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44

【同人】解惑 [成御] 3

樓主 crystal1314

如果說小學初段的教育只是讓我們成為聽教聽話的好孩子的話,那麼之後的教育就是要把我們訓練成有自尊有獨立思想的人。


小四那年,學校開始讓我們這群在學校裡叫做「高年級」的學生,擔任學校和班級裡的一些職務。
大家都很期待自己會做什麼的位置,因為有職位的話,就代表我們在某程度上已變大人了,我們在這個班房裡這所學校裡是有頭有面有地位的人。

小學時代,地位這些東西已經被放大。
是什麼時候,把我們訓練得不再純真。

一個人能當什麼位置通常都是按學業成績來分,學年第一的我理所當然的被分到成為班長。
我站起來,接受老師替我扣上襟章,在那時已經跟我成為好友的成步堂,更是張著一副要流口水的臉盯著我看。
成步堂和矢張兩人都是吊車尾的,平常就是年級最尾就是他們二人包辦。
不過,成步堂的成績還是好矢張一截,要不是考試時犯感冒,他絕對不會成為班裡的最後一名。
成步堂分到的職務是綠化股長,我們學校的那片花圃出名的爛。
他只能站起來勉強撐起微笑,讓老師把綠化要用的工具交給他,這麼勉強的笑容,實際上眼睛已經泛著難堪的淚光。

我看了他的樣子實是難受,於是我就舉手跟他一起當綠化股長。
他那時投過來的感激,至今我仍忘不掉。

我們二人走著,他提著工具箱,我抱著肥料。
其實這兩項東西對還是孩子的我們來說,這些東西都體積有點過大,而且真的蠻重的,但我們就婉拒了別人的幫助,踏入了花園。


如果我是醫生,我會直接替花園斷症,而且不是死症也是半死不活。
一堆草亂長,果樹的水果熟透也沒有人去處理,跌在地上稀巴爛,發出甜到臭的怪異味道。

再埋怨也是沒有用,我板著臉戴上手套,然後跟成步堂一起清理著這片「花園」

「喂,御劍。」成步堂挖了一下泥,然後看著我。「你當班長不是好端端的嗎?怎麼要來這個沒有人要來的地方…」

「要不是有農夫耕種的話我們那有東西吃!」我拍了拍胸口。「所以我們做的事情是很偉大的!」

「真的嗎?」他目光懷疑。

「真的。」至少必需說服你是真的。「我父親說的。」

「是御劍的律師爸爸說的哦!那麼我們要努力了。」

然後他又展露那個無垢的天真笑容,天真到好像被賣了也沒所謂的笑容。
學級審判之後,律師在他的心目中好像成為了超人的存在,只要是律師說的比耶穌說的對他來說更有說服力。

在我們兩個的努力之下,花園也漸漸有了起色。
老師第一個指名讚賞的是我,我就一把把成步堂都拉起來,對老師說這傢伙的功勞比我大。
然後成步堂這個吊車尾就在我們四十人面前受到班主任的讚賞。

後來在我的生日那天,他把我叫到了花園,然後他跟我說,御劍我不知道可以送什麼禮物給你,但你喜歡吃芒果,讓我給你栽棵芒果樹,每年御劍的生日都可以一起來採一起摘來吃。

其實我跟成步堂不同,其實我跟成步堂也很像。
他因為成績差,所以班裡的同學都嫌他笨不怎理會他,我因為成績好,所以班裡的同學都一邊妒忌我一邊不敢接近我。
我們都是這麼孤獨的人,我們都是這麼渴望對方的陪伴。

我背過他說我要去拿東西給芒果澆水,事實是我跑到別的地方偷偷抹掉眼淚。
那次也是我人生中過得最快樂的生日,也是我最後過的生日。

然後,我就踏入了惡夢。

成步堂站在我的面前,把這些往事娓娓道來。

「御劍,你忘了嗎?」

「怎麼可能忘得掉啊笨蛋…」我低下頭,臉上的表情不知道是高興還是悲哀。

他笑了笑,然後繼續說下去。

「一直以來,我覺得我們都是這麼遠。」成步堂站在我的面前,他用手比劃了一下,指著自己到房間約莫兩米的距離。「我們之間好像有一段不能逾越的距離。」

「學級審判、綠化股長,一瞬間把我們拉得這麼近。」
然後,他慢慢地走到我的跟前,搭著我的肩膀。
「接下來的突然消失,又讓我們變得這麼遠。」

成步堂在我的面前走來走去,他把我的飯廳直接變成他的舞台。
他在大學時代其實是專修美術,副修舞台表演,他除了與我一起回憶往事之外,他更一一在我面前演譯這些往事。

「御劍,知道為什麼我要一直給你寫信嗎?我很白痴我也很弱智,我居然會奢望我的信能夠把我們之間的距離稍微拉近,我寫了五十封給你的話,我們拉近五公分,一百封就十公分…」

「你真的以為自己在說電影台詞嗎…成步堂…」
我啞然失笑,其實,我是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你與我之間的故事,不像一套放了很久卻又沒有結局的電影嗎?」成步堂看著我。「你不覺得你需要替我們之間的糾纏找個解決嗎?」

每當他充滿自信地站在辯護席的時候,他的眼睛就是燃燒著如此堅定的眼神。
我卻怯懦地躲開他的目光。

「你看了那些東西…不是很明白嗎?」我意指箱子裡的東西。「關於我怎樣想的…」

裡頭除了成步堂一直給我寫的信之外,還有我給他寫的信和名信片。
在這一年,我逐封逐封地回覆他給我寫的信。

我每到一個地方,我都給他寫一張名信片。
在普羅旺斯的時候,我途經一個玫瑰莊園,我給他寫了片字隻語。
在那邊我才明白,原來玫瑰不一定等於祝福的愛情,原來玫瑰也可以是委婉的拒絕,愛情除了幸福還可以讓人這麼傷心。

成步堂說過我像小王子裡的玫瑰,然後他像小王子。
當我採下一朵玫瑰的時候,我被上面的刺刺到,我就明白他的意思。
我說,成步堂,這裡有很多的紅玫瑰,但為什麼玫瑰有刺呢?吸引人又刺傷人。

「御劍,但我還是沒有親口聽你說。」

「說了又怎樣呢?不說又怎樣呢?」我笑。「一年的旅程讓我認清自己的感情,也整理好我的思緒,但你呢?你不是還有真宵小姐嗎?」我的聲音逐漸疲倦下來。

「御劍怜恃。」他突然上前抱住了我的肩膀。「我現在說的,你給我聽好。」

我喜歡真宵,非常的喜歡,因為她是千尋老師的妹妹,我沒有照顧好千尋老師,讓她離開了,所以我也像哥哥一樣照顧著真宵。
我喜歡千奈美,非常的喜歡,因為她是在大學裡在我無邊的寂寞中唯一跟我表露關心的人,但原來她卻只是想利用我,利用這麼愚蠢的我。
我會對她們好言相向,但從來沒有人會讓我動這麼大的怒。

「我只能恨你才能讓自己有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去想你。」成步堂抱得緊得我幾乎沒法呼吸。「為什麼你每次都要把自己放在一個高高在上的位置?你可以稍微考慮一下我的感受嗎?」

然後我感到我的肩膀濕了一片。
成步堂無法自持地在我的肩頭上哭得一塌糊塗。

這下算打和了。這年以來流的眼淚,總算有個回應。
我回抱他,緊緊地回擁著他。
我們兩個像競賽般,比拼著力度,好像恨不得把對方揉入肌理般的用力擁抱。

「成步堂,我不對你說喜歡。」我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因為只有愛才能給一個人。」

「怜恃…」
他二話不說捧起了我的臉,然後毫不憐香惜玉地用力親下來。
「我愛你,御劍怜恃…」

他鬆開了自己的衣領,然後一把把我抱起。
我已經沒有腦袋去介意他居然把我公主抱起來,這麼娘氣的抱法。
相觸的嘴唇如此的熾熱,體溫高得幾乎會把人融化。

慾望在微黃的燈光之間跳動,燃亮燈光的不是電力,而是二人之間的愛。
***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

613 筆精華,10/2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