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1k

【心得】古倫德,第二次降臨,SKIN與人物考察

樓主 愛德蒙唐泰斯 CountCristo

That twenty centuries of stony sleep
Were vexed to nightmare by a rocking cradle,   
And what rough beast, its hour come round at last,  

                                               William Butler Yeats《The Second Coming》

在上一篇紫楓SKIN分析


的回文有人點單,就在等回體打蝕之隙的時候順便寫一寫

老古的第二次降臨玩了不少基督教系統的梗,比如說這套SKIN的介紹文,實際上是引用自愛爾蘭詩人葉慈的同名詩作《第二次降臨》的最後幾句,也就是我在開頭列出來的那段英文。我把英文原詩網址列在下面,此詩滿有名的,譯本很多,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找自己喜歡的翻譯版本


到底是什麼東西第二次降臨呢?這邊實際上指的是死而復生的基督,將會以神子的身份行走於世界拯救世人這件事情。

所以這個SKIN是在暗示古倫德在未來的劇情裡可能跟著聖槍重生,再次出現於玩家面前,就像老夏透過十輪之力跟人偶結合獲得新生這樣嗎?

當然不是,甚至可能導向另外一個結果。

不過在我們談下去以前,先繼續把這套SKIN本身相關的梗給聊完。這套SKIN的語音下面這一句也是滿有意思的。


這是出自《詩經·秦風·無衣》裡的一首詩歌,描述秦軍出征前的高昂氣勢。大略翻譯一下意思就是「怎麼會說我們沒戰衣呢?我們跟您(此處指秦襄公)的戰袍式有著同樣款式。(周)王命我秦軍起兵,我軍也整備好鎧甲武器,準備跟著您一同上戰場」

讓一個歐洲人喊著周代的戰歌,看起來當然是滿突兀的。當然這詩歌也確實能表現出老古帶著聖槍回到歐洲後號招赫圖茲家族的成員,邁向復國之路的豪情壯志。


如果各位還記得,古倫德是巴伐利亞的赫圖茲家族最後一名成員。為了能夠擁有復國的力量,跟老師流浪到東方尋找一個飄渺的聖槍傳說。在幽城幻劍錄裡,他最後成功拿到聖槍也恢復聖槍的力量,在結局之後回到故鄉向仇敵發起挑戰。

雖然幽城之中沒有明說老古回都歐洲以後發展如何,但很可惜,老古的復國征途終究會被歷史之壁擋下。其時的歐洲正值神聖羅馬帝國時期,而讓古倫德家破人亡的巴伐利亞大公,正是此時期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亨利四世,其皇帝身份持續到1105年,1106年過世。

根據天地劫系列前兩部,神魔至尊傳與幽城幻劍錄的製作人葉明璋的廢案紀錄,夏侯儀跟璇璣在幽城事件之後便前往歐洲與古倫德再會,璇璣甚至成為了神聖羅馬帝國的占星官。

古倫德在復國過程中失敗,也失去聖槍。夏侯儀則在這之前就與老古分道揚鑣,不久後拐了個歐洲公主的芳心,連帶的把聖杯也偷走,帶到東方去了。

其中部份故事可以參考葉大留下的短篇小說,如下,供參。


所以回過頭來看這個SKIN的意思,這「第二次降臨」也難說是在預示老古的未來什麼的。不過如果有關注陸版消息,確實,某個活動劇情中有提到古倫德.....不過我覺得等台版跟到了這個活動各位再來看看,就知道為什麼我不在這裡先提過了。


雖然大家佬喜歡拿手游裡的老古來開聖♂槍的玩笑,不過原作裡的老古可一點都不讓人有這種感覺。

原作的老古是個討人喜歡,表裡如一,直來直往的豪爽漢子。因為小夏一行救了他一命,於是他也願意為了這群好夥伴兩肋插刀。更別說這群夥伴還幫他真的找到聖槍,對於他口中的夏侯兄弟與璇璣妹子,那份革命情感即使相隔千里,遙遙東西,也不會改變一分一毫。

可惜手遊玩梗玩過頭了。孫中文的古倫德被的實在太弱受,到了王維的版本又因為王維實在身兼太多役(這個以後有空我再來聊,王維大概也是不得已),總之他的古倫德怎麼聽都像是拿了長槍的皇甫堡主,這套二次降臨的SKIN明顯就是王維負責的,加上這次的台詞大多充滿憤恨,聽起來又更像那個憤世嫉俗的皇甫申了。

不過這套鎧甲真的滿好看的,要不是我的卷之前拿去買了金魚給小宮主,我是滿想滿想買套鎧甲給老古換著玩兒。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