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447

The Full Metal Ice Cold  #二創

樓主 衝鋒 Johnny6g
 
  The Full Metal Ice Cold  #二創 (裡面劇情會有遊戲不同 望各位前輩海涵)

  〝在重擊者之戰前人類有著希望,在此之後只剩下兩隻食屍鬼爭奪著人類所留下的蒼白屍塊〞-白雪公主





  重擊者之戰後的兩百年(註1),這場暴風雪從她有記憶以來就不斷肆虐著,而在她死後也仍不會停止;她所能做的就是不斷地漫步,前進、搜索、回收、殲滅,這是她生來唯一會做的事情。



  即使她很清楚這場人與萊撤的戰爭早已劃上休止符,即使已經有整整一百年的時間萊徹未曾出現在這裡,她仍然在漫步著,與這場絕對不會停止的暴風雪做著鬥爭。




  她是朝聖者,編號1147的白雪公主。




  「致我自己,距離上一次看見萊撤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百年零六個月又三天又一分十五秒,身體的電池耗損達到百分之六十,七個小矮人的的蓄電量僅只能再支持一發射擊,預估下一次遇見萊徹殲滅失敗率會高達百分之九十……根據之前的記憶這裡有一座在重擊者之戰時被破壞的哨站,裡面的的電梯可讓我直達軍火庫獲取Ice Candy…至少五十年前的記憶是這樣的」



  就在前方,即使長年的大雪與積雪都無法掩蓋住這座哨站的輪廓,既龐大卻破敗,斷翼的勝利女神雕像仍矗立在哨站的最上層就跟白雪公主一樣仍在地表上苦苦支撐著;當哨站印入白雪公主的視覺系統時,她如同回家的孩子一樣重重的鬆了一口氣……她在慶幸,哨站還是跟她五十年前離開一樣。



  她先是穿過了一片戰場遺址,那裡曾經是重擊者之戰末期的最後一場人類與萊撤的戰爭,三百名尼基與三百名人類士兵沿著哨站所組成的防線……她還依稀記得這場戰爭那名人類指揮官對她說過的話……那是屬於舊夜時代的漫漫長夢。


   此時一股硬物觸碰到了白雪公主的腳底,腳踝因為失力不均而顫抖了一下;她皺了皺眉頭納悶著撥開腳下踩到的硬物;在確認這個東西不是特別巨大亦或者是處於休眠的萊徹後便從積雪中將之給拉了出來。


  這是人類曾經用來當作政治宣傳的投影信標,一個大約一百八十公分左右的黑色方尖碑,當這個方尖碑在被拉出積雪的同時一接觸到了光線便立刻開始撥放一條信息,裡面是一位穿著方舟指揮官軍服的人,悲傷但是堅毅地說著〝過路人,請告訴阿卡迪亞(方舟)的人們,我們依照他們的囑託,倒在這裡犧牲了、阿菲厄堤!記住他的名字,他的背叛,因為他我們已無法翻身〞




  「阿~指揮官,好久不見了,非常抱歉這麼久才回來」白雪公主用著老朋友般的口吻邊說邊將黑色信標給重新立起,並叨念著:「我也在找他指揮官,我還在找他……你跟其餘倒在這裡的所有事物的戰鬥長夢已經結束,而我的還在繼續」



  黑色信標的訊息仍在重複,而白雪公主此時已經離開,朝著哨站繼續前進著。



  當白雪公主進入哨站時,她皺起了眉頭,抬起頭並用力的吸了吸周圍空氣,有一股濃烈的炭味……營火!?火堆!!


  她訝異著,但同時立刻環視周圍警戒了起來,因為這裡不應該有生物的存在,或許是陷阱?萊徹設下的陷阱!對!一定是這樣!


  長時間的戰鬥與孤寂,導致白雪公主原本就孤僻的性格走向了偏執,當她的腦中浮現出了有可能是陷阱時她便從警戒立刻轉變成了戰鬥狀態,手中的大口徑自動步槍也上了膛,全身上下的能量盔甲與系統開始全力運轉,她的全罩頭盔僅在一瞬間就包覆住了她的頭。


  突然一發子彈命中了白雪公主的肩膀,子彈整個碎裂變成粉狀,被命中的地方也只在她的盔甲上劃上一道擦痕。


  隨後是高亢的怪叫從白雪公主的側翼襲來,一位穿著深綠色軍裝的士兵挺著一柄上了刺刀的雷管槍從一旁廢墟堆衝出。



  白雪公主沒有遲疑,她一把抓住了朝她襲來的刺刀,並用力一甩將那名士兵甩到不遠處的牆邊。



  「雷管槍!?編號1118774?怎麼?你們方舟的傢伙已經將現代軍火庫的物資給消耗得一乾二淨,只能在往下挖找出這種古董嗎?」白雪公主調侃道:「連軍服都變成18世紀的大X型背帶制服,我記得90年前從方舟回到地面的魯德米拉說你們的科技水平退回到了二次大戰,現在退回到了18世紀?」


  邊走白雪公主邊將雷管槍扔還給靠在牆邊罵著她聽不懂語言士兵的面前,示意自己並無惡意。



  但那名士兵見狀一把搶過了雷管槍,並開始了裝填過程,這讓白雪公主瞬間尷尬了起來……她手上的自動武器可比他快多了,這可能會改變他的想法…吧?

  於是乎一連幾發示警的槍聲響起,子彈從那名士兵身旁劃過他都無動於衷地繼續裝填,直到白雪公主走近只離他五步時,那名士兵又是發出一聲高坑的大叫對準白雪公主的腦袋開上一槍。



  只聽見一聲清脆的金屬撞擊聲,雷鳴槍的子彈擊中了白雪公主那可以擋下萊徹能量武器的全罩頭盔並反彈擊中了那名上一秒還在朝他大吼大叫士兵的腦袋上。



  「可憐的傢伙」白雪公主抿了抿嘴,解除了她的全罩頭盔,對著剛死去的士兵屍體說著:「但你的身體是非常重要的糧食來源,雖然我很不喜歡這樣但你的腦袋跟舌頭則對我非常有幫助,能讓我知道你們的語言和記憶」



  說完白雪公主抽出腰間的短刀開始了肢解這名士兵的屍體,他將四肢切成塊狀並將血液收集到了她的水壺中;在物資早已匱乏的地表人肉對她來說是非常好的能量來源,而且也不會產生任何的負罪感。



  很快她便將那名士兵給肢解得乾乾淨淨,骨架、人皮與油脂、臟器和可食用的肉塊都被白雪公主給整理的整整齊齊;她將食用肉給放入真空袋中,人皮與油脂被她分別放入不同的差不多手臂大小的罐子裡,裡面的化學物質可以讓油脂變成槍油,人皮則在泡過化學藥劑後會變成七個小矮人的保護模具,至於臟器與骨架則被白雪公主搗碎混在一起變成了高蛋白奶昔。



  而舌頭與腦袋則在現場被白雪公主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



  「原來如此,馬普魯帝國第五連偵查小隊,艾爾二兵」

         透過大腦的記憶白雪公主透析了這名叫做艾爾的士兵的從出生到死亡的一切記憶……有悲傷也有歡樂也有她所愛之人對他的心心念念…更重要的是他了解了馬普魯帝國的存在和她的建國歷史,這是一個在五十年前通過政變而佔據方舟表層的新興帝國,也是目前科技最方發達的國家……一個科技水平只有18世紀的帝國。


  此時一段記憶片段閃過了白雪公主的腦中,這個記憶片段是屬於艾爾的,五天前的記憶;一位名叫瑪斯托.藍迪生的企業家找到了這支偵查小隊,要他們搭乘飛升裝置(哨站內的直達電梯)再回去地表把他們十年前他們從地表拖回來的裝置給再帶一個下來。



  白雪公主看到了這個裝置…這是一具屬於名為鐵匠的萊徹頭目的裝置…同時這個裝置上還有著數個可供充電的Ice Candy,沒記錯這是鐵匠的備用能源核心。



  「第五偵查隊…」白雪公主呢喃著,記憶碎片來到了艾爾與第五偵查隊其他人分開的時間……是在一天前。



  此時白雪公主站了起來,看向了東南方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自語道:「可憐的傢伙們……魯德米拉會替你們收屍的」


  任何萊徹的存在都是不被允許的,白雪公主扭了扭自己的脖子示意自己即將有工作了;她將從哨站的電梯直達方舟的表層,毀掉鐵匠的發電裝置變成取得Ice Candy為自己與七個小矮人充電然後回到地表繼續她的漫步,前進、搜索、回收、殲滅。



  幾個小時後一台發出破舊機械歯音的電梯到達方舟地表時,印入白雪公主眼中是明亮寬敞的環境,燈火通明!

  記憶中的軍火庫早已被改成了廣場公園,各處都是花園與精美的石雕,而廣場的正中央就是由數個劣質電纜連接成而成的鐵匠核心,不難看出人類仿照了萊徹的電纜並接通了鐵匠核心,重新找回了〝電〞的使用方式,而那名叫瑪斯托.藍迪生的企業家正站在鐵匠核心旁邊,她激昂地對著所有人說道:「這一刻!你我都將是見證者,見證我們的英雄從地表歸來,將偉大造物的神賜再一次帶回到我們的懷中,透過這些裝置我們將重回地表!與我們的造物者比肩!」



  同時在廣場上還有數十名人類女子組成的歡迎隊伍,廣場的最外圍還有著維持秩序的馬普魯帝國士兵……看來他們是打算歡迎從地表回來的第五偵查隊…但當電梯門打開時所有人都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鐵匠核心,她散發出耀眼的紅光,斷斷續續的說出了幾個字…。



  「朝聖者……為什麼來這裡…我差一點就成…成功了」這個原本被瑪斯托.藍迪生認為的神奇發電裝置竟然會發出聲音!這立刻讓他驚叫著癱倒在一旁,與此同時歡迎隊伍的女子也發出尖叫開始逃竄!驚恐如同病毒般很快的蔓延到了整個廣場中,維持秩序的馬普魯帝國士兵被慌亂的群眾踐踏,只有極少數的士兵衝開了人群,往廣場中央跑去對著白雪公主不斷開火,只是他們的子彈對她來說只是一種滋擾。



  「久等了雜碎…替我向神罰問好」


         白雪公主持起的大口徑自動步槍做出腰射的動作,緊接著是連續不斷的火力傾瀉,且還朝著鐵匠核心不斷前進,途中子彈不幸打中了好幾名平民,血肉橫飛的斷肢與慘叫開始響徹整個廣場,但白雪公主沒有停下腳步,沒有露出愧疚的神情,她是一具妮基,殺人機器,命令的執行者以及The Full Metal Ice Cold 。



  鐵匠核心開始燃燒,電纜開始著火發出慎人的紅色電弧,整個廣場的燈火開始不穩定的閃爍著。



  「朝聖者……死亡!死亡!死亡!!!」鐵匠核心發出痛苦的嚎叫


  就在白雪公主準備給她最後一擊時,她的大口徑自動步槍被一把按了下來;本該逃跑的瑪斯托.藍迪生的雙手不顧槍管炙熱的高溫死死的緊握著。


  他用著近乎懇求的語氣對著白雪公主說著:「住手!別再傷害她了,如果妳現在毀掉她!我們人類的科技會再倒退,退回到跟底層方舟裡的食人族一樣了!拜託,外來者阿!轉身離開吧,趁一切還沒太遲之前」



  「你在保護她?保護這個舊夜時代的惡夢?」白雪公主露出這個世界上最嘲諷的笑容說到;萊徹要毀掉人類,人類設計出妮基來毀掉萊撤爾今一個人類擋在妮基的面前試圖保護萊徹。




  「哈哈哈哈哈!」

  白雪公主笑了!她一邊近似發瘋般的大笑一邊將瑪斯托.藍迪生和鐵匠核心一同打成了碎片,隨後她從核心內拿走了所有的Ice Candy,頓時整個廣場…或者是說整個帝國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中,習慣光亮人們在此的絕望與恐懼感被無限放大。


  只有白雪公主身上的戰術披風因為與Ice Candy充電的關係而展露出微微的白光,周圍陷入絕望漆黑的士兵與群眾開始著魔一般瘋狂的朝白雪公主湧了過來,如同在地獄邊緣徘徊的惡鬼見到生人般的渴望。




  「你們!早就應該在當年的重擊者戰爭中被你們的野心大火中給燒得乾乾淨淨!」白雪公主邊開火邊退回電梯內利用Ice Candy為這台電梯做最後一次充電後,電梯門緩緩的關了起來,厚重的防彈門隔開了她與馬普魯帝國的一切,門外不斷傳來拍打聲與哀號聲,以及尖物試圖摳開電梯門時所發出喀喀聲。



  幾個小時候,到達地表的白雪公主炸毀了電梯和她所知道任何可以通往地表的密道,只留一條只能匍匐前進的窄小工業通道留做必需再一次下到方舟的備用方案後便從哨站離開了。




  「致我自己,已更新萊徹的目擊報告,身體電能達到百分之百,七個小矮人的的蓄電量將支持四十四發射擊,預估下一次遇見萊徹殲滅失敗率會低於百分之九十……依照這樣的電量我將持續漫步,前進、搜索、回收、殲滅直到下一個兩百年的到來‥…到那時我的長夢將就此結束又或者繼續下去」



  白雪公主抬頭看著天空,這場暴風雪從她有記憶以來就不斷肆虐著,而在她死後也仍不會停止。

  

  註1:重擊者戰爭
  為人類方舟AI領導的人類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反攻,計畫是妮基的指揮官必須率先奪下一座名為卡普蘭城市的地下運河,那裏的運河非常寬過並且連接著方舟的H5地區,在奪下地下運河後讚美號將脫離訓練泳池沿著地下運河來到卡普蘭城市的外海,並在那裏發射一顆名為重擊者的病毒飛彈。


  該病毒飛彈有著針對萊撤的基因病毒,只要飛彈在高空爆炸,病毒便會開始傳播,可以在短短的幾年內肅清整個地表的萊徹。



  只是這顆病毒飛彈被AI動了手腳(此資料有一定爭議,有人說是萊徹的間諜妮基動的手腳亦或者是阿菲厄堤又或者是純粹是飛彈飛得不夠高)該病毒確實在短時間內讓大量萊徹死亡但同時人類也被未知的傳染病給搞得焦頭爛額,不到十年的光景人類被迫又必須回到方舟,同時萊徹適應了病毒飛彈的病毒,對人類展開反攻,人類只能又一次倉皇的退回方舟,許多科技與物資也在此刻損失了百分之九十九。



  AI背叛假說;方舟AI曾表示人類倘諾勝利,打倒了長久以來的競爭對手,沒有對手的人類將會用這些高科技武器自相殘殺直到人類種群滅絕為止。

  假說認為經過演算後的AI認為將人類的科技限制在一定程度並且保有一定外部壓力的情況下人類將保持團結且能緩慢延續下去,故該病毒飛彈在起初大規模消滅萊徹後讓剩餘的萊徹產生抗體,並對人類反攻,那些遺留在地表人類帶不走的科技與物資則削弱了人類的科技。




  間諜妮基假說;證據不完整,過多論點都是出於想像和腦補,故在這個論點上支持的人並不多。



  飛彈飛得不夠高假說;該論點表示飛彈過早的在空中引爆,導致病毒的擴散與密度少了整整百分之50%,這讓偏遠地區萊徹產生了對病毒抗體。


  該假說支持的人有一定數量但飛彈的飛行數據早已遺失但也有專業人士表示飛彈飛不夠高的論點就像你人在洛杉磯卻指著天上的月亮認為月亮比洛杉磯還要近的說法一樣荒唐。



  阿菲厄堤妮基指揮官背叛假說;該論點是大部分人都接受的假說,在起初退回方舟的日子裡人類也是用阿菲厄堤的背叛來歸結行動失敗的總因,只是在漫漫的時間長河中所有關於那名指揮官的事情與資料甚至是背叛過程都已遺失。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