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7
GP 21k

【結光】詛咒與祝福

樓主 湛藍琴海 a73541
  紅晴結菜X煌里光

  ※本作時間點可對應主線二部結局後,會說「對應」乃因本作為if線故劇情與原作有諸多出入(基本上是之前青光文的後續,但沒看過該作也可直接閱讀),如結菜在本作並未殺過新瑪小兵,也沒有遭遇鈴鹿朔夜身亡,跟環彩羽心靈交流等事情了(ry

  ※對角色可能有我流腦補與解讀,若OOC請見諒



【結光】詛咒與祝福


  (自誕生之時開始,我們的未來就被塗滿了鮮血呢……黑黑的、髒兮兮的……像凝固的血液一般……我的靈魂寶石正昭示著這一點……)

  ──哈啊……哈啊……請等等我,我馬上去找悲嘆之種……

  ──不要走,結菜……親眼見證我的結局吧……

  ──恕我不能從命!我要從您身上學習的東西,仍然像山一樣多……

  ──沒關係的……我們這半年間,已經足以濃厚到能活在妳心中的程度……回想起來吧……我會在必要的時候回應妳的……確確實實在妳心中回應……的……

  ──……

  ──咕……咯……

  ──前輩!

  ──妳要當心,結菜……我的死亡定會讓二木市染上赤紅……咕、嗚啊啊啊啊啊啊!

  ──前輩!前輩──

  ──唔、咕……嗚嗚嗚嗚嗚……


◆◇◆


  時至今日,二木市的魔法少女組織PROMISED BLOOD中以「長女」身分,作為頭號首領的紅晴結菜,仍時常夢見當初悉心引領教誨自己,而極其敬仰乃至憧憬的魔法少女「前輩」魔女化前後的光景。

  這是為什麼呢?明明魔法少女已經獲得了救贖,已經不會再魔女化了,魔女也悉數消失,無須再戰鬥了。如此一來,二木市的魔法少女也絕不會再自相殘殺,上演「血之慘劇」了。不僅如此,也成功向造成「血之慘劇」的罪魁禍首──神濱市的魔法少女討回公道,獲得她們的道歉與贖罪了,故停止復仇計劃,達成和解了。縱使如此,那位深深敬愛的前輩在自己眼前魔女化的夢魘,迄今仍縈迴不去,縈迴不去。

  這究竟是何故?紅晴結菜想不明白。她只知道,自己確實沒有因為獲得應有的一切而「恢復原狀」──不單是前輩魔女化的夢魘沒有消失,她在化為復仇鬼後的「變化」尚未徹底消失──眼神及口吻仍未徹底恢復清明澄澈,魔法少女型態頭上多長出的尖角,以及金珠髮飾亦猶在,靈魂寶石的位置也沒回到胸口。這莫非是象徵,內心消解的仇恨比想像中還少,以致無法獲得真正的救贖嗎?她認為照理而言不應如此,畢竟已經自認達成目的,故縱使失去的一切已經無可挽回,也認為該到此為止了,才會終止復仇行動。既然如此,就沒有任何不滿與遺憾的理由,畢竟都是自己的選擇不是嗎?雖然這麼想,但似乎始終沒有真正說服自己,隱約覺得那種想法,只是為了強行蓋過內心深處的某種聲音,自欺欺人的手段罷了。

  那麼,究竟是要蓋過什麼聲音?她毫無頭緒,雖然跟PROMISED BLOOD的夥伴,如她最忠心的馬煌里光、大妹大庭樹里及小妹笠音青等人討論過,但沒有結果。此後她又左思右想一番,但還是沒進展,就決定順其自然,或許哪天就能想到了──甚至也不見得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只是時間問題,可能什麼都別想,讓時間沖淡一切是最好的;但事到如今,非但沒有被沖淡的跡象,相反地還因為問題遲遲沒有改善,而越發心焦了。

  那麼,只能再跟PROMISED BLOOD的夥伴討論這個問題了嗎?雖然一度浮現這種念頭,但一想到之前討論的經驗,以及不想讓夥伴操心,便旋即作罷了。她認為這畢竟是自己的事情,尤其身為PROMISED BLOOD的頭號首領,更不該讓成員為自己的私人問題費心,即便是最忠實的左右手煌里光,也沒有義務要為這種私事勞神。更遑論,她自己也有跟夥伴們說過,有考慮解散PROMISED BLOOD了──只是保險起見,而決定再過一段時間,確定一切都沒問題後再解散。至於為何會先講,一來是試水溫,以成員的反應作為解散時機的部分參考;二來是希望夥伴們先做好解散的心理準備,屆時真要解散,才比較能夠服眾;三來是先說出來,既能加深解散的決心,又能給自己緩衝期,如此就比較不會做出後悔的決定。

  不過,說到底,為何想解散PROMISED BLOOD?主要是不想再束縛組織成員,畢竟一直沒解散組織,就是希望組織成員能夠互助,即使如今已經獲得和平亦然,畢竟難保不會有什麼萬一,或是有其它事情需要幫助。但這段時日觀察下來,組織並沒有發揮太多用處。在這種情況下,維持組織可能只是徒增「要為組織奉獻」的義務而已,而這是無謂的束縛。既然如此,還不如解散組織,讓成員解脫。

  當然,這不是全部的原因,還有一部分原因,紅晴結菜沒說出口──那就是自己也想卸下組織大家長的重擔,打從前輩離去,自己成為虎屋町的領袖,到進一步成為將虎屋町、龍崎及蛇之宮併成PROMISED BLOOD的頭號首領,再到帶領PROMISED BLOOD的成員向神濱復仇,期間歷經了太多難以承受之重,只是一直以來不斷逞強,咬著牙強撐過來了。如今已經不用再承受那些,自己也早已身心俱疲,再加上自己還有學生會長等事務,或許是時候該卸下重擔了,這樣也能讓身心狀況好轉吧。

  雖說如此,對於解散組織,她難免還是會捨不得,畢竟早已跟夥伴建立了革命情感。只是她明白要放下,非放下不可,否則自己恐怕更難朝未來前進,而沒有什麼,比邁向未來還重要,尤其這是得來不易的未來──過去為了復仇,不斷活在過往所喪失,也無可挽回的一切,進而產生的仇恨之中。如今討回了公道,理當不應再被仇恨束縛;縱使那些血海冤仇,無法一筆勾銷,但無論如何,都不該再被「過去」的枷鎖,束縛住腳步了。

  正因如此,她很認真規劃了未來,未來的藍圖,終於更加明朗了──她打算跟市長父親同樣從政。雖然過去曾因為厭惡父親注重表面的官僚作風,而起了叛逆之心,既不讀更好的學校,也不願踏上父親的道路──因為不想成為跟父親一樣的人。

  然而,在自己為了改變校風,不惜許願排除家長會的阻礙,成為學生會長後,她就逐漸覺察到,自己為了當像樣的學生會長,行事作風越來越像父親,從而逐步體會到父親的心情了──畢竟學校就是社會的縮影,學生會長所要處理的一切,跟政治人物所要處理的「政務」多少是有共通處的。而自己從這些經驗中,逐漸確信自己對從政的興趣,不再因為「叛逆」而排斥了。不單是不排斥從政,也逐漸不排斥父親了,即便還是無法欣賞,但不得不承認,父親確實有值得效仿之處,而這應是未來從政很值得參考的。

  只不過,參考歸參考,自己並不打算全盤複製父親的模式,僅僅只是想汲取他的長處,作為自己的養分,再走出自己的路,並期許自己能成為比父親更出色、更有理想的政治人物──會這麼想主要不是為了超越父親,而是自己確實有遠大的抱負。至於是什麼抱負,除了施行德政,造福人民外,還有大力推廣魔法少女,並防止被有心人士濫用。其中大力推廣與保護魔法少女,是身為魔法少女的自己特別能做的;縱使並不容易,但只要貫徹執行,相信就能帶給魔法少女嶄新的未來。光是這點,就願意奉獻一切了,更遑論還想為人民謀求更多福祉。無論如何,自己都沒有不從政的理由了。

  而在此之前,至少要先跟其它魔法少女組織的人同樣,先從告知身邊的人魔法少女開始。那麼要先從誰告知起呢?紅晴結菜很快就得出答案──無論如何都必須優先告知父親。別的不說,光是提前告知就有機會掌握主導權,獲得更多談判籌碼就夠了──諸如用若接受自己的魔法少女身分及相關種種,並支持自己推廣魔法少女的計劃,自己就會更努力朝從政之路邁進,而有機會繼承父親的衣缽,興許就能讓望女成鳳的父親,答應自己的要求了;而答應要求後,也有機會利用父親身為市長的資源,進一步推廣乃至保護魔法少女,可謂一舉兩得。

  於是,紅晴結菜鼓起勇氣,找了機會用各種手腕,向父親自揭魔法少女身分及相關種種,藉此說服父親支持自己推廣魔法少女的計劃了──雖說如此,父親目前並不打算給予任何實質上的協助,僅支持女兒先告知身邊友人,再運用學生會的資源來推廣魔法少女的構想。原因是他認為女兒要先證明自己的決心與能力,並做出成果後,才能放心給予資源,讓女兒更進一步擴大計劃,必要時也會參與。對此,紅晴結菜欣然接受了。

  此後,紅晴結菜開始向身邊極少數信任的同窗友人,以及學生會成員告知魔法少女相關的事情,接著開始擬定學生會推廣魔法少女的計劃。在此期間,她也下定決心,在學生會公開魔法少女的存在,並獲得良好迴響前,不會考慮解散PROMISED BLOOD了。雖然PROMISED BLOOD跟學生會沒有關聯,但若在學生會推廣魔法少女的過程中遭遇阻礙,PROMISED BLOOD或許能作為後盾,用一些方式來協助自己。如此決定後,便告知PROMISED BLOOD成員自己目前透露魔法少女存在的進度及未來規劃,其中左右手煌里光,由於是最信賴的忠僕及同校學妹,故私下請其協助相關計劃。對此煌里光只有大抵答應,有少部分的要求拒絕了,即使是有答應的部分,也提出一些意見。

  很明顯,煌里光不再是對命令照單全收的「忠臣」了──此為何故?是先前發生了什麼,才讓她有此轉變嗎?紅晴結菜詢問對方,對方告訴她,是因為最近笠音青勸她要會獨立思考,不能只是一味熱衷及服從紅晴結菜,要為自己而活才行,因此才會開始獨立思考,並嘗試表達意見──雖然有些不適應甚至感到痛苦,但明白這是改變的陣痛期,只要緊咬牙關,就一定能挺過去的。而這樣的改變,也請包容見諒,畢竟這對雙方應該都是好事,一直做絕對服從的馬,終究非長久之計,也會束縛彼此的人生吧。

  紅晴結菜聽這些說法後,不禁流露欣慰的微笑,她很高興只會緊緊依附自己,將自己視為絕對存在的忠僕,終於開竅了。如此一來,或許就不用擔心自己因畢業之類的原因,離開對方時對方會難以生存了。

  ──真是太好了,光,這樣我更放心了……妳這樣一定會成為更出色的人的,即使沒有我,妳也有能力面對各種挑戰了吧……這樣對妳才是最好的,妳才會成為更完整的人……才能在不依靠任何人的情況下,好好作為「煌里光」活下去……

  ──然後,其實呢……從以前我就有想過,要努力勸妳別太依靠我,但我看得出來勸不動,而且我怕也會否定妳許願的意義……但沒想到,青居然成功說服妳了……果然妳很重視青,青也很厲害吧……真是謝謝她了……

  紅晴結菜向不再只是她的「馬」如此表示後,暗自決定要盡量減少對「馬」的依賴了,如此應能讓對方更加脫離自己,進而更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地活著了。

  正因如此,她在跟對方分別前,又如是叮嚀──

  ──聽我說,光……妳一定要繼續堅持為自己而活,雖然這不容易,但這是我真正期望的……這麼說不是要妳迎合我,而是希望妳能放心,我是真心誠意地樂觀其成……因此我一定會全心全意地成全妳,這就是我獻給妳的祝福……反之,硬是將妳綁在身邊的話,那我對妳的束縛,遲早會化為詛咒的吧……

  ──無論如何,都希望光別背負上名為「紅晴結菜」的詛咒……不只是紅晴結菜,任何人都不該成為妳的束縛,誰一旦成為妳的束縛,就有可能會化為詛咒侵蝕妳……因此我才會希望妳繼續堅持為自己而活,唯有如此,妳才能獲得真正的幸福……

  這些話語,在跟對方分別後,仍一直在她的腦海迴盪縈繞,直至入眠。

  然後,就來到了今天,來到又被「那個夢魘」侵擾的今天。

  縱使睡前想的是煌里光,但入睡後夢見的卻又是前輩,這是何故?雖然類似的經驗也不是第一次了,畢竟有好一段時日,平常不會想著前輩,甚至會有意無意地避免去想前輩相關的事了,卻仍常夢見她,這究竟是為何──

  ──且慢,平常沒有想前輩,甚至會有意無意地避免去想前輩的事?這是為什麼?是因為想她的事太痛苦了嗎?還是……

  紅晴結菜扶額,再度陷入思緒的漩渦中。




  躂、躂、躂。

  在紅霞滿天的向晚,紅晴結菜與煌里光側背書包,於人煙稀疏、光暗交錯的巷弄中並肩前行,其中紅晴結菜的神色難掩凝重,且若有所思。

  原因無他,因為她跟煌里光快抵達由「前輩」所創設的埋葬二木市魔法少女的地下墓地了──之所以會去往該地,主要是為了好好面對自己下意識迴避已久的前輩。她認為,別說好一段時日平常不會想前輩,就連更早之前魔法少女獲得救贖,生活恢復安穩後,率領PROMISED BLOOD成員前往墓地報告時,也沒有全心全意地面對前輩,似乎還是刻意壓抑內心深處的某種聲音,表現出若無其事的樣態。至於是壓抑什麼聲音,直覺告訴她唯有到前輩的墓前,真心誠意地面對才有機會釐清。於是她便下定決心,要前往墓地一趟了。

  只不過,問題在於以往去墓地都會盡可能多帶組織成員,因為墓地也有其他亡者,組織成員會想見她們,她們也可能會想見組織成員,自己作為組織的大家長,必須顧及這點。這回雖然是為了面對前輩,但到了現場也不可能不祭拜其他亡者,而其他亡者可能也想見其他人──甚至不只那些亡者,前輩說不定也想見其他人,這樣的話是否還是多帶人為好?但考量到這次的目的很私人,以及前陣子才率眾祭拜過,現在再率眾各方面都不見得合適,而且要是告知原因,也不見得願意同行了。

  那麼,該如何是好?紅晴結菜思索一陣,最終得出了答案,那就是只帶左右手煌里光,讓其作為其他成員的代表。雖然這作法稱不上完美,但也算是折衷方案了,這正是現在讓煌里光同行的緣由。

  躂、躂、躂。

  紅晴結菜及其親信,就快走出光影交織的窄巷了。

  躂、躂、躂。

  紅晴結菜略微加緊腳步,但旋即又放緩。

  躂、躂、躂──

  兩人走出巷口,踏入金光流淌的世界。

  「啊,回到光明世界了呢……」光開口,轉首望向身邊的銀灰長髮少女:

  「不曉得為什麼,光覺得今天小巷好像走比較久,而小巷並不是那麼亮,有時還有點暗,所以走出巷口,看到滿地金光的街道時,就特別有回到光明世界懷抱的感覺吧?」

  「是嗎……」

  結菜壓低聲調,別開目光。

  「是啊,難道結菜小姐沒這種感覺嗎?」

  「沒有吧……在我看來小巷跟街道的亮度,沒太大區別吧……」

  結菜略微加快腳步,光緊跟上前。

  「真的嗎?怎麼可能!明明差很多的說,這裡這麼亮,而小巷從來沒這麼亮過耶……結菜小姐是真的都沒感覺到嗎?」

  「嗯,可能我沒特別去注意吧……」

  結菜一面回應,一面暗忖可能跟現在的心境也有關聯,但她不打算說出來。
 
  「是嗎……」

  「嗯……」

  結菜再度加快步履,與光拉開距離,其身後的黑影逐步迤長。

  「結菜小姐!請稍等一下!」光連忙追上前:

  「那個,感覺結菜小姐不太對勁啊……是不是心情不太好?」

  「還好吧,我覺得自己應該沒什麼事……別擔心哦……」

  灰髮少女再度拉開距離,頭也不回地回應。

  「真的嗎?別逞強啊,真的心情不好的話就說出來,光是真的覺得結菜小姐怪怪的,好像不太有精神……」橙黃馬尾少女一面緊隨在後,一面話鋒一轉:

  「還是說,是因為有心事?像是對於要好好面對前輩,感到不安之類的?」

  結菜赫然,緊咬牙關。

  「結菜小姐?」

  光走回灰髮少女的身旁。

  「……可能多少有吧,但我想這不是全部……像是即使好好面對了,也不見得能找出問題;即使找出問題了,也不一定能解決,因為問題也有可能無解……像說不定我必須『真正』獲得前輩的回應,而非一直以來的『想像』她的答覆,才有辦法解決……但這樣應該就是無解了,前輩幾乎不可能會回應我……」結菜別過臉,聲色黯然:

  「雖然我明白不應該依賴前輩,應該要靠自己,但我還是……更矛盾的是,就我所知有某位魔法少女,擁有招魂的能力,但我既不想麻煩她,也不想依賴這種方法……我只希望在必要的時候,跟前輩心意相通就好了,其它都不奢求……即便如此,這也是一種奢望吧……」

  「不會的!光相信這次結菜小姐,一定能跟前輩心意相通的!畢竟這次結菜小姐會全心全意地面對她不是嗎?要有信心!」

  光目光炯然,提高音調。

  「但是……」

  「沒什麼好但是的,越有自信成功機會越大喔!自信就是一種能量,有足夠的自信的話,能做到的事一定比想像中還多喔!」

  「嗯,但自信也絕非萬能,而且過度自信有時會讓自己受到更深的傷害……像以這次的事來說的話,就是若過度相信自己能聽到前輩回應,結果還是失敗的話,就會更加痛苦……畢竟期望越大,失望就會越大,這道理光也明白吧?」

  「當然,但還是要先相信,才能提高成功機率吧?自信是成功很重要的前提,而這不是盲信,盲信是沒有任何依據就一味相信吧?像光以前對結菜小姐就是這樣,因為結菜小姐對當時的光而言,是絕對的存在──」光眨眼,語鋒一轉:

  「現在的話,為了活出自我,所以就不能盲信結菜小姐,需要自己思考了;而光思考過後,還是覺得結菜小姐是很棒的人,所以還是相信結菜小姐,也覺得結菜小姐該好好相信自己!」

  結菜怔然,眼波微漾。

  「這樣,能比較有自信了嗎?」

  光詢問。

  「……我不確定……我明白即使光說的話有道理,但這跟能不能相信自己可以跟前輩心意相通是兩回事……」

  結菜放緩步調,壓低語調。

  「這樣啊,那麼──」

  光加快步伐,走至結菜身前,再停步轉身,與結菜四目相望:

  「結菜小姐,請至少做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好好注視光──然後相信眼前的光,相信相信結菜小姐的光!畢竟現在的光,不再是結菜小姐的盲信者,而是有自己的想法了,所以更加值得信任了喔!」

  橙黃馬尾少女,煌里光展眉眼笑──她在金光灑映下,更加閃爍奪目。

  「光……」

  結菜秋波蕩漾,望得出神,並陷入尋思。

  ──好耀眼……光真的好耀眼……從來沒見過這麼耀眼的她,現在的她跟照耀她的金光,是如此的相襯……

  ──總覺得,現在的她,是真的……

  「總之,至少先嘗試相信光吧,嘗試一次也好,至少給自己一次相信的機會,好嗎?」

  沐浴金輝的橙髮少女,眨動爍閃不止的目光。

  「……那,在相信之前,我希望再增加一點相信的依據……比方想出提高跟前輩心意相通機率的具體方法,雖然我想過很多,也真的嘗試過一些方法但都無果……但光這樣說後,就想再思考方法看看了,光願意跟我討論嗎?」

  「好啊!」

  光背對落陽,朝結菜邁步上前──




  在森冷昏暗的地下墓地中,紅晴結菜跟煌里光朝「前輩」的墓碑走去──方才兩人已經祭拜過其他夥伴了,刻意將本次主角留到最後。

  躂、躂、躂。

  兩人走至前輩墓前,接著開始闔眼祭拜──其中結菜手持前輩贈送的「鋼筆」(有時會放在書包並用鋼筆盒裝著,如今天)並注入魔力,這是為了增加跟前輩心意相通的機率,而這方法其實她很久以前就試過了,但失敗後就未再嘗試,直至稍早光建議她或許能再嘗試一次後,她雖不認為有用,但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就抱持姑且一試的心態了。

  ──然後,毫不意外的,這次依舊沒有任何效果。無論結菜如何呼喚,都沒有獲得回音。在此期間,光已先祭拜完畢,並先行離去,這是因為先前她答應結菜祭拜完後,先到墓地外等候,讓結菜能跟前輩獨處;而結菜若沒能跟前輩交流,也會提前出來,再一同離開。

  片晌,光走出墓地,而結菜仍眉頭深鎖,持續對鋼筆注入魔力及呼喚前輩。

  ──前輩……前輩……您是真的什麼都聽不見嗎……即使我多全心全意地面對您,跟相信光的相信,還是得不到您的回音嗎……而且跟以往不同的是,以往多少還會覺得有聽到您的回應,雖然應當是我的幻想……但現在就連那樣的聲音都聽不到了,這是為什麼……

  ──拜託了,我這次是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全心全意地面對跟毫無保留地袒露自我,覺得唯有如此才能解決現在的問題,來獲得真正的救贖……而我希望不是像以往那樣只能靠自己,那樣可能是不夠的……或許唯有前輩親自回應我,才能夠真正解開心結,解開被我藏到內心深處,而難以釐清的心結……

  她緊咬牙關,持續施加魔力。

  ──前輩、前輩……拜託了,若沒有您的開導,或許我真的……

  ──前輩……

  依舊毫無回音。

  ──啊啊……真的沒辦法了嗎……是我還不夠全心全意嗎……不可能吧,我應該已經毫無保留了,有露出全面的樣貌了才是……等等,全面的樣貌?會不會是也要展露魔法少女的姿態才行?確實我也很久沒以魔法少女的姿態來祭拜了吧……

  她旋即變身,並觸碰頭上的獨角。

  ──前輩,如您所見,我現在還是復仇厲鬼的模樣……雖然或許您根本看不到,但我還是想告訴您,在停止復仇及獲得和平至今,這樣的形象並沒有消失……其它方面也沒改變多少,我依舊無法回到從前的樣貌……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還有,我也不明白……為什麼至今還是常夢見,您在我面前魔女化的畫面……明明平常會刻意不去想這些,但就是會夢到,這究竟、究竟是為什麼啊……一定有什麼原因吧,像是我覺得自己似乎是在逃避內心深處的某種聲音,就可能跟剛才說的,被藏到內心深處而難以釐清的心結有關也說不定……

  ──無論如何,都拜託前輩……回應我吧……

  她扶額,黯然俯首。

  ──結菜。

  「咦?」

  結菜愕然,循聲望去──

  「……咦?」

  一抹若有似無的倩影,映入灰髮少女的眼簾──

  『結菜,看到我了吧?』朦朧不清的倩影,朝灰髮少女走來:

  『因為現在的我,跟妳的心意相通了,因此多少可以感知到妳的思緒,而且看妳的反應,就更確信這點了。』

  「……前輩……」

  結菜瞠目咋舌,她難以置信這真的是心心念念的前輩,但又很想相信,很想很想相信。

  『好久不見,結菜。能夠見到妳,真是太好了……一直以來妳都沒真正聽到我的回應吧?因此才會這麼痛苦……這我都大致感知到了。』如縹緲幻影般的前輩壓低聲調:

  『總覺得很抱歉,現在才知道這些……在我死後,能知曉的本來就很有限了,而伴隨時間流逝,能知曉的就越來越少了……這可能是因為,我的存在越來越稀薄了吧……』

  「為什麼?」

  結菜一面緊握鋼筆,一面發問。

  『因為我留在世上的『意念』越來越稀薄了吧……所謂的意念,可能是靈魂的痕跡之類的,每個人走過的地方,可能多少會留下這種東西吧?而這種東西是會逐漸消逝的……』前輩再度壓低聲嗓:

  『就如我本身的『靈魂』,可能也早已消逝了,現在的『我』是靈魂痕跡的殘留,但也是妳所認知的我本人,請放心吧。』

  「嗯……果然前輩的靈魂早已離開這世界了……但之前不願對這點多想,還是一廂情願地希望,無論過多久都有機會獲得前輩的回應……」結菜嗓音發顫:

  「但這樣看來,這是不可能的吧?總有一天前輩的一切都會徹底消失,這樣的話就沒機會跟前輩交流了吧……」

  『是呢,因此要好好把握這次機會,事實上我覺得這次能說上話,已經是天大的奇蹟了,我也不確定是如何實現的……』前輩話鋒一轉:

  『不過我推測,應該是結菜真的做到了某些事情吧,然後時機也成熟了,才能引發這次的『奇蹟』。若是如此,就代表這個『奇蹟』也是其來有自,而非偶然。』

  「嗯……我也想應該是達成了某些條件,比方夠真心誠意地面對前輩,然後有給前輩贈送的鋼筆注入大量魔力,不曉得有沒有幫助……」

  『不確定呢,但我想最重要的還是結菜的心意吧,除了結菜說的真心誠意面對外,我想還有願意去相信光的相信吧──我有感知到妳是因為相信光,才願意嘗試去『相信』的。』

  結菜怔然。

  『很多時候,相信『相信』的力量,真的能做到很多超乎想像的事情,我有很多這樣的經驗,尤其是在我成為魔法少女後,就是更是深刻體悟到這點。許多時候我覺得自己做不到了,但又不想放棄,而嘗試去相信,最後終於成功了。』前輩語調一轉:

  『當然相信絕非萬能,不如說沒有任何東西,能讓人無所不能。人能夠做到的終究很有限,但有時又遠比想像中還多──而要做到的比想像中還多,就是要先去相信,相信是成功的最大前提。』

  「嗯……」

  結菜沉吟,思忖自己固然「相信」前輩的話,也「相信」光有很大的功勞,但還是覺得要是太輕易相信「相信」的力量,可能還是──

  『雖說如此,還是不能去盲信呢,光今天也有跟妳說這點吧?我好像有感知到。』

  「嗯,因此我不會輕易去相信……這也是為了避免讓自己受到更大的傷害……」

  結菜別開目光。

  『我明白,凡事都不能做過頭呢。剛才會那麼說,只是想告訴結菜『相信』的力量而已,但這跟盲信是兩回事,相信結菜明白這點。』

  「嗯……」

  『總之,關於相信能說的還有很多,不過時間上可能不允許,畢竟我也不知道自己能維持這狀態多久……唯一比較能確定的是,我現在的狀態其實很脆弱,畢竟我只是結菜內心投影出的虛像,並不是實際上被召喚之類的,因此這樣的『我』應當只能被結菜感知,而即使感知到了,也只能是現在這種朦朧不清的狀態吧。』

  「這樣啊……」

  『嗯,但能夠這樣也已經夠不可思議了,對我而言,能再跟結菜說上話,就足夠慶幸了。』

  「是嗎……」

  結菜眨眼,眼波蕩漾。

  『是的,尤其能藉由說上話幫助到妳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我也希望結菜能活得更快樂無憂,妳背負的實在是太多了……』前輩黯然俯首,壓低聲調:

  『而會背負這麼多,我想應該也跟我有關係吧……因為我太早離開了,若我沒那麼早離開,妳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嗯,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而且會這樣,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我自己能力也不足吧?至少不如前輩……」

  『怎麼會?結菜十分優秀,不然我也不會這麼倚重結菜了,而且在我死後,妳也成為優秀的領袖,甚至還統一了二木市的魔法少女組織不是嗎?之後又帶領眾人,一起獲得魔法少女的救贖了,這就是妳優秀的證明呀。』

  「但是,那也是托大家的福……不是因為有大家的話,我可能早已失控,徹底瘋狂了……前輩應該也知道,我之所以能統一二木市的魔法少女組織,是為了向造成血之慘劇的神濱市復仇……」結菜聲色黯淡,壓低聲氣:

  「我是靠極度強烈的復仇之心,才能支撐住自己,但同時那也使我越來越喪失自我,也越來越走向自毀……若不是大家一直幫助我,我可能……甚至整個組織都可能……」

  『別這麼說,不是妳的內心夠強大,也夠努力的話,是絕對走不到今天的。我是真心佩服妳能做到這些,妳造福了許多人呀,結菜。』

  「真的嗎?但我總覺得那一切都……不太踏實,我似乎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應當獲得這一切?我獲得這些,真的沒問題嗎……」

  『當然沒問題呀,這是妳付出了一切所換來的,絕對是妳應得的。』

  「是嗎?但我覺得那似乎……」

  似乎什麼?貌似快想起什麼了,但又不願想起來──結菜如此暗忖。

  『似乎不是自己該得到的嗎?』

  前輩接腔。

  「可能吧,但又覺得不盡然是這樣……更精確地說,是覺得自己已經那麼努力了,而且還有很多人跟我一起努力,因此得到好結果,可能也是應得的……但是又覺得哪裡不對,好像是過程有哪裡做錯了……」

  結菜扶額,別開視線。

  『過程嗎……是指某個步驟做錯了嗎?』

  「可能吧,但好像不夠精確……可能是……做法之類的?」

  『做法嗎……嗯……』前輩稍頓半晌後開口:

  『結菜,我問妳,妳覺得做法有錯的原因是什麼?』

  「我不清楚……」

  『是某個環節沒做好嗎?還是整個做法都不對?』

  「……整個做法都不對吧……」

  『為什麼?』

  「……感覺可能是,那個做法本身就是錯的,因此根本就不該做吧……」

  結菜的頭越壓越低,並緊咬牙關,手中的鋼筆也握得更緊了。

  『這樣啊……那我問妳,若當初沒那麼做,還有可能有現在的成果嗎?』

  「……可能不會有吧,除非我轉換思路……但我覺得很難,因為……」

  『因為?』

  「……那個做法,可能是很根源的東西,我可能是因為很想做那個做法,才會有後續的一切吧……」

  『嗯,看來其實妳心裡有數了吧?』前輩眨動目光:

  『是的話,就說出來吧,結菜。』

  「……應該是復仇吧……若沒有復仇,應該就不會有後續的一切了……而我在復仇期間,始終堅信復仇是正確的……即使有那麼一絲懷疑,也會立即壓抑下去……」結菜摀住半邊臉:

  「我似乎很怕自我懷疑,因為怕一旦自我懷疑,就會喪失復仇的正當性……然後就會否定自己想藉由復仇,來討回公道的信念……要是這樣的話,就會辜負那些渴望復仇,以及死於血之慘劇的夥伴們了……」

  她嗓音發顫,手中的鋼筆也在顫晃。

  『嗯,從這角度而言,結菜的復仇應該是很『正確』的。那麼,為何又覺得是錯誤的呢?』

  前輩反問。

  「因為……我覺得那不是我真正想做的吧……我真正想做的是……」

  她欲言又止。

  『是什麼?』

  前輩追問。

  「……是希望不用血腥廝殺,就能讓所有人獲得幸福……就如同我過往一直信奉的,前輩的和平主義……」結菜將手中的鋼筆越發握緊:

  「我也記得前輩教誨我『不憎恨、不嫉妒、不自私,最重要的是為了他人,祈禱世界和平與心靈安寧』……」她抬起手,俯視手中的鋼筆:

  「可是我卻……我卻……卻為了『復仇』而背棄這樣的教誨了……明明我承諾過不會忘記這番話,會將這番話跟鋼筆一起好好珍惜,卻為了復仇而刻意拋諸腦後了……似乎因為這樣,也逐漸不敢再真心面對前輩,甚至也逐漸不再使用鋼筆了……」她再度握緊手心的鋼筆,隨後其手發顫:

  「我就只能一直催眠自己,復仇是正確的,是為了幫大家討回公道……這樣的我沒有錯……即便如此,我有時還是會隱約感覺到,自己背棄前輩的教誨……但我會刻意逃避這種感受,唯恐會因此動搖復仇的意志……」

  ──啊啊,沒錯,這就是我長期以來,刻意壓抑的聲音……或許還不只這個,但這應該是最主要的……我想我所壓抑的聲音,應該大抵跟前輩攸關……避免去思考前輩的一切,強迫自己接受現在擁有的一切……即使隱約察覺到過程不太對,但還是下意識迴避這點,想說有得到道歉贖罪,跟魔法少女的救贖就夠了……

  ──只不過,即使這麼想,還是覺得無法完全彌補遺憾,不只是過程問題,結果本身也無法完全弭平仇恨……只是都有這樣的成果了,就覺得不該再被仇恨束縛了,畢竟我也不想一直活在仇恨之中……那樣不只是讓自己痛苦,也是違背前輩的教誨,因此才會努力說服自己別再有什麼不滿了……但其實我還是……

  灰髮少女緊咬牙根,面色越發淒然。

  『結菜……我明白妳說的,也感受到妳的心情了……我明白妳非常痛苦,也備感煎熬,畢竟妳的處境真的太艱難了……』前輩壓低語調:

  『今天換作是我,恐怕也無法繼續堅持我對妳的教誨了也說不定……』

  「咦?」

  結菜赫然。

  『畢竟結菜遭遇到的狀況,是我完全沒設想到的……在許多時候,或許結菜還能堅持我的教誨;但妳遇到的是許多夥伴被某個群體的計劃無端波及,而妳決定要為她們討公道,同時也想讓其他人活下去,才會去『復仇』……這樣的妳終究是為了他人,而不是出於自私。』前輩加重語氣:

  『正因如此,妳並非徹底違背我的教誨,雖然我不會鼓勵復仇,但換作是我,真的也不一定還能堅持『不憎恨』而不復仇……』

  「真的嗎……」

  結菜目光蕩漾,嗓音微顫。

  『真的,結菜現在跟我心靈相通,應該可以感應到我的心思才對。只要去感應就能確認了。』

  「嗯……」

  結菜嘗試去感應後,確認前輩所言不假,對此她產生意外又不太意外的矛盾心情──意外是因為她真的難以置信前輩會發自真心這麼想,不太意外是因為她知道前輩不會撒謊,因此心口如一也是理所當然的。

  『總之,既然連我都可能無法貫徹信念,那結菜就沒什麼好自責的了。在我看來,結菜已經盡力了,為此都變成這樣了,已經犧牲了太多太多……』前輩眨動目光:

  『所以,請結菜別再為違背教誨所苦了,那教誨主要是鼓勵去做心胸寬大,並為人無私付出、犧牲奉獻的好人,但這無法適用於任何狀況,比方結菜的狀況,即使不遵守也無妨。何況結菜也沒因為復仇而變成惡人,實際上就連一個人都沒殺不是嗎?』她將手放在胸口:

  『所以,請放過自己吧,一味執著那個教誨,只會讓那個教誨喪失本意,甚至化為詛咒的──而妳就是因為被詛咒束縛了,才會無法獲得解脫……』她黯然垂首:

  『說到底,這是我的錯,我對妳的期許,變成如此沉重的負擔,甚至是詛咒了……對此,我誠摯地跟妳道歉──對不起,結菜。』

  「……前輩……」

  結菜的金眸,泛起淚光。

  『別再被我的教誨束縛了,我說的話不是絕對的,妳可以記住我的教誨,也可以盡力去實行,但是絕對不要為難自己。』

  「嗯……」

  灰髮少女的眼波,波瀾蕩漾不止。

  『總之,無論如何,都請好好地、全心全意地接受過去到現在的一切,然後邁向未來吧,結菜……如此妳才能好好地活下去,去實現妳的理想……而我也相信,妳一定有能力做到的。』

  「前輩……」

  灰髮少女持續強忍淚水,但已經不禁哽咽了。

  『當然,未來或許還會遭遇各種困難,屆時就想先前那麼大的苦難都能熬過來,並實現魔法少女的救贖了,只要相信自己,好好跟人合作,就一定能跨越種種難關的,這就是我給結菜的祝福……』

  前輩溫柔莞爾,她眼前的後輩,熱淚即將奪眶而出。

  『然後,時間差不多了……最後我想說的是,別再掛懷我了,好好珍惜身邊的人吧,尤其是光──現在的光已經改變了,不再只是為妳而活,而是會獨立思考,有自己想法的人了。這樣的她,是更值得信賴的,有需要的時候,就請好好依賴她吧,相信她也會全力幫助妳的。』

  此際,前輩的形影逐漸化為點點光塵,漸次消逝了。

  「前輩──」

  灰髮少女眼眶中的淚水,終於滿溢決堤──同時她頭上的獨角及金珠髮飾逐漸泛白,化為粉塵消逝,靈魂寶石也回到胸口上了。

  『太好了……能在消失前,看到結菜恢復原本的變身樣態,我就更加放心了……』前輩欣慰莞爾:

  『相信結菜一定能實現美好的未來,並獲得幸福的哦──』

  此際,她已消逝無蹤。

  「前輩!」

  結菜聲淚俱下,隨後跪倒在地,泣不成聲。

  ──啊啊……還有好多好多話,還想跟前輩訴說,可是卻……這樣的機會,說不定也沒下次了……說不定這次就是永別了……

  ──雖然我也明白,本來就不該一直仰賴前輩,而是該好好靠自己,需要的時候再依靠其他人……而我最能依靠的,非光莫屬了……即使她不再是我的馬,而不再對我絕對服從,並走出自己的人生,我還是相信她能在我需要的時候伸出援手,甚至成為我的支柱吧……

  ──當然,我也不想單方面依靠光,希望在未來能夠是平等互助的關係……這樣我跟她,就能一起走得更遠了吧……

  灰髮少女一面拭淚,一面將手中的鋼筆放下,輕撫頭部。

  ──還真的……我真的終於變回原本的樣貌了嗎……不,神態之類的可能還要再一點時間吧,但我想或許……

  她持續拭淚,眨動眼波──她的眼神,已經清澈許多了。

  ──無論如何,現在的我應該比較能夠好好向前了吧……我很清楚這是我該做的,也是前輩希望我做的……當然光一定也是這麼期望的,還有很多夥伴也是……因此我必須摒除雜念,全心全意地努力,這樣也才不會辜負前輩的祝福……

  她收起鋼筆,隨後緩緩起身。

  ──現在先叫光回來吧,讓她看看我現在的樣貌……相信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灰髮少女如是思忖,唇角泛起清淺的笑意。


◇◆◇


  翌日清晨,在偌大的房間裡,床頭櫃上的手機鬧鈴響起──但沒幾秒,就被躺在床上的紅晴結菜關閉了。

  而後,結菜拾起手機坐起身子,並滑動螢幕,緊接注意到有光的訊息,內容是:


  :早安,結菜小姐!有睡好嗎?還有做惡夢嗎? 上午6:21


  結菜淡笑,旋即回覆:


  :沒有哦,我睡得很好,謝謝光的關心,那光有睡好嗎? 上午6:30


  她放下手機,摺疊棉被後將手機放入口袋,緊接下床。而後走向落地窗,先是拉開遮光窗簾再微揭透光窗簾,欣賞一會窗外的朝陽與青空後,便轉身走向全身鏡前照映自己──隨後便見頭髮雖些許蓬亂,但仍毫不掩蓋清明澄澈的眸光與神采。

  「呵呵……好好梳妝打扮後,看起來氣色就會更好了吧……」

  結菜眨眼,稍微整理一下頭髮後離開鏡前,朝房門走去──



  繼青光後,就來寫結光了,而本篇結光是接在上篇青光之後的,雖有一定的連貫性,但應能獨自成篇。基本上我是將這兩篇當成血盟系列文,而這系列文或許未來還會有後續,若真有應是接續在本篇結光文後,只是可能不是結光了(就如本篇結光雖是上篇青光的後續,但不是青光文了),而且也不會是最近寫,在寫之前可能會有好幾篇非該系列的文吧?

  然後,講一下關於作品的部分:首先是開頭,基本上就是「深紅的決斷」開頭再放送,但只是夢境就是了(ry);再來是雖然原作貌似沒明說結菜前輩是埋葬在她自己所創設的地下墓地,但我認為既然都是前輩本人創設的了,前輩又是至關重要的人物,照理而言也會埋葬於此,就這麼寫了。

  另,會寫這篇主要是希望結菜能擺脫鬼化狀態,對於原作結菜明明早已停止復仇,淨化系統也擴散的情況下,還沒脫離鬼化狀態,我是很不解的(ry)不曉得官方會不會哪天補這個坑,但總之我是自己來了,真的很希望能看到結菜恢復鬼化前的模樣啊(嘆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