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圖文創作
LV. 6
GP 250

RE:【其他】【連載短篇二次小說】巫劍傳ー前傳「天下五劍」更新至第一章28-8-2018

樓主 伽娜 Pokemonyan
第一章:天下五劍

在一個天空掛有明月的夜晚。

一個小男孩坐在因夜風而擺動的草地上,望著面前那一大片清澈到能看到底的湖。

他有一頭銀白色的頭髮,他身穿綠色T恤、啡色短褲,愉快地踢動小腿,頭有節奏地左右擺動。

沙沙的草聲在他背後發出,他立即就停止動作,之後臉帶笑容地回望身後。

「說故事的姐姐!今天你又要跟我說什麼故事呢?」

這個小孩在等待她,期待她的到來,他們大概認識了一段時間吧。

「小夜今天有好好練劍嗎?」

那個身高一米六的女孩似乎已經成年,她走到男孩的身邊慢慢坐下,她身穿粉色的浴衣,手上拿住一本硬皮書,聲音非常溫柔、年輕。

她有長長的頭髮,不是人類能留的長度,她的腰帶上綁住了刀鞘,看來她應該是「巫劍」。

「當然有!我可是要打倒所有禍憑的人!現在的我絶不會敗北的!」

他自信滿滿地拍心胸,雖然年紀尚小,但是他能有這份自信也不是件壞事吧?

「嘻嘻,是的是的,小夜還小啦,但是你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她伸出有如雪白的玉手,輕摸著他的頭,把他的頭髮也弄亂。

「才不小!總有一天,我會成為配得上拿起天下五劍的人!」

此時,她輕輕抬頭一下,對「天下五劍」一詞有所反應。

之後她欣慰地微笑,露出雪白的臉頰。

「那麼今天就說天下五劍的故事吧!」

她打開了書本,同時那個小孩也高興得歡呼起來。

「太好了!我就在等這個!」

她看到小夜如此高興的反應,也不覺地微笑得更甜蜜。

「在距離現在的一百五十年前……」

她開始閱讀那個時代所發生的故事。

一百五十年前,是「禍憑」活動得最頻密的時代。

一個叫「春木鈴子」的人類,她帶同五把巫劍一起把為世界帶來毀滅的「虛禍」殺掉。

童子切、三日月、鬼丸、數珠丸、大典太。

這五個巫劍助春木鈴子斬殺虛禍,後世人稱呼牠們為ーー

「天下五劍」

……

一個女孩子,她有頭粉色的短髮。

大大又圓潤的紅色瞳孔,外貌也給人冒失的感覺,雖然看似成年,但是她是平胸。

她身穿長袖的純白色衣服,而且配上拉上拉鍊的黑色短袖外套。

外套不大件,所以拉上拉鍊後,裡面的白色衣服也露出下半部。

下身穿著紅黑線條所交織的格子短裙,以及有兔子圖案的粉色過膝襪,配上普通的白色運動鞋。

「好!今天我就正式加入御華見眾!」

現在的時代被後世稱為「五劍時代」。

而這個興致勃勃得舉手高呼的女孩子,她的名字就是「春木鈴子」。

此時,鈴子腰間所配帶的白帶綠色花紋的刀鞘也震抖了一下。

「有什麼好興奮啊鈴子,這不是早就決定了的事嗎?」

一把女聲隨著刀鞘的震動而發出,大概是刀在說話。

「哎呀!總會緊張的嘛!加入御華見眾也代表之後天天也要跟禍憑戰鬥,或者驅逐它們!」

她懷著傻笑地舉起左手抓頭髮,似乎衹是緊張加入「御華見眾」,反而不害怕跟那些怪物戰鬥一樣。

今天天氣晴朗,對她來說今天就是像面試一樣的日子。

「御華見眾」是一個對抗禍憑的組織,於世界各地有不少分部,是聚集巫劍、劍士的地方。

這個世界完全沒有科技,屋子最多也就兩層,而且大部分也是硬山頂屋頂造型的結構,屋頂都是使用青瓦組成。

因為沒有戰爭過,所以科技發展不上去,醫療也不發達。

就是一個這樣的世界,鈴子在自己居住的村鎮,站在自己村鎮裡唯一具有含意的房屋面前。

它有兩層高,與其他建築物一樣用混凝土建成。

淺黃色的外牆,入口衹有兩片白布當門而已,連木門結構也沒有。

雖然外貌沒什麼特別,但是這座建築物就是「御華見眾」的分部!

鈴子慢慢地走入去,她拉開了白布,裡面因窗戶外的陽光而明亮,有數盞沒點亮的油燈掛在牆上。

因為建築物也不高,所以通風非常良好,裡面不會感到悶熱。

她一走到裡面,不自覺地曲下身子表示敬意地前進。

「打擾你了……司令。」

這個廣闊的房間中,意外地少人。

衹有一個女人與一個男人。

那個男人滿身肌肉,有健康的古銅色皮膚,身穿灰色背心,黑色長褲,有頭豎立的黑髮,樣子看上去非常兇惡,他身上沒有配刀。

而那個坐在椅子上的女人,她有頭啡色長髮,身穿紅色禮服,非常美麗而有氣質。

似乎她就是這個「御華見眾」分部的司令,她的目光非常銳利,她正在打量右手上握住的一把太刀。

她的左手拿住一根有團棉花的東西,一臉嚴肅地輕輕用棉花拭擦刀面。

「啊~」

一把令人感到奇怪的女呻吟聲隨著棉花的擦拭而叫出來。

聲音是由司令手上的刀發出來的……

「那裡……不要……」

刀在她的手上顫抖著,以非常虛弱的聲音呻吟。

司令的表情逐漸變得母湯。

「這是保養呢!不把油均勻地上的話可不能呢!」

司令的表情顯得非常興奮,而且不停地喘息。

「這裡非常敏感?」

司令一面陶醉地於刀鋒轉動棉花,之後一團白煙忽然出現在大家面前,裡面有個紫髮少女走了出來!

她一聲嬌喘地呼叫,擺動胸前的乳房後就無力地倒在地上,巫女般的衣服也變得凌亂不堪。

「景光要壞掉了……」她的金黃色瞳孔中也是愛心,舌頭也吐出來了。

「哎呀,很滿足的樣子呢~真是太好了景光。」司令一臉滿足地笑道,她看上去不止一點也不嚴肅,而且還是個怪人!

鈴子嚇到目瞪口呆,她腰間的刀也流出了滴冷汗。

「啊?鈴子小姐!」

司令現在才發現她的存在而愕然抬頭。

「古娜司令你保養時可以看地點嗎……這裡可是大廳……」

鈴子因為覺得非常困擾而皺起眉頭,似乎她們不是第一次見面,因為她們彼此知道互相的名字。

「抱歉抱歉!下次我會到外面保養的!」

「那不是更糟糕嗎!」

鈴子嚇得眼睛也跳出來,不得不吐槽她這番話。

「總之,在我這裡住了十年的你,終於要踏上你媽媽之前走的道路呢。」

司令把刀收入刀鞘裡,那個叫景光的少女也由地上重新爬了起來,並整理衣服。

她這番話代表鈴子有十年時間住在「御華見眾」中,所以也代表她們之間有十年的交情。

「鈴子剛剛在入口處鬧興奮、緊張,明明衹是回家……」

未待她腰間的刀語畢,鈴子就抓住刀柄搖晃她「不要說啦小雲!人家今天就要獨立嘛!當然緊張啊!」

「噗噗,你怎會是獨自一個?你還有巫劍……小雲陪你啊!」那個男人懷著笑容地望著她,也許在面對鈴子才會有的笑容,因此他的臉容也變得完全不兇惡了。

「由今天起,你就是御華見眾的一份子,詳細資料與申請要求我已經交給總部,你衹要像其他前輩一樣,接取命令然後去消滅禍憑吧!」司令忽然站立起來,變得非常有氣勢地呼喊,大概是為了給鈴子一個支持而這樣做吧。

「了解!司令!」鈴子舉起左手向她敬禮,以示回應她的氣勢。

「你要學學我的保養方式嗎?可謂人劍合一唷!」司令的表情一下子又母湯起來……

「這個就不用了!」鈴子用手背拍在她身上,作出吐槽的動作。

她腰間的刀柄又對冒出數滴冷汗,真是個令人擔憂的母湯司令。

「大事不好了!禍憑出現了!」

外面忽然傳來吵雜聲,外面非常慌亂的樣子。

「鈴子!」司令認真的一聲號叫,這句話中包括著給她大展身手的含意,也代表她沒有打算幫忙。

「了解!交給我吧!」鈴子立即就了解她的用意,拍了拍自己平坦的胸口,自信滿滿地回應。

之後,司令盯住她那平坦的胸部皺了下眉頭。

「真是可憐……」

鈴子呆了一下,不明白司令這番話的用意。

「笨蛋……」鈴子腰間的刀發出聲音,大概是在罵鈴子居然不知自己被憐憫吧。

外面的聲音變得更激烈,震動也波及這裡,此時的鈴子不再顧慮其他,立即就轉身跑了出去。

當她一走到外面時,一大片木板忽然就向她撲面而來!

隨著白色的劍氣穿透木板之後,它就分成好幾段,而且飛行路線也變為向左右飛。

「碰!」

一個有銀白色長髮,身穿白色和服的少女,她有著美麗的翠綠色瞳孔,雖然胸部跟鈴子一樣,但是她的纖細的身材與氣質過人的外貌,是她作為女性的證明。

她提起手上刀,鈴子還一臉吃驚地站在她的背後,鈴子腰間的刀也不見了,因為正被眼前的她拿在手心中!

「小雲!」

鈴子非常吃驚地呼喊,小雲剛剛為了粉碎撲面而來的木板,為了保護鈴子才會擅自現身。

「真是令人擔心的傢伙,衹遺傳了媽媽笨蛋的那一面嗎……」

小雲回頭盯住她一眼,她面無表情,沒有生氣也沒有失落,給人一種「她真的在擔心?」的感覺。

「我可以的小雲!之前你一直教我戰鬥,但是我卻沒有實戰過,這次無論如何我也要試一次!」

鈴子那直率的目光正視著她,能感到她自己並不想再依賴其他人。

小雲嘆了一口氣,之後她把手上的刀插入鈴子的刀鞘中,然後就立即憑空消失,衹留下一團快速消散的白煙。

「看看前方,那個就是禍憑。」

鈴子腰上的刀顫抖著,小雲在跟她說話。

之後鈴子把目光望向前面。

三隻一米高,全身如史萊姆般構造的土色身軀的東西,它們正在把別人用木板支撐的街檔拆開,然後亂抛。

它們看似軟綿綿,沒有腳,但是有雙手,甚至是爪子,穿戴由木板所連接的護甲,包裹胸前到下半身,不過背脊貌似沒有受保護。

它們沒有頭、眼睛、耳朵、如史萊姆一樣,頭至身也非常圓滑,但是它們的臉有一個大至佔身體二分一,螺旋狀的深洞,它們開始把粉碎了的木板塞入那個洞,此舉貌似令它的體形稍稍增大。

「嘸……!」

它們發出怪音,似乎衹會「嘸」地叫。

它們手上也握住短刀,持有殺傷性武器!

「我記得的,它們擁有不滅的再生之軀,平常鑽在地底,是負面情緒能吸引的生物,通常十多隻集體行動,衹有附上巫魂的刀才可以傷害到它。」

鈴子一步步地走近禍憑的身邊,一邊自言自語地道。

「如果用巫劍以外的其他東西傷害它,它的力量、速度、防禦也會進一步提升,在沒有巫劍的村落中,一隻禍憑就足以毀滅整個村落。」

「雖然目前來歷不明,行動目的也不明……」

「但是襲擊人類這個行為就是最清楚的事實。」

鈴子低著頭,以前髮掩蓋自己的目光,拿起了刀鞘,另一隻手握緊刀柄,架在禍憑的面前。

之後禍憑壓扁了一下身體,儲蓄力量的它們如彈跳一樣跳至三米高!

它們舉起了爪上的短刀,打算以墜落的衝擊力來加強威力!

鈴子面目嚴肅,原本圓大的可愛瞳孔也因眼皮的收縮而一下子變得不再是清純的可愛感。

那半月型般的瞳孔感覺非常銳利,彷彿身經百戰的劍士一般,散發出震撼人心的目光!

「天叢雲!」鈴子一下子拔出了鋒利無比的刀,道出了刀的名字然後抬頭望向天空!

三隻禍憑一同刺向她的頭上!

「叮叮叮!」劍與劍之間所碰撞的三聲。

鈴子雙手握住刀柄,把天叢雲架在頭上以刀面擋下攻擊,而且一同承受三隻禍憑的重量!

「春木流ー破劍式!」

她保持以單刀托起它們動作,然後施力把它們一同抛起。

「穿雲斬!」

她抛起它們而舉起的刀,在她一聲之下便立即向空無一物的前方揮下。

當刀尖指地的瞬間,她身邊呈現出圓圈範圍的白色劍氣,由地面向天捲起,就如佈滿刀割的龍捲風一樣,伴隨刀割聲地把天上的「禍憑」無情地撕裂至粉碎!

其他村民也目定口呆地目睹她斬殺「禍憑」的身影。

「鏘!」的一聲,鈴子重新伸直身體,把手上的劍收入刀鞘之中而發出聲音。

這個聲音也代表戰鬥完結,同時她的眼皮也放鬆起來回復原本的圓瞳。

「呼!意外地簡單呢,這就是練習的成果?」鈴子應該是跟手上的刀問道,她似乎覺得非常有餘,沒有一絲壓力。

「比起你媽媽……春木神奈來說,你還差得遠。」

小雲這番話就如箭一樣刺入她的胸口之中,令她一下子沉默起來。

「而且那些也衹是幾乎最弱的禍憑,數量還那麼少,沒有什麼好自豪的。」

「嗚……」這話就如另一根箭一樣刺入她的背脊之中,造成令她喘不過氣般的打擊。

這時候,一個小男孩走到正在失落的鈴子面前。

「多謝你救了我們!大姐姐!」

他天真無邪地向鈴子露出笑容,鈴子第一次被人感謝而臉紅起來。

「嘛,雖然你依然不令人放心,但是你似乎也遺傳了進入戰鬥就會認真的這面……總之也算是合格吧。」

刀鞘一直在鈴子手中震動著、發出聲音。

她這番話令鈴子滿懷笑容,同時其他村民也紛紛包圍了她,一起向她表達感謝之情。

「多謝你!」「太利害了」「你是我們的英雄!」之類的話也包圍住臉紅含笑的鈴子。

「唉嘿……人家沒有那麼偉大啦!」

她謙虛地否定大家誇張的說法,盡管如此,能被人支持的她也會感到非常高興。

「……那就是天叢雲的持有人?」

一個神秘的人類女孩,她站在離鈴子很遠的遠方,於某屋頂的青瓦上眺望著鈴子。

「是的,貌似還是新人,但是以妾身的目光來看,她的劍術也許能與你一比。」

另一個全身黑影的神秘身影站在這個人類女孩的身邊,她的聲音能判定她是女性,而這樣的她,烏鴉都在她的身邊飛舞,而且一直叫喊,大概也是被她吸引過來。

之後這個人類女孩望向身旁另一個建築物的屋頂。

一個二米高,有四肢、頭身的「禍憑」站在那裡。

它跟「禍憑」的外貌不同,它擁有人型的外貌,身體顏色是灰暗色,全身非常纖瘦,四肢雖然幼如竹子,但是非常長。

特別是腳很長,所以身高看似非常高,不過它的身體也如竹子一樣幼小,感覺非常脆弱。

而且它沒有任何武器、防具,完全裸體的它沒有任何稱得上為器官的部分。

它雖然有頭,但是它沒有眼耳口鼻,唯有單一個如「禍憑」那樣深洞般的洞口,佔它頭的四分一大。

「是快禍,它是在觀察天叢雲的持有者嗎?」女孩身邊的巫劍說道,並稱呼它為「快禍」

「需要殺了它嗎?這個距離妾身一秒就能……」神秘巫劍的手䄂之中亮出了刀鋒雪白的光芒。

「不用,聽說快禍很聰明,我想看看……它到底有多聰明。」

這個女孩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

正當鈴子正被讚美所包圍時,一把熟悉的男聲響亮地傳到她的耳邊。

「鈴子!」御華見眾的那個男人,他似乎非常緊急的樣子,跑到鈴子的面前。

他氣喘如牛地站在原地休息。

「艾德哥哥怎麼了?」

「額……鑄劍師剛剛新打造的刀在注入巫魂後,那巫劍不受控制地亂行動!現在那邊非常混亂!」

「新打造的?」鈴子呆滯地思考著,可能是她第一次聽到這樣的事。

「是的!沒記錯的話,新打造的刀叫童子切!」

「童子切……」

聽到這個名字的鈴子沒有其他反應,衹是重複道出這名字。

「啪!」的一聲閉書聲,打斷了小夜全神貫注的表情。

「今晚就說到這裡吧,時間也不早了,該睡覺囉!」

說故事的姐姐閉上了手上的書本,微笑地望向眼前這個小男孩。

之後小夜立即不滿地皺住眉頭「我不依!童子切是天下五劍之一嗎?也就是說這裡就是鈴子五劍之間的相遇嗎?」

他滔滔不絕地提出問題,要求加長說故事的時間。

「這個呢,有聽書的人才會知道唷!一開始我不是說了嗎,五劍的名字。」說故事的姐姐向他微笑,卻不給他確實的答案。

「喴……」小夜的臉頰也漲起來,以示他的不滿。

「明天我給你的訓練將會更~嚴厲唷!還不快睡?」

「嗚嘩!惡鬼呀!」小夜嚇到立即掉頭奔跑,雖然不知道說故事姐姐擺了什麼表情。

但是小夜的這個反應也足以令人感到那個表情的恐怖……?

神秘的說故事姐姐凝視著他跑回湖後那房屋的背影。

她回頭望向天空那個皎潔的月亮。

夜風繼續吹拂她的長髮。

「經那戰一後,轉眼間就一百五十年呢……」

「童子切……現在過得還好吧?找天去找她聚聚也不錯呢……」

她低下頭,似乎在回想過去的事情。

「鈴子你拼命保護的世界……衹要我還沒斷刃,我也會替你守護下去的。」她握緊手中的刀鞘,緊緊地抱於胸中。

「如果你還在的話……一定也會這樣做吧?」

第一章完
板務人員:

236 筆精華,09/0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