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5
GP 99

【同人】Fate Dún Scáith

樓主 緋櫻 Fghjjo
已經改好了,進日將會繼續更新
今天試想請大大們來看看新板與舊版哪一個比較好??(還望能有些指點
-------------------------------------------------------------------------------------------------------------------------------


(一)  英靈召喚,失敗??
  
聖杯戰爭,由聖杯選擇七名魔術師互相競爭來成為它的持有者,魔術師們透過聖杯賦予在手上的令咒來支配servent(從者),而servent是聖杯將某個時代某個國家的英雄的靈魂召喚到現代分配給各個魔術師幫住進行聖杯戰爭,從者依照生前的傳說持有與之相應的象徵物就是所謂的寶具,各個從者也因為傳說的不同被分成7個職階,saber(劍士),lancer(槍兵),archer(弓手),rider(騎士),caster(魔術師),assasin(刺客),berserker(狂化者),有些從者會因為擁有許多不同的技藝、技能而出現同一名英靈同時可以擔任複數職階的情況,servent替魔術師主人戰鬥取得勝利,魔術師則提供英靈顯現於現世所需要的魔力,直到剩下最後一人,此時聖杯將會實現那人的任何願望。通常聖杯戰爭是發生在日本冬木市,由聖堂教會監督,當七名魔術師皆召喚出屬於自己從者時,聖堂教會將會通知各個魔術師,在冬木之地揭開剩杯戰爭得帷幕。

「那位大人說今天這是本家最後一次為你準備聖遺物了,如果這次又失敗,我再如何去說情也沒有用了,大小姐」
「我知道了,謝謝你,叔叔」
一名深紫色長髮的少女,對另一位高大男子說到
「不過艾莉絲大小姐明明是時鐘塔裡成績最優秀的學生,而且做為魔術師的資質也是一流的,究竟為什麼召喚會一直失敗?」
時鐘塔,由魔術師協會創辦得魔術師學院,招攬世界一流的魔術師家族的子弟到時鐘塔學習,而艾莉絲正是在眾多精英裡頭脫穎而出的魔術師之一。
名為艾莉絲的少女不甘心得咬牙
「你放心好了,今天我一定會成功召喚出英靈來給你們看的,那今天的聖遺物呢?在哪裡?」
「這是一名探險家在愛爾蘭邊境找到的」
說完,拿出一條鑲著血紅寶珠的項鍊
「這是?」
「經過鑑定據說是魔術師的血液,而且還帶著很強大的魔力,被認為是某一為英靈的血凝固而成的」
聖遺物,古代英雄所留下的物品,透過聖遺物可以增加與英靈的連結,用來提高召喚成功的機率
「好吧,拿來。我去準備一下,待會到祭壇來」
再一個滿是灰塵的地告,中間有一個圓型魔法陣,魔法陣的中央放著剛才的項鍊,艾莉絲站在一旁吟唱著
――宣告。
汝以身追隨於吾,吾將命運寄于汝劍。
響應聖杯之召喚,若願順應此意、此理,便回應吧!
於此起誓。
吾是成就世間一切之善行者、
吾是鋪墊世間一切之惡行者。
汝身纏三大之言靈七天,
由抑止之輪前來吧,天秤之守護者啊!!
愛莉絲將魔力注入魔法陣,魔法陣緩緩升起,光之粒子跟著魔法陣旋轉,隨著咒語逐漸加速,最後發出強烈的閃光,能量迸裂引起了灰塵
「成功了,無疑是最強的英靈。」
然而在魔法陣裡頭卻什麼也沒有,而那條項鍊還是仍然躺在原處
「怎麼會....失敗了...?剛才明明就有感覺到servent的魔力,怎會?」
「大小姐....您就不要再繼續追求聖杯了吧,本家會另外找人選替補的」
男子安慰的說道,感概命運的無情「真的實在是…很可惜....」說完便轉身離開
艾莉絲獨自一個人站在無人的祭壇上,撿起祭壇上的項鍊
「可惡,難道我真得沒有做為御主的才能嗎?明明都已經付出這麼多努力了,還是不夠嗎?」
憤恨地對著手裡的項鍊自言自語
「我…明明…只是希望….可以得到認同而已….只是希望有人可以轉頭看我一眼」
艾莉絲出生於魔術名門分家的孩子,父母去世,生活的一切都只能仰賴本家的支助,接受親戚的冷嘲熱諷,靠著努力登上時鐘塔的頂端,並沒有得到任何的認同,反而被取笑是靠著天生優質的魔術師血統才達到今天的成就,本來想靠著照換強大的英靈來證明,因為英靈的資質完全是魔術師自身的休為來決定,卻不斷地召喚失敗,艾莉絲跪坐在地上,眼淚不爭氣得灌滿了眼眶,淚珠一滴一滴的打在項鍊的寶石上。
(二)影之國的女王
在睡夢中,艾莉絲隱隱約約聽見
「你是我的master(主人)嗎?」
一個女性的聲音,她說master(主人)也就是說她是英靈
趕緊坐起身來
「你是誰?你在哪裡?」
對著空氣,然而除了她,房間裡並沒有任何人
「睡糊塗了嗎?」
「吾之真名為斯卡哈(Scathach),master(主人)」
從內心傳來的一個聲音
「本次召喚似乎出了差錯,在我原本應該以lancer(槍兵)的職皆現世時,剛好也有另一個lancer英靈出現,迫於無奈,只好以附身的方式顯現」
「是嗎?是的我就是你的主人」
「契約在此成立,master吾之槍將為了守護汝之勝利而在」
「好的,請你稱呼我為艾莉絲就行了,不過我這樣自言自語的有些奇怪呢」
「是,艾莉絲,可以直接在心裡對話,並不需要真正的對話,基本上與聖杯戰爭的從者關係是一樣的」
「斯卡哈,你使哪裡的英靈呢? 你對聖杯的祈願可以說來給我聽聽嗎?」
「我是來自艾爾蘭的英靈,如果願望…非要說就是希望能找到足以殺死自己的人,如果…如果那人是過去由自己的雙手授予魔槍的人的話就更好了,這就是我的願望,我對聖杯的祈願,那麼,master你的願望?」
斯卡哈,居住在凱爾特仙境的影之國,被認為是接納死者與亡魂的幽冥國度之王,有著跨入神域的武技與古老的符文魔術,教授過幾位著名的愛爾蘭英雄,其中尤以光之子庫夫林最為著名
「我的願望嗎….贏得聖杯戰爭,這就是我的願望」
「是!我定會為您帶來勝利」
「是嗎?那真是令人放心,不過好累~明天還要上課呢,那lancer晚安喽」
一陣睡意襲來,艾莉絲又昏沉沉的睡去
隔天一早艾莉絲醒來
「我昨天晚上不會是在做夢吧?lancer(槍兵?你在嗎?」
「yawn~(哈欠)早安呀,master」
「看來不是在做夢」
「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要繼續睡了,艾莉絲昨天晚上弄得我累阿」
「....不要說這種會使人誤會的話....而且你是servent怎麼會有疲勞感」
艾莉絲面紅耳赤的說著
「艾莉絲桑,您該不會忘記我是以憑依的方式現身這件事了吧?憑依一般是將過去、現在、未來的人附身到自己身上從而得知一些想要得到的知識與力量,因為本王通曉世間的古代魔術,所以就有點類似一個人住進你心裡頭的感覺,所以我現在可是要跟正常人一樣吃飯、睡覺的」
「ㄟ~是這樣子的嗎?」
艾莉絲一邊穿上衣服一邊對斯卡哈說道
「對了,艾莉絲,召喚我的當天晚上使用的聖遺物呢?」
艾莉絲指了指放在盒子裡頭的項鍊
「怎麼了嗎?這個應該沒有用處了吧?」
「帶上它吧,會用到的」
「嘛~好吧」
艾莉絲走到梳妝檯前,準備帶上鍊子時
「我說阿,master」斯卡哈不可置信的看著鏡子
「怎麼?突然用敬語的」
「我們兩個人會不會長得太像了?」
透過艾莉絲的眼睛,斯卡哈看到鏡中的艾莉絲居然和自己一模一樣....
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和自己召喚出來的英靈長的一模一樣,艾莉絲不由得感嘆這個世界還真是捉弄人,艾莉絲走在往時鐘塔的路上想著,這時她察覺到一件事
「lancer既然你是附身在我的身上那如果與從者相遇你要怎麼戰鬥?」
「當然是用你的身體戰鬥阿,我」
「....誰是你阿!!我是艾莉絲....你的主人,所以戰鬥得時候你會與我交換人格,用我的身體戰鬥? 那如果戰敗怎麼辦??我也會跟著消失嗎?」
「嗯,當然」
「什麼?可是戰鬥技巧什麼的我一項也不會呀,更何況你是槍兵,我並不會使用槍,甚至連槍都拿不起來」
「嘛~交給我就是了,放心吧」
自從發現自己與主人長的一模一樣後的斯卡哈,貌似倍受打擊
艾莉絲走進教室拿出一本書假裝在閱讀,偷偷跟斯卡哈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話著
突然
「master(主人)注意腳邊」
艾莉絲趕緊起身離開座位,,自己的位置底下冒出了一面石牆,剎時整棟大樓開始劇烈的晃動,無數個刻滿古代文路的石牆出現,巨大的藤蔓纏繞住整棟建築物,粗壯的根破窗而入,過了一會,震動停止
「快看!窗外...整個學院被無數個石牆包圍住了,就好像迷宮一般」
一名男同學指向窗外說道
人群聚集到窗口
這時
「吼-----」猛獸的叫聲化破天際
「啊啊啊 阿-救...救救我」
走廊上一名女同學喊道
外形像狼的怪物衝進教室,後面跟著的狼群包圍住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學生們
「從者?」
「沒錯,是從者做的」
「可惡,大家快逃,找導師,他們可以保護好你們的,會使用攻擊型魔法的人,掩護他們,不要戰鬥」
魔法被分為各種的種類,攻擊魔法也就是可以直接對敵人造成傷害的一種,   艾莉絲等到所有人都離開後
「我要戰鬥 lancer借給我力量」
「交給我吧,閉上眼睛,把身體交給我」
閉上眼睛,當她再次睜開眼,艾莉絲眼神變的更加銳利,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
「好久沒有用肉身戰鬥了,久違的感覺阿」
斯卡哈握了握手心,伸手觸碰艾莉絲帶來的鍊子,觸碰的瞬間鍊子上的寶石耀出燦爛的紅光,從紅光中一把長槍出現,斯卡哈握住槍柄,
「那麼~我們開始吧」
血紅的長槍指向狼群,斯卡哈後腳使力一個箭步衝進狼群堆裡頭,下一秒,血柱自四面八方噴起,停下腳步,一匹巨狼擋在斯卡哈面前,相較其他,牠的體型較為巨大,示意狼群包圍住斯卡哈後,仰天長嚎,像是暗號一般,而令艾莉絲吃驚的事,從巨狼的口中竟然射出了一顆顆炙熱的火球,無數顆火球飛向斯卡哈,而斯卡哈則是輕鬆的斬斷迎面而來的火球前進,血花噴濺,血雨後方的是無數顆火球。紫色的身影在熾紅與血紅之中搖擺,短短幾分鐘內,斯卡哈解決了一整個集團的猛獸,還游刃有餘的樣子。
「嘔-」艾莉絲吐出大量的嘔吐物,斯卡哈將身體交還給艾莉絲後,瀰漫整間教室,血的味道使得艾莉絲覺得一陣噁心。
「這就是聖杯戰爭,充滿著屍體與血腥,往後還會遇到更加....的事,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以」
「少瞧不起人了,這種東西我馬上....就可以適應的」
幾乎快把早上吃的東西吐光的艾莉絲無力的說著,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屍體,艾莉斯不免感到不舒服,一想到往後可能還要面對更多堆積如山的屍體心情就無法平靜
「沒有想到你們學校除了你以外會還有其他的master,照這個情勢應該是對方展開了結界想要把塔裡頭全部的學生都殺掉用來轉為自身的魔力儲存下來吧?畢竟這裡是全世界魔術師精英聚集的地方,而且以結界的強度來看,是寶具,嘛~不過很不湊巧的,這裡有一個格局外的英靈,我想是施術者沒有預料到的,那麼,接下來呢?master桑?是要救助學生?還是逃跑?做為槍兵在結界上開洞我算是在行的喔~」斯卡哈悠閒地說著,彷彿從屍體傷痕處流出的鮮血和漸漸腐敗的臭味不存在一樣。
寶具,象徵英靈事蹟的寶物,而固有結界,就是將英靈身前存過得時代 世界 甚至是新中的景象完全複製成為現實,取代現有的世界,是為侵蝕世界的大禁咒。
「直接去打倒施術者」
「不過我們似乎被困在迷宮裡頭了....這個迷宮似乎是英靈的固有結界,不過顯現的不完整,所以只能使出一部分的力量嗎?」
繞了一圈還是對這迷宮沒轍的艾莉絲對斯卡哈說道
「這個結界從一開始就是召喚不完全的狀態,原本固有結界應該是以消耗大部分魔力為代價召喚出英靈心中的風景做為世界的咒術,英靈的寶具,召喚不完全這是不可能的,另一個可能就是寶具並沒有發動?」
「是英靈的氣息,master請做好戰鬥準備,還有我們似乎被狼群包圍了」
「これぞ大軍師の究極陣地。『石兵八陣』(かえらずのじん)!」
「魔術強化!全能力提升!魔法耐性提高!狂亂之風,聽命於我,化為無之守護」
接著巨大的石住升起,強大的壓力直直的壓在艾莉斯身上,四周的空氣聚集與立場相抗,身旁的狼群也受到突如其來的重壓,全都倒在地上,一名中年高瘦、帶著一副眼鏡,手持羽扇,身後還有一群學生
「艾德梅洛伊老師!我是時鐘塔的學生」
男子聽見趕緊解開魔術,令艾莉絲鬆了一口氣
「master建議還是小心為是也許是敵方servent的魔術,等等靠近時,檢查他的魔術迴路」
「那個....老師,可以請你借我看一下您的魔術迴路嗎?」艾莉絲小聲的在男子的身旁說道
「不用了,我不是你的敵人,置於我想應該是你的從者告訴你的吧?是的我是英靈,和你一樣我是透過降靈召喚召喚出我的英靈的,但我並沒有參與聖杯戰爭,所以不需要擔心」
「那麼可否請老師告訴我您的真名?」
「諸葛孔明,與我簽訂契約的英靈」
「抱歉懷疑老師了」
「沒關係,剛剛有傷到你嗎?」
「不,我沒有事,我得從者即時通知我,所以我有展開魔法陣了」
「不錯,可以抵擋住孔明的寶具,不過我剛剛並沒有使出全力就是了,真正的寶具可沒有這麼簡單,風之女王」
魔法的類型,魔力的總量也是時鐘塔考試的項目之一,而測驗這項目的考式因為是透過學生與學生之間的戰鬥來決定評分所以被稱為「魔鬥演武祭」。而艾莉絲以精湛的魔術操控與壓倒性的力量拿到魔鬥演武祭的冠軍,華麗的風魔法也使她被封上了風之女王的稱號。
「是,我會更加注意,謝謝老師的指導,不過我有非完成不可的願望,所以我是不會退出聖杯戰爭的」
「這是你們年輕人的時代,我不會阻止你的,不過理想是必須要付出代價的」
艾莉絲只是轉過身去
「我知道的」
「下一波攻擊要來了,全員做好戰鬥準備!」
「不,下一波攻擊我來擋住,連續的攻擊你們是沒辦法持久支撐住的,這也是敵人的目的之一,請各位先休息下吧」
「master,切換?」
「我說過了,下一波攻擊我來擋住」
「下一波攻擊應該是敵人最大的兵力了,還有有一個強大的魔力源正在靠近,還是切換交給我比較保險」
「lancer相信我,我會凱旋而歸的,而且我還有你在呀」
「好吧,如果真的對應不住就要趕緊......」
「放心吧,那麼要來了」
「風阿,賜予我力量,給予我討伐敵人的力量」
空氣微微的震動,彷彿在回應她一般,在腳下展開魔法陣,狂風朝著艾莉絲的方向聚集過來,原本看不見的風也因為密集的風魔法粒子成現青藍色。
「切割之刃」
一到風刃朝著領頭的第一隻巨狼劈下,風刃切割在巨狼的皮毛上,流下一道血紅的傷口
「還不夠」
手心捲出氣旋,雙手合十,巨大的龍捲風捲起狼群
龍捲風中心出現一道魔法陣,風刃不斷從魔法陣射出,銳利的風在皮膚上割出大量的傷痕
「設置,風之牢籠」
說完艾莉絲驅動魔法陣飛往空中,等到龍捲風停止,狼們一隻隻敏捷的在半空中穩定身軀,才剛一踏進地面,颶風升起,將狼群包圍住,當飛在上空的艾莉絲結束咒語的詠唱,無數的箭矢在天空降下,將狼群一隻不留的解決掉,自一開始到結束,魔狼們完全沒有可以反擊的機會,一波攻擊結束後另一波又出現,使得牠們沒有發射火球的時間,屍體遍地,血腥味使得艾莉絲感到一陣不舒服,強行忍住,因為有一股強大的魔力正在不斷接近,一頭巨龍,在童話故事裡頭身軀足以比擬城堡得巨龍
「艾莉絲快點,牠不是人類可以抵擋的」
艾莉絲沉默
巨掌拍在地面上,引起巨烈的搖幌,仰天咆哮,空氣為之震動,艾莉絲驅動魔法陣,風刃像傾盆大雨般落下,艾莉絲聚集魔力在空中劃出一道十字型的巨大風刃,無數的攻擊引起了煙塵,在煙霧中,巨龍憤怒的大吼,巨大的翅膀劇烈得揮動,颳走了飛塵,剛才艾莉絲的攻擊並未對巨龍造成一絲一毫的傷害,聚集氣流到手上,口中不斷地念著咒文
「奔馳而來,化為吾之守護之劍,《青騎士》」
空中出現一把青藍色的大劍往巨龍劈下,能量的爆炸,巨龍的鱗片出現些許裂痕
「什麼...?這可是我所擁有最強的攻擊魔法」
這時,巨大的腳掌將艾莉絲拍下天空,斯卡哈趕緊附身,血紅的長槍自紅光中顯現,硬是扛下巨龍的攻擊
「這就是你的英靈阿」
艾德梅洛伊老師感嘆道
睜開血紅的眼眸,散發出的王者之氣令全場的學生懾服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接下來交給我吧,艾莉絲」
斯卡哈舞動長槍,優美的像是一場舞蹈,快速旋轉的槍柄,使人眼神迷亂,隨手將長槍射向巨龍,拔起插在巨龍身上的長槍,斯卡哈高高躍起快速旋轉的長槍將長槍轉向身後的瞬間斯卡哈守中出現另一把長槍,兩把長槍繞過手背,又出現兩把,射向空中圍繞著斯卡哈旋轉,不斷地分裂,不斷地有長槍飛向巨龍,龐大的身軀,使的牠被插上無數支鋒利的長槍,尖銳的長槍刺穿龍堅硬的鱗片,噴濺的鮮血,與斯卡哈絢爛的身影,使的全場的目光皆被她所擄獲,狂怒的吼叫響徹雲霄,對著斯卡哈激光落下,一顆寫著奇怪字母的小石子飛到斯卡哈面前形成一道防護罩,數十支長槍圍繞在斯卡哈身旁旋轉,斯卡哈握住身邊的一把長槍,將長槍舉向腦後,擺出投擲的架式,紅色的能量流入槍中,時間彷彿暫停一般,此刻的斯卡哈彷彿是這鮮血戰場上的女武神,身旁的長槍也跟著飛出去,熾紅的長槍,刺穿巨龍的心臟,隨著轟隆巨吼化為粉塵。
「我的力量還是不夠嗎?」
艾莉絲說著
「我是你的servent也是你力量的一部分,所以不要再逞強了....」
「可是....」
「不要可是了,剩下的話我們留到結束再說,好嗎?」
艾莉絲默默的點了點頭
「好孩子,因為在同一個軀殼所以沒法摸摸你的頭阿」
「不用了,又不是小孩子了」
艾莉絲害羞的低下頭,小聲的說
休息一會兒
「那麼,敵人的方位我大概已經找到了,那就朝著敵人的大本營前進吧!」
說著,斯卡哈以人類不可能實現的速度在周圍的石壁上奔跑著
「話說,你是怎麼找到敵人的大本營的?」
「我好歹也是個最接近神靈的英雄,走出迷宮,小事一件,看快到了」
「那你也早點說阿」
「用盧恩字母探知需要時間嘛~何況這個迷宮這麼大」
「盧恩字母??那是什麼?剛才在戰鬥時,似乎有個寫著奇怪圖案的石頭替你擋下了攻擊,難不成?」
「沒錯,雙重職階,因為身前我在影之國魔境得到的智慧藉由聖杯轉換成我的固有技能之一使得我可以使用我做為英雄時的獨有技能,那連北歐的主神奧汀也必須犧牲自己的性命才能得到的魔術---盧恩的智慧。因此我的另一個職階就是caster(魔術師)」
奧丁對追求知識有很強的慾望。相傳,他曾經倒吊在世界之樹上九天九夜,《賢者之歌》中記到:「九夜吊在狂風飄搖的樹上,身受長矛刺傷;我被當作奧丁的祭品,自己獻祭給自己,在無人知曉的大樹上!沒有麵包充飢,沒有滴水解渴。我往下看,拾取盧恩文字,邊拾邊喊,由樹上掉落。」盧恩(Runes)是一種咒文,只要將它刻在木、石、金屬甚或任何材料上,就能得到無窮的威力。
「我說這是怎麼個情況?」
一頭白髮的老翁,優閒的站在一旁,一為藍髮的從者正在跟一個帶著牛頭面具的從者對峙
「庫...夫...林」
斯卡哈睜大眼睛,沒錯,一模一樣的長槍,跟那個時候,交付給他的時候一樣
「爺爺還有另一個lancer?庫夫林?艾爾蘭神話的大英雄,那把長槍,為什麼好像剛剛才....見過」
「不會錯的,他是庫夫林,那把長槍是我託付給他的,沒想到還能再一次見面」
雖然說是對峙,不過牛頭人的手臂已經受了傷,巨斧也出現數道裂痕
「爺爺,為什麼...為甚麼您也參加了聖杯戰爭?您身為聖杯創造時的監督者,這應該已經違反了聖杯的規則了」
「是小艾莉絲阿,你怎麼會在這裡呢?學生們應該都已經去避難了才對呀」
「爺爺我也參加了聖杯戰爭,我一定會得到聖杯獻給本家的」
切換過來的艾莉絲跪在老翁面前說
「master,那個人...很危險,在他的氣味裡充滿了血腥」
「lancer迎擊敵人」
老人緩緩的開口
「什麼?切換」
斯卡哈靈敏的逃過了剛才的突刺
「唉呀?對著師傅刀刃相向?」
召喚出長槍,斯卡哈說道
「呦~師傅,好久不見啦,沒想到在死後居然還可以再遇見你。不過這場聖杯戰爭,我可不會因為是師傅就手下留情阿,許久不見你的槍是不是鈍啦?」
「瑟坦特….不對是庫夫林」
「庫夫林!真的假的!」
「master能力值什麼的?看得出來嗎?」
「恩,全部都是上乘根本就是個破格的英靈,難道說是主人的關係嗎?」
「是嗎?master情況有點不妙,今天的庫夫林與我熟知的他不太一樣,混有一股隨時有可能爆出的狂捩之氣。」
凱爾特神話中半人半神的英雄,光之神的兒子,活躍在公元1世紀。原名瑟坦特,他7歲徒手殺死鐵匠庫林的猛犬,因內疚而改名庫夫林,意為庫林的猛犬,並立誓一生不吃狗肉。之後通過斯卡哈的考驗,學到了精湛的武藝、兵法。成年後組建了著名的[赤枝騎士團],活躍在前線保衛自己的祖國。他在戰場上所向披靡,只要開始戰鬥,頭髮會變得火紅,眼光懾人,令敵人望而生畏。最後因維護自己的誓約陷入兩難的境地,被敵人的奸計害死。臨死之際他把自己綁在石柱上,眼望自己的祖國站著死去。綁住Chulainn死去的石柱現在成為北愛爾蘭一塊有爭議之石,因為新教徒跟天主教徒都宣稱自己是Chulainn的後裔,是石柱的繼承者。這是艾莉絲曾經在文獻上看到的記載,而現在自己正面對著那令人懾服傳說中的戰士,然卻感覺不到斯卡哈的的緊張,握了握長槍,槍上的文字微微發光
這時牛頭人怒吼
「吽~吼~一個一個通通去死吧」
抓著破碎的斧頭往前衝來
「迷惑…徬徨…死吧!!「万古不易の迷宮」(Chaos Labyrinth)」
在學園各處出現的石牆發出光芒,古代的文字彷彿再回應牛頭人的呼喊紛紛躍出亮光,紫色的霧氣升起
「洪荒之地,賜予吾力量」
斯卡哈迅速的在地上劃出魔法陣
「這可是寶具喔,小女孩,難到你還天真的以為憑你的魔術真的可以防禦住嗎?」
石牆後方的影子走出一名穿著學生服的男子,如他所言魔法陣的確出現了裂痕
「說什麼蠢話,可別小看我了」
強大的光芒,守護著斯卡哈免除石板透出的不祥之光
待在外界的庫夫林跟老人身上則是壟罩住一團紫色的氣息
「哼,就這點能耐嗎?老夫可是堂堂死徒二十七祖之一,被稱為寶石之澤爾里奇,的男人,就這點攻擊也想殺掉我嗎?米諾陶」
老人說道
berserker聽見寶石翁說出自己的名字,那醜陋並象徵著野蠻與殺戮的名子,明明自己是有另一個名子的,真正的,父母親自取的名子,更讓他氣憤的,米諾陶最後被人們留傳下來,而自己原本的名字阿斯忒里俄斯被人淡忘,自己的存在在後世變成了只為了成就英雄所存在的怪物,米諾陶憤怒的巨吼
「寶石翁?berserker,快點! 殺了他!」
然而雙斧卻在老人的面前停下,若影若現的魔法屏障
「防禦魔法?不...對,那只是他溢出的過剩魔力,不會吧....真的假的,berserker可是英靈阿」
「你就是放出魔狼的人吧?看來你似乎收集到不少的魔力,為了得到這麼多的魔力你到底殺害了多少學生了」
斯卡哈不知何時出現在男子身邊說道
「什麼?從哪裡....」
話還沒有說完,魔槍之刃已經貫穿他的腹部
「lancer你剛剛說的收集魔力是怎麼回事?」
「基本上從者就是靈魂的一種,當召喚出較弱小得從者時,強化從者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攝取靈魂了,因為打不贏所以只能用這種玷汙英靈榮光的主人,我是絕不會認可的。」
「再來庫夫林berserker就交給你了,吾在此解放汝身,展現你的狂捩,lancer」
「是昰,臭老頭」
庫夫林舉起長槍,彷彿有另一股魔力在庫夫林身上流動,強大、瘋狂的能量
「那…麻煩你退場啦,狂戰士」
「在那之後你到底經歷了什麼,庫夫林」
斯卡哈睜大眼睛,眼前的庫夫林與當時在影之國時熟悉的身影已經不同
「這股魔力…什麼!?能力值得參數在往上提升!這難道是…」
同樣驚訝的艾莉絲看著庫夫林周圍的魔力量不斷提高驚嘆到
「沒錯,跟我可以使用高級魔術一樣,英靈是依照身前的事跡被分配到不同的職階,我想剛才那個老者應該是解放了職階的限制,讓庫夫林有了複數的職階了」
與斯卡哈相同,不過斯卡哈是透過自身的技能來解放自己另一個職階,庫夫林則是經由主人打破聖杯給的職階限制
「原來如此,看來在《奪牛長征記》記載,英雄庫夫林在戰場時的模樣就連站在他身旁的士兵都會為之恐懼,我想就是這樣吧…」
「master麻煩請小心,那明從者是必定會退場了,我們很有可能是他下一個獵物,請做好撤退的準備。」
「撤退??lancer你打不贏他嗎?」
「在完全的狀況下當然不會輸,但是現在的他同時擁有狂話者與槍騎士的職階,以槍騎士現身的我就算是用上魔術也是不可能贏過他的,現在處於固有結界裡頭,想要逃脫只有在庫夫林打倒米諾陶固有結界消失的瞬間。」
往前一蹬,庫夫林瞬間出現在米諾陶的眼前,長槍與巨斧碰撞,斧頭竟然硬生生的斷裂,狂化後得從者基礎能力會升高,所以破壞力與力量是所有從者裡頭最高的,然而在剛才米諾陶居然在力氣上輸給了庫夫林,正當所有人都訝異這個情況時,庫夫林突然與米諾陶拉開距離
「米諾陶,應該說阿斯忒里俄斯嗎?你有辦法接下這一擊嗎?」
說完,手中的長槍做出投擲的準備
「你的心臟、我收下了!「刺し穿つ死棘の槍」(Gae Bolg)」
一道紅光,時間彷彿暫停一般,轉眼,只見米諾陶摀著胸口,大量的鮮血噴出
「還是沒有辦法實現嗎?那個願望…讓所有人知道自己並不是個怪物,如果可以希望自己哪天也能自由得在草地上奔馳玩耍……」
化為粉塵倒下的米諾陶,結界也隨之崩潰
斯卡哈也趕緊逃離出此地,等庫夫林轉身時,斯卡哈已經在無法追上的彼端了。
在遠郊的一座城堡
「剛才那究竟是什麼?轉眼間,狂戰士的胸口破了一顆洞,這到底…?」
艾莉絲激動對著斯卡哈,剛才如果站在那裡得不是狂戰士而是自己,她就已經躺在血泊中了。
「Gae Bolg是我當初賦予他的寶具,做為通過我的試煉的證明,原本是以槍上的詛咒絕對命中為基礎,引發足以一次毀了一整個軍隊的爆炸的對軍寶具,而在槍上的詛咒的能力是因與果的倒反,將射出時與刺穿後交換造成的現象,而剛才是庫夫林獨自研發出來的用法,以少許得魔力為代價只引發因果交換的詛咒換來敵人必中敵人的心臟一次一殺的對人寶具。」
聽完斯卡哈的解釋艾莉絲的心臟劇烈的跳動,她清楚得明白寶具被分類為幾種形式,像一開始的固有結界能不管在何處都可以轉換成對自己有力的戰場,再來就是擁有單體上最高的攻擊的對人寶具,威力為摧毀一之軍隊的對軍寶具,足以一次毀了一整個堡壘的對城寶具和以一整個世界為對象的對界寶具,而剛才庫夫林使用的是對人寶具,也就是說他還有一項寶具對軍寶具,不論是一挑一的對陣還是人海戰術在庫夫林面前都是無意義的,這給艾莉絲帶來強力的震撼,能夠提升自身的能力,還可以使用兩種寶具,這樣的從者是古往今來從來沒有過的,默默的坐在一旁的沙發上想著該如何打倒這壓倒性的敵人,自身的實力沒有辦法贏他,如果聯合其他的從者還需要擔心自己的身後免得被他人從背後捅刀,絞盡腦汁,就是想不出可行的方法。
「別這麼早放棄嘛,聖杯戰爭並沒有結束,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的誓言嗎?
吾之槍是為了守護汝勝力而存在的,騎士是不會背棄自己所立下的誓言的。」
「如果沒有辦法打倒眼前的敵人那就變得比他更強大如何?我好歹也教出了不少名英雄就讓我來讓你變的強大吧,艾莉絲?」
艾莉絲不可置信的看著斯卡哈,這個想法實在是太瘋狂了,以人類之軀對抗英靈,還有使用英靈寶具什麼的這讓艾莉絲的大腦混亂也讓她興奮,因為這次她可以投入戰場,可以確實的參加聖杯戰爭而不是在後頭等待斯卡哈來保護她,她也希望自己可以站在他的身旁一起並肩戰鬥,踏實的追逐自己的願望。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