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6k

【小說】少女前線:Doll girl beats! 【EP2-7 格里芬特殊部隊】

樓主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apple2000ai
開頭先來個配樂

*********************************

  EP2-7
  格里芬特殊部隊
 
 
  "不要…這不是我要的結束局……416…妳醒醒,快醒醒……"
  "什麼嘛,到頭來自己還是什麼事都做不了是嗎?"
  "那時到底我要相信的是自己…還是45姐的命令?"
  "現在我要相信自己…還是去信任指揮官的戰術?"
  "不,相信戰術之外,我還有自己能夠做到的事情……"
  "啟動──核心程式──鬼魅──"
  "冷靜,要冷靜,對方絕對會有破綻,不可能有那麼完美準確的判斷,這中間一定有什麼僥倖……那是什麼?"
 
 
  狐耳人型?右藍左紅的雙瞳?就是妳!看似全部都有辦法在煙霧中命中我們的子彈,其實是妳開槍的!
  戰鬥短刀,就讓我無聲無息的將妳給抹殺掉!
 
 
  握緊手上的刀,一步步走向她,為什麼只有她的方向是瞄準我這來的?那顆能夠洞悉一切的紅眼正在分析煙中的煙霧中的數據,死死的盯著我。
  可惜這是我所獨有的空間,在這個時間被降低一百零一倍的空間中,只有我能夠行動,就算是子彈,我也有足夠的時間去閃躲掉!
 
 
  ……!!!!????
 
 
  動了!怎麼可能!為什麼她能夠行動!
 
 
  同樣抽出戰鬥短刀,從那機甲守衛的身後走出,毫不留情的低處刺過來,左手捉住持刀急襲而來的右手,用力推開!蠢材,不知道先出招不一定佔便宜嗎?右手迅速回刺,她的左手也想阻止我的刀鋒直接劃破她的腹部。
 
 
  分出勝負了!左手甩開她的右手,瞬間推開另一隻想要阻擋的左手,側身閃避,刺入!
 
 
  那是什麼笑容?看不起我是嗎?妳在小看我嗎?這場短刀格鬥術輸家可是妳啊!
 
 
  噠噠噠噠噠──
 
 
  「9!」
 
 
  發生什麼事了……一瞬間,只有那一瞬間,時間被回復了?從她身後飛來的子彈擊中了我,卻又進入了時間靜止狀態?
 
 
  ……很痛……她又一次刺過來了!不行,要退後……來不及!這麼近,要退後用槍還擊!把時間回復後還擊!來不及了──
 
 
  噠噠噠噠噠──!!!!
 
 
  不知何時發生的事,兩陣槍聲,子彈不是往跑出機甲身後的我射來,而是往別處發擊?
 
 
  「指揮官!九妹中彈了!」灰熊緊急告訴我九妹的情況,但戰術還是得進行,如果因為九妹中彈,而中止戰術,那這僵局無法打破。
 
 
  「做緊急處理!」手雷已經飛向她們那,把槍對著剛才出現微微火光的方向,不停掃射,子彈不斷傳出擊中在金屬上頭的聲音!
 
 
  我不能停下腳步,必須保持衝刺不被子彈給擊中,但這裡沒有任何掩護,被擊中是遲早的事……
 
 
  震撼手雷爆開,這是給司登和加利爾的攻擊信號!就看她們了!
 
 
  司登和加利爾已經在側翼準備好,爆炸的信號一出現,她們立刻從旁射擊!無論之後有沒有擊中她們,只要她們走出機甲身後,WA醬就能把她們一網打盡!
 
 
  「啟動──核心程式──突擊專注!」
 
 
  WA醬手上的狙擊步槍已經瞄準好了,任何探出身子的人,無論在哪,都無可躲藏!
 
 
  「我是,為了殺戮而生的優秀人形──現在,安息吧──」
 
 
  一陣又一陣的槍聲,WA醬?為什麼還不開槍?發生什麼事了?難道……?
 
 
  「指揮官!加利爾的心律感應變得非常微弱!加利爾中彈了!」
  「司、司登也變得非常微弱!」
 
 
  戰術……失敗了?既然如此,就讓我把妳們給引出來!
 
 
  子彈火線轉變掃向我這,四把槍枝四輪射擊,量子護盾要失效了,只要妳們探出足夠的身軀,就會被WA醬給解決掉,我要撐住!
 
 
  砰──!WA醬的狙擊步槍開火了!對方瞬間少了一個火力,煙霧中只剩三個火光!
 
 
  噠噠噠──又少了一個火光?不對,只是射擊目標不是我而已?
 
 
  「指揮官!WA醬中彈!你快點回到掩體後方!」
 
 
  來不及了,這裡距離機甲守衛太遠……子彈無情地飛了過來,劃破手臂、打中身軀──最後,我也被擊中倒地……
 
 
  「指揮官!」
 
 
  停火了,煙霧慢慢散去,還未回復行動能力的416、不知何時被擊中早已倒地的九妹、側襲失敗的加利爾、右手與腹部重傷的WA醬、還有我……短短一分鐘內,五名人員無法戰鬥。
 
 
  「司登,妳受得傷好嚴重!不行,妳現在出去會被當靶子的!」灰熊試圖阻止側襲失敗,勉強跑回監控室,左手左腳害胸口都中彈的司登。
 
 
  「指、指揮官……要救…指揮官……」
  「我們……受重傷……只要進去修護皿就可以修好……指揮官是人類……重傷不管會死掉的……」
 
 
  在灰熊與公主的阻止下,司登只能不甘心的被擋在裡頭,外面的特殊部隊似乎也沒有攻擊的跡象,正在等著她們出去自投羅網。
 
 
  「救…救救指揮官啊……指揮官會死掉的……」公主幫司登治療時,司登口中仍嚷著想出去救人。
 
 
  「啊…一定要救的,只是這樣衝出去不是好辦法……我一直覺得很奇怪。」塔沃爾看了一眼不知什麼時候停止玩掌機的RFB。
 
 
  「或許和我想的一樣,為什麼監控室就只需要一個人?為什麼會讓只玩電玩的人守在這裡。」
 
 
  塔沃爾把槍口對準在一旁看戲,早就停下電玩的RFB。
 
 
  「機甲守衛其實就是從妳手上操控的對吧!還有那些守衛的人形、攻擊辦公室的直昇機,甚至是這個特殊部隊,也都是妳操控的沒錯吧?」
 
 
  「欸?妳發現了啊?真沒辦法呢……算妳答對一半吧。不過特殊部隊不是我操控的唷!」天真無邪的笑臉回答著塔沃爾:「確實,直昇機是在我操作下,對妳們掃射的。但那是任務,被派到這個位置,保護總部機密資料安全的我,必須進行的任務。」
 
 
  「…………」
  「為什麼妳能夠毫無在乎的殺掉辦公室的工作人員?那些也都是格里芬的人呀!為什麼會出動武裝直昇機直接對辦公室掃射?妳瘋了不成嗎?」
 
 
  「入侵總部,擊倒大量戰術人形的妳們就不瘋嗎?」RFB回問道:「整個總部,整個基地的人形都要逮住妳們,為此中止了許多對外的救援任務,那些缺少我們支援的人,因此死亡,數量會比辦公室死去的人還少嗎?」
 
 
  「妳們只是為了自私的事情,才攻擊總部的對吧?對妳們來說,那些極需我們幫助的人,一點也不重要對吧?」
 
 
  司登在一旁重新上膛好彈藥,還沒等RFB回答,直接上前將子彈全部送到了RFB身上,連續被強力電擊彈擊中的RFB,因為電流過強直接癱瘓。
 
 
  「那是兩回事,妳還是好好睡一覺吧……」
  「對、對這種人形,不需要多說什麼……敵人,消滅就好了……」
 
 
  司登冷血的言語,她把所有的憎恨全部加諸於RFB身上,就算是解釋,也不會有讓人聽得進去的理由。
 
 
  塔沃爾撿起RFB的掌機,果然如她所想,上頭的畫面雖然看來是遊戲畫面,但事實上是操控外頭機甲守衛的控制器。
 
 
  正以遊戲畫面呈現了兩具機甲被EMP癱瘓,有五名敵人被擊倒,剩下六名敵人還在監控室中,外頭的四名特殊部隊則是友軍,在這掌機中,似乎可以操控的就是剩下不動的四具機甲。
 
 
  「妳們會玩嗎?」塔沃爾問著。
 
 
  公主、灰熊與李妃紛紛搖頭,說道:「小孩子才玩這個。」
 
 
  四人的目光同時移到了司登身上,司登慌張的揮著手。
 
 
  「我、我平時都是在廚房或客廳等著指揮官!沒接觸過這種東西!」
 
 
  「這樣啊……」四人同時嘆氣,似乎很失望的樣子。
 
 
  「那個…那東西我應該會哦……」最一開始就中彈的97在一旁舉手說道:「雖然我可能不是很厲害,不過至少姐姐玩電動沒贏過我。」
 
 
  「希露亞小姐,我們發現可能是操作機甲守衛的東西,現在就把晶片放到掌機上頭,可以請您看看嗎?」
 
 
  「欸……!怎麼這樣……」97被無視了。
 
 
  她們對97的話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最終還是選擇通知希露亞。
 
 
  「做得很好!難怪我怎麼都找不到監控室與機甲有關的程式,原來是放在這上頭了!我這就試試看」希露亞開始識別掌機的系統……
 
 
  「那麼我們六個要守住著裡,不管對方在怎樣厲害,要攻擊我們,都要從這個扇門進來,既然這玻璃和門都是防彈的,表示我們可以清楚知道對方的動作,她們也拿我們沒辦法。」
 
 
  六人將門上鎖,死守在裡頭不出去,剩下的只有祈禱她們的判斷沒有錯誤,藉由希露亞駭進掌機中的控制程式,操作那些機甲守衛來對付那支難纏的特殊部隊。
 
 
  灰熊與李妃警戒著外頭的特殊部隊,畢竟外面還躺著自己的隊友,而且如果再過幾分鐘,希露亞還沒完成程式入侵,重傷的隊友可能會有危險,若真的沒辦法,還是得出去迎擊,救在外的隊友才行。
 
 
  果然那群人正打著無法行動的隊友主意,其中一人就站在九妹身旁,打算以手槍進行處決。灰熊趕緊開門,手上的手槍不停開火,試圖將對方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
 
 
  對方也展開反擊,雙方各自倚靠著門與機甲駁火,對方的火力雖然是四枝突擊步槍,但並沒有進行連續的壓制射擊,不如說,她們都等待著灰熊把手伸出去要開槍時才會射擊。
 
 
  如此方法比起無所謂的壓制有效率多了,公主、李妃和塔沃爾根本沒辦法把身子探出去用槍瞄準。對方可以準確命中,而我們卻只能在門後盲目的射擊躲在機甲後的敵人。
 
 
  兩相交火沒多久,唯一能反擊的灰熊右手也被擊中,但不能就這樣讓她們對在外頭的隊友任意妄為,就算拼了命,也要試著把對方壓制在機甲後。
 
 
  「右手都被打爛了啊……只好用左手了……」換成左手持槍,仍不停地對外開火。
 
 
  傷口癒合差不多的司登也提起衝鋒槍對外掃射,不管有沒有效果,只能盡自己能做的,為隊友掩護爭取更多時間。
 
 
  雖然完全沒有擊中對方,但這樣試著壓制對方,卻也有一點點成效,特殊部隊四人完全沒注意到WA醬拖著重傷的身體緩慢地爬到機甲後,硬是撐起身子站起來。
 
 
  「如果可以…我可不想再打這種痛死人的針了……」雖然治療針使用後的痛楚會比現在的傷口還要更痛,但不治療自己可是幫不上忙的,WA醬還是連續往受傷的右手和腹部打了兩針。
 
 
  「真的是…痛死了……呼……」她看到倒在一邊的我,傷勢非常嚴重,如果不快點治療可能會因失血過多而死。
 
 
  「…司登,可以給我更多掩護嗎?我要把指揮官拉回來這裡……麻煩幫我完全吸引住她們,別讓那些混蛋發現我了……」WA醬從通訊頻道對監控室內的司登說道。
 
 
  「好!指揮官就拜託妳了!」
 
 
  如果要完全吸引她們的注意力,最有效的辦法就只讓整個身子出去,對方勢必會全力對露出身體的自己開火,但也只有這樣做才能讓WA醬把指揮官帶到安全的地方。
 
 
  「別一個人,我們四個同時展開護盾,能撐多久算多久。」公主拍了拍司登的頭說,她連步槍也不使用了,打算把全部的精神都放在展開量子護盾,以及護盾損毀後,接著使用簡易型的護盾。
 
 
  「塔沃爾,妳在最裡面協助希露亞入侵這個東西,外頭就交給我們了。」
  「上了!」
 
 
  公主、灰熊、李妃、97四人同時間張開量子護盾以掩護整個身子都要出去的司登,司登在護盾的保護下全力對四人開火。
 
 
  但對方可不領情,她們已經不打算管監控室到底會怎樣了。
 
 
  「小心!榴彈!」
 
 
  灰熊看到榴彈飛過來時,要將司登拉回來並關上門,但來不及了!四枚槍榴彈同時從完全打開的門外飛過來,加上有量子護盾,槍榴彈在撞上護盾就會直接爆炸!
 
 
  「怎…怎麼會……」
  「因為我嗎?……如果我直接潛過去指揮官旁邊會不會更好……」
 
 
  四發高爆榴彈的威力,就連WA醬這裡都能感受得到震動,濃烈的火藥味,隨著爆炸後的煙灰飄出。
 
 
  「回…回答我呀…司登?公主?」
 
 
  司登與公主的通訊裝置完全沒有反應,不光是她們兩人,97、灰熊、李妃也都沒有回應。
 
 
  「該死的東西…我、我要殺了妳們……」因為自己的判斷失誤讓隊友落得全滅的下場,不能夠原諒自己,現在能做的只有自己一個人對付她們了沒錯吧?
 
 
  「我要殺了妳們!」勉強使用著核心程式能力後,衝出機甲掩護,手上的WA2000不停開火,不停的開火,換彈,再開火!
 
 
  對方竟然被一人給壓制住了?不對……WA醬身後的機甲竟然動了!
 
 
  機甲守衛原以為沒彈藥的的迷你機砲竟然開火了!是備用的彈藥!兩具機甲守衛的迷你機砲不停對著那四人掃射。就算是精銳的特殊部隊,似乎也只裝備了對步兵用的普通武器,對這種要命的重火力肯定是沒辦法處理。四人立刻躲到還沒啟動的機甲後方。
 
 
  但被啟動的可不只有WA醬身後的機甲守衛!四人躲藏的機甲也動了起來!巨大的盾牌直接往躲在身旁的人揮擊,其中一人直接被撞飛,整個身子飛到裝甲牆上!
 
 
  另外三人驚覺不妙,判斷了無法處理突然呈敵對狀態的機甲守衛,她們也不做過多的戀戰,以極快的速度四散開來,其中一人將被擊飛的隊友給帶上,短短幾秒鐘內,監控樓層只剩下被希露亞駭客入侵的機甲在此喧鬧,以及被特殊部隊被打倒的隊友。
 
 
  「……全滅……了嗎?」但WA醬還沒有回復過來,她自責自己的誤判,讓隊友在一瞬間被全滅,從來沒遇過像這樣的挫折,以往的任務都是以高竿、完美的方式解決,這次竟然是這種結果。
 
 
  「……有時間自責不如快救人。」416已經回復了,她慢慢起身,走到凜身旁,從身上找出治療針,為凜治療。
 
 
  「……」塔沃爾也不敢相信十一個人都對付不了的特殊部隊,竟然會這麼輕易的被機甲守衛給逼退,如果當時她們身上有帶上EMP手雷之類對付機甲的裝備,那豈不是完全沒輒了?
 
 
  把所有傷員集中在監控室,除了塔沃爾以外所以人都是重傷的狀態。就算是用上治療針,要得等上快三十分鐘,才能全員都有行動能力。
 
 
  多想也沒辦法,任務還是得繼續,都已經進行到這裡了,就快要到總部的地下工廠了,自己的好朋友也在等著。
 
 
  「你們趁這時候休息一下吧,我會操控機甲幫你們警戒的。」希露亞告訴在窗口觀察外頭狀況的塔沃爾:「辛苦妳們了,接下來的工廠才是正戲呢。」
 
 
  「總部,似乎有比以前404小隊更恐怖的特殊部隊吶。」416看著手上被準確打中榴彈發射器而爆炸,已經無法使用的HK416,有點無奈的說。
 
 
  「這種對人用部隊,已經不只是軍事承包商的範圍了吧,還是公司日漸狀大,對格里芬抱著敵對態度的人越來越多,才不得以訓練這種特殊部隊?」
 
 
  「突然很好奇,當初404小隊的任務範圍到底是什麼,又為什麼會解散……」塔沃爾無心地問了416這個問題。
 
 
  「為總部處理各種無法處理的問題…抹殺、抹殺、再抹殺……」
  「最後抹殺的對象…就是自己。」
  「第一批裝上第四代人形的心智模組,也就是現在的主核人形,產生了不同的想法,原本的隊友出現分歧。」
  「為了不讓所有隊員被格里芬給抹殺掉,我們之中,選出了一人……」
 
 
  「…………」
 
 
  「之後404小隊正式解散,因為不再被總部賦予各種任務,我們也成了自由之身。」
  「雖然404小隊是個在指揮官之間流傳完成許多困難任務的小隊,但實際上,我們大多任務都是負責暗殺,且對象大多只是格里芬的指揮官……」
  「因為這點,我們幾十年來,成為了一場任務都沒有參加、一個長官都沒有尋找的廢物人形。」
  「9和G11選擇了她們的路,像個少女一樣到學院過著那身為戰術人形不曾體會過的生活。」
  「而我……」
 
 
  416說到最後關於自己時,突然哽咽說不出話。
 
 
  「明明…想和以前的隊友見面……明明一直有機會見面,卻選擇避而不見,我的心智模型彷彿有一種罪惡感,讓我僅是看著9那種生活,明明想參與沒有臉去見她……」
  「那一槍……不是我開的呀……」
  「如果當初我能阻止9開那一槍,9也不用背著那個心情了……」
 
 
  似乎心智模型開始產生了記憶錯亂,最後的話,說著過往的事,卻又搭不上邊。
 
 
  「好難懂呢,416。」一隻溫暖的手,撫在416欲意哭泣的臉頰上,輕輕為她擦掉眼淚,又重新撫摸著她的頭,試圖安撫她的情緒。
 
 
  「指揮官,你醒了。」
  「那個戰術結果爛死了……」
 
 
  嗯,剛醒來就被訓話了嗎?
 
 
  「不過,總體是一個很棒的戰術。」妳是在稱讚還是挖苦我呢?
 
 
  「被膛炸也是很經典啊,416。」
  「指揮官這樣挖苦自己的隊友是正常的嗎?」
  「嗯,正常的,在我這裡而言。」
  「……明明是轉戰世界各地激烈戰區的人,卻是這種個性,真不知道是怎麼活下來的。」
 
 
  「我想……」把自己手上的HK416交到了416手上,自己只使用備用的M9手槍:「是一點點的幸運,和多了很多像416一樣能幹的隊友吧?」
 
 
  416沉默了,看不出任何想法,清澈的綠眸只是盯著我交給她的HK416。
 
 
  過了一會後,416才露出難得一見的微笑:「我確實是很能幹沒錯。我說了,沒有比我更好用的了。」
 
 
  一旁的塔沃爾用力地拍打自己的額頭,眼前這個身經百戰的戰術人形,講起話來就像自己的老朋友一樣,脫線不知含意,用自己知道卻會讓人誤會的詞彙去表達。
 
 
  「司登…也很好用的……指揮官……」有股陰森的氣息從後冒出,司登掛著發黑印堂,面無表情地竄出:「司登才是最好用的…司登跟了指揮官十九年,司登好用的地方絕對比相處一天的416多呢!這也只有指揮官才知道!」
 
 
  「好了好了,妳們兩個……」一旁的塔沃爾紅著臉在用頭去撞牆了,妳們可不可以停一下?
 
 
  「哼…跟了十九年卻還是用指揮官還稱呼,還敢說自己好用。」
  「……這、這是尊敬!公主也是用指揮官稱呼指揮官!」
 
 
  在旁邊默默看戲的公主,聽到自己要被扯進去時,把身子別到了一旁。
 
 
  「停!停止這個話題!」
  「阿凜!不要停止啦!這個話題很有趣呢!416真的是很好用哦!尤其是416胸前,藏著小怪獸!」
 
 
  醒來的久妹也在中途聽到了我們的對話,她擠到我和416中間,一手用力的揍向416的胸口,似乎被一種不可思議的柔軟度給彈了一下。
 
 
  「9!別用那個外號叫我!」
  「416胸口!藏著小怪獸!快生氣!快生氣!生氣的416最可愛了!」
  「我說別用那個外號叫我!」
 
 
  似乎很在意這個外號,總之九妹剛醒不久,又被416打得頭上三個腫包,然後扔到角落去。
 
 
  「WA醬。」
  「剛才最後,做得很好。」
  「…………」
 
 
  在喧鬧下,唯獨一人悶悶不樂,垂頭喪氣的WA醬。
 
 
  「沒有妳,在機甲啟動前,我們就要被全滅了。」
 
 
  照著公主偷偷告訴我的方式去應付她,確實是個很好應付的個性。
 
 
  「……哼!」她喜歡被誇,卻總會以這樣的方是回應任何誇她的人。眾少女人形中,也許個性最好應付的,就是WA醬了吧?看那被誇讚後自個兒得意的笑容,像是不想被發現的別過頭去。
 
 
  「嘛!雖然戰術失敗了,指揮官表現也…還不錯就是了……」嬌了嬌了!
 
 
  「這些機甲,真想直接搬去一起對付總部的警備隊啊……」九妹站在停止操作,動也不動的機甲守衛旁,她仔細打量著這強大的兵器。
 
 
  「那我們就搬吧?」灰熊和李妃也開始看著機甲守衛,只不過她們盯的是這面巨大的盾牌。這是軍方當初為了迎擊鐵血裝甲部隊特別製作的東西,優秀的防禦能力,除非過猛的炮火擊中轟炸,不然這面盾牌可以站在軍隊的最前頭,擋下任何直擊的炮火。
 
 
  「拆下來唄?」灰熊開始對機甲守衛動起手腳,不過怎麼扳動,這面盾牌就是不離機甲手中。
 
 
  「希露亞小姐,麻煩妳讓一具機甲的手鬆開,這盾牌我們可能用得上。」灰熊通訊對希露亞說道。
 
 
  「瞭解,小心別被砸到了。」希露亞剛回覆完,其中一具機甲守衛手中的盾牌框榔一聲掉落地面,發出金屬才有的聲響。
 
 
  「那我試試看。」灰熊摩拳擦掌地看著地板上這面巨盾,眼看也有上百公斤吧?
 
 
  灰熊卻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她立起來了?原來這盾牌是由輕量化過的特殊金屬,配合著機甲本身的量子護盾去產生保護的。把它拆下來,雖然變得不能擋住坦克大炮,不過用來擋子彈應該也是夠了。
 
 
  「我應該申請去當SG型戰術人形才對呢。」舉著這面比自己還高的巨盾,灰熊吃吃的笑著。
 
 
  這有趣的新玩具,每個人都很好奇的把玩了一番,確實沒有看上去那麼笨重,在外骨骼的幫助下,就和一般人類舉了一面防暴盾一樣。
 
 
  「阿凜要不要試試看?」九妹一臉期待我拿這盾牌後出糗的模樣,被我直接拒絕了。
 
 
  那麼接下來,搭乘監控樓層能往地下工廠的電梯,地下一樓,格里芬的主要倉庫,第一目標是先到這補充剛才面對特殊部隊消耗的彈藥和手雷裝備。
 
 
  接著就是長驅直入,攻到最後的目標,地下三十樓……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