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5
GP 3k

第一章、逆轉的倒數計時、開庭第一日(上)

樓主 神取草 davidwu0123
前言
  所有的內容皆為本人davidwu0123(神取草)翻譯,同步發布在巴哈逆轉版和3DS版,轉載請註明或連結。因為文本字數很多,預計只處理主線的五個章節(不過就算這樣一章也還是有個三萬字…)。字數很多難免疏漏之處,所以歡迎指證,相當感激。
  流程是完美攻略的情況,我沒有在裡面捏正確答案,所以不算攻略,可以安心服用。灰色字體一律為本人額外的註解,過場動畫的台詞實在是懶得聽完整,所以就恕我不翻了,麻煩請各位看圖說故事(其實也沒說幾句話)。
──
第一章、逆轉的倒數計時、開庭第一日(上)
(過場動畫)
???
噗噗噗。
???
炸彈可以破壞所有東西。
可以幫我消滅所有的東西…。
???
這樣一來,就可以把全部都怪到那個小姑娘上了…!
12月17日 上午 9點22分
地方法院 被告第五候訊室
心音
(…唔嗯。我才一點都不緊張呢!)
心音
(包括這個令人緊張的空氣,一切都會習慣的!)
???
妳還好吧?希月小姐。
心音
啊!是王泥喜前輩。
心音
我、我完全沒事!甚至還想哼歌呢!
王泥喜
這樣啊…真了不起。不過…
王泥喜
妳的聲音從剛剛就一直在發抖喔。。
心音
(糟糕…!是緊張影響到說話了吧)
心音
才、才沒那回事!我很鎮定啦,很鎮定!
心音
(這個人是王泥喜法介《おどろきほうすけ》)
心音
(是我就職的律師事務所的前輩律師)
心音
(這次的案子雖然是由王泥喜前輩擔任辯護人)
心音
(我決定要一起站在辯護人席,支援前輩)
心音
(…這都是為了保護小忍!)
心音
前輩…你因為那個法庭的爆炸受了這麼大的傷嗎…。
王泥喜
只要和我一起站辯護人席的希月小姐沒事就好。
王泥喜
對…這次這案子也不是和我無關…。
王泥喜
所以我要親手證明她事無辜的。
王泥喜
希月小姐也是吧?
心音
是的!小忍都被懷疑了、我是不會善罷干休的!
???
王泥喜先生、心心…。
???
今天就…拜託你們了。
心音
小忍…!
…咳!咳!咳!
心音
還、還好嗎?
…不好意思。我只要一緊張就會發作…。
在森林裡面的話、咳。就不會這樣咳。
心音
(她是森澄忍《もりずみしのぶ》)
心音
(是我很重要的兒時玩伴。而且也是這次案子的委託人)
心音
(電視新聞說小忍就是炸彈客…)
心音
(可是…這絕對不可能!)
我帶了慰勞品給你們…。這是在我家的田裡面採的。
心音
謝、謝謝!欸…、這是伊予柑嗎?
嗯。…這是奶奶說的。
只要吃了伊予柑、就會有“好的預感”喔。
(註:伊予柑和好的預感的日文發音近似)
心音
是這樣啊!討個“好兆頭”對吧!(我感覺得到喔。小忍的體貼…)
心音
(真慘。為什我拿著橘子眼淚就在打轉呢)
心音
好耶!我感覺到好的預感了!
心音
Let’s Do This!王泥喜前輩,我們一起加油吧!
王泥喜
嗯嗯。…沒錯。
王泥喜
這場審判…一定…要…贏…!
呀啊啊啊啊啊啊!
心音
王、王泥喜前輩!
王泥喜
唔…。
心音
(血從繃帶裡滲出來了!傷口裂開了嗎)
心音
(前輩一直到剛剛都在忍耐,裝作沒事的樣子…)
王泥喜律師!
心音
(什、什麼?)
庭務員
已經快到開庭時間了,請您入庭。
心音
(怎、怎麼會!)
王泥喜
唔啊…可惡!
王泥喜
我一定…保護…森澄小姐。
心音
(該怎麼辦…?已經要開庭了)
心音
(這個時候如果《那個人》在的話就好了…)
心音
(可是就算現在連絡、也趕不上開庭…!)
心音
(……這樣的話就只剩一個方法了!)
心音
王泥喜前輩。請把案子的證物借給我。
王泥喜
希、希月小姐…?妳的意思是?
心音
庭務員先生。
庭務員
是、是的?
心音
我要申請…辯護方的辯護人更換。
心心…!
王泥喜
妳,該不會…。
心音
前輩請你好好休息吧。由我來替小忍辯護!
王泥喜
妳一個人辯護?那樣…太勉強了!
王泥喜
妳到現在還沒有一個人站在法庭上過吧?
心音
沒、沒問題的啦!(大概吧…)
心音
小忍。這樣子妳可以嗎?
……嗯。
我、我相信心心。所以…沒關係。
王泥喜
……
心音
王泥喜前輩。你在擔心我吧。
心音
老實說我也很不安,連心臟都好像要裂開似的。
心音
可是我不能讓現在的王泥喜前輩站在辯護席上。
心音
就由我來辦吧!
王泥喜
……
王泥喜
……我明白了。妳的心意已決呢。
王泥喜
抱歉…希月小姐,森澄小姐就拜託妳了…。
心音
好的!交給我來!
心音
(我叫作希月心音《きづきここね》)
心音
(雖然還是個菜鳥、不過也算是當上了律師)
心音
(這次是我第二次擔任辦護人…)
心音
(一個人站在法庭上倒是第一次…)
心音
(不過…只能上了!)
心音
(我一定要保護小忍!)
同日 上午 9時46分
地方法院 第五法庭
審判第一日
開  庭
法官
那麼、接下來進入開庭審理。
心音
辯、辯護方準備完畢。
亞內
檢察方也準備完畢。
亞內
啊喔…庭上,這是怎麼回事啊?
亞內
我聽說今天是那個像紅毛猩猩的律師當我的對手耶。
法官
哼嗯。就在剛才辯護方提出了交換的申請啊。
法官
他好像因為昨天法庭爆炸案的傷無法出庭了。
亞內
啊喔。也罷,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嘛。
亞內
對手是我的話,想要裝病的心情我也能理解啦。
心音
(什,什麼啊!那種講話方式不狠狠地反駁一下不行!)
心音
(可是…太緊張了,連話都說不太出來…)
心音
(唔唔…!你這個個性偏差的檢察官!)
監測太郎
你這個!個性偏差的檢察官!
心音
啊!喂,監測太郎!
亞內
這…我沒聽錯吧?
亞內
妳竟然把我這樣的紳士說成個性扭曲的檢察官
心音
是、是你聽錯了!不是我說的。
法官
哼嗯。可是在辯護人席上的人就只有妳…
心音
剛剛那是…那個,是這個孩子,我脖子上掛著的“監測太郎”。
心音
有時候他會擅自把我在想的事情說出來。
亞內
啊喔。這樣的話真是太遺憾了。
亞內
如果是這樣,那麼辯護人妳剛才的發言…就有矛盾了啊。
心音
(矛、矛盾?)
亞內
對於剛才的失言,妳用"不是我"來辯解。
亞內
可是,那台機器又會代替說出妳的想法…
亞內
那就代表妳的心裡真的在罵我是個個性扭曲的檢察官啊!。
心音
咦,咦咦咦咦咦咦!(我明明是說他個性偏差…)
(註:亞內檢察官周末會去上英文班,原文是把心音的日文單字"捻くれ"擅自聽成了英文單字“ツイスト”。
亞內
這樣看來,似乎就只是紅毛猩猩換成了小黃雛鳥而已吧。。
亞內
像這樣的超級新手,我不認為有辦法替被告辯護啊。
法官
…亞內檢察官,開場白也說夠了吧。
法官
差不多可以請你進入正題了嗎。
亞內
我明白了。
亞內
別名“新人毒手“的我,還有很多下手的機會。
心音
(你果然是個性扭曲的檢察官!)
監測太郎
個性扭曲的檢察官!
法官
辯護人,如果妳還打算繼續這樣的話,就會請妳退庭了喔。
心音
唔嗚嗚…抱歉。(我明明不是故意的…)
法官
那麼…亞內檢察官,請你開始言詞辯論。
亞內
…請交給我。
亞內
好了。
亞內
整起案子發生在昨天這個法院的《第四法庭》。
亞內
當時第四法庭正在進行某個《爆炸案》的審理。
法官
哼嗯。我也以法官的身分出席那場審理。
法官
王泥喜律師也以辯護人的身分出現在法庭內。
亞內
作為證物在法庭上提出的《炸彈》…就這麼爆炸了。
亞內
結果《第四法庭》全毀…。這是個極為惡毒的案子。
亞內
還好爆炸前一刻大部分的人都避難了…。
亞內
在是再晚一點,就會出現很多犧牲者了。
法官
實際上的死者只有一名吧。
亞內
沒錯。爆炸結束之後調查《第4法廷》,結果…
亞內
賀來穂積《かくほずみ》刑警的屍體被發現了。
亞內
她原本預定以爆炸案的證人身分出庭…。
法官
是來不及逃跑吧。真是個可怕的經歷啊…。
法官
像我也是在逃出來之前,跌倒了十五次啊。
心音
(站在那裡的法官,應該不是幽靈吧…?)
亞內
被害人倒臥在法庭的入口附近。
亞內
恐怕是為了負責避難引導,留到了最後吧…。
亞內
庭上,這是《被害人的解剖記錄》以及《炸彈》的資料…。
亞內
現在提出這兩個證物。
證物《賀來穂積的解剖記錄》的資料已經登錄到法庭記錄上。

賀來穂積的解剖記錄
後腦勺遭扁平物打擊致死。死亡時間在上午8點到11點之間。
證物《布偶炸彈》的資料已經登錄到法庭記錄上。

布偶炸彈
破壞法庭的定時炸彈。以裝在布偶裡面的狀態爆炸。
心音
(證物全都登錄到《法庭記錄》裡面了呢)
心音
(要看《法庭記錄》的話,記得是按《R》)
心音
(等等要記得先確認過)
法官
…那麼請被告入庭。
……咳。
法官
被告,妳還好嗎?妳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不好意思…。來到法庭之後不知道為什麼身體就一直這樣…咳。
不過…我不要緊。
心音
(小忍很努力,我也得振作起來!)
亞內
噗噗噗。那麼就讓我繼續了。被告,報上妳的姓名和職業。
…我叫作…森澄忍。是、是高中生。
亞內
妳事發當時人在法院裡面沒錯吧?
我透過朋友心心,和王泥喜先生認識咳。
然後…那個…那一天來幫他加油。
心音
(小忍的樣子有點奇怪。她非常地害怕…!)
亞內
啊喔。這麼看來,別名“被告毒手”的我,
亞內
有了下手的機會呢。
心音
(你這個性偏差的檢察官…我一定要保護小忍!)
心音
個、個性偏差的檢察官!不對…亞內檢察官!
亞內
唔唔…有什麼事嗎?
亞內
這麼看來,別名“新人毒手”的我,又有了下手的機會呢。
心音
(冷靜,不要緊…冷靜下來開口!)
心音
亞亞亞內檢察官!她她她說的話是真的。
心音
有有有來後訊室的王泥喜律師也已經證實了。
心音
小小小忍。前輩很高興喔。…妳送的蓮藕。
真的嗎?這是奶奶說的,
只要吃了蓮藕,就能夠預見之後的事情。
(註:蓮藕中間有中空的洞,可以看到後面,故有這種解讀。)
心音
是、是這樣嗎。這個"好兆頭"非常適合律師呢!
心音
(不過那東西好像不能那樣生吃)
法官
哼嗯,像被告這樣柔弱的女性,炸掉法庭什麼的…
法官
還真讓人無法置信啊。
我有異議!
亞內
啊喔。庭上可不能被她的外表欺騙了啊。
亞內
因為被告,可是有犯行的《動機》。
我…我沒有什麼動機…!
我、我和被害人也完全不認識…
亞內
沒錯!根據調查的結果,被告和被害人之間沒有關連。
亞內
可是…那根本就無所謂。
亞內
因為犯人的目的在於破壞《第四法庭》本身。
心音
為、為什麼小忍非得像你說的要炸掉法庭啊!
亞內
啊喔。這真是個好問題呢,以妳這種雛鳥級的來說。
亞內
被告,妳以前有受到冤罪之災吧?
咦!是,是的…。
亞內
所以妳就對法庭心生恨意了吧?
我有異議!
心音
等一下!如果那可以當作放炸彈的動機…
心音
那我們的委託人,不就全都有可能變成炸彈客了嗎!
法官
的確,那樣的話有幾個法庭都不夠啊!
亞內
妳是想說對法庭懷抱恨意的人不是只有被告對吧…
亞內
可是這次的犯人,只可能是被告。
亞內
因為可以證明有罪的關鍵證據已經找到了。
心音
(關鍵…證據?)
亞內
炸彈的《某個特徵》顯示了被告就是犯人。
法官
你說的特徵是指什麼?
亞內
這個嘛...。
亞內
這個問題,可以請辯護人回答嗎?
心音
欸?我我我、我回答嗎?
亞內
啊喔。看來妳非常緊張的樣子呢。
亞內
還是讓我這個紳士,替妳釐清這個簡單的問題呢。
心音
(這傢伙冷靜到讓人火大啊。討厭的感覺…不對,討厭的檢察官!)
監測太郎
討厭的檢察官!
亞內
妳!妳剛說什麼?
心音
沒、沒什麼!
心音
(這種時候應該怎麼辦呢?)
心音
(呃…對了!有《法庭記錄》!)
心音
(必要的資訊都記錄在《法庭記錄》的某處了!)
法官
那麼辯護人,請妳回答。
法官
炸掉法庭的炸彈的特徵是?
放在王泥喜的背包裡面
放在法官的口袋裡面
放在布偶裡面
心音
亞內檢察官!請、請不要把我當笨蛋。
心音
炸彈,是被縫在這個…
心音
一臉兇惡的大象娃娃裡面了!
亞內
噗噗噗。好吧,還不賴嘛!
亞內
炸彈在法庭內爆炸的瞬間,似乎還在這個布偶裡面。
心音
(嘿嘿!完美!正中紅心!)
心音
(雖然一開始很緊張,沒問題的!我…辦得到!)
法官
的確,它一直裝在這個裡面呢。
法官
到最後也沒能看見這個炸彈的形狀。
法官
不過,這個一臉凶惡的大象,和被告有什麼關係?
亞內
這個答案就在另一個證物上。
法官
是什麼啊,這個是…?好像有點燒焦了?
亞內
這是尾巴。那場令人遺憾的爆炸中…被害者的
法官
怎麼會!這麼說賀來刑警有長尾巴嗎!
亞內
不是那樣。我在說的是這個布偶。
亞內
它有個很扯的名字叫《假象君》…。
(註:原文是用"捏造君","造"同時雙關"象"這個字,也就是捏造的大象的意思,我則這邊用假象同時雙關"假象"這個詞跟"假象君"。)
法官
我知道啊。它消滅冤罪運動的吉祥物呢。
亞內
沒錯。它的名言是…“我是製造假象的假象君”。
心音
(的確很扯…從各方面來說)
亞內
這個布偶的尾巴,表面是塑膠製的。
亞內
被告的指紋…就從這表面上檢驗出來了喔。
心音
(什、什麼!)
亞內
從假象君上檢驗出來的真正的證據。無疑是從謊言之中洩漏出來的真相。
亞內
因此這就證明了被告碰過炸彈!
我、我…嗚嗚嗚嗚…啊嗚!
心音
(這、這怎麼可能!為什麼小忍的指紋會在那?)
法官
哼嗯。這的確是難以動搖的證據啊。
法官
就作為證物受理吧。
證物《假象君的尾巴》的資料已經登錄到法庭記錄上。

假象君的尾巴
裝有炸彈的布偶的一部分。從上面檢驗出了被告的指紋。
法官
被告,妳有什麼話想說嗎?
……我…我不知道。我…咳咳。
亞內
辯護人,妳覺得如何?
亞內
有辦法說明,這個關鍵的證據嗎?
心音
那、那個…這個…。我…。
心音
(不、不行!什麼都想不到!)
心音
(我明明…得保護小忍的!)
亞內
回答不出來的話,就進行接下來的《判決》…可以嗎?
心音
(怎、怎麼可以!我、我得說些什麼才行…!)
心音
(糟了…聲音出不來…。竟然在這種時候…!)
心音
(我明明應該跨越了才對結果還是無法戰鬥嗎?)
(過場動畫)
成步堂
心音,抱歉我來晚了。
成步堂
我從王泥喜那邊接到連絡了…
成步堂
他說"希望你能代替我幫助希月小姐"。
心音
…抱、抱歉。
心音
雖然很不甘心…。我一個人什麼都做不到。
成步堂
沒那回事。妳一個人堅持得很好了。
成步堂
因為這樣我也才能趕上。接下來就逆轉頹勢吧!
心音
好、好的!
法官
呵呵呵。突然就登場了嗎…。
法官
成步堂,我老是被你嚇到呢。
成步堂
庭上!雖然亞內檢察官要求盡速判決…
成步堂
可是還有很多疑點沒被審理。
成步堂
到底為什麼尾巴會沾到被告的指紋?
成步堂
炸彈一開始又到底是怎麼被引爆的?
成步堂
這些疑點如果不釐清的話,就不能夠做出公正的判決!
法官
哼嗯。你說的沒錯呢。
法官
繼續審理。沒問題吧,亞內檢察官?
亞內
噗噗…我都可以。
咳咳……咳咳咳
成步堂
(森澄小姐很難受呢…)
心音
成步堂先生!小忍的狀況很奇怪。
心音
就好像是在害怕法庭本身一樣…
成步堂
欸?什麼意思?
心音
我想可能是被捲入爆炸的時候留下了創傷。
成步堂
這樣啊…明明很難受,還這麼堅強。
成步堂
庭上…我有個提案。
成步堂
可以的話,我想讓被告到候訊室休息…。
法官
…我知道了。我已經聽過了被告的身體狀況。
法官
就特別許可吧。
心音
小忍妳就到候訊室休息吧。之後交給我們。
嗯…。不好意思。謝謝你們咳咳。
亞內
成步堂龍一…。
亞內
我一直很期待和你碰面喔。
成步堂
…好久不見。
亞內
噗噗噗。你的眼睛可真不是普通地脫窗啊。應該是“初次見面”…吧?
亞內
我是亞內文武(あうちふみたけ)。
亞內
是你永遠的宿敵亞內武文的弟弟!
成步堂
欸欸!
成步堂
(我和亞內檢察官是宿敵嗎…?)
亞內
哥哥受到的屈辱,就由我來洗刷!
成步堂
(總覺得是個很麻煩的傢伙啊…)
亞內
噗噗。庭上!
亞內
檢察方接下來準備了關鍵證人。
亞內
他是可以證明被告是如何讓炸彈在法庭上引爆的證人。
法官
了解了。…那麼請接下來的證人入庭。
???
……
亞內
那麼,證人,報上你的姓名和職業。
法官
證…證人?
バラシマ
姓名→馬等島晉吾(ばらしましんご)
バラシマ
職業→機動防暴小組員警
法官
怎麼回事!那個機械聲是什麼!
馬等島
《鍵盤輸入》=《合成電子音》。和我本人說話是一樣的。
心音
簡直就像是機器人…。
法官
沒辦法正常說話嗎!
馬等島
…有辦法。
成步堂
(原來有辦法嗎!)
馬等島
可是,我很討厭說話。因為沒有…效率。
馬等島
【消費能量】說話>鍵盤輸入 OK?
法官
哼嗯。…真是個麻煩的證人啊。
亞內
他在這次的案子中處理爆裂物,爆炸當時也有在現場。
法官
職業是機動防暴小組員警…意思是和被害人是同事嗎?
馬等島
不是。我和她是第一次在這次的工作中認識。
馬等島
警察組織的人數很多,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局員超過大半。
馬等島
不過發現屍體的時候,我還真的是大吃一驚…
法官
發現屍體…?
馬等島
爆炸之後,最先進入現場的人是我。
馬等島
本來是為了確保大家的安全,卻發現了屍體。
成步堂
(屍體的第一發現者嗎…)
亞內
我想先請他替爆炸當時的狀況作證。
法官
…我明白了。那麼就請你作證。不過…
法官
至少請你先把臉露出來再作證!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

613 筆精華,10/2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