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602

【劇透】角色原型猜測──野乃美、美遊、優香、風華、愛麗絲、憂、若藻&素材篇

樓主 零焰曉月 jack2396
各位好久不見,距離上次發文也快半年了,雖然偶爾會有些相關的考察靈感,不過總是沒有快速紀錄下來,就這麼在腦海中流失了。

所以不好意思了,這次能貼上來的只有一些雜亂的推論與假說的斷片罷了。



【素材篇】
在蔚藍檔案之中存在著各種各樣的素材,他們看似是僅屬於遊戲本身的名詞,卻幾乎都實際存在於現實的考古研究中。

以下是針對一部份素材進行相關文章的節錄翻譯。

1、內布拉星象盤(Nebra Sky Disk)
1999年在德國薩克森-安哈爾特當地市鎮「內布拉」被兩位寶藏獵人發現,但他們沒有相關執照,可被判「掠奪古物」的罪行,兩人在發現後便快速轉手。

這個物品也和青銅製的武器被同時發現,其中的劍上具有樺樹皮,推測介於B.C. 1600到B.C. 1560之間,但物品本身也可能存在非常久。

上頭具有綠鏽、嵌有黃金的符號,符號包含太陽或滿月、新月、其他恆星,外側的黃金弧形則標誌夏至和冬至之間的角度。

曾在世界各地展出,包含丹麥哥本哈根、維也納、德國等地。

2、斐斯托斯圓盤(Phaistos Disc)

在希臘克里特島的「斐斯托斯」被發現,由黏土製成,製作時間可能早於B.C. 2000。上頭的古文字直到今天都無法成功解讀,一共45種,242字,並且也有製作者修正過的痕跡。

現保存於希臘的伊拉克利翁考古博物館。

3、沃普塞格鋼鐵(Wolfsegg Iron)
1885年,在奧地利的煤礦中發現,採自兩千萬年前的地層之中。原本被認為是隕石的一種,但分析後與隕石構成並不相符,同時也不是黃鐵礦。被推測為鑄鐵的一種,可能是早期採礦時從機械上脫落,沉積在岩層之中。

被存放在奧地利當地的博物館。

4、尼姆魯德透鏡(Nimrud Lens)
西元前8世紀的岩石晶體,在伊拉克古城「尼姆魯德」的亞述宮殿出土,被推測是放大鏡、燒製玻璃的一種,可能用於匯集陽光引發火災,又或者只是裝飾物。在「吉爾迦美什史詩」中,亦有敘述類似的物品被提及。

現今在大英博物館展出。

5、羅洪特抄本(Rohonc Codex)
在哈布斯堡君主國的西部都市羅洪特(今奧地利布爾根蘭州的上瓦特縣雷希尼茨鎮)發現。內容不明,總共448頁,用紙被推測是在1430年左右製造的威尼斯紙。

書寫內容也可能在紙張製造很久才寫上,然而,也不能排除是抄自更古老的文本,無法確定實際的成書時間。

6、乙太精華(Aether Essence)
乙太是亞里斯多德假設的一種物質,五大古典元素之一。原本被推測是電磁波的假想媒介,後來又認為如果不假定乙太存在,很多物理現象可以更簡單地得出解釋,因此乙太的理論不被科學界所認同。

7、安提基西拉裝置(Antikythera Mechanism)
古希臘時期,計算天體在天空中的位置而製造的青銅機器,是一種模擬用的裝置。

1901年,在希臘安提基西拉島附近的沉船發現,約在B.C. 150年左右製造,相似的複雜工藝技術在14世紀的天文鐘上才重新出現。

8、伏尼契手稿(Voynich Manuscript)
內容不明,一共240頁,有關於許多植物、天體等的插圖,卻與內文沒有關聯,書名來自於1912年買下此書的書商姓氏。

此書被檢測出成書在十五世紀初左右。目前經過解碼專家與許多密碼破譯員的研究,卻沒有得到任何成果,也被認為可能是一種惡作劇。文字從左而右書寫,沒有標點符號,而且字型流暢也排列整齊,似乎代表書寫者清楚著自己在寫什麼。

關於原作者的推測也十分地多,包含羅吉爾‧培根、約翰‧迪爾都有可能。

9、水晶埴輪
埴輪是在日本古墳的頂部與四周排列的素陶器之總稱,有圓筒狀,也有模仿其他物品形象製成的,可能是一種殉葬用的飾品,又或是劃分出重要區域。

值得注意的是,古墳時代之間也包含著日本最神秘的「空白的四世紀」,當時唯一和日本有所交流的中國完全沒有相關紀錄。

10、圖騰柱(Totem Pole)
通常是太平洋西北岸的原住民、土著相關的裝飾物,可以是象徵、紀念祖先的雕刻,或是講述傳說、大事件的文化信仰,也有標記功能性建築特徵、歡迎遊客的標誌等功能。

11、神秘石(Mystery Stone)
在美國某座湖泊的旁邊,當地商人雇用的工人在安裝柵欄柱時發現一塊的黏土。從土質來看,並不是當地製造,黏土內部包裹著造型怪異的蛋形石頭,上頭刻著星型的圓環與人臉。

因為無法辨識製作方法,也無法知道來源,被稱為神秘石。



【學生篇】
這次會提及的學生為「十六夜野乃美」、「霞澤美遊」、「早瀨優香」、「愛清風華」、「天童艾莉絲」、「古關唯」、「狐坂若藻」等人,雖然很多,但想必都只是冰山一角吧(苦笑)。

1、十六夜野乃美

阿拜多斯本身是取材自埃及神話的學園,因此先從埃及諸神下手。

十六夜一詞本身,在日文的意義可以代指「新月」(也就是十五的滿月再後一日),此外,性格上有時候會表現出母性、照顧人的特徵,而有錢人家大小姐的設定或許也暗示著是豐饒的象徵。

屬於學園的對策委員會,雖然似乎沒有明確提及過職務擔當,但根據其他人的職責,不排除擔任「書記」一職。

此處猜測的對象為──「托特」。

托特是古埃及的智慧之神,也是月亮、數學、醫藥之神,負責守護文藝和書記的工作,據說是古埃及文字的發明者。

有時被描繪成拿著新月的狒狒,而頭部也與朱鷺相仿,令人聯想到新月。

有些說法提到,可能不存在父母,也就是無中生有的存在,也有認為是拉(或荷魯斯)與哈索爾所生,後者的說法與大小姐的設定有些微符合。

若屬實,則性格的部分個人只認為是角色塑造的一部份,與原型可能無關。

2、霞澤美遊

說實話,本來是完全沒想過會對SRT學園的學生進行猜測的,不過之前偶然發現的事情讓我稍微有了些靈感。

雖然不清楚劇情中的表現,但已知的資訊可以知道,是卓越的狙擊手,並且存在感極低,不只是敵人,連隊友都會忘記她的存在。

此外,專武自然也是狙擊槍。

線索不是很多,但大致上可以導出接近的解答──芬蘭籍傳奇狙擊手「席摩‧海赫」。

席摩‧海赫的步槍為蘇聯製的莫辛‧納甘步槍之芬蘭改造版,與上圖的專武相仿。

席摩‧海赫在二戰的冬季戰爭期間是傳奇一般的存在,對芬蘭來說是護國的英雄,狙擊人數則使其被蘇聯軍隊稱為「白色死神」。

關於他的傳說,包含不使用瞄準鏡、用雪堆隱蔽身體、含著雪避免呼吸熱氣暴露行蹤、狙擊距離達450公尺等,毫無疑問是技術精熟的狙擊手,配合白色的軍服隱藏在雪中也導致他難以被發現。

當時,擊殺數量的計算方式為狙擊手與友軍共同確認才計算,最後,狙擊的確定擊殺數為259名,總擊殺數約500名。

可惜的是,戰爭尾聲的他在近距離突襲戰中被爆破子彈擊中下顎,雖然短時間內仍然用步槍擊殺敵人,但自己隨後也陷入昏迷。醒來的當天,芬蘭已經簽訂條約,割讓土地以求自保。

3、早瀨優香

原型應該是阿基米德啦。
因為猜出來也沒什麼好說嘴的所以直接爆出來算了。

作為千年學園研討會的會計,頂尖的計算者與老婆,加上名字本身的羅馬拼音為Yuka,讀法與Eureka(我發現了!)相似,就很直接地那樣認為了。

#可愛 #賢妻系 #優香家計事

4、愛清風華

苦勞人擔當。

因為是只沾上邊的線索,所以這邊直接猜測原型──尼斯羅克。

約翰‧魏爾的作品《萬魔殿》之中,尼斯羅克被描述為地獄的首席廚師,也出現在約翰‧密爾頓的《失樂園》。

有學者認為可能被描繪成膽小的角色,此外也有一些獅鷲被錯誤認為是尼斯羅克。

或許尼斯羅克並不是風華的原型,但既然出自萬魔殿,或許也會是總有一天出場的另一位角色的原型也說不定。

5、天童艾莉絲

以我個人的看法而言,艾莉絲不存在人物上的原型,而是存在概念上的原型。

姓氏的天童或許與《天動說》有所關聯,這點我持保留態度。

主要的部分是名字的部分,只是這部分在英文的翻譯上被寫作Alice,所以或許不具有參考價值。

Advanced Robotics And Intelligent Systems,意即高階機器人與智慧系統,簡稱ARIS,在讀音與意義上是與艾莉絲相當符合的。

在故事裡,似乎與赫賽德脫不了關係──希望會在後續的十字神名劇情透露更多,畢竟這可十分令人好奇。

6、古關唯

此處同樣是取接近的人物原型做猜測。

我們可以確定的是,唯非常明顯的特質,也就是管理書庫這項職務。雖然頭上的光暈為時鐘的形狀,加上其他我沒有考慮進去的劇情表現,想必還有其他可能。

不過以三一來說,通常都屬於聖經的人物,因此目前的猜測對象為天使梅塔特隆。

在《創世紀》中提到,「以諾與神同行、神將他取去、他便不在世了」,這段中,梅塔特隆被猜測是帶以諾升天的天使。

部分文學中,他是最高權力的天使長,也是天界的書記。也有些說法表示他是眾天使之中輩分最小的一位。

7、狐坂若藻

壓軸自然要放在最後了。

受到停學處分而被送入矯正局,然而卻越獄的「七囚人」之一。進行著無差別的大規模破壞,被稱為「災厄之狐」。

姓名和形象都確實地傳達了狐狸的特徵,加上名字拼音的Wakamo,以及非常明顯的老師Love勢形象,可以直接了當地得出「玉藻前(Tamamo no mae)」這個名字。

日本傳說中由白面金毛的九尾妖狐化身,平安時代末期,鳥羽上皇的女官,因為多才多藝與出眾的美貌,成為最受寵的妃子。

之後,陰陽師安倍晴明──的後代子孫將其識破真身為九尾狐,使其不得不從宮中逃出。

不過,最讓我感興趣的並不是角色本身,而是背後的七囚人這個團體。

我個人的猜測有兩部分,或許七囚人的原型都會取材自日本的大妖怪,屆時,土蜘蛛、酒吞童子、大嶽丸這類的妖怪或許也會成為原型。然而,考慮到數量,或許也會連接到神學的七宗罪,在但丁的《神曲》之中提及的七大瀆神之罪,不知道各位又對其他的七囚人抱持著什麼看法?

是說這樣的話若藻算不算是妻囚人呢



以上就是這次的雜談,雖然拖得太久了,但好像也沒拿出什麼非常值得一看的東西啊(笑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下篇文章,總之再會,也歡迎共同提出討論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