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1k

RE:異端者的迴廊 翻譯&獅魂之王與選定騎士 略譯

樓主 松茸 mire13579
異端者的迴廊 第四回

路澤:——那麼。看來差不多有必要提出一個假說了。
路澤:以這是類似於我所做的夢為前提。一般來說,夢這種東西是……。
路澤:是無法得知何時會醒來、且醒來後會忘記其內容也不奇怪的。
路澤:那麼。關於這場夢的考察只能在夢中作結。
路澤:畢竟身為螺旋的我,不一定還能再次作夢呢。
莎塔娜:我是不覺得這夢有複雜到需要考察。
路澤:是嗎?我們不是在這裡遇到了好幾人的異端者嗎。雖然也是有已知的面孔……。
路澤:其中也有以我的視角來看無法得知的臉孔在。這種隨機性質該如何解釋。
莎塔娜:多少有點察覺到了吧?那些是你的同胞們……。
莎塔娜:「與等級VI有某種形式上的關聯的人們」喔。

靈魂連結著的生命共同體,有這種深刻連結程度的人……。<靜>
也有可能只是曾經有交過手的對象,<獅子王>
甚至是僅僅是被利用的存在。但是……。<三女>

莎塔娜:他們確實因你們等級VI的存在而嘗遍苦難,是作著惡夢那方的存在喔。
莎塔娜:因此他們的靈魂,就算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們,卻也有可能在這空間中甦醒……。
路澤:雖然是令人深感興趣的洞察,但是這樣會有一個無法解釋的例子。就是他。
莎塔娜:哎呀。不如說他才是根源啊?

何止等級VI,製造了使原初絕望甦醒的因、以惡夢填補記憶剝落來前進的禁忌之子……。<約哈>

莎塔娜:在做著惡夢的夜晚迷路到這種地方也不奇怪吧。
路澤:呼母。也有這種看法啊……。
路澤:……那麼。莎塔娜,當然也能聽聽關於你自身的解釋吧?
莎塔娜:甚麼?
路澤:關於你為何會在這裡這點。
莎塔娜:………。
路澤:就算各自的形式不同,對他們來說等級VI是「命運」。那麼……
莎塔娜:因為已經察覺到你想講甚麼了所以我先來喔。
莎塔娜:因為小莎塔娜可是大惡魔,所以當然像夢魔一般的事當然也能作得到的。
莎塔娜:我只是來主人的夢中露個臉而已。如果期待更多的話就免不了被誹謗成誤會了的男人喔。
路澤:是嗎。那就這樣吧。因等級VI而作惡夢的存在,如果說那就是他們的話……。
路澤:那麼與我在一起的時間,對你來說也不過是場惡夢。這樣的話也太平淡了。
莎塔娜:………。
莎塔娜:嘛、或許也不盡然全是「惡」夢就是了。
路澤:意思是?
莎塔娜:沒事喔。而且主人不是一直講嗎?
莎塔娜:他們是因原初螺旋或等級VI而作惡夢的人們。但是……。
莎塔娜:禁忌之子取回了自我、現在也持續前進著……正是因為有著這場惡夢。
莎塔娜:嘗盡的苦楚、被苛責的惡夢,這些苦痛使他們站起、並留下了甚麼。
莎塔娜:這不正是主人最喜歡的理論嗎?對吧,司掌恐怖的深淵的怪物。
路澤:呼呼呼……的確的。這樣的話,又湧出了些興趣呢。
路澤:還想再留在這裡一會呢。感覺能看到很多有趣的事物。
莎塔娜:但是無法如願所嘗正是難過之處。……主人。
莎塔娜:當早成來訪便會從夢中醒來,這可是世界之理。布倫蓋爾已經被打倒了不是?
莎塔娜:就如同異端者的他們結束了生涯一般、正如同你的同胞們敗戰消逝一般……。
莎塔娜:就算是永夜之主的你,總有一天也會被朝陽照耀,迎來結束之時。
莎塔娜:……你看,差不多迎接的人來囉?

<鏘鏘鏘鏘鏘!>

路澤:………。
莎塔娜:哈啊……沒想到居然落得這種得做如此老套的事。
莎塔娜:醒來了嗎,我的主人?
路澤:……那是甚麼啊。
莎塔娜:從古流傳下來的好方法,敲平底鍋的那個。
路澤:啊啊、今天是你負責料理啊……。
路澤:……那個。稍微等等,莎塔娜。
路澤:………。
路澤:在昨晚的記憶很模糊的我的寢室中有著似乎一同度過一晚的女性在。這時候該……。
路澤:由你來講「爛人!無法置信!」然後對我丟枕頭開始嗎?
莎塔娜:以扮家家酒來說也太老了吧~。是說可沒同床共枕喔。我說過陪睡先保留著啊。
路澤:是嗎。在那場夢中你一直在我身邊就是了……。
莎塔娜:……恭喜您,身為深淵的怪物的我的主人。
莎塔娜:你就在剛才,知曉的人類們所說的「睡昏頭」的感覺囉。
莎塔娜:雖然我是不知道區區螺旋在冥想中看到了甚麼,但是夢境是與現實相對的。
莎塔娜:在區區幻影中感受到似乎看到真實的話,那是把瘋狂與真理搞反一般的事喔。

【海岸的研究所 餐桌】
路澤:………。
莎塔娜:嘛啊、終究只是假裝在吃飯的扮家家酒。失去興趣的話會整個人心不在焉也是當然的……。
莎塔娜:但作為被配合一起玩的,我就把這角色扮演貫徹到底吧。
莎塔娜:——對他人的手做料理毫無興趣的吃著在人類社會中可是很失禮的喔?
路澤:啊啊、抱歉。當然你做的培根蛋一直都很好吃。
路澤:但是……呼、呼呼呼……。呵呵……。
莎塔娜:這樣吃相很差喔~主人。請決定好要笑還是要吃。
路澤:沒錯,我是螺旋。不管是攝食還是睡眠,都只是在模仿而已。
路澤:為了滿足好奇心、為了理解人類,只從外側來模仿著人類。但是、然而……。
路澤:——這樣啊。這樣的我、螺旋……作夢了!
路澤:呼呼呼……莎塔娜、你覺得呢!?為何我會在這種時間點做了第一場夢!
莎塔娜:哈啊。……看起來真是開心誒?
路澤:當然啊。莎塔娜。當年只是個怪物的我,只能讓人類恐懼的存在的我……。
路澤:能夠像這樣到達能夠作夢的程度。因為被你所殺!
路澤:這不正是如夢一般的時間嗎。還能有比這更高興的事了嗎?
莎塔娜:就算你這麼說。……能夠只因一場夢就開心成這樣,主人依舊很輕鬆呢。
莎塔娜:以活了悠久時間的大惡魔莎塔娜來說,某種意義上很羨……
路澤:沒錯,有句話是不好的預感。那麼布倫蓋爾會被危機迫近也是無意識中察覺到的嗎?
莎塔娜:沒在聽~……。
路澤:但是布倫蓋爾是不久前被淨化的。為何事到如今會?呼母、怎麼回事呢……。
路澤:嗯、好、決定了。我要去一趟零件之國。
莎塔娜:蛤?
路澤:差不多「他」也要在零件之國開始戰鬥了。也想看看瑪機納的狀況。
路澤:啊啊、你待在這也無妨。一直讓你配合我也很不好意思。
路澤:我會在適合分段的時間點回來的。沒事的,不用來接我。<消失>
莎塔娜:……嘛啊、如果是要一個人出門也是沒關係。

路澤:這不正是如夢一般的時間嗎。還能有比這更高興的事了嗎?

莎塔娜:……所以才說了總有一天會醒來的啊。
莎塔娜:(……嘛啊,的確,差不多要來了呢。那個螺旋的青年與被變成人類的等級VI)
莎塔娜:(……他們的話,就算放著不管也會來到這個國家的吧。但是……)

路澤:沒事的,不用來接我。

莎塔娜:(……那個狀態啊~……一~~~定會搞事啊……)
莎塔娜:……沒辦法。畢竟小莎塔娜是很顧慮主人的溫柔大惡魔呢。
Adams:————?
莎塔娜:那個青年他們。你也知道吧?
莎塔娜:如果那孩子們發生了甚麼的話,包含主人在內全員在適當時間把他們全帶到這個國家來。
Adams:————。<消失>
莎塔娜:總之先這樣就行了吧。
莎塔娜:畢竟我可不希望在開幕前演員就先倒下了呢。
<敲門聲>
???:失、失禮了……那個……。
莎塔娜:啊啊、歡迎。……要來杯咖啡嗎?
???:誒……?那個……那麼,我開動了。……然後。
莎塔娜:主人的話現在不在喔,似乎突然有事了。
???:哈啊……。……這、樣啊。
???:那個……時間已經很緊迫……所以,想說……最後來打聲招呼……。
莎塔娜:我懂你的心情。是別在這種時期到處亂晃對吧。
???:……那個。
莎塔娜:說是這麼說,都到這種程度了,不會放著不管的,所以請安心。
莎塔娜:畢竟對於主人來說,你也是得在這舞台上跳舞的重要演員啊。


莎塔娜:——如此這般。
莎塔娜:雖然我的主人依舊是那個樣子。但馬上就要開幕了。
莎塔娜:怪物、螺旋、似人之物以及惡魔所交織出的地獄的舞台。
莎塔娜:還請到場的各位觀眾先別離席稍做等待……

給天真之罪降下裁斷
給偽神之民贈與真實的祝福

獄蝶從泡沫的惡夢中醒來
怪物們從深淵之闇中甦醒

背著已毀壞的約定
禁忌之子面對原初的絕望

絕望之楔共六根
而立於楔旁的柱子也共六根

歡迎來到異端者的迴廊



這前方,將抵達最終舞台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