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1
GP 377

【短篇】相遇與相識 WA2000&春田 07 (百合出沒注意)

樓主 幽狼o稻草人 strawer06


  WA2000橫躺在柔軟的棉被上,盯著房間的天花板,靜靜的思索著。

  那封威嚇信的內容是警告WA2000不准再和春田表現得太過要好,否則寫信者會對春田不利。

  對於要找出兇手,首先要思考的是兇手寫出這封信的原因。

  兇手或許看不慣WA2000和春田之間親密的關係,所以引來兇手恐嚇WA2000,要她阻止這種行為。也抑或者是兇手原本就和春田感情很好,但因為WA2000的打攪,以致兇手吃醋。

  雖然第二個的可能性較低,不過如果只針對第一個可能,搜索的範圍將變得過於龐大,找起人來會特別困難,因此目前就先以第二個可能為主。

  再來推測的就是兇手的身份,會討厭WA2000和春田之間要好的人,想必是在同個營隊的人,因為只有在同個營隊,才能看見兩人間的互動。

  WA2000躲進棉被裡頭,決定好目標的她準備在隔天開始行動。

  …………

  ……

  「WA醬,今天陪我去趟果園吧。」早晨,春田摟住WA2000的手臂,興高采烈的笑著。

  WA2000為了要找兇手所以沒有空,再加上兇手警告過WA2000不能與春田太過要好,當春田摟住她的手時,信上的威嚇即刻提醒了她,使得WA2000連忙退開。

  「抱、抱歉春田,我今天還有其他事,要先出門了。」WA2000說完便穿上靴子出門。

  「啊……路上小心。」春田有些意外的看著遠去的WA2000,平時的她在春田主動靠近時會表現出緊張害羞的樣子,但這次WA2000的反應卻相當鎮定,似乎真有什麼很重要的事一般。

  WA2000來到第三宿舍408號房門前並按了下電鈴。

  「啊,是WA啊。有什麼事嗎?」前來應門的是有著棕色短髮,身材姣好的女孩——灰熊。

  「我來是想請問一下,妳們兩個和春田共事有段時間了對吧?」

  「嗯,快半年了。」灰熊頷首道。

  「妳知道在格里芬裡有誰和春田關係特別好的嗎?」

  「唔……這有點困難耶。畢竟春田人脈很廣,全格里芬的人她幾乎都認識,對大家也都很熱心,找不太出有誰和她關係特別好的,硬要說的話應該是妳吧WA。」灰熊思索了會答道。

  「我、我?!」WA2000有些意外。

  「是啊,妳來格里芬的時間短,但是和春田的感情卻比其他人都來得好,老實說我都有點羨慕妳了呢。」

   「這、這樣啊……謝謝妳告訴我這些。」WA2000在腦裡整理了下思緒後便謝過灰熊並離去。

  依照對灰熊的認識以及她剛才所說的話,WA2000認定灰熊不是兇手,但也沒有從她身上問出一些蛛絲馬跡。

  只能再去找其他人問問線索了。

  半個鐘頭過去,WA2000在格里芬公用泳池的入口與SVD相遇。

  「SVD,我想問妳一些事情。」

  「WA?好啊,妳想問什麼?」SVD剛從泳池離開,手上還拿著毛巾擦拭自己乳白的長髮。

  「在格里芬中有誰和春田感情特別要好的嗎?」

  「怎麼突然問起這個…………莫非WA妳是想找出昨天把照片貼在佈告欄上的人?」SVD也知道昨天發生的事。

  「嗯,沒錯…………但請妳絕對不要把這件事透露出去,尤其是春田,拜託妳!」WA2000懇求SVD,讓她有些驚訝。

  「咦?可以是可以啦,但為什麼不行呢?」

  「事情說來複雜,而且也不好解釋,總之請別告訴春田我在找犯人的這件事。」

  「我、我明白了。妳問有誰和春田很要好的,老實說我並不清楚,因為春田對每個人都一樣溫和友善,所沒有明顯的對象。」SVD略顯失落的說「抱歉,讓妳失望了。」

  「不會,妳願意告訴我我很高興,謝謝妳,那我再去找別人問問。」WA2000道別SVD。

  …………

  ……

  經過一個上午的搜查,WA2000問過了無數的人形,甚至連指揮官WA2000都前去詢問了,但就是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可以質疑。

  「哈……這樣要找到何時啊?」坐在公園長椅,WA2000嘆了口長氣。

  「果然要從第二個可能性下手找犯人有些困難呢。」WA2000看著公園的佈告欄,昨天她就是在這裡被大家睥睨,然後被春田拯救的。

  現在,佈告欄上已經沒有了WA2000的照片,只剩下一些格里芬的公告。

  這時WA2000用餘光瞥見佈告欄一旁的草叢邊有個因日光而反射的光點。

  WA2000仔細瞧了瞧,發現似乎是一臺相機之類有鏡頭的電子設備。

  好奇之下,WA2000朝著草叢前去,距離那個詭異的光點剩下不到五公尺時,那個光點移動了。

  「…………!」那是錄影機,WA2000看到了,穿著一套黑色連身斗篷的人拿著錄影機躲在草叢拍攝自己。

  「站、站住!」WA2000想要追上對方,但沒想到對方逃跑的速度極快,WA2000不但沒追上,還踢到一旁碎裂的地磚而跌了踉蹌。

  「唔……可惡,差點就能追到了。」

  「WA醬?妳還好嗎?」抬起頭,WA2000看見正好路過公園的春田伸出手想要扶起自己。

  WA2000才剛站起身,就因從腳踝傳來的陣痛感倒了下去,幸好春田即時攙扶著。

  WA2000脫下靴子,發現左腳的腳踝發紅且腫了起來。

  「腳受傷了,WA醬,我揹妳回宿舍冰敷。」春田蹲了下來,背朝WA2000。

  …………

  ……

  在回去宿舍的路上,春田一面揹著WA2000,一面和WA2000談話。

  「WA醬。」

  「嗯?」

  「看你今天急急忙忙的,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沒、沒有啊……」WA2000把下巴放在春田的肩上,語氣顯得有些心虛。

  「沒關係的,如果真的有不好說出口的事情,我不會逼WA醬說的。」春田不強迫人的溫和態度,這或許就是春田在格里芬會受到眾多人歡迎的原因之一吧。

  「不過,我還是想小小的抱怨幾句。」春田頓了會後繼續說道「總覺得WA醬變得好冷淡,前陣子的妳對於我所作的任何事都會有著強烈的反應,但是這幾天,我卻怎麼樣也沒感受到WA醬的活潑氣息了,就好像失去了活力一樣。」

  「春田…………」聽見春田的這番話,不知為何的WA2000的心彷彿揪成一團,有股悶澀的苦悶感在心中。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WA醬能盡早回到以前那樣,不然可能就沒機會了。」

  「沒機會?什麼意思?」

  「沒什麼,當我沒說過吧。」春田不想回答,但這句話仍在WA2000心中迴盪許久。

  這時,WA2000猛然驚覺那封信上的內容。


  要是妳敢再和春田那麼要好,那麼下個受害的就會是春田。


  昨天的照片在自己不知不覺的情況下被偷拍,難保犯人不會隨時隨地監視著自己,要是讓犯人見到春田揹著自己的畫面,踩到犯人底線該怎麼辦?

  「春田,我想起我還有事,要先離開了。」一想到這,WA2000立刻從春田背上下來。

  「可、可是WA醬妳的腳……」春田面露操心的神色。

  「我沒事,這只是小傷。」連道別也沒說,WA2000一跛一拐的走下樓梯。

  望著離去的WA2000,內心難過的春田眉頭蹙起,展露出一抹苦澀的微笑。

  「看來我的願望……是不會實現了呢。」語畢,春田稚嫩的臉龐上劃過了一滴淚珠。

  …………

  ……

  WA2000繼續尋找可以詢問的對象並仔細觀察周遭有沒有錄影機的偷拍,找著找著WA2000來到了一棟廢棄大樓,心想這裡比較偏僻的WA2000,要是有人偷拍,那麼一定很好發現。

  當WA2000走在廢棄大樓一樓時,赫然。

  ——嘩啦!

  冰冷的冰水傾瀉而下,全澆在WA2000身上。

  「唔哇!這、這是!」被帶有碎冰塊的冰水沖得一身濕的WA2000仰起頭看著樓上的地方。

  穿著黑色斗篷的人正拿著塑膠水桶看著這裡。

  「可惡!在上面是嗎?」WA2000迅速尋找距離這裡最近的樓梯,完全不管剛才被冰水淋溼的自己,準備衝上二樓。

  但在公園跌倒受傷的腳踝卻成了累贅。

  「唔……好痛。」一邊咬牙忍著腳踝的痛楚,一邊緩緩爬上樓梯。

  好不容易來到二樓,但怎麼樣也不見黑色斗篷的身影。

  「跑掉了嗎…………」怨恨自己為何要在這時受傷的WA2000大吼「人到底在哪裡啊!真是煩人…………」

  但發洩情緒的話還沒喊完,WA2000卻被人用手捂住嘴。

  「…………!」當自己意識到被人挾持時,WA2000的脖子便傳來一陣酥麻感,隨即昏厥倒地。

  黑色斗篷的少女收起電擊棒,將WA2000拖到一旁。

  …………

  ……

  緩緩睜開櫻桃紅的雙眸,脖子的痠痛感和手腕反轉的疼痛讓WA2000馬上認清了現狀。

  她被綁架了。

  WA2000坐在木製椅子上,手和腳都被膠條捆綁住,動彈不得。

  「有、有人嗎?!」WA2000大喊,整棟大樓都是她的回音。

  「這裡只有我而已。」

  身後,傳來曾未聽過的少女的嗓音。

  「妳、妳是誰!」

  「我明明警告過妳不准和春田前輩那麼親密,可是妳又觸犯了。」黑色斗篷的少女繞到WA2000面前,語調低沉。

  「我問妳是誰!」

  「趁著我出外作戰的這段時間出現,介入我和前輩之間的感情……」黑衣人沒打算回答WA2000的問題,反而自顧自的繼續說道。

  「我會讓妳得到應有的報應。」說完,黑衣人取下連身帽和面具。

  粉如櫻花的亮麗色澤是她長髮的顏色,有著蜜桃般的粉色雙眸充滿了孤傲的氣質,除此之外還帶有一絲恨意。

  脫去黑色斗篷,身穿黑色水手服的少女佇立於WA2000面前。

  「在有人來救妳之前,妳就陪我好好玩玩吧。」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