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6
GP 20k

【桃御】那日成為妳(上)

樓主 湛藍琴海 a73541
  ※本作有分篇場人物除了十咎桃子八雲美玉外,也會有其他角色串場。

  ※靈魂交換paro

  ※雖盡可能還原角色,但仍可能OOC,還請見諒。




【桃御】那日成為妳(上)



  「欸?這……實在是太荒唐了,為什麼只是睡了一覺,就跟調整屋妳交換靈魂了啊喂!這真的……啊該不會是妳昨天調整時搞了什麼鬼吧?

  披著調整屋「八雲美玉」外皮的「十咎桃子」,披散著銀灰長髮,在八雲美玉的房間,拿著手機向話筒彼端,同時也是該手機的主人,八雲美玉質問。

  『沒有呀~交換靈魂這麼厲害的事,調整屋小姐怎麼可能做得到呢?』

  十咎桃子聽得很清楚,話筒彼端雖然是自己的聲音,但語調很明顯與平常的自己迥然不同。無庸置疑,聲音的主人正是她現在的「身體」的原主人。

  「是嗎……那我們到底為什麼會交換靈魂?這絕對有什麼原因!像是妳調整時不小心動到什麼手腳,導致調整失誤之類的?

  『這應該不可能哦,我做調整屋這麼久了,也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哦。應該是其它原因造成的吧?比方說……』

  「比方說?」

  『嗯……桃子昨天有說,打完魔女後,覺得哪裡不對勁吧?懷疑是中了魔女什麼招,所以我在調整時有特別檢查。雖然沒檢查出什麼,但妳說好像有改善了,就想應該沒事了。』在話筒彼端,披散金黃長髮的少女話鋒一轉:

  『只不過,說不定問題根本沒解決,可能延遲到今天才發作吧?』

  「咦?這樣一說……好像不是不可能……」桃子語調一轉:

  「不對啊!就算是這樣也太扯了啊!完全看不出來那魔女有這種能力,就算有這種能力也太……都已經被消滅了,能力還能影響到現在嗎?也太陰魂不散了吧……」

  她咚的一聲坐到床上,扶額搖頭。

  ──到底為什麼會攤上這種事……感覺自從幫調整屋,清除調整屋周遭魔女使魔後,就開始攤上各種破事……調整屋的各種要求跟捉弄,都把我搞得團團轉,現在我也搞不清楚,她說的是不是真的,但姑且只能相信她了吧……

  她如是思忖,無奈嘆息。

  『誰知道呢~不過真是如此的話,也很有趣呀♪』調整屋八雲美玉的語氣越發興奮愉悅:

  『跟桃子交換靈魂,這超~有趣的呢♪,我求之不得,現在能有這機會,真是太好了,一定要好好把握才行♪』

  「等等等等!妳這發言超危險的啊喂!妳要幹什麼啊調整屋!還有為什麼會求之不得啦?」

  桃子直冒冷汗,一臉驚恐。

  『嗯~就只是覺得,交換靈魂是很難得的機會,所以發生在我們身上時,就該好好珍惜呀,不然可能沒下次了呢~』

  「這種事不用有下次啦!一次就受夠了!」

  桃子高聲吐槽。

  『哎呀,桃子別這麼說嘛,交換靈魂可以體驗對方生活耶,是真正的親身體會哦。跟轉述或想像完全不同,這樣或許是了解彼此最好的方法呢。』

  「所以?」

  調整屋難道是很想了解我,體驗我的生活嗎?應該不可能吧──桃子如此暗忖。

  碰喀!

  房門敞開,與八雲美玉相貌近似,但身形嬌小許多的銀灰雙馬尾女孩,朝「八雲美玉」箭步向前。

  「姐姐真的醒了呀,今天真早起呢!等等,姐姐在講電話?」

  八雲美玉的胞妹,八雲美影瞠目摀口。

  「那個……」

  桃子還不及反應──

  『哎呀,聽到咪的聲音了呢~桃子先跟她解釋狀況,解釋完後我再跟她講,這樣她應該就會相信我們說的了。』

  話筒彼端傳來指示,桃子望向銀髮女孩,放下手機:

  「那個,聽我說,雖然妳可能不太會相信,但其實我是桃子,跟妳姐交換靈魂了。我是說真的,絕對沒有騙──」

  「騙人!姐姐以前就有這樣捉弄過咪了!說自己跟桃碳交換靈魂,咪還相信了好幾次,結果都是騙人的!」

  「什麼?」

  桃子愕然。

  ──小美影的意思是,以前她姐就謊稱跟我交換靈魂好幾次,還唬到她了嗎?喂喂喂不是吧!調整屋居然還這樣捉弄過自己的妹妹?不對更大的問題是,為什麼要這樣唬她啦?謊稱跟我交換靈魂好幾次什麼的,那傢伙到底在想什麼啊啊啊!

  桃子的思緒徹底打結,亂成一團了。

  「所以別再騙了!咪不會上當的!」

  「那個,我真的是桃子啦!如果小美影不信,我可以讓妳聽電話,妳姐現在在我身體裡,妳總不會懷疑姐姐還去跟別人串通吧?」

  桃子連忙將手機遞給美影。

  「嗯……雖然很難相信,但桃碳應該不會騙咪,所以咪還是聽聽看吧。」

  美影將手機接過去。

  「喂?」

  『哎呀,這次我真的沒騙人啦,我是真的跟桃子交換靈魂了呢。聽得出來吧?雖然是桃子的聲音,不過確實是姐姐的語氣沒錯吧?』

  輕佻中摻雜溫柔的語調,傳入美影耳畔。

  「嗯……這樣聽起來好像真的是姐姐的說……桃碳不可能模仿得出來,而且桃碳是老實人,應該不會跟姐姐聯合起來捉弄咪才對!」美影望向披著「姐姐」外皮的桃子:

  「那好吧,咪相信桃碳!可是為什麼交換靈魂了?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也不清楚,目前只能推測是被昨天的魔女影響。但無論如何,一定會努力解決這個問題的,放心吧!」

  桃子雖然表面上這麼安撫美玉胞妹,但其實內心也相當忐忑不安,畢竟就連成因都不確定,可能更難對症下藥了。

  『嗯,就如桃子所說,我們會努力想辦法的。不過這需要時間,在此之前咪就先跟桃子相處吧。然後,別把這件事說出去,不然可能會招來更多麻煩。』

  美玉如此叮嚀。

  「好……」

  美影垂下眉宇。

  『咪,開一下擴音,這樣桃子更方便聽到。』

  美玉如此指示後,美影旋即開啟擴音。

  「開了。」

  『好,這件事我們還是低調處理,所以要裝作無事發生,過平常的生活哦。我們還是都要上學,我會好好扮演桃子,桃子就好好扮演我吧。雖然可能有點強人所難,但麻煩桃子盡力了。』

  「咦?可、可是我扮演妳的話肯定會有一堆破綻的啊,而且妳不是很少上學嗎?不去學校也無所謂吧?」

  桃子湊近話筒。

  『但那是因為,我會去調整屋。妳現在這樣,也無法幫人調整,因為妳沒有調整技術。既然如此,還是去上學吧,當然我不勉強。』

  「呃……這樣一說,感覺更大的問題是,現在妳沒辦法幫人調整了啊!這對神濱的魔法少女是很大的麻煩,雖然還是可以找巡迴調整屋幫忙,不過還是會給很多人造成麻煩吧……」桃子提高聲調:

  「這樣的話,我們更要趕快換回來!只是也不能靠調整了吧,因為我沒有妳的技術,而我們的魔力性質不同,所以妳應該也不能用我的魔力來調整吧?」

  『對,關於這點我會再想辦法。』美玉話鋒一轉:

  『那桃子願意去上學嗎?我是很願意去,因為桃子通常不會缺席,而且缺席了,就無法照顧小玲奈跟小楓了吧?』

  「對,不過調整屋也不用勉強自己去。玲奈跟楓那邊我會再去說──還是說妳不希望我說出去?」

  『我跟她們說就好了,她們知道沒關係。』美玉轉回原本的話題:

  『那麼,如果桃子願意上學,我會先跟十七夜說明情況,或桃子想親口告訴她也可以。我想她會相信的,真不相信的話,讀心就能確認了。』

  「嗯,那……好吧,調整屋希望我去的話,我就去吧,雖然我對自己能不能扮演好妳沒有自信就是了……」桃子緊接補充:

  「如果我有遇到十七夜小姐,我也會跟她說明狀況,但妳先說也可以。」

  『好。那麼,基本上讓這些人知道就好了,這些人大概本來就瞞不住,所以還是讓她們知情比較好。』美玉話頭一轉:

  『對了,桃子,妳會幫兄弟們準備便當吧?』

  「對,怎麼了嗎?難道妳要幫我準備?」

  桃子再度冒出冷汗,臉色逐漸發青。

  『當然囉♪我也很喜歡幫咪準備特製便當呢~而且都大受好評哦♪』

  「騙人!姐姐的特製便當常常很恐怖的說!不是為了不浪費食物的話,咪才不會吃呢!」

  沉默已久的美影,毫不留情地拆穿姐姐的謊言。

  「辛苦妳了,小美影……」

  桃子始終對美影能夠吃下地獄料理魔王的「奇葩料理」感到不可思議,也深感佩服。

  『哎呀,咪真過分,那可是注入了滿滿的姐姐的愛哦,一定很美味的才對~』

  「才沒有!」

  美影持續不留情面地反駁。

  「我相信小美影說的,總之調整屋妳別亂來啊!別害死我兄弟啊!」

  桃子面色鐵青地拔開聲嗓。

  『真是的,太誇張了啦~放心吧,畢竟說好要好好扮演桃子了,所以我會依據我調整時,看過的記憶來製作給桃子兄弟的料理的~』

  「咦?妳連這種記憶都看到了嗎?」

  桃子赫然,面色從鐵青逐漸泛為潮紅。

  『對呀,這沒什麼吧~我看過的記憶可多了,像是──』

  「好了好了別說了!」

  桃子猛力搖頭,同時也面紅耳赤了。

  『好啦~所以我應該了解桃子不少事情,對於扮演好桃子,我還是有一定自信的哦♪』

  「呃……我覺得還是很不靠譜啊,天曉得妳會幹出什麼事情來……而且就算真的了解我好了,總覺得這種被窺光隱私的感覺,實在……」

  『別在意啦,而且這也有好處呀,像現在不就能派上用場了嗎?』

  「那我怎麼辦?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扮演妳,更別說不知道這種情況要維持多久──」

  『別擔心啦,一定會很快恢復的。我也相信桃子能扮演好我的,只要少說話就行了。』

  話筒傳來的聲調,似乎漸轉嚴肅。

  「嗯,少說少錯吧。畢竟妳很少去學校,應該也不是高調的類型才對吧?」

  『嗯,盡可能低調吧。我只是維持最基本出席率的,自然是低調為好。』

  話筒傳來的聲音似乎更小了,正當桃子感到些許不對勁之際──

  「對了姐姐,咪今天的便當,就給桃碳做嗎?桃碳的手藝很好吧?」

  美影若無其事地轉移話題。

  『對呀,桃子做的料理超~美味的哦!我很喜歡呢♪』

  美玉很自然地接腔。

  「太好了!這樣我終於可以吃到桃碳的料理了!」美影望向桃子:

  「桃碳願意做嗎?拜託了!咪好想吃!」

  「好好,我會做的。調整屋如果都會好好幫我的兄弟做料理,那我當然也會幫小美影做的。」

  桃子對美影回以莞爾。

  「太好了!謝謝桃碳!」

  美影眉開眼笑,簡直歡天喜地。

  『謝謝妳了,桃子。妳的料理真的很好吃,一定可以滿足咪的。』

  美玉也向桃子道謝。

  「啊哈哈,是妳不嫌棄啦。我不覺得自己做的多好吃,還有很多可以改進的地方吧。」

  桃子有些難為情地笑。

  『不,桃子做的料理,就是最好吃的哦。無論做什麼都是。』

  此話一出,桃子怔住。

  ──這是真心話嗎?照理說這傢伙不會恭維我才對,可是這麼講也太誇張了吧?還是她又再開玩笑了?但聽起來也不像開玩笑……

  『那麼,先這樣吧。』美玉打斷桃子的思緒:

  『還有什麼要說的,之後再聯絡,我們彼此加油吧。』

  「好。」

  桃子頷首應聲。

  『咪,抱歉現在姐姐無法陪在妳身邊,但我一定會盡早解決這個問題的。這段時間,好好跟桃子相處吧。』

  「咪會的!」

  美影果斷承諾。

  『那麼,桃子,咪就拜託妳了。我也會好好照顧妳的兄弟,還有小玲奈跟小楓的。也不會做出任何讓妳擔心的事情,請放心吧。』

  「嗯,謝謝妳了,調整屋。」

  『不用道謝,這是應該的。之後再聯絡哦。』

  「好,拜拜。」

  桃子掛斷電話,從美影手中拿回手機。

  ──雖然對於能不能扮演好調整屋,沒有任何信心,不過調整屋都相信我的話,我就更要好好努力才行了。我想她也不會亂來,畢竟她雖然喜歡胡鬧,不過該認真的時候,也會非常認真,而且非常可靠。

  ──既然如此,我就更不能讓她失望,也不能給她負擔了。

  ──不過話說回來,她到底為什麼會騙小美影跟我交換靈魂好幾次啊?而且她好像真的很高興能跟我互換靈魂,說什麼這可以體會對方生活啥的……難道她真的很想體驗我的生活嗎?

  桃子陷入尋思。




  身著神濱市立大附屬學校制服上學,是八雲美玉連作夢都沒想過的事情。雖然她曾向自己的妹妹,謊稱自己跟十咎桃子交換靈魂好幾次,但那都只是隨口說說,並沒有認真想過。畢竟,交換靈魂實在太荒唐了,哪怕她跟桃子都是魔法少女,也不會特別去幻想天馬行空的事情。

  不過,比起認為交換靈魂過於荒謬,不會特別去幻想的主因,可能是若真互換靈魂,也會給對方造成負擔。就如現在,過去的戲言雖然成真了,她也對此感到興奮,但一想到給身體的原主人造成很大的困擾,便認為這種事,或許連幻想都沒必要。

  只不過,戲言既已化為現實,就好好面對,盡可能扮演好對方,就是減輕對方負擔的最好方法。

  只是,究竟該如何扮演?美玉雖對桃子宣稱有自信,但其實這只是不想讓她擔心的說辭而已。美玉心知肚明,自身性格與桃子迥異,雖與桃子相識已久,且藉由窺探記憶,能掌握一些桃子未透露過的資訊,但也不敢妄自認定,自己真有全盤了解對方。實際上,縱使真全盤了解,也不代表能夠「入戲扮演」。

  畢竟,了解得再多,也不見得能掌握靈魂。虛構角色姑且如此,何況是真實人物呢?真實人物不像虛構角色有劇本,必須臨場發揮。即興表演的難度,跟照本宣科演出完全不在同一個檔次。這點道理,八雲美玉當然明白。

  不過,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畢竟是自己選擇要代替桃子上學的,明明自己平常是不愛上學的人,但為了不被起疑,因此自願一切照常──至少表面理由是如此。

  那麼,實際理由呢?

  八雲美玉,到底想不想代替十咎桃子上學?

  ──總覺得,自己也有點說不清呢。

  美玉如是暗忖。

  ──出身大東的我,也曾就讀過西區的水名女學園,但因為種種因素而被迫回到母校大東學院了。這讓我深刻感受到,東西區間的矛盾。雖然我不想給西區人貼上標籤,畢竟我也遇過很多很好的西區人,像桃子就是最好的例子。但我對西區,似乎還是……

  ──我不想全怪罪到西區人上,就像十七夜說過的,這都是歷史因素造成的。我們大東人,只是在承受歷史的餘孽,這是誰都無法逃避的共業吧。

  美玉暗自感慨。

  ──只不過雖然理性上明白,但感性上還是難以承受。所以我對於回到西區上學,其實是百感交集的。雖然學校不同,但我很清楚,這裡也是「我」到不了的地方。如果不是披著他人外皮,不然根本不可能來到這裡。

  她在熙來攘往的學生群中,仰望藍中摻灰的穹蒼。

  ──我啊,不屬於這裡,只是個「過客」罷了。

  她垂下目光,流露一絲苦笑。

  ──雖說如此,卻還是來了,而且原因似乎不只是為了桃子那麼簡單……或許,雖然心情很複雜,但我還是想來看看吧?雖然具體的原因還不是很明白……

  ──不過,比起一直思考這些,先來想好要如何以桃子的身分,應對進退吧。

  如是忖道的美玉,加快步伐。


  不久後,就有不少學生跟她打招呼了,明明離教室還有一段距離。這讓美玉深刻感受到,桃子的好人緣,而且不分男女。基本上大多數人,美玉還能認出來(藉由窺探過的記憶),少數認不出來的,也會巧妙地蒙混過去。這對於身為調整屋,儼然神濱魔法少女界中的交際花而言,可謂易如反掌。

  只不過,雖然能做好基本的應對進退,但若是比較深入的交流,就會很棘手了,這點八雲美玉會極力避免。

  舉例而言,當她遇到桃子(似乎始終沒徹底放下)暗戀的男同學時,就覺得相當難以應對。因為這位男同學,對她相當熱情,會主動談起許多話題,這些話題美玉完全不熟悉。美玉也很明白,不能敷衍了事,否則會拖累桃子。

  ──果然要扮演桃子,很不容易呢。她的作風我模仿不來,雖然我跟她一樣都能對人展現熱情,只是她跟我完全是不同風格呢……我們雖然人脈都很廣,但領域完全不同。她是在學校很受歡迎,而我基本上,只跟魔法少女相處而已……

  ──說真的,雖然早知如此,不過對於這樣的桃子,可能還是有點……羨慕吧。如果我在學校的人緣,能夠再好一些,大概會更樂意去學校吧。

  跟桃子暗戀對象一同前往教室的美玉,不禁如此慨嘆。

  「怎麼了?為什麼忽然嘆息啊?」

  美玉身旁的少年表達關心。

  「沒什麼啦,有時候嘆息不太需要理由吧。還是你覺得,我是不太會嘆息的人啊?」

  美玉刻意如此試探,確認桃子在對方眼中的形象。

  「嗯……看用什麼標準吧,至少我覺得十咎不是個容易哀聲嘆氣的人。或許遇到壞事時會感到無奈,不過總是會很積極面對。這點我很佩服十咎呢,我都覺得自己無法做到那樣啊……」少年聲調一沉:

  「像我最近就因為各種壞事,而有點沮喪啊。但多虧了十咎,我才能努力打起精神。真的很謝謝妳。」

  「不會,能夠打起精神還是要靠自己,旁人再努力,自己不願振作的話還是沒用的。」

  美玉大概知道對方指的「壞事」大概是什麼,於是──

  「對了,你女友有接受你的道歉了嗎?因為你提到壞事,我就想起這個。」

  美玉本來就曉得,桃子的暗戀對象早有女友,事實上桃子就是為了獲得告白的勇氣,而成為魔法少女。不幸的是,正要去告白之際,就被搶先一步了。此後桃子選擇繼續以好友身分,待在暗戀對象身旁,並聽他傾訴各種感情煩惱。

  而昨天美玉幫桃子調整時,讀到這位男同學向桃子傾訴的相關記憶,得知這位同學才因為不小心記錯約會時間,結果放了女友鴿子,把女友氣炸了。他雖然拚命道歉,仍無法獲得原諒。這讓他苦惱不已,而向桃子求助。桃子便安慰他並給予一些建議,讓他感激不盡。

  「喔,那個啊……有啊,她提出一些條件,我都答應了,就不追究了。桃子說得對啊,很多時候對方不是只想聽到道歉,還想聽到承諾。所以我就很誠懇地,答應她提出的條件。」少年苦笑:

  「不過雖然獲得原諒了,我還是覺得,還沒讓她完全恢復對我的信賴吧。她還是會擔心我會忘記什麼的,我就想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她相信我……」

  「嗯,先從一些小事上,讓她感受到你的用心,覺得你有把她放在心上做起吧。這種事情急不來,恢復信任是需要時間的。」美玉伸直食指:

  「至於如何讓對方感覺到有把自己放在心上,方法有很多。如果是我的話,我會給對方驚喜哦。比方送驚喜禮物之類的,還有多關心對方,但不要過於刻意。太刻意的話,對方會覺得你是刻意討好,這樣可能會適得其反。」

  「喔……」

  少年聽得入神,隨後眨了幾下眼。

  「或者你也可以,讓她考你答應了哪些條件,來證明你有記得。如此一來,她應該就會比較放心了哦。」

  金髮少女嫣然莞爾。

  「啊……有道理,那就這麼辦吧!謝謝妳啦,桃子!」

  「不會哦~」

  兩人登上樓梯。

  「嗯……不過,雖然可能是我的錯覺,但我總覺得,今天妳特別不一樣啊,不管是口吻還是給的建議,都好像……不太像平常的桃子吧。」

  「咦?」

  美玉赫然,並驚覺到似乎從給建議起,就不小心露出本性了。不過這樣馬上就被察覺,看來對方也不是太遲鈍的人吧?雖然貌似始終沒察覺到桃子的心意就是了。

  「啊,沒事沒事,應該是我的錯覺啦,別在意。」

  「嗯,你說我口吻跟給的建議跟平常不太一樣,是哪裡不一樣啊?」

  美玉再度刻意模仿桃子的語氣。

  「這個嘛……我也說不太上來耶,就是覺得……好像變得比較優雅了?也好像更會給建議了?」少年連忙搖手:

  「啊,我沒別的意思,我覺得平常那樣也很棒,就是不同的感覺而已。當然可能都是我的錯覺,所以不要在意。」

  「嗯。」

  兩人登至樓梯口後左轉。

  「快到教室了呢。總之,祝你跟女友感情順利,我會祝福你們的。」

  美玉刻意轉移話題,但她也是真心祝福。

  「謝謝,我會加油的,希望我能成為更好的人。」

  「你一定可以的。」

  八雲美玉柔聲鼓勵。雖然照理而言,應當要繼續模仿十咎桃子的口吻,但她還是不禁以朋友的朋友身分,發自真心地鼓勵對方。




  身著大東學院制服,以「八雲美玉」的身分,跟八雲美玉的妹妹一同上學,對十咎桃子而言,簡直比一覺醒來,就不再是魔法少女還不可思議。

  然而,再不可思議,都是鐵錚錚的事實。現在只能接受現實,當作是體驗一下她不為人知的校園生活。由於八雲美玉很少上學,加上不太談自己的私事,因此她對美玉的學校生活,幾乎一無所知。

  對此,她有些懊悔,認為過去要是有去關心,可能就不會這麼不知所措了。但她認為,總是笑臉迎人的調整屋,似乎就是希望,外人只要看到她的表面就夠了。她藉由調整能力,可以窺探他人隱私,自己則始終保持神祕,以致資訊不對等。對此桃子隱約感受到,這種關係是不平衡的。

  ──真狡猾啊,調整屋。妳知道我很多事情,但我對妳的事情,卻近乎一無所知,這太不公平了。雖然這也是因為,我覺得不過問為好,但果然這種關係,還是有點微妙吧……

  ──再說了,不了解那傢伙的話,就無法為她分擔煩惱吧。雖然我已經幫她做很多事情,不過始終不是心靈層面上的。反而是她聽我傾訴過不少煩惱,這點我很感謝她,想想或許也該好好回報吧。

  ──不過就算要這麼做,也是之後的事了。現在只能先體驗她的生活了,往好處想,說不定也多少能從中了解她一點吧。

  桃子如是暗忖。

  當她抵達教室後,便更加深刻感受到,這裡的一切都是如此陌生。沒有任何認識的同學,也沒有同學會跟她打招呼。這跟平常走在路上,就常被搭話不同。她不認為自己有多受歡迎,如今她才深刻感受到,或許原本在她眼中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並非理所當然。

  她還記得,美玉有告訴她,盡可能保持低調。她雖然大概猜得到,調整屋在學校可能不像在神濱魔法少女面前,像個交際花,但在學校無人聞問,貌似沒有朋友(從手機通訊錄也能看出來),這是她沒想到的。

  雖然桃子大概猜得到,應該跟美玉在就讀水名女學園時出過事有關,或許是這個原因,讓她被同儕疏遠,而她也不願與同儕打交道。縱使如此,由於跟平常儼然交際花的形象落差過大,故桃子對美玉在學校的處境,感到難以置信,甚至不願相信。

  ──調整屋,妳從水名女學園回來後,一直都是這樣的嗎……

  桃子緊咬牙關,一股難以言喻的心酸,湧上心頭。

  ──平常總是看妳笑笑的,很喜歡開玩笑,常常被妳捉弄得團團轉,但其實妳也獨自默默承受這些,不願讓任何人知道吧?但如今我知道了,妳會在意嗎?

  ──不過……妳真的有很在意自己的隱私嗎?如果很在意的話,應該會告訴我別隨便看妳的手機之類的吧?但妳完全不提這些,似乎很相信我。像我的話我是覺得沒太大差別了,反正我的隱私也早被妳用調整看光了吧……所以雖然有點羞恥,但覺得算了,我沒啥情報好挖了吧……

  桃子扶額搖頭。

  ──仔細想想,如果真的很在意隱私的話,發現交換靈魂時,應該會更慌張才對,但妳卻是很興奮,還說交換靈魂或許是了解彼此最好的方法……

  ──妳到底在想什麼呢?調整屋……

  桃子持續尋思。


  不久後,開始上課了。桃子知道這又是一大考驗,因為美玉大自己一屆,自然完全跟不上課程。即便如此,她也還是硬著頭皮認真聽課,並努力抄寫筆記。

  ──希望不要有考試,也不要被點名回答問題,不然就麻煩大了……

  桃子暗自祈禱。

  然而,她的祈求很快就破滅了。

  「八雲同學,上來回答這題。」

  數學課時,數學老師點名桃子上台解題,而且還是特別困難的題目──桃子並不意外,因為在眾人眼中,美玉是文武雙全的優等生,會讓她解特別困難的題目也是理所當然的。更遑論,她難得去一次學校,老師大概更會把握機會讓她「表現」一下吧。

  ──完蛋了,這要怎麼解啊……完全不會啊!根本連看都看不懂!這下怎麼辦啊?那傢伙是一定能輕鬆解出來的吧?我這樣不是丟盡她的臉嗎?

  ──對不起了,調整屋,我真的盡力了但是……果然我扮演不好妳啊!

  「怎麼了?還在思考嗎?」

  數學老師詢問手持粉筆,呆站講台上的桃子。

  「嗯……我不會解,抱歉。」

  桃子放下粉筆,難為情地回答。

  「是嗎?再想想看吧,以八雲同學的能力,應該解得出來才對。」

  「不……這次真的不會,抱歉。」

  桃子垂下目光。

  「這樣啊,這還是第一次吧,八雲同學居然也有解不出來的時候,下去吧。」

  桃子黯然下台。

  ──唉……那傢伙真的是優等生啊,明明平常很不正經,還很少去學校,但成績還是那麼好,到底是有多聰明啊可惡……

  桃子不由得感到欣羨。

  ──不過那傢伙,說不定還是有認真念書吧,只是我不知道而已……這樣一想更覺得我不瞭解她了啊,但藉由這次機會,我應該可以慢慢地,多了解她一點吧?

  桃子俯首暗忖。




  午餐時間。

  學校天台。

  披著金黃馬尾少女外皮的八雲美玉,帶自製便當,與十咎桃子的兩個學妹會合。

  ──呵呵,為了測試這兩個孩子有多敏銳,所以我就不先告訴她們我跟桃子交換靈魂的事了。不過為了不讓她們覺得我刻意隱瞞,我就不模仿桃子了,這樣她們應該也會更容易發現。

  美玉如此思忖。

  「桃子!妳今天動作也太慢了!玲奈我們等很久了!」

  藍髮少女──水波玲奈一臉不滿,雙手交抱。

  「沒有等很久啦,是小玲奈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了,才會說很久的。小桃子不用在意喔。」

  紅髮少女──秋野楓以軟綿綿的語氣,毫不留情地戳破方才抱怨的那位。

  「蛤?玲奈才沒有餓得咕嚕咕嚕叫!不要亂說話啊笨蛋楓!」

  玲奈面容泛紅,持續雙手抱胸,怒瞪身旁的楓。

  「呼唷~我才沒亂說話呢,剛才我聽得很清楚,小玲奈的肚子真的在叫了,還叫得很大聲──」

  「才、才沒有!妳聽錯了!」

  「可是……」

  「好啦好啦~別吵了哦,今天確實是我來晚了,抱歉讓小玲奈跟小楓等這麼久。」

  美玉柔聲打圓場。

  「咦?等等!妳、妳剛才叫玲奈我們什麼?小玲奈跟小楓?」

  玲奈瞪大雙瞳。

  「是哦~呵呵,不習慣嗎?」

  美玉瞇眼莞爾。

  「不只是這個問題啦!感覺桃子今天整個人都變了啊!妳還好嗎?該不會是受到什麼打擊而變得不正常了?」

  玲奈蹙眉。

  「小玲奈,妳這麼說太過分了啦,雖然是有點奇怪沒錯,但直接說人家變得不正常也太失禮了……」

  楓垂眉,晃動手中的便當袋。

  「但真的不太正常啊!而且妳的說法也沒好到哪去好嗎!」

  玲奈毫不留情地回嘴。

  「嗯~妳們說得對,今天的『我』確實有點奇怪,那妳們覺得是因為什麼而變得奇怪呢?先說不是因為受到打擊哦。」

  美玉從容應對。

  「嗯……難道只是想逗玲奈我們玩嗎?不對,桃子那麼老實,不會做那種事吧?」

  「我也這麼覺得,小桃子看起來不像演的。好像很自然就是這樣……」楓話鋒一轉:

  「難道說,其實妳不是小桃子嗎?可是會是誰呢?跟小玲奈──」

  她欲言又止,對玲奈使用心電感應:

  『那個,我是想說她會不會跟小玲奈一樣會變身,可是我也不確定是不是這樣,萬一不是的話,直接當面說小玲奈會變身,可能會暴露我們的魔法少女身分。所以我才沒繼續說下去……』

  『妳的意思是,她可能真的不是桃子,但也不見得是魔法少女嗎?』

  玲奈也以心電感應回話。

  『對……雖然不太可能,但保險起見,還是謹慎一點比較好……』

  「哎呀,妳們該不會是在用心電感應對話吧?」

  美玉一眼識破。

  「咦?妳知道玲奈我們會用心電感應嗎?那……」

  「我也是魔法少女哦。」美玉打斷玲奈:

  「剛才小楓懷疑我不是桃子本人,這點說對了哦。那妳們覺得我是誰呢?」

  「咦?」

  藍髮少女與紅髮少女同聲驚呼後,藍髮少女緊接開口:

  「這……妳不是桃子的話,難道是用變身能力,變成桃子的模樣來接近玲奈我們嗎?」

  「不是哦。可以猜猜看為什麼我會有桃子的外表,然後猜『我』是誰。」

  金髮少女勾起唇角,伸直食指。

  「嗯……我想不太到……但總覺得,妳的語氣很像是美玉小姐,雖然不太明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但美玉小姐跟小桃子關係很好,所以就想說不定真的是美玉小姐……」

  楓再度晃動手中的便當袋。

  「蛤?美玉小姐嗎?可是──」

  「鏘鏘~答對了哦~」美玉再度直截打斷玲奈:

  「我是大家的調整屋,八雲美玉哦♪」

  「蛤?」

  「咦?」

  玲奈與楓先後再度驚呼。

  「我知道妳們很混亂,先坐下來,再聽我解釋吧。」

  美玉從容跪坐,兩人見狀便也跪坐下來。

  「雖然妳們可能難以置信,但這是真的,絕對沒有開玩笑。今天一早醒來,我跟桃子發現,彼此交換靈魂了。」

  「蛤?怎麼可能?」

  玲奈瞠目咋舌,還已經連續「蛤」三次了。

  「呼、呼唷……為什麼呀?發生什麼事了?」

  甫從便當袋拿出便當的楓,停下動作。

  「還不確定原因,只能推測可能是被昨天的魔女影響。桃子消滅那魔女後,就覺得不太對勁,雖然我仔細幫她調整了,不過可能還是沒治好。或許那魔女的魔力滲透她的靈魂寶石,而我幫她調整時可能也被滲透了。由於需要時間發酵,所以今天才發作吧。」

  美玉壓低聲調,雙手合十。

  「是這樣嗎……好吧,不管是什麼原因,這問題一定要趕快解決才行!」玲奈話頭一轉:

  「所以現在桃子是代替美玉小姐去調整屋嗎?但她又不會調整,也無法代替美玉小姐服務大家吧?」

  「對,所以她是代替我上學。在我們換回來前,調整屋都無法開張了。不過這件事我想先低調處理,不想驚擾大家。真的有必要,我會再公告的。」

  「嗚哇……那就算不公告,為什麼不先告訴玲奈我們?而且桃子居然也沒告知,這是怎樣?」

  玲奈再度雙手交抱。

  「桃子沒先說,是因為我告訴她我來告知就好。我原本也想過直接告訴妳們,但又想測試看看妳們能不能察覺到,所以我刻意在不掩飾的情況下,讓妳們發現異狀。事實證明,確實很容易拆穿呢,不是嗎?」

  美玉溫柔莞爾。

  「是、是沒錯……真是的,說到底就是美玉小姐想逗玲奈我們玩吧!」

  玲奈一面嘟噥,一面打開便當。

  「呵呵~看妳們的反應很有趣呀,而且享受一下猜測的過程也不錯吧?如果真的沒察覺到或沒猜出來,我也會告訴妳們的~」

  「嗯嗯,雖然這真的把我們嚇了一大跳,不過我大概懂美玉小姐說的吧?」楓望向美玉尚未打開的自製便當:

  「美玉小姐還不吃嗎?而且這是美玉小姐做的,還是小桃子先做好的?」

  「我做的哦。要看看我做了什麼嗎?」

  「該、該不會又是……」

  玲奈欲言又止。

  「鏘鏘~」美玉打開便當盒蓋:

  「妳們看,應該跟桃子做的很像吧?不過有多加一些蔬菜。如果不是時間不夠跟沒有足夠的食材,不然我還想再做的特別一點呢~」

  「哇……看起來真的好像是小桃子做的呢!美玉小姐是怎麼模仿出來的?」

  楓眨眼,目光閃爍。

  「根據她的記憶去做的哦~因為我調整時會看到她的記憶嘛,而且我還要幫她的兄弟做便當,所以就按照她的做法去做了。只是我自己的份有多加一些蔬菜,但沒什麼調味就是了。所以味道應該還是會跟桃子做的差不多吧?」

  「這樣啊……」

  玲奈鬆一口氣。

  「好厲害!這樣的話,美玉小姐會不會很會模仿小桃子呢?因為藉由調整,很了解小桃子了吧?」

  楓放下筷子詢問。

  「嗯,我也不敢說完全了解她了,要真正了解對方,不能只靠調整呢。更別說,就算再了解對方,也不代表能夠模仿。尤其桃子的性格跟我差很多,就更模仿不來了呢。」

  ──這是真的,無論我怎麼模仿,都不可能取代桃子。小玲奈跟小楓,也一定很希望桃子能趕快跟我換回來,桃子才是她們最信賴的隊長跟學姐吧……

  「嗯,玲奈可以明白吧。」玲奈打斷美玉的思緒:

  「要模仿一個人真的很難,比起模仿對方的外表,模仿性格才是最難的。」

  「嗯嗯,對呀,像小玲奈雖然偶爾會變成小桃子的樣子,但完全模仿不來小桃子,然後就會抱怨,為什麼無法像小桃子一樣陽光開朗、溫柔大方又受歡迎呢──」

  「閉嘴啦楓!玲、玲奈只是隨口說說而已,才、才沒有想變得跟桃子一樣呢!反正又學不來!」

  玲奈羞紅了臉,別過臉去。

  「呼唷……小玲奈真是的,就是因為這麼彆扭,才會學不來小桃子啦……」

  「要妳管!而且別再說了啦!笨蛋楓!」

  「嗚嗚……」

  楓放下便當,一臉委屈地俯首。

  「好啦,別吵了哦。」美玉轉移話題:

  「總之,桃子真的是很棒的人,對吧?」

  這是八雲美玉發自真心的感想。

  「對呀,但美玉小姐也很好,雖然常常開玩笑,但也是很可靠的人。」

  楓與美玉四目相接。

  「真的嗎?」

  對於楓會稱讚自己,美玉不禁感到訝異。

  「真的喔,要不是美玉小姐幫我們調整,我們應該早就生存不下去了吧……多虧了美玉小姐,我們才能活到今天,真的很謝謝美玉小姐呢。」

  楓瞇眼莞爾。

  「嗯……美玉小姐確實幫了玲奈我們很多,所以玲奈也……很感謝美玉小姐一直以來的照顧……」

  玲奈難為情地別過目光。

  「這樣呀,謝謝妳們這麼說,我很高興。」美玉輕撫兩位少女的頭:

  「那麼,在我跟桃子換回靈魂前,我會好好照顧妳們的,好嗎?」

  ──沒錯,不只是為了桃子,而是我也想好好照顧這兩個可愛的孩子。她們願意信賴我,覺得我很重要,光是這樣就很足夠了……

  美玉唇角微勾,笑顏逐開。



  反正就是,我終於又回來寫桃御了,嗯。之前寫一堆桃御後,就開始寫其他CP,如今我終於回來寫這個早就想好的梗了──對,靈魂互換pa是三個月前就有的靈感,如今我終於填坑了(ryyyy)原本真的想一篇搞定,但又因為爆字數了只好拆篇了(跟之前的魔紀文一樣是全寫完才釋出,不想拆多篇所以這回字數還是有1.2w

  這是我第一次在同人裡寫靈魂互換梗,就想嘗試一下桃御互換靈魂後會怎麼樣(?)我一直覺得這種梗的精髓就在於體驗彼此的日常生活,為了體現這點,於是主要場景就設在校園了。

  然後解釋一下角色稱呼:咪的名字之所以會寫成美影,是常見翻譯御影跟台服翻譯美景折衷後的結果(這樣才能跟美玉對應)。而桃子的暗戀對象對桃子的稱呼在原作中就不固定,才會發生姓氏跟名字交替使用的現象(ry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