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4
GP 4k

【考察】舊作各篇前置事件與發生機率剖析

樓主 Jojorin(990) entering7777
只看動畫的人或許因為劇情刪減不了解,其實暮蟬的每個碎片都有很明確的前置事件
(即造成某人發病進而引起慘劇的原因是有跡可循的)
以下資訊均基於原作,原作沒有的部分則以常理推測補完



鬼隱

前置事件:圭一離村參加親戚葬禮

此外,原作和漫畫都有圭一回村時聽到道歉聲的敘述
這情節絕非冗贅,而是關鍵提示
羽入對圭一道歉,而圭一也能聽到是什麼意思呢?
羽入身為管症候群的神,不會對發病者判斷失誤;
同時,圭一能聽得到道歉聲,是因為他剛回村子就已經是L3-患者
因此這是全故事中唯一一個,在寄生蟲殺傷力已經因物競天擇而衰弱的現代,短時間短距離離開女王感染者就發病的例子,堪稱超越SSR的UR級案例
(詩音被送進聖露西亞關了不少時間只是有點思鄉病,Rena發病主因也是家庭問題而非離村;鬼曝/染傳的夏美同理)
該說圭一和症候群的相性是好到極處還是壞到極處呢……
出題三篇全發病的主角,不愧是骰子的六點
如果我是鷹野的話一定會想好好研究研究他的吧

有點離題了,總之鬼隱的圭一開場就因為離村而發病
同伴隱瞞分屍殺人與御社神作祟事件,本來不是什麼大事情(甚至很貼心)
但對已經發病的他來說,一件件小事都使他疑心膨脹
綿流祭後大石送他上空調車進行涼爽愉快的談話,富竹離奇死亡與鷹野失蹤,外在壓力使他病情加劇
(鬼隱裡鷹野只被認定為失蹤,但原因不明,照理說要實行終末作戰鷹野必須假死。也許只是大石沒特地告訴圭一而已,也可能是龍七寫鬼隱時的初期設定和後面有牴觸)
病情加劇的幻覺(牡丹餅裡有針、Rena與魅音鬼氣森森)又造成惡性循環使病情更嚴重
鷹野似乎還湊一腳派山狗用廂型車給他精神壓力
(結合後面兩名山狗偽裝成村民襲擊圭一,似乎是想增加檢體)
最後終於導致無可挽回的結果
如果圭一不離村(發病)的話,後面的事情都不會發生的

碎片機率:極低
雖然鬼隱作為出題篇的第一篇,給觀眾們很深的印象
但實際上是非常稀有的碎片(出自皆殺梨花的描述)
發生機率僅比皆殺與祭囃這種只發生一次的碎片高而已,梨花自己可能都沒經歷過幾次鬼隱



綿流/目明

前置事件:遊戲大賽
其實促成詩音發病與跨越界線的過程很複雜
遊戲大賽
娃娃事件

魅音被圭一傷害(沒送娃娃還否定她女性身分),找詩音哭訴
詩音想到魅音有如此喜歡的人,而自己的悟史已經不在了,這刺激她心中小小的嫉妒心

詩音更因此對圭一產生興趣,在與圭一互動的過程中開始對他傾心
但她卻無法接受自己的感情,覺得這是對悟史的背叛(守活寡……),
罪惡感與前面的嫉妒心結合形成的壓力使她發病
(這個階段詩音開始能聽到羽入的腳步聲,與感應到羽入的氣息,是她發病的信號。不過她以為羽入是悟史,精神反而安定下來 XD)
詩音因為發病,比在其他碎片中疑心更旺盛
於是在綿流祭當天答應鷹野與富竹的邀請,拐帶圭一一起進入祭具殿
(當時詩音除了覺得「有個共犯比較讓人安心」,還有很恐怖的「如果會出事,讓姊姊喜歡的小圭一起出事吧」的念頭……)
在祭具殿中,鷹野瞎BB,羽入森77
詩音被羽入嚇得半條命都沒了(本來還以為那是悟史),
回本家後在宴會上拚命灌酒好忘掉祭具殿的事情
因為喝醉了就這樣在本家大宅睡下
(通常情況下詩音不會在這裡留宿,畢竟是被本家放逐的妹妹)
半夜詩音醒來,聽到鬼婆和魅音談到鷹野與富竹之死,馬上認為是他們闖進祭具殿的關係
這樣一來,同樣闖入祭具殿的自己就是下一個祭品
但魅音其實根本不知道這件事,逮到詩音偷聽後,還施予園崎流秘密家訓
(規則Z又一次引發慘劇)
詩音為了自保(在她看來是這樣)掏出電擊槍,先後電昏魅音與鬼婆,把她們運到地下祭具殿

鬼婆因為電擊休克死亡,這是最後一根導火線
1.阻絕了詩音從鬼婆口中問出真相的可能(當然已經發病的她會不會相信是另一回事)
2.讓殺了人的詩音再無退路,決心化危機為轉機,盡全力找出抹消悟史的仇人為他雪恨,然後就一路黑到底了

總結一下,遊戲大賽事件發生後,除非圭一像皆殺那樣有記憶殘片,記起要把娃娃送給魅音
或是綿騙的梨花提醒圭一
不然後面的事情都是必然發生
所以詩音說小圭沒送娃娃給魅音造成一切還真的沒錯w

碎片機率:普通
梨花並未提到綿流和目明發生機率,所以只能自己分析了
按照常理推測,遊戲大賽是只要魅音心血來潮就會發生的事件
所以機率應當不會太低
梨花沒提可以反推,發生機率不高也不低,所以沒有特別提出的必要



祟殺

前置事件:律子偷園崎組的錢
具體邏輯如下
律子吃了熊心豹子膽,對園崎組的錢出手,帶著愛人遠走高飛
律子被園崎組逮到後慘遭虐殺拷問

鐵平失去律子後,自己沒有生活能力(連洗衣煮飯都不會),
又要避風頭(聽說律子慘況但不知道下手的是園崎組,也不知道園崎組已經查出他沒有牽涉所以不會動手),只好回雛見澤抓沙都子當傭人用

事實上,鐵平在第四年作祟前不久,因為跟妻子(叔母)關係變差,
就跑去興宮的律子那邊不回雛見澤了
第四年作祟後,鐵平因為害怕作祟(園崎家),更不敢輕易回來
所以如果不是律子死了,鐵平是不會離開興宮回雛見澤的

發生機率:很低
一樣出自皆殺篇梨花的內心話
看來律子要鼓起勇氣拍老虎頭上的蒼蠅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倒是祟殺篇有許多版本,有時候是圭一動手,有時候是詩音,有時候是Rena
也有梨花親自動手但被反殺的
只有魅音不知道該說是謹慎還是沒殺人的膽,不會去殺鐵平
不愧是真.詩音啊 XD



罪滅

前置事件:Rena爸爸結識律子
Rena爸爸去大人的娛樂場所(隱晦)散心時,碰上律子,幾次下來被她迷得團團轉
律子與鐵平打算好好壓榨這隻大肥羊
Rena為了保護自己的家庭與兩人槓上,半正當防衛下殺了律子,之後決定幹到底於是又殺了鐵平

值得注意的是,
原本Rena在垃圾山和同伴們互相諒解彼此的罪之後,已經將規則X(發病)的火苗撲滅
但之後先是鷹野塞剪貼簿與話語暗示,
又是大石送她上空調車(某種層面上來說御社神使者這稱號還真的沒錯),
告知富竹與「鷹野之死」,病情馬上死灰復燃

可以說罪滅篇充分展示了沒打破規則Z(允許慘劇發生的環境)會發生什麼事情
規則Z導致大石認定富竹與鷹野之死是園崎家幹的好事
進而使Rena認為鷹野是對禁忌的研究出手才被殺,自己肯定也有生命危險
這才使得她病情加速進展

發生機率:有點低
梨花沒講,所以又到了自行分析的時候
照常理推測,Rena爸爸和律子結識是偶然的事件
不是必然事件,沒有高到常常發生,但也沒有低到會顯得稀奇
故罪滅的發生機率應介於綿/目(普通)與祟殺(低)之間
(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鬼騙可能是天然的鬼隱混罪滅
 鬼隱發生機率極低,假使存在天然的鬼隱混罪滅碎片,因為還要滿足罪滅篇的前置事件,發生率又會比鬼隱更低。梨花在輪迴的百年中恰好沒碰上是說得通的)



皆殺

前置事件:遊戲大賽+同伴們都有一定程度的「別的碎片」的記憶+赤坂回村+鐵平回村
皆殺算是舊版就有的「不同碎片的相混」(梨花語)
既發生了綿/目的遊戲大賽事件(雖然舉辦的日期與綿/目有些微差異)
但又發生了祟殺的鐵平回村事件

發生機率:奇蹟般的低
不用多說了吧,只發生過一次而已
鐵平回村機率本來已經很低,同伴有既視感與赤坂回村就更不用說了



祭囃

前置事件:皆殺
羽入在皆殺的「上位世界」被Rena與同伴們嘴遁後,立下戰鬥的決心
人為編織出堪稱奇蹟的碎片
直接跳過規則X和規則Z,並對赤坂發出呼喚,使他回村共同對抗規則Y

發生機率:奇蹟般的低
同樣不用說,只發生過一次而已



大致上就是這樣吧

題外話:
圭一來雛見澤不是必然發生,同樣有前置事件
就是圭一爸來村子探勘的時候看到梨花和羽入在預售地充滿精神地玩耍
圭一爸本來有點猶豫要不要讓都市小孩圭一來這種村子
但看到她們朝氣的樣子,想到圭一在這邊學校可能會遇上她們,變成朋友
讓圭一學到許多重要的人生課題
就下定決心搬過來了

此外在圭一沒搬來的世界裡,有發生過「最糟糕的碎片」(梨花語)
由於沒有圭一,鬼隱和綿/目不會發生
因此按照排除法,只能是祟殺和罪滅發生變化
祟殺:沒人殺鐵平沙都子完全壞掉/同伴中某人殺了鐵平後發病,之後大殺特殺?
罪滅:Rena在垃圾山沒有因為嘴砲魔術師無法得救,發狂大殺特殺?

了解各篇的前置事件後,要推理業的出題三騙篇,相信也會有所幫助的吧
我對祟騙的推理即植根於鐵平回村的前置事件)

比如鬼騙篇有天然的鬼隱混罪滅的可能性,即圭一離村參加葬禮與Rena爸爸仙人跳事件同時觸發
(業第一集就有用魅音和圭一的對話暗示他曾離村。但因為羽入不在了,開頭沒有道歉聲了)

綿騙中明明已經打消了詩音發病條件(除了娃娃事件,還有祭具殿已經沒有羽入的跺腳嚇詩音了,所以詩音理應不會醉倒在本家睡覺),那麼又是什麼造成魅音發病呢?
(綿流祭當晚與圭一通話的高機率是魅音,因為搞錯了弄掉神像頭的人)

希望這篇考察能夠給予你提示,成為你推理業的鑰匙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