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31

【創作】《情人戰(7)》 (御x冥)

樓主 Zero zforzero
re 安娜:
先謝謝妳一直支持留言,人家是很喜歡看到留言的,先來一個吻!(逃)
以下真的是近期寫的東西了 XD

十三年前 某月某日 晚上六時
狩魔家 書房內

長型的書桌旁並肩坐著兩個小孩。二人身後窗簾被風吹得沙沙作響,飄逸的尾部隨風飛揚。
蓄著淡藍色短頭髮的女生跟黑色中長髮的男生正專心翻著厚重的書藉,一陣寒風吹至男生後頸,他反射性地全身一顫。
扯了扯身上黑色的套頭毛衣,看到旁邊的小女生也在打著顫,男生連忙把窗戶給關上、拉好了窗簾。
「冥。」把黑色長袖毛衣脫下來,披在小女孩身上。嚴冬下男生只餘一件單薄的襯衫。「會著涼的,把它披好。」
狩魔冥扁起嘴巴,看到他不斷發抖就馬上把毛衣丟回去。
「哼,我一點也不冷……乞嚏!」
「反對!狩魔冥,妳的証言不用一秒已經被揭破了。」男孩笑得稚氣,還是把黑衣毛衣披回她身上。
在她面前──他才是自己吧。對著她總是會很自然露出笑容,不再是那副冷漠的樣子。
冥的嘴巴更扁了,只是心裡有一隅接受了他的好意,不再推卻。
七歲的她已經很野蠻。雖然有時候還是會像四五歲時粘著他,但改不了那桀驁不馴的天性──而且還拿師傅送給她的五歲生日禮物來鞭他。
只是,還是好喜歡這個冥。
「弟弟。」
「嗯?」嘴角的笑容不褪,雖然明擺著他比她大上七年。不過,她也把他當成是狩魔家的人了吧?就著這一點,她的確比他「來得早」。
她喜歡叫弟弟就隨她好了。
「御劍怜侍。」
「嗯?」怜侍微挑起眉看著她,迎上她一臉期待的光芒,在她眼中閃爍的光芒中稍稍失了神──然後臉上結結實實捱了一鞭。
「呵呵呵,怜侍弟弟是白痴──」
冥似乎對能讓御劍捱鞭子感到非常高興,瞥見御劍瞇起眼撫著眉心間那淺淺的紅印,冥馬上從椅子跳下來環著書桌奔跑,怜侍從後追趕,壓根兒忘了狩魔豪要他們在他今晚十時回家前要看完那本法律書藉的命令。
怎麼說他都是男生,而且都十四歲了,怎會敵不過一個七歲不到、只懂甩鞭子罵白痴的小女生?不消一分鐘狩魔冥已經被怜侍推在地上。
「偷襲?看我搔妳的癢──」
二人沒有察覺地上微微的搖晃。晃動越趨強烈,對此比較敏感的御劍終於察覺到天地正在震動。臉兒馬上擦白,御劍下意識把冥摟在懷裡。
「……是地震嗎?」
「是……」尾音破碎,怜侍懷內的冥比起地上還未算過份強的震動更關心他身上強烈的顫抖。
他……很怕地震?
怜侍額側冒著冷汗,地震總是讓他想起數年前爸爸被殺的事件,那聲讓人心悸的哀號、他流著淚丟出槍──是自己吧?讓別人擔負「被告」罪名的,是自己吧?
「……御劍怜侍,你沒事吧?」總是暖熱的體溫急速下降,現在已是冷冰無比,她感覺到、就只是很單純地感覺到,他是在恐懼著甚麼。
震動波度越來越大,御劍把冥抱得更緊,勉強地爬前躲在書桌下。書房內牆上掛著的照片被震落,書架上的書也開始逐本掉落。
他想逃,他想獨自躲在角落裡等待地震的完結,只是他無法放下懷內那個小女孩啊……
「小弟弟,你是不是怕地震?」
御劍沒有回答,雙手繼續捉著她的雙肩──他怕,或許潛意識是因為地震跟那段回憶有聯繫,所以他才這樣怕。
「白痴!比我大七年還怕地震──我狩魔冥可是一點也不怕地震的說!」本來想用鞭子抽抽他警醒他的,只是才剛對上那載滿驚慌的眸她就再不忍心擱下狠話。
她伸出了手,輕輕貼在他的臉上。
「不要怕啊,我還在。要怕也不要緊,姐姐來安慰你。以後都是這樣──好不好?」

十三年後 某月某日 晚上九時四十五分
檔案室

  坐在木質的長桌旁,御劍怜侍翻著案件相關的資料。終於,再正常地當回檢事了。
她也沒有走,沒有回到美國──明天,她也會為另外一樁案件擔當檢事。或許她也在這裡吧?
急急揮去自己不自覺聯繫到她的思緒,御劍怜侍發現自己近來越來越頻繁地想起狩魔冥;想起她那次傻氣的哭泣模樣、想起從前……
該放縱自己的情感了嗎?他沒有忘記那時候他師傅的叮囑──冥不適合他。他御劍怜侍只能是他的哥哥。
或許就是因為DL6事件的原因吧?……多多少少他都明白了狩魔豪為何願意收他為徒的原因。
能偽裝到何時呢?偽裝對她不在意、偽裝二人之間只是純粹的兄妹情──連別人都不相信了,這個謊話又怎能夠欺騙到自己?
怎麼說,在美國那段日子少說也有十年了。父親死後他本想自此封鎖所有情感、專心學習如何當一個檢事,而當時他卻無法狠下心冷漠對待那總是燦爛笑著的冥,當時還不夠四歲的冥。
跟她說吧。
迫著自己再次面對明天那場案件的資料,只是明顯的都讀不進腦。他嘆了口氣,無奈地打算把東西打包回家再算。
才剛邁出一步,地面就抖了一下。御劍反射性馬上蹲下,抖動的地板再沒其他動靜。
吁了口氣,雖驚甫未定還是站起來想馬上離開檔案室,走了沒幾步天地又再一次震動,這次似乎並無停止之勢──越來越強烈的震盪,御劍怜侍早已躲進桌子下、倚著桌角逕自發抖。架上的書開始一本一本的掉下來,落在木桌上、落在地上。
他真的怕地震……過了這麼多年還是在怕。雖然已經不再被那個惡夢纏繞,但還是無法克服地震帶給他的驚恐感。
黑暗的往事一幕幕浮現眼前,遮掩了他的冷靜──神經質地抓住桌角,往昔自信滿滿、甚至帶有嘲諷的臉現在是一片慌張跟無助。
誰來救他……爸爸?不,爸爸已經走了。
地板傳來清脆的腳步聲,從聲音的頻率可聽得出正在前來的人極為焦急。黑色高跟皮靴停在御劍怜侍躲著的桌子前。
皮靴的主人緩緩蹲下,發現那沒用的男人真的躲在桌下後,狩魔冥心中總算釋懷;本想給他一記鞭子好讓他清醒過來,但這傢伙看來太慘了,她始終揮不下手。
冥皺著眉也爬進桌子裡,決定採取較直接的手法──把他搖醒。
「御劍怜侍,懦夫夠了。快點走吧,誰知道這場地震會不會增加強度,到時候我可不想跟你一起死。」捉著他的肩膀真的抖了幾下,感受到外來體溫的怜侍顫了顫,抬頭看見冥始終傲然的臉。
仿佛有點安心。伸手自然地把她擁在懷內,他想從她那裡借一點勇氣。猝然被拉進懷裡的冥還是帶笑,像安撫小朋友般拍了拍他的腦袋──平時身高相差十多公分,很難有這種機會呢。
「弟弟。御劍怜侍,你還是這麼脆弱。」
御劍沒有作聲,只是把腦袋倚在冥的肩上。看著他難得的一副軟弱樣子,冥有點心痛。
「總是這樣,害怕甚麼就要逃避。日本跟美國兩個地方你說你為了逃避跑過多少次?」
「御劍怜侍,我在。我一直都在……我想我已經不想再追趕你了,我想跟你並肩而行。要是你想停下,我陪你;要是你想退後,我也陪你。我已經想清楚了──御劍怜侍,以後地震我都要馬上跑過來陪你。好嗎?」
他沒有說話,只是加重了擁抱的力度──冥心領神會。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

613 筆精華,10/2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