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25

【小說】少女前線-廢棄之物終有歸宿 1

樓主 二仔 seventyfour

  這是一個不屬於任何公司的指揮官與曾被拋棄過的人形們一同建立一塊土地的故事,鐵血的戰鬥量應該不會很多,不過或多或少還是會有的。
  故事裡的都是我拆過的稀有人形或多出來的老婆,所以即使是丟棄人形的故事,這裡也不會有IDW的
  最後,春田我婆!
 
楔子

 
  
 
  已經記不起來這是第幾個小時,又或是第幾天。
 
  少女人形凍得通紅的鼻頭忍不住抽了一下,季風地帶特有的濕寒氣候比起自己住習慣的高緯度地區來說完全不同,濕氣逐步逼近了身體四周,合成纖維製成的軍衣也因為數天的潮濕發出難聞的異味,少女感覺將自己包裹在一團臭水氣之中,渾身都發癢又寒冷的不可思議。
 
  人造皮膚在這狀況下癢得不可思議,一片片紅通通的濕疹在手臂與大腿之間蔓延潰爛,血肉滲出難聞的液體後與衣服的纖維混雜在一起,重新結成了一塊塊濕濕軟軟的臭痂,只要一抓又會滲出鮮血來。
 
  下體處早就濕成一片,在這濕濘的泥土地裡,便溺混著雨水全積在腳掌附近,惡臭的味道不斷向上飄來,直令人感到噁心煩悶。
 
    記憶開始渙散,像是要抓住什麼而伸出手一般,女人那纖細的手指觸動著,感受著體溫從指尖緩緩流入無情的泥濘之中,那雙低垂的溫柔眸子裡閃耀著某種情感,想要自腦中的記憶裡想起某個人的身影,曾命令她送死的某人。
 
  「維修?像你們這種老舊人形只要能幫其他人支持一小陣子就算賺啦,反正很快就能重新再製造出來了。」
 
  不想想起來的記憶不斷在腦海中重複,明明知道那是正確使用人形的作法,知道自己的實力根本無法與那些一線人形相比擬,知道這是連自己都推演過之後對指揮官最有利的作法,並實行了不知無數遍。
 
  即使對那人的好感只是被灌輸的指令,明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毀滅過無數次,卻還是忍不住擔心那個只將目光投注在精英人形身上的身影,默默扛起槍去奮鬥。
 
   明知道歸去也只有冷落也要戰鬥,但即使是如此,那也是她僅有的歸宿,僅有的依賴。
 
  所謂的記憶成了飄揚在腦海中的一點灰燼,那人影也變的散亂模糊,自模擬的心智雲圖中消失而去,女人也像放棄思考一樣放下手,側著臉看著戰場上的一片狼藉。
 
  被遺棄的人形在這濕漉漉的冷雨之下逐漸停止顫抖著,原本緊握的步槍此時也緩緩鬆開了,讓信賴的武器掉在一片鬆軟的泥土之中,心智雲圖運作的力量逐漸出現了故障。
 
  啪唦!
 
  也不知道是不是聽覺系統出了故障,在意識即將崩壞之際,人形似乎聽見了有人靠近的聲音,踩著落葉的腳步一點也沒有想隱藏的意思。
 
  勉強自己在最後的時刻睜開眼睛,卻只能模糊地看見一雙軍靴佇立在自己面前,無力的頸椎根本無法將脖子向上抬,看輕那人的真面目。
 
  「誰……」
 
  對方沒有答話,人形突然覺得自己的身體變得輕盈,像是被人擁抱在懷中一樣,一股人類才有的體溫透過薄薄的衣服傳到自己身上,讓自己一度感到不現實。
 
  一定是幻覺吧?
 
  人形想著,身體還是逐漸地在崩壞當中,她忍不住把這份溫柔當作是死前的知覺系統出錯,輕輕將腦袋靠在那堅實的胸膛上,安詳地閉上眼睛。
 
  沒錯,會對自己這樣的人形溫柔的人根本……
 
 


 
       呼嚕……
 
  均勻地鼾聲打破了春田的假寐,當她有些驚慌地抬起頭時,那些過往就如泡影一樣消散在眼前,燠熱的夏季陽光在自己跟前一步被屋簷擋著,燥熱的天氣驅散了那股寄居在靈魂深處的寒冷。
 
  她忍不住看向一旁的鏡子,鏡子裡映照出透露出少女的樣貌,就如同雕琢出的美貌般端莊工整,翹翹的鼻尖薄博的雙唇,茶褐色的雙眼嵌在白皙的肌膚之中,麥穗一樣的澄黃長髮則綁成一條長馬尾.柔順的靠在左肩上,依舊如同記憶裡的自己一樣,這才放心地鬆了口氣。
 
  夢見過往的春田輕輕抹了抹眼角,微微濕潤的觸感透過指尖,那些過往的記憶短暫而痛苦,卻不斷拉扯著自己,趁機鑽進夢裏頭為非作歹,試圖糾纏自己直至死亡為止。
 
  呼嚕嚕……
 
  雙腿間有一股刺癢刺癢的感覺,微微往下看,一名約莫二十中段的青年軍官此時正枕著自己的雙腿睡的安詳,不時還打著幾個有些粗魯的鼾聲,當陽光移到他鼻頭上的時候,甚至還在睡夢中打了好幾個噴嚏,忍的春田忍不住格格地笑出聲來。
 
  「還是一樣貪睡,我的小懶蟲指揮官。」
 
  親暱地呼喊著熟睡中的青年,睡著之前的記憶也開始重組。
 
  戰間期來得如此突然,一連有兩個星期沒有任何戰爭跡象,鐵血也撤出了指揮官所在的駐紮地向後撤退,戰場突然迎來一片祥和的狀態。
 
  墨水消耗的速度超越了子彈,一份份申請重建的信函也在此時蜂湧而出,四處都有名為戰術人型的機械少女在駐區進行災後重建,連帶地原本不需要應付的文書做也在此時加劇,讓原本有些慵懶的青年一口氣忙了好幾天。
 
  「指揮官,要不要借用春田的大腿休息一下呢?」
 
  想起對好不容易搞定工作的男人提出邀請的是自己這點,直到現在都還覺得臉頰有些火燙,然而看著那張如同大狗一樣慵懶又毫無防備的表情此時正枕
著自己的雙腿,春田也只能愛憐地撫摸著那頭刺刺的短髮以及有些古拙的黝黑臉龐,看向房子外的世界。
 
  位於村落高處的住家外是一片太陽反射的金黃,仲夏的季節,沿著海口丘
林所搭建的梯田地裡面綠油油一片,港口漁船也是在不遠處航行著,坐落在小鎮裡的幾戶小販此時場開門,賣起清涼的刨冰與蘇打水,鐵道工地不時傳來大型機具發動的聲音,迎著這陣愈趨熾熱的豔陽,似乎萬物仍生機勃勃。
 
  預計初秋到來時,從大軍區來的火車就能夠順利地通過這裡,而伴隨著貨運火車帶來的物資與人力的到來,這個在屯田區邊境的小村落想必也會更加地繁榮吧?
 
  明明一開始什麼都沒有,只是一片荒地而已,現在也變得有生氣起來了呢,全是此時熟睡的男人努力打拚出來的成果。
 
  「將我救回來的您,是能讓春田驕傲的男人呢,指揮官……」
 
  傾透心聲的瞬間,身體下方突然傳來一陣晃動,卻是男人的身體胡亂晃了兩下,突然睜開眼睛看著俯視自己的春田。
 
  不知什麼時候醒來的指揮官此時正帶著一臉的壞笑,伴隨著一個跟斗翻起身子坐好,那樣子帶點輕浮的感覺卻不令人討厭,就像個還長不大的大男孩一樣的表情,對著春田說著。
 
  「妳也是足以讓人誇耀的好女人啊,春田。」
 
  「嗚嗚嗚───!壞心眼。」
 
  害臊的粉紅迅速脹滿了臉頰,就連平時穩重的春田此時也假裝生氣地將那張臉別開,然而肩膀卻被輕輕向後一帶,整個人被帶入指揮官的懷抱裏面,緊緊從後面抓住。
    
  「指!揮!官!對女孩子這樣是很失禮的喔。」
  
  「抱歉,但是一個男人聽到美麗的女人都做出那樣的告白,要不動心也很困難吧。」
  
  「真是……你欺負我的處罰是今天的漢堡排裡面我會特別放青椒喔,記得要吃完。」
 
  「等等,我跟妳賠不是就是了嘛,不是刻意偷聽你說話的,只是太有趣了索性就不起床了。」
 
  「不要~」
 
  笑鬧著,厚實的胸膛還是貼著她的背,一番話說的懷中的春田沉默下來,原本垂著的雙手此時握住摟著指揮官的雙臂,用臉頰微微摩擦著那結實的大手,彼此靠的緊緊的。
  
  兩人像是已經習慣了這種玩鬧的時刻一樣,一路鑿戰至今的兩人既是戰友也是戀人,對他們而言彌足珍貴的不是那些喧囂吵鬧的歡樂,而是這至今為止罕見的寧靜和平。 
 
  看著露出苦臉的指揮官,春田也忍不住噗哧地笑出聲來,抱住自己的人心裡就像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但是只要自己有所需要,這個人卻比起任何人都可靠,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指揮官的臉頰,像要將這股粗糙但溫暖的觸感記在心底一樣認真的觸碰著。
 
  只要跟在這個人身邊,惡夢就不再可怕了。
 
  「雖然有些不高興您剛剛的惡作劇,但那些話春田是真心說出來的喔。」那倩麗的笑臉露出有點調皮的笑容以及不容質疑的信賴:「做好覺悟吧,無論是青椒還是春田都會陪著您的,我親愛的指揮官。」
板務人員:

3783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