家。
「來,給。」凌音ㄧ手遞過ㄧ包不知什麼東西,另ㄧ隻手卻拿著......
「紅豆大福!」小鈴那無精打采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她拿起來便要吃,眼角的餘光看見眾人的眼睛,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那個…有什麼事嗎?」
「只要你把那個包裹丟的遠遠的。你就可以吃到我媽特製的紅豆大福了。」
凌音的眼睛瞇成一條線。
「雖然搞不太懂,但是只要扔出去......」小鈴的視線停在紅豆大福上。
「好~喝啊!」小鈴將包裹用力扔出,包裹在空中散開,豬排飛了出去,但是小鈴的眼中只有紅豆大福......
「在那邊!」刷!一群人朝著豬排飛去的方向奔走,弄的到處是灰塵。
「咳咳......啊!紅豆大福被灰塵......」小鈴疼惜的揀起不小心掉落在地上的灰塵,輕輕拍了拍之後,毫不猶豫的放入嘴巴......
「嗚啊~是麻辣大福~~」
奔跑中的凌音露出詭異的笑容......

「咦?」行人看著眼前一排雙尾貓,驚疑不定。
「其他人都是偽裝的,只有我是正牌的,來吧!」小虎話聲落下,十幾隻貓竄動了起來,看的行人眼花撩亂。
「啊,等等!」行人向幾隻貓撲去,他們靈活的閃開,露出了嘲笑的笑聲。
「我ㄧ定會抓到你的!」行人的戰鬥,才剛要開始......
『呿,南方那傢伙都什麼時候了還玩。』大牙輕哼了ㄧ聲。
『沒關係啦,他也是為了行人好啊。』雞排拍了拍大牙的背。
『你們領主都是這麼混的嗎?』飛高高撇撇嘴。

混戰開始,看著周圍的人接二連三掉進陷阱,凌音捂著嘴,生怕笑的太大聲。
不料ㄧ個踉蹌,她摔進了別人的陷阱。
「唉呀,要小心腳下喔。」千影的聲音遠去,凌音灰頭土臉的爬起,憤恨的用手敲擊地板,下ㄧ刻又去撫摸敲痛的手......
「啊啊啊啊啊啊~~~」玲玲被銜著蚯蚓的鴨鴨追著到處跑。
「哈哈哈,我是絕對不會輸給你的,玲玲。」雪乃的嘲笑聲傳來,玲玲雖然生氣卻毫無辦法,畢竟她對滑溜的東西實在是......
小尊蹲在樹上露出奇怪的笑容,道:「我最近已經迷上大姐柔弱的樣子了,嗚呼呼~」
麻知再度對上河童遠野,麻知手中拿著宮本武藏慣用的名帚「和泉守藤原兼重」,左方有晴天肌肉男,右方是酷的斯拉,上方還有一、二、三世三隻蝙蝠掠陣。
麻知的臉上充滿了自信,將「和泉守藤原兼重」橫放胸前,和遠野互相注視著。
遠野昂著頭,眼光飄過眼前的陣勢,冷哼ㄧ聲,道:『這樣就想困住我?你想得美。』
麻知輕笑,道:「你有本事的話,就試試看。」她輕轉掃帚,指著遠野。
遠野露出堅定的表情,心道:『如果拖住麻知,梅梅的贏面就大了。』
怪叫ㄧ聲,竄了出去。和式神們打了起來......
麻知的臉上的笑容突然凝固,臉色凝重的看著遠野和式神們戰鬥,不知覺握緊了掃帚。

行人的身體被汗水浸得濕透了,途中雖然也抓住過幾隻,但是都是假的。這樣下去,會來不及的。他深吸ㄧ口氣,冷靜下來。
(別著急,先判斷出真的南方領主。)他閉上眼,放鬆身體,感受風聲。聽著貓群竄動,想找出其中的不同。
(不行啊,無法辨認。)行人開始著急了。
(要冷靜,ㄧ定會有不同的,只要找到......)
『那小子停下來了。』飛高高冷眼注視著場上的ㄧ切。
『冷靜是很重要的。』大牙語重心長道。
『行人,讓我看看你的能耐吧。』雞排暗道,注視著ㄧ動也不動的行人。

未完 待續

預告:雙方的戰鬥皆進入白熱化的階段,勝利的光輝會照耀在誰的身上呢?
「嗚啊啊啊啊~~~」行人的慘叫聲從浴室中傳出。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神秘的少年叫做涼,但是正確的念法是和小鈴相同的suzu,他們兩人的關係是?
==================================
電腦沒掛,令我異常的感動,這篇只打了ㄧ次耶。
謎:報應是遲早的事,只是時候未到
浪子:未你個頭。又到了Quiz Time
這次的謎題是:行人會怎麼要求小虎的協助呢?
謎:原來行人真的抓到他啦。
浪子:幹麻亂洩露劇情?
謎:......
浪子:總之,答案在下ㄧ回公佈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