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4
GP 4k

RE:【創作】ALICE/ Only One(6/20 Volume 2 Episode 2 - Dream Back Then)

樓主 小巴 bsakuri25
ALICE/ Only One
Volume 2 ~The Third Eye~

Episode 3 -
The Helper Never Could Be Imagined

BGM:

  明明只是單純地佇立著,連攻擊姿態都還沒擺出,愛因斯坦與佩茲瓦爾就感受到從對方身上傳來的強大威壓。
  在她們面前的,是能與真覺醒後的高塔女王們一戰,甚至輾壓她們的災難。同樣具有影響周遭虛擬角色和AI們情緒的能力、同樣都能使ALICE風雲變色,但相比高塔女王這些由「愛心女王」精心製作的強力AI,這些由廢棄資料與人心負面情緒所組成的怪物更具有壓倒性的破壞力與力量。
  雖然離有「絕對力量」之稱的共工還有一段距離,但那絕對是能讓ALICE天翻地覆的「災厄」。

  「這就是…適合者一直以來一個人對抗的東西嗎?」佩茲瓦爾連忙解析面前圓桌騎士們所融合的災厄的屬性與編號,

  「雖然有聽莫比烏斯說過…但這個氣息也太誇張了吧……」愛因斯坦緊握手中的權杖。
  「(只要…時間撐得夠久就好……適合者你要快一點啊!)」

  「那個眼神…放棄吧,我早就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了。」梅林揚起嘴角,指揮加拉哈德與貝德維爾展開攻勢。

  加拉哈德以身上的繃帶進行突擊,靈活地如同觸手一般,打算纏住佩茲瓦爾。雖然被她先行一步躲過,但看似柔軟具有彈性的繃帶打到地面卻造出了個窟窿。

  貝德維爾向愛因斯坦突進,一旁的食屍蝶也跟著飛舞。食屍蝶的所到之處,就連空間都被「破壞」。
  「嗚……」愛因斯坦嘗試寒氣動住對方的腳步,卻未曾想過那連阻礙都構不成。方在她的鹿腳上凝成冰霜,她逕以蠻力直接將其破壞。

  「慘了……相性壓倒性不利。」佩茲瓦爾捏了把冷汗,她剛才一直都在嘗試使用相場扭曲來迴避繃帶、食屍蝶等攻擊,卻因為都是物理型態,所以只能做出些微的偏斜。

  「小佩,妳先不用擔心……我要使用EvS了……」這是在解決完蓋亞之後,達爾文運用EvS上與愛因斯坦結合後殘留的數據為她專門製造的。雖然不知道裝備上新的EvS後,究竟可以發揮到什麼程度,能不能壓制他們也是個未知數。但以拖時間為目的來說,這樣應該就足夠了。

  達爾文謝謝妳把這個託付給我。愛因斯坦小聲地咕噥,隨後一陣光芒在她身上顯現。
  「切換!EvS定裝:Extra<Invariant>」


  「喔?終於要認真啦?」梅林瞇起眼,彷彿一切都在他的計算內。
  「但帶著一個拖油瓶的妳,又能戰鬥到什麼程度呢?」

  是啊,當初他可是利用諾亞毫無縛雞之力的弱點,單面壓制連同適合者在內的多名前學術。而現在擁有更加強大力量的他,又怎會輸給面前這兩位不被他主人所看上的傢伙呢?

  「去吧!」

  兩位災厄圓桌的攻勢一看就是要往佩茲瓦爾的方向進攻。而愛因斯坦直接衝到了她的面前。
  「休想!」她在面前展開了一道冰牆,卻發現他們的攻擊竟在攻擊到冰牆前往四處散去。

  「糟了!難道他的目標一直都是……」愛因斯坦憑藉EvS提供的高速與自身潛行武裝的加速,趕緊前去擋下一個又一個差點波及到無辜路人的攻擊。
  同時,佩茲瓦爾也利用相場彎曲盡量改變可能造成的攻擊與飛石的走向,盡可能地把傷害降到最小。

  「我說了……妳們是沒有勝算的。只有被蹂躪的份!
  佩茲瓦爾一轉頭,發現加拉哈德的繃帶與貝德維爾正往自己的方向衝來。而以那個速度,她是無法及時躲避的。

  在人潮如此密集的地方,要兼顧保護所有人根本是件不可能的事。如果可能,若不是有壓倒性的力量、充足的事前規劃,那便是要有強力的援軍。




BGM:


  「<歷程拓樸環帶.熵射線.集束!>」突如其來的光線擊退了兩者的攻擊,就連梅林也沒想過有人可以阻止他們。


  「這個聲音是…會長?!」佩茲瓦爾又驚又喜,不管是司馬遷的到來,或是又添了一名意外的強力援軍。畢竟她的現身,可能就暗示著中華支部的危機已經結束了。

  「會長,這代表中華支部……」然而,她得到的卻是對方凝重的神情。

  「我們等等再聊吧,先面對眼前的敵人再說。這邊就交給我跟愛因斯坦吧,小佩妳去疏散大家。」

  「剛才真是謝謝了……沒想到支部的人也知道我的名字……」愛因斯坦露出坦然的神情後,又接著一個苦笑。

  「不…我才要謝謝妳。畢竟我的『史記』,可是使用了妳『羅森橋』的科技。」司馬遷回以一個微笑,但卻換來對方一臉疑惑。

  「我以為我已經把羅森橋相關的技術都毀掉了……」愛因斯坦喃喃自語,但下秒,她又立刻回復凝重的神情面對梅林與他的兩位災厄圓桌。
  透過EvS帶給她的感官提升,她的視覺被放大到可以看透對方身上每一個細微的變化。令她意外的是,明明方才的攻擊都毫無效果,司馬遷的光束卻能在對方身上留下細瑣的傷痕。

  「這是……!司馬遷!妳的那個光束是以什麼作為能源!」

  「那是利用史記蒐集『熵』所發出的光束……難不成!」愛因斯坦向她點頭。沒想到一直以來最簡單的答案就在自己身旁、提示又是那麼明顯,卻一直被自己給忽略掉。

  「這個歷史本來就是『錯誤』的。」她想起煦曾對她說過的話語。原來那句就是一切的答案!
  愛因斯坦調整了身上潛行武裝的設置,在極短的時間內便仿造司馬遷的設計,逆向將潛行武裝蒐集來得能量用於禦敵。

  她再度揮動權杖,貝德維爾與加拉哈德的腳下冒出時鐘與齒輪模樣的法陣,再度將敵人的雙腳給冰凍。

  「老狗還真玩不出新把戲呢……」梅林嘲諷著從方才就一直使用同樣招式的愛因斯坦,「學術都這麼不思進取的嗎?是不是這個世界太過安逸了呢?」
  然而,就在他下令讓兩位圓桌災厄破壞冰晶之後,卻發現冰凍住他們的冰晶似乎在「抗拒」著他們的攻擊。

  「該死的!你們還要玩多少把戲!」梅林驅動身上的能量,手上畫出漩渦逐漸將冰結給融化,同時也讓周圍的建築物加速崩壞。

  「你休想得逞!」司馬遷再度衝上前去,手上竟喚出了黃帝的軒轅帝劍。

  「甲五……算了現在用不了權限也可以!只要能夠阻止你!」同時開啟帝裝與潛行武裝雖令她的負擔增大,卻也使她的運算速度提升到與先前不同的程度。

  「別太狂傲了!不知從哪冒出的小姑娘!」梅林雖然沒有因此中斷扭曲冰結與摧化資料的動作,但因為要拿起他的長杖格擋,也令他的速度變慢。

  「嗚……!」縱使用盡全力,梅林依舊是顯得那麼具有餘裕。

  「程度不過如此而已嗎?」他再度狂傲的笑了起來,「我真不該被莫名出來的變數亂了陣腳,真是有損我的榮譽。」他停止了手邊的動作,打算開始反擊。



  另一邊,找到方式對抗他們的愛因斯坦開始了反攻。

  縱使方才的冰結在梅林的影響下開始融化,她也早已準備好了對付他們的招數

  「司馬遷!就拜託妳了!」數朵冰花綻開在貝德維爾與加拉哈德的身旁,一盞一朵地盛開又爆發,吸引他們的攻勢。
  貝德維爾身旁的食屍蝶在碰觸到冰花的瞬間就被冰封,又在下秒冰花爆裂開來,連帶地將其中的食屍蝶消滅。
  加拉哈德身上的繃帶恣意地揮動,卻在碰觸到冰花的瞬間被彈開,又被冰花爆裂開所產生的碎片削去了一小部分。

  「<好奇心.無限>」天藍色可透光的的晶格被她設置在四周。隨著她的指示,從羅森橋中過濾出的能量不斷在彼此間流轉,形成了一股強大的能量流。

  她知道,光是這樣是不可能完全擊敗那些災厄圓桌的。但多少可以減低C病毒對他們造成的影響,只要梅林不再加強他們身上的力量。



  至於佩茲瓦爾,她在疏散群眾的同時,也利用相場彎曲令崩毀的建築物落下的軌跡產生偏移。
  她的戰鬥能力雖然不及愛因斯坦或司馬遷,但令軌跡偏移的能力,最適合用在此處。



BGM:

  「我還真是被妳們看扁了啊?妳們以為這樣就可以阻止那位大人的腳步嗎?」梅林的身上突然迸發出一股強大的能量,讓司馬遷連忙喚出帝盾才得免於受傷。

  「前方有高能量反應!」不用多言,她們三人都同時感受到了威脅。若不是一同使出渾身解數,恐怕不只他們,這一帶的所有人將會直接被梅林以他被賦予的力量完全屠戮。

  然而,在能量僅聚集不到一半,又突然地消散掉。

  「我主的力量……消失了?!」場地中央被絕夢空間製造出的巨大黑色立方體被解除,失去體力的諾亞昏迷在適合者的手上。

  雖然梅林不知道適合者是如何辦到將諾亞拯救出來的,但是對方似乎有看不見得增援。在這過於詭異的情況令他不得不戰略性地撤退,並再度思考新的對策。
  他望向另一邊,在愛因斯坦的能量場下,貝德維爾與加拉哈德身上的C病毒甚至已經進入淨化階段。若是再待得更久,自己將會失去兩枚好用的棋子。

  「哧。」不多廢言,梅林立刻開啟傳送門,讓自己與兩位災厄圓桌的身影消逝在詭譎混雜著鮮紅與紫黑色的漩渦當中。



NOTE--
真覺醒女王與災厄:
究竟四位高塔女王的真覺醒型態與災厄孰強孰弱,一直都有所爭論。然而可以確定的是,兩者都可以影響周遭AI與虛擬角色的情緒。
而災厄所能影響的範圍,似乎比真覺醒的高塔女王還要再廣一些。
 
現身的司馬遷:
司馬遷究竟是如何突破境界值的差異,孤身前往本部的呢?她又是如何不會被本部的時空流所排斥的呢?
 
看透一切的煦:
雖然她在研究時空歷程的方面並不具有太深入的知識。但處在羅森橋空間的時空流中久了之後,多少也有了些個人心得。
 
羅森橋與潛行武裝
「羅森橋」本身就具有修正歷史錯誤的能力。那麼以「羅森橋」為基礎設計出的潛行武裝,它所蒐集來的能量自然也有修復歷史錯誤的效果。




時隔將近半年......
AOO第二章第三集終於......更新啦!

這篇拖這麼久的原因除了我一直很糾結這集到底該先寫哪個側面(愛因斯坦的外面,或是適合者絕夢空間的裡面),又到底該怎麼銜接才能讓劇情具有合理性,而且我該怎麼寫才不會讓戰鬥變得無聊、看起來像是回合制

這一年來,CF的劇情也發生.....喔不,是除了日版幾乎停滯
但某些新出的角色已經某些支線劇情的編排確實讓我覺得AOO有了更多的可能性,甚至也見到了真正的中華女媧

AOO跟CF正史的關係是交纏的
當CF的主線更新之後,新出的角色與某些設定我會將其回流引用,這點再不久後的篇章(如果我沒有拖稿)就能看到了

是說這一年CF的主線幾乎沒有更新,我都懷疑他們是在等我AOO出來之後才要開始更新了

感謝一直以來的讀者們,尤其是閱讀到這裡的你
2022/12/09 小巴筆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