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125

【同人】藍蘭島事典─亂鬥篇(一)

樓主 沉默浪子 kiluaagnes
[b]藍蘭島事典[/b] [b]亂鬥篇[/b](ㄧ)(本篇為同人著作,新人物不具參考性)

嘩啦......
看著屋外的暴風雨,行人嘆了口氣。
「耶!三十連勝~」
「啊啊,氣死我了!」
小鈴的歡呼聲和凌音的怒罵聲同時傳進行人耳中。
他看了看局面,果然又是單方面屠殺,真不明白她怎麼會這麼強。
凌音快速將棋子收好,不服氣的道:「再來一盤!這次換西海棋!」
「哈啊~是西洋棋才對吧。」太無趣了,雪乃打了個呵欠。
「管他什麼棋,我這次一定會打敗妳!」
懶得算凌音說了幾次這句話,行人枕著手躺下。
「這場雨到底要下多久啊?已經三天了耶。」玲玲慵懶的聲音傳了過來。
行人的目光在房裡飄移......
好像都不會累的小鈴和凌音還在下棋。
一動也不動的麻知睜著大眼,大概是睡著了。
雪乃和小熊趴在一起睡的很熟的樣子。
玲玲靠在牆上,一副完全沒幹勁的樣子,不過起碼她是醒著的。
千影還在看書,到底看了幾本了啊?
梅梅一直看著再院子裡的遠野玩。
(不知道其他人都在幹什麼呢?)想著想著,行人不知不覺睡了。

翌日,雨終於停了。想到能回到以往的生活,行人鬆了一口氣。
暴風雨過後,大家又開始忙了起來,行人帶著釣竿走向海邊。
(這次雨下了這麼久,蔬菜大概都泡湯了,小鈴去幫忙整理菜園,所以...)
「今天一定要多釣一點才行啊......」行人歪著頭自言自語。

「哈啊~」眼睛瞇成一條線的行人又打了個哈欠。
「一個人釣魚,還真無聊......」
「噗!」豬排聽見立刻跳出來抗議。
「好啦,我不是一個人,可以吧?」
安撫過豬排後,行人用右手遮住陽光,看著天空。
「好大的太陽啊...昨天的暴風雨簡直像是一場夢......」
「噗噗噗!」豬排打斷了行人的感慨,右邊的樹林不斷的叫。
行人疑惑的看向樹林,發現有幾棵被暴風吹倒的樹。
行人頓時恍然大悟,苦笑道:「我當然知道那個不是夢啊,這是比喻啦。」
豬排歪著頭,不解的看著行人。
行人伸出食指搔著臉,皺眉道:「這要怎麼說啊?」
正當行人不知所措時,釣竿動了。
豬排立刻拋下剛才的疑惑「噗!」的提醒行人。
行人暗道一聲:「好險。」用力抓緊釣竿。
「好重...」比以前釣過的都還重的多,行人開始想像回去時大家崇拜的眼神。
「沒什麼啦...哈哈。」陷入幻想中的行人不知覺將右手放到腦後。
「噗!」豬排的提醒與左手感覺到的壓力讓行人又回到了現實。
「要怎麼拉起來啊?如果小鈴在的話...」
行人搖搖頭將腦中的想法驅除「身為男人,怎麼能夠老是依靠女生呢。」
行人站定雙腳,輕輕吐了口氣,大喝一聲將釣竿用力拉起......
行人的目光掃到釣線末端的巨大黑影。腦中才響起(成功了)三個字,就被黑影壓昏了過去。

「噗噗~噗!噗噗!」
「嗚嗯~」行人輕輕的呻吟,然後睜開眼睛。
「好重啊~」行人皺著眉頭挺起上半身,看著那個讓他感到無比痛苦的兇手。
好熟悉的背影啊,溼漉漉的白色長髮、頎長纖細又格外白皙的脖子、白色的長袍。
「簡直和那個海龍神一模一樣啊...就是身體小了一號。」行人輕輕的移動那個人的身體,小心翼翼的將他翻至正面一看,行人的鼻血差點就噴了出來。
白色帶點透明的長袍貼著潔白的肌膚,略顯蒼白的臉龐上掛著水珠,長而密的睫毛......然而他的衣著和平坦的胸部顯示出他---是一名男性。
行人拿出手帕擦了擦自己冒出的汗,眼睛瞇成一條縫,吐出一口氣。
「啊哈哈,還好是男的......」不然剛才的情況肯定是......
行人一想到可能發生的情況就直冒冷汗,腦中閃過ㄧ個念頭:
(藍蘭島沒有醫生還真是糟糕,要是有人突然大出血該怎麼辦勒。)
呆滯了數秒後,行人的目光回到眼前在島上唯一同種族的男性同伴。
「好像應該要先救人啊......」
行人不斷的想著老師教過的急救方式......
(是按這裡吧?)行人開始在他的肚子上亂按一通。
「嗚啊~呸呸呸,咳咳...」少年吐出一些水並開始呻吟,行人見狀按壓的更大力了。
「唔啊啊...恩......」(咦?難道是我按錯了嗎?他的臉色好像越來越蒼白?)
(那只好......)停止手的按壓,行人將嘴湊了上去,打算實施人工呼吸......
就在雙唇即將觸碰的瞬間。
「啊!」雖然只是一陣小小的驚呼,行人還是聽見了,一回頭......
全村的人都躲在樹叢中偷看,每個人的眼睛都瞪的大大的。
小尊露出賊笑的表情,道:「啊呀,吵到你了嗎?請當我們不存在繼續吧,行人先生。」
唯一低著頭的千影手裡拿著一本筆記簿,右手的筆不斷的在上面寫些什麼。
小鈴的眼睛直勾勾看著行人,手上不斷把玩著玲玲的木槌,臉上帶著微笑,但是卻帶給行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一旁玲玲退到樹旁,不時偷看小鈴。
凌音卻指高氣昂的不知道在和雪乃爭論著什麼,爭吵一段時間之後,兩人開始脫起了衣服,行人立刻捂住鼻子將目光移向別的地方;卻發現躲在他們旁邊偷聽的梅梅,一臉凝重,轉頭和遠野不知道在說什麼。雖然覺得他們的眼神很奇怪,行人還是將目光移回昏迷的男孩身上。

「吵死了,都說了你以後一定會變大的嘛,你才只是個11歲的小孩子而已。」
「少來了,看我的媽媽也只道,我根本就不可能再成長,倒是千鶴姐的體型可不是幼兒喔。」凌音和雪乃的爭吵依經持續一段時間了,但是因為距離有點遠,行人是完全沒聽見。
「他們到底在吵什麼啊?」一個女孩忍不住開口問。
「聽說行人先生喜歡的是平胸族的欸。」另一個人低聲答道。
「原來是這樣啊......」女孩恍然大悟。
「那...那個...遠野,我的胸部是不是太大了一點?」躲在一旁的梅梅抓住遠野的手緊張的問。
「啥?這樣很好啊?」遠野一臉不解的看著梅梅。
「可...可是......」梅梅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是看到遠野一臉疑惑只好放棄。
「世道變了啊......」阿婆感慨的看著天空。
「小...小鈴,把槌子放下好不好?」玲玲有點畏縮,上次飛過來的鋸子令她印象十分深刻。
「怎麼了?我只是拿著而已啦,別那麼擔心嘛。哼哼哼...」雖然小鈴帶臉上著微笑,但他眼中流露出的寒光嚇的玲玲一縮。
「雖然強勢的大姐很棒,但是柔弱的大姐也別有一番風味,呼呼~」
小尊瞇著眼欣賞玲玲害怕的樣子。
「太好了,我很久以前就很想了解同●戀的事,沒想到行人原來......」
千影的眼睛閃過奇異的光芒。

行人突然打了個冷顫。他回過頭看著心思各異的眾人,搖搖頭,
心道:「還是快點救人要緊。」將嘴再次湊上。
「嗚嗚嗚~」突然傳來的哭聲嚇了行人一跳。
扭頭一看,麻知坐在一旁,眼淚不斷落下。
「行人公子,難道我的姿色就如此不堪嗎?你竟然如此狠心,不要我而選擇這個外人。」
「你...你在胡說什麼啊?麻知。是這個人昏迷不醒,所以我要幫他做人工呼吸啦!」
聽見行人的解釋,麻知頓時停止哭泣,問道:「所以你不嫌棄我囉?」
行人連忙點頭道:「哪有這種事,麻知很可愛啊,我只是要幫他清醒嘛。」
麻知按著臉,一臉嬌羞,道:「是嗎?麻知很可愛嗎?」
行人看到麻知不哭了,遂道:「那...我可以救人了嗎?」
麻知嫣然一笑,道:「行人公子,請讓可愛的巫女麻知來幫你的忙吧。」
說著說著拿出一隻草人......

未完 待續

預告:和海龍神九分相像的的男孩終於醒了過來,在眾人的拷問,啊不是,詢問之下才發現,他竟然是個啞巴,唯一會寫的只有自己的名字......
=====================================
電腦出問題了= =資料一瞬間就消失殆盡,因此是硬湊出來的,因為我也不記得本來寫了些什麼,啊哈哈哈......
謎:這就叫做報應嗎?
浪子:找死啊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