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58

涼宮春日的再現 第九章

樓主 稀世英傑 隻眼殤風娘 asd123asd123
畫破潛水帖的第九章,今後還會一直走下去,振筆先貼上半來說我還活著....。想說驚愕拖了那麼就才出,就很不要臉的繼續寫下去了。(迷:比谷川流拖一倍時間......。)

---------
第九章

        各位觀眾,你們可以開始來恭喜我一點也沒有睡過頭,萬分感謝。

        看了鬧鐘上面的指針,我見到了現在的時間。
        有趣的是,即使我只睡了一個小時,但卻是精神飽滿到不像話,雖然不知道是不是一種虛偽的錯覺,但是那不重要。悠哉的準備一下,真是久違。

        也許是因為仁慈的光明神終於發現了少年阿虛的煩惱,又或者是轉大人後心境的戲劇性變更,命運大人似乎在我人生的腳本上動了點手腳,總而言之,我的精神受到了無比的昇華,那個搭乘著順風上青天的柳絮也不過如此呀。

        一邊獨白,我一邊準備早飯,為了要避免那個和老妹吵吵鬧鬧的危機早晨,我加緊速度方為上策,我是這麼想的。

       處在這個世界已經過了一天了,目前處於迷霧狀態的我還多了一個幾乎承擔不起的身分,壓力壓著我的肩膀。

        名為情人的甜甜重擔。

        每當這個時候就會想要請具有特殊身分的人分一些能量給我,但是偏偏這個世界似乎沒有具備這種能力的人,就算有,也不會有人這麼好心吧。

        在這樣難得而美好的早晨,我很早就出門了,這條坡道在優閒的踏步下變的不那麼難走,上學的學生稀稀疏疏,國木田和谷口並不在我的視野範圍內,和平常一樣的景色我無意留心品味--這麼說來,古泉和佐佐木(某個國中同學)這種以說著大道理為樂的人會仔細品味這種生活細節嗎?

        麻木不仁聽起來不大好,但是啊,客官,說到底我並不是生活在魏晉南北朝或是中日戰國時期或是幕府末年這種動盪不安時代的人,沒有必要成為一個推崇極端及時行樂的傢伙吧?

        當走到了教室門口的時候,我用力呼了一口氣,總覺得有一點擔心拉開門的後果,我的神經好像愈來愈敏感了,這可不是好現象,如果一點點小刺激都必須接受神經衝動,那麼開心的活下去就是奇蹟。

        拉開門,學生的座位上有著三三兩兩分散的學生正在讀書、聊天、打發時間,站在門口的那個人因為遠近不同而顯得特別「巨大」,她倚著牆壁翻閱著點名簿,看起來有種裝置藝術的協調感。

        「早安啊,阿虛。」朝倉涼子抬起頭,望著我,她的眼睛、動作、神態,在我腦海中與長門的影像重疊,我的頭有著微微的膨脹感,頭痛嗎?不至於,就是說不上來的奇異感。

        早安啊,班長,今天也是很盡責的啊。
        我對現在的朝倉感到茫茫然,把今天當成最後一天嗎?這種可怕的話從朝倉的嘴裡說出來,可以讓人的不安像是加了二氧化錳的雙氧水氣泡不停的往上冒。

        「你昨天好像做了不得了的事情嘛,我可是一直關注著你這個讓世界轟轟烈烈的人呦,阿虛。」

        已經知道了嗎?你的情報搜尋速度還真是上等的快啊,不過朝倉小姐,請你不要裝傻,製造出這種結果的關鍵人物不是妳嗎?

        朝倉的眼睛盯住我,看起來一點也沒有疑惑或是動搖,卻是很堅定,用她認真的聲音回答了我,這個語調我並不陌生,雖然不想回憶,但是卻時和她宣告要取我性命的語調一樣。

        「我沒有要責備你的意思,當長門和我說方法奏效時,我還替你高興呢,長門對我來說是一個重要的人,有值得信任的人保護她,哪裡有我不開心的理由呢?」

        是這樣嗎?你.......。正要說下去時被他打斷,她說:

       請多多關照長門,閒話家常到此為止,請。」她的眼睛掃向點名簿,轉身離去,令人迷茫。

        上課時間稀哩糊塗的過去了,我已經有長期在這個世界生存的打算,雖然老師說的話像太陽系外,比原長門更遙遠的外星人傳送電波難以理解,但是我仍然盡我全力而為。

        夕陽這樣從窗戶灑進教室,桌椅似乎塗上一點油棕的液體般亮晶晶。

        課程就在不知不覺中結束,各個同學紛紛離開教室,我也背好了書包,抱著有一點緊張的心情,望文藝社的社團教室走去。

        我敲敲了門,聽見裡面一聲「請進」後剛開門,長門的手遞一個上頭冒著陣陣白煙的杯子給我,我端視了面帶長門臉上的微笑一會,比起一開始真的冷靜很多......等等,我好像看到她的身軀微微顫動,還是會緊張的吧。

        「請用,阿虛。」
        我感到滿滿的盛情。
        啊啊,對不起,長門,在下受寵若驚。

        稍微碰觸到她雪白的手,我接下茶杯,隨手搬動一個座椅,然後坐下。
        長門的眼睛專注的盯著我手上的茶杯,我不明白這有什麼玄機,我帶著一點期待和一點點的怕受傷害,啜了一口茶水。

        「--叮--。」
        背後響起這種奇妙的音效,這茶水......好喝的太過了嗎?

        長門,這茶,莫非是朝比奈學姊泡的?

        「你居然只喝一小口就發現了,真是厲害呢。」
        文藝教室的門開啟,朝比奈學姐一邊說話一邊朝我走了進來。朝比奈學姊,我還真是一直受到你的照顧了。
        我這樣說。

        「哪裡哪裡,我也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啦。」
        目前是小朝比奈的狀態。

        長門嘆了口氣,這口氣傳進我的耳裡。
        我抓抓頭,抱著困惑問的長門,我究竟做了什麼?

        「沒什麼,只是覺得朝比奈學姊終究是技高一籌,這樣喝了能讓你享受的茶我就無法模仿呢。」
        ......

        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他。該回答人各有所長這種連小孩都唬不過去的魚味答案嗎?我腦中的鱗片擋住我的視線。

        「感謝你的讚美,但說的誇張了,下次我們有時間一起研究茶藝吧。」
呼呼,圓場圓地好!朝比奈學姊說完這句話,把臉面向我,說:

        「這個SOS團,雖然我不太了解這是什麼,但是我會盡力的協助,因為,好像也蠻有趣的呢......。」
        關於最後一句,我不知道你說的話該不該算是正確,朝比奈學姊你聽我說,我到底要選兩個選項中哪一個回答呢。

第一:你說的話--完全正確,這個社團活動真的是光怪離奇到不行。所以請多指教。
第二:你說的話--完全錯誤,這個社團活動真的是光怪離奇到不行。但還是請多指教。

        朝比奈學姊笑了,「兩個回答都不錯,難教人割愛呢。」

        長門貌似很困惑以及不安,「所以,這社團到底是什麼呢?」
        這個啊,混久了就知道了。對吧?

        朝比奈回了一聲對,長門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