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7
GP 2k

探路者的真相 中文翻譯 ──【第十一章 : 真相】

樓主 瑞Man leon860311

第十一章 : 真相

探路者 : 嗨,呃...朋友 ?
庫本 : 欸,我知道你是誰。我認識那些在圓圈裡自稱「英雄」的那些鬥士們。

探路者 : 我自稱探路者,他們說我是英雄。
庫本 : 哈,他們真的這麼說 ? 真可惜...什麼風把你吹來了啊 ? 小鬼跟我說我需要參加這場會議。一般來說我是不聽小鬼的指示,但模組改裝師的話可就不同了。

探路者 : 我在找我的創造者。
庫本 : 不是我,小子。你最好去其他的地方找,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探路者 : 我需要知道。
庫本 : 你現在需要的是滾開。聽懂了沒 ? 我不再為了娛樂打架,但要我把你這個老舊的科學實驗結果打爛還是沒問題的。

探路者 : 科學實驗 ?
庫本 : 哈,你真的不知道你是誰蛤 ?

探路者 : 我大概知道,我認為我是被團隊打造用來摧毀邊疆的。
庫本 : 真的嗎 ? 那可是個不小的宣稱。想要當頂尖獵殺者嗎 ?

探路者 : 我想我已經是...或曾經是了。
庫本 : 哈,是喔...

探路者 : 我認為我殺了很多人,我認為我是個壞蛋。
庫本 : 我不這麼認為,我一眼看的出來誰好誰壞。而我不認為你可以當一個...「壞蛋」。

探路者 : 但我可能可以被重新編譯,變成壞蛋。
庫本 : 重新編譯 ? 你 ? 他媽的不太可能。我從來沒遇過一個機器人可以被重新編譯的比人還像人。人類很...易受影響的、不忠誠、沒有自尊、沒有榮耀。但我也一樣。

探路者 : 我認為你不同。我沒遇過像你一樣的人。
庫本 : 這他媽倒是真的了。很少人能像我,這也是個問題。我們需要更多像我一樣的人,更多願意戰鬥的人—我說的是真槍實戰的那種,不是你還可以幫粉絲簽名的那種。

探路者 : 你不幫人簽名的嗎 ?
庫本 : 我給他們一場戰鬥,戰鬥是最重要的,我唯一在乎的就是戰鬥。

探路者 : 我唯一在乎的是找到誰創造了我。我朋友蕾帕特告訴我你可能可以幫我,雖然我非常怕你。
庫本 : 她可是個頂尖的鬥士,邊疆需要更多像她一樣的人。好了,你真的想知道嗎 ?

探路者 : 是的,先生。我想知道,雖然我很怕。
庫本 : 弱者才會害怕。

探路者 : 我不可能同時是個弱者,又是殺了拯救邊疆的人。
庫本 : 哈,真的。因為那不是你。

探路者 : 你確定 ? 你怎麼知道 ?
庫本 : 我絕對知道,因為我認識那些人。

探路者 : 你認識我的創造者 ?
庫本 : 我認識那些殺了你的創造者的人。或是說...創造者們。

探路者 : 什麼 ? 不只一個人 ? 有多少人 ? 他們是誰 ? 發生什麼事了 ? 他們死了 ?
庫本 : 慢一點。深呼...吸或其他你會做的事,好嗎 ? 坐下,我大概有你要的東西。

探路者 : 你有 ? 是什麼 ? 噢,這椅子非常舒服。
庫本 : 這個晶片有非常多資料,連上它,看看你能找到什麼。

探路者 : 我可以直接拿這個 ? 我不太了解你,但我知道你非常愛錢,這要多少錢 ?
庫本 : 哈,我他媽不在乎錢,這只是一個擺脫那些不在乎我們做了什麼事的人的一個說詞。

探路者 : 我們做了什麼事 ?
庫本 : 我們戰鬥。我們把任務完成。我幹這行已經太久了,不在乎工作是什麼,只要完成就好了。我看過你戰鬥,你很好,可能不會比我好,但還是很棒,所以你獲得了我一些尊重。拿去,你應得的。

探路者 : 哇嗚,你確定嗎 ?
庫本 : 最好在我改變心意以前拿走。

探路者 : 好了,開始吧...


VRTV-1: 資料
日期 : 2658年 1月2日
地點 : 奧林匹斯

在漂浮城市奧林匹斯的一個科學研究站裡面,Iris計畫的小隊正邁入努力研究的第十五年,為了保護邊疆的未來。
這個基地有三大主要設施 : 指揮中心、研究實驗室、大型倉庫。大型倉庫裡面有著實驗性的傳送科技設施,叫做瞬移跑者,這是這個實驗基地裡面其中一項重大的發明,幫助邊疆走入下一個黃金年代。

八位傑出的科學家圍繞在一個連接著提煉後的布拉提恩樣本的燈泡前。大家都秉持希望這會是一個成功、安全的能量來源。
其中一位科學家打開了開關。基地傳來了些許的晃動,房間裡充滿了火花,燈泡應聲碎裂—這場實驗失敗了。

『兄弟們...我想今天我們不走運』阿列奇‧直布羅陀沮喪地說著。

地理學家艾蜜莉·帕克特插嘴『不,這沒道理啊。我的計畫應該要成功的。』

『你的計劃從一開始就錯了,我大概已經說了多少,二十次了 ? 』艾許莉博士說道。

這些過勞的天才們從2645年,布拉提恩金屬被發現後,已經努力合作了好幾年。雖然暱稱叫做「團隊」,他們離團結還差的遠呢。由億萬富翁兼人道主義者,莉莉安·佩克組成,團隊裡大家都來自不同的地點,有著不同的背景—而他們都有著自己的做事模式。

『不好意思,那你又做了什麼,里德 ? 』帕克特質問,和里德面對面。『除了在我們旁邊不停批評我們的工作,你也是這樣對待薩莫斯博士的嗎 ?』

『你連她的一半都不到。』里德奸笑著。

『兄弟們 ! 拜託』阿列奇正試著打破尷尬的氣氛時......

『朋友們 ! 朋友們 ! 』一位高高的,有著紅紅帶點金髮的年輕男子從另一個房間跑了進來『我拿到報告了。跟我們想的不一樣。我的意思是,跟我們想的一樣,只是跟我們想的不一樣—哇啊 ! 呃...大家都還好嗎 ?』

『我不知道,我們還好嗎 ? 』里德諷刺性地問了帕克特。

『是的。』帕克特說完便走向激動的年輕人。『孩子,你發現了什麼 ?』

『布拉提恩的鑑驗報告出來了,老實說,我認為解答並不如我們想像般的複雜。』他展開了五十多頁的報告『成功了,帕克特博士,成功了。』

其他好奇的科學家們紛紛湊近年輕人。

柯南·謝利博士,一個有著ㄇ字型的鬍子,隨時都汗流浹背的工程師,拿起了其中一張紙開始閱讀。

亞門·佛萊切博士,團隊裡唯一一個醫學博士,把手上融化的冰淇淋舔乾淨後也靠近仔細端詳。

安納塔西亞·奧利維亞,代號「停留」,一位機械工程師,她握住脖子上戴著的幸運開瓶器祈求好運後,也開始看了報告。

米莉·德嘉度教授,團隊裡最矮的人,帶著鏡片和晚餐盤一樣大的眼鏡,在阿列奇巨大的身軀後面努力跳躍著想一探究竟。

『我看不到 ! 發生什麼事了 ? 』她在阿列奇後方問著,阿列奇轉身抱起她,把她放在正中央。
『謝謝你 ,阿列奇 !』

『不客氣,小兄弟。』他微笑後便專注在報告上『我看不懂這個,這上面的意思是 ?』

『看來我們的小實習生點出了我們都沒有思考過的一個環節』帕克特邊閱讀邊解釋著報告。
『問題不是出在提煉室、也不是我們的公式、甚至不是器材的問題。問題...是我們。』

『我們 ?』謝利質疑著。

『或許只有你,帕克特,你應該講清楚的。』里德抨擊著。

『不,她是對的。』德嘉度插嘴『看來提煉室需要無間斷的校準工作,我們無法遠程遙控,這樣不夠快,而我們也無法進入提煉室,太危險了。』

『嘿,我速度最快就這樣了,不是我麼錯』謝利開始警戒著,指著他的工作檯說『我在那可是拚了命校準那個東西』

『兄弟,我們知道。這不是你的問題,只是還不夠而已,我們需要有人在裡面』

『進去裡面 ? 你瘋了嗎 ? 』佛來切大吼著『絕對沒有辦法的,只要一進去裡面就會瞬間被烤熟。』

『那我們就不進去。』里德打斷『誰說我們要進去裡面呢 ? 』

『你想說什麼 ? 』帕克特問道。

里德走近一台馬文,基地里有許多台馬文在工作著,她給了它一個獵殺者的眼神。『這就可以了。』

『馬文機器人 ? 你在開玩笑吧。』佛萊切竊笑著『這傢伙甚至沒辦法擦亮我的靴子。更不用說校準提煉機械了。』

『等等等...里德博士好像說對了什麼。』房間裡變得安靜,說道機械的話題時,停留可是專家,當她說話時,大家都知道一定得聽—尤其是當她拿起開瓶器靠在嘴邊時。她走近那台馬文,輕輕地把里德推向一旁。『我們做得到,對....會花一點時間,也不會解決我們全部的問題,但我們可以做做看。嘿,阿列奇。SARAS還有在用熱能護盾嗎? IMC牌的那個 ?』

『當然有囉,我應該可以拿到一些,但我們會需要一些東西來加強它。提煉室裡面的溫度高到可以融化一台泰坦。有什麼點子嗎 ? 』阿列奇掃視了房間。

『恩,我可以聯絡我在漢盟機械的人脈。』里德建議。

『哇,你認識漢盟機械的人 ? 你認識好多人喔,里德博士。』年輕的實習生驚呼著。

『噢...我不太喜歡漢盟機械』德嘉度結巴的說,她擦了擦眼鏡『他們充滿了許多秘密,很難相信他們,你知道吧 ?』

『很難信任所有和IMC有關聯的人』謝利補充

『現在沒有時間挑三揀四了。總而言之,這是邊疆的命運。』里德笑了。

『她說的對。』帕克特出聲,大家都面向她。『我們不能只依賴佩克的基金會來運作。如果我們能向其他人求助,我們就能完成,為了邊疆,』她暫停了一下,並看著年輕的實習生『也為了薩莫斯。沒有她,我們走不到這麼遠。』

『好了,我們來造一台機器人吧 ! 』停留大叫著。『我會畫些藍圖。去連絡你們的供應商,所有你們想得到的東西。也可以想些名字—讓這東西有點個性也不會少根毛。』團隊開始分頭行動。

『看吧,我們需要的只是共同合作。對吧,帕克特 ?』里德確保在離開房間前讓帕克特有聽到她說的話。聽到這番話的阿列奇,走到帕克特的旁邊。

『別擔心,我們會沒事的。』

『我們得注意著她,好嗎 ?』

『好的,兄弟。打起精神吧。你的實驗成功了。』他看了馬文許久『有了這東西,我們就能走上正確的路。我很確定。太陽會再次升起的 !』

『嘿,呃,不好意思。』年輕的實習生緊張的說著,試著讓大家注意。

『嘿,他在這啊,』阿列奇回應

『怎麼了 ?』帕克特問

『恩...我只是想謝謝你們聽我說的話。你們懂的,有看我的報告而不是直接趕我走。』他說道。

『我絕對不會這麼做。我很高興有你在這,你今天做得很好,紐特,你母親會很驕傲的。』

年輕的實習生,紐特·薩莫斯,笑了笑並回答『謝謝你,朋友。』

VRTV-2: 資料
日期: 2658年 2月4日
地點: 奧林匹斯

經過了一個月後,團隊根據停留的藍圖,集齊了所有需要改裝馬文機器人的元件。阿列奇聯絡了他在SARAS的朋友,佛萊切從他IMC的朋友那獲得了醫療用機械手臂,里德從漢盟機械獲得了強化材料,帕克特聯絡了遠在別的星球的佩克,她正談好了和切維斯企業與席爾瓦製藥的金融合作機會。

『我們確定要這樣嗎 ? 讓這些人參與...』帕克特和德嘉度在實驗室等著其他人的到來,

『我不知道,但到目前為止都還不錯,對吧 ?』

『你去跟新的保全細節說吧。阿多尼斯小隊。』帕克特指了指前方一名完成檢查電腦控制台的武裝警衛。『現在感覺就像是軍事行動一樣』她小聲地說著。

『安全。帕克特博士,你可以走了。』艾爾指揮官嚴肅的走向兩位科學家。

『謝謝你,指揮官,』帕克特語帶質疑的說著。

『我是軍人沒錯,但這項行動是由你們負責,我們只是來這裡協助。』他在離開前點了點頭。

『看吧。他們只是為了保護我們的安全。是件好事。再說,沒有我們任何一人在的話他們也進不了這個設施。嘿,你就這樣想 : 會有更多人相信能源危機是個嚴重的問題。』

『我希望你是對的。』

『我也是。』

『女士們好啊。準備好迎接大日子了嗎 ? 』停留拉著一車全新的機械部位走進實驗室『天啊,這東西真重。』

『需要幫忙嗎,停留 ? 』帕克特走向前提供協助『你真的認為這會成功嗎 ?』

『你總是懷疑每件事呢,小帕。』里德走進實驗室時這麼回答著,後方跟著紐特、阿列奇、謝利和佛萊切。

『只是想確定我們是走在對的路上。』

『我認為我們不錯。』里德回應。

『不錯 ? 我認為我們太棒了 ! 兄弟們 ! 』阿列奇,很顯然的一點都不擔心,捧腹大笑著。

『終於到了這步 ! 這是我們應得的。』在任何人能夠抗議前,他張大雙臂抱住里德和帕克特兩人。『誰知道會是一隻馬文讓我們和諧相處,對吧 ?』里德和帕克特在掙脫前大口吸了氣。惹得阿列奇大笑,然後看向德嘉度『我可沒忘了你喔,小傢伙。』

『喔不 !』她笑著逃走。

『好了好了,別再玩耍了。我們開始吧。』停留邊笑邊把各個機械部位放在桌上。『我們有個生日要慶祝呢。』

激動的大家圍在桌旁,各自帶著他們的裝備和筆記本。在中間的是一個新馬文的空殼 : 寬肩膀、龐大的身軀有個方形空洞,裡面的五條電線連接在附近的一個電腦螢幕上。停留把一堆電線和纜繩倒在頂端。『他就在這裡。』

『他 ?』謝利笑了。『所以你不只是要用一台機器人取代我,你還要當他是個人了 ? 』

『閉嘴。』德嘉度撞了他一下。『他真美麗。我等不及要見到他了。不知道他會是怎樣的人 ?』

『那是馬文機器人,德嘉度。馬文跟電鑽沒什麼兩樣。』里德宣稱。

『這台可不是,里德。』停留開始拼湊各個部位,從腳部開始。『你看,這可不是普通的馬文。』他在佛萊切身旁的工具箱拿了一個板手。

『當我深入這個東西時,我加了一點自由,也在他的程式裡發揮了一些創意。』停留拴緊兩條腿的接點,將它們連到腳部。腳部開始自我解析,前後轉動著。

『你確定這東西安全嗎 ?』

『當然了 ! 只要給我們的朋友一個聲音,他就是團隊的一員了。』停留接著把腿接到身體上。

『哇 ! 聲音? 他的聲音聽起來會是怎樣呢 ?』紐特的眼睛發亮著。

『我很高興你問了,小子。這就由我們決定。我想我們可以各自放點東西到他裡面。』停留把兩條電線拴緊,導致馬文的一條腿向上踢,差點踢中紐特的頭。『哇啊,抱歉。』

『我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里德疑惑的問著。

『還不夠明顯嗎,兄弟 ? 我們是邊疆裡最聰明的一群人。但從第一天起,我們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互相信任。我一開始還以為謝利只是一個有個性問題的魯莽人。』

『嘿 ! 』謝利大叫著。

『是真的。但我也是。要在充滿天才的房間裡當個天才可不容易。所以,與其一直互相起衝突,不如我們就一同完成,你要說的就是這個對吧,停留 ? 』阿列奇確認著。

『對啊,差不多。我們不只是在建造一個工具,你們知道嗎 ? 我們在創造團隊的全新成員。有了他的幫助,我們可以為邊疆做出好事。當然了,這會比編譯基礎部分還要久一點。』

『久一點 ? 』里德打斷『你說久一點是什麼意思 ? 還要多久 ?』

『哇,冷靜點。我是說,至少這一年都要訓練這隻馬文。教他我們做事的原則,在他繼續帕克特的實驗時監控他的數據。』

『為什麼 ? 我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里德環視四周。『難道只有我認為這很瘋狂 ?』我等不了那麼久,我也絕對不想要等一台機器人學著認識我的名字。

『你等不了那麼久 ?』帕克特走近里德『你可不是重點,里德。我們可不是重點,這件事是為了外面的大眾。急不得的。』

『怎麼 ? 你怕你的計畫可能會失敗嗎 ? 帕克特』

『我寧願第一次就成功。不要忘記了,馬文這個計畫是你先起頭的,那是個好點子,但還沒有完成。停留是對的,這個馬文需要我們的經驗與知識。他會一個人在提煉室裡,我們幫不上忙,所以他會需要知道怎麼應對所有可能的問題。』帕克特停頓,看向馬文『他是我們的故障保全機制。』

『隨便...我還有其他工作要做。你們不再瞎耗的話再來找我。』里德氣沖沖地走出實驗室。

『去吧,紐特。我們準備好的時候會叫你的。』帕克特說著。

團隊其他人一起幫助組裝馬文。停留給了帕克特焊接器,他們一起順利的把手臂接上。接上電源後,馬文的手指伸長後收縮,剩下最後一個部分要接上。

『這就是他美麗的臉,』停留驕傲的說著,手上拿著改裝後的馬文頭部。圓形的臉上下各有黃色的拱形塗漆。『剩下的就是最後的編譯,完成後我們就能立刻啟動電源。』他小心的鎖上頭部後往後站。『所以...誰要先啊 ?』他看著團隊裡其它的五名成員。

『我來吧,』佛萊切自願『給這個...大傢伙一點醫學知識應該沒問題吧。』

『或許你也可以給他嗜甜成癡的個性。』阿列奇開玩笑的說著。

『嘿,這又沒有害到人,』佛萊切在走向電腦時這麼說著。

『說到這個,你剛剛有提到「生日」對嗎 ? 我們應該立刻準備一些蛋糕和冰淇淋才對 ! 』他邊說著邊被自己的笑話逗笑了。

『好啊。你只要用你的密碼打開這裡Iris計畫的檔案,』停留指著螢幕上的一點『系統會做完剩下的工作。但如果你要自己來的話,就從這裡加入你想加入的元素吧,然後放到這。』她指著一個有著【個性】標籤的區塊『玩的開心點啊。我們正在創造一個生命呢 ! 』停留開始收拾她的工具,帕克特也加入她。

『我想你應該加入了一點保險措施以防某些事情發生,』她偷偷說著

『他是辦法被駭入的,如果你想問的是這個的話,小帕』停留向她保證,然後把焊接器收起來。

『我要說的不是這個。』帕克特的表情露出了深沉的擔憂和猶豫。

『你真的不相信她,是嗎 ?』

『你就相信 ? 薩莫斯是邊境裡最棒的天體物理學家。她發生的事情完全沒道理。我只是想確保我們做足了準備,他可是要用來拯救邊疆的,對吧 ? 我們得讓他真的這麼做。』

『你想到什麼了嗎 ?』

『你還記得漢蒙都怎麼說嗎 ?』

『永遠都要有個故障保全機制』停留說著『對啊...你看看他後來怎樣了。』

『記住這點好嗎,我只要求這個。』停留看見帕克特眼中的痛苦後點了點頭,然後走向其他人。德嘉度正在熱情地敲打鍵盤。

『我要讓他愛上獵獸 ! 還有音樂 ! 還有愛上...愛情 !』

『好唷,或許也可以丟進去一些你的物理天才因子 ?』停留建議著。『那隻馬文在提煉室裡面會需要能夠定位方向的,他要生存的話,會需要德嘉度的知識。』

『我知道了,停留。真是刺激 ! 』

阿列奇感受到了房間另一邊帕克特的擔憂,走向她。他把他的大手放在她小小的肩膀上。小聲地說著。

『你這樣繼續擔心下去會鬱鬱而終的,兄弟。』

『總比葬送整個邊疆的未來好,我只希望能給小盧克一個美好的未來。』

『他能有你真的非常幸運,不過大家都很幸運。因為你會拯救邊疆的,無論如何。我非常確定。』

『謝謝你,阿列奇。』

『說到小孩,輪到你了。這個小探路者會需要你的一點機智個性,你認為呢 ? 』他微笑著。

她咯咯笑著『好啦好啦。』她走近電腦後心情也放鬆了一點。
幾個小時候,計畫就快要完成了。阿列奇、帕克特、佛萊切、德嘉度、謝利、里德、還有紐特擠在停留的身邊,等著他完成編譯程式。就在他快完成時,帕克特阻止了她。

『等等 ! 紐特,你有加入什麼東西嗎 ?』

『他不需要加入任何東西。』里德搶先發言。

『他自己可以回答我,里德。他就跟你一樣是這個團隊的一員。』

『去吧,夥計。加入一點東西,』停留站離電腦一步。紐特笑了笑,便開始打字。

『很多我想給的都是我媽有的特色,不過我想應該大部分都有在裡面了,但有個特質對媽媽很重要 : 她愛她的朋友們。這對我也很重要,你們都是我的朋友。尤其是你,里德博士。』

紐特看向她『你總是在我媽需要的時候幫忙她,就像這隻馬文會幫助邊疆一樣。』里德盡全力的擠出微笑,但最後她只是快速的點了點頭。

『謝了。』她帶有猶豫地說著。

『看起來不錯 ! 』德嘉度大叫著『現在該是叫醒他的時候了 ! 』

『我想大家都有輸入點什麼了,』停留做出結論『除非...』她看到帕克特擔憂的眼神後看向里德。

『我想我們已經加入了很多東西。』里德說。

『對啊。』帕克特緊接著說。

『噢拜託。我們都是團隊的一員啊。有沒有一點東西啊 ?』紐特拜託著,然後,里德吐出了象徵失敗的一口氣,快速的走向電腦,按下了一個按鍵後便快速地離開。團隊成員紛紛擠在螢幕前,想看到她打了什麼字。

『你認真 ?』停留問。

『還真是用盡了你的力氣。』帕克特嘲諷著。

謝利幫里德護航『這我喜歡,簡潔有力。』

『大功告成,兄弟們,沒有什麼能夠比這個還要振奮人心了。』阿列奇笑著,拍了拍螢幕的頂端,螢幕裡顯示的是一個黃色的微笑表情符號。

『我們好了沒 ? 可以叫醒他了嗎 ? 』德嘉度渴望的問著。

『我們準備好了 ! 』停留回答,然後開始敲打著鍵盤。『再給我幾秒鐘。』電腦接上電源後,馬文接上的纜線開始冒出火花。他的各個部位開始依序啟動 : 首先是手臂,再來雙腿,最後則是頭部,頭上的獨眼散發著淡淡了藍色光暈。
接下來,停留取下了螢幕和小鍵盤,把五條電線收集起來後,整齊的放進中空的胸部裡。就像最後一塊拼圖般的完美嵌入。她握緊螢幕前的黃色把手『開始囉 !』

將把手向後一拉,所有部位都鎖定了。團隊成員都圍繞在桌子旁,期待著。停留打開了開關,啟動了馬文,房間充斥著嗡嗡聲。每個部位依序動了起來,在一個大聲響過後,馬文坐在桌子上說話了...

『誰不喜歡吃冰淇淋 ? 每個小孩都愛冰淇淋 ! 』他的聲音聽起來很活潑。就像小孩一般。

『唉呀,好像放了太多佛萊切的元素。』停留在調整胸前螢幕時這麼說著。

『這應應該就可以了。』馬文移動自己的頭,看向房間的四周,然後聚焦在八個人類身上。

『你們是誰 ? 』他的螢幕啟動後,顯示了一個問號。

『我們是你的創造者,』德嘉度大力的微笑著說道。胸前螢幕在一瞬間從問號變成了黃色的大笑臉。

『你好,創造者們 !』

VRTV-3 : 資料
日期 : 2658年12月25日
地點 : 奧林匹斯

『條條大路通布拉提恩 ! 』德嘉度大叫著,打開了一瓶香檳,香檳噴在她的同事—謝利的身上,『唉呀,抱歉 !』

他舔了舔嘴唇旁的飲料。『嗯 ! 真好喝 !』他高興的說著『嘿 ! 如果每次完成一個案件後我就得泡在香檳裡的話,那就來吧 ! 我們開喝 !』他遞出他的杯子讓德嘉度倒香檳,其它的成員也跟著一起。大家在指揮中心裡圍成一圈

『帕克特,要不要說幾句話 ? 』停留建議著。逗趣地碰了下她的朋友。

『對啊兄弟。讓我們聽聽看。』阿列奇高舉他的酒杯,但不是所有人都很興奮地想聽到她說話。

『是啊,我們來聽聽看我們無畏的領導者要說什麼。』里德諷刺的說著。

帕克特聽見了里德的評論,但這不影響她。她走到了能綜觀提煉室的窗戶前。

『我想我們還少了一個團隊成員,你們怎麼想 ? 』她說著,按下按鈕打開了通訊儀器。『小探,聽得見我們嗎 ?』

『嗨 ! 創造者朋友們 ! 我可以聽得見你們,你們聽起來很棒,』探路者在提煉室裏面回答著。他已經在裡面工作了十個小時,他的幫助成功的完成第一批的布拉提恩。

『把他顯示在螢幕上吧 ! 』德嘉度開心地跑向他的工作檯,打開了打開了窗戶上方大螢幕的視訊系統。『真是刺激 ! 』

『真是刺激 ! 』探路者現在能看見大家後,也跟著這麼說。

『完美 ! 』帕克特高舉她的酒杯。『謝謝你們都相信這個計劃—都相信我。但我們也別忘記瑪莉‧薩莫斯博士,還有她的兒子。』她看向年輕的紐特,他正擦掉百感交集的淚水。『是她與佩克的努力,讓我們能夠聚在這裡製造第一批的布拉提恩。其中一批將會不只是結束危機,也會供應邊疆數個世代的電力。我們今天拯救了許多生命,如果這樣還不夠的話,我親自謝謝你們每一個人的貢獻。』她環視房間四周,最後落在里德上。『就連你也是,里德。我們不要忘記製造友善馬文的主意是你想的。』

『我是友善的馬文 ! 』探路者說著。里德翻了翻白眼,然後看向自己的手錶。

『是的。我們可以做正事了嗎 ? 拯救邊疆 ?』

『前往邊疆 ! 』帕克特歡呼,敲了敲酒杯後便坐在她的工作檯前。『好了,大家去你們的工作檯。』團隊們解散,各自回到他們的工作地點,準備運送布拉提恩。

謝利確認著『探路者,你還能在裡面多待幾個小時嗎 ? 我們可以做出第二批。』

『我可以的。我會回去工作,這真是有趣 ! 』探路者關閉螢幕後便回去他的工作崗位。

『我今天早上打了一通電話給佩克,她正在等待第一批的運送。』帕克特伸出她的右手讓感應器掃描。螢幕變成綠色,然後顯示出幾個字「等待配對」。

『好了嗎 ? 停留 ?』

『你知道的。』停留走向她的工作檯然後將手放上感應器,螢幕上的字轉變成「配對接受 : 瞬移跑者啟動。」

『里德博士,封鎖倉庫然後準備—』

帕克特停下來,感到十分疑惑『該死,里德去哪了 ?』她看向四周,發現兩名成員失蹤了。

『等一下,紐特去哪了 ?』她這麼問著,然後跳離她的座位。就在這時出口的門被打開,在她能夠開口前,里德走進來,後方跟隨數名重裝警衛,持有自動武器、刀、劍、和鎮暴工具。

『我想現在不是問那個問題的時候,帕克特。』她奸笑著,揮舞著手中的手槍並瞄準博士。帕克特快速的將手靠向感應器,啟動了緊急封鎖模式。燈光暗了下來,換成紅光照耀著房間。

『呃...你們就一定要玩這些小把戲嗎 ?』里德抱怨著,然後走向帕克特,用手槍重擊帕克特的頭部,使她失去意識。

帕克特十分鐘後醒來,發現她和其他的成員都在房間的角落,數名武裝警衛包圍著他們。里德彎腰在一台電腦前,試著突破帕克特啟動的安保措施。

『為什麼我們不能直接把它關掉 ? 』她生氣地對著警衛大吼。帕克特看向停留,小聲的對她說

『現在的情況是 ? 』她更靠近了一點『發生什麼事了 ?』

『安靜,』停留小聲地說『她正在突破封鎖,但她得先知道她需要有配對。』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 』帕克特問著,按著她頭上的傷口。

『她一定是買通了小隊』停留這麼猜想。

『那不是阿多尼斯小隊。我知道IMC,他們是很殘忍,但不是像這個樣,這些是傭兵,』佛萊切補充『那些標誌—是頂尖獵殺者。』

『那小隊發生了什麼事 ?』停留問

『他們在設施外圍守衛著,大概是被分散注意力了』謝利說道。

『她一開始就是這麼計畫著,』帕克特做出結論。但她的細語引來里德的注意。

她轉身,來勢洶洶地走向她的前同事『看看是誰醒來了啊。歡迎來到你的噩夢,帕克特。』

『我就知道。我一開始就知道。妳殺了她,對吧 ?』

『我沒幹這事。』

『最好是。妳殺了薩莫斯,妳在自己和邊疆無辜大眾之間選了自己的利益。』

『無辜 ? 拜託,邊疆充斥著戰爭和貪婪。他們只在乎自己的利益。我只是在照著遊戲規則。』

『妳跟紐特說了嗎 ? 她人在哪 ?』

『他不是這個計畫的一環。不再是了,我已經處理好他了。現在,就只剩下我們了。我猜只有一條路 : 我的手和你們其中一位的。所以會是誰呢 ? 』她走在排排站的團隊成員旁邊『誰要讓我進入系統呢 ? 』她走到工作檯後把手放在感應器前『誰想跟我玩個遊戲啊 ? 』團隊們面面相覷,不確定有沒有人會自願提供配對以解除系統的封鎖,然後打開倉庫的進入權限。

在知道沒有什麼選擇的餘地後,帕克特挺身而出。

『里德博士,』她說道,忽略所有其他同事的抗議,只有一個停留給了帕克特一個安心的眼神和快速的點頭。

『真有趣,我接受這個提議。』里德同意。向後站了一步,空出感應器的空間。

『沒什麼提議。』帕克特笑著『妳什麼都拿不到,里德。』

『真是振奮人心。』里德靠近帕克特,將其它傭兵推到一旁『但幸運的是,我不會先問,我直接拿。』她迅速的拿起傭兵的佩刀,然後切下了帕克特的右手。里德接住了半空中的手。帕克特倒在地上,痛苦的尖叫著。里德把那隻了無生氣,血淋淋的手放在感應器上。

房間的燈光恢復正常。所有的防爆門都被打開,通往倉庫的橋樑也被接上。『把其他人都帶上來,讓剩下的那個流血到死。』

『妳這賤人。』帕克特說著。

里德大笑著『對啊,大概是吧。』

她等其它傭兵把科學家都帶離房間後『很高興與你共事,帕克特。』在離開房間以前,里德朝門旁的控制器開了一槍,讓門關上並鎖上。

孤單一人,帕克特掙扎著,找到了止血帶後綁在手臂上,然後做出了應急用三角巾。她爬向通往倉庫的門,試著啟動控制面板,但損壞的太嚴重,門已經被封死了。她靠在門上,喪氣地坐著。流失的血越來越多,她的眼皮開始變得沉重,但她吃力忍受疼痛,看著房間四周有什麼可以利用的東西。任何選項、任何點子、任何希望。

叩 ! 叩 !

這個聲音吸引了帕克特的注意,她看著提煉室的窗戶,一隻金屬手指從另一邊敲擊著。

『嗨,朋友,你還好嗎 ?』探路者好奇地看著他的創造者。

『探路者 ? 』帕克特說著,不確定她看到的是真是假。『是你嗎 ? 』用盡腿的所有力氣,她靠著牆站了起來『你還好嗎 ? 』她邊問著邊走向窗戶。

『是的,那你呢 ?』

『不,發生了一些壞事。發生了很嚴重的壞事。里德博士...她封鎖了整個設施。等等,你是怎麼出來的 ?』

探路者看著他胸前的螢幕,上面顯示了幾個字「故障保全機制啟動」。

『停留...他把你做成故障保全機制。你可以覆蓋所有的指令—這也是你能出來的原因。』帕克的在理解到故障保全機制能夠做什麼以後,快速的思考著。『你不需要另一個配對。她真是個天才,她也知道里德在暗中計畫著什麼,但是什麼呢? 為什麼?』

就在此時,自動語音響起,充斥著整個設施【瞬移跑者啟動】

帕克特拼湊著來龍去脈『不,她要用瞬移跑者,她要偷走全部的布拉提恩。我們不能讓她的計畫得逞,如果落入錯誤的人手中...任何人都能控制整個邊疆。誰都不能有這麼大的力量,這是屬於人民的。』

筋疲力盡,身上都是血和汗水。帕克特讓自己更靠近窗戶,和窗戶另一邊的探路者面對面『這個能量來源對我們的生存至關重要,但如果落入壞人手中,就會摧毀我們。我們需要你,你的存在就是邊疆能夠一同生存的證據。』帕克特自豪地看著他,將她剩下的那隻手放在窗戶上。探路者也模仿她做出一樣的動作,但當他這麼做時,一個使用者介面顯示在窗戶上,上面顯示著幾個字「站點自毀權限轉移」

『你是我們的探路者。我們為了一個偉大的理想而打造了你。』

『那你怎麼辦 ?』他擔憂的問著。

『我不會有事的。我會去找人幫忙,你必須阻止她,明白嗎 ? 』

『是的,我明白。』

兩位各自將手從窗戶上移開,啟動了自毀機制十五分鐘倒數,打開了指揮中心通往外面的門。

『祝你好運,朋友。』帕克特說著,眼睛充滿希望的淚水。

在倉庫裡面,十二位傭兵正準備運送布拉提恩。這個倉庫非常巨大,有幾百個150多公分的容器,貼著【布拉提恩】四個字的標籤。其中一端有一座連接著通往指揮中心的橋樑,另一端則是600公分高的中空圓環,中間有散發著藍光的能量—這就是瞬移跑者。
在瞬移跑者的入口前是個矩形的金屬板,在更之前有一台電腦控制台,控制台前站著里德。

『是的,我們調整了瞬移跑者。它有足夠的能量抵達你們那裡。』她對著一個通訊設備說道。

『我們收到款項了 ? 很好。』她結束通訊後看向了傭兵『開始行動吧。瞬移跑者就快完成暖機,把起重機準備好。』

傭兵們上前去操作起重機,將其移動至其中一個布拉提恩容器。等到啟動後,起重機將會自動把容器放置在送往瞬移跑者的輸送帶上。里德走到平台的另一邊,團隊的其他成員就在那裏跪著,有更多的傭兵看守著他們。

『所以,你們全部都是天才。但誰能夠幫我增強這個機器的距離啊 ? 有人嗎 ? 』她愉悅的問著。

『去死吧。』謝利叫喊著。

『你在這裡工作的時間比我們都還長—動動你天才的腦袋自己想一想。我們不想再幫你作弊。』

『拜託..作弊是勝利的唯一手段。不管你們有沒有選擇抵抗,勝利終會是我的。』

里德命令一位傭兵跟隨她『你,過來。找到方法增強距離,這東西可是要運到鐵網星。』

『鐵網星 ? 』阿列奇笑了。『你在開玩笑吧,兄弟 ? 你沒辦法送到那麼遠的。』

『你會失敗的。』停留自信的說著。

『哦 ?』里德輕鬆的走向停留,彎下腰面對她『你知道,我得感謝你。是的,雖然花了比預計還要長的時間,但沒有你的幫助,我就沒有辦法把那個黑洞石頭變成能源。還有帕克特,忘不了她。我很高興她決定助我「一臂」之力。』停留吐了一口口水在里德臉上。里德則將她踹倒在地上,但在她能夠繼續傷害她前,倉庫的燈光熄滅了。瞬移跑者完全停止運作。

『現在他媽的是怎樣 ?』里德的吼叫聲迴盪在倉庫裡。

『嘿 !』一個傭兵從另一端叫喊著,隨著之後便是槍戰的聲音。

『安德森,回報狀況!』里德的命令並沒有獲得回覆。『去那邊看看。』她命令周遭的其餘幾位傭兵。

『那裡 ! 我看到了東西。橋上那邊』一個傭兵疑惑地指著。

在黑暗裡,里德仔細看著,直到看見一個高高的物體輪廓,有著四方的形體。她知道那個輪廓是誰。

『那只是隻馬文。』其中一個傭兵笑著說。

『故障安全機制。』停留小聲地說著,但還是被里德聽到了。

『故障安全機制 ? 你做了什麼 ? 』里德生氣的對著團隊吼著,之後對更多傭兵下命令。

『把那該死的東西殺了 ! 殺掉 !』但每個人在能夠拿起武器之前,就被兩發快速的射擊給擊倒。里德的眼睛看向一個又一個平台,搜索著馬文的蹤跡。

『故障安全機制...誰有故障安全機制呢 ? 』她碎碎念著。情況一片混亂,里德打算自己處理事態。

『少校,我去重啟瞬移跑者。你趕快叫來支援然後殺了那隻馬文 !』她命令著,打開手電筒後跑向控制台。

停留對佛萊切笑著『幸好你把你的戰鬥經驗加進去他的程式裡,對吧 ?』

『閉嘴 !』里德從另一個平台上大吼著『他們為什麼在講話 ? 你們為什麼允許他們說話 ?』里德衝向看守團隊的傭兵們,拿起他的劍指著團隊其中一個人『他們不准說話、不准眨眼、不准做任何事,如果他們做了,就開槍,如果你不開槍,我就會,然後我就會殺了你。懂了嗎 ?』傭兵點了點頭,但這項命令讓阿列奇大笑。

『你認真 ? 不能眨眼 ?』他的笑聲漸漸淡去,轉變為嚴肅的語調『他會找到你,然後他會殺了你,不論如何。我就會這麼做,而他有我的一部分。』

『我說過不准眨眼。』里德舉起她的劍準備攻擊,但一發子彈把手上的劍擊落,然後射殺其中一位傭兵。從起重機的鉤鎖擺盪過來,探路者忽然現身然後把里德撞到平台的另一邊。阿列奇站起身來,抓住另一名傭兵,然後將他丟過平台的柵欄。他拿起地上的一把槍然後幫助其他人。

就在那時,燈重新亮起,瞬移跑者也重新啟動。

『她跑去哪裡了 ? 』停留注意到里德的消失後問著。傭兵們的槍戰令整個房間充斥著子彈和煙霧。

『我們會拖住他們,兄弟,你趕快把那東西停下來。』

『好的,先生 !』探路者比了個讚的手勢後然後跑向平台處的控制台,把路上的幾位傭兵都揍倒。『抱歉,朋友。但你得離開這裡。』

有些流彈擊中了探路者,但幾乎沒有傷害到強化過的金屬機殼。當他抵達控制台時,螢幕上面寫著「目的地: 鐵網星—能量超過安全標準。」他的右手伸出一個裝置,接上控制台後嘗試關閉瞬移跑者,瞬移跑者在這時抵達最大能量。

『瞬移跑者—準備運送』

『把它關掉 ! 』停留對著探路者叫喊著,同時用步槍擊倒她面前的一位傭兵。

『你必須把它關掉 ! 你聽到了嗎 ? 小探,你得快點 !』聽見那些正掙扎求生的創造者們,探路者難以專心。聲響大到足以讓人耳聾,他看到停留沉默地看著探路者,兩發子彈射穿她的胸膛,接著又是兩發。她倒在地上。

『停留 ! 』阿列奇往一位傭兵臉上揍了一拳後,衝向戰場幫助她,但為時已晚,她已經死了。

探路者,像個金屬雕像一般呆著。看著他的創造者在他面前死去,沒辦法對此做出任何事。他的胸前螢幕一直運算著,嘗試找出正確的情緒但無果。直到阿列奇將停留抱在懷裡,流下了眼淚後。探路者的螢幕停下動作,模仿著他看到的景象,顯示一個不同於以往笑臉的哀傷的藍色表情。

『真是可惜,他們所有人裡面我最不討厭他。』里德把探路者的注意力拉回了控制台『這一位 ? 倒數第二不討厭的。』她說著便把劍抵在德嘉度的脖子上。『別想再玩遊戲,離開控制台,不然我會讓小德嘉度—變得更小隻一點。』她握緊劍,把劍更靠近德嘉度的脖子。

『那是我的朋友。』他求情著。

『拜託...沒有人是你的朋友。你只是個機器。沒有人會在乎機器。沒有人愛機器。你跟那個瞬移跑者沒什麼兩樣。你只是個馬文,我們利用你,完成後便會關閉你的電源,你什麼也不是。現在,我再說一次,離開控制台。』

德嘉度的脖子上滲出了一點鮮血,滴在她白色的實驗袍上。天人交戰的探路者慢慢的離開控制台,羞愧的低著頭,直到...

『我...』恐懼的德嘉度試著說話。

『哦,你想要試著說什麼嗎 ? 真可愛。』里德說著,把劍拿遠了一點。

『我—』她深呼吸『愛他 ! 』她用手肘攻擊里德的腿,使她失去重心『他也並非什麼都不是,他是我的朋友。』她用頭槌向里德的腹部,掙脫開來。探路者抬頭並看到這個攻擊的機會,把里德手上的劍擊落,劍掉出平台。

『你殺了我的朋友。』他靠近里德,把她舉起後丟向平台的另一邊。『我認為你犯了一個錯。』他生氣的這麼說著,螢幕逐漸變成紅色。

『確實。我不該創造你,馬文。』里德重新取回平衡感。

『我認識我的創造者們,你不是其中一位,朋友。』他停頓了一下後繼續『你甚至不是我的朋友。』

『你他媽說的沒錯。』她快速的抽出手槍射擊探路者,讓他的腿失去作用。

『看吧 ? 我剛剛說了什麼 ? 只是個機器。』他掙扎著用一隻腿站立,里德繼續開槍,打壞了他的右手臂。

『好在我有研究過你的藍圖,機器。』火花飛出,在里德走向他時,他的身體開始抽搐。里得用手槍瞄準他的螢幕『不要怪你自己,怪他們。』她朝前同事們的方向擺了擺頭。他們仍試著阻止傭兵。

探路者看著每個創造者都努力掙扎求生,但傭兵的火力逐漸佔了上風。

『他們就是你,你就是他們。真可惜你沒有更多我的元素,或許那會讓你成為一個—』

噗哧 !

里德的瞪大眼睛看著她的胸部,劍尖從她的胸部刺出。她試著講話,卻說不出一個字。她倒在地上,站在她後方的是拿著劍的帕克特。

『一個賤人 ?』帕克特說著,完成里德想要說的話後,便幫助探路者站起來。

『朋-朋-朋友。』他透過些微故障的電腦音說著『我們贏-贏了嗎 ?』他看著其餘的創造者,他們都在剩餘的一位阿多尼斯小隊成員—指揮官艾爾史東的幫助下成功的擊倒其餘的傭兵,艾爾的頭上纏著繃帶。

『帕克特博士,這就是所有人了。你的命令 ?』他問著,但有個虛弱的笑聲回答著他。

『哦...是嘛 ? 』地板上正在失血的里德把自己拖向欄杆,邊笑邊咳出鮮血。

『她現在在說什麼 ?』謝利問,加入了帕克特和探路者,其他人也跟上。

『我不知道,指揮官 ?』帕克特看向軍人等待解釋。房間充斥著凝重的沉默。

他手指放在嘴唇上,他們謹慎地聽著直到...

『把這裡封鎖 ! 』指揮官史東大叫著,幾秒後倉庫的另一端朝此處射擊,他也朝橋的另一邊入口處回擊。其他人加入後,帕克特走向控制台並啟動了保全封鎖。防爆門擋住了入口。

『你絕對沒辦法活下來的』里德挑釁著帕克特。『尤其是現在。』她看向倒在地上,已經被射殺的指揮官史東。

『兄弟們,我不知道會怎樣。』阿列奇舉起武器瞄準著防爆門,防爆門開始傳出撞擊的聲響,他開始顫抖。

碰 ! 碰 !

『我不知道那道門可以撐多久』佛萊切說著。門開始晃動著,突出幾道凹痕。

『探路者,還剩多少時間 ? 』帕克特問著,其它的成員紛紛疑惑的聚在探路者的身邊。

一瞬間,他的螢幕顯示出了倒數計時畫面 : 「00:05:13—故障安全機制啟動」隨著時間的倒數,門的撞擊聲越來越大。團隊們面面相覷,不需要任何回應,他們便知道該做什麼,在倒數計時還有五分鐘以前,他們的恐懼轉變成接受犧牲的心態。

『你們寧願死也不要給出布拉提恩 ? 』里德大笑,盯著他們『你們全都是...蠢蛋。』她的脖子開始抽搐,眼睛隨著生命的流失逐漸沒了焦點。

『其實,我們不需要放棄。』探路者插話。

『你想說什麼,小探 ?』帕克特問著。

碰 ! 碰 !

防爆門開始出現裂縫。

『瞬移跑者』他顛簸著走向在控制台的帕克特。『里德博士把範圍延長到足以抵達非常遠處的鐵網星。』他開始重新編譯瞬移跑者。

『但只要重新分配能源,我們可以同時指定邊疆附近的所有星球。』

『瞬移跑者能源重新分配。新目的地 : 慰藉星、蓋亞星、普薩瑪忒、塔羅斯...』廣播聲繼續列出邊疆裡所有的星球。

『看吧,我們全部都能逃脫,我們都能存活下來。』

『我們不行,但你可以。』德嘉度指出。

『嗯,她是對的。』帕克特確認『人類無法在那樣的相移狀態下存活,但你—你做的到。』

『一個人 ? 』探路者疑惑的問著。

碰 ! 碰 !

『我們快沒有時間了 ! 』謝利警告。

『我不想要說再見。你們是我的朋友,沒有你們我會很難過。』

『你永遠不會失去我們,你也永遠不會是一個人。』帕克特說明『里德說對了一件事—你是我們所有人的一部分,永遠都會是。』

『確實。』德嘉度補充,她站的直直的,不流一滴眼淚,抓住了帕克特的手。『透過你,我們會永遠活下去。』

『這就是你特別的地方,兄弟。你有著天才和我們的善心—要我說的話你散發出的光芒可亮的很。』阿列奇站在德嘉度旁,接著是佛萊切和謝利。

『停留也是。』帕克特笑著『她也活在你的心中,我們可不能浪費這機會。邊疆需要你—去拯救他們吧。』

探路這的螢幕顯示出黃色的大笑臉,他把手放在控制台的感應器上,開始運送。一個接一個,布拉提恩容器被瞬移跑者拉進去。

碰 ! 碰 ! 匡啷 !

傭兵們突破了防爆門,但團隊們不為所動。子彈朝著瞬移跑者射擊,探路者就定位,他看向後面的創造者們,他們都露出了驕傲的神情。

『我們愛你,朋友。』帕克特笑了。

『我愛你,我的家人。』探路者向他們揮手,跟著最後一箱布拉提恩,被瞬移跑者給吸入。

『瞬移跑者運輸完成。』

團隊成員看著藍光逐漸散去,留下中空的洞。直到傭兵們衝上包圍著他們。

『抱歉兄弟們,但我想你們已經太晚了。』突然間,遠處的爆炸聲響越來越大『也有可能你們剛好趕上。』就這樣,爆炸撼動整個奧林匹斯,點燃提煉室裡面的布拉提恩,導致毀滅性的破壞。

一箱箱的布拉提恩隨機出現在大都市、城鎮,還有其他星球。沒有任何解釋,只有非常少的人知道它們的由來,但沒有人知道它們是怎麼出現的。那些勇於犧牲自我的人們的生命殞落,但邊疆被拯救了,全都多虧團隊的勇氣和才智,還有一隻看重希望、愛、還有仁慈的馬文。



*Iris計畫的團隊(由左到右) : 柯南·謝利博士、艾蜜莉·帕克特博士、紐特·薩莫斯、米莉·德嘉度教授、探路者、阿列奇·直布羅陀教授、安納史塔西亞·奧利維亞,代號【停留】博士、未知、亞門·佛萊切博士。



探路者 : ...
布里斯克 : 喂,你他媽是關機了還是怎樣 ?

探路者 : 我辦到了。
布里斯克 : 你殺了他們 ?

探路者 : 不,我救了他們。我救了大家,我找到了我的創造者 !
布里斯克 : 很好,你想要什麼—雕像嗎 ? 你拿到你要的了,現在給我離開。

探路者 : 非常謝謝你,朋友。我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我終於知道是誰創造了我。我終於知道我從哪裡來。這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多虧了你。
布里斯克 : 好,繼續戰鬥,小子。

探路者 : 好喔 ! 我等不及要告訴我所有的朋友了 !
布里斯克 : 欸 ! 還有一件事...你有沒有找到...? 唉算了。

探路者 : 什麼 ? 我有沒有找到什麼 ?
布里斯克 : 其實,我,呃...

探路者 : 告訴我 ! 難道除了那個晶片以外還有更多故事嗎 ?
布里斯克 : 只有一個小細節而已。但你何不把你的錄音器關掉 ? 這件事就我們兩個知道就好。

探路者 : 好喔,我關掉後你會跟我說—


探路者記憶記錄檔 : 旅程的終點 !

我辦到了 !

我的旅程終於結束了 !

感謝我的新朋友布里斯克,我了解到所有跟我過去有關的事。我的創造者們似乎都非常驚人也非常聰明也非常驚人。我也幫助他們拯救了邊疆 ! 我總是覺得邊疆和我有著特殊的關聯,但我從來沒有想過我的重要性有這麼大。

我記得很久以前我從倉庫醒來時,我不知道我是誰或我的職責是什麼。我猜我可能是在使用瞬移跑者後,傳送到慰藉星時過大的衝擊讓我的紀錄檔損壞了。而且看起來,由於那場爆炸事件後產生了那個在奧林匹斯的超級相移裂縫,那段時間的所有事物都還是感覺如此模糊,但我還記得當時,我醒來看看四周時,我感覺就像在家裡一樣。不論我在奧林匹斯當廚師,在馬爾他當偵探,或是在慰藉星參與競賽時—我仍然感覺像在家裡。只是一個家就要有家人...但我沒有家人。

我獨自一人...

但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我所有的搜索、所有的戰鬥、所有的所有。

就像我從惡靈身上學到的一樣。她說你在這世界上的所作所為都會回到你身上。雖然對她來說,她想表達的是她的壞同事的壞事,但這句話也可以有好的含意。我認為我總是很善良、對別人很好,也因為這樣,這個世界也用善意回報我。我旅程中的每個人都對我非常好。天際線才剛認識我沒多久,但她也毫不猶豫地幫助了我,她告訴我許多她的事情。

就連亡靈也幫了我...我認為啦 ! 想到這個真是又傻又好玩,也有點恐怖,但也因為亡靈試著嚇我,和告訴我總是會有人無緣無故會想阻止你,才讓我有勇氣面對另一個恐怖的人,布里斯克。
至少我是這麼想的,我的朋友邦加羅爾、蘿芭和辛烷會把這稱作「觀點」。每個事物都有不同的觀點。每個故事都有不同的切入點、視角。比如說華森小時候以為她看到了鬼魂,但其實那是惡靈 ! 生命充滿了許多這樣子的小細節,當你把它們都拚湊在一起時,你就會知道你的身分,和你的能耐。

我的旅程告訴我這些事,我的創造者們在我的程式裡放入了這些小細節。例如我愛冰淇淋這件事,還有我愛友誼這件事,甚至是我的黃色大笑臉—都是因為我的創造者們。他們或許不在世了,但他們會永遠活在我心中。這也是為什麼我還會顯示黃色大笑臉。當然,我還是很愛、很想念他們,但因為我的朋友們,我得以認識他們。這也是最重要的。
幻象(我最好的朋友)也說了一點有關的事,當他失去他的兄弟時,他和他美麗的母親都很難過,但他們一起...找到了方式面對這件事。

我認為重點就是—同心協力。我或許是一個人開始這趟旅途的,但結束時我並非孤身一人。我和朋友們一同完成了。直布羅陀會說是「兄弟們」,他都這樣叫大家,也對大家一視同仁,因為他重視生命。
尋血犬也一樣 : 他們用榮耀和自豪對待所有生命。我的所有朋友們都因為非常重視我而願意幫我忙,也讓我感到自豪與榮耀。他們都希望我能成功。蕾帕特指出了這點...我很高興她這麼做,因為我差點就讓大家失望了。

但我不能這麼做,不能這麼對待大家。

在競賽裡,我們或許會針鋒相對,但競賽以外...我們不一樣。就連腐蝕和暗碼士—他們兩個的關係跟「朋友」一點也沾不上邊,但我有機會能跟他們同時聊天 ! 而且他們也沒有試著要殺掉對方。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他們發現對方可能是兄弟之類的(我也不太確定發生了什麼事),但無論如何,他們兩位都幫了我大忙,他們幫助我了解我的故事。他們所有人都幫助我找到了我的創造者們。

- 艾蜜莉·帕克特博士
- 柯南·謝利博士
- 阿列奇·直布羅陀博士
- 亞門·佛萊切博士
- 安納史塔西亞·奧利維亞,代號【停留】博士
- 米莉·德嘉度教授
- 紐特·薩莫斯
- 當然,還有艾許莉·里德博士—就算她很邪惡而且還殺了我所有的創造者們

我真高興我找到他們了。我真高興能知道他們是誰。因為就像生命線在第一天告訴我的,他們幫助我了解到我是誰。是這趟尋找創造者的旅程讓我知道真實的我。這些偉大的人們給了我生命,給了我目標,現在他們讓我了解到我人生中一直最想要的一個東西。

我的創造者們幫我打開了通往我真正家人的那條路。那個我一直都擁有的家人。

我愛的我的家人,我也等不及要告訴他們我的故事了。

真是刺激 !


-任務完成-

> 儲存記錄檔...
> 關閉內心獨白...
> 歸檔資料...
> 計畫關閉.



終於...在今年以前全數翻譯完畢了...
沒想到這個翻譯工作竟然會長達半年以上(雖然大多數時間都在偷懶),而且遊戲裡面也已經有了不少書本內有關的資訊,但希望大家都還是能看的開心。

這一季艾許的身世就跟最後一章有關,雖然吃書吃的有點嚴重,比如說書中的艾許是在倉庫裡死掉的,緊接著就是自毀系統的爆炸。但預告片的艾許在某一個時間點就被傭兵運送出去,而且還脫離了爆炸範圍,不然艾許應該會被炸到沒有可以拿來變成複製品的部位。

這部影片的動畫就是在講述最後一章的,其實也可以把這個影片當作正史,書中有衝突的部分就算了。

再次感謝大家對翻譯這本書的支持,也感謝你們的耐心等候。
下次還有書的話我應該不會再翻譯了...累死XD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