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3
GP 1k

探路者的真相 中文翻譯 ──【第八章 - 富與貧】

樓主 瑞Man leon860311
第八章:富與貧

感謝梨子(`3´)幫忙翻譯!

探路者的日誌:第8天

我不確定尋血犬現在跟我是不是朋友,但我希望我們是。他[1]給了我很多關於"事件"的資訊:那一天,布拉提恩—新型的燃料讓邊疆從一場巨大、嚴重的能源危機中重歸穩定。布拉提恩為邊疆提供能源供給已經約一個世紀了。

[1]:他,原文They,對應尋血犬的非二元性別,但為方便翻譯,They將譯為他。

他還告訴我,他參賽的目的是為了讓自己的朋友布恩能進入英靈殿[2],如此一來,他們倆才能重逢。我雖為布恩的死感到傷心,但卻為尋血犬有個目標而感到開心,因為他就跟我有了共同點!就像我跟惡靈也有共同點一樣。他的目標跟我的目標很相像。

[2]:英靈殿,也被音譯為瓦爾哈拉,是北歐神話中給光榮戰死者靈魂的安定所,詳況見第七章:時光凝結,或是,中文維基百科:英靈殿

我不太了解布拉提恩,或是"事件"跟我的創造者有什麼關係,但尋血犬說羅芭·安德拉德可能了解一些,她收藏著一塊布拉提恩的晶體,也許待在那邊能讓我了解有關"事件"是如何影響邊疆的一切,也許還能了解到一些有關我的創造者的事情?

羅芭給了我它船艦的座標,就跟尋血犬提供的一樣。她人真好!船艦停靠在普薩瑪忒上的城市,馬爾他,嘿,我曾經在這裡工作過耶!當我快要到船艦的位置時,羅芭又給我發來了新座標,這好像尋寶活動,真刺激!為了找一個尋寶獵人而尋寶?

新的座標領我去了城市中的高端區,換句話說:嘖嘖稱奇。這裡有兩座山丘,山丘中間由一座滿是白金色的橋連接,橋上面建有餐廳和商店,我順著座標來到了一家橘色外觀的餐廳,有人在白色沙發上暢談暢飲,換句話說:多麼優雅!

我看到羅芭了!她在跟一個陌生人說話,但她看到我之後微笑著揮手,她看起來很開興,我很高興能和她做朋友!

線索區
  • 【切維斯】 -> 生命線父母經營的公司
  • 【邊疆的未來】 -> 一個可以改變未來的老舊實驗
  • 【博士 艾蜜莉·帕--[帕克特]】-> 華森的祖母,一位地理學家,死因不明
  • 【事件】-> 75年前有關布拉提恩的神秘事件
  • 【Iris】-> Iris計畫,2654年成立
  • 【阿列奇】-> 直布羅陀的祖父
  • [新線索]【布拉提恩】-> 能源危機的解決方案
自我鼓勵金句...搜尋中...1則結果

「仁者見之謂之仁,智者見之謂之智,你看到的便是你所尋的。」--約翰‧盧伯客 [3]

[3]:第一代艾夫伯里男爵約翰●盧伯克,英國著名科學家,對考古學,人類學等領域有巨大貢獻。名言原文如此:What we See depends mainly on what we look for.


嗨,朋友!

本名 : 蘿芭‧安德拉德
年齡 : 34
家鄉 : 無

羅芭:哎呀,看來我的下一個約會對象已經來了,和你相處得很愉快,但我想我們可能得再另找時間—

新朋友:嗨,機器人!有一段時間沒見了

探路者:,嗨,朋友。我還沒見過你呢,我叫探路者,你呢?

新朋友:你在,工三小?你難道忘了你的救命恩人嗎?是我,辛烷啦!

- 奧克塔維歐 · 席爾瓦調皮的笑容

本名 : 奧克塔維歐‧席爾瓦
年齡 : 24
家鄉 : 普薩瑪忒

探路者:哇喔,我沒認出你,畢竟我從來沒看過你的臉,你的面具不見了嗎?尋血犬不想拿下他的面具,但很顯然你並不在乎。

辛烷:你總得呼吸點空氣吧?不用?那起碼你的腿得能把人踢倒吧,朋友?哈哈!

羅芭:探路者是專門來拜訪我的私人收藏的,我可不想讓他久等了。

辛烷:欸你可別想唬弄過去。拜託~~~~,我只需要那東西一天就好,也就一瞬間的事情。

羅芭:我已經不知道說過幾次我是不會出借我的財物的。你出再多錢我也不會借你我的手鐲。

辛烷:你確定嗎?我家的保險箱裡真的有很多錢。就說說而已。

探路者:不好意思,朋友。但你要羅芭的手鐲幹嘛?

辛烷:為了一個特技,老友!不能暴雷,但特技內容有一個推車、一些被激怒的蜜蜂、一個,或五個手榴彈。現在我只差一個傳送器!剛好我的朋友手上有一個,你怎麼看?大老闆?

探路者:喔天哪,說這話可不好。

羅芭:我不會把它借給一個外國佬,席爾瓦。而且不會為了你的人生或你的金錢,現在,我們得走了。

探路者:對,羅芭要讓我看看他珍藏的布拉提恩水晶,然後再跟我講講這東西是怎麼扭轉邊疆的命運。

辛烷:你在說什麼?我不懂布拉提恩水晶還是什麼什麼的,但你想知道有關命運的東西嗎?那你得先享受人生,朋友,或是跟我這種人學習,因為我每一天都活得很充實,哈哈哈哈。

探路者:喔?任何幫助都是好的!你知道在"事件"之邊疆的命運嗎?

羅芭:哎,不....

辛烷:那什麼?不懂啦,但朋友,我知道一件事情:人生只有一次,你得讓自己活得開心。如果你無聊了,那一個像這邊的高端地方可能就能滿足你。

探路者:高端!換句話說:ㄗ—

辛烷:但你很快就會厭倦這種生活,相信我。慰藉星上有一座超讚的峽谷、蓋亞星上的瘋狂夜店,還有一些沒人知道的地點,比如塔羅斯的偏僻山嶺,你從山上摔下來過嗎,朋友?那真是太棒了,而以上這些只是我腦子裡想的一點點東西,你很無聊?想找點事情做?你得自己去找。

探路者:這不太是我想找 —

羅芭:哼,你覺得這個世界所有東西都可以用有趣跟遊戲四字解釋嗎?也不想想你過著怎麼樣的榮華富貴的私生活。

辛烷:喔,嗆喔老姊,如果你還要你想要的東西,那你應該對我好一點。

羅芭:我—你覺得這是怎麼回事?我很樂意聽看看。

探路者:我也是!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羅芭:聽好,機器人想知道的是布拉提恩和它所做的一切好事。佩克基金會?想起來了沒?

辛烷:...沒,我應該要記得嗎?

羅芭:不會吧,你想讓我相信席爾瓦製藥公司完全沒有在那分一杯羹嗎?還是你真的甚麼都不懂?

辛烷:你覺得我能知道我爸在打什麼主意嗎?不了,他連門都不讓我進。[4]

[4]:此處指的是機會渺茫,與他的家庭狀況無關連。

羅芭:...你真的什麼都不在乎,我一直以為"辛烷"是營造出來的,然而你總是讓我驚訝。 [5]

[5]:羅芭認為「辛烷」這角色的人設是席爾瓦本人刻意營造的,但席爾瓦本人就是辛烷,並無角色與個人之分。(類似Uncle Roger是角色,黃瑾瑜是個人)

辛烷:哈!朋友,你知道和一堆穿西裝的相處多無聊嗎?上次我爸拖著我去參加會議,我走出會場,徑直從橋下跳下去,只是為了一些刺激感。你懂嗎?我讓老爸和會計處裡大小事,否則我會無聊到死。

羅芭:你真的不知道你家族的錢從哪裡來?那可真是過著一種令人羨慕的人生。

辛烷:哈哈,想不到吧?

探路者:有人能解釋一下嗎?我還是搞不清楚。

羅芭:好吧,我也不妨在這邊說了,請坐。服務員,請再給我一杯,加多一點冰,謝謝。

除非你有人脈,否則邊疆中最保守的祕密就是布拉提恩了。在它剛被發現的時候,那些政商名流們爭先恐後的為自己弄來一批布拉提恩。它最終落入幾個不同的人手中,有些是仁慈的人物;索拉斯農業援助基金、新能源研究,甚至IMC手裡都有一些,但最重要的是佩克基金會,這是一個慈善組織,由奧林匹斯的創建者所造,她的名字叫莉莉安·佩克。據我所知,她可能是真心行善。她做的事情很多也沒有利益往來,真是稀奇。

探路者:哇!你知道的真多!

羅芭:知道那些富與權的人們在幹嘛,或一直在幹什麼?對我而言是最有意義的,更容易向他們推銷,或是為我的收藏添加一點新玩意。

探路者:所以布拉提恩透過結束了能源危機幫助到了許多人,對吧?所以這是件好事!希望莉莉安會感到驕傲。

羅芭:你可真是樂觀;沒錯,你說對了,我想蓋亞星如果沒有布拉提恩的話,遲早成為一片荒蕪。但這並不意味著所有人都是為了行善而想獲得布拉提恩。

幸好,邊疆最聰明、最有錢的人們對佩克巨大的項目網路進行了高額投資,當布拉提恩被找到時,水漲船高[6]。 一夜之間,他們都有了本金用於全力發展他們的業務,有些公司甚至壟斷了整個市場,當財團條約簽署後,情況有所改善,至少在這裏是這樣。這也是為甚麼我們的朋友:奧克維塔奧可以在足以維護一個衛星十幾年的錢池裡游泳。前人栽樹,後人乘涼,你的爺爺明智的投資,而他的後代則收穫了豐厚的回報。

[6]:在此指可動用的資金增加導致產業輸出量增加,對經濟發展有幫助的現象。

辛烷:謝謝,爺爺。但我從來沒見過他。

探路者:哇,太棒了,所以布拉提恩讓所有人過上了榮華富貴的生活,那邊疆的生活品質有比以前好嗎?

羅芭:這取決於你問的是誰,還有他們從哪來。

探路者:喔,那我要問你!你從哪來?

羅芭:我來自任何地方。安德拉德家族的人不會在一個點停留過久。

探路者:所以你來自任何地方?那可能有很多答案!

羅芭:....我覺得這也算是一種說法吧。

辛烷:嘿,朋友。我也不會停留過久。你知道嗎?我去過所有星球上,所有最刺激的地方,但還是感到無聊了。哈哈哈!

探路者:好吧!"任何地方"的數據量有點大,所以你能先告訴我你人生中所有踏上的傭兵組織星球嗎?

辛烷:讚啦!你問對人了。

羅芭:哼,遊客罷了。


慰藉星
辛烷:老兄,所有最棒的賽場都在慰藉星!整個星球都是沙漠,所以那裏有數不盡的運動空間,速通、猛撞球、炸彈山丘之王!所有好東西都在這—甚至我炸斷自己雙腿的賽場也在那邊 — 美好的回憶

最棒的是,那邊不太講規矩,所以你可以整夜開趴,亂炸東西。如果有人對你有意見,那他還得先抓到你。這地方太狂了,甚至連切都沒能把持住。有一次我帶她去索拉斯城,天啊,一到晚上,那邊根本就瘋了。我醒來的時候,我把頭髮都給燒了,姊也跟龐克樂團出去巡演了,我第一次為這種姊感到驕傲。

所以,對,外面有很多,十分無聊的東西,但只要動用你的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或者還要有個焊燈。你就能找到樂趣,朋友。

羅芭:慰藉星一直是邊疆的中心地帶,直到你意識到這顆星球上都是沙塵之前,這聽起來都不錯。她在其他星球的中間,所以當你旅行時,這裡會是一個不錯的中途休息站。不幸的是,這意味著你遇到的大多數人跟你只會相處一段時間。那些會長住的人們都是為了土地,而沙漠那裏有很多空地。

這裡也有一堆空地讓你藏一些見不得人的秘密。這裡曾是IMC第一次佔領的地方,也是他們最後一個離開的地方,他們的過錯將有一條能公之於眾的路,你的好朋友惡靈知道更多,還有一些...其他人也知道。

大家都說,慰藉星受到能源危機的重創,而星球上唯一一座大城市有著所有的能源儲備,而那些在沙漠中的人,只得自力更生。我想,布拉提恩來的正是時候,否則,慰藉星會比現在還要更貧瘠。

一旦能源危機解決了,生存也不再是難事了,人們就開始把眼光轉到奢侈品,或是他們對奢侈品的看法。現在,人們最想看的就是APEX競賽了,整座城市都變成了APEX主題樂園,以一種粗俗的看法來說,真....令人著迷。

但慰藉星一直在我的心中有個分量,這裡的法律很鬆散,我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進行生意,我喜歡在這邊的中央廣場上的長凳休息,在夏天看著扒手行竊。只要你能忍受晝夜溫差極大的缺點,那這裡會是一個美麗的地方。

辛烷:嘿,朋友,你有體驗過寒冷的夜晚嗎?

羅芭:不是所有人都要一條小被被來禦寒,下一個。


塔羅斯
辛烷:這裡絕對是"接觸大自然"最好的地方之一,你懂我在說什麼嗎,朋友?

....看來不懂,好吧,我所謂的接觸大自然,不是指採幾朵花,我指的是從一個十年內都沒被人類踏足過的高山上被雪崩沖下來的那種滑雪,或是頭朝地的跳進噴泉內,像個火箭一樣飛出去,還有在河流中衝浪,直接沖下瀑布、在熔岩池上方進行低空彈跳、在撞到石頭的時候斷了手臂。這裡只有你和大自然提供你最高層級的體驗 !

收訊就有點爛了,有一次我在懸崖上做了一個超讚的雙後空翻,翻到一個有很多獵獸[9]在的池子,但我的直播訊號在我翻第一圈時就斷訊了 ! 有夠爛的。還有如果你想跟一個口口聲聲都是自然的人出遊,你大概都會把時間拿去賞鳥,看看石頭之類的,小心啊,朋友。

[9]:尋血犬的小鎮侵略中出現的生物,據信來自利維坦星球。

羅芭:我得說,我不太了解塔羅斯,因為火山的緣故,這裡十分不穩定,有些休眠的火山已經被野生動物佔領了,他們可不喜歡被打擾。因為我的工作涉及到一大堆的人,因此塔羅斯對我來說不是特別值得待的地方,我聽說有一兩個商業合作夥伴在那邊離奇失蹤,但你不必擔心過多。

這裡只有幾個地方適合人類待著,在普薩瑪忒與蓋亞星上那些厭倦跟其他億萬富翁打交道時會來的渡假勝地,以及偏遠森林內的一些寧靜小鎮—說實話,要不是尋血犬,我都不知道還有這麼個地方,我一直以為塔羅斯被遺棄了。喔!我不能忘了漢盟公司的朋友們,他們的員工幫助公司掠奪這個星球的資源,我真想知道有幾個人在夜晚被飢餓的獵獸拖走吃了。

據信,塔羅斯在布拉提恩出現的前後差別不大,除了,多了那個華麗的IMC工廠建在了星球上,他們總以為可以為大自然戴上項圈,直到大自然對他們顯露出獠牙。我不能說這對生活在那邊的人有甚麼改變。但如果他們想要的只是不想被他人打擾,那他們確實得到了他們想要的。


蓋亞星
辛烷:等等,我收回我剛說的那句--這裡才是你得小心的地方。就好像,這些人看到慰藉星缺哪條法,就補過來,想讓自己看起來與眾不同。這裡十分講究法律。

你不能闖紅燈,或著在午餐時間打點藥、在快被警察抓到的時候在那個詭異的天使雕像上玩高空彈跳,這裡也是唯一一個辛烷列車需要停站的地方,你懂我的梗對吧?

但也不是全都不好,很多人的想法都跟我老爸一樣,轉入地下,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這裡有一些狂野的挑戰,甚至更好的夜總會,有時候我都分不清誰是誰了!我很確定我在一個披薩店中的鐵籠賽中嗨到斷片。所以,你知道—你只需要知道去哪找樂子就行了。

羅芭:我同樣也不太常去蓋亞星,那裡的監視器跟執法人員實在是太多了,我對挑戰基本是來者不拒,但在蓋亞星上面你很可能會被攔住、問話,在感到無聊之前一直被警察追著跑,沒有激情的追捕過程有甚麼好玩的?

謝天謝地,上述情況是索塔莫的特產--那是邊疆上最大的城市之一,所以在這邊採用一些強硬手段並不意外。他們引用了許多邊境中天使城的元素,鐵腕政權就也是其中一個元素。

當然,蓋亞星上還有其他令人擔憂的--太無聊了。目力所及、千里一色的都是農田,足以餵飽整個系統,在外加幾座城市。除非他們在田裡發現如「失落的寶藏」之類的東西,否則我真的不太感興趣。

蓋亞受到能源危機的重創,並且程度是所有其他星球遠遠無法比擬的。沒有能源來為農業設備供電,莊稼作物在田裡腐爛,滾雪球似的停電,對蓋亞來說是無盡的混亂。

我很確定,這就是如今的領導人為何這麼暴政。如今他們的人口越來越多,而田地也十分無聊,儘管如此,上面種的可是黃金。蓋亞星注定要失去很多--但管理得當,全部都可以保留下來。

博瑞斯
辛烷:你從哪聽說這顆星球的,朋友?我沒聽過呢。

羅芭:希望你不在意,但我不想要公開我在博瑞斯的旅行。我也有一點潛在的生意往來在那邊。你了解的。

辛烷:蛤?給我等等,這是甚麼東西,我根本不知道這顆星球的存在。

羅芭:畢竟沒人逼你學習呀,席爾瓦,該繼續了嗎?


普薩瑪忒
辛烷:呸,這地方是真的無聊。有錢人們聚在一起說著致富秘訣--屁啦,我們早就很有錢了,還談咧!一直說一直說,朋友,這些東西都在腦裡面寄生下來了!我知道我是在這裡出生的,然後我全家人都很無聊。再加上,在那邊,沒有地方給你作特技,你總是在前腳踏進別人的後花園時,後腳就被警衛給拖走,就只是因為你想看如果把火箭綁在大象身上那會不會飛?那動物已經瘸了!我只在普薩瑪忒上面做過一次史詩般的特技,我還為了這個特技流了血!

甚至連戴歐尼修斯[10]都很無聊。一個度假衛星,專門讓人活出異想天開的故事?這個就是遜啦!我是說,那些人很爛,還有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通常也爛--隨便啦,反正就是爛。

[10]:原指希臘酒神,但此處指普薩瑪忒的衛星,一個渡假勝地。書中稱為Moon,譯為衛星。

我從小就等不及離開普薩瑪忒啦,嘿嘿,這是我跟切都同意的一點。喔!如果我是你,朋友,我會盡可能的遠離這塊地,畢竟這邊不會變得更好了。

羅芭:這裡簡直就是我的世界,看的見,摸得著的奢侈。有富有跟最權勢的人在邊疆內會把這邊叫做家。這星球甚至必其他地方都還要小上一號,就好像它知道它就會是獨一無二的。

不出所料,普薩瑪忒在能源危機中的損失最小,當然囉,那些政商名流總能得到他們想要的。但這還不夠,那些派克基金會的股東以及握有一些布拉提恩的人們在普薩馬忒上住著。所以,要說有什麼事情改變的話,就只有變得更富有及燦爛。

這裡也是我犯下幾次最著名盜竊行動的地點,博物館、畫廊、私人收藏、考古遺跡,各個戒備森嚴、各個都是寶藏。這些天來,我專注在那些博得我目光的寶藏上,但我仍接受那些有趣的委託,那些傳統貴族[11]玩的不亦樂乎--偷走他們對手的財產,只為獲得一時的快樂。我覺得他們的"雄心"有點單調,但我畢竟是靠這個吃飯的。如果有人發現那些富翁裡面的私人收藏內有藝術館的珍寶,並且知道那是怎麼來的;就算是這樣,他們又能幹嘛呢?畢竟馬上,那群人又會需要我的幫忙了。

[11]:old money 指傳統貴族,new money則指暴發戶。


塔爾塔羅斯
辛烷:事情是這樣的,我曾經試著去那邊一次,我聽說,這裡有發展次世代特技表演的潛力,有那種連我都覺得嚇人的東西,朋友。但當我說我要去塔爾塔羅斯的時候,飛行員直接掉頭把我載回家了,他說:就算你給我全部的錢我也不要載你去那邊。說真的,那真的很討厭,而且也沒有其他人帶我過去,我想我只能自己學怎麼開飛行載具了。[12]

[12]:尚不知塔爾塔羅斯的環境為何,官方只給出這一丁點的描述,但它是傭兵組織旗下的星球之一。

羅芭:呃。那地方我還是少說為妙。



探路者:哇喔,你們讓這些地方聽起來好有趣,朋友,但也有點恐怖,我也去過所有星球來著!但通常是當個服務員、或是窗戶清潔工、技工、讓不能飛的船艦飛起來的飛行員。你們看這些星球的角度跟我的真不一樣!

羅芭: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布拉提恩拯救了邊疆,但沒有改變人心。富者更富、窮者更窮,每雙鞋都有它的擦鞋工,每個宅邸也都有給僕人住的地方。若你陷入危機,那你很難獲得哪怕一點點的救援。但就算是一般人也能自力更生,布拉提恩讓邊疆比其他地方還要令人著迷。

辛烷:你講話的方式好像切,放輕鬆一點,朋友。

羅芭:哈 ! 也許你該聽聽那女孩說的話,就算一次也好,多聽一點的話,可能可以更聰明,有更多腿,以及至少一個朋友。

辛烷:給我等等,切是我大姐欸。我們在吵架,可不代表她不喜歡我啊。

羅芭:是嘛?那她可真是大善人,繼續這樣下去你就只剩你的那些對著零錢流口水的粉絲了。

辛烷:欸欸欸欸,你太過分了,朋友。怎麼能破壞男人的自尊心呢。我出名可不是因為我有錢,我出名是因為我超讚!

探路者:我也很出名!因為APEX競賽。既然我們都在競賽裡,就代表我們都很讚囉?

辛烷:你是不錯啦,但朋友,我在加入競賽的很久久久久久久之前就已經成名啦。靠杯,我在炸爛腿之前也早就成名了。我愛快、快、快,所以我的粉絲也如此喜歡。他們不在意我是誰,而是在意我能做甚麼。朋友,這就是為甚麼我需要那個手鐲-----

探路者:喔!太優質了吧,你以前做過哪些特技?希望不是全部都跟手榴彈有關,那聽起來很痛。
辛烷:喔,我覺得你得訂閱我的頻道,朋友。我做過了所有特技!老子特技的練習,從五歲就有啦,從沙托大廳扶手滑下來,摔斷了鎖骨,然後,從那之後好像就沒有保母來著? 哈哈哈哈哈 !

羅芭:沙托?

辛烷:我爸媽的房子,很大、花俏,而且當然,很無聊。這裡有一千多個房間,而他們竟然不肯讓出一個房間給他們的兒子用來放滑板跟那些特技東西。

羅芭:你是想說"城堡"嗎?[13]

[13]沙托,Shateau、城堡(特指法國鄉村中)、莊園,Chateau。

辛烷:沒。

探路者:這些聽起來都很危險,但又很酷!所以你是因為這個才變得有名的嗎?

辛烷:這我倒是沒想的那麼深,那就是有一天就成名了。
.....那天我讓我老爸的婚禮被毀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羅芭:[...]

探路者:我知道這種表達式,但聽起來你不只是在形容而已。

[探路者在說的是辛烷毀掉老爸婚禮,一般來說是形式上的毀滅,辛烷是「物理性」毀滅婚禮]

辛烷:你說的對,朋友,記得我剛剛講的那個"史詩般的特技"嗎 ? 是的,你現在要聽的是原汁原味的,辛烷故事!



越野先鋒

所以,在我大約十歲時,我老爸跟第四任老婆的婚禮讓他花了不少錢。你以為那時候的他大概厭倦了那些--穿著燕尾服的站在那裏做些奢華的事。真噁心,是真的噁心。

我當時也是這麼想的,我不太想坐著看又一個"老媽"上任,所以我試著跟老爸說我不想去--反正我一個月也才見他一次。反正他也不會注意到我。但他那次鐵了心,說我必須尊重他的新老婆。根本是在開玩笑,他根本不在意我尊重誰--我尊重的是第二任,他是我親生母親。他叫我出來只是因為又有一個新的老婆,所以......

蘿芭 : 哇...我根本不知道該從何講起。你把你的親生母親叫做"第二任"?

辛烷 : 她不在意那個稱呼,吧?她也沒試著當過第二任以外的腳色,你知道嗎 ?

無論如何,我就坐在那邊想著「我要怎樣才能讓這個婚禮比較不無聊呢?大概少個一千倍就好。」然後我就想到了這個,絕--讚--妙的點子。

在第一次的嘗試過後,我就沉迷於特技表演中無法自拔,直到我大到能明白"賄賂家教是個好技能"時,我的特技表演又更進了一步,在鐵軌上溜滑板、在由火箭引擎驅動的腳踏車上進行碰撞測試,在腳上綁著氣墊版的情況下玩斜坡跳—你知道的,就小孩子會玩的。喔!我還直播給我一幫朋友看過,問問切,她就是"一幫朋友"中的一個。

但我想的要夠遠夠大,如果老爸想把這婚禮辦得盛大,那禮尚往來!我也應該把事情搞大!

蘿芭 : 你這人的個性還真是完全的開誠布公。

所以,我找出了婚禮舉行地點,接著我勘查了目標地。買了一堆小型無人機,因為隨身保鏢就一直把無人機射壞,大概以為那是狗仔隊吧。哈,想太多。回歸正題,婚禮地點在戴歐尼修斯,然後位於嶺底谷—一個在人造山嶺底部的峽谷,有池塘、中間還有一條河。

然後我完全知道我要幹嘛。於是我開始收集材料,鞭炮、膠合板、幾分勞動合同、一噸膠帶、我還差點被會計抓包懸浮車的訂單,還好我聰明,說了那是個玩具,一個大玩具,哈哈哈哈哈哈哈!

蘿芭 : 你買了一輛車,而你那時還只有十歲。

辛烷 : 朋友啊,我在六歲的時候就買了好幾櫃的糖果,而這可不是一個會計看過最奇怪的東西之一。

蘿芭 : 不管你說什麼,反正我是信了。

酷喔。所以我開始把它們全都組裝起來,當然我全程都在直播給我朋友看。很顯然,這不是個好主意,我可能因為這個而被抓到--但當時我只是個孩子,而且反正也沒事,因為老爸根本不可能去看直播,哈哈哈哈哈,不過他們想知道我在幹甚麼,但我才不告訴你咧。我只說了句「你就等著吧」。

然後那一天終於到了,而我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老爸太興奮第四任老婆的到來,所以沒人注意到山腰上有個新建的滑坡,我在儀式開始前盡量保持低調,因為他會派幾個打手讓我坐在前排,當他們開始說起那些蠢誓言時,我準備好了。我要表演,我要表演!我穿上最讚的衣服,胸口前綁著一個攝影機,告訴我的朋友表演開始啦,然後打開引擎。

朋友,一切都太美麗了。他們已經說「噢,我願意!」什麼之類的,他們正走在紅毯上,這時,辛烷來了!坐著一輛完全著火的懸浮車從天上飛了出來!火點燃了我身上綁著鞭炮的夾克,我從座位上跳了下來,然後來了一場,巨大的,爆炸!我看到了那些之前從未見過的繽紛色彩,我的聽力完全的獻給了煙火的爆炸聲,之後便衝進了池塘中,那氣墊車砸在了晚宴餐桌上,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讓我意識到我還活在這個世界上!

我等不及看到老爸的臉,他想要的是奧克塔維歐,奧克塔維歐就來啦。當警衛把我釣出來,然後我聽到,乒、乒、乒的聲音,一開始我以為是我耳膜被震得還沒回過來,但當我檢查我的攝影機[14]時--它還稍微可以用,但僅此而已。有成千上萬的人看了我的直播,我的朋友!他們全看到我的特技啦,觀眾們全都瘋了。他們愛死了!我忙著看那些留言,以至於警衛把我架走的時候,我都沒看到老爸的臉一次。

[14]:也許28世紀的攝影機能看留言跟觀看人數。

反正那個不重要啦,我有一堆跟我志同道合的粉絲,我也不在乎它怎麼想的,而且還有個好處,我從此以後再也不用去它的婚禮啦!

而這就是我邁向成熟網紅的進行式,在那天,辛烷—高速勇者,誕生了。這意味著下一次,我得要搞票更大的。


探路者:這聽起來真是太危險、太破壞、太刺激了。

辛烷:捏嘿,這是最棒的事情,哈哈。

羅芭:我大概知道這為什麼會讓你如此興奮了,席爾瓦,雖然你根本沒有試著去掩飾它。

辛烷:我活得很高調的,老闆,辛烷列車可是不踩剎車的。

羅芭:所以綜合你說的,我覺得我們還待在這裡就是浪費時間。探路者,你還想看那塊水晶嗎,還是說說故事就能滿足你了?

探路者:喔,那些故事還不錯,有水晶看就更好了!但你能先講故事嗎?

羅芭:你什麼意思?

探路者:好吧,坦白從寬,我的朋友都有講一些故事,這讓我更了解他們,辛烷剛講了一個,你難道不想說嗎?

羅芭:哈,不了,女士有些秘密要永留存。

探路者:喔,故事不用是秘密!幻象好像告訴了我一些秘密,然後邦加羅爾哭了,她說我要保守秘密,否則就殺了我[15]。但你可以講任何你想講的!

[15]:你已經講第二次了,死叛徒。

羅芭:等等,邦加羅爾哭了?

辛烷:別逼她啦,機器人,她只是不想承認她沒有那些拿得出手的故事可以講,她大概只說得出自己穿著睡衣跟寵物狼吃冰淇淋,之類的故事。

羅芭:...你很能講嘛,席爾瓦先生。好吧 — 既然你想聽,我倒是有個故事能讓你聽聽。

辛烷:[對探路者低語]嘿,不用客氣,朋友。


王子、公主,與乞丐

從前,有個窮人渴望變富有,事實上,所有窮人都有著同樣的夢想。但這個窮人對金錢的渴望太深太深了,以至於他的心時時刻刻不在刺痛著。從他被一個對他毫不在意的家庭遺棄在街上時,他就已經注定將來的人生了。但他知道我命由我不由天。

他試著從小偷小摸開始做起,依靠著從錢包裡偷來的一點小錢勉強生存了下來,很快,她知道了—偷竊是一門藝術,如果自己只知道拿起包包,迅速逃竄於暗巷之中,那今後他的人生只能過著如此簡單的生活。如何在當一個男人被自己的笑話逗笑時,迅速地把他的手錶取下來,是有訣竅的。如何在女人完全沒注意到的情況下偷走她的項鍊,是需要魅力的。你在這行學會的心理學,比蓋亞跟普薩瑪忒上提供的高等教育都還要有料。

他的手法不再侷限於一些小把戲。他對自己的要求越來越高,他的"作品"從大街小巷移駕到更加高檔的地方,說話的方式得跟他們一樣、思考模式也是、穿著也如此。當然,他不在意,因為他的夢想就是成為其中的一員。諷刺的是,當你赴君一席,意味著會被其他宴會主持人注意到。很快,他就被邀請去偷所有他想要的東西。

他很聰明,只是偶爾偷,因為要避免引起懷疑,但對他來說,偶爾就已經足夠了。在二十歲時,他已是整個邊疆名門貴族聚會、黑市當鋪的常客,他只有一點微薄的積蓄,畢竟每次偷竊都像是一筆投資,你會花一點錢,並賺一些錢--但他知道,他夢想中的生活很快就能到手。

某一天,一切都改變了,他一如往常地溜進一位富人的莊園中,拿了一尊金製野鳥雕像就打算離開,但這可是在莊園的中心,且戒備如此森嚴。他氣沖沖地在聚會上亂逛,想帶點什麼伴手禮回去讓這次行動有點意義,在酒吧中,他發現了它:一個盛世美女手上,鑲有黃金與珍珠的手鐲。

而誇她是盛世美女,那可不是說假的。他跟她很自然地聊了起來,當然是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才如此做。他給出了一個迷人的笑容,他心裡盤算著,拿到手就溜。但他發現他可不能離開,她說的話十分引人入勝,熱情彭湃、也有令人著迷的故事。她被他的笑話逗笑了,他們喜歡一樣的威士忌,當女士準備要去洗手間時,他順走了手鐲,但他心不在焉,這感覺已經不像是個獎品了。但他有甚麼辦法?如果被發現自己的身分,那位女士肯定只剩下心碎跟武裝齊全的保鑣。
他走在半路上,頹廢的像個窮人般漫步過花園—這時,他意識到,它的通訊器不見了。裡面有飛船的密碼,帳戶權限,以及足夠讓法官定罪的證據。那個女人!

他發現她正在陽台上俯瞰著花園--也許是在看著他,女士從她的包裡拿出了一把手槍,對準著他的心臟。她對在遊戲中輸了這點不是特別開心,一開始至少是這樣,直到他的笑容融化了她的心。

到頭來,兩人有同樣的共同點,都是竊賊。兩人都是在上流社會工作的一流小偷,都寄望著某一天,他們得以加入上流社會的群體。她出生於一個毒販以及小罪犯組成的家庭--兩個人都沒有野心,也沒有對她施以關懷,當他們坐下來交談時,雙方都意識到,就算沒有任何獎品可以偷,他們還是互相對彼此散發著自己的魅力。

某種意義上,他們同意互相合夥,另一個層面上,他的野心跟收穫都沒有變化。慢慢的,他改變了。以前他的心中只有薪,現在他渴望別的東西。

他們一起度過了許多個春秋,互相陪伴。男人的心改變了,他以前只渴望著金錢,現在他渴望著其他的事。他們一起偷走價值連城的懷錶或是古董權杖。後來,兩個人變成了三個。他們從對彼此身上學到的愛扶養了女兒。在對方的眼中,他們一直都是王子與公主。

可惜幸運女神沒有總是站在這邊,有一天,他們從一個坐享榮華富貴,卻一毛不拔的富翁手裡偷走了一些珍寶,這最終為他們引來了殺身之禍。而他們的女兒則在一個無情的世界中煙消雲散。

因為人生可不是一場童話故事。


探路者:真是個悲劇。我更喜歡辛烷的,因為那故事只有一點點的悲傷成分。

辛烷:對啊,老闆,你也太會冷場了。

羅芭:這是個對那些健忘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提醒,有些人含著金湯匙出生,有些人得為了一塊廢料而大打出手,還得時刻擔心那些虎視眈眈的人。你想知道的那個拯救邊疆的布拉提恩---被既得利益者分發出去。以前是邊疆、現在是邊疆,其實沒有變化。

探路者:阿,那真有趣,也有點棒!

羅芭:怎麼說?

探路者:開門見山地說,如果甚麼都沒變化,那邊疆就沒有像一些人預言的一樣被摧毀。這意味著,大多數人在能源危機過去後都過得還不錯!

羅芭:...你樂觀到想讓人扁下去。

探路者:應該吧,給別人看好的那一面,那他們就會開心!我也希望這代表人們會感恩曾經幫助過自己的人。

羅芭:好,知道了他們的嘴臉再去謝他們吧。賣家不會在意自己手上的貨[16]怎麼來的。這是個無解的問題,而正如所有人看到的一樣,這個無解的問題十分困難。

[16]:指布拉提恩。

探路者:喔,對耶!布拉提恩說沒人知道布拉提恩是怎麼出現在星球的,你也不知道對吧?

羅芭:哈!即使我在任何方面來說都挺優秀的,但有些東西是我的能力之外。有些情報販子可能會有你需要的東西,但他們普遍都守口如瓶。

探路者:就像暗碼士嗎?他整天都在談這些東西,如果他知道一些事情的話,我應該去跟他談談!我能拿那塊布拉提恩水晶給他看嗎?

羅芭:你只可以拍張照片給他看,就如我之前所說的,我不會出借我的私人收藏。

辛烷:說到這個,老闆—

羅芭:席爾瓦,這件事你得知道,就算你坐擁全世界的財富,你也沒辦法買到無價之寶。

辛烷:寸金難換真友誼,嗯?

探路者:寸金難換真友誼!所有朋友都被布拉提恩幫助過,就算有很多人投資在上面,這也不代表他全都是壞的吧!

羅芭:...你真可愛,我通常不會喜歡機器人,但你真的很有魅力。

探路者:謝謝,你也很有魅力!

羅芭:花言巧語使你無往不利。現在,你想看看那塊水晶,還是離開酒吧?

探路者:喔,我不應該那麼做,我曾經當過酒吧服務員,但當得不太好,也難怪幻象不讓我插手工作!

羅芭:當的也不太靈光是吧,席爾瓦,有空的話你也來參觀一下我的收藏,這樣你就知道你是在跟誰討價還價了。

- 辛烷戴回面具,因為他說這是他角色的一部分,我該告訴他我有一張他正臉的照片嗎?

獲得的資料

  • 羅芭跟辛烷都在普薩瑪忒上生活,差別在--羅芭住在一艘船上,而我想辛烷住在任何他想住的地方。

  • 布拉提恩被發現後,一些組織拿到了一些,像是慈善機構跟私人公司,和羅芭!但羅芭拿到的時間得再晚一點,因為她還沒這麼老。

  • 莉莉安·佩克,奧林匹斯的製造者,同時創立了一間慈善機構,命名為佩克基金會,她想保護所有邊疆的人民,讓人民能安居樂業,我喜歡她。

  • 克基金會拿到了很多布拉提恩,那是個好事,因為這終結了能源危機!接著很多公司都因投資了佩克基金會而獲得暴—這是好事嗎?我不知道,但看著羅芭的表情那好像不是。

  • 獲得布拉提恩的其中一間公司是席爾瓦製藥公司,由辛烷的家族經理著,那就是為甚麼他那麼有錢,以及他那些興奮劑從哪來的。

  • 有六顆星球處於傭兵組織的管轄下,慰藉星、塔羅斯、普薩瑪忒、蓋亞星、伯瑞斯、塔爾塔羅斯,這些星球都受到了能源危機不同程度的影響,有些的影響更輕。

  • 辛烷不太喜歡他爸爸,這讓我有點困惑,我不會討厭我自己的創造者呀。

  • 羅芭不想跟我們分享她的秘密,所以他說了一個其他人的故事,但我覺得她好像意外暴露出了一些秘密。

  • 羅芭說沒人知道布拉提恩是怎麼出現在星球上的,除了暗碼士可能知道,我應該去問問他!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