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409

2021年1月下旬 領主、騎士救出作戰活動劇情翻譯(翻譯完成)

樓主 Jahifer Jahifers

領主、騎士救出作戰──跟隨心與靈魂所向
救出作戰之一 新的生活

奧雷尤拉郡與原界郡之間的某座小島

加拉德:
呼,還不賴嘛。以給小孩子務農實習來說這樣可以了。

艾爾瑪娜:
加拉德大叔!嗚哇,你還真的一個人整好地了呀,這下子搞定了不起的大事了喲?來,腰挺起來。

加拉德:
啊痛痛痛痛痛……喂,艾爾瑪娜,對上了年紀的人要再小心一點。

艾爾瑪娜:
啊哈哈!現在挺胸。大叔,來個漂亮的後彎(*1)。

艾爾瑪娜:
講到蝦子呀,不管是煮還是炸都很好吃。啊啊,想到吃的肚子就餓了。

加拉德:
小女孩,沒看到我要上去了嗎。

艾爾瑪娜:
啊哈哈,抱歉啦。預──備備!

加拉德:
呼,哎呀哎呀。

艾爾瑪娜:
回學校就是午餐時間了。小孩也在等大叔回去喲。

加拉德:
說得也是,該回去了。

──

看起來很聰明的男孩子:
老師!快點~~!我肚子餓了~~!

將來有前途的女孩子:
艾爾老師!加拉德老師!這裡這裡!

艾爾瑪娜:
大家等一下呀,加拉德大叔送來了。來喲,午餐來了!

大塊頭男孩子:
耶咿!吃的!吃的!

校長:
加拉德老師,辛苦你了。不好意思讓你在後山準備午餐。

加拉德:
沒什麼。讓無依無靠的我們留在村子裡還給我們工作,這點小事不算什麼。

校長:
時間過得真快。你們二位來到島上已經過了這麼久,看來也完全適應學校了。

加拉德:
沒錯啊,遇到艾爾瑪娜的時候還因為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的和她四處流浪。你們給了我們過活的地方,我們才要感謝你們。

校長:
學生們全都很敬仰你們二位,對於你們會就這麼一直待在這裡感到很開心。尤其是那三個孩子。

加拉德:
這個島上風平浪靜的……而且帝國的威脅也沒有觸及到這裡。今後要麻煩你們多指教了。

校長:
那太好了,「今後也繼續」請你們多多關照。那麼請用午餐吧,加拉德老師。

加拉德:
「今後也繼續」嗎……我們也對隻身被放逐的人生束手無策,就這麼平靜的過日子也不壞。

艾爾瑪娜:
大叔,大叔!不得了了!!

加拉德:
怎麼了,慌慌張張的?

艾爾瑪娜:
是他們!之前來島上抓大叔的那支軍隊來了!

加拉德:
可惡,是帝國的傢伙。這下不能平靜的過日子了……艾爾瑪娜,小孩子就──!

艾爾瑪娜:
交給我吧!

──

翡翠:
琥珀,辛格的情況怎樣了?

琥珀:
……看起來還是不太好。要什麼時候才會恢復呢……

辛格:
啊……嗚嗚……琥珀……翡翠……

琥珀:
辛格……!

琥珀:
又睡著了……一直像這樣有時候會恢復意識,不過立刻又……哥哥,該怎麼辦才好?

翡翠:
別緊張,這傢伙一定會好起來,絕對不會死的……

翡翠:
救回卡爾塞德尼的行動還是失敗了。我一定會成功把他要回來。

琥珀:
可是,辛克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怎麼辦……

翡翠:
正好相反噢,要是卡爾塞德尼在的話辛格也不能不起來了吧。他就是這樣的傢伙。

琥珀:
說得……也是呢。雖然哥哥說的一點根據也沒有,但是我不可思議的覺得沒有錯。

翡翠:
嘿嘿。好啦,等他順利恢復了的時候,我就揍他一拳當作弄哭琥珀的處罰!

琥珀:
真是的,哥哥!不可以對辛格那麼粗魯!!

翡翠:
好痛!這才是我妹妹……終於打起精神了啊,琥珀。

琥珀:
啊……!謝謝你,哥哥。

翡翠:
剛才卡羅爾調查室聯絡,說掌握到卡爾塞德尼離開他的領主轄區前往某座小島的情報。

翡翠:
帝國兵好像也一個不剩的跟著出動了。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琥珀:
可是……尤里烏斯先生說過不要再調查領主和從屬騎士了啊?

翡翠:
沒關係啦,調查我們失敗一次了,這次沒要調查,只有要繼續救回卡爾塞德尼!

翡翠:
不管怎樣我都要去;正好也知道了洛伊德他們從提瑟亞拉郡拿回來的心核是卡爾賽德尼的。

翡翠:
那麼無論如何也要救那傢伙不是嗎?!

琥珀:
……我明白了。那我去叫英妮絲她們也來。

翡翠:
不了,因為一大票的人去會太顯眼。而且辛格需要有人看護,所以我一個人去。

琥珀:
怎麼可以!一個人太危險了!我也要一起去。就算哥哥阻止我也不會聽的!

翡翠:
我哪能帶琥珀去危險的地方!……就算這麼說妳還是不會聽吧。真是的,妳固執的這方面跟莉希雅完全一樣啊。

翡翠:
好,既然這麼決定了,那就馬上出發吧。

QQ:
傷腦筋,他們又行動了嗎。QQ跟尤里烏斯說好了,要是翡翠他們行動的話就要幫忙的。

QQ:
好,QQ也一起去!

救出作戰之二 潛入調查

奧雷尤拉郡──魔核加工廠

凱烏斯:
這裡就是做魔核的工廠了嗎?

提爾基斯:
嗯,和情報一樣。這裡應該有奧雷尤拉郡的領主和從屬騎士的心核。

凱烏斯:
弗列斯特先生,還有不知道是誰的領主……提爾基斯,絕對要救他們。

提爾基斯:
那當然。托凱烏斯的福才能來這裡,我可不能白白浪費這個機會。

提爾基斯:
不過,凱烏斯那樣逼著尤里烏斯答應的時候我可是嚇了一跳喔?

──

尤里烏斯:
傷腦筋……之前應該也有告訴過你們,你們的安全也要顧。

尤里烏斯:
我說過希望你們先暫時不要進行擔任領主和從屬騎士的人的調查,凱烏斯應該也能理解。

凱烏斯:
但是我從卡羅爾調查室那裡得到消息,說弗列斯特先生單獨離開他的領主轄區了!

凱烏斯:
這種機會不會再有了!我們說的不是要進攻領主官邸。拜託你了,請你明白!

凱烏斯:
因為弗列斯特先生是我們的同伴!

尤里烏斯:
真受不了你。提爾基斯不也說句話嗎?

提爾基斯:
抱歉啊,我贊成凱烏斯的意見。

提爾基斯:
既然知道地點和單獨行動的情報了,那我的意見和凱烏斯說的一樣。因為他是我們的同伴。

提爾基斯:
假如你弟弟被動一樣的手腳的話,你不會默不作聲吧?對我們來說也是一樣,你能理解吧。

尤里烏斯:
如果是路德格的話……嗎……

尤里烏斯:
那我大概就算豁出性命也要救他。你也真卑鄙,我沒辦法反駁。

凱烏斯:
那就是說……謝謝你,尤里烏斯先生!

尤里烏斯:
擺出這種笑臉抱我,我不就更沒辦法拒絕了嗎。

尤里烏斯:
只不過,我要開出兩個條件。

尤里烏斯:
一個是要用最少的人數執行。雖然很苛,但是帝國應該也有目的,所以我希望儘可能降低風險。

尤里烏斯:
然後另一個是──

──

提爾基斯:
看尤里烏斯那個樣子,說不定意外的對晚輩沒轍。你應對得很漂亮喔,凱烏斯。

凱烏斯:
不……不要虧我了啦,我又不是故意要那麼說的!不要說得我很壞心眼。

提爾基斯:
所以說天生少根筋真是太好了啊。因為尤里烏斯很聰明的樣子,有意要攻擊的話會被他識破吧?

凱烏斯:
唔~~怎麼覺得沒被誇獎到。

提爾基斯:
哈哈哈,那麼閒聊就到這。尤里烏斯也不是百分之百接受,如果我們失敗的話他會被究責的。

凱烏斯:
嗯,我不會造成尤里烏斯先生困擾。絕對要拿回弗列斯特先生的心核把他恢復原狀!

凱烏斯:
話說回來,「另外一個條件」怎麼樣了呢?

凱烏斯:
跟尤里烏斯先生說好會和送來的幫手一起行動,但是人還沒有來。

提爾基斯:
一直等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來的幫手也不是辦法,我們該快點開始行動了。

提爾基斯:
但是和聽到的比起來,工廠裡的守備並不森嚴啊?

凱烏斯:
這就是辛格他們的作戰能順利脫身,和里德能把佛格先生和雷斯先生恢復原狀的原因吧。

提爾基斯:
大概是這麼一回事吧。怎麼覺得帝國那邊好像也竭盡全力了。

盧卡:
抱歉久等!太好了,你們還沒有闖進去。

凱烏斯:
盧卡?!你怎麼會來這裡……難道你就是幫手?

盧卡:
嗯,是尤里烏斯先生麻煩我們和你們一起去。

盧卡:
因為尤里烏斯先生似乎認為,讓不是直接認識弗列斯特先生的人來幫忙,才能保持冷靜不帶入太多情感。

提爾基斯:
是正確的判斷呢,不愧是尤里烏斯。

康威:
那麼,有我們在的話,那個守備也總會有辦法突破吧?

凱烏斯:
嗯!有盧卡你們在我就有把握了。去把弗列斯特先生的心核拿回來吧!

救出作戰之三 同伴的心核

提爾基斯:
不知不覺的就到像是保管庫的房間了。凱烏斯,在這裡調查看看吧。

凱烏斯:
我了解了!

康威:
我到附近去看守,盧卡也跟他們一起找吧。

盧卡:
康威,謝謝。

──

提爾基斯:
有了……凱烏斯,在這裡。這個有寫弗列斯特的名字。你們兩個也過來。

凱烏斯:
這個就是弗列斯特先生的心核……

提爾基斯:
真有他的風格啊。充滿生命力,有耿直而可靠的能量。

盧卡:
提爾基斯知道這個嗎?

康威:
不過你應該是第一次看到別的心核吧?該不會是隨口亂說的?

提爾基斯:
哈哈哈,被發現了。不是啦,是因為不由得有這種感覺。

凱烏斯:
什麼啊,提爾基斯。害我也當真了。

康威:
但你說的也未必有錯。正因為是認識對方本人的熟人,所以可能有那種感覺。

康威:
因為我和盧卡無法理解,不過凱烏斯似乎也有同感。心這種東西本來就是不明確的存在,要證明是很困難的。

提爾基斯:
是喔,原來是這樣。凱烏斯也這麼相信吧。

凱烏斯:
總覺得康威先生說的很有說服力,但是提爾基斯說的像在敷衍。

提爾基斯:
喂喂,很過份喔。

康威:
好了,談笑告一段落。這裡似乎只有一個心核。

凱烏斯:
所以另外一個人的──雖然還不知道是誰,也去找領主的心核吧!

盧卡:
不過,考慮到這個守備狀況,另一個心核會不會已經送到別的地方了?

提爾基斯:
有可能。我們入侵的事可能也被注意到了,繼續草率的到處找說不定很危險。

凱烏斯:
可是,要是有另外一個人的話我也想救……我不想在這裡打住!

康威: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們就是為了判斷這種情況被派來的。要是一頭熱的話就看不見正確的道路了喔?

凱烏斯:
……唔!的確跟康威先生說的一樣……


盧卡:
啊……!不好意思,魔鏡通訊。

尤里烏斯:
盧卡,其他人也在嗎?

盧卡:
是的,凱烏斯和提爾基斯也在。

盧卡:
我們剛剛拿回弗列斯特先生的心核,不過沒看到領主的……

尤里烏斯:
這樣啊。凱烏斯,有聽到嗎?

凱烏斯:
有,我有聽到。

尤里烏斯:
因為對方是和你有關的人,所以你可能會吵著想要找到另一個心核吧。

凱烏斯:
唔……!被看穿了啊。

尤里烏斯:
哈哈,考慮到你的個性,這種程度的預想是可以簡單想到的。

尤里烏斯:
你和我說好了,你們的人身安全是第一優先,要避開不必要的危險。

凱烏斯:
是……是……我知道了。

尤里烏斯:
好孩子。然後有消息要通知你,有好消息和壞消息。

凱烏斯:
是什麼事?

尤里烏斯:
我們這裡接到消息,弗列斯特帶著少數帝國兵去奧雷尤拉郡和原界郡之間的某座小島了。

凱烏斯:
太好了,弗列斯特先生離開郡首府的話就有機會救他了!

尤里烏斯:
嗯,看來他似乎不是領主。但壞消息是,卡爾賽德尼也離開領主轄區前往那座小島了。

提爾基斯:
是辛格他們想要救的騎士嗎。兩個人去同一座小島……是有什麼事?

尤里烏斯:
這就不清楚了,但這種情況很罕見。

康威:
你是不是想說那是陷阱?

尤里烏斯:
雖然也要考慮這種可能性,不過現在才剛拿回弗列斯特的心核,很難想像對方會利用我們這邊的救出作戰使我們落入圈套。

康威:
原來如此,確實是這樣。這樣的話想成他們是為別的理由去那座小島應該比較好。

凱烏斯:
細節之後再想啦!我們要去那個小島救弗列斯特先生。

提爾基斯:
卡爾賽德尼的事辛格他們知道嗎?

尤里烏斯:
傷腦筋的是,翡翠和琥珀知道這件事,已經動身前往那座小島了。

康威:
真是的,盡是一些亂來的人呢。要不是他們也這麼不聽別人的話,你就不會頭痛了吧?他們應該要體諒一下別人的感受。

尤里烏斯:
你的發言我喜歡(*2)。然而就算我的弟弟「們」擅作主張行動我也要照顧到底,這是身為哥哥的職責。

康威:
你還真是很會照顧人的「哥哥」啊。

尤里烏斯:
不管是凱烏斯還是翡翠……這次的事件要結案得要費很大的心思。

康威:
希望替弟弟著想的哥哥能得到回報吧。

提爾基斯:
那我們也去那座小島吧?

凱烏斯:
嗯,就這麼辦!

尤里烏斯:
翡翠和琥珀由我來聯絡,你們在島上會合。

尤里烏斯:
不知道卡爾賽德尼和弗列斯特兩個人會不會一起行動,你們會合的話就能在各方面上合作。

凱烏斯:
謝了,尤里烏斯先生!

凱烏斯:
就用這個心核把弗列斯特先生恢復原狀。我們也去那座島上!

救出作戰之四 村子的騷動

QQ:
好,到了!琥珀,海上旅行辛苦囉!

翡翠:
終於到了啊……是說為什麼是妳拽著我們一起來啊?!

琥珀:
等一下,哥哥!你這樣對來幫忙的QQ很沒禮貌喔。

QQ:
QQ不在意。喪家犬就會狂吠,翡翠也是這樣喔。被喪家犬吠是勝者的命,所以沒什麼。

翡翠:
什麼?!隨妳高興愛說什麼就說什麼啊!給我走著瞧!

琥珀:
本來還想讓他們從打招呼(*3)開始好好相處的,現在關係就這麼惡劣。真是的,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QQ:
……嗯?

琥珀:
QQ,怎麼了嗎?

QQ:
村子那邊……有什麼聲音。

翡翠:
……感覺也不像是辦慶典在熱鬧,那個村子出什麼事了吧。

琥珀:
是卡爾賽德尼嗎?

翡翠:
有那種可能。去看看吧。

──

帝國兵 β:
不要抵抗。不會殺了你們的。

加拉德:
搞什麼,這些傢伙的目標不是我嗎!艾爾,你去保護小孩子!

艾爾瑪娜:
說這什麼話,大叔你一個人沒問題嗎?!

加拉德:
小鬼不要操多餘的心,動起來。

帝國兵 β:
我回去報告。之後交給你們。

帝國兵 β 小隊:
了解。

翡翠:
那個是……加拉德大叔?!

琥珀:
加拉德先生也具現化了?!好像為了保護小孩在和帝國兵戰鬥。

QQ:
艾爾瑪娜!

翡翠:
妳認識那個小鬼嗎?

QQ:
艾爾。和盧卡他們一起旅行的同伴,是巨龍的靈魂轉世,非常的強喔!

翡翠:
和盧卡一樣是轉生者的傢伙嗎。那她為什麼不戰鬥?

琥珀:
是在保護其他小孩!哥哥,我們去幫他們!!

翡翠:
嗯,他們感覺不像是被帝國操控。既然會保護小孩子,那就是我們認識的大叔錯不了了!

QQ:
艾爾也跟以前一樣!是會保護小孩子的溫柔的艾爾!

翡翠:
好,上吧!

──

翡翠:
噢,加拉德,好久不見啊!

加拉德:
這不是翡翠嗎?!而且琥珀也在。

QQ:
艾爾!沒事吧?QQ我們現在來救你們了!

艾爾瑪娜:
這不是QQ姊嗎?!妳們怎麼會在這裡?!

翡翠:
詳細情形之後再說!先把這些煩死人的帝國兵踹飛!

──

加拉德:
幫大忙了。感激不盡。

翡翠:
別說這個了。能再見到大叔你我很高興噢!

艾爾瑪娜:
太感謝妳了,QQ姊!

QQ:
艾爾~~!又見面了好高興!!

艾爾瑪娜:
啊哈哈!QQ姊妳一點也沒變哪。我也非常高興喲!

QQ:
艾爾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在這裡的?

艾爾瑪娜:
是說來這個小島嗎?這個嘛……滿久以前的了,是什麼時候咧?

琥珀:
看來你們好像不了解情況……要跟你們好好解釋才行。

──

艾爾瑪娜:
真的呀~~還在想怎麼突然變到不認識的地方。我……也不是同一個我了嗎。

琥珀:
雖然你們應該會很驚訝,不過希望你們能冷靜的慢慢接受。因為我們一開始也和你們一樣。

加拉德:
我也不清楚是什麼時候來的,等我發現的時候就被帝國抓了。

加拉德:
我逮到空隙設法逃出來,之後偶然遇到艾爾瑪娜,於是就和她流浪到這座島上。

加拉德:
只是在那一頭的世界裡,我明明到了只差一點就能把嘉爾德妮亞……讓心靈解離症絕跡的地步了。

加拉德:
竟然真的再也回不去了嗎……說不定這也是我的命吧。

翡翠:
大叔的心情我懂……突然要你接受這麼多事我想──

加拉德:
行了,就算煩惱也沒辦法怎樣,既然如此就隨遇而安吧。

艾爾瑪娜:
嗯,就是說呀。肚子還是會餓,還是會想睡覺,開心的時候還是很開心,所以和以前沒有什麼不一樣,這樣不是很好嗎?

加拉德:
只有世界不一樣。我也不是第一次來到異世界了。

QQ:
頭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說。你很有意思啊。

加拉德:
嗯?妳的打扮……

翡翠:
大叔,怎了?

加拉德:
沒什麼,稍微分神了。先不說這個,翅膀小哥也在這裡,要想救他還得請你們幫忙。

翡翠:
真的啊!那我們當然幫。

加拉德:
再加上那幫傢伙把島上的大人帶走了。島上被強押走的居民不在少數,也要救出那些居民。

QQ:
艾爾也一起來幫忙吧?有艾爾在就可以放一百個心!

艾爾瑪娜:
這個嘛……雖然我也想,不過不行。

QQ:
怎麼了呢?

艾爾瑪娜:
這所學校的小孩全都嚇壞了,而且帝國兵說不定會來。抱歉啦,QQ姊,我想保護這些小孩。

QQ:
這樣啊,QQ知道了。QQ我們去把帝國兵打倒,艾爾就放心的等吧!

QQ:
這個是魔鏡通訊器,用這個可以跟QQ我們說話。艾爾,這個妳先拿著。

艾爾瑪娜:
嘿欸~~好厲害哪,就算分開了也能說話呀。非常感謝!這麼一來就稍微放得下心了。

加拉德:
艾爾,小孩子就交給妳了。

翡翠:
那再來就去把帝國的同夥攆走吧。你們知道村民被帶到哪裡去了嗎?卡爾賽德尼應該也在那裡。

艾爾瑪娜:
那個呀,剛才小孩說有看到帝國兵去後山的坑道那邊喲。

艾爾瑪娜:
所以說,那裡有可能是敵陣。

翡翠:
這是很棒的情報啊!

QQ:
對了,在船上的時候尤里烏斯有聯絡,說凱烏斯他們要來。弗列斯特好像也在這裡的樣子。

琥珀:
咦,是這樣嗎?!這樣的話要跟他們會合才好。

翡翠:
總而言之先走吧。我們和凱烏斯他們在後山會合。

救出作戰之五 追蹤帝國兵

加拉德:
這裡前面就是坑道了。從滿地的腳印來看,似乎是從這裡進出的沒錯。

琥珀:
凱烏斯他們什麼時候會來呢……

加拉德:
這裡也沒什麼地方可以躲,所以不得不拖拖拉拉的來吧?

翡翠:
要是還要花時間的話,我們自己先進去打探情況好了。

琥珀:
等一下,哥哥。這次不能再失敗了!現在必須要謹慎。

翡翠:
我……我知道了啦,妳不要生氣。再稍微等凱烏斯他們一下就是了。

加拉德:
是為了辛格啊。琥珀,我剛見到妳的時候,辛格為了妳可是拚命到對周圍視若無睹的程度。

加拉德:
你們在我不知道的這段時間裡膩在一起太久,變得很像了嘛?哈哈哈!

琥珀:
真是的……才不是那樣。

──

提爾基斯:
讓你們久等了。在路上迷路所以遲到了,不好意思啊。

凱烏斯:
久等了,翡翠!

翡翠:
噢,說曹操曹操到。你們終於來了啊。

盧卡:
QQ小姐也久等了。

QQ:
聽QQ說,艾爾也在喔!盧卡你們也遇到她了嗎?

盧卡:
艾兒?說的是路德格先生那邊的艾兒嗎?我們是沒有遇到她……

QQ:
不是,是QQ我們這邊的艾爾!她在這座島上!

盧卡:
艾爾瑪娜也在?!

康威:
這還真是賺到了呢。那她沒有一起來嗎?

加拉德:
我是加拉德,請多指教啊小哥們。艾爾瑪娜和我一起在這個島上生活。

加拉德:
她現在在學校保護小孩子。因為帝國的那幫傢伙說不定會再來。

盧卡:
是這樣啊,很像是艾爾的作風。不過真意外,艾爾居然也在這個世界具現化了。

盧卡:
之後一定也要告訴伊莉亞她們。她們一定會說想要快點見到她。

提爾基斯:
好了,言歸正傳。你們的朋友卡爾賽德尼來這座島上了吧?

提爾基斯:
我們的同伴弗列斯特也來了。他們兩個人應該有什麼目的。

加拉德:
村子裡只有大人被強行帶走。有可能小孩子對帝國兵而言並不重要。

康威:
也就是說需要大人的力量。這裡看來是坑道遺址,會不會是被帶來做什麼苦工?

提爾基斯:
確實是這樣。一般來說應該會在村子裡駐紮;而且還進這種深山裡,目的應該就是這個坑道遺址吧。

加拉德:
這樣的話就只能實際去一趟確認了。在場的人頭應該是全部了吧?

翡翠:
嗯,那就出發吧。卡爾賽德尼那傢伙要是在的話,這次一定要和他決勝負。

琥珀:
嗯!

凱烏斯:
弗列斯特先生一定也在那裡。我們也提起精神出發吧,提爾基斯。

提爾基斯:
嗯,那當然!

救出作戰之六 帝國的目的

帝國兵 β 小隊::
卡爾賽德尼大人,我們是來通知作業進度延後的。

卡爾賽德尼 β:
那種報告我不想聽。想辦法擺平那種事應該是你們的工作。

卡爾賽德尼 β:
絕對不允許進度落後!

卡爾賽德尼 β:
村子裡的傢伙用完了就扔掉。要毫不浪費的用他們,搾取生命直到最後的最後。倒下的就丟出去。

帝國兵 β 小隊::
是!

卡爾賽德尼 β:
還沒出現嗎……

弗列斯特 β:
你也是受領主之命來的嗎?

卡爾賽德尼 β:
是奧雷尤拉郡的弗列斯特嗎。看來你的領主也不在啊。

弗列斯特 β:
我的領主也有領主的工作。

弗列斯特 β:
所以找你到「那個東西」了嗎?

卡爾賽德尼 β:
還沒。因為住在這裡的人數少,沒辦法說什麼。

弗列斯特 β:
但是如果從外頭召集勞動力進來的話,時間上行不通。

卡爾賽德尼 β:
島上還有孩子,要讓他們補不夠的份嗎?

弗列斯特 β:
小孩的體力有限,不如拿小孩來殺雞儆猴,這樣的話大人會用最大的效率工作吧。

卡爾賽德尼 β:
因為人類就是訴諸情感呢。就這麼辦,這麼一來應該能提早找到「聖核」。

帝國兵 β:
屬下回來了。

卡爾賽德尼 β:
來了啊。報告吧。

帝國兵 β:
在島上唯一的學校遇到抵抗者。我們的能力無法鎮壓,所以緊急回來了。

卡爾賽德尼 β:
抵抗者……?

弗列斯特 β:
對方是什麼人?

帝國兵 β:
似乎是島上的老師,我們認為可能是鏡映點。

弗列斯特 β:
這種地方竟然有鏡映點……

卡爾賽德尼 β:
是離散鏡映點吧。知道名字嗎?

帝國兵 β:
名字叫加拉德。

弗列斯特 β:
……在索瑪使鏡映點當中好像有聽過叫這個名字的人。

卡爾賽德尼 β:
敵人如果是索瑪使的話,就有利用價值。

弗列斯特 β:
呼嗯,如果是要逮住的東西就非逮住不可。

卡爾賽德尼 β:
好吧,這樣一來也格拉斯汀大人也會高興的。

弗列斯特 β:
除去障礙的話,也能順利搜索聖核吧。

救出作戰之七 與騎士的戰鬥

加拉德:
這前面稍微再爬一段路的地方就是坑道遺址了。

翡翠:
聽你們說是後山,還以為不是多大的山……哈啊哈啊……

盧卡:
好大的山……明明已經爬了很久了,還沒有到嗎?

加拉德:
喂喂,年輕人怎麼比大叔還要早累趴?

琥珀:
哇,哥哥,你看你看!風景很棒喔,也看得到海!

康威:
……即使可以飽覽美景,這麼長的路途也的確讓人走不下去呢。


QQ:
QQ完全沒問題,康威真沒出息。

康威:
真是的,有體力真好呢。我雖然沒什麼體力,不過那部份可以用頭腦補足。

提爾基斯:
我說,本來還想只是一座小小的島,仔細看才發現四周都被峭壁包圍,是非常險峻的環境啊。

加拉德:
嗯,你們來的港口是船唯一可以靠岸的地方。

加拉德:
島四周圍的海岸都是懸崖,想要登陸應該很困難。可能因為這個緣故,帝國認為不合成本,所以至今為止才都沒有對這裡出手。

加拉德:
好了。目的地就在眼前……那個地方在開墾,所以到了之後應該也可以休息。一鼓作氣前進吧。

凱烏斯:
加拉德先生,等等!有人在那裡。

──

卡爾賽德尼 β:
我打算一口氣降落到山腳。你會飛嗎?

弗列斯特 β:
我沒有辦法像你那樣在天上飛。還是你要抱著我降落?

卡爾賽德尼 β:
考慮到這座島的風力,要抱著你這麼龐大的身軀降落有難度。

卡爾賽德尼 β:
一起下山吧。對方是索瑪使,要避免先和對方單獨戰鬥。

──

提爾基斯:
看樣子那兩個人好像要走下山。

加拉德:
你們是要用那個叫心核的玩意把翅膀小哥和弗列斯特恢復原狀吧?

提爾基斯:
是的,我們打算這麼做。

翡翠:
為了把他們的心核換回來,就算得打昏他們也非動手不可。

琥珀:
雖然很粗暴,但是只能這麼做。

加拉德:
之後呢?

盧卡:
我聽過方法。去哪邊的房子或是旅館的話,就可以在那裡使用術式。

盧卡:
雖然心靈連結也做得到,不過我想果然還是用哈洛德小姐說的方法處理比較快。

康威:
哎呀哎呀。雖然是沒辦法的事,光是想像要扛那兩個人走這條山路下山就覺得累。


加拉德:
儘管那麼說,說的不還是以下山為前提嗎。小哥你還真彆扭啊。

凱烏斯:
不必擔心弗列斯特先生。我絕對會扛著他走到山腳下!

琥珀:
卡爾賽德尼也交給我們!我們要讓他平安無事的跟我們一起回去。

加拉德:
真是群可靠的年輕人啊,那就沒問題了。

加拉德:
各位!上!!

卡爾賽德尼 β:
你們是什麼人?!

弗列斯特 β:
是索瑪使!這下省了找的功夫。就在這裡除掉他們!

救出作戰之八 取回的心
卡爾賽德尼:
嗚……啊……我怎麼會……

弗列斯特:
你醒了……嗎。

卡爾賽德尼:
你是……?嗚,身體是……這個疼痛……

弗列斯特:
我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事……

琥珀:
你們兩個都醒了嗎?!

卡爾賽德尼:
妳是……琥珀……

琥珀:
太好了……順利的恢復了……各位,他們兩個人醒過來了!

翡翠:
真是的,一直沒醒來讓我很擔心啊!

凱烏斯:
弗列斯特先生,太好了!你恢復原狀了!!

弗列斯特:
凱烏斯……這到底是……連提爾基斯大人也……

提爾基斯:
弗列斯特,有必要告訴你們你們現在的處境。

盧卡:
等身體狀況再穩定一點之後再說比較好吧?

弗列斯特:
不必……在意,比起……什麼都不知道……希望您……告訴我……

卡爾賽德尼:
我也要……拜託你……

提爾基斯:
我明白了。一開始可能沒有辦法消化,但是我會全部告訴你們。

──

卡爾賽德尼:
我們是具現化出來的存在嗎……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琥珀:
嗯,我們也跟具現化到這個世界來的大家在一起。考慮到卡爾賽德尼的記憶,具現化的時間點應該也跟我們一樣。

卡爾賽德尼:
這樣啊……所以辛格才會為了救我受重傷嗎。

翡翠:
嗯,辛格那傢伙為了把你要回來也是拚了命。

卡爾賽德尼:
看來我……欠了他一筆還不了的人情債啊……

卡爾賽德尼:
他總是……指引我正確的道路……辛格……你果然是我的……

卡爾賽德尼:
嗚呃……


琥珀:
等你稍微好一點之後就和辛格聯絡吧。只要聽到你的聲音,辛格一定會立刻恢復的!

卡爾賽德尼:
嗯,那是當然。

翡翠:
再來……就是領主的事了。

卡爾賽德尼:
我一定要……把帕拉依芭大人救出來。即使被千刀萬剮我也要……把她討回來。

卡爾賽德尼:
然後,即使是在這個世界人們也在受苦嗎……如果是的話……身為結晶騎士……我無法……袖手旁觀。

加拉德:
嘿,即使全身傷痕累累也要捍衛騎士道和保護所愛的女人。這才是翅膀小哥。

凱烏斯:
弗列斯特先生的原來世界的記憶怎麼樣?

弗列斯特:
是呢……和你們一起擊潰國王,之後我們……重建國家……

提爾基斯:
來這裡以後的事呢?

弗列斯特:
不……我不記得……剛才聽到的……還有領主也……是誰都……

提爾基斯:
這樣啊。不管怎麼樣,只要你有回來就夠了。你沒事太好了,弗列斯特。

弗列斯特:
只是覺得……有點遺憾……也見不到托瑞斯他們……

弗列斯特:
不過……原來的我……還在那個世界裡繼續前進……感覺……真是奇特……

提爾基斯:
我們也是,不過很快就習慣了。原來世界的你一定進行得很順利吧。

弗列斯特:
你說得……對呢。沒看到最後……我覺得很遺憾。

凱烏斯:
弗列斯特先生……對不起,要不是把你恢復原狀,你就不會有這種感受了。

弗列斯特:
說這什麼話……一直沒變回來……是更痛苦的……我要感謝你,凱烏斯。

弗列斯特:
凱烏斯……你稍微有點大人的樣子了。你是我們萊蒙人民的希望。

凱烏斯:
幹……幹嘛突然說這個,好難為情……

弗列斯特:
這個世界也還是……有很多戰爭嗎……既然這裡是你和提爾基斯大人活著的世界……我希望我的力量能派上用場……

弗列斯特:
以前,在詹娜事變中……逃走的我發誓……不會……再逃走了。無論……跌倒幾次……都要繼續前進。

凱烏斯:
弗列斯特先生……!

康威:
哎呀……?是QQ的魔鏡通訊器送來的聯絡。

QQ:
是艾爾!QQ的魔鏡通訊器給艾爾了。

康威:
原來如此,是這麼一回事啊。

艾爾瑪娜:
加拉德大叔!QQ姊!救命!

加拉德:
怎麼了艾爾?!

艾爾瑪娜:
帝國兵又……來學校了……住手!

艾爾瑪娜:
不可以對……小孩……出手……絕對不允許!

盧卡:
艾爾!艾爾,發生什麼事了?!

艾爾瑪娜:
大家……快……逃!去……說好的地方……!

加拉德:
艾爾!回話啊!!

康威:
斷訊了……

盧卡:
帝國兵去艾爾那裡了!要快點去學校!

康威:
但是他們似乎是逃到哪裡去了,現在趕去學校的話可能晚了一步。

加拉德:
現在不管做什麼都太遲了。小女孩說「說好的地方」,所以應該是……海岸線上的懸崖。

翡翠:
我們不清楚島上的地形,既然加拉德大叔這麼說,就賭一把吧。

加拉德:
雖說躲到那裡爭取時間是最適合的,不過眼前就是斷崖……

卡爾賽德尼:
海岸的懸崖……這樣的話……

加拉德:
怎麼,小哥有什麼主意嗎?不過就小哥你那個傷勢,別逞強吧。

卡爾賽德尼:
我知道是在逞強……即使如此……如果……是辛格的話……一定會這麼做……

救出作戰之十 從今以後

艾爾瑪娜:
喂各位!不要放棄繼續跑!要在那些傢伙追來之前躲起來!

看起來很聰明的男孩子:
老師,等……等一下啦~~我已經跑……不動了……呼……呼……

將來有前途的女孩子:
你看,加油,只差一點就到了!

大塊頭男孩子:
我來扶你。你看,別放棄,加油吧。

艾爾瑪娜:
各位很了不起喲。快要到了所以再稍微忍耐一下吧。

艾爾瑪娜:
如果……我不在了也不能放棄,只要各位互相幫忙就絕對沒問題。說好了喲。

將來有前途的女孩子:
老師……是要把我們留在這裡去哪裡嗎?

看起來很聰明的男孩子:
我不要,我不要跟老師分開!

艾爾瑪娜:
啊哈哈,不是那個意思,我說的是「萬一」那樣的話。看來我的說法不太好哪。

大塊頭男孩子:
什麼嘛,害我擔心一下。聽到老師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

大塊頭男孩子:
老師,我想去尿尿。

艾爾瑪娜:
憋不住嗎?……拿你沒辦法哪。不要走太遠,在我們看得到的地方尿。

大塊頭男孩子:
說……說什麼蠢話,誰會在別人看得到的地方尿尿啊。

將來有前途的女孩子:
我說,老師都這麼說了,你不能稍微將就一下嗎(*4)?

艾爾瑪娜:
是啦。對不起呀,雖然很克難但是稍微再忍耐一下。加油囉?

大塊頭男孩子:
嗚哇啊──!

艾爾瑪娜:
怎麼啦?!

帝國兵 β:
抓到一個小孩。找到剩下的三個小孩了。

大塊頭男孩子:
老師……對不起……

艾爾瑪娜:
說這什麼話!你等著我馬上救你!

艾爾瑪娜:
但是,該怎麼辦才好。一、二……他們有將近十個人,這下麻煩了……

艾爾瑪娜:
我一個人還有辦法對付他們……但是要保護這些小孩的話戰鬥就……

帝國兵 β:
你們左右包抄,把他們逼到懸崖。

帝國兵 β 小隊::
是!

看起來很聰明的男孩子:
怎……怎麼辦,艾爾老師!

艾爾瑪娜:
沒辦法逃了哪。不管怎麼做,只要這個地方被發現,就躲到哪裡都沒有用了……

看起來很聰明的男孩子:
老師,不能再退後了,後面是懸崖……

將來有前途的女孩子:
我說,艾爾老師也像加拉德老師那樣戰鬥吧!

艾爾瑪娜:
想是想啦……

看起來很聰明的男孩子:
老師比那邊那個怪怪的大人還強,所以了,給那個軍隊好看!

大塊頭男孩子:
老師,不要在意我們,戰鬥吧!

帝國兵 β:
喂,給我閉嘴!

艾爾瑪娜:
(一個人被抓住成了人質,所以我一個人要一邊保護這裡的兩個人一邊戰鬥……)

艾爾瑪娜:
只能做一件事嗎……不行,那種事我做不到!

????:
孩子們交給我!

艾爾瑪娜:
什……什麼?!

──

卡爾賽德尼:
我乃前結晶騎士團隊長卡爾賽德尼。孩子們由我來保護,妳就全力戰鬥吧……!

艾爾瑪娜:
你沒問題嗎!你的氣色很糟喲?!

卡爾賽德尼:
不必擔心,無論何時也要保護人民是騎士的職責!

帝國兵 β:
不可能,卡爾賽德尼大人怎麼會?究竟是怎麼回事……

──

大塊頭男孩子:
可惡,這樣的話我也要!……喀(*5)!

帝國兵 β:
嗚呃!你這小鬼!!

──

弗列斯特:
你應該不會用你那隻手打還有未來的小孩吧……!把那個小孩還來!

帝國兵 β:
您是弗列斯特大人……在卡爾賽德尼大人之後又……不管了,幹掉他們。

帝國兵 β 小隊::
接招!

──

弗列斯特:
唔啊!

──

大塊頭男孩子:
老……老伯……你沒事……吧?

弗列斯特:
……這點程度用不著擔心,你顧好自己就行了。

──

凱烏斯:
獅子千裂破!

──

弗列斯特:
凱烏斯……抱歉。

凱烏斯:
弗列斯特先生,你的身體不是還不行嗎!我來戰鬥,你不要勉強!!

凱烏斯:
你也是,躲到我背後。

大塊頭男孩子:
啊,嗯……謝謝。

弗列斯特:
凱烏斯……你變得很出色了啊。很好……不只是為了自己的事……你成為會保護弱者的男人了。

大塊頭男孩子:
大……大叔,你還好嗎!他昏倒了……!

凱烏斯:
一定不會有事的。你要用弗列斯特先生保護你的那一份好好保護你自己。

琥珀:
凱烏斯!弗列斯特先生和那個小孩由我們來保護。

艾爾瑪娜:
大個子大叔,雖然不知道你是誰,謝啦!

艾爾瑪娜:
好啦!這麼一來就能痛快的戰鬥了!我不會手下留情,動手吧~~!!

加拉德:
你們這幫帝國兵的渾球,我也不會客氣了!

翡翠:
上吧!

──

凱烏斯:
這樣一來就把所有帝國兵都解決了。啊,弗列斯特先生呢?!

琥珀:
他沒事,把最後的力氣全部使出來了。雖然消耗非常劇烈,不過看起來沒有生命危險。

卡爾賽德尼:
我也從上方確認過了,沒有剩下的敵人。嗚……看來我也到極限了……抱……歉……

翡翠:
真是的,我們家的結晶騎士大人身體那樣還硬要逞強實在是太亂來了。放心吧,馬上就幫你治療。

將來有前途的女孩子:
嗚哇──老師,好可怕……!

艾爾瑪娜:
沒事囉,那些可怕的人已經走了。妳很努力喲,好乖好乖。

艾爾瑪娜:
我要抱抱你們,過來我這邊。

看起來很聰明的男孩子:
嗚哇,老師……妳汗臭味好重。

艾爾瑪娜:
你說什麼!是那張嘴巴多話嗎?把那張嘴巴縫起來就能讓你閉嘴了是吧?

大塊頭男孩子:
好……好可怕──!

艾爾瑪娜:
啊哈哈!開玩笑的開玩笑的!我說呀,汗臭味是愛的證明喲!忍耐囉~!

──

盧卡:
艾爾!妳沒事太好了!!終於可以安心的說話了。

艾爾瑪娜:
盧卡哥~~!老早就想見你了!!過得還好嗎?有沒有好好吃飯?

康威:
過度保護這點還是沒變呢。有精神比什麼都好喔,艾爾。

艾爾瑪娜:
康威大叔也在嗎!你也一點都沒變的是個美女哪。

盧卡:
伊莉亞他們也在基地喔。大家早就想見艾爾了。

艾爾瑪娜:
真的呀?!什麼嘛,我是最後一個嗎~~算了,等於是壓軸登場是還不錯啦。

盧卡:
所以說艾爾,還有加拉德先生,如果可以希望你們可以過來和我們一起。有你們兩個人的力量的話,我們就有信心多了。

艾爾瑪娜:
呃,那個呀……是很想去沒錯喲?但是我還有那些小孩要照顧……我現在想要保護他們。

加拉德:
和島上的其他小孩子不一樣,他們三個沒有父母。雖說我和艾爾是老師,但實際上更像是在替代他們的父母。

將來有前途的女孩子:
艾爾老師、加拉德老師?

艾爾瑪娜:
你們三個聽到了呀。真是壞孩子~~

看起來很聰明的男孩子:
老師,你們剛才很帥喔!你們兩個人那麼強,簡直超出我們的想像。

大塊頭男孩子:
但是啊,留在這個島上好嗎?老師你們和島上的人不一樣,是特別的人喔!

艾爾瑪娜:
欸?突然怎麼啦……?你們想說什麼?

將來有前途的女孩子:
雖然老師為了我們留在島上我們很高興,但是我們希望老師作為讓我們驕傲的老師帥氣的去戰鬥,所以老師應該離開這座島。

艾爾瑪娜:
可……可是我們要是離開這座島,可能就再也見不到面囉?!

看起來很聰明的男孩子:
我們會去找老師你們。我要變成出色的大人成為老師的力量,也要用功讀書!

大塊頭男孩子:
嗯,我也會吃很多很多,變成能像老師一樣保護我們的很強的大人!就像那個大叔一樣!

將來有前途的女孩子:
我也要成為優秀的老師!絕對絕對要像老師一樣照顧島上的小孩!

加拉德:
你們……

艾爾瑪娜:
你們在我們沒注意到的時候變得很了不起了呀……糟了,我要哭出來了。你們是我最棒的小孩了喲。

大塊頭男孩子:
老師,妳不可以哭喔……要是老師哭了,我也會忍不住的……

看起來很聰明的男孩子:
喂,不是說好了不提那個的嗎!我其實也……其實也會寂寞啊……

將來有前途的女孩子:
啊──真是的!你們這樣老師他們要怎麼安心的走!

將來有前途的女孩子:
老師,我們沒關係!我們會像老師教我們的那樣,三個人合力起來不放棄的努力的!

加拉德:
……艾爾,他們的覺悟是貨真價實的。接受他們的好意也是父母的工作。

艾爾瑪娜:
……好!謝謝你們啦!托各位的福我也下定決心了,我要去盧卡哥他們那邊!

翡翠:
喂,盧卡,回去的船差不多要開了。艾爾瑪娜決定要怎樣?

艾爾瑪娜:
我當然也要一起去!要再和各位問好囉!

艾爾瑪娜:
你們三個,一定要變成了不起的大人喲,我會等你們。我會期待再見到你們各位的!

──

從小島出港的船的船艙

加拉德:
那些小孩子也是具現化出來的存在嗎……各位……要保重啊。

康威:
在感傷啊。即使累積了多少人生經驗,人還是會沉浸在感傷之中,甚至連大腦也騙過嗎。

加拉德:
這和是不是真的沒有關係。在島上度過的記憶對我而言是真實的,不管是真是假都無所謂。

QQ:
QQ也這麼想。康威說了過份的話喔。

康威:
因為這個世界對我而言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贗品。應該說,假如記憶和心一樣的話,那麼贗品和本尊之間還有差別嗎。

QQ:
跟康威說話好累。不說這個了,加拉德,告訴你一件事。

加拉德:
嗯?什麼事?

QQ:
帝國到最後還是沒有在小島上找到聖核的樣子。那八成只是假消息。

加拉德:
什麼啊!那意思是說那幫傢伙為了一個假消息讓我們吃足苦頭嗎?!饒了我吧!

加拉德:
不過算了,結果來說還算不錯吧。拜他們所賜,和翡翠他們還有意想不到的同僚見面了。

康威:
意思是?

加拉德:
Oradhurakawa bekikowa botokonoku?(你們聽得懂這種語言吧?)

QQ:
好意外!加拉德也和QQ我們一樣嗎?

康威:
沒想到會和「那個世界」的人見面呢。

康威:
仔細想想,你的同伴是從「開放的心的世界」來的,所以可以考慮進這個可能性。

QQ:
可是,加拉德怎麼會知道QQ我們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加拉德:
一點是小姐妳的服裝,然後另一點是妳有那個世界獨特的氣息。雖然二十多年前的事已經忘得差不多了,不過一見到小姐妳就想起來了。

QQ:
二十多年……?

康威:
耶,你是大約二十年前被指派出來的嗎?

加拉德:
哈哈,你(*6)也別用那麼妙的說法。說「指派」的話,自然就是明白我是小哥你的敵人還是盟友了。

QQ:
QQ好高興!加拉德跟QQ是同一國的人。那,康威打算對QQ我們兩個怎樣?

康威:
妳還在介意這點啊。在這個世界,不管自己是哪一個國家的人都沒有關係喔。

加拉德:
才想先探你口風你竟然就說出來了啊……照你這麼說,果真是沒有辦法回去啊。

康威:
嗯,雖然很可惜。你想回去嗎?

加拉德:
說不想回去是騙人的,我也想知道那裡變得如何了。

加拉德:
不過真要說的話,我在「開放的心的世界」還有沒做完的事,對那個稍微無法釋懷。

加拉德:
那件事要是做完的話,也許還有回去的選項。

加拉德:
(即使如此,已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事到如今為國家工作的事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弗列斯特:
唔……你們是……

加拉德:
哎呀抱歉,不好意思在你睡覺的時候吵你。

弗列斯特:
不……沒關係。我之後……大概還會再睡……你們請便吧……

康威:
既然弗列斯特先生這麼說,那我們就不客氣了。你也和凱烏斯一樣是萊蒙人民嗎?

弗列斯特:
是的……

康威:
我想到以前在異界的夾縫中看過獸人化的人們的世界,是像萊蒙人民一樣的姿態。

加拉德:
獸人的世界嗎……

康威:
我想,說不定我們世界的人有干涉凱烏斯他們的世界。

加拉德:
透過異界的夾縫干涉某些世界,會產生某種影響吧。

康威:
雖然因為沒有確切證據,這終究只不過是推測。你有沒有想到什麼呢?

弗列斯特:
別的世界嗎……不……那是什麼樣子……呢……我是……不知道……

QQ:
哎呀,睡著了。還想要再多聽一點的說。

加拉德:
可以了,那是和現在沒有關係的事。重要的應該是你們現在看到的世界的現實。

加拉德:
不說這個了……呼,肚子餓了。要不要去吃晚飯?

QQ:
QQ也要吃飯!

康威:
好啊,我也一起去。正因為會覺得餓所以證明我們活著,想吃的時候就能吃可以算是在歌頌自由吧。

加拉德:
別說那種文謅謅的話了,走吧。在你們的國家這可不好,凡事都要思考意義那就想得太多了。

*1:原文是「エビ反り」,如同字面上的意思是和煮熟的蝦捲起來的方向相反的腰部伸展動作。對照到中文就是後彎。
*2:好きに言ってくれ。
*3:原文「ウィス」,是年輕世代的打招呼用語。
*4:先生の言ってたところって、もう少しなんでしょ?
*5:原文「がぶっ」是取自「がぶり」,用在形容大口吃東西的樣子,用在這裡就是「咬」。直接把形容動作的詞彙加在對白裡的用法在日文很常見但在中文不會這麼用,為了流暢性置換成適合的狀聲詞。
*6:加拉德一般稱年輕男性都是用「兄さん」,但是這裡用的是「お前さん」。對有異世界設定的三部作品不是很了解,可能跟他們在異世界的立場有關。

後記:
因為中間卡到別的地方的事情要做,這次意外的花了比較多時間翻完。
對有加入異世界人設定的 TOHR 和 TOIR 剛好都沒有看過劇情,不得不說異世界語言的規則還真有趣……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