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125

【同人】藍蘭島事典─起源篇(下之二)

樓主 沉默浪子 kiluaagnes
[b]藍蘭島事典[/b] [b]起源篇[/b]下之二(本篇為同人著作,新人物不具參考性)
「怎麼辦?都找不到。」眾人開始沮喪。
「這樣好了......」麻知拿出了草人和木釘......

「嗚啊啊啊啊!!!」行人突然大吼。西邊蒙面人一驚,不知不覺停下腳步。
(這種椎心刺骨的疼痛......對了,那時候一樣......)

「中!」行人的祖父輕易刺中行人的腹部。
「嗚......」雖然穿了護具,行人還是痛的彎下了腰。
祖父卻像是什麼事都沒有一般轉過身,用手勢將行人的父親叫到對面。
「聽好了,行人,我現在就教你東方院流的祕劍。」祖父充滿威嚴的聲音響起。
(首先,將劍提起......直到右肩......)
行人的動作和記憶中祖父的姿勢逐漸合一......
(稍微弓身,左腳放在前方,等待敵人出招......)
行人學著祖父低聲道:「東方院流祕劍......」
西邊蒙面人右手揮出,可能是太快了,有一種看到翅膀的錯覺。
「公雞輓歌!」
木劍直直刺出......

「剛才是行人的聲音?」
「去看看。」
眾人到了火山口,剛好看見行人和西邊蒙面人出招。
「危險!」麻知隨手抓起一物,用掃帚擊出。
「噗!」是豬排的聲音?行人的身形一頓,劍招卻未停......
瞬間,行人彷彿看見祖父的木劍,將眼前的父親重重打飛......
然而......西邊蒙面人的身高太矮,所以劍招從上方掠過......
行人的「公雞輓歌」擊中了剛好飛過來的豬排,他一愣,西邊蒙面人的攻勢已到。
,只見他雙掌連拍,一腳將行人踹飛;被完全命中的行人陪同豬排,雙雙落入火山口。
四名蒙面人一見也一並跳落。
「行人!」「行人公子!」「行人先生!」「老公!」
眾人驚呼一聲,連忙上前,卻只看見一片黑暗。
商討一陣後,大家決定編一條繩子,好能去接行人。

「嗚...好痛...」行人醒了過來。
「你終於醒了。」身後傳來的聲音,令行人一驚。
(和夢中一模一樣的聲音......)
回過頭,的確是他,和夢中完全相同。飄逸的白髮、毫無瑕疵白衣,
唯一不同的是,真正的他身上透露出一種說不出的氣質。
「妳...妳好」行人顯得有些扭捏。
「你好,小朋友。」
被叫成小朋友,行人顯得有些洩氣。但他還是抬頭問道:「妳找我有什麼事啊?」
他笑了笑,行人突然臉紅了起來。
他沉吟了半响,才道:「我也不知道要從何說起。但是,按照禮儀程序來說,
我應該先跟你自我介紹一下。」他清了清嗓子,復言:「我乃是這裡的領主,海龍神。」
行人愣了一愣,道:「耶?妳...妳再說一次好嗎?」
他眨眨眼,道:「我是總領主海龍神。」
「啊?可是......海龍神怎麼會......」行人一臉不可置信的神情。
「是人類,很驚訝是嗎?」他的語氣十分平和。
「不,比起這個,女的海龍神比較讓我吃驚。」行人小小聲道。
但是海龍神卻聽到了,他顯得十分吃驚,半响後笑道:「原來如此,難怪我覺得你的態度很奇怪。
先跟你說一聲,我並非女性。」
「耶?難道......妳是人妖?」(嗄,真看不出來。)行人顯得十分吃驚。
他當場給了他一個暴栗,道:「我可是百分之百的男人。」
行人揉著被打腫的頭頂,道:「可是不論是你的聲音或是你的長相都不像是個男的。」
他嘆口氣,道:「是嗎?大家都這麼覺得啊......」
行人點點頭。
他偏著頭,道:「不說這個了。」話風一轉:「這個島你也住了一陣子了...覺得怎麼樣?
還習慣嗎?」
行人點點頭,道:「島上的人都對我很好,每天都很充實。」
海龍神跟著點頭,道:「那就好。」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行人終於忍不住開口:「那個...」
「嗯?」他微微抬頭。
「您找我來是?」行人不斷的觀察他,突然發現一件事。
(我總覺得好像看過他?)
海龍神拍了一下頭,道:「啊!你不提我都忘了。其實,有件事要拜託你。」
「什麼?」(不是在夢中,是更早之前......)
「我的孩子就拜託了。」他突然向行人跪拜,嚇了行人一大跳,他連忙還禮。
「啥?你的孩子拜託我?」(他到底是......)
「我明天...就得離開這座島了。」他的眼神突然變的迷離。
「耶?」行人的思緒被打斷,他疑惑的看著海龍神。
「所以就交給你了,她們從小沒有母親,還要多勞煩。」
「難道是......」(對了,那個眼睛!)
「話就到此,後會無期。」他轉身離去。
「等等!」行人追了上去,身後卻出現四道黑影......
行人只感覺後頸一痛,便失去了意識。
海龍神回過頭,看著四個蒙面人。
他們一一拆下面巾,赫然是四大領主。
「總領主...您還是要走?」小虎抬頭道。
「這是沒辦法的事,以後小龍會接上我的位置,你們要聽話。」
「可是......」小虎還想說些什麼,雞排卻伸出翅膀阻止了他。
「咕咕。(這是總領主的決定。)」
「那您不去看她嗎?」番太郎忍不住問道。
「我...可沒那個資格,除了身體素質的遺傳外,我從沒交過她什麼。」
「但是您讓我交她功夫。」小虎接話。
「因為我不能讓她閒下來,只要沒事做,她都會想起她娘......」
「你真的不去嗎?」大牙出聲了。
「不~去~」海龍神做了個鬼臉。
「咕咕咕~(那麼,我們綁你去!)」四領主竄出,從四面攻擊。
海龍神微微一笑,一躍而起,將右手扣著的兩枚石子接連打出。
分別擊中小虎與大牙的兩根尾巴中間,令他們瞬間脫力。
緊接著,左手向後伸出,抓住剛剛出現的雞排,身形一沉,以頭下腳上的姿勢下墬,
將雞排用力砸在地上後,以左手撐地一個後躍,踩在番太郎肩上,
連續一陣踐踏後,番太郎就像其他領主一樣攤在一旁。
海龍神哼著小調,回到了座位。
「總之,這先這樣了,你們要保重喔。」他帥氣的擺了一個POSE,揮手打算離開。
「噗!」豬排蹦蹦跳跳了過來。
「唉呀,你也來啦,最近辛苦你了,以後就不用讓你托夢了。」
海龍神溫柔地撫摸著豬排的頭。
「以後也要保重,另外...」他看向昏迷的行人,道:「他們就拜託了。」
「噗!」豬排跳上跳下......

「等等!」行人突然坐起,眨了眨眼。
「這裡是...小玲的家?」
「怎...麼啦?行人?」小鈴昏昏沉沉的問。
「沒什麼啦,只是做了個夢。」
「夢?」小鈴的眼睛半閉,迷迷糊糊的問。
「對,所以沒事。妳快睡吧......」行人道。
「喔。」小鈴很快的又躺回去。
數秒後......
小鈴突然跳了起來,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行人。
行人被她看的有點不好意思,開口道:「那個...」
但是話說到一半,小鈴突然開始搖起行人的身體。
「你醒了!你醒了!喂!大家,行人醒過來了啊!!!」
門「刷!」的一聲被拉開,湧進一群人和動物。
莫名奇妙被包圍的行人,臉上帶著奇怪的慌亂。
「這...這是怎麼回事啊?」
「你已經昏迷5個小時了,我們在火山底下看見你跟豬排倒在落石中,沒被打到真是太好了。」
「咦?火山口?」行人呆滯了一陣,卻突然衝了出去。
「喂!你要去哪裡啊?外面在下大雨啊!」
轟隆!雷聲響。狂風大作,行人冒雨來到海邊。
他用右手遮住眼睛上方,往海面看去。
有東西!正確的說法是一個人騎在一隻貌似雷龍的東西上。
行人向海面大叫,但是雷聲和風聲掩蓋住他的聲音。
茫然中,行人彷彿看見那人舉起右手揮了揮。
隨著他們的離去,暴風雨也隨即減小。
行人癱坐在海邊,看著雨後新出現的彩虹。
一個瓶中信飄了過來,行人打開來看了一會兒,他用力捏緊手中的信,
口中含糊的說了些什麼......

[b]藍蘭島事典[/b] [b]起源篇[/b]  [b][/b] 

=====================================
謎:......
浪子:這一次還是沒有人猜對呢。
謎:那個人居然是男的?你唬誰啊?
浪子:經由外觀的提示(帶有湛藍的黑瞳),許多聰明的人都能猜到是小鈴的親人,
但是卻無法通過我的狡詐陷阱。也就是唯一被謎之音吐槽的那個提示:此人物的身分只有我知道。
夠仔細的人才能發現:只有排白在敘述時,才會稱呼"他"。而不知情的眾人,
如行人、千影、謎之音、讀者等才會用"她"來描述;也就是忽略了性別的提示。
謎:人家搞不好以為你根本沒修字......
浪子:總之,本次的獲獎者還是零!
謎之音:你給我下台!隨便欺騙讀者純潔的心,罪可是很重的!小心一堆草人的詛咒!
浪子:啊,說的也是。那麼,跟各位讀者大大們說聲抱歉,我明後天要考駕照。
請在那之後再來練習你們的<草人借箭之術>,萬分感謝。

系統公告:嗶!藍蘭島事典明、後天將停刊,謝謝各位的支持。嗶!藍蘭島事典明後天......
啪當!
浪子:誰亂砸我的放音機啊?
謎:就是我,有什麼意見嗎?你個騙子。
浪子:少來,你明明也是共犯!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