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31

【創作】《情人戰》 (御x冥)

樓主 Zero zforzero
嗯…我是新人。(逃)
老實說,逆轉的同人我真的不知道有甚麼可以放的地方…所以既然寫了就找個地方放、希望有人回應、藉此讓自己的文章別被丟在一角……
啊,而最重要的是;我很驚訝地發現,這裡所有的同人都近乎全成御、御成---。口。!!!
怎麼能夠這樣!為了拯救各位御冥派(?),我決定來po一篇長篇…(逃) 衷心希望不支持御冥的別來打我,畢竟這種東西也只是個人愛好。(爆)

都已經寫下不短時間了,是近來對逆轉重燃熱情才好好的去修改了一下漏洞……但文筆仍然很爛請見諒。
另外若果很不幸地各位把我認出來,請不要點名……我會害羞的(大炸)

好了…不說太多,來文~

*

【一、終結的開始】

某月某日 下午 九時四十二分
國際機場 十二號搭乘口

「……你要去哪裡?冥……」
聽到這把熟悉的聲音,狩魔冥訝然轉過頭來,一雙大眼不可置信地望著面前的男子。她蹙眉叉腰,難掩震驚,只得一臉不滿意的瞅向前方,嘴唇顫抖著開口。
「為、為甚麼你會知道……」
男人揚起眉,相反地他一臉得意,看得她極其不爽。「……多虧了這個。」他手上拿著藍色的方形物體。一時間她想不起那是甚麼。
「那、那是……」
他抿抿唇,認真的瞄著她。
「你在那傢伙身上裝了發信器吧。應該是在他的……大衣裡。」
終於明白了,冥心裡暗暗責怪自己的失策。──然而自己真的不想他來嗎?她抬起頭,正視他,依舊是他熟悉的倔強面容。
「哼……真行啊。那個刑警一直穿著這件又髒又臭的大衣……看來,是被混到行李裡了。」冥打開行李箱裡找著,抽出一件淡綠色的大衣,「一會兒,就丟到垃圾箱裡去吧。」再次蹙眉,表情仿佛帶點不屑。
御劍怜侍怔住,但他知道,這才是狩魔冥。
「啊……是啊。說到大衣……那傢伙說他從現場取出來的遺物總共有四個哩。」他有點疑惑。以狩魔冥的性格,該是不會有錯漏的。縱然他相信她,多於那個冒失的刑警。
她心裡一涼,急忙掩去臉上的慌張,皺著眉裝出甚麼都不知道。「第四個遺物……?」
「好像是放在大衣口袋裡了。」
她無言,沈默了好一段時間。到想到用甚麼東西來掩飾,才再次露出笑容。「事情已經解決了。已經……無關緊要了。」
他側著頭,一臉懊惱。他知道她就是在隱藏甚麼!這樣認知令他的心有點不安──但既然她亦不想提,他也不會提。
很快的轉了話題,這次是他真正關心的事──「以後你想怎麼辦?」
她抿緊了唇,「這和你沒關係。」
眼神轉趨凌厲,他已經太清楚她以後下一步會怎樣。「你想逃避嗎?」
從他口中出的話使冥馬上激動起來,「閉嘴!你根本就不明白……身為狩魔豪女兒的立場到底是怎麼樣的!」
激動得,連手也伸出來指著他。
看到她刺猬般的反應,他的眼神反而變得溫和。
「冥……」
她眼裡再次有著自信的光采。
「不能辜負……周圍人們的期待!一定要勝訴……不要去想失敗。父親他是一個天才!但是……」
她不想說下去,說下去就是表示自己的軟弱,自己的無能,可她不想承認。
哀傷的眼神再次變得嚴厲。
「我卻不是。這些你能了解嗎?」
他的確不是狩魔家的人,站在冥的立場去看,身為天才檢察官的後裔,若不能承繼衣砵,延續天才檢察官的美名,也許亦會被人看不起吧。這種壓力,他明白,卻不了解。
「我……不是天才的話……是不行的。」
怜侍抱著臂胳,不知該說甚麼才能安慰到她、才能讓她明白他也擔心她。他看得出她的軟弱,她所裝出來的堅強,快要崩潰了。
「的確,說不定你真的不是天才。但是……你是檢察官。現在是……以後也是。」
冥再次受刺激,一臉茫然地望著怜侍。她不能……不能表現出他的話正刺中她內心深處。
她自嘲般揚起嘴角。
「對於我來說……已經不可能了。因為……我已經連鞭子也捨棄了。」
鞭子……他記起了。怜侍在袋子中拿出了甚麼。
「差點忘了。成步堂他把這個給了我呢。」他拿著她在法庭用的鞭子。
成步堂……他竟然連這種情況都想到了呢。
冥呆呆地望著這陪著自己身邊多年的鞭子。
「再說一次,我們不是為了檢察官的名譽而戰。那條鞭子,到底該用來打擊甚麼……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他嚴肅地望著她,如像穿透她的一切。
她害怕他這種眼神。她揚起眉,再一次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要在他面前保留自己的最後一點自尊。「你總是這樣……總是……丟下我,自己一個人走掉。」
這次,她再笑不出。眼櫺有著上冒的熱氣,只是她絕不能哭、絕不能在他面前哭。
「……御劍怜侍,我恨你。」
是否語帶雙關,他真的不知道,只是再次把目光停在她身上。
「但是,終於……我找到了向你復仇的機會。如果能夠勝過那個男人的話……如果能夠打敗成步堂龍一的話……我就能超越你了!這就是……我的『復仇』。」
她笑了,卻笑得很苦。
原來一切都是為了他嗎?她會回來,始終還是為了他……?還是今日的離開,也為了他?
「是嗎……」他低頭。
「要我從頭開始,對我來說……是不可能的。」已經無辦法重新開始了。落得如斯田地,以後她真的不知道還能如何。
「可以的。就像華宮霧緒小姐那樣。」他仰起頭,嘴角帶著一絲淺笑。
「……華宮霧緒?」她愕住。
他的笑容消失。「你不是想過利用她嗎。但是你只不過是依賴著你的父親……狩魔豪而已。」
他的話再次擊中她內心深處。
自小,父親就很疼愛她。她聽他的指示,成為檢察官……要強迫自己不擇手段去勝出,都是為了父親。
她是在依賴父親,學著他、要成為他──因為在她眼中,他是最強的人。
「……今天,你趕上了我。我們兩人現在在這裡並肩而立。」
他知道,她總是想勝過他。是因為當年吧?獲得更多讚賞的總是自己。
冥皺眉。
「但是。我並不想就這麼停下來。如果你不願再前進的話……那麼我就只好對你說再見了。狩魔冥。」他的話帶著挑釁的口吻。
她皺著的眉緩緩放鬆。眼裡馬上注滿了淚水,終於守不住防線奪眶而出。
她懦弱的樣子,他不習慣看見。眼淚猛的掉落,她顫抖的雙肩像失去倚靠般,他好想把她擁入懷內。
「我、我……我可是狩魔冥。你別想一直走在我前面。現在開始……才要分勝負呢。你準備好吧!」
一邊大哭著,一邊說出一貫倔強的話來──這樣的冥,有點可笑,也很可愛。她抹去淚水,轉過頭灑脫離去。
目送著她的背影走向離境入口,他釋然一笑。不捨,當然有。然而他不會挽留。狩魔冥……會在預備好之後再次回來找他。
他期待著。
「我們一定會在某天重遇吧?」
漠然的笑容仿佛帶點期許,御劍怜侍離開了機場。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

613 筆精華,10/2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