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237

後日談5:DOXA 再臨

樓主 aszx65666
後日談5:DOXA 再臨



「伊絲卡!不好了!!!」希斯梅娜匆匆進入作戰室,走向伊絲卡。
「怎麼回事?」伊絲卡冷靜地問到。
「父親他……DOXA要再次向IDEA發起進攻。」希斯梅娜緩了緩後說到。
「…………」伊絲卡沉默不語,思索著。
「什麼?之前不是才談好了要合作嗎?」克勞特向希斯梅娜問到。
「是這樣沒錯……但,父親他……」她欲言又止。

IDEA眾人陷入一片小慌亂。

「不好意思,但是,能先跟我解釋一下「DOXA」是什麼嗎?」凱歐斯打斷七嘴八舌的眾人。
「對呢。你還不知道這件事。」伊絲卡轉過身,看向凱歐斯。
「是這樣的……」



「好吧,我大概瞭解了。」
伊絲卡迅速地向凱歐斯說明了,上一次DOXA進攻IDEA的經過。
「所以,這次還會更麻煩……」凱歐斯摸著下巴思考著。

「希斯梅娜!」
「阿爾德,你來了啊?」
阿爾德正好進到作戰室。

「我覺得這次會需要阿爾德,就聯絡他了。」希斯梅娜向伊絲卡說到。
「呃……會長?」接線生有些猶豫地說。
「怎麼了?」
「有人想進到作戰室,其中一個是希斯梅娜的父親。」她接著說到。
「讓他們進來吧。」伊絲卡點了點頭。

「許久不見了,IDEA的各位。」希斯梅娜的父親拉了拉領結說到。
「我知道我們正處於合作關係,但……」他說完,深深吸了一口氣。

「這次我實在忍不住了!!居然讓我心愛的小希…不,希斯梅娜受傷!!!」他突然變得十分激動。
「這次我們DOXA一定會卯足全力,把IDEA從這裡移除!!!!」

「啊啊……」希斯梅娜扶著額頭發出哀嚎。

「咳!容我向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里奧格蘭傑先生,KMS的執行董事。」希斯梅娜的父親恢復平靜,一手平抬伸向向一旁的男人。
「初次見面,IDEA的各位。還有,好久不見了呢,阿爾德。」里奧微笑著說到。

「…………這次好像會非常麻煩。」阿爾德看著里奧如此說到。
「居然還和桑家合作了嗎……」希斯梅娜有些無奈地說。

「我聽說IDEA是IDA學園中的精英組織,其中的會長更是出眾。看來確實不差呢。」里奧說著,看向伊絲卡。
「不,沒有這回事。IDEA是靠眾人一同撐起的。」伊絲卡回應到。

「事實是否是如此,在三天後的定期會議就能知道了呢。我們這次已經將此事項交付理事會,將在會議上審理。」
「DOXA還特地提議,讓你們派代表到會議上一起商討,但是……」
「伊絲卡同學,究竟IDEA在失去妳的情況下能否存活下去,讓我們拭目以待吧!」他說完看著希斯梅娜露出微笑。

忽然,一股不可名狀的氣息,有如侵蝕般爬上在場眾人脖頸。

「嗚……怎麼有些冷?那麼,我們就先走了。走吧,里奧先生。」希斯梅娜的父親抖了抖身子,向里奧說到。
「哦?看來好像有其他有趣的東西?」里奧微笑著,走出作戰室。

那兩人離開作戰室後,詭異的氣息尚未停歇。
部份IDEA成員冒出冷汗。

「凱歐斯,收斂一下你的殺氣吧?」伊絲卡語帶無奈,輕聲對凱歐斯說到。
「抱歉……」

凱歐斯道歉後,氣息終於散去。
他身旁不知何時產生裂痕的空間也慢慢恢復。

「那是凱歐斯的殺氣啊……」阿爾德喘了口氣。
「你還真是……危險的存在。不過,意外地好懂啊?是吧,伊絲卡?」克勞特嘆了口氣後,有些嘲弄地說。
「克勞特先生?」紗希輕聲說到,克勞特馬上別過臉去。
「呵呵,似乎是這樣呢?」希斯梅娜說著,用別有意味的笑容看著伊絲卡。
「…………」伊絲卡無奈地低下頭。

「父親說會失去妳,是什麼意思?」希斯梅娜回復認真的表情,向伊絲卡問到。
「三天後正好有和艾路茲恩醫大教授的會談,是吧?」凱歐斯說到。
「沒錯,所以到時候我無法出席會議。」
「正確來說,可以取消會談去會議,但那樣就像是為了讓IDEA存續而放棄IDA的利益。」伊絲卡分析著。
「這還真是……所以父親是想要讓我出席會議,讓作戰室同時少掉兩人……」希斯梅娜說到。

其餘成員也臉色凝重起來。

「你們在煩惱什麼啊?現在的IDEA也比上次更強大哦?」伊絲卡微笑著說。
接著,她轉頭看向凱歐斯。
兩人相視一笑。

「先照常工作吧,我和伊絲卡會在那之前想出辦法的。」凱歐斯如此說到。



三天後,理事會的定期會議開始。
希斯梅娜的父親在大型會議桌旁的辦公椅坐著。里奧也坐在他身旁。

「等等小希…不,希斯梅娜就會來到會議室了。」希斯梅娜的父親望向會議室入口說到。
「嗯……真會是如此嗎?」里奧微笑著說。

一個黑色人影走入會議室,在IDEA代表的位子上坐下。

「什……」
「果然呢。」里奧一副預料之中的表情。

「那麼,時間到了,定期會議開始。」一個男人如此宣布到。
會議室的門被關上。
所有人都安靜下來,等候下一個指示。

「接下來,針對「是否以機械化管理及護衛系統取代學生自治組織IDEA」一案,進行商討。請IDEA代表先進行自我介紹。」男人說完,眾人目光轉向IDEA代表。

「各位師長好,我是IDEA代表,IDA大學部的學生,凱歐斯·奧茲羅。」凱歐斯深呼吸後說到。
「不好意思,雖然這個問題沒那麼重要,但,為何你沒穿著白色制服?」一個人提問到。
「關於這點,因為我只是IDEA會長的護衛,並不完全算是IDEA的成員。」他回答到。

「居然只是個護衛?」
「派這種不算正式成員的人來?」
「看來也沒那麼了不起嘛……」
細碎的聲音此起彼落。

男人正要出聲制止時,凱歐斯拉動麥克風,讓眾人目光再次集中。

「我是代替IEDA的會長,伊絲卡同學來到會議的。我想理事長應該清楚,伊絲卡同學正代表IDA學園和艾路茲恩醫大進行會談。」
「在IDEA存亡危機的當下,她依然選擇IDA學園的利益為主。但這不代表她隨意對待這個會議。她讓我代表IDEA來參加會議,是因為相信我有能力幫助IDEA。」
「至於「只是個護衛」的我是否有那個能力,各位應該查看我的資料就能知道了。」
凱歐斯說完,手持行動裝置一晃,將自己的資料遞到電子會議桌上。

「這是……這人只是護衛?」
「連護衛都有這種程度嗎……」
看過資料後,些許聲音響起。

「那麼,接下來我們請DOXA代表,露娜布來度先生發言。」男人宣布到。

----這孩子,有點東西。
希斯梅娜的父親如此想著,拉動麥克風。

「各位教師、教授、理事長好。我想各位已經閱覽過我們事先發送的資料。我認為,直接由IDEA代表,凱歐斯同學來說說他們的看法吧?」

眾人沒有異議,視線慢慢投向凱歐斯。

「我可以直接分析這個系統的利弊,同時和各位師長進行討論嗎?」凱歐斯向希斯梅娜的父親問到。
「我想,應該是沒問題的。」希斯梅娜的父親環顧眾人後回答到。

凱歐斯聽完後,一手壓著肩,左右擺動伸展脖頸。接著,看了希斯梅娜的父親一眼,向前靠近麥克風。
希斯梅娜的父親和他對上眼的瞬間,感受到和作戰室那時相同的詭異氣息。

「首先說說這個系統的好處吧。以這個系統管理和應對學生問題,除了更有效率地照顧各個學生,也能省去IDEA的人力資源消耗。此外,也能更即時地應對更多狀況。」
「以上,就是這個系統的優點。我想這應該非常明確,在場各位師長都能理解。」
說完,凱歐斯將姿勢調整到更加端正,並且拉動麥克風。

「接下來,我就說說我們看到的問題吧。」
「首先,機械化系統,最大的隱憂就是被駭客入侵。這不單是我們的推論,是確實被列入電子工程課程及其他程式相關課程中,相當重要的一部分。我說的沒錯吧,克雷特教授。」凱歐斯說著,看向在座的一個教授。

「嗯,確實如此。我也同意他的看法。」克雷特教授點點頭後說到。
「克雷特先生?」希斯梅娜的父親有些驚訝。

「哈哈,我當然知道你想引入這個系統到IDA學園的心意和目的。平常我也從你那取得不少研究上的幫助。但是,在這點疑慮上我還是要贊同他。」克雷特教授向他說到。
「不,既然您都接觸過最新型機的測試數據了,應該知道它的安全性是遠超以往。請不要被這個學生牽著走。」
「牽著走嗎?我可還沒老糊塗到那種程度。聽好,再怎麼完善的系統都有可能被攻破,況且這是IDA學園,學生的能力可是一個比一個強。凱歐斯同學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希斯梅娜的父親無法反駁,有些不甘地放開麥克風。

會議室一陣沉默。

「那麼,我來說說第二個問題吧。」凱歐斯見狀,開口繼續說明。
「機械化的管理,可能會造成對學生個案處理不夠彈性的問題。請看看這個。」他再次晃動行動裝置,傳送一個資料到會議桌上。

「這位同學,我想很多師長都認識。麥堤同學時常在課堂上睡覺或是翹課,在學校各個角落補充睡眠。不過,這是因為他是「惡魔獵人」一族出身。」
「他身負驅逐「夢魘」的責任,所以即使在學校課堂上或翹課睡覺是不良行為,我們也不能太責怪他。IDEA在巡邏時也常常和他接觸。」

「等等,特殊個案的問題,只要事先輸入系統就能解決了,並不能算是個缺點。」希斯梅娜的父親說到。
「確實如此,只要事先調查所有特殊個案,並且輸入系統就好。但是,並不是每次都能及時應對。」
「學生們的心理是隨時隨地在變化的。就算系統帶有偵測人類情感的機能,是否要告訴系統自身狀況也是取決於學生。這期間系統是很難做出其他反應的。」
「且相較於系統程序化的做法,有時得使用特殊手段才能幫助學生。這點我想思琳老師非常理解,她處理過相當多特殊個案。」凱歐斯說著,看向思琳。

「嗯……有時候,確實需要用一些……「特殊」的方法,才能讓學生敞開心胸。如果只是照著正常程序走,學生反而會逃避喔。」思琳有些尷尬地笑著說明。

「確實如此,學生的狀況總比想像複雜。」
「如果是IDEA,能在師長發現前做到最好的協助吧……?」

「機械系統的其中一個優點是其效率,但在面對特殊個案時,應對措施可能反倒會不如人力。」凱歐斯如此說到。

----眾所皆知的問題被他找人例證以利用……整個會議似乎被他掌握了……

「再來是第三點,機械系統並不能成為學生們的楷模。」凱歐斯接著說到。
「眾所皆知,IDEA是由學生中的精英組成。這群精英早在學生中成了楷模一般的存在,甚至是偶像。當然,我並不在那之內。」

「你想說明什麼?」希斯梅娜的父親問到。

「學生是需要看著楷模學習的。並非不能沒有楷模,而是楷模能幫助學生的學習。這也不是推論,是確實存在的社會學習理論。我說的沒錯吧?安教授?」他看向一個女教授說。

「是的,沒有錯。我想差不多能結束了,會議快被這孩子掌握囉~」安教授一手食指在太陽穴旁轉著圈,來回轉動辦公椅,笑著說。

希斯梅娜的父親一臉挫敗。
一旁的里奧則有些滿意地微笑著。

「最後還有一點。」凱歐斯說到。
他吸了口氣。
「機械系統有超越IDEA的戰力嗎?這是一個疑問。」他看著希斯梅娜的父親說。

現在,他終於知道那股詭異的氣息是凱歐斯的殺氣。他在這個會議確實幾乎要被殺死。
不過,還有一件事是他有把握的。

「現在就證明給你看,這個系統的力量。」希斯梅娜的父親將一個影像傳送到會議桌上。

那是IDEA作戰室外。
眾多備有武器的新型機械正站在那。

「等等,你要做什麼?這樣太過危險了!」有人出聲說到。
「不會的,彈藥不是實彈。而且一瞬間就能逼他們投降了。」他冷冷地回應。
接著在手中的行動裝置輸入了什麼。

新型機械開始突入作戰室。



「還好有凱歐斯先生幫忙,不然真有點難贏過這些新型機……」紗希摸著衣袖處兩個護腕狀的物品說。
「不得不承認,那工匠挺厲害的。」克勞特喘了口氣,看著手中的弓。
「啊啊……總算結束這場鬧劇了……」希斯梅娜看著地面的機械殘骸,提著長槍攤坐到椅子上。



「怎麼……可能……」希斯梅娜的父親錯愕地看著眼前的影像。

突然,影像被覆蓋過去。
接著,轉變為作戰室的視訊畫面。

「呃……各位師長好……」接線生有些尷尬地說。
「凱歐斯先生,辛苦了。」
「哼,作為IDEA成員那是應該的。」
「父親,這樣應該夠了吧?」

「不,網路明明被我們……」希斯梅娜的父親搖搖頭說著。
「當然是我們自己假裝被切斷的啊。」凱歐斯淡淡地說。
「順帶一提,我們可沒透過監視器觀察外面情況來提前應對喔。也沒駭入你們的系統。簡單來說,這次我們自主演練了被突襲的狀況。」
「這樣應該足夠證明IDEA的能力了吧。」

「…………」希斯梅娜的父親沉思著。

「里奧先生,拜託你了。最後手段。」他轉頭對里奧說到。
「放心,我早料到會用上了。」里奧微笑著。
「不好意思,在場的各位。我們要介紹另一套系統給你們。」他拉動麥克風,說到。

「父親,你……!」畫面另一頭的希斯梅娜有些激動。

「不過,這個系統還在測試階段。尚未進入生產線。所以,正確來說,我想讓IDEA替KMS測試一下這個系統。」
「當然,輸給這個系統的話,我們就會在下次定期會議用這套系統提案。或者,在這套系統正式生產後,再來提案。」里奧繼續說明。

「總之,就是要打倒那套系統。」凱歐斯仰頭嘆息後說到。
「你能馬上理解是再好不過了。」里奧點點頭說。

會議陷入一陣沉默。
作戰室那頭也等著凱歐斯回應。

----這場面要我做決定有些奇怪啊……我現在「只是個護衛」啊……
凱歐斯這麼想著,深吸一口氣準備開口。

「沒問題哦。IDEA會幫助你進行測試。」

一個他再熟悉不過,清脆而純淨,溫柔且平靜的聲音自畫面中傳出。

「會長!?」接線生發出驚呼,接著馬上操作鍵盤。

伊絲卡的臉龐出現在另一半的畫面上。
她似乎正用行動裝置和作戰室視訊。

「各位師長好。我是IDEA的會長,高中部的學生,伊絲卡。艾路茲恩醫大的訪談已經結束了,現在正在返回學校的路上。」
「能否請各位師長一同觀看測試的過程呢?這可能會影響下次會議的走向。」伊絲卡如此說到。

「這……」
「是這麼說沒錯,但……」

「我想,這點小事應該不成問題。這可是關係到學生的權益。」理事長出聲說到。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了。」
「也是。而且她都代表學校去會談了,這點要求並不過份。」

「那麼,今天的會議就到此為止。接下來就去觀看測試吧。里奧先生,能請你安排嗎?」理事長宣布到。
「沒問題。不過我想,場地就由IDEA來選擇吧?」里奧看了看凱歐斯和畫面中的伊絲卡。

「在空曠點的地方進行測試吧。比如H棟大樓前方?」凱歐斯說到。
「嗯。能拜託你嗎?里奧先生?」伊絲卡點頭後問到。
「這點小事,自然沒問題。」里奧回答到。

「那麼,可能得請各位移駕到H棟大樓外了?」他從椅子上站起,環視眾人說到。

所有人緩緩站起,開始往會議室外移動。
剩下凱歐斯坐在原處。

「辛苦你了。」伊絲卡欣慰地笑著說。

凱歐斯沒有說些什麼,只是和她相視一笑。
接著仰躺到椅背上,喘了口氣。

「結束後請我喝杯茶吧。」他手一撐,站起身來說到。接著轉身走出會議室。

「等等,伊絲卡,他只是坐著說話罷了,真正累的應該是我們吧?」
「克勞特先生!」
「呵呵,你去跟紗希撒嬌叫她請你啊?」
「希斯梅娜小姐!」

凱歐斯身後傳來一陣吵鬧。



許多師長和學生聚集在H棟大樓前。

「這樣就行了。」里奧站在一個大型立方體前,左右檢查著。

「麻煩後退一些,太靠近會很危險的。」
幾個IDEA成員拿出警示牌在立方體一段距離外擺放著,同時提醒圍觀的學生。

「那就是要測試的系統……?」克勞特有些疑惑地說。
「好奇怪的立方體……」紗希跟著說到。

「父親……你還真是……」希斯梅娜說著,走到她父親身旁。
「我……我忍不住啊~看到小希…希斯梅娜受傷,我嚥不下這口氣。」他有些倔強地說。
「我當然知道……」
「本來想讓你出席會議,讓IDEA失去最大戰力,沒想到居然是那個凱歐斯來……」他繼續碎念著。
「果真如此……不過,你搞錯了一件事哦。」希斯梅娜笑著說到。
「什麼?」
「我一直都不是IDEA最大戰力哦。就是和伊絲卡跟克勞特不相上下的程度吧?」
「不過,IDEA現在的最大戰力……呵呵,你應該等等就會見識到了。」
「賣什麼關子啊……」

凱歐斯觀察著立方體。
他仔細一看,發現立方體的中心,透出詭異的彩色波動。

----不是吧……本來以為今天不用動刀了……
他這麼想著,嘆了口氣。

「怎麼了嗎?」一把清脆的聲音從凱歐斯背後傳來。
「妳回來了啊?」他轉身說到。

只見穿著禮服的伊絲卡朝他款款走來。

「會談比預期快結束哦。」伊絲卡點點頭說。
「不過,凱歐斯真厲害啊。」陪同伊絲卡前往會談的阿爾德也走過來說到。
但是凱歐斯望著伊絲卡,沒有應答。

「真是受不了你……凱歐斯?」伊絲卡無奈地輕聲喚到。
「咳,嗯,啊。」凱歐斯回過神,抓著脖頸。
「會談怎麼樣?」他眼神跳躍著問到。
「很順利哦。今天要處理的,就剩下眼前這個立方體了。」伊絲卡看著設置好的系統說。

「很可惜,你們再怎麼厲害,也不會有辦法打倒那個系統的。」里奧向他們走來。
「那個到底是……?」阿爾德發出疑問。
「那可是,我和小賽巴斯「愛的結晶」啊!」里奧誇張地大聲說到。
「誒!???」
「小賽巴斯設計雛型,我再以KMS的技術加以強化。就像愛的結晶一樣,不是嗎?」
「不,我覺得有些……」阿爾德有些不知所措。

「先不管這些,要怎麼進行測試?」凱歐斯向里奧問到。
「系統已經啟動了,只要走進它的警戒範圍,然後拿出武器,無視它所有警告就好。」他轉過頭回答到。
「這樣啊……」凱歐斯聽完後,逕自走去。

「凱歐斯先生?」紗希發現凱歐斯往立方體走去,出聲叫到。
「剩下的交給我就好,你們先休息吧。」凱歐斯對著他們說到。
「哼,居然搶著收尾?」
「克勞特先生……」

凱歐斯來到立方體前方,準備拿出腰間的刀。
卻見伊絲卡不知何時,提著刀來到他身旁。

《發現持有武裝者》
立方體中心發出光芒。

「我想活動一下筋骨。拜託你護衛了。」伊絲卡有些調皮地看著凱歐斯。

《警告,請立刻放棄武裝》
立方體的八個角向外展開。

「嗯……這樣我要挑貴一點的茶囉?」凱歐斯一手壓著肩,扭了紐脖子,微笑著說到。

《警告,你們還有五秒可以放棄武裝。5、》

「呵呵,沒有問題哦。」伊絲卡掩嘴笑了笑。

《3、2、》

「本來以為今天不用動刀的。不過,作為初陣似乎沒有不足?」凱歐斯看著手中的白刀。

《1、0,警告無效,展開捕捉程序》
立方體八個角的尖端分裂一小塊飛出,形成一個巨大的長方體屏障,將兩人包圍。

「那麼,就請你陪我跳支舞囉?」伊絲卡面帶微笑看著凱歐斯,微微前傾上半身,像是在行禮。

《判斷對方為第一危險等級,展開所有武裝》
八個角又個別分裂成兩個板塊,飛射而出。
剩餘的中心區塊則開始緩慢浮起旋轉。

「樂意之至。」凱歐斯輕快地說,同時將右手放到刀柄上。

《攻擊開始》
數個板塊開始射出雷射,其餘則衝向兩人。
他們各自朝兩旁傾斜身子,縱身跑開。

凱歐斯迅速以刀柄壓制並迴轉身子,滑開襲向他的板塊,同時將其破壞。他藉由快速、不規則的行動讓雷射無法命中自己。

伊絲卡則以刀擋開雷射,同時靈活閃過板塊後以其為踏板,躍起破壞射出雷射的板塊。她持續踩著板塊來回跳躍破壞它們。

一者如水流般自然無阻;一者如蝶舞動般難以捉摸。

兩人破壞所有板塊後逼近中心區塊,但板塊卻再次出現阻擋。
凱歐斯聽到身後傳來奇怪的聲響。

----自動修復嗎……
他如此判斷,同時視線瞥向伊絲卡。
伊絲卡也同時看了凱歐斯一眼。
兩人迅速交換了眼神。

凱歐斯放出五個分裂的刀鞘,讓它們環繞在兩人身旁。
伊絲卡更加集中地聚集風元素,讓「星夢之蝶」給與的效果也流向凱歐斯。

伊絲卡踩著刀鞘更加靈活地來回躍動。
凱歐斯則將風元素納為己用,變得更為迅敏。
兩人的身影快速交錯著,速度提升至另一個檔次。板塊的修復速度已趕不上兩人。

伊絲卡在刀鞘上一蹬,在空中迴身斬斷凱歐斯身後的板塊。凱歐斯也同時為她擋開並破壞了最後一個板塊,並繼續前進砍向中心區塊。

中心區塊極不自然地往後滑行躲開斬擊。然而伊絲卡已等在後方,一橫斬揮出。
卻見中心區塊詭異地前傾閃過,伊絲卡再補上一刀,它再次滑行躲過並且往上空飄浮。
兩人想再次攻擊,板塊已修復完成進行阻撓。

他們只得再次應付板塊,同時觀察呈正八面體的中心區塊,找出它能如此閃避的原因。
中心區塊在同一平面的四個頂點上,有著極不明顯、微微轉動著的光點。

----是攝像頭!
伊絲卡意識到這點,和凱歐斯對看一眼。

五個刀鞘接著排列出了往空中的路徑,伊絲卡快速地踩著它們前去,同時破壞著板塊。
凱歐斯也跟著掩護她並向上躍去。

兩人一同來到中心區塊的正上方。
凱歐斯在伊絲卡往下墜落時,在她背上一推,讓她加速衝向中心區塊。

----要破壞那些攝像頭!

中心區塊因誤判伊絲卡的速度而閃避不及。
但多個板塊及它上方的頂點聚集光芒,向伊絲卡放出雷射,眼看就要命中……

凱歐斯的刀鞘在伊絲卡周圍形成屏障,擋下攻擊後散開。
伊絲卡瞬間揮出四刀,破壞所有攝像頭,並踩著刀鞘落到地面。

----挺能幹的。但不破壞核心還是會修復喔?而且核心還有時層構造體,是不可能……
里奧這麼想著。

還在空中的凱歐斯分離出較短的刀,讓其定在空中並且一蹬,往中心區塊衝去。
一個夾帶碎裂聲響的斬擊揮下。

中心區塊被砍出一道巨大的開口,其周圍空間也出現裂痕。
開口中,出現一個圓球,表層發出彩色波紋。
不過,彩色波紋瞬間佈滿裂痕後破碎,露出金色的圓球本體。

----抱歉啊,那東西在我面前可沒用。
凱歐斯雙眼曳著裂痕落到地面,踩碎磁磚產生一圈碎裂。

伊絲卡看見金色圓球後,立刻踏著刀鞘躍去。
她一刀劃過圓球。
一個清脆的撕裂聲傳出。
所有板塊和中心區塊瞬間像斷了線的戲偶般,開始下墜。周圍的屏障也跟著消散。

伊絲卡鬆了口氣,收起刀。
她本想落到眼前一個刀鞘上,它卻往後飛去。
伊絲卡突然被整個人抱起。
凱歐斯不知何時出現,以公主抱的方式捧著伊絲卡。
她有些無奈地看向凱歐斯,兩人相視一笑。

凱歐斯輕輕落地後,將伊絲卡放下,讓她站在自己身旁。

「還行吧?我這個護衛?」他微笑著,有些調皮地說。

伊絲卡正要開口回應,四週爆出一陣歡呼。

「等等,你們冷靜點啊!!!」一旁的IDEA成員警告並阻擋躁動的學生們。

「啊啊啊~會長大人~」
「伊絲卡學姐好厲害啊~」
「果然IDEA最棒了~~~」

「看來……妳人氣真的很高啊……」凱歐斯有點傻眼地說。
「嗚……這……」伊絲卡顯得有些無奈。
「我會不會被妳的粉絲殺了啊……」
「我想,之後就不會了哦?」她露出有些機靈的笑容。
「嗯?」凱歐斯有些不解地搖頭。

「辛苦妳了。會談結束後還來幫忙測試。」理事長向伊絲卡走來說到。
「不,沒有這回事。這是我為了IDA學園應該做的。」她微微鞠躬回應。
「還是非常感謝妳。不過,IDEA還真是臥虎藏龍啊?妳的「護衛」也非常優秀呢。」理事長看向凱歐斯說到。
「不敢當。」凱歐斯恭敬地鞠躬。
「哈哈,不用這麼謙虛的。那麼,我們還有事需要商討,就先離開了。」
「請您慢走。」伊絲卡鞠躬後目送理事長離去。

「和護衛玩得還開心嗎?「會長大人」。」
「克勞特先生……」
紗希和克勞特等人朝兩人走來。

「這就是IDEA的最高戰力嗎……」
「雖然我覺得有些不同……但應該算是吧……」
希斯梅娜和父親也邊談話著走來。

「這次,真的是完敗啊……」希斯梅娜的父親看著伊絲卡和凱歐斯說。
「這樣說,您能認可IDEA的實力了嗎?」伊絲卡問到。
「嗯,我承認你們真的足夠優秀。希斯梅娜待在這才是最好的。不過,我有個條件。」
「父親?」
「讓他做希斯梅娜的護衛,我就繼續讓希斯梅娜留在IDEA!!!」希斯梅娜的父親指著凱歐斯,大聲說到。
「………?」凱歐斯和伊絲卡瞬間一愣。
「你在說什麼啊啊啊~」希斯梅娜有些激動,渾身顫抖的同時喊到。

「哈哈,當然是玩笑了。」
「你真是……」
「這次應付我的無理取鬧真是辛苦你們了。雖然上次就這麼說過了……希斯梅娜就拜託了。」希斯梅娜的父親平靜地說,接著轉身要離去。

「說完一堆欣慰的話就想瀟灑地離開啊?」
「嗚嗚……小希娜真過份~」
「你……!」
希斯梅娜的父親就這麼笑著離開了。

「還好他是開玩笑,雖然好像有點可惜?」希斯梅娜用別有意味的笑容看著凱歐斯。
凱歐斯冷冷地別過臉去。



在另一邊,里奧看著滿地殘骸
「我跟小賽巴斯愛的結晶……」他似乎很失落。
「別太難過哦……」阿爾德在一旁說到。
「真是太讓人興奮了。」
「嗯?」
「IDEA居然是這麼有趣的地方,看來值得好好研究一番。尤其是那個護衛,哼哼哼……」里奧陰險地看著凱歐斯。
「嗚哇……是野獸一樣的眼神!」阿爾德放任他在原地冷笑,走到IDEA眾人身旁。



「哼,這次還真不得不承認,你真的很優秀呢。有點想招攬你成為國民了。」克勞特看著凱歐斯說到。
「別這樣。離我遠點。」凱歐斯後退了一步。
「你……!我收回想招攬你那句話。你作為國民我可能會提早駕崩……」
「明明就是克勞特先生自己的問題……」紗希在一旁嘀咕著。
「咳!不過,真虧你能在會議上說出那些言論,事先準備了很久吧。」克勞特接著說到。

「不,都是當下想到的。」
「是嗎,辛苦你……什麼!?」

「那幾個論點確實是事先想好的,不過那些話都是當下想的。畢竟我又不清楚哪些人會參加會議。」凱歐斯一臉理所當然。
「…………」克勞特不知該說些什麼。
「你作為王族沒有學習過嗎?隨時都要能夠作出長篇大論,這點應該很重要哦?。」
「哼……這種事我當然做得到。算是我低估你了……」克勞特有些不甘地說。
「所以說,克勞特先生,老實點稱讚凱歐斯先生不就好了嗎?」紗希微笑著說到。
「這……」
「算了吧,我會不習慣。」凱歐斯淡淡地說。
這句話惹得眾人一陣歡笑。

「不過,有一點我有些疑惑。為何是凱歐斯去參加會議?順著父親計劃,由我去應該也沒問題吧?而且這樣作戰室有凱歐斯在,就不用大費周章幫我們強化武器了。」希斯梅娜看著凱歐斯和伊絲卡問到。
「這不是很明顯嗎?」凱歐斯如此說著。
「當然是為了完全擊潰你父親啊?」伊絲卡接著說到,同時掩嘴笑著。
希斯梅娜第一次覺得伊絲卡有些恐怖。

「那麼……該來清理現場了。」希斯梅娜環視周圍,如此說到。
「嗯,我也來幫忙。」阿爾德走上前說。
「也是呢……一團亂,地面可能需要修補……」一個男成員說到。
「這樣放著,明天100%會被拿來炒作。」戴著眼鏡的男成員也跟著說。
「那麼,立刻動工。清掃這些阻撓王道的東西。」克勞特誇張地說。

凱歐斯正要動身去處理殘骸,被希斯梅娜擋下。

「你們今天很辛苦了,去喝杯茶吧?嗯?」她將凱歐斯推回到伊絲卡身旁,用有些奇妙的笑容看向伊絲卡。
「真是……」伊絲卡無奈地嘆了口氣。
「走吧。」她拉著凱歐斯轉身離開。同時拿出行動裝置通知科研小組。

「等等,你們居然打算自己去偷閒嗎?」
「克勞特先生,想要「吃冰」的話,清掃完我再請你哦。」
「……!」



兩人來到拉格朗日海岸。
「那麼,你想要喝什麼呢?」伊絲卡邊操作電子螢幕,邊轉頭向凱歐斯問到。
「給我杯香草茶吧?我今天也想放鬆一下。」凱歐斯微笑著說。

兩人拿著香草茶,面對面坐了下來。

「今天真是辛苦你了。」
「沒什麼。」
他們簡短地對話後,陷入短暫的沉默。
凱歐斯一如既往,托著腮微笑地看著伊絲卡,不過這次多了幾分慵懶。

「抱歉啊……」伊絲卡低下頭說。
「嗯?」
「剛加入IDEA就讓你遇到這種事,讓你那麼費神。」她抬起頭,有些虧欠地說。
「沒那回事。」凱歐斯微笑著說。
「我感覺得出來哦……你應該不喜歡這樣被束縛著吧……加入IDEA似乎有點勉強你了。」伊絲卡繼續說到。
「被束縛嗎……這倒是沒錯。我可不喜歡去做一些不想做的事。」
「果然……」
「所以,我一直都是隨心所欲地活過來的哦。現在也一樣。」凱歐斯眼神堅定,面帶微笑看著伊絲卡。
「……這樣啊。」伊絲卡鬆了口氣,露出笑容。

兩人沒再說什麼,沉浸在香草的香氣中。



隔天,凱歐斯進到作戰室後喘了口氣。
「能跟我解釋下這是什麼嗎……」他晃動行動裝置,一則新聞出現在作戰室桌上。

新聞的標題是:「黑色的IDEA」。
大致上是針對凱歐斯的介紹,還有昨日事件的經過。

「內文有我們幫里奧測試的畫面就算了,為什麼會有我在會議室的畫面……甚至還有一小段錄音檔……」凱歐斯說著,捏了捏眉心。
「能解釋一下嗎?伊絲卡?」他看向伊絲卡。
「沒想到新聞社動作那麼快啊?」只見伊絲卡掩嘴笑著。
「果然……」
「我讓接線生做了些東西,暗中送給新聞社。作為IDEA成員,你又沒穿著白色制服,沒點知名度讓人知道是不行的哦?」她繼續解釋到。
「……我們出去談談吧。」凱歐斯說著,往外走去。伊絲卡也跟在他身後。

「咳哈……紗希妳……」克勞特驚恐地摸了摸方才被冰封起來的嘴。
「剛才克勞特先生出聲的話,怎麼想都會節外生枝啊……你就這麼想被凱歐斯先生罵?」紗希嘆了口氣,繼續手上的工作。
克勞特無法反駁,只能默默進行作業。



凱歐斯和伊絲卡來到空中露台。
「好了,告訴我其他原因吧?」凱歐斯看向伊絲卡說到。
「其他原因?」
「別裝傻,知名度什麼的根本不是重點吧?」
「……果然瞞不住你呢。」伊絲卡有些無奈地笑著說。
「好吧。其實,不是什麼大事……」
「你作為護衛跟在我身邊,其他IDA學生總會說些什麼啊……我有些不喜歡。」伊絲卡看向一旁說著。
「所以,趁這個機會弄出新聞,證明我有能力作為妳的護衛,是嗎?」凱歐斯嘆了口氣。
「沒錯哦。」伊絲卡輕輕點了點頭。

「真虧妳在那種危機下還能想出這個主意……」凱歐斯無奈地說。
「這方面我們應該是彼此彼此哦?」伊絲卡有些調皮地回應。

兩人相視一笑。

「不過,有一點我有些在意。」
「嗯?」
「你看,新聞的最後不是有訪問些學生嗎?其中這個女學生據說是你的同學。」
「她說你雖然看著很冷漠,但實則非常溫柔,包容力也很高,時常容忍幫忙同學。」
「我有點想知道她是誰。居然能看出你的本質,非常不簡單呢。」伊絲卡面帶微笑地說著,但凱歐斯能從她眼神中看出一絲算計。

「我說妳啊,總是把真正想說的話,藏在其他語句裡。」凱歐斯輕輕一笑後如此說到。
「上次在LOM裡,想問我妖術師的長袍妳穿著看起來怎麼樣,也是繞了很大一圈。先是說接線生的評價,再說這樣穿應該很奇怪,最後才問我的想法。」
「……!」伊絲卡一陣錯愕。
「我想,妳應該也問過阿爾德類似的問題,關於禮服。但那傢伙太遲鈍,就覺得妳不太喜歡。」
「應該說,妳時常掩藏自己真正的想法。像是想問問他的想法,卻又說一些看似沒那麼喜歡禮服的話。」
「不是說這樣不好,但,至少在我面前可以坦率些哦?」凱歐斯微笑著說。

伊絲卡低頭思考了一陣。

「那……那個女學生和你是什麼關係?」她抬起頭,面帶微笑地問到。

----好直接!!而且這笑容怎麼有點恐怖……但還是很可愛就是了。

「不知道,連她是誰我都不清楚。」
「嗯?」
「在IDA學園裡,我記得的人只有部分師長,還有和IDEA有關的學生。其他人我幾乎沒有印象。」凱歐斯淡淡地說。
「連同學也是?」
「可能做分組報告時會記一下吧……之後就會忘了。我不會記著不重要的人事物啊。」
「這樣啊……」伊絲卡頓時不知該說些什麼。



兩人離開空中露台,走在回到作戰室的路上。

「新聞的事差不多就是這樣吧。之後應該就會少聽到些閒言閒語了。」伊絲卡鬆了口氣說到。
「不,我想妳不能那麼快放鬆喔……」凱歐斯苦笑著說到。
「怎麼回事?」
「新聞的效果好像比妳預期的好……就希望過陣子學生們會淡忘了吧……」

「啊啊,那就是凱歐斯學長嗎?」
「沒錯啊,本人看起來比照片清秀耶?」
「而且腦袋好,實戰也很強,哇……」
「老實說,臉有些可愛耶?訪問裡不是說實際上比看起來溫柔?要不要去搭話看看?」
「笨蛋!他旁邊還有伊絲卡會長在耶,怎麼會理我們啊……」
幾個女學生正好七嘴八舌地從旁經過。

「…………」
「……是我失算了……」



在KMS公司的一處,里奧正搜尋著什麼。
「怎麼會……完全沒有有用的檔案……」他翻看著有關凱歐斯的資料,卻沒有一件能解開他的問題。

「除了「念力」這個確定的因子,其餘沒有任何特別的……」
「經過掃描,他的武器沒有特殊構造,那就只能是這個「念力」了,將時層構造體破壞的力量。」里奧邊看著資料邊分析到。

----「蛤?你傻了嗎?念力那種東西,要有多強才能破壞時層構造體啊?不可能啦~」
他腦中傳來小賽巴斯說的話。

里奧決定更大範圍地搜尋資料。
一系列影像勾起他的興趣。
是來自黑色地帶的錄像。

「這把黑刀象徵著什麼嗎……?能在艾路茲恩的黑暗面有如此威懾力。該不會……和「那裡」有關?」里奧推論著,露出野獸般的眼神。

「這下,真的有趣起來了。凱歐斯·奧茲羅。」



ps:
抱歉,這篇很長……

克勞特覺醒妻管嚴屬性(×
紗希垂簾聽政的日子不遠(×××

為什麼說會長應該不會喜歡木頭?因為她本身就很喜歡藏啊
AS時問阿爾德禮服怎麼樣前,自己說一些看似沒那麼喜歡的話
(我怎麼覺得會長喜歡禮服?聽語音,AS的明顯高興而且輕快很多,甚至有一句台詞是說自己開心)
LOM好友等級3時,特殊對話裡拐彎抹角地問阿爾德,自己穿法師長袍怎麼樣
所以說,阿爾德那麼遲鈍,要怎麼攻略這種,堪稱戀愛遊戲裡最高難度配置的會長?(我沒玩過戀愛遊戲這只是比喻

說實在,除了IDA2裡能看出會長一點點個性,比起其他IDEA角色,會長真的還藏很多沒描寫。
紗希天使
克勞特國王
希斯梅娜中二
甚至眼鏡仔跟戀愛仔,還有接線生的個性都更加明顯。
難道會長高人氣的原因只有腿!?(對不起我開玩笑的
總之希望官方認真經營下吧,這麼好的角色,最近版上也有在討論。


接下來幾篇會偏日常。真的會短一些,真的。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