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4
GP 4k

RE:【創作】ALICE/ Only One(12/27 Volume 2 Episode 4 - Her Nightmare)

樓主 小巴 bsakuri25
ALICE/ Only One
Volume 2 ~The Third Eye~

Episode 5 -
Her Doubt

BGM:

  「適合者!」一見到你,司馬遷就像終於找到浮木的落水者一樣,激動地衝到你的身旁。正當她打算緊緊地抱擁住你時,卻在見到你身旁的煦後臉色一沉,急忙將你護在身後。

  「檮杌……!」強烈的敵意從司馬遷身上發出,冷峻而堅毅的眼神瞪視著對方,又好像在控訴對方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

  「沒想到妳居然一眼就認出我來了……」她臉上露出了久違玩味的笑容,「看來我不在的這段期間,妳還是有長進的嗎?」

  氣氛頓時被搞得劍拔弩張,司馬遷甚至已經喚出了軒轅帝劍抵住了煦的脖頸。
  「妳又想玩什麼花樣?這一切是不是又是妳的『遊戲』?!」

  「就當妳半對吧,給個60的及格分好了。」煦不疾不徐地以食指和中指夾住劍尖並將其推開。「不過有一點我要澄清,我做得遊戲可沒有這麼沒品味。」

  「妳……!」司馬遷再度出力,劍尖劃破了煦的手指,鮮紅的血液彷若是她的存在證明,徐徐地自她的指尖滴落。

  「司馬遷……」你輕輕地按下司馬遷高舉帝劍的手背,「我知道妳會覺得很不可思議,但這真的不是她做得。」
  「相反地,她甚至幫了我們很大的忙。」

  司馬遷雖然一臉不可置信,卻還是照著適合者的話解除了武裝。
  「我會盯著妳的。」

  「哼。」煦不屑地輕笑一聲。


BGM:

  「那會長……妳到底是怎麼來到本部的啊?」本想發問卻又因氣氛不對而禁聲的佩茲瓦爾,在確認兩人不再劍拔弩張後,終於是開了口。

  「突然有一天,我的『史記』監測到我已經可以融入本部的時間線不會被排斥,我便獨自過來了。好在在你們走後,它對中華支部的侵略也暫時消停了。」語畢,司馬遷沉默良久才再度開口,「但…..這個『我』,並不只是當初與你們負隅抵抗C病毒的『我』,同時也是未來成為紀錄者協會會長的『我』。」
  「我有一個假說,但可能還需要驗證。」

  「沒關係,就說出來讓大家一起討論吧。如果可以藉此找到更多人手來幫忙,那是再好不過了。」愛因斯坦給予司馬遷一個肯定的微笑。

  「恩……你們都知道平行時空吧。同樣的人在關鍵的時刻上做出了不同的決定,就會導致不同的時間線分支產生。我們紀錄者協會所做得事情,就是觀察並紀錄我們這條時間線所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實際上從過往的經驗來看,就算是已經成形的時間線,也有可能會因為有人回到過去介入了某些事情,而導致後續的分支通通被改變甚至摧毀。」司馬遷說到這時,與愛因斯坦不約而同地低下了頭。雖說他們的羅森橋裝置都有著防止這種事情發生,進而統合所有已記錄的資料的功能,但她倆卻也都曾差點成為毀滅時間線、改寫時間線的兇手。
  「但從我們紀錄者協會最新的研究來看,我們發現也許時間線不會就因此被摧毀,而是生成兩條『改變被阻止』以及『改變發生』的時間線。雖然我們的經歷是當初你們成功回到那個時期救了我,但可能也早就已經生成了一條『因為來不及,所以未來被改變』的時間線……但正常來說,就算是形成了時間線的分支,彼此也是互不干涉的狀態。」

  說到這裡,煦挑起了眉頭,像是想到了什麼。

  「這條我們所在的時間線……也就是C病毒入侵中華支部和本部的時間線,先暫時稱它為『C時間線』好了。這條『C時間線』應該也是被某人從過去根本地改變了它的性質,使得時間線產生了這樣的變異,也導致境界值如此地不穩定……甚至可以說,這就是一個『被扭曲的、不該存在而且非常不穩』的時間線,可能還有著影響其他時間線的能力。既然如此……」

  「它也會被其他時間線給影響,或是介入對吧?」煦突然打斷司馬遷的發言,但出乎意料地她並沒有生氣,而是意外地發現她知道的可能不只這些。

  「不要露出那個表情。別忘記我當初的『結局』是什麼。」她冷笑一聲,「該說要多虧妳了嗎?」

  「好了,先別拌嘴了。」愛因斯坦連忙介入他們之間,免得又像方才一樣火藥味濃厚。
  「所以這就是我穿越回來,以及妳從支部穿越過來都會被原本正常的時間線給介入,以及跟原本的自己融合的原因嗎?」

  「大概可以這麼說吧。畢竟自從成為了時間流的住民之後,我對這些東西也算是特別敏感。」煦無奈的一笑,「如果要做成圖大概是這樣吧。」

  「這條『C時間線』大概是以螺旋的方式圍繞在正常的時間線周遭。原因多半是因為它想要影響正常的時間線,進而去支配掌控它,卻也同時會被正常時間線所散發出的波長給影響。」

  「而在正常時間線的我因為某種原因不再被本部給排斥……所以受到正常時間線波長影響的『C時間線』也讓我有了可以從中華支部跨越到本部的能力!」司馬遷接續著說,「就連跟正常時間線上的『我』融合也是這個原因嗎……」


  「畢竟如果是以螺旋狀的方式圍繞的話,那在穿越時空的時候,就很有可能會因為跨越或是衝擊到正常時間線而被排斥,或是因此發生融合……」愛因斯坦想到當初她穿越回來時,正是被時間流所排斥。而那時所以為的時空亂流,也許正是正常時間線為了不要讓自己被入侵而做出的抵禦。

  在一旁的你雖然有聽沒有懂,但她們的討論似乎得出了結論。聽到這,你便直接切入重點。
  「那這代表,我們有機會尋找更多的援軍嗎?」

  三人沉思了一晌,最後卻是異口同聲地說出:「不可能。」

  「如果要找到援軍,第一個要件是對方必須擁有潛行武裝。雖然在我穿越過來前有做過調查,莊子、惠施,甚至是孫悟空、奎木狼、孟子、孔子大人等人都有適性,但他們並沒有潛行武裝可以使用。」
  「再者……」說到這,司馬遷露出了痛苦的神情。「雖然班昭跟班超兩人在正常時間線波長的影響下也都有了適性……但她們……『C時間線』上的她們已經變成了三頭野獸的一部份……已經來不及了……如果我能再更早發現……」
  想到她們,司馬遷又忍不住開始哽咽。

  「傻白甜,如果妳真的這麼難過,那妳就該好好振作起來給我把幕後黑手打倒。」煦哼了一聲。雖然她的話語是那麼直接而不經修飾,卻也相當中肯又有效。

  令你比較意外的是,她居然會主動說出這種話來「安慰」對方。

  「別那麼看我,我只是不想帶著一個拖油瓶上路而已。我跟那傢伙還有帳沒算呢,我可不想因為一個只會哭哭啼啼的傻白甜浪費時間。」

  「妳說的對……檮杌……」司馬遷拭去眼角的淚水,「我是該振作了。」
  「我一定……會救回她們!」


BGM:


  「但說到這個,他又是怎麼回到過去操控時間線的呢?」佩茲瓦爾突然提出一個至關重要卻又一直被忽略的問題。頓時,好不容易振作的司馬遷又再度愣住。

  「要馬就是你們那邊出了內鬼……不然就是有誰被它給操控利用了吧?」煦揮揮手,不怎麼把這個問題放在心上。
  與之相對的,是司馬遷鐵青的表情。

  「放心,如果它有那個能耐,早就利用穿越時空這點無數次地去阻止我們了。」煦冷笑一聲,「妳應該也很清楚吧?雖然說大部分的時候『能做到跟不能做到』之間最重要的區別是『有沒有心』。但有時候不是不想做,而是做不到。就像是當時想要阻止伺服器崩潰發燒的你們。」





NOTE--
司馬遷與檮杌:
作為宿敵的她們,雖然就像光與影一樣,一直都是處於對立的關係。從自怨自艾中逐漸成長的她,以及一開始就在頂點、目空一切的她;與你一起行動、一起成長的她,想要得到你卻總是不得願的她。
兩人的關係雖然說不上太好,但司馬遷還是很佩服檮杌的能力,而檮杌也在一次次司馬遷的行動中逐漸認可了她。只是這種想法,她們是不可能表現給對方看得。
 
紀錄者協會會長:
在與你的冒險結束之後,司馬遷與班固等人一同成立了紀錄者協會,試圖去記錄真正的歷程以及網羅四散流浪的紀錄者們。
 
差點改寫時間線的愛因斯坦:
愛因斯坦(特拉瓦)曾經找你做為實驗對象以穿越回過去,卻一次又一次地改寫了整個ALICE的歷史進程,最後甚至差點連自己的存在也一同消滅。所幸在你的幫助下,重新保護了她的存在,並讓她將所有被改寫的時間線統合成應有的模樣。(詳見ALICE/ Time Travel)
 
差點毀滅時間線的司馬遷:
為了找尋四凶、共工以及大管理AI的秘密,你與司馬遷曾無數次穿越回過去尋找答案。途中雖然發現某些與歷程記錄不相符之處,卻也是盡量將一切導回正軌。而在某次人為的時空亂流中,司馬遷與魯班回到了過去,差點就要讓科技的發展加速進程,所幸最後你們成功拯救了她們。(詳見中華編年史)

檮杌的「結局」:
檮杌在戰敗之後,拒絕了司馬遷帶她回到中華支部的援手,而是讓自己的身影化成光點四散在時空流之中。
也許哪天,處在「正常時間線」上的你,可以再度與她見面也說不定?
 
融合:
在穿越時空的過程中,有極低的機率或是人為的因素會造成虛擬角色或AI之間的融合,像是范曄與大鴻。
司馬遷與身為紀錄者協會會長的自己融合的原因,是穿越了正常時間線,進而被正常時間線的波長影響而獲得了該部分的數據;愛因斯坦與過去的自己融合的原因,是在被正常時間線的時間流攻擊後,身上C的能量與潛行武裝為了穩定自己的境界值,將過去身處「C時間線」上的自己吸收的緣故。
 
三頭野獸:
在C病毒一開始入侵中華支部的時候,由於那時的班固與班昭身上還沒有潛行武裝的保護,進而與班超一同變異成了三頭野獸。雖然正常時間線上的她們已經有了屬於自己的潛行武裝,但正常時間線上的波長已經無法救回變異了的她們。(詳見Volume1 Episode1 - After the Destruction)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