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33

【成御】有罪

樓主 鏡天 mirrorsky
一、

  你開了白色的木門。你看見一個熟悉的人躺在白色的床上蓋著白色的被子穿著薄薄的衣服掛著陌生的笑容。

  你好,他說。你只是點點頭當作回應。他的微笑疏離得讓你以為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我認識你麼?他皺眉著問道。你想,他的樣貌他的表情他的一切都沒有變。

  你搖搖頭,然後你露出溫和的笑容,握著他的手說,不,不過現在認識了,我叫成步堂龍一。他禮貌地笑著,說,我是御劍怜侍。你無力的以額頭抵住了你們緊握的手。

  為什麼,就是缺少了記憶?

二、

  你走出了醫院,然後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

  「喂?」

  「牙琉君……我想把事務所交給你。」

  「……」

  「我……不想做律師了。」

  你蓋上了電話。你覺得,回憶太沉重。沒有了的話,就重新開始吧。找一條平坦的道路,過普通的生活。這次說甚麼也不能放手了。

三、

  你搬到了市區中墮落的地方。一個充滿了罪惡,黑暗的區域。你在那兒的酒吧找了一份工作,鋼琴師,一個不會彈鋼琴的鋼琴師。你不知道在這樣的頹喪感覺中能夠洗去甚麼,又建築起甚麼,不過你對這份工作的薪水倒是很滿意。而在御劍出院後,你也成功說服他和你一起居住。

  居住的地方,其實是酒吧對面的公寓,二樓。白天是靜謐的,偶然走過幾個醉酒的大漢,亂吼亂叫;晚上則是燈紅火綠,熱熱鬧鬧,霓虹燈的招牌倒比日光更刺眼。你為了不讓因為失去記憶而單純的像張白紙的御劍在你上班的時候在街上亂逛,所以你也拜託了老闆讓他當調酒師學徒。

  效果是意外的好。御劍天資極其聰穎,學了沒數個月已經能調得一手好酒,其優雅的姿態亦令人注目,他本身就相貌俊秀,身材修長,舉手投足間更是有著一種高貴彷如貴族的氣質。使酒吧的客人近年慕名而來的不斷上升,倒是讓暗地裡有些見不得光的生意的老闆不知如何是好了。

  你今天跟最後一個客人玩完撲克後,又走到吧檯前,讓擠在一起和御劍聊天的客人們給你讓出一個位來。你著御劍隨意給你調一杯酒,他想了想,不久修長的手指遞上了一杯深海藍色的酒給你。你苦笑,自己自從御劍失憶後已經很多年沒穿那套西裝,可是每次讓御劍給自己隨意調一杯酒他總是給你一杯深海藍色,甘甜中有些嗆的酒。

  他用布擦拭著杯子,你喝了口酒。然後你看著他的眼,他回望。他把手輕輕放在桌上,你便婆娑著他的手。這樣的習慣你已經做了三年。

  酒吧門口的風鈴隨著門的開啟而響起了一陣清脆的撞擊聲。你沒有回頭,可是一聲爽朗的叫喊讓你驚慌。

  他喊他御劍檢事。

四、

  一個穿著紅色西裝的金髮男人快步走近,他的臉容你很熟悉,不過這不是你的律師友人,而是友人的弟弟,一個檢察官。

  你警誡性的站起來,將御劍擋在身後。你不知道他現在的表情是怎樣,他會不會因為這樣想起了甚麼,你只知道要將傷害減到最低。那金髮男人看到你的模樣,他只是友好的笑笑,請你讓一讓。也許他不記得你了,畢竟你的臉容和以前比起來已經改變了很多。

  他和御劍打了個招呼。這時你才看到御劍的表情,是一種困惑的微笑,就像你最初看到失憶的他的時候。你有些興幸御劍看來並沒有注意到那男人叫他是「檢事」,不過也心急著想拉走那個男人免得他喚起御劍的記憶。

  「牙琉響也。」你走到酒吧的一角,然後冷冷地叫道。那男人回過頭,他凝視了你一會,才意識到你的身份,於是他大步走了過來。而突然被撇下的御劍不解的看著你,你只是丟個笑容讓他安心,可是他卻有些微慍。

  「你好,成步堂先生。」牙琉響也溫和地微笑著和你打招呼,彷彿是大家碰巧在街上碰到了般悠閒。

  「你來幹甚麼?」按理說,你在這裡的事只有牙琉霧人,他的哥哥知道。而牙琉君和他弟弟感情雖好,可是他絕不是會打破和友人的承諾的人。

  「我只是來看看御劍前輩,你知道,我在唸法律的時候他已經是我的憧憬……」

  「住口。」你想,這傢伙分明是來搞局的。「你給我走,我不要再在這兒看到你。」

  他聳聳肩,表情依舊溫和卻帶著不屑。「成步堂先生,你憑甚麼把他束縛著?你為什麼不能讓他當回檢察官,為甚麼你要把他過去的一切都拋棄?」

  「你甚麼都不懂。」你抓著他的手臂,扯著他往酒吧門口走去。看到你們的御劍輕輕喊了聲,成步堂。

  「你以為逃避就可以永遠幸福嗎,成步堂先生。」他冷靜地說,然後目光轉向御劍。「你以為御劍前輩過這種生活會幸福嗎,他會快樂嗎?」

  你沉默,你把他摔出門外,然後你狠狠的關上了門,撞得門上風鈴喧鬧不止。御劍放下了手上的工作,走了過來,沒有說話。你知道他在擔心你,所以你感到心更加揪痛了。

  你其實做了這麼多只是自私的為了自己麼,成步堂龍一。

五、

  你的腦袋昏昏沉沉,而你的手中倒握著一個酒瓶。你看到眼前一片血泊,那個剛剛和你玩過撲克牌的客人倒在當中。

  你輕笑,也終於是時候了啊。

  你冷靜地放下了酒瓶,繼續坐在地上,等待警車刺耳的聲音由遠至近而來。然後人聲開始吵雜,一群人走了進來。你看到為首的又是一個熟悉的臉孔,寶月茜。你輕鬆地「嗨」了一聲,舉起沾了血的手打了個招呼。她愣住看了看你的臉孔,又看到你毛線帽上的表情襟章,然後她默默地拿出了手銬,命人將你押送到警車上去。

  不久你被送進了拘留所,小茜親自審問了你。你甚麼問題都不回答,只說你認罪。她臉上盡是錯愕,一遍又一遍審問不果後她只好悻悻然的說她會給你找律師的。她說,她相信你是無罪的。你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想了想,你喊道,那勞煩你幫我找一個叫牙琉霧人的律師來吧。表情甚是狡猾。

  你記得牙琉君最近收了個徒弟,聽他說是個很有衝勁的孩子,不過有時就是太衝了暫時還不適合幫人作辯護。

  你正正想獲得一個有罪審判。你從小茜處得知御劍被牙琉檢事帶走了,這麼一來你也就可以安心贖罪了,把一切結束了。是的,一切。



後記:最近看很多同人都用上失憶的橋段,於是我也不落後地用此橋段來表達我不能玩逆轉4(因為不懂日文ORZ)的怨念!(笑)文筆大退步中,請各位大大原諒我污染了你們的眼睛(鞠躬)不過,調酒師模樣的小御很萌啊~(拇指)另,御劍失憶的原因其實就是老套的交通車禍啦。重看一遍發現很混亂,不過算了,是怨念麼怨念~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

613 筆精華,10/2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