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15

【衍生】真實之下的另一個真實(一)

樓主 望月翼 Philemon
食用前指南︰
1. 正常文。(大概?)
2. 故事接著3-5之後﹐還沒玩3-5的人就先別看﹐以免被扒到會很痛的。
3. 不才在下是標準的ゴドーファン(看到這裡我想想看文的人應該較有個底了吧?某咖啡檢事的戲份會多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
4. 以上三點都能接受的話﹐那應該就可以接下去看了。(毆)









  「喲﹐老遠就聞到那嗆死人的咖啡香味……你這小子什麼時候養成喝咖啡的習慣了?」

  矢張語氣輕挑的說。聽到矢張聲音的成步堂嘆了口氣﹐的確﹐咖啡是永遠不可能對上自己的味﹐況且這杯咖啡也並不是要泡給自己喝。

  第一百零七號﹐被那傢伙號稱是最完美作品的咖啡。成步堂默默的將咖啡到進保溫瓶裡﹐原本咖啡濃郁的香味在保溫瓶鎖上瞬間淡去不少﹑僅僅留下所謂的「餘香」﹐順著時間的流失散逸。

  「聽那小子說﹐自從你揭發了殘留的『真實』之後﹐犯人就一直在拘留所中保持緘默。可是如果依照他之前在法庭上的言詞﹐這其實算是預謀殺人。所以如果他再這樣保持緘默下去﹐御劍說︰身為檢察官的他將會以『殺人罪』提起公訴。」矢張側頭﹐繼續說。「雖然我不知道那小子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應該是很嚴重的意思吧?」

  「嗯﹐所以我今天才要去見他﹐帶著這壺咖啡和這封信。」

  這時候矢張才發現保溫瓶旁邊擺了個信封﹐信封上的字體很明顯並不是成步堂的字跡。

  「那是?」

  「其實我並不知道信件內容是什麼。這封信是今天早上起來﹐真宵對我說千尋老師留了封信︰『說是要給神乃木前輩。』」

  「所以你就打算去見他?」

  「嗯﹐因為我還有事情想要弄清楚。況且﹐說不定這封信的內容也可以替御劍解決不少問題?」

  就算找到了那僅存的「真實」﹐成步堂仍然覺得心中瀰漫著不舒坦的情緒﹐而那情緒並沒有因為找到真實而解除﹑反而讓自己更加迷惘。

  「哎哎……你們兩個都一個樣!」矢張誇張的大嘆了口氣。「不論是你還是御劍﹐都不知道在執著個什麼東西﹐這樣活著看起來真是累啊……」

  「總而言之﹐矢張我先走了。還有順便告訴你另外一件事情﹐真宵她一早將信交給我後就已經跟春美回倉院之里。」

  成步堂順手將門帶上。雖然沒有看見矢張的表情﹐但是從門背後的哀嚎聲成步堂也能夠清楚的想像出矢張那臉扭曲的模樣。
  
  
  
  
  「喲﹐小鬼你怎麼有閒情雅致來這種地方?」就算是隔著玻璃﹐成步堂也能夠感受到神 乃木那只針對他﹑那咄咄逼人的氣息。

  「神乃木前輩﹐今天早上我收到千尋老師要我轉交給你的一封信﹐所以……」

  「所以才到這拘留所?」神乃木不留情的打斷成步堂的話。那封信跟那壺咖啡其實在成步堂剛踏進拘留所的時候就已經請警衛轉交到神乃木手上﹐只是不論是咖啡還是信﹐神乃木都沒有打算打開的樣子。

  「不只這些理由﹐我還想問你為什麼在偵訊的過程中寧可讓自己陷入最糟糕的狀態也不願意開口。」

  神乃木像是早就知道成步堂會問什麼問題般﹐並沒有專心的聽成步堂話中內容﹐反倒是拆開了原本就一直擺在旁邊的信件。一邊看著信的內容﹑一邊露出微笑。

  「果然是這樣的內容啊……」

  神乃木並沒有回答成步堂的疑惑﹐到是對著信喃喃自語。而坐在對側的成步堂也僅是安靜的看著神乃木輕柔的將信折回原樣﹑放回信封裡﹐等待他的答案。

  「『理由……』嗎?以『殺人罪』起訴﹑讓『死刑』結束﹐不是也是挺好的?這是依照『真實』所走的最後之道。」

  「我並不這麼認為﹐神乃木前輩!」
啪的一聲﹐成步堂將雙手拍在桌子上。因為情緒激動而上揚的語氣正好跟神乃木悠然的態度形成強烈對比。

  「那……你想怎樣?」

  「幫你辯護!因為我『相信』你絕對並不是『故意殺人』的!」

  就像是聽到有趣的笑話一般﹐神乃木在聽完成步堂的話後大笑了出來。

  「只是因為『相信』嗎???」神乃木大笑。「小鬼﹐你果然還是太嫩了!」

  「不!應該說是你跟千尋太像了!」突然間﹐神乃木轉了個話題。「我查過你所辯護過的所有案例﹐印象中『王都樓』到最後是你對王都樓提出『有罪』的吧?」

  「因為事實上他就是有罪的。」成步堂不明白為什麼神乃木突然會提起這個案件﹐還是回答了神乃木。

  「所以說﹐小鬼你果然還是太嫩了!」神乃木這才真正的抬起頭﹐用那紅色面罩直視成步堂。「只要你是以這種心態幫我辯護的話。那我告訴你﹐你只會以慘敗收場!」

  「至於如果你真想嚐嚐看失敗的苦澀的話﹐那請便。」

  「順帶一提﹐失敗的苦澀可是比那黑咖啡的味道更讓人難以忘懷。」神乃木依舊大笑的轉開保溫壺的蓋子﹐一口氣將壺內的咖啡一飲而盡。

  「丸步堂﹐我只能說雖然你盡力泡了第一百零七號咖啡﹐但是你依舊沒辦法將第一百零七號的味道抓住。」

  「就如同你現在天真的模樣!」

  神乃木放下保溫壺。「你很強﹐但是你仍然不知道律師到底是為了什麼﹐不過也不怪你﹐其實千尋也不知道何謂真正的『律師』……」

  「光是『信賴』其實並不夠的。你明天在法庭上就能夠徹底體會這點了……」

  神乃木僅僅留下這句話﹐和算是「答應」請成步堂當辯護律師的曖昧不明的態度後便起身朝門的方向前進。「丸步堂﹐會面的時間似乎已經結束﹐接下來就是等著看你明天是否真的能夠找出暗藏在真相底下﹑身為律師真正的真實。」

  「…………」

  成步堂一言不發的看著遠離的神乃木。擺在玻璃另一端的信件和散發著淡淡咖啡餘香的保溫壺﹐像是神乃木回盪空氣中的大笑。對於神乃木那曖昧不明的態度﹐成步堂明白只有「面對」才是唯一能夠釐清真相的方法。

  一切﹐就只能等明天開庭才算是真正的開始。

--
食用後指南︰
0. 不好意思板上撒野了﹐拙文希望沒傷了大家的眼。
1. 附上草人一個﹑五吋釘一只。
2. 如果想看的人﹐這篇絕對不會斷頭。
3. 如果有什麼不吐不快的話直說無妨﹐反正我相信當我走上邪道(ゴ成)的時候﹐已經有絕對的自覺了
--
次回預告︰
滿滿一整篇都是御劍成步堂的互動哦(心)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

613 筆精華,10/2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