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6
GP 188

【同人長篇連載】Underevolution 革命之下 第二章

樓主 菁蛙跳跳跳 chingching11
突襲

  夜幕降臨,後巷深處傳來了不尋常的氣氛,熱鬧,不安,興奮,焦慮,於此刻沒有人的心情是一樣的,但大家於此刻卻有了同一個目標,大家的心跳將統一跳動,合為一體。

  後巷的深處有一條向下延伸的石梯,被雨水打濕後十分滑,一不小心就是以四腳朝天的姿勢到達最底──革命軍的基地。

  基地並不華麗,或者說人已經沒了可以享受華美的資格。普通的四面石牆,幾盞燈吊在天花板上搖啊搖,晃啊晃,光線如風中殘燭,只要一點動靜就會被吹熄。這裡甚至沒有桌椅,但這樣簡陋的空間卻有一個木造的平台,淺色的木頭被四周的陰暗石牆襯托,格外顯眼,而惟一可以站在這之上的,就是革命軍的勝利女神,人類的世神主──Chara。

  「太陽終於再臨,意味著人類的反擊。」站在平台上的Chara向著台下的主力人員說:「我們不能坐以待斃,敵人不會等我們準備好再開戰,我們要以突襲彌補人數上的不足。」

  Chara看著台下各人,他們的眼中雖然帶著決心,但仍難掩人怕死的本能,他們的決心,沒有一個是絕對堅定的。不過基於被冠上英雄之名,沒有一個人會在戰場上逃走。

  「如果…如果你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Chara拿起了一個慘白的面具,「就把它戴上。」

  台下有了半秒的吵雜,各人的確收到了一個面具,在場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戴上這種東西。

  「這也是為了你們的家人,怪物一旦得到我們的靈魂,結果終將一發不可收拾,你們知道的。」Chara的話音在四面石牆中回盪,清清楚楚地傳入每個人耳中。到了這種絕境,男人心中最重要的已不再是自己的性命,而是在這後巷中委曲求全的家人,為了他們,男人可以拋棄一切。

  眼見士氣已開始積聚,Chara緊握面具並將其直直舉起,「吾等乃是人類的希望!吾等名為革命軍!目標是攻陷怪物的堡壘──核心!讓吾等成為照亮人類的太陽!」

  Chara話音剛落,英雄們便為領袖而歡呼。歡呼聲響徹雲霄,就像是宣告人類將再次沐浴於陽光之下一樣。







  但是,敵人不會等對方準備好再開戰。

  基地上方的石頭突然因爆破而落下,各人都走避不及,有幾個被石頭壓在底下,已經死了。灰塵在四周飛舞,光線從上方射入潮濕的基地。習慣黑暗的眼睛一時之間無法適應突如其來的強光,Chara瞇著眼,試圖看清站在那光線之下的到底是誰。如果那個人是「他」的話,Chara一定不會再強忍怒火,她會直奔向「他」,對「他」千刀萬剮,使用酷刑,讓「他」受盡世間所有痛苦,最後再慢慢割下「他」的首級。

  可惜,站在光線下的不是「他」,而是一台人型機器人。他身後的光並非自然光,而是由巨大射燈所發出來的。

  「各位先生女士!歡迎收看「人類紀錄片」!我是你的節目主持──Mettaton EX!」Mettaton站在那燈光之下擺著不同的姿勢。他身後有著數不清的攝影機在各種不同的角度拍攝著他的英姿。

  「就讓我為你們呈獻最富戲劇性、最血腥的節目!」Mettaton緩緩走下石堆,「讓我們
來看看這裡有多少具新鮮溫暖的屍體!」Mettaton把石塊移開,好讓攝影機拍到石塊下到底有甚麼。可是,底下除了石塊和灰塵外,甚麼都沒有,就連一點點血跡都沒有。

  「這…這不可能!」Mettaton連忙看看四周,除了石塊和灰塵外,就只有活人,「你…你們是如何逃出來的?這不可能!你們怎會知道我在今夜要來突襲的?」

  「我會知道你的突襲真的就如此神奇嗎?」Chara笑著從黑暗中走出來,眼中充滿著對Mettaton的藐視。

  「敵人啊…」Chara一步步逼近Mettaton,使Mettaton下意識向後退,試圖和她保持著距離,現在反而是被突襲的她佔了上風。

  「可是不會等對方準備好再開戰的喔!」Chara一手把Mettaton拉近自己,二人臉貼著臉,Chara向著攝影機的方向露出了清新開朗的笑臉,擺出了可愛的姿勢。

  「該死的怪物們,你們就準備被我殺個精光吧!欸嘿!」Chara做出了V字手勢,向著攝影機一邊賣萌,一邊宣告著戰爭將要在這裡開始爆發的消息。



  Chara轉過身,舉起雙手,向著黑暗大喊:「同志們!不必再躲藏!是時候給這個一直在大屏幕上羞辱我們人類的機器給拆毀!」

  Chara說罷,黑暗中馬上就有了動靜。黑暗中有無數對閃著光芒的眼睛在蠢蠢欲動,然後,一個又一個英雄、勇士從黑暗中走出來。

  「為…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Mettaton轉向Chara,即使他們之間只有幾步之遠,Mettaton仍是以大叫大喊的方式向著Chara說話,「你今天晚上的集會不是只有幹部參與嗎?」

  Mettaton慌了,如果他不能殲滅這群人類,他該如何向觀眾交代?他會接受因他的失職、失言而導致自己的名聲下降的事實嗎?答案是肯定的,他絕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現在他只有一個選擇,就是自己親手殺幾個人來取悅觀眾,但他能做到嗎?

  「這叫『先見之明 』。」Chara繼續逼近Mettaton,Mettaton已無路可退,他若再向後踏一步,將掉進站滿人類的石塊堆下。他決不能在攝影機前如此失態。

  「難道你不知道我為何能帶領這麼點人類一次又一次戰勝你們的皇家衛隊的襲擊嗎?」Chara的眼中閃過一點紅光,扭曲的笑容把Mettaton壓得不能動彈,況且他也真的不知道人類能如此頑強的原因。

  「我的『先見之明 』啊,可是嚇得你家的Asgore也不敢再隨便來找我玩呢!」Chara的臉幾乎要和Mettaton的臉碰上,Mettaton已經連眨眼都不敢,呼吸也壓低了。

  「想不到你居然就這樣單人匹馬來找我玩了呢!我很開心啊Mettaton!」Chara抽出刀子,右手已舉高準備落下了。

  但她的手卻被Mettaton緊緊握住,「『單人匹馬 』?」Mettaton冷冷一笑,眼中滿是輕佻,「看來你所謂的『先見之明 』也不怎麼樣啊!」

  這時,Chara才發現,那巨大射燈的用意並非只是為了照耀Mettaton,而是為了讓身處於黑暗的他們看不到射燈後藏著的皇家衛隊,數十…不,數百名皇家衛隊的士兵就站在石塊之上。曾經,人類也是如此高高在上地俯視著被趕至地下世界的怪物。

  Mettaton用力一握,Chara的手就因為痛楚而弄丟了手中的刀刃。沒有了手中利器的人類,也不過是弱小的生物罷了。

  「你──」Chara被Mettaton向後推,腳踏到碎石,向後滑到,後腦狠狠地撞到了石塊。

  石塊下的人們看到一直屹立不倒的代表人類太陽的Chara倒下,一瞬間都失去了決心,失去了勇氣。他們的身體中,就只剩下動物的本能,逃跑的本能。眼開著一切發生卻無力阻止,不相信團結致就能取得勝利,以自己的利益為先,人類就是因為這種人性,這種本能才招致這種被怪物屠殺的結局吧。

  Mettaton站著也能看到Chara的後腦正湧出濃豔的鮮血,「那是多麼的美麗誘人!啊啊!各位先生女士!你們看到嗎?那小小的身軀內藏著甘甜香醇的血液!豔麗紅色的花朵正在綻放的同時,這個小女孩的生命也逐漸凋零。」

  Mettaton在為觀眾描述現時情況的同時,享受著對他而言至高無上的快感。最真實的、最富戲劇性、最血腥的畫面就在他眼前上映,而他能為觀眾帶來如此上等的實況,對一個主持人來說,還有甚麼能及現在滿足。

  觀看人數持續上升,Mettaton對於數字的增長感到十分滿意。現在的他散發著光彩,作為一個受歡迎的明星的光彩。

  「好了。戲劇的「起」、「承」、「轉」都齊了,就只差「合」了。」Mettaton的嘴角微微勾起,恰好是能魅惑萬千觀眾的弧度。就像是為了享受這一刻的勝利與成功感一樣,他慢慢地步向躺在石塊上一動也不動的Chara,每一步對他而言都是充滿戲劇性的表演。

  Mettaton在Chara身邊單膝跪下,注視著眼前這個躺在血泊中的小人,眼中閃過一絲不屬於怪物的溫柔,又或者是後悔。「…該完結了。」Mettaton的右手轉變成了槍,對準了Chara的額頭。

  棕色的頭髮輕輕從臉頰滑下,赤色的眼睛正緊盯著Mettaton,嘴角以讓人感到不舒服的角度勾起。最奇怪的是沒有任何血跡在她身上任何一處。

  對於Chara沒有昏過去,Mettaton除了感到意外之外,還感到恐懼如生物般從Chara那裡爬上自己的身體並緊緊纏繞著自己每一寸外殼。但是不要緊,槍已經準備好,可以發射了,只要對準頭的這一發射出,他就可以完成他的復仇了,他就可以去直面那個人的墓碑了。

  然而,Chara以極快的速度用手中的刀刃把Mettaton的右臂整條砍下。這一刻,時間放慢了,停止了,細小的零件在空中飛舞,在巨大射燈底下閃閃發光,就如同銀河星空一般,扭曲的美。電流衝出了電線,形成了小小的閃電和火花,發出了「滋滋」的聲音,讓人聯想起兒時玩過的煙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Mettaton跌坐在石塊上,看著自己斷掉的右臂尖叫,那叫聲是多麼淒慘,也是多麼吵耳。Mettaton的臉容因疼痛而扭曲,淚水被擠出眼眶,左手緊緊按著右肩,火花依然在閃爍。

  石塊下傳來了歡呼聲。人,就只有在對自己有利的時候才會出現。

  「我…這次是第三次了……」Chara雖然從剛剛開始一直都是躺在地上,但她卻在喘氣,身體在發抖,豆大的冷汗在她的肌膚上冒出、滑落。Chara站了起來,看了一眼石塊上的皇家衛隊,沒有一個有打算救Mettaton的意思,他們都害怕自己會落得和Mettaton一樣的下場。

  Chara的雙腳顫抖著,踏著不穩的步伐,向在哭喊的Mettaton走去。

  「來…迎接你的「合」吧……我會讓你人生的最後一刻…光彩照人…!」Chara向著Mettaton的脖子揮下手中的利器,眼中沒有任何一絲遲疑,話語中不帶任何一絲感情。

  在最後一刻,Mettaton轉向了攝影機所在的方向,露出了一如往常的微笑,「我們下一節再見!」

  Mettaton的頭顱與身體不再連接,更多細少的碎片彈出於空中飛舞,和淚水一同閃爍著光彩。













  映入Mettaton眼簾的,是一片沒有邊際的白。這裡甚麼都沒有,卻不會讓人感到孤獨,甚至讓人感到安心,好像他的一生都尋求著這片安寧一樣。

  「對不起呢…我沒能幫你報仇……對不起呢……」Mettaton眼前的是一個墓碑,上面刻著「Napstablook」的名字。Mettaton跪了下來,用他僅餘的左手摸著「Napstablook」的字樣,抽泣著。

  Mettaton的背後有了一點重量,有某個人靠在他的背上,輕輕地在他的耳邊說:「不要緊……至少…我們不會再分開了……」

  Mettaton強忍著淚水點點頭,用左手輕輕撫著那個人的頭,眼中流露著誰都沒見過的溫柔,當中又滲著一點後悔和哀傷。他閉上雙眼微微一笑,淚水滑過他的臉頰,變成水晶,在觸碰地面時又蒸發了。他的身體散發出溫暖人心的柔和光芒,變回了真正的模樣。

  黑色和紅色的兩道光相互交纏,一同消失在這一片祥和的白之中。








  Mettaton的零件散落在石塊上,這裡寂靜得可伯,這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不管是人還是怪物仍沒反應過來。

  「Cha…Chara贏了!」石塊下突然出現了歡呼聲,「讓我們去收拾那些高高在上的雜碎們!衝啊啊啊!」不知是誰下的令,人們就衝出了黑暗,向著站在光明下的怪物進攻。

  這場對戰使Chara的體力透支,眼睛向上一反,就倒在石塊上昏過去了。Clemence急忙從黑暗中跑過來接應Chara。

  「明明還只是個孩子……為什麼會出生在這種亂世呢…?」Clemence緊緊抱著Chara,眼中盡是無奈。她抱起了Chara,將她帶離這個戰場,至少,讓Chara做一個小孩子的夢,讓她在夢中遠離這個現實。
板務人員:

216 筆精華,11/0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