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1k

【單篇短文】最後的第五梯隊 下篇

樓主 一字D到底 cmgid
【最後的第五梯隊】



「指揮官,據回報有大量的MANTICORE蠍甲獸從側翼展開突襲!」

「讓第四梯隊去應付它們,這隊有更高級的反裝甲彈藥。」

「可是這樣三隊跟一隊的壓制力就會大幅減弱了!正面很有可能就被突破了!」

「...」

「指揮官,請立刻下達指令。」

「這樣我們就必須要讓兵力更集中一點,所有人撤至第二防線!讓補給中的二隊換M993穿甲彈,補給完畢後替換四隊的位置,讓四隊待在中線支援其他人。」

「了解了,我這就下達指令。」

與鐵血剛從軍方奪取的鋼鐵洪流對抗僅僅一個小時後,前線已經開始產生了人力吃緊的問題。

指揮官邊看著資料鏈上成形的作戰圖邊發著牢騷「那些該死的軍方,要不是他們發明那些無腦裝甲單位來跟格里芬搶工作來做,我的人們就不用打得那麼吃力了。」

「指揮官,我們聽到了剛剛說的,所以我們第五梯隊也要前去作戰!」AK47等人走進指揮室,表明自願加入作戰序列。

「不行,這對妳們還說太危險了」指揮官一口氣拒絕了請求。

「指揮官先生,您教了我們這麼多,不就是要用在這個時候嗎?」G3這時也站了出來。

指揮官嘆了一口氣說「這情況不一樣,我們現在面對的是未知的敵人,在門外的除了有鐵血的,還有它們從軍方竊取而來的裝甲人型啊,妳們知道嗎?」

M1隨手上了膛,嘴角微微笑道「但有了裝甲並不代表他們就可以這麼簡單就稱心如意喔對吧。」

「我說妳們...」指揮官雖然了解她們不會那麼間單就退縮,但仍然想盡一切辦法阻止,但...

「指揮官,雖然我平常只會泡茶,但是我還是希望能做出真的能幫得上指揮官,甚至幫得上所有人的事,拜託您了,指揮官」L85誠懇的請求最終讓指揮官沒得反擊之詞。

在日後的改制中,訓練隊第五梯隊改編為後勤第五梯隊,除了擔任運送基地物資的護衛以外,也時常執行例行巡邏任務,大幅彌補了防禦上的空缺。

「妳們受了密集的訓練,也參與了幾次低強度的戰鬥,那好吧...」

指揮官整個人的氣勢變得比以往正氣凜然「後勤隊第五梯隊!」

「有!」四人整齊劃一的喊聲。

「此次任務為堅守作戰,在其他地方的援軍抵達之前,與位於正面的一隊協調作戰,其中,四隊會以長程反裝甲火力支援射擊,解散後,立即前往一隊所在地進行支援,解散!」

「是!」語畢後,四人快步離開指揮室,前往戰場,展開她們所期盼的防衛作戰。

指揮官殷切的期盼「要平安回來...」。

三十分鐘後......

「指揮官...」副官表現出驚愕的表情說。

「為什麼...被突破了...」指揮官看著作戰圖的不利態勢,陷入一片茫然。

「指揮官,正前方的裝甲部隊強行突破一隊的防線,直接威脅到了四隊與其他作戰隊的行動,而一隊正與後方的鐵血單位陷入混戰中。」

「那五隊呢?」

「指揮官,很抱歉,但從剛才為止都沒有收到五隊的訊息...」

「......」

「指揮官,我很遺憾...」

「不能讓她們的犧牲白費了...將所有的作戰隊召回來進行補給。」

「等一下,那這樣外面要由誰防守呢?」

「其他人形...將她們派出去,拖延敵人進攻的時間。」

「指揮官!!!」

「我很抱歉...但已經沒有辦法了...」

「但是那些人形...那些孩子們!將會死無葬身之地的...」

「但是我們不能因為這樣子而放棄抵抗,我們要用盡全力活下去,才不能辜負他們的犧牲。」

這裡是個強敵環伺的前線,隨時都要抱持拚死抗戰的決心,所以總是積極的度過每一天,等到那天到來了...才了無遺憾。



四人哭了許久一段時間,才終於穩住情緒,慢慢的接受事實。

「我們之後要怎麼辦?」L85拭去了淚水,連忙問著。

沒了基地,沒了同伴,沒了指揮官,沒了命令,沒了這些,戰術自律人型也不過是帶著槍的行屍走肉,不知該何去何從。

「我也不知道...從沒接受過這種指令...」一向頭腦清晰的M1也不知如何是好,另外兩人亦是如此。

「接下來,我們拿起槍,是為何而戰呢?」AK撫摸著自己的步槍,對未來毫無方向。

「指揮官先生,請教我們吧...」G3希望能尋求慰藉。

「嗯...」

「什麼!?還活著嗎?」G3注意到了角落的一名鐵血步兵正從同伴的屍體堆中蠢蠢欲動著。

M1見狀後立刻打開保險瞄準,銳利的眼神略帶殺氣「等一下就不是了...」

「M1,等一下!」G3這時注意到了,那鐵血下方插著一支銀白色長形物體,並發出陣陣寒光,有東西利用它將已死的鐵血步兵撐起來。

「指揮官!我會為了你...戰到最後一刻!嗯啊!」

G3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大喊「快!是春田被壓在下面!快救她!」

所有人立刻趕過去將壓在春田身上的鐵血移開,並攙扶到牆角。

「妳們是...五梯隊的孩子們...為什麼...妳們活著...」春田意識清楚,但似乎剛從昏迷中醒來,腳部受了嚴重的傷已無法自主行走,能源幾乎耗盡,各關節處產生了大小不一因結構受損而生的隙縫,此外也有遍佈全身的各種不明外傷。

「春田,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指揮部這麼容易就被攻破了!?」AK47亟欲了解這裡的情況,最快的方法,即是從春田的口中得知,因為...

「只有妳最清楚狀況,畢竟...妳可是指揮官最信賴的副官啊!」

面對AK47的吶喊,春田只是帶著有如以往的笑容。



戰役至今已過了四個小時...

「真想不到鐵血的進攻方式變得如此猛烈,那個叫NEMEUM對吧?軍方真是做了不得了的東西呢。」春田以走廊的轉角做為掩蔽,僅露出半身,射擊來犯的鐵血人形,而外面則充斥著槍砲聲響,烽火漫天。

春田身為手栓式步槍,雖然射速遠不及步槍那樣猛烈,但憑藉著無比的精準度和本身的射擊經驗,將自己固守的長廊做為獵場,入侵這領域的敵人,勢將變成春田照門下的目標,一槍一命。
這些的鐵血部隊之所以有戰力能夠強攻格里芬基地,更甚至於攻進基地內部,多歸功於前一陣子鐵血工造的一系列AI爆走現象,隨後駭入軍方的人形部隊,它們多半配有堅厚的裝甲,以及一般人形所無法比擬之火力,而這次將基地外大門及內部防護門逐一摧毀的武器,是被稱為NEMEUM鋼獅的軍用機甲,活像個會移動的火砲,部屬時前方的砲盾可以做為固定用的駐鋤外,也為後方的單位帶來保護,而唯一的,也是最有危脅性的部分,即是它那大口徑的火砲,似乎可藉由電磁加速蓄力來提升火力,足夠摧毀路徑上的一切。

幾十槍下來,堆積起來的人型殘骸開始妨礙了視界,此時春田霎時一身寒意,一發子彈直穿殘骸襲來,擦過了鬢角,那瞬間了解到她現在的敵人已不是普通的鐵血步槍兵,而是稱為JAEGER的狙擊手人型單位。

「啊啦...這下變得有趣了,剛剛要不是反應夠快的話,頭上就多了個洞呢。」春田躲在轉角處,嘲諷著自己所面臨的處境,從一名獵人轉為一隻獵物,是何等羞辱。

現在春田冷靜的分析目前的態勢,與外面激烈的戰鬥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短時間內這條約80米的長廊將只會有春田及JAEGER兩人,而在掩護方面,JAEGER擁有那成堆的殘骸可用,春田只有身後的轉角柱子,如果貿然衝出去,不僅可能因為對方持有迷彩披風而不顯見外,也裝備紅外線成像儀可以立即掌握春田的動態。

「就各方面來說都頗為棘手呢...不過呢...」春田在牆後重新裝填了彈藥,向自己右邊看去,有一名已陣亡的格里芬人形,已無機能的癱坐在春田旁邊,春田小聲地說「總是跟在我身邊辛苦妳了,1911,但是...我不會讓妳白白犧牲的。」

說完,春田從M1911的腰帶上取下了一顆煙霧彈,雖然在出勤巡邏期間看過M1911丟過,但對於實際的使用方法根本一知半解。

「我記得只要丟出去就好了,這個一定要成功!」春田將未拔除保險栓的煙霧彈往長廊一丟。

瞬間,JAEGER從紅外線成像儀見一樣物體從轉角處拋射過來,因來不及關閉成像系統判讀的緣故,打算直接射擊解除威脅,之後迅速的瞄準完畢,扣下狙擊槍的扳機,JAEGER的動作十分的俐落,無疑是帶著鐵血工藝的人形,在戰鬥中不會帶有任何的遲疑,而從狙擊槍射出的綠色曳光彈飛向尚在滯留半空中的煙幕彈,並將其射穿。春田的機會來了。

受到曳光彈的高溫誘燃,內部的白磷起了炙熱的化學變化而炸開,形成了遮蓋住整間走廊的煙幕。
M1911的煙霧彈,除了有降低視野的效果外,為對抗外面鐵血的熱成像系統,亦帶有遮蔽紅外線熱能的效用。

目前的JAEGER自覺做出了錯誤判斷已為時已晚,現在無論是頂尖的成像系統還是目視,都無法阻止在這煙幕之中躥動的優秀人形,春田。

春田開始了下一步的行動,而這時JAEGER也聽見了走廊底端傳出了步行的迴音,越來越近,為了能第一擊就能打中春田,JAEGER也開始依靠了特化的感官能力,加強了聽覺。

「喀鏘!」距離50米處的牆壁發出了與金屬撞擊的聲音,無疑是春田與牆壁接觸產生的,JAEGER便毫無遲疑的開出一槍。

「呯!」子彈精確的擊中金屬物體而發出了清脆的聲響,但也僅只於打中而已,JAEGER打算在煙消雲散前不做任何動作,直到威脅解除為止。

「坐以待斃呢...那仍然只能當一隻獵物而已喔。」春田半仰臥在距離JAEGER約45米的走廊中央,被濃霧包圍,盡可能降低被彈面積,另側右身將雙腿當作步槍的依托來穩住槍身。

「所以說,依剛剛曳光彈的彈道,妳在那對吧?」春田依方才所見推測出了JAEGER所在位置,朝著煙幕中射去。接下來再也沒有任何來自對方的動靜了。

待煙幕散去,春田眼前的只剩原本的那堆鐵血殘骸外,多了副頭部及槍械連帶貫穿的JAEGER屍體,看到棘手的敵人被消滅掉後,春田站起身來並拍拍衣服上的灰塵,鬆了口氣,但心中的罪惡感油然而生。

「1911,對不起,只能怪我無能,必須要使出這種手段...」春田望向倒在一旁的M1911,右肩多出了一顆彈孔,那是春田將她當作誘餌發出聲響,而被JAEGER擊中的。

看著窗外的戰事如火如荼,鐵血的兵力仍是源源不絕,而格里芬正苟延殘喘的掙扎著,無數的人形被陷於水深火熱之中,美好過往有如雲煙。

「春田!...春田!妳還在這嗎?」指揮官身後尾隨一名MG42人形來找春田。

「指揮官,我在這裡。」春田走向了指揮官,並重新檢查著備彈的消耗狀況,隨時候令而投入戰場。

「春田,妳跟我回指揮室一下,我們得救了。MG42,固守這個位置,拜託妳了!」指揮官令MG42在長廊取代春田的守備位置,並帶著春田返回指揮室,他們離開長廊後不久,那裡便開始傳出緊湊的槍響,頻率之快,無疑是MG42的連發射擊聲。

回到了指揮室。

「聽好了春田,我們的求救訊號已經有其他格里芬基地接收到了,位於東北方50公里有個叫代號"香格里拉"的格里芬基地,他們會派遣部隊救援,知道嗎?」

「請等一下,指揮官,那之前訊號遭到屏蔽的現象不見了嗎?」

「對,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的,不過慶幸的是訊號終於能發到更遠的地方了。」

「但指揮官,我們還得撐多久呢?」

「這就是問題了,至少還要一個小時,不過目前的狀況,我很擔心...」

「不用擔心,為了那些被鐵血殺死的孩子們,為了這個防線,為了指揮官,我們會盡全力撐下去的。」

「......」

「指揮官?」

「謝謝妳們...」

人形,從起初便為服侍人類而生,以命令作為生存的方向,直至死亡。

那句道謝,是指揮官最終的遺言,簡潔而真誠,對他來說,不管這些人形與他同進退的動機究竟是出於命令,還是出於純粹的意志,都無所謂,因為以往的時光,才是真實。

那一瞬間,指揮室的外側牆面炸開,兩人遭衝擊波彈飛倒在指揮室另一側,不久後春田因接連不斷的建築震動而喚回意識,雖然眼前一篇模糊,房內夾雜著煙塵及滿地鑠石,而指揮官則被吹飛到角落躺著,一動也不動。

「指揮官!」春田跨過了石礫,穿越沙塵到了指揮官身邊,但...指揮官早已沒了氣息,人類的死亡,無法靠著心智雲圖將其復活,是真正的永別。

春田不斷的擺晃著那具軀體,嘗試將他,她們的指揮官喚醒,嘴裡不斷的喊著「指揮官!...指揮官!...拜託您...不要就這樣丟下我們...」

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春田最後放棄了希望,只是默默的守在指揮官身旁,然後...

「指揮官,如果您現在在那所謂的天堂看著我的話...」春田帶著一抹微笑,斜視著被炸出來的洞口,逐漸湧入繞背突襲的鐵血單位。

「我願意為了守護您,不停戰鬥...」春田起身,將自己裙子撕下,蓋在指揮官的遺體上,臉上的表情驟變,眼神凝聚著非同一般的殺意。

「直到生命結束為止...」拿起了步槍,接上了指揮官贈與的刺刀,刀刃寒光陣陣,無不吸引了所有鐵血人形的注意。

「來吧!鐵血!我,斯普林菲爾德,將會是妳們的對手!」春田的刀刃指向鐵血,鐵血的槍口指向春田,火力差距懸殊。

「妳們準備好了嗎!」

隨後春田即向鐵血衝去,記憶到此為止。



「妳們...在我臨終之際,可以幫我完成一個心願嗎?」春田了解自己來日無多,向四人說「先將我抬到指揮官旁邊吧,我想再跟指揮官說些話」。

她們照做了。

春田自認已經成了廢鐵,因肢體機件損壞而無法行動,也意識到了這樣的自己只是累贅。

「指揮官,您覺得我已經達成任務了嗎?」春田在指揮官遺體旁耳語「請原諒我的任性,如果可以的話...」

春田話說到一半,淚水早已在眼眶打轉,人形上的了天堂嗎?在閉上眼後,能夠與最喜歡的指揮官相見嗎?

「妳們聽我說,接下來我以副官之名,代指揮官向妳們傳達最後的命令」春田向四人說出了最後的命令「那支救援隊最後通訊的座標是... 3°07'02.8"S 37°20'48.9"E,位於西西北50公里的一處半山腰上,前往那地方,活下去吧。」

「春田,我們帶著妳走吧!」但春田搖搖頭,拒絕了AK47的要求。

「我還沒說我最後的心願呢...」春田說「朝我開槍吧...」

沒有人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向自己的同伴開槍?

「春田,這是什麼鬼話...妳...是認真的嗎?」

「47,妳看我,成了這副德性...」

「那又怎麼樣?我們背著妳一起走就好啦!」

「不行的...」

「為什麼?」

「我是指揮官的副官,終其一生都會在他身旁...」

「這算什麼...難道...活下去就不重要嗎?」

「那是妳們要做的,對我來說...」

「我不想聽...春田,妳很自私,一廂情願的為了自己的理想,而讓自己的同伴染血。」

「...」

「...」

「春田前輩,我了解妳的意思。」M1舉起了步槍,瞄準春田的頭部。

「M1妳在做什麼!?」L85衝向M1,抓著她的步槍。

「85,放開我!」

「不要!我不要!我不想再看到有人死掉了!」

「妳們還不明白嗎?春田前輩她不過做了跟我們一樣的事情罷了!」

AK47面對眼前的混亂早已不知所措,卻不知為何會突然注意到眼角餘光裡的春田。

「47,我們守護了自己所愛的事物,那是榮耀,但守護了自己所愛的人,是幸福...」

「春田...」

「我想繼續下去,在自己所愛的人身邊...」

「我明白了...」

面對M1與L85兩人彼此爭吵,AK47說道「M1,動手吧」

「AK!?妳認真的嗎?我不懂...我真的...不懂...」L85無法諒解AK47的決定,無奈、困惑、悲傷,最後只是坐在牆角,用雙手摀住耳朵,只是沉默,不願再說任何一句話。

M1重新舉起了步槍,並瞄準春田。

春田面對M1的槍口,緩緩的閉上眼睛,心滿意足的微笑。

「永別了,春田前輩。」

M1扣下了扳機,那是她有生以來扣得最沉重的一次,隨後的槍響,遠比以往聽到的都要震撼身心,槍聲在室內迴盪,成了哀歌,那瞬間,春田倒下了,倒在她所深愛的指揮官身旁。

「我們走吧...」這場騷動平息後,AK47再次號令出發「我們看得夠多了,M1,把L85扶回來吧,我們先去一趟心智雲圖的儲存機房,看能不能把裡面的硬碟救走,再去看看彈藥庫有沒有物資可以用。」

一行人持續在廢墟內探索,結果不盡然都是好事,儲存機房已經被鋼筋水泥的天花板壓毀,內部的硬碟無一倖免,連自己的也救不回來,整座基地真正的沉眠了,而彈藥庫方面,由於斷電而造成安全鎖失效,在G3的猛烈射擊下被徹底摧毀,並從內搜刮了不少高效能彈藥與配件。

「VFL瞄準鏡,似乎搭上戰術滑軌就能用呢,試著裝裝看吧?」G3搜刮了VFL瞄準鏡。

「想不到指揮官還留了這手好貨...」AK47搜刮了KSTSP(POSP)瞄準鏡與大量彈藥。

「話說,我是不是...該向指揮官道聲歉?」M1看著牆上陳列了基地內各槍種所支援的刺刀,當然不乏四人所用的類型,在看過春田應用刺刀的結果後,決定把這份指揮官賜與的禮物一併帶走,這不只是感謝,也是緬懷。

離開了基地大門,回首著自己以前在這裡的點點滴滴,和平、歡笑,一切的回憶都在一次鐵血的突進後灰飛煙滅。

四人開始往目的地座標前進,那是他們從來沒有偵查過的區域,於是變得格外小心,但慶幸的是,除了L85的槍完全損毀之外,其餘三人武裝皆是齊全的狀態。

「我終究...還是很沒用...」L85情緒低落的喃喃自語,自認為自己從頭到尾什麼事都無法做到,從以前到現在老給隊友添麻煩,看著損毀的步槍,現在卻連戰鬥的能力都被剝奪了。

四人不斷著朝著目的地前進,途中看見了一些之前沒看過的鐵血單位殘骸,那些不是人形,反而是類似PROWLER或JAGUAR等的非人形智能作戰單位,但更特別的是,這些單位無論是機械結構的複雜程度,擁有的武裝,及防衛能力都是無與倫比的。

「這些特殊的複合裝甲,這些東西跟AEGIS一樣,也是軍方的傑作嗎?」M1敲著殘骸上的鋼片,摸起來有種粗糙感,似乎並沒有經過與一般鋼板相同的打磨處理,且觸感十分的厚實,這支殘骸像極了節肢動物,只是這單位僅擁有六支腳。

前方的兩隻腳與後方比起來較為粗壯,適合為正面提供防護,除了設置了複合式裝甲外,再另披較易更換的外掛式鋼板,減輕主要裝甲的負擔,而後方四隻腳較為細長,多關節設計能夠克服嚴峻的地形,其外,更令人注目的無非是大口徑的下掛式火砲,在軍方先進的彈道系統輔助之下,精準、火力、快速成了它的代名詞,他們稱它叫「MANTICORE」。

「不久前從指揮官桌上的報告看到,軍方當時似乎建造了一系列特殊的機甲想要來抵制南方的鐵血暴走事件」

「但是不僅失敗了,反而還被鐵血利用,反噬我們嗎?」M1與G3兩人討論著。

「所以這就是MANTICORE,又稱蠍甲獸嗎?看來是四隊的傑作。」G3以手拂過MANTICORE的裝甲,上面佈滿各式穿甲彈擊中的彈孔,有些較大而且呈線性排列的的彈孔可能是M2HB用MK211穿甲彈掃射出來的,而有些集中於內側的可能是M99為了能直接擊中MANTICORE身體的要害,用MK169穿甲彈射擊形成。

這時的AK47,照她的個性應該會在路上喋喋不休,不斷的宣洩、埋怨,但不知為何,不僅全程靜默,現在也只是盤腿坐著,用新取得的瞄準鏡看著遠方某處,不發一語。

「AK,你發現了什麼嗎?」G3問道。

「嗯...沒錯,十分不妙的東西。」AK47回答,而眼睛仍注視著瞄準鏡內的影像。

「我瞄準鏡的倍率比較高,也讓我看一下吧,在哪裏?」G3通過了瞄準鏡窺向AK47手指的位置,希望了解該處的情形。

「AK,看來真的很不妙呢...」

「沒錯吧,如果它們靠過來的話,我們可無處可躲,且連擊退的能力也沒有。」

兩人所見的,是遠方的一支鐵血巡邏隊,但規模非同一般,且有MANTICORE等各式軍方裝甲單位隨行,應該是從進攻的鐵血分編出來,返回戰場偵查的。

就算是M1,也無法輕易的擊穿軍方裝甲單位的裝甲,就算是G3和AK47,也無法同時應付需要用機槍才能擊退的數量。那支鐵血巡邏隊,佔盡了人數及戰力的優勢,對四人來說,情形極為不利。

「話說,L85她的情況怎麼樣?」AK47向M1問道,M1自從離開基地之後就關切著L85。「很難說,感覺真的很糟吧...現在的她,空有火控核心,卻只能跟民用的她一樣,無能為力」。

M1看著,L85不發一語的靠坐在MANTICORE後肢,低頭凝視著自己的步槍,腰間繫著了指揮官為了她們買的刺刀,指揮官曾說「聽說以前英國的軍方在配置L85的時候,為保有刺槍的傳統,因而給L85設計形式特別的刺刀,而刺槍衝鋒,是一種就算面對的是如何強大的敵人,仍然大無畏的向它殺去的戰鬥方式,那...我面前的85,是否也擁有那種精神呢?」

L85神情落魄的低語「看來我還是讓指揮官失望了...」

「所有人!快躲起來!」AK47朝著其他人大喊「那支巡邏隊往這個方向移動了!」

G3隨後起身「難道是我們的位置被發現了嗎?」

AK47粗略分析後達道「不可能,他們身邊沒有偵查單位,看不到這麼遠的地方來,可能只是會經過這裡而已,總之大家先躲在MANTICORE後面吧!」

稍後,四人分別躲在MANTICORE另一側及下方的空隙,或著是周圍的岩石後方,並各自著推敲接下來可能遇到的情況,到底它們只是路經於此,還是準備要好好開始獵殺,隨著鐵血巡邏隊的步伐越發接近,四人屏息以待,無論是要盡可能縮起身體,還是灌彈入膛。

三百公尺近了,已可清楚聽見疑似軍方裝甲單位的腳步聲,身上裝備著堅硬的鎧甲,拖著沉重的步伐,曾經以為會是同一陣線的強大盟友,如今卻成為了任鐵血擺布的旗子。

兩百公尺近了,開始聽見了鐵血車輛的引擎聲,井然有序的排起陣型,以包圍陣型在旁護衛著整支隊伍,它們的數量不多且強度薄弱,但擁有人形有所不及的機動性,如果被其襲擊將有可能被短時間圍剿。

一百公尺近了,所有人型的腳步聲此起彼落,頻率輕重不一,數量之大,所產生的振動讓面上的石子不斷跳動,如果將其對上,四人無非僅有全滅的結局,能否成功倖免渡過,全憑命運抉擇。

「已經這麼近了,卻沒有放慢腳步的意思?」G3躲在旁邊的岩石死角處。

「路徑沒有改變,還是維持一樣的行進方向嗎?」M1躲在另一邊的低矮土窟裡觀察著。

「整支隊伍的陣型沒有改變,但已經避開了MANTICORE,繞過去了。」AK47帶著L85躲到MANTICORE身下與前肢的空隙處竊喜著。

隨著整支部隊走遠,四人才稍稍鬆一口氣,打算於完全遠離視線範圍時再行整備。

「所有人先別動,還有三個人...」AK47輕聲警告其他人。

在大部隊離去後,後方還尾隨了三名VESPID步槍兵,疑似負責對後警戒的角色,雖然距離才約兩百公尺,但如果恣意發動突擊,卻稍有失手的話,他們將有可能會發出訊息,讓大部隊轉回來殲滅四人,鑑此,AK47決定靜觀其變,可以的話便不出手。

過了一會兒,那三名鐵血的步槍兵駐足於一堆殘骸前,並四處張望著,似乎發現了什麼,然後將其翻開,拉出了被壓在下面的人形。

「那是...蠍式!?她們想對她做甚麼?」G3使用了瞄準鏡於岩石後持續窺視著,接下來映入眼簾的是從來未見過的景象。

三名VESPID步槍兵上下打量著蠍式那已殘破不堪的軀體,而蠍式雖看似已奄奄一息,卻在見了鐵血後用盡最後一口氣以空手拚搏,但最終仍不敵三把步槍連番掃射,身中數槍後倒地不起,其中一名鐵血使勁踹了蠍式一腳,對這種反抗表示不屑。

隨後她們繼續堆翻殘骸堆,果不其然找到了第二具格里芬人形,但氣數已盡,卻仍打算將她拖出來。

「為什麼已經死了卻還要拖出來?」G3十分的疑惑道。

「可能是要擷取我們格里芬人形的資料吧...如果她們現在拖出來的那具是所屬作戰梯隊的成員,那她們所含的機密資料可真讓人不仍小覷。」AK47推測著。

「不會的,她們現在拖出來的人形不是作戰梯隊的成員」

「那是誰?」

「是...斯登...」G3確認了死亡人形的型號,那是配屬於勤務執掌的戰術人形「斯登MK-II衝鋒槍」,因受到指揮官指揮,為了爭取作戰梯隊的補給時間而衝上前線與大規模的敵軍攻勢血戰,最終的結果不言而喻。

「斯登!?」聽到了名字後,L85從失落中回神,並爬出MANTICORE往殘骸的方向看去。

「我們必須去救她!」L85向大家求情,縱使斯登早已回天乏術。

「沒用的,就算救了又能怎麼樣?」M1反駁了L85的請求。

「85,我能明白妳的感受,斯登與所有人的事我也很難過,但是我們不能因此喪失了所有機會。」AK47拍著L85的肩膀說道,希望L85能將這一切悲劇放下。

L85明白,現在的她們,已經不是以前那個第五梯隊,而只是為了繼續活下去的群體,第五梯隊這個編制早已在隨著基地陷落後消失殆盡。

然而,就在L85陷入決心的泥沼而猶豫不決時,鐵血步槍兵們的工作也開始受阻。

斯登因不明原因卡住而無法將全身抽出,鐵血的步槍兵們則是想用盡力氣的將其拔出,斯登兩手各由一名步槍兵拉扯著,原本因損壞而脆弱不堪的肢體也開始慢慢剝落。

L85眼睜睜的看著她曾經的夥伴在死去後仍遭到生吞活剝,已不願再沉默。



L85獨自一人坐在指揮部庭園的長凳上,前方的花圃傳來陣陣清香,抬頭一望,好比藍色畫布般的萬里晴空,不沾染一片雲彩,這座指揮部矗立在平原帶上,維護著周圍的安全。

這樣的天氣與平靜的氛圍下,心情本應該十分愜意,但L85的心中總是帶著一份苦悶,卻終得無處傾訴。

這樣的日子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總是煩悶著「如何能跟其他人一樣?」看著戰鬥梯隊每次出征便戰果豐碩,平時基地內勤務自己的效率也跟不上大家的腳步。

「妳在這裡做什麼呢?」

一個聲音將L85喚醒,驚覺原來自己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隨後往旁看去,是一名身著紅色短外套與格子裙的金髮少女,她有著一顆純樸善良的心,大家稱她叫「斯登」。

「啊,是斯登醬啊,好久不見呢...」

「對啊,我記得妳叫...L85A1對嗎?上次見面已經是三個禮拜前的事了。」

「咦?已經過了那麼久了嗎?」

「嗯,話說我看到妳一個人坐在這一愣一愣的,發生了什麼不開心的事嗎?」

「呃...這個嘛...也沒甚麼啦...」

「這樣不行喔,如果心裡有話跟我說沒有關係的,說不定也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呢!」

斯登與L85初次的邂逅,是在一次大型餐會前的佈置作業時認識的,那時L85雖然為了能獲得所有人的肯定,而熱衷於佈置事務,但卻總是搞砸,讓不少人也必須處理這些多出來的麻煩。

一次,L85受託擺放瓷盤,卻不小心被垂在地上的桌巾絆倒,而摔破了不少盤子,手也被劃傷,這時第一個衝出來關心L85的,正是斯登。

「如果我這樣老是什麼都做不好,這樣要怎麼獲得同伴們的肯定呢?」L85將自身的想法告訴了斯登,雖然有心有餘但力不足,想要積極地做好所有事,卻總是做不好。

斯登聽了聽,輕輕握了L85的手說道「這種事情,大家都一樣的,L85A1...對了,我可以叫妳85嗎?」

「可以呦...」

「85,我想,有些事情絕對不能勉強自己,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大家。」

「那我該怎麼做?」

「先做自己比較擅長的事,很快的學會了一些做事要領後,在往後做事就會比較順心了,而且不用在心裡為自己增加負擔,先學著放輕鬆吧,85」

「擅長的事...我只記得我會的只有泡紅茶而已,但看來沒什麼用...」

「紅茶嗎?太好了!」

「咦?斯登醬,怎麼了嗎!?」

「我正苦惱要怎麼解決指揮官下午茶的問題呢,原來85懂得沖泡紅茶,太好了!」

斯登有時會貼心的為午時仍在處理文件的指揮官準備點心,但由於不具備沖泡飲品的技能,總是讓指揮官在吃完點心後感到有些口乾舌燥。

而在得知L85熟悉沖泡茶類的技巧後,每到午間時刻,便會邀L85至廚房準備午茶,在那之後L85也授得指揮官建言下,做事效率也略微提升,雖然偶爾還是會犯點小錯,但也都無傷大雅,最終L85拾回了信心。



「AK,L85人呢?」G3向AK47問道。

「什麼?她不就在我旁...人呢!?」

這時M1指著鐵血的方向說道「L85她跑過去了!AK,怎麼辦?」

「她該不會要...妳們掩護L85,我去把她帶回來!」說完AK翻過MANTICORE向L85跑去。

L85不甘自己變得對一切無能為力,為什麼有能力的人卻總是漠不關心,既然這樣,只要自己還有力量,就用勇敢的面對它吧!

拔出了刺刀,將其裝套於槍管上,無法射擊的破損步槍,變成了利劍,刀鋒直指著敵人,不再帶著一絲怯懦,向其衝去的理由,僅僅是像其他人一樣,僅僅是像春田一樣,為了自己所想守護的事物而戰,而這次,為了戰鬥而讓自己變的自私吧!

「喝啊!!!」L85朝著前方的岩石一躍而上。

那瞬間,鐵血們對這突襲不知所措,面對這個瘋狂的近戰人形徹底震懾了,等到回神時,位於中間的同伴已被這名格里芬人形擊倒,刺刀深深刺進頭盔裡。

「怎麼辦!拔不出來!」成功刺殺了中間的鐵血步槍兵,L85卻發現刺刀被鐵血的頭盔卡住而動彈不得,而兩旁的鐵血已開始反應過來,並準備朝她射擊,看來L85的大勢已去。

兩聲來自遠方的槍響後,鐵血雙雙倒地。

「兩百公尺在這瞄準鏡下就跟二十公尺一樣近呢」G3得意的說道。

「妳有考慮我的感受嗎?G3,我槍上可是什麼輔助瞄具都沒有喔」M1語帶調侃的回應G3。

L85在緊要關頭得救後,思緒漸漸回歸,不敢接受自己剛剛所做的決定,自己瘋狂的行為舉止,和在隊友援護下所撿回的一條命。

「L85,妳沒事吧!」AK及時趕到。

「AK...我很抱歉,對一直以來的事,都很抱歉...」

「已經沒事了...L85,妳很勇敢」。

一段時間後,G3與M1相繼來到殘骸堆旁,四人看著蠍式與斯登的屍體,對她們曾經的勇敢事蹟深感欽佩,但也對她們的死感到惋惜。

一路上,她們看到太多死亡了。

「所以,我們要繼續前進嗎?」M1問道。

「L85,這次妳來決定吧」AK47決定讓L85說說自己的意見。

L85沉思著,一路上,所有格里芬的夥伴們,與鐵血戰鬥到至死方休,而最後在骯髒的戰場永眠後,也已無人為她們喝采,無為她們送葬,無法再度復生,在經過這次事情之後,了解到她們不只終得曝屍荒野,也會被後來的敵人褻瀆,她決定了。

「埋起來吧...全部,所有人型,指揮官,曾經身在格里芬的大家...」

「看來我選了份不輕鬆的差事呢...哈哈...」AK47苦笑著。

在往後的幾個小時,四人回到了格里芬基地,一路從基地內、外,基地周圍的戰場,一路尋獲不少同伴的遺體,並將她們群集中到附近一處大型的彈坑,從規模來看,只有JAGUAR這種大口徑迫砲車才能炸出這種規模。

「好了,我跟G3已經把這附近繞過一遍了,找的到的都在這裡了...」M1與G3在外圍搜索任何找的到的同伴。

「我跟L85也是,基地裡的也在這裡了,還有...指揮官跟春田...」AK47與L85合力找尋基地內所有的人形,無意外的,內部全是戰鬥梯隊的成員。

隨後將所有尋獲的人一併搬進彈坑內,每個都好似只是睡著般躺在裡面。

「總數82人,但這裡只有49個...剩下的失蹤找不到了...」M1說道。

失蹤的人形裡,大部分是派於戰場周邊的較多,畢竟地緣廣闊,鐵血與格里芬的人形已混雜在一起。

「好吧...我們開始吧...」L85拿起從基地內倉庫帶來的鏟子。

四人架起了槍,彼此的槍緊密依靠,代表著未來四人將互相扶持。

手中鏟子鏟起了一堆土,就這樣往下瀉落,一點一滴,砂礫埋葬自己以前的朋友、同伴、指揮官,然後慢慢的將大坑填滿,最後,甚麼也不復見。

四人不發一語,將手中的鐵鏟拋棄,重新抓起步槍,再次往目的地出發...

在那遙遠的彼方,是一座豎立於炎熱大陸,被稱為「吉利馬札羅」的雪山。

-完



途中...

「對了,G3,妳那時用的是什麼奇怪的握法?」

「那也是指揮官教我的,被稱為C-Clamp的握法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如果看到這篇後記,我很感謝各位願意花時間觀賞這篇短篇文章,如果對於文章內有任何問題或建議,歡迎各位批評指教。

雖然可能會有人想說我怎麼自稱這為短篇文章,原因是因為我原本構想完整個故事大綱之後,才會開始執筆,當初粗估可能四千至五千字就可以寫完整篇故事,但沒想到五千字過去了,便上修至一萬字,這樣的過程反反覆覆,約兩萬字的文章就這樣出現了(想當然爾,因為巴哈系統內一篇文章可容納的字數約兩萬,故將文章裁成兩半)。

另外,它也花了我不少的時間,原本粗估一至兩天就可以輕鬆寫完,但卻因為查資料與工作的關係而大幅延長寫作時間,另外由於我的工作室長期駐外性質,不常回家,更壓縮了寫作時間,所以為了能趕上進度,這段時間裡我幾乎沒有參與對外的休閒活動,也不跟朋友揪團玩遊戲,不拍照,就是直接打開文章草稿及醞釀情緒用的音樂開始,寫到手腕起水泡了,也是花了近三個禮拜才完成它。

至於到底要查什麼資料需要花那麼多時間,無非就是需要填補遊戲及世界觀沒有說明的資料及為了加強與現實情況的帶入感而查詢的資訊。遊戲中沒講的設定去查世界觀,世界觀沒說的設定用現實的概論去補。

但要說裡面查得最辛苦的部分,大概就是M1瞄準射擊的那段,為了能提升帶入感及現實感,簡單的兩段話裡就查了M993彈藥的諸元,和風向資料,並且與朋友討論此款彈藥與射擊時實際的狀況,射擊的初速,下墜距離,最後是射擊前M1步槍的校準狀況與計算,當然最後校準還要實作一番才能知道準不準。

最後,我由衷再次感謝各位,願意將這語文造詣拙劣的文章和我的碎碎念看完,如果可以,我希望能開始撰寫下一篇文章,其中的故事大綱已經全部想好了,接下來要注意的就是字數不能再爆炸了。

【故事大綱】

地點位於2061年,非洲尚坦尼亞的阿魯沙一帶,當地在蝴蝶事件發生後不久即成為了高度衝突地區,而在這段高度緊張的時刻,指揮官任AK47、G3、L85與M1擔任新擴編的第五梯隊,但用途非作為主要作戰,而是減輕平時偵巡及補給護衛任務時的負擔。

後來,指揮部面臨了來自新單位及新戰術的威脅下,將包含第五梯隊的的所有戰術梯隊全面派出,讓由於人數物資上的耗損超出預期,再加上第五梯隊全員失聯下,茲認定對外作戰的耗損已超出預期為由,將作戰梯隊全面撤回,並讓任何有戰鬥能力的人形派出以爭取時間,另一方面發出求救訊號,然後即是與剩餘成員發出最後總體戰。

最後,在指揮所與內部被擊破的情況下,原本數量較多的非戰鬥人形缺乏自律戰鬥時的經驗被各個擊破,而作戰梯隊也後隨之而來的鋼鐵洪流所淹沒。
這時開始的,即是第五梯隊的故事...

【寫作用BGM】

前半段食用

後半段食用

【參考資料連結】
世界觀:萌娘百科、設定集
故事地點:尚坦尼亞吉利馬札羅山非洲(氣候帶參考)
人物設定:設定集、萌娘百科裝備
鐵血採用戰術參考:閃電戰
M1射擊情節:MOA校正風向彈道及M993諸元彈藥列表
紅茶:錫蘭茶大吉嶺茶
信息遮斷、通訊:資訊戰戰術資訊鍊、傘
指揮官死亡細節:屍體現象
移動陣型:斜線陣

板務人員:

3840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