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3
GP 4k

RE:【小說】少女前線:火線小組Frontier 5/6發布幕間4-2

樓主 夏多爾‧米菲‧艾因法 sl9221
幕間4-2
  
11:30 AM
Beta-5,員工餐廳
  
  波拉爾拿了一杯皇家咖啡和牛肉貝果找個窗邊位置坐下來等AR-15,剛拿起咖啡杯馬上被眼前的景觀嚇到
  
  「…真羨慕妳們人形怎麼吃都不胖。」
  
  「吃多也是會感到膩呢。」
  
  大概是還在對於剛剛實驗失敗感到生氣,AR-15拿了一堆甜點坐到波拉爾的位置,有提拉米蘇、草莓蛋糕、奇異果慕斯、巧克力甜甜圈等各種甜點,想要藉著大啖甜點消消氣
  
  「移除實驗可以慢慢來,就算好了妳短時間也應該回不去吧?」
  
  「那你倒是說說看,“傘”移除後我還能去哪裡?還不是一樣要回去指揮官和AR小組夥伴的身邊?」
  
  波拉爾啜飲咖啡後放下杯子並回應AR-15剛剛的話
  
  「其實…愛德華老闆她早就想趁機幫妳制訂妳的心智升級組件也包含軟硬體升級,一切由我們一手包辦,所以說傘移除後也不用急著回去。」
  
  聽到移除病毒後還要幫她進行升級,AR-15認為這根本是不可能的玩笑,可是對方看起來一副就是“我沒開玩笑”的模樣,於是開口如此回問
  
  「把我升級對你們來說有沒有好處,而且貴公司的組件也不一定合用,你們的企圖到底是什麼?」
  
  「對我們沒好處?或許是,至少對妳的夥伴有好處,增強戰力還不好的話,那我不知道妳是怎麼看待升級這件事情。」
  
  波拉爾認為幫AR-15進行心智升級除了能增強戰力外,也可以測試一些新的軟硬體系統;聊到一半時有個通訊畫面出現在兩人之間,紅藍二色異色瞳、略微偏紅色的長直髮女性,身穿國際戰爭公司特有的軍服、坐在一個類似科幻場景才有的駕駛座艙中
  
  『好久不見,波拉爾主任,我請你製作的資安和防毒軟體完成了?』
  
  「原來是塞普拉斯主任,已經完成了,就等各位找個地方休息時順便進行上傳更新。」
  
  『交給老波處理果然可靠又安心,我會帶隊去哈伯尼爾進行更新作業的,到時候還請你幫忙了。』
  
  通訊結束後AR-15對於剛剛的對話內容感到興趣,也對於剛剛那個女性感到好奇於是開口問對方
  
  「剛剛那位女性是什麼人?也是這個公司的人嗎?」
  
  「是的,她叫格拉希亞.塞普拉斯…」
  
  波拉爾對AR-15說有關那位女性的事情,這位格拉希亞是國際戰爭公司部門“墨堤里亞軍械製造廠”的研發主任,專職進行“人形動力機甲”的研發與運用,目前設計出了三款大小不同的人形動力機甲;這三款設計圖似乎是很早之前就完成的作品,直到進入公司後才得以實現
  
  「…同時這位主任也是個很古怪的人,向來非常堅持親自到前方進行實彈測試,這個堅持可以說是到了頑固的等級,甚至自己招募組員組成了名為“獨眼巨人小組”的機甲部隊。」
  
  「研發主任上前線打仗…我還以為我家指揮官上前線和人形一起作戰就非常稀奇了,沒想到居然聽到更詭異的。」
  
  對於AR-15的反應,波拉爾早已見怪不怪、知道這是第一次聽到的正常反應,咬下一口貝果繼續剛剛的話題
  
  「雖說是研發主任,但是很多人謠傳格拉希亞曾經在什麼地方擔任過指揮官,後來是機運到來讓她有了轉往進行研發的念頭。」
  
  「那…一共生產了多少機甲?」
  
  「我想想哦,實際運作的有獨眼巨人24台、螳螂號9台以及巨像號3台,包含庫存品在內…只能說很多台。」
  
  雖然沒看過獨眼巨人小組的戰鬥實況,但在AR-15的耳裡聽來是覺得非常厲害的感覺;波拉爾接著說出來的部分,從中多少可以聽到公司對於軍方的提防有多重
  
  「愛德華老闆對於公司部份產品可是不對外發售的,像是剛剛說的三款人形機甲、最近做出來的蛇鵜號空中要塞以及最新款的裝甲車輛,只能說是提防軍方從他國買入再拆解、從中仿冒。」
  
  「我不懂…既然國際戰爭公司是世界級的軍火和傭兵企業,為什麼不和軍方合作還處處提防著?」
  
  「和軍方結下樑子吧?只是聽說而已,曾經和軍方做過交易,當時出售的三十台第一代天蠍坦克過沒幾個月馬上被軍方仿冒,而且明明有生產專利的我們在官司訴訟還吃敗仗,這下老闆不爽了,日後就算有交易也只賣軍方最爛的產品。」
  
  波拉爾把咖啡喝掉一半後繼續剛剛的話
  
  「而且在那之後老闆招募了全世界最頂尖的各領域資訊科學家和心理學家,像是大數據、AI演算、人格育成與影響等,從而開始進行超級AI的開發,而最後的成品…AR-15也知道的,就是阿爾緹密斯。」
  
  「可是…這跟軍方結下恩仇有任何關聯嗎?」
  
  「根據老闆當時的說法,要做一個連軍方都仿冒不來的超級AI來氣死他們,經過多年的努力和教育,阿爾緹密斯成了全世界都學不來的超級AI。」
  
  波拉爾拿出一個電子檔給AR-15看,上面標題寫著“歐伽斯網路的應用與管理”,對於專精作戰的精英人形來說是一頭霧水
  
  「這個,就是阿爾緹密斯最初的發想源頭。」
  
  一陣天花亂墜般的述說,知道阿爾緹密斯起初是作為公司管理AI,而研發過程中不斷加入各項能力如駭客入侵、遠距離載具遙控、零時差資訊傳輸等,最重要的核心則是“自我學習與進化”
  
  「阿爾小妹妹曾經把公司旗下最引以為傲的防火牆、防毒軟體通通破解過好幾次,而她也從中鑽研更牢固的防護系統,在反覆的破解與再編撰之下才會有現在公司號稱易守難攻、以毫秒進行編碼變化的動態防火牆。」
  
  「到這裡還可以理解,但是阿爾她怎麼會出現在世界各地…?」
  
  「嗯…這個問題要問問本人了。」
  
  AR-15接著想問為什麼阿爾緹密斯沒有反過來攻擊他們,一直被談論的對象剛好出現在兩人中間,為兩位帶來新型移除程式已經完成的消息
  
  『新的程式已經完成了,波拉爾主任。』
  
  「謝謝啦,嗯…AR-15有個小問題想問阿爾小妹妹,不介意她問吧?」
  
  『儘管問,我盡可能用白話文回答。』
  
  AR-15提出心中的最大疑問,阿爾緹密斯聽了之後微笑回應
  
  『那是因為我被創造的過程中也對我設了許多制約,如同人類的道德倫理一般的概念,也把我當人類一樣的進行道德倫理教育,因此才沒有演變成威脅全人類的存在。』
  
  「如同她說的一樣,避免電影中的天網情節發生,創造和教育過程下了不少功夫,植入類似人類的道德倫理概念是比較有用的方法。」
  
  聽完兩人的說明,已明確理解培育阿爾緹密斯的過程中是把她當作“人”進行培育,所以才沒有上演像是鐵血與人類衝突不斷的情境
  
  「回到最初的“收傘”話題吧,阿爾小妹妹已經準備好新的程式,就看妳要什麼時候進行新的實驗。」
  
  ※  ※  ※  ※  ※  ※  ※  ※  ※  ※  ※
  
10:36PM
美國,S09指揮部
雅修的宿舍房間
  
  經過一天的挖掘作業沒有發現任何疑似或是確定AR-15的零件遺骸( 事實上確實沒有AR-15的殘骸在那裡被發現 ),好不容易安撫好M4A1的情緒,也料想不到要睡眠休息的前一刻又發生了其他的事情
  
  「雅修~我有話想和你說。」
  
  「明天再說好不好,春田?我現在想睡…」
  
  已經睡意濃厚的雅修聽到此話說完沒幾秒突然聽到喀啦、喀啦的怪聲,睜開眼睛往床頭一看,發現雙手被手銬分開銬在床頭兩側動彈不得
  
  「春田,妳…咦?唉!?」
  
  春田身穿薄紗睡衣站在床的右側,姣好的身材曲線在透光的薄紗之下顯得若隱若現,但是她的臉上卻帶著不懷好意的壞笑,一股寒意滿滿的氣氛籠罩著這個房間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問你,而你卻說想睡了,嗯?」
  
  「我…呃…有什麼問題是我能解惑的嗎?」
  
  「聽說你把AR-15藏起來了,這是真的嗎,我的帥老公?」
  
  沒想到愛人居然單刀直入地提出這個問題,雅修聽到對方的問題心虛的把頭往左轉,語氣有點像是做壞事或是說謊被抓包的感覺回答春田的問題
  
  「老婆大人說什麼我不知…!?」
  
  突然一股沉甸甸的感覺傳到身上,雅修抬頭看到春田坐在他的腹部,臉上一副嬌媚的表情透露出“非得要你說實話”的氣氛盯著他看,雙手還不安分的在他胸膛上不停游移
  
  「我想知道AR-15是不是還活著,僅此而已,親愛的雅修。」
  
  「AR-15確實陣亡了,而且今天的挖掘作業也沒發現她的遺骸…咦?!」
  
  這句話還沒說完,他的頭被春田的玉手扭正,美麗人形的眼神像是在說好好看著我的眼睛說實話一樣;知道實情的指揮官怎麼能把這嚴重的秘密讓其他人知道,更別說當下時機都還沒到,說出來可能會引來不必要的騷動
  
  身為副官的她不管怎麼問對方就是不肯說實話,只好拿這一招來對付眼前這位不肯乖乖說實話的壞指揮官
  
  「既然親愛的你什麼都不說,那我就把你當玩具玩個徹夜未眠。」
  
  「唉?!春田妳想做什…!?」
  
  對於死也要保守秘密的雅修來說,這一夜確定是完全無眠又嚴重虛脫的一夜…



  ※  ※  ※  ※  ※ 作者分隔線 ※  ※  ※  ※  ※


末尾的後續請自行想像
本人只開遠光燈點到為止 ( 光速逃

近日也要慢慢把一些設定弄出來
主要先圍繞在獨眼巨人小組的身上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