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8
GP 275

【同人連載】Underevolution 革命之下 第7章

樓主 菁蛙跳跳跳 chingching11
糟糕的時間

  大殿中迴響著骨頭與刀刃互相交碰的清脆聲音,就像是交響樂般,殘酷而美麗的音樂。飄浮半空的骨頭依照Sans的指示,有規律地衝向Chara,是簡單且單調的攻擊模式。Chara輕鬆地掌握了Sans攻擊的節奏,看穿了他的每一個動作,隨手把刀輕輕一揮就擋開了骨頭。可是,Chara經過上次與Undyne對決的教訓後,她知道Sans決不是只有這種力量的怪物,她知道想要看清,在那紅色圍巾和湛藍外套底下所包藏著的是一份怎麼強大的力量。

  他們二人都在笑著,可是笑容中都不帶任何笑意,因為兩人都在對方雙眼中看出了濃厚的殺意。那份決要將對方置之死地的決心,將成為他們這次拼上性命的決戰中最重要的武器。

  「你玩夠了嗎?」Chara揮了一下刀,劃出了那一如既往的銀色光芒,「我等得都不耐煩了啊。」Chara抬起頭,俯視眼前的骷髏,紅色的雙眼散發著令人為之顫慄的,如野獸一般的殺意。

  「呵。實在是失禮了呢。人類的勝利女神啊!」Sans嘲笑著眼前的小女孩,「不過我聽說現在人類也只剩下妳一個了不是嗎?」

  Chara一瞬間就出現了在Sans的背後,眼看是要砍中了。可是還是砍空了。

  「閉嘴…」Chara歪著頭,憤怒看似是侵佔了她的思緒,紅色的眼睛搖晃不定,卻仍能緊盯著Sans。

  飛舞著紅色圍巾就著提醒著Chara所犯下的罪一樣,十分搶眼奪目,也掩蓋著Chara的理智。犯下了罪,卻又害怕罪名。

  「現在怪物終於都從人類手中奪回了應得的土地,一切!」Sans依然笑著,眼中閃爍著絕望的光彩,「人類會落得這種下場也只是因為他會的過錯罷了!」

  「閉嘴…」Chara喃喃地說著,也不知道Sans是否聽得見,但Sans是不會就此停下來就是了。

  「你們人類不是有句說話嗎?『種什麼因, 得什麼果』,人類也不過是自作自受罷了!」Sans左眼中的藍色火焰燃燒著,像是為了代替他所流的淚般,燃燒著,燃燒著,直至眼前那個骯髒的殺弟兇手倒在他的跟前,浸淫在她自己的血泊中為止,那火焰都不會熄滅,只會因著那份恨意,那份悔意,燒得更激烈,更明亮。

  「閉嘴啊啊啊──」Chara的叫聲如同野獸,可在此刻的Sans眼中,那尖叫是多可笑,多可恨。Chara的雙手都緊緊蓋著耳朵,因憤怒而顫抖著,「你懂甚麼…你懂甚麼啊啊?」Chara盯著Sans,紅色的眼中有著壓抑在心中的猛獸,「如果不是你們不乖乖待在地底,Frisk會死嗎?」Chara因劇烈的頭痛而彎著腰,但仍緊握著手中的利器,直直指向Sans,「是你的弟弟殺死Frisk的!

  「滿口歪理!」Sans召喚了幾根骨頭向Chara突刺,但都被Chara用刀擋下了,「Papy才不會殺死任何人!」Sans召喚了更多骨頭向飛向Chara,Chara看似有點難以跟上突然加快的速度,「我那惹人憐愛,無知又純潔的弟弟怎會有和妳這種惡鬼一樣的行徑!」Sans掌心向上,像是要抬起甚麼般舉起了雙手,Chara所在的地面立刻出現了向上突刺的骨頭。Chara見狀馬上跳起,躲過攻擊。

  仍在空中的Chara向著Sans喊著,「當時你身處的地方不是盲點嗎?你怎會看到當時發生了甚麼事?是你的弟弟殺死Frisk的!

  對於自己最愛的弟弟再三被人指責,Sans的憤怒就被激起了。Sans用瞬間轉移出現在了Chara的背後。仍身處在空中的Chara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Sans重重摔落早已佈滿堅硬骨頭的地面。Chara的身體被骨頭刺穿,形成了多個洞,四肢也被扭曲得看不出原形,溫熱的血液到處飛濺,染紅了四周。

  Sans踏著Chara的後腦,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這才是妳應該有的樣子。」

  Chara的臉貼著地,頭被Sans踏著而動彈不得,身體也廢了,只有紅色的雙眼仍緊盯著Sans,「哈…你就只有這種程度嗎?」

  在Sans試著理解這句話的瞬間,腳下的Chara就消失了,就只有血跡能證明Chara曾倒在這裡。原好無缺的Chara現在就站在她剛踏進這座大殿的位置,若連那血跡和骨頭都一併消失的話,剛才的各種打鬥就像是從沒發生過一樣。

  「哎呀…看來妳所擁有的能力和我所認知的有點不同啊…」Sans用右手摸著下巴,深思著,「不過也沒關係,我還有這個。」Sans由口袋中拿出了一個黑色的面具,和Undyne所擁有的是一模一樣的。Sans像是炫耀般,把面具拿在手上搖晃。

  「你…」Chara深知那個面具能為怪物帶來多大的力量,她曾從Undyne一戰中見識過,那份強大而可怕的力量。當這份力量由Sans所控制的話,到底會發生多可怕的事情,Chara甚至無法想像。


  時間回到Undyne被擊敗那天,Sans在Undyne離開後便前往了Alphys的實驗室,畢竟他也曾與Alphys一同工作過,不論如何也該去看看。實驗室經Undyne收拾過後很整潔,可是卻有一個角落雜亂得讓人覺得格格不入。那裡有著大量的文件,隨意的散落在桌上、地上,看來是Undyne幹的好事。

  那些文件吸引了Sans的注意,他走過去拿起了最近自己的幾份。

  『關於決心的研究
關於Chara的決心的研究

於那個戰場上看過Chara那驚人、可怕的力量後,我不得不進行這個研究。
那個力量十分強大,那份決心甚至濃厚得實體化,並於Chara的眼中湧出。難以想像Chara的身體是如何承受那份足以溶解她自己的決心。而這份決心又是為何能如此濃郁?從現場收集回來的樣本顯示Chara的決心大概擁有一千人以上的份量,她一人應該無法產生這種份量的決心。再者,那暴走的情況是怎麼一回事?從未有過人類因決心而暴走的情形。

我需要一個機會再觀察一次Chara的戰鬥方式。

  「一千人以上的份量…?」Sans的手因文件的訊息而顫抖著,冷汗滑過他的臉頰。最讓他震驚的是,這份文件的最底有由另一人寫上的句子。

  『Alphys,親愛的,為了報答妳,我願意為妳製造一個機會。』

  Mettaton那次的突襲原因,就是為了這個,為了讓Alphys完成她的研究。

  Sans把看完的文件向身後丟,馬上又把另一份拾起來看。

  『Mettaton偷看了我的研究紀錄。他為了我死了。是我殺了他。』

  『關於Chara的決心的研究#2

為了Mettaton,我必須繼續進行研究。我必須想辦法殺了Chara。

我錄影了Mettaton和Chara戰鬥的情形,我反覆看了無數次,發現了兩個疑點。

1.一開始的爆破的確使石頭落下並壓死了不少人,但於Mettaton走向那些屍體時,屍體全都消失不見,反而是以活人的姿態再出現在基地之中。

2.Chara在倒下時,因後腦著地而造成失血過多的現像,而且是致死性的,Chara理應在那時已經死了,可是她卻奇蹟地復活了,加上她身上的血跡也消失了。

她的能力應該與時間有關。可是,為何仍有以上的現像?若她真的能控制時間,為甚麼她不直接把以上的現像也消去?』

『我嘗試將Chara的決心封鎖進我研製的白色面具中,我本以為那些決心會因面具的力量而被吞噬,但出乎意料地,決心改變了面具。那個面具被極濃郁的決心反噬,變成了漆黑的面具。我嘗試為一些已死的怪物帶上這個面具,他們不如以往般快速溶解,反而因決心而活了好一陣子,但因為沒有靈魂,只有肉體活過來。但這樣就足夠了。

我會以我自己來做活體實驗,如果成功,我就將其中一個面具交給Undyne。
Undyne,我相信妳。因為妳是我們不死的英雄。』

  這份已經是最新的文件,Alphys再也沒有時間去寫後續。

  「Undyne在最後就是看了這些才走的嗎……」Sans嘆了口氣,隨手放下了文件,看了看桌上,還有一個黑色的面具,「這個就是Alphys所說的面具嗎?」Sans拿起了面具,仔細地觀察著,「為了打敗Chara,居然連Chara的決心也要利用嗎?」Sans用衣袖把面具擦了擦,然後把它放進了衣袋,「真是惡趣味。」


  「好了,就讓我來試試這個面具的威力吧。」Sans得意地笑著,看著眼前的Chara。對於要利用Chara的決心,Sans是覺得有點噁心的,但事已至此,他不得不這樣做。

  「停手!」Chara伸出手,衝向Sans,想要搶走Sans手上的面具,可是她還是慢了。

  Sans戴上面具的那一瞬間,爆風就從Sans的身邊爆出,把Chara彈得遠遠,把她壓在了大殿的柱上動彈不得。爆風一停止,Chara就掉在了地上。Chara爬了起來,身體搖搖晃晃的,看來是撞到了腦袋。

  「嗯。感覺不錯。」Sans的兩隻眼睛都閃耀著青藍色的光芒,兩隻手都能順暢地使用藍色的火焰,「妳剛才是在說等得不耐煩嗎?」Sans舉起右手的食指,示意Chara向上看。在上方的是由青藍火焰才包圍的無比巨大的Gaster blaster,它已經張開了嘴,藍色的光正於口中凝聚。

  「不是吧……」Chara呆了,她從沒看過那種巨大的武器。

  Gaster blaster向著Chara直直的發射了光束,而光束中甚至混入了骨頭。Chara根本無法避開任何一絲的攻擊,只能任由無數的骨頭刺穿她的身體,讓那光束燃燒她的身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Chara尖叫著。這是人類絕對無法承受的攻擊,一般人早該因光束而被焚燒殆盡。Chara卻依然活著,承受著一般人永遠無法體會的生不如死的痛苦。

  上方的Gaster blaster發射完後,Chara的左右亦出現了Gaster blaster,雙重的光束和骨頭襲向Chara。她已經停止了尖叫,只是任由Sans繼續用Gaster blaster蹂躪著她那小小的身體。

  即使Chara已經停止了尖叫,而且再無反應,Sans依然不放心。Sans繼續用Gaster blaster連續轟炸著Chara的每一寸肌膚,為了在面具的力量耗盡以前,把Chara殺死。

  然後,Sans感覺自己的力量己經用了差不多七成,他只好收手,看看Chara的狀況。

  Chara的身體傳出了燒焦的味道,身體上下所有地方都插著骨頭。她仍能保持坐著的姿勢都只因骨頭支撐著她的身體。她有不少部份已因高溫而化為了灰燼,身體焦黑、溶化。

  「妳也總算是完了呢。」Sans把圍巾拉近鼻子,用Papyrus的味道蓋過那焦屍的味道,「Papy,我成功幫你報仇了喔。」Sans把臉埋在圍巾中磨蹭著,好像Papyrus就是那條圍巾般。Sans露著令人心寒的笑容,他的雙眼沒有光彩,他仍處於絕望之中。

  「可是我可不這麼認為啊。」Chara就站在Sans的身後,刀刃已經深深地插入了Sans的背部。紅色的鮮血不斷由傷口湧出,很快就染紅了Sans的外套,「剛才可真痛啊!混蛋骷髏!」

  Sans立即瞬移,遠離Chara。基於背上的疼痛,Sans跪了在地上,口中不停吐出如同番茄汁般的血液。若不是戴上了面具,Sans在剛才那一擊就死了。現在的他就只能依靠面具的力量殘存,因為他知道若是使用面具重塑身體,他必定會因決心而溶解。他不能這樣,他還不能死,至少不是在這種惡魔的手下。

  「真是可惜啊。剛才的攻擊若是打在一般人身上的話,那個人早就化灰了吧。」Chara用左手摸著自己的下巴,看著剛才她被「殺死」的地方,「可惜我死不了啊。」

  「妳到底是是甚麼東西?」Sans嘗試站起來,但他失敗了,又跌坐在地上。他繼續露出他的笑容,嘲笑的Chara,「殺也殺不死的蟑螂嗎?」

  「嗯…」Chara用食指頂著下巴,看著大殿的天花思考著,「可能是呢!」Chara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紅色的雙眼看著Sans,她的眼中流出了決心,「你要被蟑螂殺死了喔!」

  「嘖…」Sans用衣袖擦乾了口邊的血,他盤算著該如何殺死眼前那令人生厭的小鬼。看來他不得不得使出他的特別攻擊,「妳知道藍色是甚麼嗎?」Sans舉起左手,食指指向Chara。

  「甚麼…?」Chara看了看自己,她被藍色的光芒包圍著,她拍打著自己的身體,希望拍散那些光,可是那當然是沒用的,「你在做甚──」

  話音未完,Chara就被扯上天花,被不知何時出現在天花的骨頭所刺穿,她右邊的Gaster blaster亦作出了攻擊。Chara的身體被撕裂、溶化、燒焦、刺穿,她的確是「死」了。

  這次Sans沒有再連續向Chara作出攻擊,反而在用足以「殺死」她的攻擊後,就停止了攻擊,專注於觀察Chara。然後,Chara的屍體消失了,再次出現在她被扯上天花以前的地方。Chara的雙眼流出了比剛才更多的決心,她抱著頭,彎著腰,好像有劇烈的頭痛般。

  Sans看著眼前的Chara,思考了一會,又伸出左手,向左揮,Chara就向左飛去,撞上了牆壁。他又將手向右揮,右手向左推,使Chara撞上剛在左邊牆上伸出的骨頭,然後Chara的頭上又是一個Gaster blaster,向她射出了光束。

  Sans又停止了攻擊,觀察著Chara。Chara的屍體又消失了,再次出現在相同地方。但這次她卻倒在了地上,顫抖著,如胎兒般捲曲著身體,抱著頭。她的雙眼因痛楚而緊閉著,Sans無法確認她的眼睛是否已變回棕色,但Sans仍可見到她的決心在流出。Sans與她保持著距離,免得又再吃一刀,他可受不了。

  「藍色有停止、鎮靜的意思。」Sans觀察著Chara的一舉一動,「妳的那份決心和能力並不屬於妳的,對吧?」Sans走近了一點,刺激著Chara,「就好像一個原本毫無決心的人,被他人硬是塞滿決心一般。」Chara聽到後停止了顫抖,「妳還打算用不屬於妳的力量屠殺多少人才滿意啊?惡魔。」

  Chara突然站起,用右手的刀向Sans的頭突刺,但被Sans側身避過了。

  「我的決心是只屬於我的東西,閉上你那張臭嘴!」Chara的眼睛仍然鮮紅,但再也沒有決心流出。她再向Sans揮刀,Sans越是躲避,她的速度越是快,最後Sans瞬移到遠處,她才停止攻勢,「有一種人是因好奇心而死,而你的死因則是傲慢啊。」

  「哼。說得好像妳有辦法擊倒我似──」Sans的胸口被Chara用刀刺穿,「的…欸…?」溫熱的血液染紅了Sans的胸口,「妳…是怎麼…?」

  「我不就說了,你的死因是傲慢。」Chara用力把刀再刺得更深,也不忘扭動刀身,使傷口擴大。

  Sans的口中湧出了大量的血液,吐在了自己和Chara的身上,Chara並不打算避開。面具在這刻感應到了持有者的生命受到嚴重的威脅,自行釋放了巨大的決心,重塑了Sans的身體。Chara有了不好的預感才跳開到遠處,和Sans保持距離。

  Sans被重塑成了一個無比巨大的Gaster blaster,佔滿了整個大殿的中心,雙眼都燃燒著青藍的火焰,但卻流著燈紅色的淚。火紅的圍巾已經被他那代表著悔恨的火與淚所徹底毀滅,再也不復存在。

  「啊…啊啊啊──」Sans叫喊著,是為了自己這醜陋而哭,還是為了那條代表他弟弟的圍巾而哭呢?大概他自己也不知道。

  「對你來說,到底甚麼才是最大的痛苦呢…」Chara對於Sans的變化並無任何驚訝之舉,只是握緊了刀,觀察著Sans,「你早就瘋了吧。」

  Sans緊盯著Chara,然後一口把她含在了口中。Sans的口中是剛才的Gaster blaster十倍以上威力的光束與骨頭。Sans把Chara困在口中,然後把他可以發出的所有攻擊全投放到Chara身上。此刻的Chara本該已經化灰,可是她只是抱著膝,坐在中間,任由自己的身體再次被撕裂、溶化、燒焦、刺穿,不成人形。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Sans哭著,他祈求著口中的惡魔能從此消失,他希望他能報仇,他不想死得毫無意義。他的笑容,早已消失了。

  Sans開始溶解,他顯得更慌,開始胡亂的作出攻擊,耗用著決心反而使他的身體溶解得更快。最後,Sans再也困不住Chara,她站在了Sans的面前,笑著,只是笑著。

  「妳…到底是甚麼……?」Sans已經再吐不出氣來了,他的身體溶解得只剩下那代表著悔恨的青藍的火焰,就如同他的靈魂、鬼火一般。

  「我是人類。」Chara舉起了刀子,準備向Sans作出最後一擊。

  「哼…騙子……」

  Sans的火焰被Chara用銀色的刀劃開,一分為二,化為了一點點小小的星光,消散了。



  「Sans,起來了。」Papyrus搖著Sans,把他叫醒。

  「Papy……?」Sans睜開雙眼,看向四周,只有一望無際的白,「這裡是……?」Sans理解到他所身處的地方,又理解到自己經歷了些甚麼,「對不起…是我無能…」Sans用右手撐起身體,用左手輕撫著Papyrus的臉頰。眼淚由眼眶湧出,再也止不住,Sans的笑容也不再。此刻的他只顧緊抱著Papyrus,放聲大哭。他一直以來都在忍耐,都在笑著。

  「不要緊,不要緊。」Papyrus輕輕拍著Sans的背,又用圍巾把Sans的淚拭去,「已經不重要了。」Papyrus輕吻了Sans的額,又用額頭蹭著Sans的額,「來,我們到大家那裡吧!」

  「大家?」Sans不解地問,在這裡的除了他們倆,就只有白。

  Papyrus站了起來,拉著Sans的手,讓他也站起來,然後指向Sans的背後,「你看!」

  Sans的身後是Undyne、Alphys和Mettaton。那邊是如鹽湖一般的地方,湖面的水映照著蔚藍的天空與厚重的白雲。Undyne就坐在那裡彈著鋼琴,其餘兩人則在聆聽著,沉醉在Undyne所彈奏的旋律當中。

  「Sans。」Undyne停下了彈奏,看著Sans,微笑著,「我就說了,你只是欠缺一個機會罷了。你最後也做了與我同樣的選擇,不是嗎?」

  Sans不發一語,看著地面。Undyne看到,又嘆了口氣,繼續彈琴。

  Papyrus從背後緊抱著Sans,Sans握著Papyrus的手,感受著他的體溫,他的溫柔,嗅著那令他安心的味道。

  平靜地,平靜地,安息。
板務人員:

216 筆精華,11/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