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3
GP 4k

RE:【翻譯】「洛祭遊記~群星連成一線時~」劇情翻譯 第一話

樓主 瓦克★ rty78902002
煌く星の力で、憧れの私描くよ!
第1回:一件傳聞和新的事件

第一回
一件傳聞和新的事件
少年目擊到奇妙的景象:他看到了一隻小鳥在天上飛。不過,當他仔細看,卻發現那不是鳥,而是一張小鳥形狀的剪紙,而且現在明明沒有風,剪紙依然能在天上飛,宛如一隻真正的小鳥,慢慢降落到一間古老的大宅。少年很想知道剪紙背後有什麼不可思議的秘密,所以跟在剪紙後面,跑進了大門敞開的那間大宅裡。然後,他跟某位坐在走廊邊的人對上眼,對方面帶微笑,似乎歡迎這位不請自來的少年。

【穿著和服的地球人】
哎呀,歡迎你來玩,難得有這麼年輕的訪客呢──騙你的,開個小玩笑。其實我早就知道我跟你會在這個時間點相遇,所以我就自己打開門等你來啦。啊哈哈哈,你的表情真有趣!你現在是不是在想「我怎麼會遇到一個怪人」?我明白,第一次見面的人說這種話,沒有人會相信。對了,要不要跟我聊聊天?我這裡有茶可以喝哦。我個人非常想要好好認識你,畢竟我跟你是身處同一個地域的「同伴」呢。話又說回來,我還沒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哎呀哎呀,你怎麼哭啦?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話,害你這麼傷心難過……?


英雄事務所「平行飛航社」很少遇到業務上需要緊急處理的案件,有時候公司裡的值班社員夠多的話,到了吃飯時間,大家會外出用餐,只留少數幾位應對緊急事件。不過今天大家幾乎都不在,要嘛外出營業,要嘛休假,只有(玩家)跟木代值班。兩人點了外送當午餐,吃完之後打開電視看綜藝節目,悠閒度過剩餘的休息時間。

【節目旁白】
今日特輯的標題是「祭典」!位於京都府南部的都市「新洛」每年春季都會舉辦祭典──
「新洛是什麼樣的城市啊?」
「我沒聽過這地方耶。」
「祭典哦,我喜歡。」
此處進入分歧劇情

(若選了前兩個選項)
【木代】
新洛啊,我記得那裡是……移居地球的外星人們共同打造出來的城市。每年到了這個季節,那座城市就會舉辦祭典,紀念城市的發展史。


(若選了「祭典哦,我喜歡。」)
【木代】
我也喜歡祭典~煙火跟神轎……還有小吃攤販!光是想像這些我就覺得好興奮哦。春天可以看到櫻花綻放,很適合拍照留念。要不要乾脆請特休去玩呢……沒有啦,我開玩笑而已。


分歧劇情結束
(玩家)和木代一邊看著電視節目,一邊聊著相關的話題。這時,玄關方向傳來開門的聲音,兩人起身一探究竟。
【木代】
啊,社長,歡迎回來!咦?你是……

開門的人,是忙完業務後回到公司的哈克爾。除此之外,他身旁還有一位客人,是木代跟(玩家)都很熟的熟人。
【哈克爾】
嗯,(玩家),抱歉打擾你的休息時間……有客人來找你哦。

【鋼鳴】
嗨,不好意思啊,我沒說一聲就跑來了。
「鋼鳴先生?」
「我什麼都沒做哦。」
(默默地將雙手往前伸)
此處進入分歧劇情

(若選了「鋼鳴先生?」)
【鋼鳴】
好久不見啦,(玩家)。雖然正常來說,不要看到我在執勤時登門拜訪才是好事啦。


(若選了「我什麼都沒做哦。」)
【鋼鳴】
我知道啦,我才不是來抓你去吃牢飯的,放心啦。


(若選了﹙默默地將雙手往前伸﹚)
【鋼鳴】
喂,等等,為什麼你看到刑警出現會是這種反應,你平常到底做了多少不該做的事啊!?


分歧劇情結束
【鋼鳴】
我今天是來委託你們公司一項工作啦。

【木代】
刑警先生要委託我們工作?不知道會是什麼事,這種情況下會接到的工作,感覺不會是什麼普通的工作……
「我也這麼覺得。」
「不要說得這麼恐怖啦……」
「應該可以拒絕吧?」

【哈克爾】
欸欸,就算對方是熟人,也不應該連聽都沒聽就回絕啊,何況我們的工作,就是解決社會大眾認為「很嚴重、很糟糕、不普通」的工作。

【木代】
說,說得也是……對不起,鋼鳴先生。

【鋼鳴】
你不用放在心上啦,木代,畢竟你說的倒也沒錯。

說完,鋼鳴的視線移動到綜藝節目的畫面上。



說到這座城市的歷史,要追溯到很久以前,那時候地球人剛開始習慣怪物與英雄的存在。
一些外星人受到地球環境和日本文化深深吸引,來到京都定居,攜手打造出這座都市「新洛」。幾代之後,住在這裡的人們參考了日本各地的祭典,設計出自己的祭典「新洛祭」。時至今日,許多將地球視為第二個家園的人們會在祭典期間遠道而來,共襄盛舉,新洛祭就此成為聞名遐邇的一大盛事──

【節目旁白】
然而,今年的觀光客人數以及參與規劃活動的當地住民人數,似乎都比往年來得少。為了找回往日盛況,活動主辦方加大廣告力度──


【木代】
先不說觀光客變少的問題,今年參與規劃活動的當地住民人數怎麼會變少?我完全沒聽說這一年內新洛的人口有急速下滑啊,相關紀錄跟新聞都沒有。

四人移動到會議室內深入討論這項話題。面對木代與哈克爾的疑問,鋼鳴雖然給出了答案,卻是出乎意料的答案。

【鋼鳴】
聽說……他們被神隱了。
「神隱?」
「不是事件?」
「怎麼突然講起鬼故事來了!」

【鋼鳴】
現在有個傳聞,大家都說在新洛那邊「靠近幽靈神轎的話,就會遭到神隱」。

【木代】
真的耶,有些愛講神秘現象的頻道正在討論相關話題!

【鋼鳴】
雖然當地居民否定這項傳聞,但這種謠言甚囂塵上,當然就不會有太多觀光客想去那裡玩。而且,明明親朋好友人間蒸發,卻沒半個當地居民急著找人,一切依然和平如常。

【木代】
沒有紀錄,沒有事件,人口卻在減少,難道這是……!

木代查覺到一絲異樣,表情變得十分認真,鋼鳴點了點頭,認同他的猜測。
「怎麼回事啊?」
(靜靜聆聽討論)
「這是怪物幹的好事……?」
此處進入分歧劇情

(若選了「這是怪物幹的好事……?」)
【哈克爾】
(玩家),看來你有好好把你在我們公司經歷的一切轉成經驗,化為己用呢。

眼見部下適當利用眼下情報進行分析與推測,哈克爾毫不吝嗇給出評價。

若選了其他選項將跳過這段,直接往下。
分歧劇情結束
【鋼鳴】
「幽靈神轎」跟「神隱」,雖然我們才剛要開始調查這一切背後的真相,不過把所有事實攤開來看的話,自然會認為全都是怪物在搞鬼。

【木代】
那……今天鋼鳴先生是以UEHA成員的身分,來請求我們提供支援嗎?

【哈克爾】
從他剛剛在警局跟我說的內容判斷,我想這次應該跟警方或英雄兩者 都有關。
【鋼鳴】
是啊,因為狀況真的很麻煩,這次的事件似乎不只跟怪物有關,跟人也有關。而我雖然是英雄,卻也不能逾越職權,硬要調度警方內部不屬於我管轄的部門情報所以──

【哈克爾】
所以他才會請求民間組織支援,而且一開始只能告知負責人相關內容……這就是我外出的目的。

【鋼鳴】
英雄跟警察,各有做得到跟做不到的事情,而這次事件需要同時運用兩方的力量,所以才會找我這個既是警察又是英雄的人來做。真是的,要我做這堆事情,上頭應該會幫我加薪吧?
「可是,這不是京都那邊的事件嗎?」
「巴雷爾不幫忙嗎?」
此處進入分歧劇情

(若選了「巴雷爾不幫忙嗎?」)
【鋼鳴】
這件事本來就不在我們的管轄範圍,我們主要負責處理這座城市的事件,所以我打算叫他在這邊留守。


若選了另一個選項將跳過這句,直接往下。
分歧劇情結束
【鋼鳴】
本來會是京都府警跟那附近的英雄要負責處理這次事件,但出乎意料地棘手,已經有好幾個率先前進新洛處理的英雄下落不明,然而沒半個人目擊到怪物,看來敵人很會躲。而且,當地居民還要求我們盡快解決事件,「希望新洛的風評不要再惡化了」,催個不停。

【木代】
這樣啊……既然警察跟UEHA都出動了,那就不會是單純的傳聞而已囉。

【鋼鳴】
不過沒差,其他人不當一回事的話,我們在搜查時反而會更方便,所以這次,我打算穿便服去搜查與解決怪物。
「不過,為什麼會跑來找我們支援?」
「既然你會找社長談話,該不會……」
「S級英雄拍檔要聯手出擊──」

【木代】
話又說回來,(玩家),我記得社長一進門就說「有客人來找你」,難道說──

【哈克爾】
沒錯,UEHA指名要求我們公司的(玩家)提供協助。也就是說,他們希望可以請到的對象不是英雄,而是觀測者,而且是能力極強的觀測者。

【鋼鳴】
是啊。雖然上頭並沒有跟我交代太詳細的事情……我說你,不是可以幫別人進行特殊的變身嗎?
「你是說在姆依勞卡的那個時候?」
「這麼說來,我之前就曾跟UEHA組隊過──」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喔……」
此處進入分歧劇情

(若選了「這麼說來,我之前就曾跟UEHA組隊過──」)
【鋼鳴】
是啊,夏日祭典那時候,你不就幫巴雷爾還有維克托做到特殊變身了嗎?我有看那時候的對戰哦。


(若選了「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喔……」)
【鋼鳴】
哼,你口風還真緊,看來你有意識到自己的能力很特別嘛,不錯。


若選了第一個選項將直接往下。
分歧劇情結束
【哈克爾】
目前為止,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你有那種能力,而為了解決這次事件,知道這件事的UEHA高層人員才會希望可以借用你的這份能力吧……放心,我已經提醒過對方,請他們不要將你當成方便的道具。
(這次的工作,據說是沖鷹先生半強迫式地要求各項單位配合,從防衛局到UEHA都講過一輪了。不過,事件發生在京都,部分有頭有臉的人物應該會抗拒英雄跟外星人參與調查……這背後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原因?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能對市民的危機袖手旁觀啊……)

哈克爾沉思片刻後,抬頭看著(玩家),再度開口。
【哈克爾】
話雖如此,要不要接受這項工作,全由(玩家)你自己決定。

【鋼鳴】
抱歉啦,其實我們根本不應該硬拉你進來調查的,這種累死人又沒人感激的工作是我們的職責範圍,就算你搖頭也沒關係,我們會想想別的方法進行搜查。這項工作的本質是「請求支援」,我不會強迫你接受。
「鋼鳴先生都開金口了,」
「我當然會幫忙啦。」
「對了,關於委託費的部分……」
此處進入分歧劇情

(若選了前兩個選項)
【鋼鳴】
謝啦,我欠你一份人情。雖然你是觀測者,但終究屬於民間人士,老實說,我真的不太想把這種重擔放到你身上。


(若選了「對了,關於委託費的部分……」)
【鋼鳴】
哈哈,你算盤打得很精嘛!我想……應該不可能你說多少就給多少啦,不過你儘管開價沒關係。啊對,你們家老闆已經幫你談好了,工作過程中產生的交通費、住宿費、餐費等等有的沒的經費,通通交由警方跟UEHA報公帳,你儘管放心。


分歧劇情結束
【鋼鳴】
哈克爾社長,我會遵照我在署裡向您做過的保證,一定會保護好您部下的人身安全。

【哈克爾】
好,萬事拜託了。還有(玩家),你可不要逞強亂來哦。

【木代】
不過……所謂的特殊變身,需要英雄自己的願望造成影響,或者是透過專用設備觸發。以這次的工作內容來看,應該會是利用第二種機制,不過我記得那類設備目前都還在研發階段。

【鋼鳴】
也就是說,還需要委託相關研究人員提供協助。考慮到製作時程,恐怕會花上好一段時間。現在事件分秒必爭,雖然還沒鬧大,受害者卻在慢慢增加當中啊……可惡!
【哈克爾】
我來幫忙連絡相關研究人員吧,畢竟我們公司的機械技師就是其中一人,應該可以得到好消息。

【鋼鳴】
你是說柯羅妮嗎!這下真是幫了我們一個大忙啊,哈克爾社長!我這邊會隨時待命,如果製作設備時需要幫忙的話,儘管開口沒關係!

【木代】
其實我也想跟著去,要是赤司在場的話,他也一定會吵著要去,不過我想……應該不行吧?要是太多英雄出動,事情一定會鬧大。

【鋼鳴】
是啊……我能明白你的心情,不過就像我剛才說的,這次得出動最少人力進行搜查。
【哈克爾】
木代,雖然我們不能一起去現場,但我們還是可以幫得上一些忙才對,這次我們就在後勤好好努力吧。

【木代】
說得對……(玩家),你要小心一點哦,要是有什麼事,馬上連絡我們!

【哈克爾】
這樣就差不多了吧……(玩家),這次前往京都新洛出差的工作,就拜託你囉。
「我明白了。」
「交給我吧!」
(認真點頭)

哈克爾向柯羅妮轉達了UEHA的委託內容,而柯羅妮再將相同工作轉達給久輝。為了盡早解決事件,兩人急忙趕工,活用過去的製作經驗,在短短幾天內就做出了完成工作。
就這樣──(玩家)與鋼鳴,為了完成這項工作,一同出發前往京都。


「只有我一個人,有點不安……」
「雖然哈克爾社長事前就講過了啦──」
「能跟鋼鳴前輩 一起出差,我好開心哦!」
此處進入分歧劇情

(若選了「只有我一個人,有點不安……」)
【鋼鳴】
說這什麼話啊,我明明就在你旁邊啊,難道我有這麼不可靠?算了,我早就猜到你會說這種話,所以早就叫了另一個協力……幫手,他人就在當地,放心吧。


(若選了「雖然哈克爾社長事前就講過了啦──」)
【鋼鳴】
停停停,不要講這種話!難得出差去京都,我們就當作是拿公司經費去旅行吧,好嗎?在到達現場……工作地點 之前,先不要去想那些有的沒的。


(若選了「能跟鋼鳴前輩 一起出差,我好開心哦!」)
【鋼鳴】
嘿嘿,聽起來你好像很開心嘛!就像我之前說過的……我會跟你一起行動,所以你可不要逞強亂來或是亂扛責任喔,聽到沒?


分歧劇情結束
針對(玩家)的發言,鋼鳴貫徹了「兩人是同一家公司的前輩與後進」這項設定,細心回應。
【鋼鳴】
對了,你是第一次去京都嗎?我好像沒問過你這件事。

「第一次去!」
「之前有去過幾次。」
「不知道耶……」
此處進入分歧劇情

(若選了「第一次去!」)
【鋼鳴】
這樣啊。那,「工作」結束後有空閒時間的話,要不要順便去觀光啊?


(若選了「之前有去過幾次。」)
【鋼鳴】
也就是說,你對那邊應該不陌生囉?乾脆你來負責帶路吧,哈哈哈。


(若選了「不知道耶……」)
【鋼鳴】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啊,對哦,你好像沒有以前的記憶嘛。抱歉啊,是我問了個笨問題。


分歧劇情結束
【鋼鳴】
啊……要不要,吃便當?

鋼鳴拿出先前在車站買的便當,一份遞給(玩家),另一份自己拆開來,用筷子夾起食物,一口一口送進嘴裡,在尷尬的氣氛中跟(玩家)斷斷續續對話,全程心不在焉。

【鋼鳴】
(糟糕,怎麼會比我想像中的還要難聊啊!?我看,八成是因為我平常都在聽巴雷爾廢話連篇,不然就是聽市民報案,此外就是在做筆錄,大部分的對話時間都跟工作有關。﹙玩家﹚現在應該很緊張吧,我得想個辦法,在到達目的地前化解這種尷尬氣氛……)

鋼鳴還在思考該怎麼辦時,(玩家)率先開口破冰。
「請問前輩休假時會做什麼?」
「請問前輩平常在家都會做什麼?」
「請問前輩對什麼事情比較有熱忱?」
此處進入分歧劇情

(若選了「請問前輩休假時會做什麼?」)
【鋼鳴】
休假?休假喔……起床,吃飯,然後就摸魚發呆混時間吧……你,你那是什麼眼神啊!?就算很無趣也沒關係吧,休假本來就是要拿來好好休息的啊!


(若選了「請問前輩平常在家都會做什麼?」)
【鋼鳴】
平常?你是指下班後嗎?嗯……吃飯,洗澡,然後就去睡覺,差不多就這樣吧。就算做其他事,多半也是在反思今天自己做過的事,或是規劃明天要做的事,反正都跟工作有關啦。
——不要鬧了,我哪來的力氣去玩樂啊?警察跟英雄都是重勞動職業,很耗體力,整天下來早就累癱了。


(若選了「請問前輩對什麼事情比較有熱忱?」)
【鋼鳴】
熱忱,你是問我有什麼興趣?嗯……我從以前就不太會一頭栽進某件事情啊……喂,你那什麼眼神啊!你是不是覺得我這個人很無趣!?我只是比較喜歡悠哉悠哉過日子而已,這也算是我的興趣,不行嗎!


分歧劇情結束
【鋼鳴】
那你呢,你怎麼不說說你自己啊,(玩家)?

鋼鳴問完後,(玩家)開始敘述自己的日常生活,兩人就這樣不斷改變話題,一路聊到京都。之後,(玩家)與鋼鳴在京都轉車,終於來到新洛,踏入住宿地點。


「旅館到了~」
「這房間不錯耶!」
「差點就忘了要工作……」

【鋼鳴】
哈哈,不要太心浮氣躁哦,別忘了,工作地點就在這附近而已——

鋼鳴仔細打量房間的天花板和每個牆角,也查看了浴廁設備,連牆壁、插座、堆在旁邊的坐墊跟小型機械都不放過,全部確認過一遍之後,才總算放心下來。

【鋼鳴】
看來這房間沒問題,好,接下來我們就正常對話吧。抱歉啊,要你整路陪我演到現在。
「你剛剛在做什麼啊?」
「我很開心哦,我們就像真的上司跟部下。」
「繼續繼續嘛!」
此處進入分歧劇情

(若選了「你剛剛在做什麼啊?」)
【鋼鳴】
我是在檢查房間裡有沒有針孔攝影機或是錄音設備,雖然我們有事先調查過這家旅館,應該不太會有問題,但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檢查了一下。


(若選了「我很開心哦,我們就像真的上司跟部下。」)
【鋼鳴】
嘿嘿,這樣啊,那就好。不過要是你真的在我底下做事,我看你應該就不會那樣說了喔。


(若選了「繼續繼續嘛!」)
【鋼鳴】
喂喂,我們現在隨時都有可能遇到怪物,給我認真一點啊。嗯……不過今天還沒正式開始調查,所以我是不會管你要幹嘛啦,只是我要先處理一些工作方面的事情。


分歧劇情結束
【鋼鳴】
好,既然已經確保房間安全無虞,我們就再確認一次工作內容——啊等等,在那之前,要先跟他們聯絡一下。

鋼鳴用行動裝置打電話給某人,裝置立刻響起等待接聽的音效。不久,對方接聽電話,兩人眼前立刻出現通話對象的立體影像。

【久輝】
嗨,(玩家),好久不見啦!雖然我希望現在可以給你一個大大的擁抱,不過今天我就先忍耐一下,單純透過視訊電話打個招呼就好。

【柯羅妮】
辛苦啦,(玩家)。幸好我們有趕在你們出發前完成UEHA委託的東西,不過既然是趕工出來的,品質恐怕不盡人意,要是真的出問題,我先說聲抱歉啦。

【鋼鳴】
不用在意啦,本來就是我們這邊的錯,是我們沒抓好時間,結果變成逼你們趕工。
「柯羅妮小姐耶!」
「好久不見啊,久輝!」
「兩位,謝謝你們。」
此處進入分歧劇情

(若選了「柯羅妮小姐耶!」)
【柯羅妮】
你還是老樣子,忙的要死啊。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你本業就是英雄事務所人員嘛。


(若選了「好久不見啊,久輝!」)
【久輝】
你最近怎麼樣啊,(玩家)?看到我的發明又能為你還有這個世界派上用場,我真的很開心哦!


(若選了「兩位,謝謝你們。」)
【柯羅妮】
不用這麼客氣啦,對我們來說,這也是收集貴重資料的好機會嘛。

【久輝】
而且委託方還說會全額支付我們這次製作設備的全額研究經費,我們才要道謝咧。


分歧劇情結束
【久輝】
真想再多聊個幾句啊,不過我們差不多該切入正題了吧,(玩家),鋼鳴刑警。

【鋼鳴】
嗯,就拜託你們說明一下這個專用設備的功用啦。

【久輝】
首先,我們假設(玩家)的觀測能力異於常人,能夠觀測到一般觀測者觀測不到的遙遠平行宇宙,而我們認為,其實某種程度上,我們可以利用外力控制觀測的結果,於是開發了這項裝置。
【柯羅妮】
目前為止的實驗都有成功,在裡面裝入服裝設計模板資料後,每次都能順利叫出來用,進行變身。平行宇宙存在著無限可能性,而這項裝置能夠製造出「契機」,進而從無限可能性中喚醒特定可能性,我們將這個命名為「平行吸引器」。

【久輝】
我們這次裝入的服裝資料,是為了在新洛進行搜查而設計的服裝,我知道你們接下來打算徹底搜查怪物行蹤時,防止怪物干擾那些正在準備祭典或預計準備的市民,我想,裡頭的服裝應該能使穿戴者化身為最優秀的誘餌,釣出怪物。

【鋼鳴】
真的假的,這個小道具有那種效果喔……看起來跟一面祭典令牌沒兩樣啊。
【久輝】
這都要感謝一流服裝設計師,我們最美麗的瑪珂菈妲大姐啊!他每次都不吝於提供協助,幫了我們很大的忙。

【柯羅妮】
話雖如此,目前能夠利用「平行吸引器」幫英雄找出全新變身型態的觀測者,只有(玩家)一個人,所以我們根本沒辦法做什麼事前準備,只能直接正式上場。而且即使在現場成功變身了,還是有一項超大的課題等著我們去克服……

【久輝】
是啊。其他觀測者要如何維持新的觀測結果,幫英雄維持在另一個變身型態,這依然是一大問題。
「我該做的事情還是一樣囉。」
「雖然每次都是這樣啦。」
「這次我的責任也好重……」
此處進入分歧劇情

(若選了「我該做的事情還是一樣囉。」)
【柯羅妮】
你說得沒錯,這次也一樣全看你的能力,不過……你可不要太勉強自己哦,要是發生了跟以前不一樣的狀況,就立刻解除變身。


(若選了「雖然每次都這樣啦。」
【鋼鳴】
畢竟怪物出現前不會預告嘛……你還真辛苦啊。呃,不對喔,我這個委託方好像不該說這種話……謝謝你們願意接受我們的委託。


(若選了「這次我的責任也好重……」)
【鋼鳴】
你不用對自己造成那麼大的壓力啦,(玩家),就算沒辦法順利變身,我們也有備案可以用。無論如何,謝謝你們願意接受委託,我真的很感謝你們每個人,所以,那個……萬一遇到什麼狀況,就交給我處理吧。


分歧劇情結束
【久輝】
大致說明就這些了……如果遇到什麼不明白的地方,或是有狀況不對勁,儘管打給我們吧。

【鋼鳴】
了解。久輝,柯羅妮,謝謝你們的幫忙。

掛斷電話後,鋼鳴就跟平常一樣從包包拿出資料,放在房間裡的桌面上,盡數攤開。
【鋼鳴】
好,接下來該談談事件本身了……看你那表情,你完全沒想到我會拿出紙本資料,對吧?其實拿紙本資料跟電子資料一起看的話,意外地方便哦。只不過,要待在歷史悠久的超大組織做事,還是得拿最新機器會比較方便就是了……抱歉,我不小心開始發牢騷了,還是切回正題吧。
首先,這次事件因為太像某個古老傳說,而被大家稱之為「神隱事件」,不過這些事件八成是怪物做的好事,這部份我們會努力解決,找回被害人。不過,最大的問題在於某個跟事件有關的人,這傢伙很棘手,我們不光是不清楚他的行動目的何在,也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本事。

鋼鳴用行動裝置投影出照片,放下手邊的紙本資料,放大照片中的人臉部分,繼續說明。

【鋼鳴】
這傢伙叫做「斗宿常照」,是個土生土長的新洛人,目前也還住在這裡。不過,我們無法斷定他到底是惡徒、觀測者還是普通人。
「為什麼不能斷定?」
「這個人跟事件有什麼關聯?」
「只要逮捕他不就好了?」
此處進入分歧劇情

(若選了「為什麼不能斷定?」)
【鋼鳴】
因為沒有人現場見識過他進行變身、幫人變身或是指認出怪物。只是──


(若選了「這個人跟事件有什麼關聯?」)
【鋼鳴】
這點目前還不得而知。不過,不論是什麼樣的關聯,他應該跟事件有關。


(若選了「只要逮捕他不就好了?」)
【鋼鳴】
喂喂,他又不是現行犯,也沒有證據證明他犯罪啊,怎麼可以隨便逮捕人。只是──


分歧劇情結束
【鋼鳴】
自從神隱的傳聞傳開之後,監視器畫面就好幾次拍到這傢伙形跡可疑,不論是在先行調查的英雄們消失的那天,或是上頭推測事件發生的時間與地點,都有拍到他。你不覺得他很可疑嗎?不過另一方面,如果他就是犯人,未免太高調了點。

「的確很難判斷。」
「希望能有更多情報參考。」
「他竟然能平安無事,真有一套。」

(玩家)正在仔細確認眼前的資料,這時,鋼鳴問了一個問題。

【鋼鳴】
(玩家),你……有沒有聽說過,有些人能操縱怪物?
「沒聽說過耶。」
(歪頭)
「說『操縱』可能不太準確。」
此處進入分歧劇情

(若選了「說『操縱』可能不太準確。」)
【鋼鳴】
不出我所料,你果然知道。


若選了其他選項將跳過這句,直接往下。
分歧劇情結束
【鋼鳴】
我聽說,正確來講應該是他們能任意打開連結路徑,幫怪物開路。如果斗宿這傢伙真的能做到這種事,某種意義上,好像可以說成他「能吃人」?當然,他有可能只是單純路過而已,不過無論如何,目前這個姓「斗宿」的人握有重要線索。所以,我們的首要任務是接觸這個人,為此才會大老遠跑來京都新洛。

「我明白了,鋼鳴先生。」
「我開始緊張起來了……」
「我了解了,刑警先生!」
此處進入分歧劇情

(若選了「我了解了,刑警先生!」)
【鋼鳴】
哈哈,你在模仿巴雷爾啊?你這句台詞倒是蠻有他的風格嘛!不過……拜託你可別模仿他那種橫衝直撞的做事方法喔。


若選了另外兩個選項將跳過這句,直接往下。
分歧劇情結束
【鋼鳴】
萬一真的發生事件,也許會需要變身,所以我這次才會找你一起來……總之,你要乖乖躲在我後面,別太衝,聽到了沒,(玩家)。好了,我們快走吧。其實除了你之外,我還找來了另一個人幫忙,那個人已經搶先來到新洛,大概早就找到斗宿了吧。我們現在就去找他一探究竟。

夕陽西下,將天空染成一大片金黃色,從窗外看去十分美麗。兩人頂著這片風景,步出下榻地點。不久之後,晝夜交替,天空漸漸變得陰暗無光。
古時候日本有個詞語專門形容這種時刻:「逢魔時」,意味著充滿災禍、凶險無比、十分不祥。而這種不吉祥的天色,漸漸吞噬了新洛。


  1. 我的巴雷爾為什麼不能跟去!為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 道理我都懂,但為什麼你們兩個可以把出差搞得像蜜月旅行,根本就是偷搞辦公室戀情的上司跟下屬拿公司經費出來約會嘛(?
  3. 所以這次限定角的服裝又是瑪珂菈妲設計的,鋼鳴跟光希我還能理解,不過……狗狗……?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