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2
GP 4k

RE:【創作】ALICE/ Only One(12/28 Volume 2 Episode 1 - Future Vision)

樓主 小巴 bsakuri25
ALICE/ Only One
Volume 2 ~The Third Eye~

Episode 2 -
Dream Back Then

BGM:

  「鈴鈴──」
  剛接受完每週固定的恢復記憶的治療,諾亞的通訊裝置便響了起來。
 
  「嗯?是諾斯小姐啊。」看著聯絡人的名字,諾亞毫無防備地接起了電話。
 
  「喂,諾斯小姐聽得到嗎?」
 
  「嗯,我是諾斯。」諾斯特拉達姆斯的語氣聽起來相當平淡,甚至有些邪惡。不像以前一樣,總是給人輕飄飄的感覺。
  但還沒來得及詢問她打來的目的,諾亞在聽到一陣拍手聲後,便失去了意識。
 



 
BGM:

  「海水高度異常急速上升!3%、5%!」監測到異常事項,負責觀測與研究ALICE天氣的帕斯卡,眼睛直盯著儀表板,一刻也不敢鬆懈。
  雖然控制天氣的AI們都對此無能為力,現在也完全聯繫不上控制大海的忒提斯與波賽頓,他們還是盡其所能地去減緩海水上升的速度。只是……一操作靠近海水中心區域附近的天氣裝置,天氣AI們便開始感到脫力。
 
  「這種情況……簡直就像那時候一樣……!甚至更糟……」帕斯卡想著當時因梅林自稱救世主而引起的事件,搶奪女王控制權的他,讓女王差點藉由諾亞的身體把ALICE給毀滅。
  沒想到沒過多久,類似的事件就再度重演了,而她卻還來不及與管理AI們擬定好策略,只能像當時一樣無助。
 
  「對了……!只要聯絡適合者跟莫比烏斯……告訴他們海水上升的源頭在哪的話……!」充滿著無力感,帕斯卡很憤恨為何現在自己都做不了。明明是觀測天氣並改良、改善ALICE氣候的專職學術,面對同樣的問題卻只能一再地依賴別人。
 
  但這也是現在的她唯一能做的了。
  「適合者!導致海水上升的源頭就在繁華街上!」
  「莫比烏斯!ji#g$fm0^fm0^g$ji#……」
 
  她分別試圖聯繫兩方,卻在聯繫莫比烏斯時訊號受到了干擾。她不知這是因為時間差而導致原本行得通的通訊斷線,還是有人刻意地阻撓她與其他學術交流。
  並沒有深入去算計的她,只知道現在的自己應該立刻動身前去尋找莫比烏斯,並在路上試圖聯絡她。
 



 
BGM:

  「帕斯卡傳來了訊息。」你看著面前跳出的訊息窗,「諾亞現在人應該是在繁華街上!」
 
  「那裡不是很多人嗎?這下會有多少人被捲進去!」愛因斯坦急忙地要立刻動身,並打算通知莫比烏斯他們準備好疏散準備。
 
  「不用急。」煦把手放在愛因斯坦的肩上,「我有辦法。」
  「而且……我認為那個人不會打算波及到其他人。」
 
  「你是說……那個幕後黑手嗎?」愛因斯坦的瞳孔在震顫,即便是在未來有跟他交鋒過,她也不知道對方的目的是甚麼。然而眼前這個女人,似乎早就計算好了一切。
 
  「沒問題,疏散就交給我跟愛因斯坦吧。」佩茲瓦爾難得地認同了煦的提議。
  「如果是三層……不,也許兩層的<絕夢空間>,就可以製造一個不會受到ALICE干擾的閉鎖空間了。」
 
  「聰明。」煦的嘴角淺揚起。
 
  「不……這要多虧會長留下來的研究資料。」佩茲瓦爾謙虛地把功勞讓給司馬遷,多少也是希望像煦證明她並不是她口中單純的傻白甜而已。
 
  「這樣啊。」煦斜眼看向愛因斯坦,「倒是你,不要隨便發送訊息位置,也不要告訴莫比烏斯。這樣反而正中了對方下懷。」
  「幫我定位好,我們要瞬間轉移了。」
 
  「<指標挪移>」
 



                
BGM:

  「你……你是誰?!」諾亞看著眼前中性的人物,她不知道對方的來歷為何,更不知道對方的目的是什麼。
  尤其是在眼前一黑、意識斷片後,她便獨自處在這杳無一人的漆黑空間,突然出現而令人不寒而慄的身影更讓人感到恐懼
 
  「洛夫.呂雉.克拉夫特是我!你的夢魘!」對方敲了下權杖,強大的威壓就令諾亞有些難以招架。
 
  下秒,他的模樣開始變形。
  一下是不知名的生物,接著又長出無以名狀的觸手,後來又是曾經出現在ALICE蹂躪一切的災厄。最後……則是同時有著梅林與克勞賽維茲兩張面孔的人樣。
 
  恐懼、害怕,那令人反胃的不適使她都要站不穩。越直視對方,越不清楚對方的模樣,但她還是緊握手上那如槳狀的權杖,努力地負隅頑抗、以比任何人都要堅定的精神直面那毀人心智的恐懼與混亂。
 
  「把妳的人生(故事)交給我吧,我會帶妳前往更高的至高領域!」他的聲音彷彿有股催眠性,使諾亞方才的恐懼不再存在。甚至連帶地包含她的感情、她的記憶,她的存在都好像一併消失了一樣。
 
  「不、不要!好奇怪!」諾亞抱頭蹲下,記憶開始流失的感覺使她對自己愈感陌生。甚至連看著自己的雙手,都快要無法認出眼前這雙手是誰的手。
  「諾亞,我們會陪著你的!」熟悉的聲音逐漸變得陌生,她只記得曾經有人如此鼓勵過她。
  但現在……她連對方的容貌、連對方的聲音都要記不清,最後只剩模糊的臉孔,以及不屬人類語言的齟齬。
 
  感到陌生的恐懼、不再屬於自己的恐懼侵蝕著她,過度的壓力擠壓她的精神,使其超出了可承受的範圍。
  她的虛擬角色外觀也受到影響,額頭上開始開啟第三隻眼
 
  「擁抱混沌!肅清人類吧!


 


BGM:
 
  諾亞無神地飄浮在空中,像極了當時被梅林掌控身體的模樣。然而更加令人感到詭譎的是,她額頭上那顆浮現的第三隻眼
 
  「這……就是蓋亞所說的第三隻眼?!」就連愛因斯坦也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在她的經歷,她最多也只是聽過傳聞而已。
 
  「小佩、愛因斯坦,周遭就交給你們了。」就連面對這樣的怪異,適合者的語氣卻還是一如往常一樣。如此堅忍的精神力,這大概也是為何當時他有辦法獨自解決那麼多問題的原因吧?
 
  「(確實,自己跟其他學術都太過依賴他了。)」愛因斯坦心想。
 
  「喔?特拉瓦……不,愛因斯坦閣下,還有旁邊那位拿著相機的女士。我可不能讓您們妨礙適合者與我主的會面呢。」梅林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而且還是以浮空的狀態。
 
  「你的帳號……不是被限制了嗎?」愛因斯坦連忙使用自己作為學術的權限檢查梅林的帳號,卻發現呈現的只是一堆亂碼。
  與其說是被破解,不如說是被病毒入侵而使他的資訊被強迫改寫。
 
  「C病毒……居然連使用者的帳號都可以干涉到這種程度嗎?!」愛因斯坦不禁嚇出一陣冷汗,但這也解釋了當時為何那些人會開始攻擊其他人。
 
  「(還有……他是不是看不到煦……)」方才梅林提及自己與佩茲瓦爾,卻唯獨漏了煦。這到底是他的有意為之還是單純沒有提到呢?
  畢竟對方是個會使用催眠的詐欺師,最好是不要完全相信他的話。
 
  「你放心,只要你不亂來,我們就不會隨便介入的。」愛因斯坦勉強自己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想要顯得自己很有餘裕。
 
  「看來閣下有記得上次的前車之鑑呢。」梅林瞇起眼笑著。即便不用明說,那眼神裡也滿是對愛因斯坦上次差點栽在他手上那件事的嘲弄。
 
  「那麼,我主。您的客人來了。恭迎適合者殿下。」梅林向眾人鞠個躬,同時諾亞也舉起了她的手杖。
 
  上升中的海水隨著她的引領,在她身旁圍繞並形成一個充滿水的球型空間。而剩餘的水流,則在眾人的眼前化作一道樓梯,讓你有前與諾亞接觸的機會。
 
  你默不作聲,只是回頭看了一眼她們後便毅然決然地上去了。
 
  「跟我想的一樣……被她操控的海流裡也全部都是高濃度的C病毒……」佩茲瓦爾看著眼前的數值,不可置信地睜大眼睛。「跟現在這些比起來……當初娜拉身上的水流濃度根本就跟減毒疫苗一樣微弱……」
 
  「<絕夢空間>」在你上去之後,黑色的空間立刻包住了你們。
  煦站在水球外,示意要你自己進去。
 
  「你放心,我會在外面守著的。」她對你投以自信的微笑,你也放心地讓她守護你的身後。
 
  「妳、妳們做了什麼妖術!」看著被黑色立方體包得密不通風的空間,梅林急地對著在外的愛因斯坦與佩茲瓦爾咆哮。
 
  「我們什麼都沒做。」佩茲瓦爾攤手,卻無法得到梅林的信任。
 
  不過,這想也知道。
  畢竟在梅林眼中,在場與他對峙的應該只有自己與愛因斯坦兩人而已。
 
  「快把我主放出來!<災厄圓桌!>
  <加拉哈德-厭惡(Evil)>、<貝德維爾-破壞(Ravage)>!」

厭惡 Evil
破壞Ravage
 
BGM:


  順著梅林的呼喚,地上出現了兩攤廢棄資料,並開始構成身體。
  一個形成了黝黑的男性身軀、臉上有著一劃傷痕,眼睛黑底卻睜著眼使他的黃色眼珠相當明顯。頭上戴著類似法老頭冠的首飾,全身上下都被黑色而不詳的繃帶纏著,手上鏈劍盾也分別有一顆如黃色眼珠的珠子。
  另一個,則是身體看起來有經過鍛鍊的少女。她的下半身是馴鹿的身體,半張臉卻露出了裡面的血肉,連頭上也有著馴鹿的四角。她的身邊開散著有勾魂香氣的紫花,手指如同細長的枯枝,身旁飛舞著食屍蝶。
 
  「這些是……圓桌騎士?」愛因斯坦無法認住自己的怒火,尤其在他看到曾被梅林稱作夥伴的人們身體被他這樣玩弄後。「你怎麼捨得對你的同伴這麼做!」
 
  「同伴……?」梅林笑了起來,那笑聲是如此地魔性而且充滿褻瀆。「是啊,他們曾是……甚至是我想培養成為救世主的養分。
  「不過……現在我們都將成為全,他們只是提早受領了榮耀而已!」
 
  「解除你們的妖術!趁災厄蹂躪你們之前!








NOTE--
史上最惡的詐欺師:
梅林曾經使用自己身為學術克勞賽維茲的身分,以及他的預知能力,還有深諳人性與洞悉人心的觀察力,利用了許多人來試圖讓自己成為救世主。其中,他還曾經奪取過女王的人格資料,並安裝在諾亞的身體裡,讓諾亞成為女王現世的肉體,試圖引發足以毀滅ALICE的災難。
 
厭惡(Evil)的加拉哈德:
跟隨蘭斯洛特一同離開圓桌騎士團的加拉哈德對亞瑟抱有相當程度的厭惡心,這使得他成為厭惡的完美容器。雖然蘭斯洛特、莫德烈才是亞瑟傷得最深的人們,但是他們心底,仍是因為喜愛與信任亞瑟才會被傷得如此深重。
 
破壞(Ravage)的貝德維爾:
跟隨莫德烈一同離開圓桌騎士團的貝德維爾是名戰鬥狂,在圓桌祭的劇情中,你可以發現她相當好戰好鬥的一面。心裡這股戰鬥的強烈慾望,讓她也有一定程度的破壞心,使得她成為破壞的完美容器。
 
看不見的煦:
在梅林的表現中,他完全沒有對煦打過任何招呼,也沒有對她有任何防備。甚至在<絕夢空間>張開的同時,他也完全沒有觀察到。到底是為什麼才會讓他忽略掉煦呢?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