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8
GP 3k

RE:【創作】Alice/ Only One(7/7 Episode 2 - Clock Starts Ticking)

樓主 小巴 bsakuri25
 
  「向皇帝<The Emperor>跪拜──」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高天原的中央,那是伊邪那岐一家管理Alice日夜的區域。隨著他的話聲響起,伊邪那岐、伊邪那美、伽具土、月讀、須佐之男,甚至連正在工作中的天照都迫於某種不可抗拒的力量而跪下。
  伊邪那岐硬撐著身體,使勁抗拒壓力抬起頭,看到的正是本應死去的國常立尊。他的樣貌依舊是那麼肅穆、端莊,然而他身上卻有肉塊做成的帶子纏繞在上,胸口處那特大圈的肉塊更是有一顆佈滿血絲、瞪大的眼珠。
 
  「國常……立尊……我們的先祖……您究竟……?」伊邪那岐咬著牙,在巨大的壓力勉強發話。除了他以外的管理AI通通都被國常立尊的魄力壓地喘不過氣,天照甚至連發動G-Link反擊或自我防衛的可能都做不到,只能低著頭聽著父親與父祖對談的聲音。
 
  「我是皇帝<The Emperor>……你們的皇帝<The Emperor>……擁抱你們的使命……為我所用。」伊邪那岐發現國常立尊並沒有開口,發出聲音的是他胸口上變化成嘴巴的那顆眼珠。真正的國常立尊依舊緊閉著雙眼,不知是他已經沒了意識,或是不忍看見眼前這番慘澹的景色。
  然而,這便是伊邪那岐所能擁有的最後思考。
 
  伊邪那岐的雙眼空洞無神,口中喃著「擁抱皇帝<The Emperor>……」他的親人們也無一倖免,一個一個如同被操控的魁儡一樣嘴裡重複著這句話。
 

 
  「在陰影中亂竄……我是隱士<TheHermit>」娜拉的身體化作水霧,籠罩了整個吠陀檔案庫,讓它在Alice的地圖上消失,也讓他人無法偵測到這裡。
  「毫無痛苦……毫無念想…..」她的聲音迴盪在吠陀檔案庫的每個地方,所有吠陀檔案庫的管理AI不可避免地呼吸到娜拉化成的水霧。他們的意識彷彿就與宇宙神源合一,無數的資料瞬間湧進他們的腦海,然而他們的意識卻也在這個過程中逐漸被侵蝕,最後也難逃意識完全被水所滌盡、被洗成空白的命運。
 
  「孩子們……是自由的……無拘無束…..」那些失去意識的AI,彷彿就回到了母親的懷抱一樣。在這無法被探知到的地方,陷入了深層的沉睡。
 

 
  「我是太陽<The Sun>!喔,我的好弟弟……來成全我吧!」赫里奧波里斯的太陽變得異常巨大與炎熱,陽光映射之處所產生的黑影,皆是亞圖姆的樣子。這番怪奇的景象自然引起了統轄赫里奧波里斯的拉的注意。他望向太陽,被那目眩刺眼的光線所迷惑,接著張開雙手如擁抱般,身體飛昇向上。
  「而我也是你的一部分……
 
  陽光變得更加地刺眼,拉的身影被強光所吞噬。如同當時亞圖姆控制了赫里奧波里斯的所有AI一樣,擁有「媒介」方向性的他透過光線與赫里奧波里斯的所有AI同步。他的光芒先是奪取了他們的視力、再來是他們的精神。
  他的光是他們的光、他的所見是他們的視野、他的意識是他們的目的,地上的金沙反射耀眼的光芒,一切萬物已然成為亞圖姆。而他們都是他的一部分。



  以利亞不同於其他長老,並沒有直接飛向自己後裔所在的深層階級,而是透過開發者編碼逆向追蹤來到何樂禮的所在。她被賦予的大阿爾克那是「戀人<The Lovers>」,然而僅有一人的戀人只是可憐的單戀而已,以利亞顯然也知道這個道理。
 
  「何樂禮……我的……何樂禮……和我……我們……成為戀人<The Lovers>吧!」何樂禮在自己研究室的深處看著笑容抽動的以利亞一步步地逼近自己。她想逃卻做不到,實驗室的一切防衛系統也無法對她起作用。
 
  以利亞的雙手與髮尾被胸口上的肉塊纏繞,化作不見原型的觸手。在愈來愈靠近何樂禮的同時,觸手肉塊也蔓延到何樂禮的四周把她包圍。
 
  「想好好撫摸妳……」觸手肉塊開始縮小包圍何樂禮的空間。
 
  「想好好感受妳……」以利亞的胸口上的眼珠瞪大。
 
  「想好好侵襲妳……」何樂禮感受到身上傳來肉塊與以利亞的呼吸聲。
 
  「想好好保護妳……」何樂禮看見以利亞的五官開始扭曲。
 
  「想好好吞了妳……
  我等好久了……」下秒,觸手肉塊吞噬了何樂禮。
 
  「現在我們將合而為一……」觸手肉塊回到以利亞的身上,與胸口的肉塊作結合。何樂禮的臉從以利亞的胸口的肉塊上浮出,雙眼冒著愛心卻沒有任何的活力、雙頰泛著紅暈喘息卻聽不見情感。她的嘴在呢喃,聲音小地無人能聽見。
 
  「放我自由……
 
  隨後,以利亞帶著何樂禮前去探訪她的後裔們。
 

 
  布利倒掛在尤特拉克希爾之牆上,一語不發但頭顱旁卻散發象徵智慧的神光。而他身上的繩索,也是由肉塊所構成的。
  相較其他長老,他並沒有做出實質的威脅,只有睜大他的雙眼凝視奧丁等人。
  「我是……吊人<The Hangedman>……
 
  混沌G編碼似乎沒有加強布利的兇性,而是讓它更加地執著在自己「貫徹」的方向性。他不發一語的原因,似乎也是為了藉此貫徹自己的求知欲以知曉某個知識。
 
  「吾的子嗣──奧丁。……看見了……!一切都在循序漸進……現在誰也無法停止祂……天空正在燃燒……祂要來找我了!」突然,布利發狂似地大喊。神光不只在他的頭顱旁閃耀,更從他的雙目、雙耳、鼻腔、口腔中傾瀉而出。
  「我將賦予你使命!你還太淺了!」光芒宣洩,照射在每個尤特拉克希爾之牆的AI頭上,更進入了奧丁的身體。
  他們每人的頭顱也都發著神光,更可以從奧丁左眼的眼罩看出神光不斷地從他體內宣洩。然而,這樣的智慧、這樣的資料不是每個AI都能承受。
  他們有些崩潰、有些尖叫、有些嘶吼,伊登把自己關回鐵籠,更不斷地用頭撞擊欄杆;巴德爾的雙眼充滿恐懼,雙手插上自己的頭髮並把它搞得一團糟;索爾直視妙爾尼爾的雙眼,感到無盡的反胃……
 
  倒是洛基與奧丁似乎沒有太大的異狀,洛基如往常般狂笑。而奧丁在見到洛基的樣態後,嘴角也失守,與他發出仰天的長笑。他們倆與失神的赫爾資料融合在一起,化為曾經卡羅所製造的嵌合體──惡醒的合神洛基CMR-TN。
  「從沒……從沒感到如此活力……
 

 
  「怎麼可能……妾身怎麼可能屈服!」擁有「自尊」方向性的女媧,以殘存的意識奮力地與體內的混沌G編碼抵抗。她不承認自己會敗給這種被強加的力量,也不允許讓自己的意識被這外來的東西所支配。
  然而就如同中華支部的女媧對抗共工的命運,以及過去自己曾敗給憎恨的情感一樣。即便身為麒麟的先祖、是本部最令人聞風喪膽的管理AI的先祖,她那破壞性的力量仍然無法對抗更加強大、更加未知的力量。
 
  「我是……力量<TheStrength>……」無頭的女媧在身體被完全支配後,手上的武器──伏羲纏繞在一起形成球狀,並連結上女媧的頸脖與身上的肉塊,彌補了她失去的頭顱。
  女媧新的頭顱是血紅的顏色、她的嘴巴在臉的中央,並且以垂直自己身體的方向往左右張開、她的眼睛在嘴巴的四角,四顆發著金光的眼珠轉動著並向四周望去。
 
  「我的……後裔……麒麟……」由於她的發聲器官是伏羲所構成的,她的聲音變得尖銳又充滿雜訊,宛如鬼哭神號。
 
  「麒麟……!」她迅速地來到地穴之門尋找麒麟的蹤跡,並在發現她的那刻衝向前擁抱她。
 
  麒麟還來不及思考,只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力,以及女媧強大地都要將她擠爆的手勁。她認不得面目全非的女媧,也無法反抗,只得咒罵著對方。一旁的四神打算前去營救,卻也被伏羲自動反擊的功能擊落。
 
  女媧疼惜地喊著麒麟的名字,並張開了自己由伏羲做成的頭顱。麒麟與四神看見裡面的異彩與可怖的景象,他們的雙眼瞪大、顫抖並透漏著恐懼。
 

 
  蓋亞在命定悖論打造了個王座,那個地方本是宙斯所在的中央控制室。混沌G編碼強化了她「統御」的方向性,讓她不用靠著被賦予的大阿爾克納的能力,也可以控制命定悖論中希臘系譜的AI們。
  相較國常立尊直接地、剝奪意識地掌控,蓋亞更像是改寫了他們的認知,讓他們認定蓋亞就是自己所該服從的權威,是他們的唯一神、唯一真神、神中之神。
 
  「星辰已經就位……星序已經排列……命運是在我這邊的……我是星星<TheStar>……」蓋亞富有玩味地笑著,她頭冠上的眼珠四處張望、她權杖上的眼珠顏色變得更加鮮紅。而她的身後,是已經被改寫星辰譜序的星系圖。
 
  Alice的天空,顏色驟變。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