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353

第四章

樓主 aszx65666
第四章



「這些是……真的嗎……」克勞特按壓著眉心,嚴肅地看著眼前的資料。
「伊絲卡小姐…居然……」紗希兩手捂著嘴,發出不可置信的驚呼。
「這是……命運的玩笑嗎……」希斯梅娜露出憤恨的表情。
「但是這就能說明,這次事件不是伊絲卡自願去做的吧?那麼-」
「就算能免於刑罰,我們也只能將她隔離,因為不知她何時又會被控制。畢竟,以她的能力,一瞬間就能顛覆整個團隊。」
阿爾德試圖替伊絲卡說些什麼,被謝提以無奈地口吻打斷。

「那麼……凱歐斯是出於自身意志帶走伊絲卡的?還是被她……」克勞特提出疑問。
「這點就不得而知了。但有一件事是能確定的---凱歐斯·歐茲羅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時,不能當作是同伴。」謝提如此說到。
「居然有這種事……」賽勒斯發出嘆息聲。



在詭異的地下設施中,埃迪歐緩緩向下方的伊絲卡伸出手。
「好了,回到我身邊吧,我可愛的人偶。」
他如此說著,包圍凱歐斯和伊絲卡的「伊絲卡」開始朝兩人逼近。

凱歐斯看向一旁攤坐在地的伊絲卡。
只見她不住地顫抖著,呼吸也急促而不穩定。
湖水綠的雙瞳失去光彩,充滿無助和慌亂。
就算一個「伊絲卡」已經來到身旁,她也只是無神地望著地面,絲毫沒有反應。
就在她將被抓住的瞬間----

凱歐斯來到伊絲卡身旁,將她一把抱到胸前。
接著操動念力震退「伊絲卡」,向上躍去。

「要怎麼做?」埃迪歐身旁的女子開口問到。
那是一個和伊絲卡相近,但更為低沉而無情感的聲線。
「活捉……不,全力嘗試打倒那個男人。」埃迪歐如此回應。
「瞭解。」
女子拿出一個平板裝置,開始操作。
埃迪歐則甩動白色大衣,轉身往後方一個通道走去。

走至一處轉角,他感到身旁的空間一陣波動。
轉身一看,一個詭異的白影出現。
「你,想要超越神是嗎?」一個虛無縹緲的聲音傳入他耳中。
「幻影族嗎……」
「沒錯。怎麼樣?要和我們合作嗎?」

片刻間,幾道銀光穿透白影。
埃迪歐已站在白影身後。
他的右手拿著刀鞘,左手持著一把有著白銀刀身的太刀。
一回身,他將太刀刺穿白影的胸口處。

「嗚……你居然……!」白影發出痛苦的呻吟。
白影前方,有著一個埃迪歐的灰色殘像。
殘像的手握在刀柄上,似是隨時要上前揮刀。
「你好像搞錯了什麼。」
埃迪歐聲音低沉地說。
「沒錯,我是打算要超越神。但是,我並不想成為你們戰爭的道具呢。應該說,我就是為了結束那無意義的戰爭,才要超越神。為此-」
他太刀一晃,將白影甩向灰色殘像。
「我會將眾神一個不留地清除。不論是你們幻影族、還是所謂的時之女神。」
「什-」
埃迪歐的殘像揮出和他方才相同的刀路,切碎落到其路徑上的白影。
埃迪歐雙眼發出寒光,俯視白影一點點消散。
接著,將刀身磨過刀鞘,收刀,往深處走去。



凱歐斯帶著伊絲卡來到廢墟外的一處。
他輕輕讓伊絲卡靠著牆坐下。
剛離開伊絲卡嬌小雙肩的手,仍能感受到她微微的顫抖。
伊絲卡兩眼無神,毫無生氣地低著頭。
凱歐斯沒有說些什麼,只是在一旁看著。

忽然,他身後傳來詭異的低鳴聲。
數個和之前幫里奧測試過的立方體相似的物體,正朝兩人逼近。
凱歐斯立刻轉身,將手靠在「混沌」刀柄上。

「已經…夠了……」
伊絲卡發出的一陣呢喃,讓凱歐斯頓感心頭一陣悶痛。
他低下頭,身子微微顫動,向前躍去。

數個板塊擊向凱歐斯,他將其全數劃開破壞----以遠超上次和立方體交戰時的速度。
他雙眼旁散出藍光,放出刀鞘,往一個立方體衝去。
一刀揮去,立方體往後閃避,卻被四個刀鞘刺入軀體封住行動。
凱歐斯踩著第五個刀鞘,反手一刀貫穿核心。

數發雷射朝他射出,他躍起避開的同時,將刀朝另一個立方體投去。
凱歐斯身旁的空間迸出大量裂痕,刀被念力破壞空間產生的能量震飛,產生音爆突貫而去。
立方體閃避不及被刀擊中,軀殼被撕裂並露出核心,一個刀鞘將其貫穿破壞。

板塊再次襲來,凱歐斯在手上凝聚念力,同樣地劃開並擊碎,朝立方體逼近。
他原本所處的空間炸出裂痕,一陣爆裂聲後出現在立方體前方。
立方體向後退出肉搏攻擊的範圍,刀卻在此時飛回凱歐斯手中。
立方體被連同核心一刀兩斷。

凱歐斯本要轉身應對最後一個立方體,卻見一個板塊朝伊絲卡飛去。
他趕到伊絲卡的前方將其擊飛。
最後的立方體貌似想利用伊絲卡,來封鎖凱歐斯的行動。
所有板塊都向伊絲卡擊去,凱歐斯為免傷到伊絲卡,只得擊飛板塊而非劃開和破壞。

「已經夠了……不要…再為我做那麼多了……」
凱歐斯勉強以眼角看向伊絲卡。
她的頰上流下一道淚光,痛苦地微笑著。
「我……不值得你這樣做……」
「我的一切不過都是被操縱出來的……不管是庫利歐還是IDEA……你也是。我一定也被指令去接近你了吧……所以說,已經,夠了喔。」
伊絲卡的一言一句,有如錐心刺骨,讓凱歐斯不自覺地緊咬牙關、渾身顫抖。

「妳,真的這樣想嗎?」
「誒……?」
「妳真的這樣想嗎!!!自己只是被操縱出來的人偶!!」
凱歐斯大吼著,持續阻擋著立方體的攻擊。

「時不時調皮、性格不太好、有時任性、無意義地企圖保持神秘、有時又好奇心旺盛的那傢伙,妳覺得也是被操縱出來的嗎!!」
「那是…!」
「對庫利歐的親情、IDEA的榮譽感,那些妳也覺得是虛假的嗎!!!」
「我知道的…但是、那有什麼意義?已經……無法回去了啊……而且那也都在他的設計中不是嗎!?而且接下來也……我……我……」
伊絲卡緊抓著胸口印著IDA校徽的藍色領結,痛苦地呢喃著。

「……告訴我。」
「…嗯?」
「現在,妳「想要成為的自己」是什麼?」
「那種事情……」
「妳不需要去管其他事情!!!只要告訴我就行了!只要妳告訴我,我一定……會為妳把它變成「真的」!!」

立方體將板塊組合成一個巨大的刀刃揮下。
凱歐斯橫刀擋下。
兩者間擦出陣陣火花。

伊絲卡看著那黑色的背影,瞳孔中隱隱透出一絲光亮。
「告訴我吧。作為庫利歐的姐姐、作為IDEA的會長、作為他們的夥伴……還有-」
她將身子前傾,轉而跪起,雙手撐著地面。
「……作為我最重要的人。告訴我,妳現在「想要成為的自己」是什麼!!」

一個板塊來到凱歐斯背後,眼看就要刺向他----

伊絲卡出現在他身後,拔刀砍落板塊。
她瞥見凱歐斯的嘴角微微上揚。

「那件事,等解決眼前的麻煩再說吧。」
伊絲卡以冷靜的聲調說。
「啊,就這麼做。」
凱歐斯架開巨刃後,拿出「沉靜之湖」,拔刀、分裂刀鞘。

巨刃散成無數板塊,再次向兩人襲來。
凱歐斯曳著藍光竄入板塊群,在其中迅速躍動破壞板塊。
伊絲卡則踩著刀鞘舞動閃避,朝立方體躍去。

凱歐斯在破壞其中一個板塊、立方體攝像頭被擋住的瞬間,投出細刀。
細刀挾著裂痕飛去,在立方體的軀殼上留下一道開口。其中核心的時層構造體也被劃破。

伊絲卡趁著立方體受擊失去平衡,由下段朝核心一刀砍去。
但由於力道不足,僅在核心上留下一道傷痕。

----嗚……身體使不上力……!
她露出不甘的表情,因慣性向下落去。
這時,一隻手出現,輕輕拉住她的左臂。
隨即是一個溫柔的微笑映入眼簾。

凱歐斯拉著伊絲卡,將她往立方體送去。
伊絲卡舉刀蓄勁,一橫斬朝核心揮去。
風元素捲動撕裂核心上的傷痕,將其切碎。

看著立方體墜落,伊絲卡如釋重負,放鬆往後躺去,讓自己也往下掉落。
一個熟悉、溫暖的臂膀接住了她。

「那麼,妳想怎麼做?」
落地後,伊絲卡轉過身,看見一隻厚實的掌心伸向自己。
往上望去,凱歐斯正微歪著頭,溫柔地笑著。
她低下頭嘆了口氣,收起刀。
「先做好覺悟哦?」
「嗯。」
伊絲卡深吸口氣,抬起頭。

「我,非常貪心的哦。你所說的那些身份,我全都想要呢。」
她說著,露出微笑。
「所以,你可要相當努力哦?」
「哈…那是當然的。但是,全部嗎?」凱歐斯眼神中透出微小的狡黠。
「唔……其中一個,考慮中。」伊絲卡說著,別過臉去。
「哈哈…那就足夠了哦。」凱歐斯輕笑了一陣。

「但是,你也真是……」
「嗯?」
「明明能輕鬆擊倒敵人,卻假裝苦戰。最後也能自己給上最後一擊,卻刻意讓我去做。」
伊絲卡刻意擺出有些不滿的表情。
「……被發現了啊?」
凱歐斯一手抓著後頸,露出苦笑。
「這樣營造戲劇性,悄悄逼著我清醒……仔細想想還真是狡猾呢。」
「這我不否認。」
「但是……」
伊絲卡壓低了音量。
「……或許有些帥氣哦。」

「走吧,該回去了。」凱歐斯轉身走去。
走了幾步,他回頭望向佇在原地的伊絲卡。
她正用有些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凱歐斯。
凱歐斯無奈地苦笑,嘆了口氣。
「……我確實地聽到了哦。」
「說的也是呢。」
伊絲卡小跑著跟上凱歐斯。

「不過,話說回來。」
「嗯?」
「你可真敢說呢。我的缺點。」
伊絲卡露出有些調皮的表情。
「那是……」
凱歐斯有些窘迫地別過臉去。
「而且,「那」「傢」「伙」是怎麼回事?」
「啊……哈哈……」
伊絲卡能清楚地聽見他吞口水的聲音。
「居然把我的缺點記得那麼清楚,真過分呢。」
接著,凱歐斯微笑著看向伊絲卡。
「怎麼可能不記得啊。那些,不是缺點,都是可愛的地方啊?」
「什……!」
「現在說不出話的樣子也是呢。」
伊絲卡閃避著凱歐斯的視線。

「太好了……沒有變呢……」
凱歐斯輕柔地說出了這句話。
語中帶著些許欣慰。
伊絲卡感到奇怪,抬頭望見他那帶有一絲傷痛的微笑。




「……那麼,關於「新世界搖籃計畫」,目前我們所知的就是這樣。」
在IDEA作戰室內,謝提剛向在場眾人解釋完「新世界搖籃計畫」的內容。

「我們想請IDEA的各位保護「母體」計畫的成果,也就是瑪娜。其餘計畫的成果,我們和阿爾德會處理。」謝提向克勞特說到。
「我知道了,這邊會好好保護瑪娜的。」克勞特如此回應。
「那麼,我們就不佔用這了。」
「等等。」
謝提打算要離開,被克勞特叫住。

「我希望你能告訴我們,關於凱歐斯的事。「黑色執行者」是什麼?他和樞機院又是什麼關係?」
「…………」謝提顯得有些猶豫。
「沒問題的,告訴他們吧。」小人影說到。
「我知道了……」
謝提再次操作行動裝置,投影出幾個影像。
影像上的是一個黑色人影。
那人頭戴有著銳利邊角、雙眼處發出藍光的面具,手持無刀顎的黑刀。

「這是……」
「這就是「黑色執行者」。也就是凱歐斯·歐茲羅。他過去是樞機院所雇用的傭兵。」
「傭兵?為何樞機院會……」
「這點就讓我來解釋吧。」
一個身體幾乎是機械的人影走入作戰室。

「羅貝拉……你不是說這次會幫忙到底嗎?剛才都跑到哪去了?」維婭卡有些不悅地說。
「我可不想參加不可能獲勝的作戰。」羅貝拉冷冷地回應。
「你至少從旁射一箭也行。以你機械弓的精準度,應該能抓住時機擊中他才是。」謝提跟著說到。
「這可不好說,那邊的小兄弟也非常強,但全都被擋下了啊。」
羅貝拉說著,看向克勞特。
「而且,我可不想跟在一週內,從一拳被我撂倒變成完虐我的傢伙戰鬥。」他接著搖了搖頭說到。

「所以說,傭兵是?」克勞特上前追問。
「簡單來說,樞機院有些工作是會交給傭兵去做的,尤其是黑色地帶的事。那個黑色傢伙,記得是在「半合成人類」事件後,開始被他們重用的吧?」
羅貝拉說著,看向謝提要求確認。

「沒錯。大概在半年前,黑色地帶出現一群「半合成人類」四處作亂,他就是在那是展現出超群戰力被看上的。」謝提點了點頭。
「「半合成人類」……確實聽他說過這個名詞。」克勞特摸著下巴思索著。
「那算是普蕾米婭的前身。但利用的是較為「次級」的素材。」羅貝拉解釋到。

「他幾乎是一人解決那次事件吧?」維婭卡在一旁說到。
「算是這樣沒錯。因為那群傢伙的腦波攻擊,幾乎所有受僱的傭兵都無法作戰。我雖然也不受影響,但他的戰力實在太誇張……」
羅貝拉似乎有些無奈。
「是啊……」維婭卡一臉認同。

「兩位……和凱歐斯是舊識?」希斯梅娜問到。
「你們應該去過那家武器店吧?」羅貝拉看著希斯梅娜的槍說。
「是的。」
「我算那邊的常客,幫忙訓練過他。」
「訓練?」
「那邊的大叔,可是那傢伙的師傅哦。不過現在完全被超越就是了。」
「這樣啊……」

「我則是被樞機院派去和他對戰的……」維婭卡有些不情願地說。
「嗯?特別派去和凱歐斯……?」希斯梅娜滿臉疑惑。
「這……阿爾德,你還記得我的同事怎麼稱呼我的吧?」維婭卡看向阿爾德。
「嗯。「Limit Breaker」,是吧?」
「沒錯……這個名號似乎在黑色地帶也滿廣為人知的……所以就被他向樞機院申請和我對戰了。」維婭卡說著嘆了口氣。
「凱歐斯申請的?」克勞特有些不解。

「他接受任務的報酬除了金錢外,通常會索取一些特殊資訊和戰鬥資料。維婭卡那次就是被當作報酬了吧。」謝提在一旁解釋著。
「真的是怪人……」
「總比你會因為報酬高低叛變好吧?」維婭卡冷冷地說。
「這倒是……「忠誠度」也是他變成「黑色執行者」的原因。」羅貝拉低頭思考著。

「那是因為他真身不詳,樞機院才根據那身黑色裝束給他的代號。」謝提說到。
「真身不詳,樞機院還是給與任務?」克勞特提出質疑。
「一方面是因為他的戰力,一方面是經過多次測試後確認他的忠誠度。樞機院也不是毫無戒備,並未讓他觸及過高的機密。」

「而且在黑色地帶裡,因為總是受僱於樞機院,進行各種肅清之類的工作,他算是一個象徵了,代表樞機院,等同於那邊的規則。」羅貝拉如此說到。
「所以他的黑刀才有那種震懾力……」

「不過,樞機院為何會容忍黑色地帶存在?這點才是最奇怪的。」克勞特看向小人影。
「一個城市、社會,必定有光暗兩面才能完全存續。況且我們的手段也時常需要地下運作,這點是理所當然的。」人影回應到。
「也是,我怎麼會問一個暗地裡操作社會的組織這種問題。」克勞特輕笑一聲。

「那麼,為何你們會來「追回」他?」克勞特繼續提問。
「數個月前,他就不再接受任務,突然消失無蹤。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大事。是因為發現「新世界搖籃計畫」有動靜,我們才會開始找尋他。」謝提如此說到。
「我們也是經過再三確認才斷定他的真實身分。本來沒想如此驚動他,卻被敵人搶先一步行動……」

「……我們大致上瞭解了,非常感謝。」克勞特向小人影和三人道謝。
「既然都說到這份上了,還有一件事得告訴你們。」謝提說著,手中滑動資料。

「「半合成人類」中,有一個是凱歐斯·歐茲羅的母親。」
「……什麼!?」
「所以他的動向讓人不解。如果是因母親的事情,要對付「新世界搖籃計畫」,應該會和樞機院繼續合作,但他卻來到IDA……」謝提說著,皺起眉頭。
「而且可以說是他加速了計畫。沒有他的幫助,庫利歐可沒辦法那麼快被捉住。」羅貝拉也搖著頭說。
「總而言之,他的行動難以預測。之後碰上他必須保持警戒,絕對不能視作同伴。」謝提下了這麼個結論。

「那麼,我們就先去準備保護其他計畫成果了。阿爾德,你們也來吧。」
「好,我知道了。」
阿爾德和謝提等人離開作戰室。

克勞特用力坐到椅子上,深深嘆了口氣。
「克勞特先生……」紗希擔憂地看著他。
「本以為能瞭解那傢伙,沒想到更加混亂了……」克勞特仰頭靠在椅背上。
「他的存在、我們和他的邂逅,真的都是一片混沌……完全無法摸清。」一旁的希斯梅娜也發出感嘆。

----「IDEA就拜託你了。」
凱歐斯的話語再次傳到克勞特腦海中。

「你……到底……」



「喔喔~你們回來了啊?」福奈斯看見從後門進來的凱歐斯和伊絲卡,大聲招呼。

「嗯……看來事情解決了?」
「算是吧。」
凱歐斯略帶敷衍,逕自走到前方櫃台處。
他打開櫃台旁的冰箱,裡頭竟是向下的通道。
「居然是在冰箱後面嗎……」
伊絲卡跟著凱歐斯離開時並未仔細觀察,現在顯得有些驚訝。
「走吧。」凱歐斯示意要她進入。
伊絲卡點了點頭往下走去。

「我們今天就先休息了。明天開始就有得忙了。」凱歐斯在入口對福奈斯說到。
「喔喔,沒問題。你們洞…噗咳!!」
凱歐斯在福奈斯說完話前給了他一拳。

「怎麼了嗎……」伊絲卡在樓梯間回頭問到。
「不,大叔筋骨有些錯位罷了。」
「所以說……不是大叔……」
冰箱門緩緩關上。

伊絲卡下樓後仔細環視周遭。
她發現樓梯旁還有四個床位。

「好了,先去休息吧。妳應該很累了。」凱歐斯走到她身旁,微笑著輕聲說到。
「嗯……不過,換洗衣物……」伊絲卡看了看身上有些髒污的白色制服。
「啊……這個嘛……」凱歐斯欲言又止。
「嗯?」
「我有從妳房間帶一些過來……」
伊絲卡的表情瞬間僵硬起來。

「這是……非常時期,妳應該能理解吧……」
凱歐斯吞了口口水。
「嗯,能理解哦。」
「那……」
「但是,沒有下次。」
伊絲卡微笑著。
「那、那當然……」
同時鞋跟狠狠踩著凱歐斯的腳。


經過一番打理,兩人都躺倒在床上。
凱歐斯在電腦旁地面上的一個床墊躺下。
他側身躺著,睜著眼思考著什麼而未睡去。

忽然,一陣磨擦聲在他身後響起。
「怎麼了嗎?」
「不……只是,接下來要怎麼辦?」
凱歐斯翻過身。
伊絲卡正抱著枕頭,側躺在他眼前。

回來的路上,凱歐斯已向她說明「新世界搖籃計畫」的所有事情。

「先去一趟KMS公司吧。」
「……你想讓里奧幫忙?」
「除此之外,還有妳的事情。」
「嗯?」
「我不是說過了嗎?會把妳想要的那些變成「真的」。」
凱歐斯輕柔地說著,臉上浮現溫暖的笑容。
充滿寵溺的眼神,讓伊絲卡微微一愣。

「伊、伊絲卡!?」
伊絲卡突然將額頭靠到凱歐斯胸口上。
「謝謝……」
「……為什麼?」
「救了我。從那個叫埃迪歐的人說的話來看,是打算到牢房對我說那些話吧……如果,我一個人面對他,一定……」
凱歐斯感受到她稍稍地磨蹭著。
「所以,真的……謝謝你……」
「那是身為護衛該做的事啊。」
「為什麼……我明明只是一個能隨時被取代的存在……」
「那種事,不重要。」
「嗯…?」
「妳就是妳,不管妳是什麼,這對我來說都不會有所改變。」
「你…真是……」

須臾,一陣細微的呼吸聲傳來。
凱歐斯低頭望去,只見伊絲卡已抵擋不住疲倦,沉沉睡去。

他將伊絲卡輕輕放到枕上,蓋上棉被。
接著,翻身下床,來到電腦前方。
他望了眼那惹人憐愛,熟睡的側臉。

----那麼,來做準備吧。
凱歐斯開啟一份文字檔案。



翌日早晨,伊絲卡和凱歐斯潛入KMS內。
「按照之前說好的,妳去里奧那,我去找夏濃。」凱歐斯低聲對伊絲卡說。
「嗯,我知道。不過,你是怎麼知道我的駭客能力的……」
伊絲卡操作著行動裝置,讓KMS的內部防禦系統停擺,同時提出疑問。

「傑諾領域入口處的資訊,可不是說查詢就查詢的啊。進入系統找出庫利歐的痕跡,事後又沒被追查。」
「是這樣沒錯,但……」
「妳的話,能做到那種程度,其他更高難度的東西也能輕易弄懂。我沒說錯吧?」
凱歐斯看向伊絲卡,露出淺淺的笑容。

----真是……又被看透了。
「那麼,照計畫進行。」
「啊,小心些啊。」
說完,兩人分頭行動。



「沒想到妳這麼大膽呢。伊絲卡小姐。」
里奧淺笑著,轉動辦公椅,面向正站在他辦公桌前方的伊絲卡。

「你應該也看出這次事件有所蹊蹺了才是,里奧先生。」伊絲卡平靜地說。
「……是沒錯。我們就直接說重點好了。」
里奧身子前傾,手肘靠到桌面,兩手十指交錯並撐住下巴。

「妳想用什麼來交換我的協助?」
「凱歐斯·歐茲羅的全部資料。事件結束後,他會協助你們進行實驗測試。」
伊絲卡說著,臉上浮現一絲愧疚。
「很好,成交。」
里奧露出滿意的笑容,躺回椅背上。

「「新世界搖籃計畫」是KMS過去的一項計畫不是嗎?為何那麼輕易的……」
「那是過去。現在不過是那群研究者擅自行動罷了。而且……」
里奧的雙眼浮出一絲野性。
「就算這世界再怎麼封閉無趣,我可還沒滿足呢。可不能就這樣被抹去了。」
「這樣啊……」
「那麼,妳想要我做什麼?」

伊絲卡操作著行動裝置,里奧的辦公桌上出現數大量資料。
「首先,調查前陣子派遣至IDA的無人飛機。裡面應該有部分機體,被暗中搭載了「基因遙控裝置」。雖然可能已經被分解,但你應該能夠追溯出來。」
伊絲卡條理分明地說著。
「沒問題。再來呢?」
「我們想請你提供「新世界搖籃計畫」過去所有研究設施的所在地。」
「這我要花點時間取得,之後再傳送給妳。」
里奧點了點頭說到。

「最後,監控KMS所有設施,如果有異常希望你能通知我們。」
伊絲卡說完,收起行動裝置,里奧桌上的資料也被收起。

「那麼,我先離開了。貴公司的防禦系統差不多要復原了。」伊絲卡轉身走向門口。
「替我向凱歐斯·歐茲羅打個招呼吧。」
「我會的。」
里奧看著伊絲卡的身影消失在門後。



「嗯……你是想用什麼方式呢?戰鬥?對話?」
「可以的話,我不想動刀。」
「這邊也是呢,畢竟根本沒有勝算。」
夏濃感受到身後一陣氣息,接著瞥見電腦螢幕上凱歐斯的身影,如此說到。

「那麼,你是來做什麼的呢?凱歐斯先生。」
「有事情要拜託妳。」
「無緣無故要幫你做事嗎?」
「看過這些資料後妳還會這麼說嗎?」
大量資料出現在夏濃的電腦上。

「這……確實不得不做點什麼呢……」她稍微瀏覽過資料後說。
「要請妳做的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只是要稍微利用妳的知名度。」
「哦?怎麼說?」
「妳今天午後有一個廣播節目對吧。」
「沒錯。」
「請你稍微推薦這篇文章。」
凱歐斯拿出行動裝置一晃,一個網站出現在夏濃電腦上。

「這個網站是……網路小說的發表網站對吧?這篇文章有什麼用處嗎?」夏濃狐疑地看著眼前的短篇小說。
「算是給某人的邀請函。還有,保護另一個人的人生的關鍵。」
「雖然不是很理解,但我會照做的。」
「謝謝妳了。」
凱歐斯轉身準備離開。

「KMS中應該有更好的助力才是,為何會來找我?」夏濃轉動辦公椅,面向凱歐斯。
「當然不只是找妳。「她」應該已經和妳的上司談好了。」
「果然,你帶著那女孩嗎……」
「不是帶著,是一同行動。」
凱歐斯向前走出幾步。
「你是為了這個世界,還是為了她?」
「看過那篇文章和那些資料就會懂了吧。」

夏濃思索著,看著凱歐斯的身影消失。



離開KMS後,凱歐斯和伊絲卡在艾路茲恩地下的隱藏通道會合。

「事情順利吧?」
「嗯,沒問題。你那邊呢?」
「今晚應該就能看到「他」了。」
凱歐斯說著,微微一笑。
「你怎麼這麼確信他會沒事……」
「他能如此簡單被抓住的話,當時我們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也是呢。」伊絲卡面露苦笑。

「妳先回去吧。我還有事情。」凱歐斯微笑著對伊絲卡說。
「嗯?」
「晚點就回去了。小心些。」
「好,我知道了。」伊絲卡點了點頭。

兩人轉身,朝不同的方向走去。
轉身後,凱歐斯的微笑瞬間消失,變為陰暗深沉的表情。



空中城邦伊斯亞的入口處,一個有著白色捲髮的少年佇立著,似乎在等待什麼。
「來了嗎……」
一個黑色身影映入少年的眼中。

「你就是時空眷族的首領,卡姆拉拿珠嗎……」
「是的,凱歐斯·歐茲羅閣下。」
兩個隔著幾個身位的距離,對望著。

「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
凱歐斯壓低聲線,眼神帶有威壓。


「幫助你們的那個「伊絲卡」,在哪?」


ps:
資訊量有點多,慢慢看吧~

凱歐斯獲得「趁亂告白」成就(×

跟之前說的一樣,之後是凱歐斯的故事。
但也不會太多,大概花個兩篇。
看看到底是怎麼從連羅貝拉都打不贏(這樣說好像有點壞?)變成外掛的。

另外,雖然應該看得出來,這邊還是提一下。
會長在前作後日談精神不佳,就是半夜被無人飛機控制出去幹壞事了。
之後就不多作解釋了。


說一下怎麼覺得會長有駭客能力吧。
雖然傑諾領域變成觀光景點了,但要進到系統裡查詢應該也不是隨便能做的。
而且進到系統再出來還沒被抓包。
總之就跟凱歐斯說的一樣。

話說,破東方KMS的時候,真心覺得找個駭客入侵比較快……破半天沒被發現也是很詭異……


啊,不要問我凱歐斯黑白兩把刀放哪,怎麼可以這樣換來換去(因為之後也會一直換)。
就當成遊戲人物都有異次元口袋那樣。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