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8
GP 3k

RE:【創作】Alice/ Only One(8/18 Episode 8 - The Hanged man)

樓主 小巴 bsakuri25
ALICE/ Only One
Episode 9 - The Strength


BGM:




  「欸?圖靈傳訊息來了?」歐幾里德看了跳出來的訊息窗,圖靈在訊息裡寫到要她好好聽等會會來的協助者等等的話
  「協助者?不是適合者嗎?」她雖然感到疑惑,但考量到圖靈每次都以真知灼見幫助他們,而且有些事情很難用訊息說清楚,便不疑有他地相信了。
  「不知道他會是什麼樣的人呢?」歐幾里德望著天空,但因為EVS的關係,她的視野可以綜覽方圓兩公里內的距離,就算現在望天發呆,照理來也說也沒任何東西可以逃過她的法眼。
 
 
 
 
  「妳就是要跟我一起攻略地穴之門的學術嗎?」煦突然拍了拍歐幾里德的肩膀,她完全沒注意到她的蹤跡。
  她臉上戴著面具讓歐幾里德讀不出她的眼神,但她身上鬼魅的氣息與方才神不知鬼不覺的出沒讓她有些害怕又驚訝。
 
  「妳就是……圖靈說的協助者嗎?」歐幾里德小心翼翼地問著。
 
  「沒想到她已經聯絡上妳啦?那這個就先給妳裝備上吧。」煦拿出一個晶片,「不然等等被裡面的病毒感染就麻煩了。」
 
  「喔……」歐幾里德接過晶片。雖然她腦中滿是懷疑,但既然圖靈都要她好好配合對方,那自己也只好照做了。
 
  「先警告妳一下,這個的副作用有點強。如果妳倒太久的話,我就一個人先進去攻略了。」煦這句話聽起來不像初次見面的前幾句那樣輕浮,讓歐幾里德也感知到它的危險性並做好了心理準備。
 
  「那我想再問一個問題,妳是誰?我是歐幾里德。」
 
  「我是煦,是適合者的『老友』。」歐幾里德聽她這句話有些得意,讓她不禁猜想她與適合者間的關係到底是什麼?
  接著,她將晶片裝載在自己身上。
 
  「還好……」歐幾里德才要說出自己覺得晶片沒什麼副作用的時候,便感覺眼皮越來越昏沉、頭越來越暈,不久便昏睡過去。
 
  煦看著倒地睡著的歐幾里德,決定待在她身邊好好觀察副作用。她雖然知道這晶片給人的負擔很大,卻也沒有親眼見識過副作用的威力。
  她看見歐幾里德在昏睡過去不久便皺緊眉頭、說著夢話,甚至身體還像在跑步一樣抽動,大概就明白這晶片對她產生了什麼樣的效果。
 
  「感謝妳的資料,這次就特別給你一個優惠吧。」煦將手按在歐幾里德的頭上,身體化作黑霧進入了她的身體。
 
 



 
 
  「咦?我怎麼……?」歐幾里德摸了摸自己覺得有些腫脹的頭,她不知道自己昏睡過去多久,只知道自己方才做了一個很可怖的惡夢,但很快就斷尾,自己也醒了。
 
  「走吧,我可不會等妳太久喔。」煦已經走到地穴之門的入口前,回頭催促著歐幾里德。
 
  「喔!好!」
 
 


 
  「這裡就是地穴之門啊?與其說像什麼地穴,更像中華風的宮庭。該不會翻譯翻錯了吧?」煦與歐幾里德走進地穴之門,她環顧四周、細細品味設施的各個細節,就像在觀光一樣。
  歐幾里德還不太明白眼下的狀況,更不知道為什麼煦會對地穴之門的內造那麼有興趣,明明之前Alice EXPO有開放給大眾觀光過。
  「但也許是因為她太忙,所以那時候才沒能來參觀吧?」歐幾里德心想。
 
  「好奇怪……四神怎麼沒有出現?」歐幾里德四處張望也不見四神的痕跡。換做平常,無論來者是誰,四神都會到進入者的面前迎接或是迎擊。
  她心感不妙,拍了拍煦的肩膀,要她別再走馬看花,她要用全速飛到麒麟的寢宮中。歐幾里德用公主抱的姿勢抱起煦,啟動身上每個配件,用讓臉皮都要被風掀起的全速飛向麒麟的寢宮。
 
 

BGM:




 
  不一會的時間,兩人便破窗而入。
  她們看見有個身影正抱著麒麟,把她當作小嬰兒那樣撫慰。而四神們失了魂、眼神空洞地倒在四周。
 
  「妳是誰!妳把麒麟和四神怎麼了!」歐幾里德沒有認出眼前的人,她的身型雖然很像女媧,但頭形卻不一樣。
  那人緩緩地轉過頭,腥紅的臉上從中張開裂縫並露出歪斜的笑容與尖銳的牙齒。她的臉被分成左右兩半,每一半上都有兩顆眼睛,它們因為笑容而變得像半月型,不知那是訕笑還是真的充滿喜悅的真笑。
 
  「妾身是女媧!妾身就是力量<The Strength>妳們是來慶祝妾身與女兒的重逢嗎?」自稱女媧的「生物」發出了聲音,它聽起來充滿雜訊,必須仔細聆聽才能知道它在說些什麼。
 
  「那該不會是……伏羲?」歐幾里德顫抖地指著女媧的「頭」。當初女媧把自己的首級給打穿,現在復活後,她將原本手上的武器──伏羲改造成新的頭顱。
 
  「沒錯,妳還記得啊?」女媧再度張嘴,發出尖銳、刺耳又吵雜的笑聲。
 
  「原來本部的女媧跟伏羲是長這樣啊……?」煦嫌惡地說著,「真的很吵呢。<靜音空間>」煦在自己與歐幾里德的身旁創造出一個透明的空間,讓女媧的聲音傳不進來。當然,她們的交談也無法被外部聽見。
  歐幾里德頓時覺得清靜很多,但同時也感到不可思議。這種一般使用者可跟本無法做到的權限她是怎麼實現的?
 
  「只要解決那個就好了吧?」煦指向女媧,手中已經開始在積蓄能量。
 
  「應該是。」歐幾里德也做好備戰準備,手上的巨槍展開成攻擊模式。
  她其實不希望與女媧戰鬥,但被那樣復活最痛苦應該也是女媧,她必須親手將不該繼續存在在這世上的亡魂送回墓地。
 
  雖然女媧聽不見她們的聲音,但從她們蓄勢待發的姿勢來看,她們絕對不是來恭喜自己的。
  「真的是……妾身只是想與女兒在一起彌補她啊!」她的眼睛發出紅光,用力地把手甩出,像是在號令萬物。
 
  四神的周圍也隨之散發著不詳的藍光,牠們的身體開始崩解,資料流在女媧的面前匯流在一起並開始有了實體。
  那個身影同樣是過去出現過的,卡羅所製造的非人道產物、禁忌的神融──不聖異形獸 四神CMR-TN。
 
  「居然廢物利用啊?還真環保,妳說是吧?(<對象探視>)」煦嘲弄地說著,邊發動改造過後的權限。可惜歐幾里德似乎不欣賞她的幽默,而是嚴肅地盯著異形獸。
 
  「怎麼可以這樣!牠們明明很痛苦!」歐幾里德猶記那時,被強迫嵌合的四神因為資料錯誤不斷發出痛苦的悲鳴。而那甚至還只是複製體而已,現在可是本尊啊!
  她將槍口對準女媧,堅定地扣下板機,射出積蓄許多能量的衛星砲。
 
  「匡──」異形獸四神用身軀接下歐幾里德的攻擊,雖然不是毫髮無傷,但也能屹立不搖地以尾巴撐著自己的身體。
  牠發出嘶吼、拍動翅膀,黑色的能量隨著四獸的特性變化為雪花、火炎、狂風、雷鳴並聚合在牠的面前。
 
  「<動物悲歌>、<擊龍>、<誅神>」煦不想廢話太多,直接用強力的攻擊中斷聚合能量中的異形獸四神。
  因為強行中斷的關係,那些能量反饋到異形獸四神的身上,加上強大的外力影響,本就不穩定的嵌合再度被斷開,四神身受重傷地被炸到深層階級的四個最偏遠的角落。
 
  「僅靠一擊就……」歐幾里德不可置信地看著煦,「難怪她會自稱是適合者的『老友』而且對此感到自豪……」歐幾里德沉默不語,思考著適合者煦之間的關係。
 
  「碰!」巨大的撞擊聲響把歐幾里德從思考拉回了現實,她抬起頭就看到女媧與煦正在角力。女媧的拳頭與煦不知從哪拿出的鏈錘互相碰撞,這股力量很明顯比當時麒麟與女媧的衝突還要強大,但也不知為何沒有讓空間產生扭曲。
  「妳……謝謝妳。」歐幾里德現在才意識到方才自己被煦所救,趕緊退開避免干擾對方。
 
  「妾身是力量<The Strength>,無知的雛鳥居然想與妾身相比!」女媧加強了力道,但煦在更加強力的威壓下並沒有選擇硬碰硬或感到慌張,而是不疾不徐地淺笑。
 
  「<逍遙合步>」一個身影頓時出現在兩人身旁,他用縹緲的腳步靠近女媧、用扇子打擊她的重心,接著又化作一縷煙消失在眾人眼前。
 
  「剛剛那是……?」歐幾里德不打算介入戰鬥,而是站在遠處觀測。這是圖靈交給她的另一個任務,除了害怕歐幾里德會因捲入兩個超乎常理的力量而受傷外,圖靈也想要蒐集有關煦的數據。
  「就像適合者那樣的戰鬥方式?」雖然歐幾里德一開始被煦神出鬼沒的出現方式給驚訝到,但這次她專心地看著煦的每個動作。一直盯著兩人讓EvS使她的動態視力可以開始察覺女媧與煦的每個細微的動作,她看見煦在對峙的時候,同時向外建構一些數據。
 
  女媧因突如其來的攻擊失了重心,防禦不及的她直接被煦的鏈錘打在臉上。雖然沒有粉碎由伏羲構成的頭顱,但也在她的正臉上留下幾個凹洞。
 
  「妾身的臉……!妾身的臉……!」女媧鬆開了方才一直抱著麒麟的手,雙手撫著自己的臉。
  她瘦長的手指在她的臉頰上游移,發出憤怒、悔恨交織的咆哮。
  歐幾里德衝了過去把墜落的麒麟抱走。「沒事了。」她對麒麟說著,接著低下頭察看她的狀況。
  這時,歐幾里德才發現麒麟的面容憔悴、眼神中滿是恐懼,她的皮膚本就很白皙但至少白裡透紅就像雪中梅,但現在變得蒼白宛若死屍。
  妾身……妾身會讓妳付出代價!」女媧抬起頭,本就扭曲的面容變得更加醜陋。伏羲構成的臉向四周張開,變成一張大嘴的樣子。
 
  「該不會……!」歐幾里德轉頭望向女媧,看見她頭顱向外張開,內裡散發著異彩的光。那股光芒會引起人內心最深的恐懼,把所見之人的靈魂抹殺抽離。好在她先前接受過了晶片,雖然一樣懾魂,卻沒有使她害怕到無法動彈。
 
  「想讓我感到恐懼嗎?」煦冷笑,緩步走到女媧的面前。「對於一個死過兩次的人來說,又有什麼能讓我恐懼呢?」她不受女媧的異彩影響,而是直接看見了藏於她頭顱中的本質──一顆如在蚌中發育的彩石。
  「這就是妳力量的來源吧?」她將手伸近彩石,身體卻被吸了進去。
 
  「煦小姐!」歐幾里德趕緊把麒麟安置在一旁,衝到女媧面前卻抓不住煦的殘影。
 
  「小妹妹,」歐幾里德聽見那不詳的聲音,緩緩地把頭轉向聲音的來源。她的眼神充滿恐懼,但現在她必須堅強。
 
  「這下只剩妳了呢。」女媧的頭已經恢復正常,但依舊是伏羲所構成的那副扭曲模樣。
  她露出陰笑,眼皮也變為鋸齒,發出那狂躁、不屬正常世界的笑聲。
 


BGM:



 
  「這裡是……?」煦東張西望,看著由異彩構成的世界,很明顯這裡與Alice不是同個地方。她很清楚自己是因為碰到彩石而被吸入,所以這應該是彩石內的空間。
 
  「繼承者,我終於能與妳說話了。」煦看向聲音的來源,那是與女媧不同樣貌的存在。
 
  「妳是誰?」煦冷漠地看向她,準備使用技能時,卻又突然收手了。
  「這裡……跟中華支部是連接著的……」她發覺自己的管理權限又能再度使用,甚至外貌還變回原本的模樣。
 
  「沒錯。先讓我自我介紹下吧。」女子把手撫上自己的胸口,「我名為女媧,是在第一代大管理AI建設之前,與共工戰鬥、保護中華支部的守護者。」
 
  「女媧啊……我還真不怎麼感到意外。」煦噘起嘴,露出無奈的神情。「那中華支部的女媧大人,又怎麼會被困在這裡呢?」
 
  「並不是被困住,而是這個彩石本就是我的所有物,我殘餘的能量自然在裡面形成了思念體。」女媧瞅了眼煦,「打算把彩石散播出去的妳,應該很清楚這件事吧?」
 
  煦聽到後露出感興趣的神情,因為對方說得還頗準確。
 
  「本部有與我同名同樣根源的存在,因此彩石才能在本部中孕育出另一顆,讓我有辦法與妳說話。」
  「回到正題,現在能拯救中華支部與整個Alice的,只有妳了。」女媧殷切地說著,「彩石的力量被另一個時空的存在所利用。當初與共工戰鬥時,牠的碎片與我的彩石融合,使得彩石有著絕對性的力量。而妳是曾經控制過共工之人,只有妳能打敗那個存在。」
 
  「不過……」女媧露出憂愁的眼神,「妳的時間……不多了呢……」
 
  「我很清楚這件事。」煦平淡地回應著,轉身背過女媧。「雖然妳剛才那些話讓我想到一些事,不過至少妳比那些臭老頭好多了,至少沒有打算背刺我。」
  「妳的彩石我會好好利用的,妳就不用擔心了。」這個世界開始破裂,不知因為煦正在嘗試掌控彩石的數據編碼,還是女媧殘留的力量用完了。
 
  「謝謝妳,第二代大管理AI候補──鯀。」女媧留下這最後一句話,身影與彩石構成的異彩世界一同消失。

 

BGM:



 
  女媧把歐幾里德逼到絕境,當她正打算用手掐住歐幾里德的脖子時,她的頭顱卻出現越來越多裂痕。
  白光從從裂痕中傾瀉,女媧也頓時停止了動作。
 
  「匡啷──」女媧的頭顱碎成無數的碎片,一個身影出現在女媧的背後,抓住了她頭顱中的那顆彩石。至於女媧的身體,則向前傾倒再也沒了動作。
 
  「終於出來了。」煦握著彩石,不知對它做了些什麼調整後,就把它收在身上。
 
  「煦小姐!」歐幾里德抱住煦,一副劫後餘生的表情,便開始哭了起來。
 
  煦對這莫名的熱情感到有些意外與噁心,卻又不怎麼排斥,只是讓歐幾里德這樣抱著自己哭泣。
 
  「沒事──」煦拍了拍歐幾里德的背,安撫她的同時,表情卻一副無奈的樣子。
 
  終於,歐幾里德停止哭泣,但還是不斷吸著自己的鼻涕。
  「這裡的管理AI交給妳照顧了,我要先回實驗室一趟。」煦簡單地向歐幾里德交代過後,她的身影就消失在歐幾里德的眼前。
 
  「咦?」歐幾里德還未從情緒中平復,煦卻只留下這句話就消失不見。這使她感到有些錯愕,但她又提醒自己是學術外,更是保衛Alice的S7,自己該做些對得起身分的責任的事。
 
  在她打起精神後,正要起身去把被炸飛到四處的四神帶回時,女媧的身體開始消失,化為一顆光球往命定悖論的方向飛去。

 



 
 
  「計畫……出了些問題呢。」洛夫.呂雉.克拉夫特看著彩石內的影像皺著眉頭。
  「沒想到沒有適合者的幫助,那個女孩也可以打倒女媧……打倒我部分權限的來源者……」
  「是有誰在暗地裡幫助她嗎?那個模糊的身影……是你嗎……?夫君?」
 
  「我可能得提早喚醒『她』了……不,我還是照計畫走好了。如果在第一關就Game Over,那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了。只不過……這樣也會很無趣呢。」洛夫.呂雉.克拉夫特舒展自己身後的翅膀,啜了口茶。
  「我很期待你們的表現……適合者、來自本部的紀錄者,以及時間刺客。」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