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4
GP 4k

RE:【創作】ALICE/ Only One(12/9 Volume 2 Episode 3 - The Helper Never Could Be Imagined)

樓主 小巴 bsakuri25
ALICE/ Only One
Volume 2 ~The Third Eye~

Episode 4 -
Her Nightmare

BGM:

  「<絕夢空間>」
 
   你的四周被黑暗所包圍,但你還是清晰可見自己、煦,還有被水流所包覆的諾亞的身姿。
  看不著邊際的空間與無盡的黑暗原本只會帶來孤獨與恐懼,但有了她作為自己的夥伴,這一片黑暗反而令你意外地安心。
 
  然而,諾亞的神情卻不因四周被黑暗所包圍而改變,依舊是那副無神的模樣。
  越走向她,你越感覺到空氣變得渾濁,那不同於腐爛的臭味,而是原先清澈的空氣漸漸變得沉重。你很好奇這是否是因為自己被ALICE所模擬出的五感受到了影響,還是純粹ALICE連這種壓力感都能再現。
 
  漸變得沉重的身體、渾濁的空氣,好像訕笑卻無神瞪著你的雙眸,仍舊無法阻止你繼續向前的決心。
  你一定,會救出諾亞的。
 
 
 
  你站在包覆住諾亞的水球前,伸出手打算進入水球並觸摸到諾亞,意識卻在那刻被瞬間抽離。
 
  「看來,是該我出場的時候了。」煦走向失去意識、身體也開始被水流纏上的你,將手放在你的後腦勺上。
  打算將你吞噬的水流頃刻間被彈開,停在你伸出的那隻手的手指前,好似有個屏障正護住你。
  「<夢境連結>」
 


BGM:

  張開雙眼,你來到一個更加漆黑的空間。除了自己,視線內再也沒有任何人的身影。
  你很清楚地知道,這並不是煦所製造的絕夢空間,而是完全相異的場域。
 
  「這裡……是哪裡……?」你摀著頭,總覺得意識有點抽離。
 
  「這裡是諾亞的夢境空間。」煦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你的身旁,並輕拍了你的肩膀。
  你原先有點詫異她是如何出現在這,但在思考半晌後,想起她也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了。上次要不是有楊戩跟孟婆的協助,自己的虛擬角色控制權就要被奪走了。
 
  想到這,你也明白了她的用意。
 
  「妳的意思是指……諾亞可能也被其他人用這種方式入侵了夢境,導致她的意識被囚禁嗎?」你轉身看向她,對方則露出一臉你明我瞭的笑容。
  你無奈地嘆了口氣,但也知道正是因為對方這點,作為夥伴才有其他人所沒有的安心感。
  若是要求助其他研究夢境的學者,像佛洛伊德或是榮格,先不論她們是否能解析出諾亞的夢境被侵入,也可能得花上更久的時間才有辦法進入諾亞的夢境或提供任何協助。
 
  「那我們走吧。」正當你要邁出步伐時,卻被煦給攔了下來。
 
  「用不著。看來他們親自來找我們了。」
 
  只見遠方冒出兩個身影,並隨著距離的接近而越來越清晰。一名淡紫又帶點銀灰頭髮卻看不出性別的傢伙,帶著被觸手束縛、失去意識的諾亞來到你們面前。
 
  「我可不記得有邀請妳啊?」淡紫又帶點銀灰頭髮的虛擬角色開口,大手一揮就想把煦從諾亞的夢境中排除。
 
  但她畢竟也是深諳幻術與潛意識的狠角色,在身影差點被完全抹消的前一刻又立刻從半粉塵的狀態恢復成完好的模樣。
  「真是糟糕的歡迎啊?沒有人教過你禮貌嗎?」
 
  「對不請自來的客人還有歡迎的必要嗎?」對方不甘示弱地回譏著。「不過既然說到禮貌,那就讓我好好自我介紹下吧。」他將左手掌的食指與中指按在自己的胸上的鎖骨,一副歐美上流紳士的模樣。
  「我是洛夫.呂雉.克拉夫特,你的夢魘!
 
 


BGM:
 
  「夢魘?哈哈哈!看來是沒有真真切切體驗過絕望的人才能說出的話呢?」現場的火藥味濃厚,雙方就算下秒立刻動手也不會令你感到意外。但比起這個,現在的首要目標應該是奪回諾亞才對!
 
  「伊波恩、納科特、孟婆、楊戩!」你打算從檔案夾中喚出你擁有的虛擬角色們,卻發現自己的呼喚沒有任何回應。
 
  「打算直接動手把擁有第三隻眼的小姑娘奪回去嗎?不錯的想法,可惜這裡並不是ALICE。」洛夫.呂雉.克拉夫特開始狂傲地大笑。
  「這裡是我的容器的夢魘之中!我是全!全是我!」剎那間,一根觸手迅速地向你的位置衝去。若不是身經百戰帶給你的反射神經,恐怕你早已被抓住。
 
  正當你思索該怎麼接近諾亞時,對方卻根本不打算給你好好思考的機會。一根根的觸手往你的方向衝去,你只得被動地躲避。
 
  在一籌莫展之時,自你的周遭展開了紫、橘、藍、白相間的領域。就像天空的晚霞與夜晚的交接、白日的晨曦與正午的青天夾雜,感覺充滿夢想而擁有無限的可能性的風景。
  而你方才想要喚出的虛擬角色與AI,也在此刻一一顯現。更重要的是,所有試圖侵入這個領域的觸手,都一一的被「拒絕」而開始消滅。
 
  看到這副光景的洛夫.呂雉.克拉夫特先是震驚了一下,隨後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看來我低估妳了呢……我該先解決妳的才對。」他將眼神轉向在一旁露出得意笑容的煦。
 
  「有本事你就來吧。」她對他挑釁道,但卻不見兩人在夢境空間中有任何的打鬥。
 

 
  在夢境空間之外,毫無作為的諾亞終於開始行動。
  她舉起手杖,包覆著她的水流也開始四散。
 
  逐漸擴張的水流開始侵蝕絕夢空間,而水球中也伸出許多的觸手,往毫無防備的煦身上攻去。
 
  「你難道以為在夢境之外就能得手嗎?」煦狂傲地笑著,不急不忙地伸出手擋下了攻擊。
  「要不是我答應過他不要做得太誇張,我早就把你連帶那個虛擬角色一起給毀了。」
 
  「就讓我獻給你絕望之舞吧!<骨頑冥鏈舞>」隨著時間過去,水流觸手的侵攻愈發猛烈。而煦也同時幻化出一把骨鏈錘,帶著陰風與雷鳴將來犯的水流通通消滅。
  「我會盡量控制力道的,你可別讓我太無聊啊?」
 

 
  以你為中心展開的領域開始在縮小,但來犯的觸手數量也沒有增加,反而還從原先既賞玩又凌厲的攻勢,轉而變得不再那麼密集。
 
  「就讓我親眼見識看看你那華麗的攻擊方式吧!」洛夫.呂雉.克拉夫特依舊是那麼充滿餘裕地挑釁著你,你也如他所願開始反擊。
 
  孟婆用她的能力開始反入侵諾亞的夢境,使得你與其他三位可以在諾亞的夢中自由活動。
  而在楊戩的天眼下,所有靠近的觸手也都被天眼消滅殆盡。
  納科特、伊波恩邊做著防衛的工作,同時也試圖解開纏繞在諾亞身上的觸手。
 
  你讓納科特在你身上附上了一層對C病毒的抗體,衝到諾亞身旁並試圖叫醒他。
  雖然你時時刻刻提防著洛夫.呂雉.克拉夫特,可是總覺得對方現在沒有多餘的心思在你身上。於是在觸手都被消滅後,你便分配納科特與伊波恩主要做防衛的任務,自己負責叫醒諾亞。
 
 
  你看見諾亞的頭上有個符號,然而卻黯淡無光,一點生氣也沒有。
  這難不成就是洛夫.呂雉.克拉夫特與蓋亞一直在說的「第三隻眼」嗎?
 
  「諾亞!諾亞!」你使勁搖晃她的身軀,卻得不到她的回應。反而,因為她的排斥,整個空間開始搖晃而不穩定。
 
  「慘了……」就連原本在你周遭的領域都開始變得有些黯淡,而你所召喚出的虛擬角色與AI們,身影也開始在閃爍。
  然而在不能解除應對那些觸手的角色的情況下,你再貿然地行動也只會導致整個夢境空間崩毀。
 
  若是好一點,只是無法救出諾亞。慘一點,就是連自己都被困在夢境之中而精神崩潰。
 
  當初你有看過檮杌是如何在失控的羅森橋空間中,汲取過往的歷史碎片並把他們揉合成完成的資料型態,讓他們作為她的棋子向你們發出攻擊。
  你相信,在諾亞的夢境中,一定也有這樣的存在的碎片可以喚醒她。
 
  「拜託,借我力量吧!」你讓孟婆開始深入她的夢境,尋找是否有那兩人的蹤影或痕跡。
  完全的專注使你無法注意到周遭的環境,幸好你先前召出的角色們還能夠替你擋下觸手的侵攻。
 
 


BGM:
 
  「找到了!」在諾亞的意識深處,你果然發現了他倆的身影。你讓孟婆汲取他們的資料,並開始自己揉合成不會被諾亞的夢境排斥的資料體。
 
  你曾有想過要不要放棄防禦,並改召喚他倆來喚醒諾亞,卻發現即便觸手的攻勢減弱,也沒有讓你可以這麼有餘裕地兼顧防守與叫醒諾亞的工作,而且你也擔心自己所召喚出的資料體會被諾亞所拒絕排斥。
 
  你一次只能召出四名角色是當初莫比烏斯等學術討論完後所給予你的限制,為的就是不要讓你的身體負荷過大。若是強行解除這個限制,恐怕你的大腦會因為過度負荷而變成廢人。
 
  只是現在在揉合資料碎片的時候,基本上也等同你在試圖召喚第五個、第六個角色。
  過度的負荷使你開始流出鼻血,但你不會因此停下拯救諾亞的行動。
 
  雖然這是你第一次仿造她揉合資料,但畢竟對方評價你可是有不輸給她的能力,你相信自己也是有辦法同她一樣做出來的,只要稍微模仿一下她當時的技術,以及融合自身召喚虛擬角色的程式。
 
  「諾亞!快醒醒啊!」兩個虛擬資料體出現在諾亞的面前,兩人依偎、擁抱住諾亞,也沒有產生任何的排斥反應。
 
  「嗚…...」諾亞發出了悶聲,緊閉的眉頭也開始舒展。
  終於,你成功喚醒了她。
 
  隨著她的甦醒,她額上的「第三隻眼」也開始發亮。像是聖潔的光芒一樣照亮周遭,讓黑暗不敢來犯。
 
 
  「爸爸、媽媽……伏尼契先生、卡里歐斯特羅小姐……我……」諾亞左右巡視了下,感受著他們的溫暖。
  「好像做了很久很久的惡夢……」她忍不住在他們的抱擁中大哭,伸出手卻發現他們的身影開始消失。
 
  因為你,也差不多到極限了。
 
  「諾亞……你醒來真是太好了。」你開始有些支撐不住,身子也跪了下來。
 
  「適合者先生,該不會是你救了我……!」在見到他們的身影消失,以及你那依舊溫柔的語氣。諾亞很快就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並迅速地跑到你的身邊。
 
  「從我的控制中醒來了嗎?太忙著對付她,導致我都疏忽了呢……」洛夫.呂雉.克拉夫特再度操控觸手,打算從你的身邊將諾亞攫走。
  只是因為他放鬆了對煦的攻擊,也讓煦有了多餘的精力去維持在你身邊的領域。
 
  「放棄吧!洛夫.呂雉.克拉夫特是我!你的夢魘!」在諾亞的眼中,洛夫.呂雉.克拉夫特依舊是那麼地令人恐懼,但是現在有了守護她、將她從惡夢中解放的你在身旁。她也鼓起勇氣,願意直面眼前的邪惡與恐懼。

  「我絕對……會保護好你!」諾亞輕聲地對你說著,並以堅毅的眼神看向洛夫.呂雉.克拉夫特。
  「這是……屬於我的『故事(人生)』!」隨著她信念的加深,她頭上的「第三隻眼」也完全開啟。桂樹枝符文的柔和光芒令你感覺身上的傷痛與過度負荷的大腦得到了治癒,四周的黑暗與觸手也被強大的光芒給驅散。
  點點星光,照亮了本就屬於諾亞的夢境空間(夢想與故事)。

  「這是……超量回復(OverHeal)……?!」當初諾亞也是藉由EvS獲得了治癒你,以及對抗梅林的能力。
  但你沒想到,原來這一直都是諾亞的第三隻眼蘊含著的潛能,EvS只不過是作為一個媒介將它引導出來而已。

 
  「嗚……不愧是完全開啟的『第三隻眼』……!我要得到她!」洛夫.呂雉.克拉夫特不打算停下他的攻擊,反而是因為受到了刺激而變得更加猛烈。

  「好了,你也該退場了吧!一直死纏爛打可不會被他人喜歡喔?」煦停止維持你的夢境空間,轉而向洛夫.呂雉.克拉夫特發起攻擊。
  在諾亞第三隻眼的壓制下本就趨於劣勢的他,身上混沌所帶來的變異開始消散。

  「離開!我的!夢境!」隨著諾亞全身發力,超過她渺小身軀所能發出的力量聚集在她的手杖,總計500%威力的力量隨著她的意志與怒吼向前打出,逕直將不肯放棄的洛夫.呂雉.克拉夫特驅逐出她的夢境。

  「呼…..」在將對方驅逐之後,諾亞無力地倒在你的懷中。由於第三隻眼的覺醒,以及惡夢的侵擾,導致她的體力所剩無幾。

  「好了,我們該離開了。」煦對著你說道。她拍了拍你的肩,你眼前的景色便再度變換。



BGM:
  你發現自己再度回到絕夢空間當中,而包覆著諾亞的水球也已被解除,她全身無力地癱倒在地上。

  看著她,你有些躊躇地向前。
  煦立刻讀懂了你的心思,告訴你她已經切斷了對方與諾亞之間的連結。

  確認完畢後,你將諾亞抱起,並告訴煦可以解除她的絕夢空間。

  然而就在她抬手準備彈指將絕夢空間解除時,身子卻倏地震顫了下,甚至都有些站不穩。

  「咳咳──」她摀住自己的口鼻,卻仍讓你聞到了一股血腥味。

  「檮杌……妳的身體……!等等諾亞醒了我讓她趕快治療……」你趕忙向前關心她,卻得來她回眸颯爽的淺笑。

  「我沒事,只是那傢伙比我想像地還要強了一點而已。」她擦去嘴角的鮮血,裝作一切安好。「而且……小姑娘是治療不了我的。」
  你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如此肯定又平靜地說出這些,但你也知道她畢竟已經「死」過不只一次,也許是因此才讓她對自己的生命感到更加無謂。

  「我們該出去了,外面那些傢伙搞不好已經撐不住了吧?」她又再度恢復原本那副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餘裕感。
  隨著彈指聲,包覆你們的絕夢空間瞬間消失無蹤。





  「嗚……我還真是看扁那女人了啊……即便只是逐漸殘破的資料居然也能讓我受到如此傷害……!」洛夫.呂雉.克拉夫特摀住自己的胸口,表情有些痛苦。
  「不過……等到我完全吸收之後……如同風中殘燭的那點力量也不足為懼……

  洛夫.呂雉.克拉夫特望著狼狽竄逃回來的梅林,以及在一旁待命著的諾斯特拉達姆斯。
  「是時候向眾人宣告預言了!預言之時以至!擁抱混沌!







NOTE--
夢境連結:
煦(檮杌)具有利用幻術連結自身與他人夢境的能力,這點在你第一次與她打過照面時就有深刻的體會。<惡夢的邀請函>中你進入了她為你創造的夢魘,甚至自己的虛擬角色控制權差點就被她給奪走。其後他們在2020龍首島探勘時,她也曾打算故技重施,卻因為被各種原因阻撓而未能成功。
 
研究夢的學術:
除了佛洛伊德還有榮格這兩位在ALICE研究夢境的知名學術外,似乎也有一些在學院的學術正在進行夢境的研究。
 
夢境空間:
透過煦的幫助,她讓你的夢境空間與諾亞的夢境空間連結上。因此,你也才能在領域內召喚出自己的虛擬角色與AI。
 
諾亞的第三隻眼:
諾亞的第三隻眼是「毀滅」以及「重生」的第三隻眼。她這方面的潛力曾分別在被「女王」掌控身體,以及「使用EvS」時展現過。當時,女王與EvS不過指是引出她的潛力而已。
 
學術給予的限制:
莫比烏斯等學術給予你的特殊帳號讓你可以召喚曾經是夥伴或是敵人的虛擬角色或AI進行戰鬥,但上限只有四名。為得就是不要讓你的大腦過度負荷,畢竟光是要能夠靈活操控一個角色或是讓他們進入自動迎擊模式,都必須消耗不少心神。
 
無法被治癒的煦:
諾亞的超量恢復(OverHeal)可以說是一瞬間讓你回到原本良好的狀態,但不知為何煦卻說這對她沒有效果。在她身上的謎團還有很多,只能等後續一一揭開……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