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31

【創作】《情人戰(4)》 (御x冥)

樓主 Zero zforzero
re juliansakura :
謝謝妳的支持,第四章馬上送上喲-v- 雖然依然很爛 (逃)

*

【四、初次之勝利】

六年前 某月某日 九時正
一號法庭

全場沈默,望著檢控方站著的人。
「小女孩,你是不是進錯地方了?這裡是法庭,不是來讓你鬧的。趕快跟我出……哇!」鞭子狠狠地抽在他臉上。
「我是狩魔冥。狩魔豪的女兒。十三歲的天才檢事。」
一臉自信的小女孩留著一頭藍色短髮,身上穿著帥氣的歐洲宮延服裝,手中拿著棕色的皮鞭。
金髮藍眼的人都望著這東方人面貌的女生,在聽到狩魔豪名字後,馬上打了個寒噤。
在日本三十多年不敗的紀錄,無人能敵。
而他的女兒竟以十三歲稚齡成為檢事,簡直是天才家族。
辯護方站著的律師聽見狩魔這姓氏,腿已經震得像整個人快要掉下來。
壓力吧。
小女孩再次揮鞭。
「可以開始了沒有?」
法官跟律師驚怯於她手上那鞭子的威力,連忙點點頭。
清清喉,法官一臉嚴肅地說著。「檢控方準備好……哇!」
額上又捱了一記鞭子。
「不要浪費時間問這些問題。我先說案情。被告艾倫鍾斯,三十五歲,檢控方現控告他於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五日殺害當時人二十九歲的愛麗絲布朗。」冥翻著法庭紀錄。
拿起一張照片,展示給別人看。
「這就是兇器。一把切肉用的刀。刀鋒沾上了愛麗絲的血,刀柄則有艾倫鍾斯的指紋。已經很清晰了。完畢。」冥屈屈膝,攤開雙手,滿臉帶著笑地低頭。
辯方律師一句話都答不上。
「辯護方有何意見?」
律師搖著頭,仍是一臉驚怯地望著狩魔冥手上的鞭子。
「哇!」
看似小女孩的她,毫不留情地把鞭子揮在律師身上。
「我討厭看著白痴在做些比普通白痴還要白痴的事,例如白痴地發抖。」冥翻翻眼,看來比律師的年紀還要大上幾倍般。
法官看著這一面倒的形勢,不免有點無奈。
辯方律師,法官不是第一次見,而且每次見他都總是趾高氣揚的。
遇上這小女孩,竟然懦弱至此,實在令人難以相信呀。
「我現在先傳召目睹此刻,且知道艾倫鍾斯殺害愛麗絲動機的証人。」冥用鞭子拍擊著桌子,一邊用挑釁的眼神望著辯方律師。
法官點頭。「准許……哇!」
「還能讓你不准嗎?」冥抿著唇。

「証人。名字與職業。與被害人的關係。」
立在証人席上的,是一名留有金色長髮的二十歲少女。
「我是安娜布朗,大學學生。愛麗絲是我的姊姊……」說著,面前的少女已經一臉淚水。
法官搖搖頭。「真是可憐的少女,才二十歲就失去姊姊……哇!」
冥拿著鞭子瞄著法官。
「安娜,証言你看到的案發過程吧。」

「當晚,姊姊請了艾倫哥哥來吃飯。用過餐後,大概八時三十分吧,姊叫我先入房一下。我不放心,所以我躲在房門看著。姊跟艾倫哥哥說要分手,他顯得很激動,先捉著姊姊不放,姊姊卻掙開了。他跪在地上求姊姊不要離開他,姊卻一臉冷酷地搖著頭。艾倫哥哥就隨手拿起剛用完餐的刀子,指著姊姊,威脅她就範。姊姊還是搖頭,我看著艾倫哥哥一刀插在姊姊的肚子上……好恐怖!他看見姊姊軟軟的癱在地上,怕得走出門口。而我也嚇倒了……直至五分鐘後我才懂走出來報警。」她抖著,大眼睛蕩漾著淚光。
冥雖只有十三歲,卻已經懂事非常。
「安娜,冷靜下來。很快那兇手就會受到處罰!辯方律師還需要詢問嗎?」
律師看著眼前的小女娃眼內兇狠的目光,再思考剛才証人的証詞,確無從發現與証據矛盾之處。
「我想,決定性的證據,決定性的証人,我已經無從反駁了吧?」律師頹然地低著頭。
「的確。法官快下判決。」冥尚算稚嫩的面孔露出一絲驕傲。
法官點點頭,大力敲鎚。
「本席宣判,被告艾倫鍾斯殺害安娜布朗罪名成立。」
她呼一口氣,禮貌地鞠鞠躬。

冥走到法庭外,拿出手提電話。
按下一個電話號碼。
「御劍怜侍,我勝了。」卻是無比冷漠的聲線。
冥很快就切了線,眼角無故有點淚光。是他違背諾言,把她留在美國獨自前往日本的。
她恨他。恨他走得太快。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

613 筆精華,10/2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