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8
GP 7k

【心得】隻狼:葦名物怪誌 (人型敵人、野獸敵人)

樓主 FLE001 ccl1968

作者姓名已然佚失的書籍殘卷。

有片被稱作葦名,紛爭不斷的土地,
諸多奇人異物出現於此。
書中便記載著某一時期的冰山一角。




舊作補完
感覺直接稱作怪物圖鑑有點無趣,試圖中二一下。

本文會彙整遊戲中所登場之各式敵人與敵對生物,說明介紹如外表、動作等作為一名玩家可觀察之處,並視情況加上個人的隨筆。

FromSoftware對於敵人設計的別出心裁始終令人著迷,本作的敵人總數雖不若黑暗靈魂與艾爾登法環(一般敵人約65種),但得益於和風背景與特別的招架系統,仍有許多能使人眼前一亮的部分。

同時因戰鬥系統使然,不少較弱小的敵人雖有有趣的動作細節,但很容易因直接被捅死而錯過,文中也會盡量列出。




各樓層分類為:

人型敵人、野獸敵人(本樓)




註:
因魂三和隻狼的望遠鏡都有拉近後,畫面主體會逐漸模糊的設定,只有在某些特定角度能清楚不失焦,隻狼中無論是隱身或吸引敵人注意的手段都很侷限,在沒MOD的情況下想拍到一張清晰的大圖難上加難。

因此圖片多引用自網路各大WIKI,外觀變體的缺漏可能較多,長寬比例也不甚統一,敬請見諒。
這般既給了看的選項,但又不給人看清楚的奇妙舉措,到後來的法環才有所改善。







葦名兵

散見於主城及城郊等處的葦名國士兵。
經歷內府入侵與多次戰鬥,多半已是一副疲累潦倒的模樣。

為作中最初階的人型敵人。
於遊戲開始時的引水城樓處,有僅著白色布衣,無鎧甲的外觀變體。


葦名兵(刀)

最為常見,也最弱小的葦名兵。

軀幹極低,不會招架,因此能夠不斷攻擊至崩防後直接忍殺。

唯獨高舉右手後的五連亂斬,需要稍微留心。


葦名兵(八相)

頭戴陣笠,武藝較強的葦名士兵。
所謂八相,指的是將刀斜置於側胸的劍道架式。

攻勢與動作都較凌厲,
斬擊時皆是雙手持刀,與一般葦名兵胡亂揮舞武器的樣子差異頗大。

也是葦名兵中唯一懂得招架的,一次防禦後便會彈開狼的攻擊並回斬,
在本作的敵人中屬於最高水準。

唯獨因回斬的方式極其固定,一般會成為其送命的原因。

身披蓑衣的個體,行動非常保守,即使在成功招架後,也高機率只會後退,甚至什麼都不做,
因此戰鬥時間會拖的相當久。

大概是想促使玩家以能夠穿透防禦的動作擊殺吧。


葦名兵(槍)

手持長槍,綁著頭帶的葦名兵。

傷害不低,除了突刺沒有其他攻擊,
對上習得識破的狼差不多只有死路一條。

其實突刺動作還分成衝鋒、後退與蓄力等共四種,
但總之踩就對了。


葦名兵(火繩槍)

手持火繩槍的葦名兵。發現狼後會在遠處射擊,
若以戰國時代的火器來說,精準度應該算是很高吧。

近身後雖然會試圖以槍托敲擊反抗,但沒有威脅性。




(一般版本另有無蓑衣的外觀變體)
崗哨

手持木棍與鑼的瘦小男子,
很弱,一般位於適合瞭望的高處。

發現狼後,會不斷敲鑼昭告天下有敵襲,為激烈的背景音樂再添上一絲嘈雜。
率先暗殺可以避免一對五六七八人的窘境。

近身時會試圖用木棍抵抗,但傷害低到血條根本看不出來有移動的痕跡。


武士大將

只在主城內出現,劍技高超的將領級敵人。

能以手持的大太刀砍出沉重多變的斬擊。
並且有較高的強韌,多半能夠頂著狼的攻擊揮刀。

除了多樣的攻擊與回斬方式,突刺、下段、擒拿三種危險攻擊也一應俱全。

另有著獨特的脇構架式,會先將太刀下放至身體左下側,緩慢地向前步行,
進入射程範圍後,會猛然墊步欺身,使出威力相當高,令人猝不及防的上撈斬。

玩者死按著防禦時,
還會使出連續五下的快速下劈,力求擊潰狼的防守。

而狼的軀幹崩潰時,則會以左手抓取後猛力將狼往地上砸,
不過因為給了反應時間,一般可以輕鬆閃過。

相比駐守於各處關口,擁有名稱的菁英大將,
服裝較為簡陋,一般上身不著鎧甲,也不配戴頭盔或面甲。




太郎兵

因兵力匱乏,而以特殊方式令孩童強制生長成的巨人士兵。
葦名國陷入窮途末路的體現。

手持大型武器,由於智力低下,只會無章法地胡亂揮舞。

有時也能在各處看見他們在同伴屍身前哭泣的模樣。

特徵是在血量下降至一定程度後,會觸發一次大幅削減自身軀幹值的狂暴攻擊,
因此一般在使出此招後,不出數回合即可輕鬆擊殺。

水生村處的太郎兵,因為源之水的影響,外貌如同行走的死屍。


太郎兵(大木槌)

手持大型木槌的太郎兵。
在主城入口前,可以見到太郎兵將其作為鋤頭耕地的模樣。

會以大木槌連續下砸,或是跳起後猛力敲下,
連續砸擊時有機會接續較快速的左拳揮擊。

狂暴攻擊為高舉木槌後使出,中途混有下段橫掃的五連敲擊。


太郎兵(金碎棒)

手持以金屬加固木棒的太郎兵。

基礎動作與木槌太郎兵相同,
但狂暴攻擊為作出揮棒姿勢,向前連續小跳後揮出的全壘打,
施展後有不小的硬直。


太郎兵(大鐘)

背負著系上粗麻繩的青銅大鐘的太郎兵。
相當具特色的敵人。

會將大鐘如流星錘一般揮舞、連續敲擊,
相隔一段距離時也能夠準確地擊中狼。

狂暴攻擊為連續揮擊大鐘三下後,以雙手抬起大鐘,再向下連砸四次的七連擊。

另還有一招雙手抱起大鐘,向下猛然罩住狼的擒拿攻擊,
被擊中時,可以聽見狼迴盪在大鐘內的慘叫聲。

若是第一擊沒有蓋中,太郎兵還會向前小跑後使出追加的擒拿動作,
最多能夠連續追擊三次,畫面相當鬼畜。


太郎兵(大木盾)

以雙手握持巨大木板盾的太郎兵。
僅在仙峰寺與另一個三年前各出現一體。

動作異常多樣,會以木板前頂、衝鋒、拍擊,還能從地面連續三次鏟起可使人硬直的沙塵,
同時傷害高、段數多、追蹤性也很強,也沒有上述三種太郎兵自掘墳墓的狂暴攻擊。

若不使用機關斧破盾,可稱為是最難戰勝的一般敵人。

若是使用機關斧,也需要兩次才會擊碎盾牌。
而後太郎兵會雙手抱頭蜷縮在地,不再反抗,隨時可行忍殺。






山賊

三年前,趁著多數男丁前往參與戰爭,守備空虛時入侵平田宅第燒殺擄掠的山賊一夥。

種類多樣,不過單體較為弱小,不會招架。
由於已成功攻下宅第,還有不少人會於角落偷懶歇息,或是耽溺於飲酒。

於現在的時間段,與外界斷絕往來的仙峰寺中,還能見到寥寥數名山賊。



山賊(刀)

持刀的山賊。
刀子意外的很長。

招式也意外的不少,有多樣的斬擊動作。
不過只要硬A他完全放不出來。

會將刀扛於肩上,擺出類似於叫囂或挑釁的架式,
此時靠近的話其會踢起沙塵,讓狼暫時陷入硬直。

也有在前衝的同時舉刀作勢攻擊,但其實只是佯攻的假動作,
非常特別,也相當貼合山賊陰險的行為風格。


山賊(刀/火把)

持刀與火把的山賊,
本作唯一持有火把的敵人。

發現狼時,會甩動火把大叫,吸引周圍的山賊。

能以火把混合斬擊攻擊,
招牌動作為刀刺擊、火把前戳後再接續一次刀刺擊的三連擊。

同樣也有踢沙和假動作的架式。

只是還是很弱。


山賊(刀/木盾)

持刀與大塊木盾的山賊。

會以木盾前頂,前衝後再揮刀斬擊,或者長距離衝撞等手段攻擊。
也有著以刀敲擊木盾,同時吸引周圍敵人的類挑釁動作。

防禦力超群,盾擊速度也非常快,並非以尋常手段攻略之敵,
若使用機關斧擊破木盾,則能直接忍殺。


山賊(斧)

手持長柄斧,血量較高的山賊。

沉重的斧攻擊後也會接續揮拳,或是快速的斧柄敲擊。
佯攻動作後則會確實的以斧頭下劈。

攻擊時會帶有強韌,較難打斷,
勉強算是山賊中較難應付的。

離入口不遠的下人居住區中,有個在角落偷撒尿的個體。


山賊(弓)

手持長弓的山賊。

會射出火箭,
接近時會拔刀反擊。

另一個三年前中則有一射出毒箭的個體。





彌山院僧兵

來自以狩獵忍者聞名的彌山院,
手持十文字槍的僧兵

動作多樣,除前衝刺擊、連續刺擊、將狼刺起後再捅回地上的抓技外,
還會使出將槍上撈後再以柄敲擊、或是後退斬、下段橫掃等多樣的攻擊,

在其攻擊時閃至其身後或跳至空中,甚至還會觸發回馬槍或是對空刺擊的反制動作,相當犀利。

儘管槍術狠辣,傷害極高,反應不及時非常容易被一套帶走,
但只要熟悉識破之法,並非是多難纏的敵人。

不如說,若設定是深諳狩獵忍者之道的話,那動作中不帶有任何危險攻擊才對吧。

另外雖然是和尚,但初次擊倒後常會掉落錢袋,竊聽內容也與金錢有關,
是挺諷刺的。


孤影眾

隸屬內府,已大幅入侵滲透葦名的忍者眾,
各個地區都有出沒。

雖然名為孤影,但後期往往成群出現。

作為通常敵人時,為無兜帽的黑衣外觀,以及白色兜帽的灰衣外觀。

身為內府菁英,實力強勁,
以踢技結合斬擊的動作,以及緊抓著腰帶,至死都要耍帥的左手為其特徵。

刀刃以基礎的斜斬與交叉斬擊為主,
腿法則超乎尋常,各式踢擊的動作相當豐富。

如旋踢即有分單下、二連與四連三種版本,
單次旋踢時大多會接續斬擊,二連與四連時則必定會接續帶有危字的蓄力前踢。

另一招牌動作即是高高躍起後以腿猛力砸地的仙峰腳
落地後會進一步使出下段掃腿。

本動作實際上與仙峰寺僧侶使出的腿技不同,
可以說,狼的仙峰腳更多是以孤影眾為師,只不過習得的途徑放在拳法書中而已。

中距離時,或是下段掃腿未被反制時,則會向前大跳,使出沉重的飛踢,
此飛踢被招架時,孤影眾會被彈回原先起跳的位置,但也有可能再次順勢使出四連旋踢搶攻,
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招式派生。

在無法企及的遠處時,則會丟擲飛鏢,但一般來說很少使用。

也是作中少數會回復軀幹的敵人之一。

另有少數會使毒手的個體,
基於篇幅分配,於下方菁英版本處說明。


(仙峰寺處,另有一戴大斗笠的個體,只是沒拍)
亂波眾

隸屬仙峰寺的矮小忍者,也是天狗所稱的「老鼠」,
寺院落入探求不死的深淵後,便負責在外劫掠孩童,供僧眾進行變若的實驗。

於仙峰寺、葦名城等地出現,後期更有歸順於內府的赤備版本。

會揮舞短刀攻擊,但由於身材太過矮小,相當難以目視。

近身時會向下連續投擲毒彈,暫時產生毒沼,
遠距離時也會射出帶毒的飛鏢。

另有一跳起後,在空中翻身並向狼抓來的擒拿攻擊,
若被得手,則其會繞至狼的背後,猛力將狼的脊椎往後折斷,伴隨著相當清脆的骨折聲響,
初見者無不倒抽一口涼氣。

頭戴大斗笠的個體,其斗笠相當於盾牌,可輕易抵擋刀劍攻擊,
但若使用機關斧則能在轉眼間擊破忍殺。




寄鷹眾

隸屬於葦名家的忍者眾,
天狗面具、鳥羽以及極其花俏的動作是其特徵。

主要於葦名城的屋頂各處監視防禦,
也有極少數出現於菩薩谷中。

不會招架攻擊,只會頻繁後跳,
雖然動作極具特色,但大概是幾種忍者中最好應付的。


寄鷹眾(手裏劍)

手持異形手裏劍的寄鷹眾。

會以原地、左翻躍、右翻躍、後躍等多種模式丟出手裏劍。

拋出之手裏劍的飛行軌跡極為詭異,會先於空中以∩的軌跡落下,接近墜地時再一轉向狼衝來,
完全是超能力吧。

於屋頂處的數個個體,在發現狼後會隨即吹哨通知同伴,難以預防。

被接近時會試圖以手裏劍直接攻擊,但沒什麼威脅。


寄鷹眾(鐮刀)

手持大把鐮刀的寄鷹眾。

除了通常的棕色面具,還有著會引燃火藥為鐮刀附上火焰的黑羽黑面具,
以及一心房間下方,白羽白面具的近衛版本(只是沒有比較強)。

會連續左右跳躍,使出順勢向前或後位移的寄鷹斬
更會將鐮刀如圓鋸一般高速旋轉,使出高速的迴轉斬。

旋轉連擊也分為左轉身、右轉身與後撤後向前連擊的三種版本,有靈活的派生,
雖然相當華麗,無奈本作中擁有多段攻擊者,通常都是自尋死路。

內府入侵後,有數個因服下成赤之玉而失去理智的寄鷹眾,於屋頂與同伴交戰。


寄鷹眾(忍者風箏)

附於主城屋頂上方忍者風箏處的寄鷹眾,共有兩人,
皆為黑羽黑面具版本。

察覺狼後,會一邊發出「WOOOOOO」的喊叫聲,一邊從風箏上如砲彈般俯衝而下,向狼撞來,
此撞擊的傷害極高,以初期來說幾乎必定死亡,
不過依然可以招架。

落地後即是鐮刀寄鷹眾的行為模式。

充滿製作組善意與創意的敵人。
不得不說,這類特殊個體也是靈魂相關系列相當重要的醍醐味之一。


寄鷹眾(自爆)

站立於武士待命室下方陰影處的寄鷹眾。

發現狼後,會隨即點燃自身並向前飛撲,以生命為代價引發傷害極高的大爆炸,
此爆炸連其同伴都會一起送上西天。

但因為大多玩家都是轉彎後直接勾上去,所以實在沒什麼存在感。




葦名流 劍士

出現於主城內部,鑽研葦名流的青衣武士。
將劍尖指向敵方的持劍姿勢,是又稱正眼,較為靈活的中段架式。

攻擊動作相當一板一眼,
以端正的下劈、袈裟與逆袈裟為主,也會使用快速的反手柄擊。

得益於架式,突刺前的準備動作較為不明顯,
尤其是招架後派生的急速突刺,可稱為一絕。

除了梳月代頭者,還有著數量較少,綁著頭帶,將袴捲起的另一版本,
行為有些許差異。

月代頭的劍士,行動較為保守,
並且有著回復軀幹的吐息動作。

頭帶劍士則有著連斬後接續後退斬,並隨即再向前突刺的四連擊,
以及大聲喊叫後,向前連續正劈五下的連擊,
相對的,不會回復軀幹。


侍女

手持短杖與燭盞的老年女性。
除了主城內部,在鐵砲堡壘處也有出現。

並無攻擊能力,發現狼後,僅會向後逃跑並趴伏在地,
但與崗哨相同,會引來周圍的所有敵人。




崩落峽谷眾

生息於地形險峻的崩落峽谷,視力超群,擅使鐵炮的人們。

所有人皆持火器(完全搞不明白是怎麼發射的),
也因此近身能力不強,除踢擊外就只會簡單的揮舞武器。

身纏繃帶的造型與使用火炮的設定,似乎都是取材自《魔法公主》中的痲瘋病人。

崩落峽谷眾(銃槍)

持加裝刺槍鐵炮的崩落峽谷眾。
射擊速度比起葦名火槍兵更快。

會防禦攻擊,並會在其後試圖使用突刺反擊。
但通常會害死他。


崩落峽谷眾(散彈銃)

將鐵炮成綑綁起,用作散彈的崩落峽谷眾。
散彈的力道極大,直擊時狼會被向後擊飛。

射擊動作多的莫名,包括原地時的腰射與肩射、左右的滑鏟射擊,以及四個方向的翻滾射擊,
充分體現製作組對敵人動作的奇妙堅持。

近身時則會以槍管揮擊並向後翻滾,拉開距離。


崩落峽谷眾(大砲)

直接手持一挺佛郎機砲的崩落峽谷眾。
比起原居住地,更多的是作為傭兵出現於葦名城。

擊出的砲彈定位奇準,
會炸到自己人。

近身時一樣會試圖以砲管揮擊並後撤。

但也有另一高舉砲管後向下砸地的動作,
若成功招架,則其會被偏斜,無事發生。

而若是沒有成功,則其會直接向前方地面零距離開火,引發大爆炸,
是相當炸裂的動作。






谷猿

生息於崩落峽谷深處的猿猴,
或許是受葦名土地靈氣的影響,智力比尋常猿猴來得高,還懂得運用武器。

但即使如此,也遠比不上人類來的難對付。
大部分啦。

由於是野獸,因此適用手裏劍與爆竹的對野獸特攻,以及指哨的混亂效果。

谷猿(空手)

一般的猿猴。

和一般的猴子差不多,會以雙爪連續揮擊,
並且會撈起雪塵遮蔽視線。

高跳而起,試圖以身體向下砸擊時,
可行對空忍殺



崩落峽谷谷底的毒沼處,有著受毒影響,毛髮脫落的猿猴,
爪攻擊會帶有綠色軌跡與毒累積。


谷猿(刀)

頭戴鐵盔,持刀的猿猴。

用刀方式極為單純,
但有著向前方胡亂揮擊的五連斬,稍微有點痛。

血量低下時,會憤怒的跺腳後將刀擲向狼,並恢復空手的動作模式,
可謂把猿猴的動物性發揮的淋漓盡致。

另外意外地懂得防禦攻擊,只不過擋下後的硬直非常大。


谷猿(火繩槍)

頭戴陣笠,持有火繩槍的猿猴。

除了通常的原地射擊,還會在向左右或後方跳躍的同時開槍,
以一隻猴子來說相當了不起。

近身時會以火槍左右揮擊。

另外有著如同刀猴的擲刀一般把武器搞丟的動作。
但手持火繩槍的猴子是將火槍砸地後整把炸掉(爆炸還頗大)。

猴子自己也會被爆炸震飛,坐在地上迷惘的左右查看後才起身,
同樣是非常有意思的動作設計。

射擊完後的裝彈動作也非常喜感,會拿著子彈端詳老半天後才裝進去。


老猿

於崩落峽谷底層出現,毛髮盡白,手持雙刀的老年猿猴。

如同其異常的外觀,相當不好惹,
動作靈活,攻勢迅猛,派生繁雜較難辨認,危險攻擊僅有下段橫掃,
且由於是雙刀同時攻來之故,極難精準招架,相當容易被打崩。

一般狀況時,使用的是人一般的左右墊步,
僅有使用特定攻擊時,才會恢復猿猴四肢趴地的跳法。

此外還懂得架刀快速恢復軀幹的方法,
若是繼續存活,或許有朝一日能成為土地神也說不定。

特殊動作為在招架狼的攻擊或被招架後,會在後退蓄力後向前突進,使出五連續的快速亂舞,
最後一擊時會再度後躍,拉開距離。

老猿血量低於五成時,則亂舞後會再次向前跳躍,補上第六下斬擊,
此時可行對空忍殺

但一般在打超過五成血前他應該就掛了...。




潛石者

僅在白蛇神社位處的岩洞內部出現的神祕敵人。
或許是許久之前的崩落峽谷居民。

在狼接近岩壁時,會突然從中竄出,使出突刺,
也有著橫掃、上撈等攻擊。

遠離岩壁時,其會重新遁入牆中,
待接近後又會再度鑽出。

每次鑽出時幾乎必定使用突刺,
但也有機率使出抓住狼後縮回牆中,把狼的腦袋拖去撞牆的擒拿技。

概念與《黑暗靈魂2》中的壁靈非常相似。




水生村民

葦名之底的村莊中,受源之水影響而產生異變的村民們。
身材矮小,手持著農具等粗陋武器,種類眾多。

雖然相當弱小,但通常集體出現,大多個體在擊殺不久後還會從土中再度爬出,
最多可達五次才會真正死亡。

有諸多外觀變體,不多贅述。

水生村民(空手)

拎著燈籠,沒有持任何武器的水生村民。

在發現玩家後,有著會從地上撿起石塊進行近身戰;
或是掏出水瓢潑出不明液體(但沒有傷害)的兩種行為模式。


水生村民(恐懼石)

同樣空手的村民,
似乎只在神主的居所前出現。

同樣是抓起石塊,但本類村民抓起的石塊會帶有黑霧,並用作投擲,
石塊落地後會飄散出暫時持續,累積恐懼值的範圍黑霧。

近身時則會推人或是潑水。

沒道理地上的隨便一顆石頭就能讓我怕死啊。


水生村民(耙)

手持五爪耙的村民。

會以耙快速向前爪擊,差不多就只有這個攻擊。


水生村民(鋤頭)

持長柄鋤頭的村民。

會將鋤頭高舉過頭後猛力砸下,
就是一般的鋤地動作。


水生村民(竹槍)

手持竹槍的村民。

只會以竹槍向前刺擊,
在亂戰中較容易反應不及。


水生村民(大木板)

手持巨大木板的村民。

會蹣跚的以手中過重的木板橫掃,最多可橫掃兩次,
攻擊範圍意外的大,只是很慢。


水生村民(絆足)

只在水生村櫻樹花瓣散落之處出現的村民。

於狼經過時,會猛然從土中鑽出,攫住狼的腳,令其無法行動,
雖然沒有傷害,但此時若是其餘村民一擁而上,便是不妙中的不妙。

沒有抓到人時,會緩慢地潛回地下,
此時即是可乘之機,一刀即可擊殺。

死亡後不會重生,也不會掉落任何道具。


水生村婆婆(菜刀)

手持菜刀的老婆婆。
和其他村民比起來,髮量和髮質都維持的不錯。

會在向前狂奔後使出擒拿,將狼壓倒在地,以菜刀狂捅,
也有著連續亂斬的動作。

大概是一眾村民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種類。

讓人夢回小漁村。





施術體

於廢棄地牢中徘徊,因變若水試驗而失神的囚犯們。
也有許多已無法行動。

會緩慢地向前移動,並猛地抓住狼,將其按在地上啃咬,
是唯一的攻擊方式。

受到來自變若水,不完全的不死之力影響,初次忍殺後只會倒地一段時間,
過後便會再度爬起,第二次忍殺後才會真正死亡。

但若是以吹火筒等手段讓其受到火焰傷害,則只要一次忍殺就可將其擊殺。





仙峰寺僧眾

曾經在金剛山處修習武技,攀爬頓悟之峰的僧人們。
但如今早已背離佛道,一心追求不死,寺院中隨處可見被棄置的實驗體。

以凌厲的格鬥動作為特徵,
只不過數值低下,不怎麼強。

在過去皆曾遭遇神隱,
對其使用忍具神隱時,會令其直接消失死亡。

仙峰寺武僧(空手)

空手的僧侶,
於寺院各處漫行誦經。

作中唯一能以空手招架狼攻擊的敵人,
不過由於防禦攻擊後會馬上試圖進攻,連續攻擊便很容易將其一套砍死。

有著極剛猛的肘擊、拳擊與踢腿動作,能夠靈活接續。
出手前的小動作不少,意外地不太好抓時機。

也常使出迴旋踢,分有右旋與左旋兩種動作,
右旋時,為二連旋踢,
被招架時會如孤影眾一般向後彈開,但不會有後續追擊。

較少見的左旋時,則是二連旋踢後踩踏向上跳躍,再以踵落終結的四連擊,
即為正版的仙峰腳

另外也有俯身向前步行後猛然向前肘擊的擒拿動作,
會將狼於空中翻轉後重擊在地。

遠距離時,會從袖中掏出法輪丟擲攻擊。

進入寺廟內部前的台階上,有會使用吽護糖提升防禦的個體。


仙峰寺武僧(禪杖)

手持禪杖的僧侶。
左肩處披有紅布。

會以杖擊結合體技攻擊,
如會將禪杖作支點躍起,再向下砸擊,
或是在禪杖掃擊後順勢接續迴旋踢,並再度轉身使出大範圍橫掃,很是酷炫。

攻擊結束後,將杖回置身前的動作也相當帥氣。

也會在敲擊或右墊步後以禪杖向前突刺,
若是沒有成功識破,則其會在轉身後再度突刺。

為作中唯一並非以刀槍類武器使出突刺的敵人。

進入寺廟內部前的台階上,有會使用阿攻糖提升攻擊的個體。

會與上方的吽護僧侶一同擺出彷若仁王的架式。
雖然不強但至少氣勢很足。


仙峰寺武僧(毽子)

蒙面的僧侶。
腰上繫有一串毽子,發現狼後,會將其拋出。

毽子的飛行速度慢,但追蹤性極強,
落地一段時間後會劇烈爆炸。

近身能力很弱,但依然會試圖以拳法反抗。






蟲附體的求道者

即身佛一般,成功讓蟲宿於體內,達成不死的僧侶們所化作之物。
坐於蟲屍堆積成的台座之上。

尋常手段無法令其死亡,一段時間後便會重新復甦,
唯有不死斬可將其擊殺。

為遊戲中唯一需利用不死斬奪命忍殺的一般敵人。

只有一種有點可惜啊。

蟲附體的求道者(蟋蟀)

會不斷吐出大蟋蟀的求道者。

會吐出能造成少量傷害的混濁液體,並使周遭的蟋蟀群起攻擊,
因為移動緩慢,威脅性不高。


蟲附體的求道者(蜈蚣)

有巨大蜈蚣破體而出的求道者。
主要是蜈蚣主導行動,求道者本身則和擺設差不多。

蜈蚣會以前咬或甩擊等方式攻擊,會大幅向前伸出,範圍很遠。
同時速度奇快且帶有霸體,相當凶狠。

特定動作被招架成功時,蜈蚣會暫時陷入僵直,
此時攻擊可造成約三倍的血量傷害。

中距離時,蜈蚣有機會大幅伸出,利用下段回勾將狼拉近,
宿主則會目露紅光,用擒拿將狼扯入懷中啃咬。

此擒拿會回復求道者的生命值,因此不得不防,
近身時也有機率直接發動。




槍術師

頭戴深編笠,身披厚重蓑衣,手持操蟲棍雙頭薙刀的僧侶,
就會掉落剛幹糖來看,應該也來自彌山院。

如圖所示,有著有無著襪兩種很不明顯的外觀變體。

防禦一次後就會招架狼的攻擊,
是作品中一等一的程度。

會以雙頭薙刀使出高速旋轉的凌厲斬擊,動作相當誇張。
有大量向前長距離突進,混合著一般與下段的攻擊。

也會以帶有傷害的撐竿跳移動,
發動極快,非常難以反應。

血量下降至一定程度後,會開始使用大幅跳起後於空中高速旋轉,並向斜下方急速俯衝的迴旋落下斬,
落地時的甩刀也帶有傷害判定。

此招雖然傷害極高,但在滯空時可行對空忍殺
同時由於位移過於劇烈,有時也會把自己摔死。

除了薙刀攻擊,另外也會在後空翻或是前衝的同時連續投擲飛鏢。

明明和槍一點關係都沒有,卻叫作槍術師。


百足眾

於仙峰寺中出現,
趴伏於地,四肢帶有勾爪,似人非人的異形。

雖然有著鐵爪,但主要以連續投擲藏於身下,會產生範圍火焰的燃燒彈為攻擊手段,
爪擊只會偶爾使用。

由於四肢伏地,即使在戰鬥狀態中,向其跳躍也能夠觸發落下忍殺。


逢魔之刻的幻影

隨著故事進行,日落西山之時,
會於各處出現的,過去曾擊敗敵人的幻影。

幻影敵人會依據特定頭目中,率先擊殺者而產生變化。

率先擊敗葦名弦一郎時,則各處會出現數量不一的葦名流劍士與寄鷹眾;
率先擊敗幻影破戒僧時,則各處會出現數量不一,各色的水生村民。

幻影的基礎行為與原先的敵人沒有不同,
是作中唯一會掉落夜叉戮糖的敵人。

值得一提的是若透過穿牆等方式率先擊殺獅猿,也會出現對應的崩落峽谷幻影,
但正常流程並不可能觸發。

幻影中包含老猿與精英版蛇眼,強度明顯比上述兩者高上不少,相當可怕。

屏風猿猴則無對應的仙峰寺幻影。




宮之貴族

皇宮之內,受源之水影響而大幅異變,面容枯槁的貴族,
渴求著生物的精♂️氣。

宮之貴族(青衣)

身穿青衣的貴族,
於皇宮各處吹奏著生澀的音調。

雖然血量極低,行動緩慢,
但在發現狼時,會以笛子從極遠處吸取狼的生命力。

隨著狀態累積至滿後,狼會在一陣白煙後變為大幅衰老,只能拄著刀子緩慢移動的虛弱模樣,
為「老去」的異常狀態。

此時的狼無法閃避與使用勾索、回生、所有道具,血量上限也會被降低至剩下不到一成,
跳躍與攻擊則會變成半死不活,相當遲緩的模樣,
若是老去時身處水中,則會直接溺死。

而獲得精氣的貴族則一改原先緩慢踱步的樣子,會四臂大張飛奔而來,
將狼撲倒後,以長笛刺入脖頸擊殺。

除了盡速將其砍死之外,若在老去時算準時機,利用跳躍避過貴族的飛撲並回擊,將其打至失衡,
則能夠觸發狼反將貴族刺倒在地,瘋狂撕咬的特殊忍殺。
(狼:我什麼都吃)

忍殺過後,狼會重新取回精氣,在一陣白煙後「若返」,回歸壯年的模樣。

但若老去時一側還有著淤加美武者等其他敵人的話,
死亡則近乎不可避免。


宮之貴族(赤衣)

身穿赤衣,頭戴高帽的貴族。

地位似乎非常高,
但並不會使用笛子吸取精氣,只會緩慢向前爬行,揮舞拳頭或以笛子刺擊。

吹奏的曲子是龍笛版本的雅樂《蘭陵王入陣曲》。







淤加美武者

守護源之宮與貴族的女性武士。
受源之水所影響,膚色青白,脖頸異常修長。

會如同起舞一般戰鬥,動作華麗,
身著紫衣者可操使雷電。

雅興盎然,會在橋上與舞台上跳舞或踢球,甚至坐於屋頂以酒盞小酌,
無愧為過去貴族。

使用鏽丸令其中毒時,會咳血並陷入長時間的硬直,同時受到固定比例的血量與軀幹傷害。



淤加美武者(刀)

持刀的淤加美武者。

經常會以跳步四處移動。
雖然單體戰力並不強,但有多樣華麗,頻繁旋轉的各式斬擊。

其中一招三連續的迴轉跳斬,
若是成功招架其最後一下,則其會不斷跳躍,連續斬擊至自身失衡為止。

另外會在高聲喊叫後使出如同輕舟渡一般的六連流暢亂舞,
若是最後一擊被招架,則武者會大幅後跳,此時可行對空忍殺

身著紫衣的武者,會在兩次小跳步後躍起,並使出雷電橫掃,
而三連跳斬與亂舞技的最後一擊都會帶上雷電。


淤加美武者(薙刀)

手持薙刀的武者。

動作與刀武者相比較少,多為固定的連續斜斬。

招牌動作為向後撤步後,如陀螺一般旋轉,連續使出橫掃的下段攻擊,
若不進行反制,最多會旋轉四次。
結束時,會將薙刀扛於肩上,作出如歌舞伎般連續跳躍的收刀動作。

另外會在向後跳躍的同時以薙刀向前突刺。

身著紫衣的舞者,後跳突刺會帶有雷電,
也有著橫掃及下劈的雷電攻擊。


淤加美武者(弓)

手持和弓的武者。
沒有紫衣版本。

射擊動作多樣,靜止射擊時會單腳站立,
另外也會在後跳與左右跳躍的同時射擊,與弦一郎的弓術如出一轍。

被接近時會抽刀回擊,
轉換時會固定使出突刺,為弓武者的特殊動作。


淤加美武者(鞠)

手端皮球,以其作遠程攻擊的武者。

除了直接把球向前踢出,也有會在空中劃出弧線軌跡後向狼飛來,類似寄鷹眾手裏劍的兩種版本,
雖然速度不快,但反而不太好招架。

同時被多個武者發現時,則從鏡頭外射來的球非常兇險。

有著大幅跳起後,以倒掛金鉤的架式將球猛力打向地面的兇猛大技,
落地的球會激起大量砂礫,
同時即使成功招架也會被大幅擊退,是一般敵人少見的強勁攻擊。

不過滯空時可行對空忍殺

近身時會出奇不意地連續踢腿攻擊,
不過不會防禦與招架,能夠輕鬆擊殺。

身著紫衣的武者,倒掛金鉤會帶有雷電,
比起等著雷返,直接對空忍殺會更快解決。







內府赤備

身著赤紅鎧甲的內府精銳,在一心病亡後大舉入侵葦名,
為了對付赤目,備有強力的火器。

裝備精良,火砲技術起碼領先時代百年,
也怪不得能夠稱霸全日本。

內部ID直接寫明為德川軍。


赤備兵(小太刀.雙刀)

以赤色面甲、短披風與兩手各持一把的小太刀為特徵的赤備兵。
於黃昏之時便率先小股入侵葦名城。

雖然使用雙刀,但斬擊速度並不快,
然而連擊中會頻繁地左右墊步並接續迴旋斬,較不容易掌握節奏。

招牌動作為雙刀相擦,產生迸射火星的迅速交叉斬,有諸多種類。

如中距離時,會在摩擦雙刀後作出低身架式緩慢前行,接近後猛然前衝,使出交叉上撈斬與追斬;
或是直接向前跳躍,以雙刀斬擊。

近身時,則會在摩擦雙刀後使出三連斬,再接續雙交叉斬。

不過雖說此類攻擊既痛且快,但或許是同時揮舞雙刀之故,被招架時也會削減大量軀幹,
從而導致失衡並死亡。


赤備兵(雙刀)

面部塗黑,手持兩把大刀的赤備兵,
赤備隊的中堅兵種。

會以雙刀連續揮出沉重的斬擊,也有著雙刀齊出的突刺,
傷害有一定水準,但因為動作緩慢,軀幹也不高,不足以為懼。


赤備兵(雙刀.重裝)

頭戴鐵盔與面甲,手持雙刀的赤備兵。

基礎動作與雙刀兵相同,
但有著特殊的長距離肩撞攻擊,會在許多攻擊後向前猛衝撞擊,追擊力超群,
而肩撞後也會繼續斬擊。

因軀幹與血量都高出不少,整體來說較難對付。

極遠距離時會拔出背後的火槍射擊,但似乎不怎麼常見。


赤備兵(火槍)

手持火槍的赤備兵。

擊發出的鐵箭會在空中劃出赤紅軌跡,並在落點產生小範圍爆炸,
並累積燃燒異常值。

部分個體在接近後會拔出雙刀交戰。
也有些只會和你大眼瞪小眼。

於蛇谷處,與葦名火槍兵對射的場面,
可以一眼看出雙方懸殊的科技力差距。


赤備兵(噴火筒)

手持大型噴火筒的赤備兵。

射擊前,會先將筒高舉,如放煙火一般噴出火焰,之後才轉至身前,
火焰可向前方持續噴出約十五秒,而後須重新啟動。

噴射途中若是試圖繞背,其也會以急速轉身噴火應對。

近身時,會揮舞噴火筒或是在上撈後大力下砸。
被招架後都會產生巨大硬直。






野獸/非人

與人型相隔甚遠之敵,
因作品戰鬥系統緣故,種類相當少。


葦名犬

出沒於葦名野地的犬隻,多成群行動。

進攻欲望並不積極,只有向前跳躍撲咬一種攻擊。

又因手裏劍對野獸有傷害加乘之故,
雖在以往系列中始終是非常難纏的對手,但本作卻相當弱小。



忍犬

頭戴護額的忍犬,
一般與孤影眾一同出現。

攻擊與通常犬隻相同,但會回應孤影眾的哨聲而群起發動襲擊,
並且血量更高,一般來說無法一刀擊殺。

不過手裏劍依然可以一標帶走。


宮之犬

源之宮內,受源之水影響而異化的犬隻。

基礎動作依然和一般犬隻相同,還是那招撲咬,
唯脖頸配戴勾玉者,會在跳起後吐出雷彈。

可以理解為勾玉才是雷電之源,不是狗,
所以不要再說弦一郎狗都不如了QQ


軍雞

異常巨大,通體黑羽的雞。
是字面意思的BBC

會以喙向前連續啄擊,或是飛起後向前爪擊,
雖然很弱,但傷害微妙的有點高。

飛起爪擊被招架後,會暫時滯留於空,
此時可行對空忍殺

雖然設定集寫說叫軍雞,但根本沒有軍的要素吧...。


大守宮

出現於鮮有人跡處的巨型守宮。

主要以噴吐毒液為攻擊手段,罕見情況下也會咬人。

於源之宮出現的白色守宮,吐出的液體不會累積中毒值,僅有少量傷害。

特徵為以其為媒介發動血煙之術血刀之術時,會獲得額外效果。
綠色守宮的場合,煙霧與血刀為綠色,帶有中毒累積;
白色守宮的場合則為白色,身處煙霧中時可些微恢復生命,血刀則於攻擊擊中時能夠些微回復生命。

不過就如前述一般,
由於通常出現在鳥不生蛋,除了牠們之外什麼都沒有的地方,
這兩種特殊效果基本上沒有一點實戰價值。


大蟋蟀

於地下監牢等處出現,四處蹦跳的大蟋蟀。
也會被蟲附體的僧人無限吐出。

除非同時遭遇大量,否則毫無威脅性。

僅有跳起撞人一種攻擊,
若是撞到刀上,還會掉到地上暫時無法行動。

通常來說也不會主動攻擊,
但被蟲附體僧人噴出的液體擊中時,便會成為目標。


寶鯉

於各地河流水域中出現的錦鯉。

警戒心極強,發現狼後會以極快的速度逃離,最後消失於泡沫中。
不過不久後便會在附近重新出現。

擊殺後,會掉落罈之貴人渴望的寶鯉之鱗


食人魚

生有利齒,具攻擊性的食人魚。

雖然體質孱弱,但傷害頗高,
發現狼後便會緊追不放。

有時也會作為寶鯉的護衛出現。


赤目鯉

僅出現於水生村一側池中的紅眼錦鯉。

據說是因為鱗片不足,沒能成為魚王的半調子。

既不會攻擊也不會逃跑,只是四處游動。

擊殺後,會掉落某位施術師所需要的赤色魚眼。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