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8
GP 2k

RE:【翻譯】「Fate/Grand Order」Spotlight Lostbelt No.6

樓主 サラダ a30102070aa
 梶田:
「因此,接下來要開始第三部。
 接下來就是第三部了。」
 赤羽根:
「我先拿出手機了,很在意推特趨勢。
 對當時自己讀過的感想全部都集結於此,由於投稿時的梗果然還是沒全部都想起。
 嗯,就是筆記。」
 梶田:
「好,那麼重新讓川澄小姐再登場吧,請進。
 那麼本活動終於要進入後半段了。
 回顧的第三部在此開始。」


第3部
終焉之詩

BGM:戴冠式~妖精圓桌領域:崩壞〔原文:戴冠式~妖精円卓領域:崩壊〕

 梶田:
「好,接下來是第二部第六章自戴冠式開始的回顧。
 在與摩根壯烈的戰鬥之後,在遊戲中有經過一段時間呢,等待著戴冠式,這也是從未有過的呢。」
 赤羽根:
「有倒數呢。」
 梶田:
「現在也有在等待呢,但完全沒想到後篇竟然還沒結束。」
 石谷:
「是呢,旁白是恭喜冬之女王被打倒,一點都不覺得可喜可賀啊!」
 梶田:
「終焉之詩,和動畫一同回顧吧。
 首先在此。」

索爾茲伯里

在摩根逝去之後,
戴冠式於索爾茲伯里開始了。

北之妖精女王
諾克納蕾雅

在此成為新女王的北之妖精女王,
正是諾克納蕾雅。

 諾克納蕾雅:
「我會作為『不列顛妖精』的一員,
 宣誓會公正行事。」

戴冠式
~新女王諾克納蕾雅誕生~

冬之女王終於被打倒了―――
妖精國不列顛因戴冠式而沸騰起來

新女王諾克納蕾雅

王之氏族長諾克納蕾雅
摩根與麥布的密約
與阿爾托莉亞.Caster的友情

 赤羽根:
「在這之後我們也會稍微念一下呢。」
 梶田:
「不列顛處在戴冠式的慶祝情緒中,然後新女王諾克納蕾雅誕生了。
 讀到這邊的時候也有很多話題呢,果然會碰到先前和這裡有關的麥布與摩根的密約呢。
"在摩根逝去時,王之氏族會繼承。"」
 赤羽根:
「有說過交換過密約了。」
 梶田:
「想要漂亮地將其履行。」
 赤羽根:
「要從戴冠式開始的感覺呢。」
 梶田:
「嘛,在諾克納蕾雅成為女王的另一方面,也與阿爾托莉亞.Caster為友,並且是勁敵,真的有著非常好的關係。」
 赤羽根:
「雙方都互相認同呢。」
 川澄:
「『諾克納蕾雅不在的話,就覺得努力不下去了吧?』到會讓人這麼想的程度了。
 諾克納蕾雅也是能做得很好的國王,非常努力在成為理想之王的背影,並非對阿爾托莉亞用言語,而是用行動去激勵,會讓人這麼去強烈地認為呢。」
 梶田:
「是啊,這樣的諾克納蕾雅啊,在戴冠式上,一瞬間便成為悲劇的舞台。
 請看這邊。」

來自王之氏族對諾克納蕾雅的彈劾。

 諾克納蕾雅:
「妳,即使,是一個人。
 也絕對能將星辰,找到的吧。」

與那位烏瑟相同,
諾克納蕾雅被下毒,
在阿爾托莉亞.Caster的懷中斷氣了。
然後,
在不列顛各處發出尖叫,
摩斯化的妖精們。
迦勒底一行人,
從格林姆那裡聽聞了大災厄的真相。

 賢人格林姆:
「不列顛沒有安全場所了。
 ――『大災厄』開始了啊。」

終於造訪的
『大災厄』

大災厄

以新女王被謀殺為起點,
在各地一個個
逐漸摩斯化的妖精們,
1000年1度的大災厄
覺醒了―――

〔註:以卡美洛為中心,
 西邊是翅之氏族長茉莉安的格洛斯特,
 西南方是風之氏族長歐羅拉的索爾茲伯里,
 東南方的是牙之氏族長沃德華斯的牛津,
 東方的是土之氏族長斯普利根的諾里奇〕

 梶田:
「是呢,終於造訪了呢,『大災厄』。
 諾克納蕾雅的臨終將一位少女的希望說出後便迎來了淒慘結局。
 作為約束王之氏族之人,連知性都沒能留存,都分給部下了。
 是並未有辱王之名的角色。
 失去了朋友的阿爾托莉亞的激昂,也在心胸中猛然地湧至了呢。」
 川澄:
「在週年的朗讀劇時也有的片段,總覺得我在演繹的的時候也真的哭著喊出來了。
 不知不覺間就流淚了,真的很悲傷。
 但在主線中就流淚的話,但由於下個片段也緊接在後,很拼命地壓抑著。
 這個片段,真的很令人心頭一緊呢。」
 梶田:
「能懂,那邊諾克納蕾雅緩緩死去的每一句都很悲傷。」
 赤羽根:
「認真說那邊也快忍不住了,對我來說在讀的時候感覺也很明確。
 在朗讀劇的時候便更明確了。」
 梶田:
「是呢,然後通關後的概念禮裝,是『2018年的格洛斯特』。」
 石谷:
「通關後的概念禮裝,一直以來都很讓我們心痛呢。
 別啊。」
 赤羽根:
「是大家都露出開心表情的禮裝呢。」
 梶田:
「那個如果是現實的話會有多麼幸福啊。
 然後巴格斯特覺醒自身的詛咒並將摩斯擊退。
 歐羅拉與茉莉安也各自交織著思念,守護著自己的領地。〔註:你認真,某人好像只躲著不管餒〕
 但茉莉安卻由於某人的襲擊而殞命。
 高楊絲卡婭也聽聞了接下她最後願望『守護不列顛』的這個委託,僅限一次將力量借給迦勒底了。」
 石谷:
「這裡的茉莉安與高楊絲卡婭的友情,雖然說是友情但還是有點不同呢。」
 梶田:
「是非常奇妙的關係。」
 赤羽根:
「今天也沒怎麼觸及到茉莉安的部分,但也有點覺得茉莉安很悲慘呢。」
 梶田:
「那個,將牙之氏族虐殺了,但那個片段也使茉莉安的心靈逐漸崩壞。」
 赤羽根:
「微妙地有對上但又沒對上的地方,光看著就覺得悲痛。
 在這之後終於要到歐羅拉,雖然我不是思緒好的人,但在一周目的時候覺得這傢伙很完美呢。」
 梶田:
「那個,奧伯龍在最初的時候對茉莉安說高楊絲卡婭是不會回報妳的信賴的,但並沒有那樣呢。
 高楊絲卡婭與茉莉安在一起的期間,確實有什麼東西萌芽了呢。
 畢竟把力量借給迦勒底了呢。」
 赤羽根:
「是將茉莉安的願望實現所需的最短路徑,即使討厭迦勒底,但還是忍下了。」
 石谷:
「畢竟接下了呢,詛咒。」
 梶田:
「FGO的劇情真的很難完全去憎恨呢,在某處一定會有像這樣一個人的多面性存在著,所以很有趣。」
 赤羽根:
「所以才會想拜託全部實裝啊。〔註:現在的文本量不過是『刪減過』的版本,真正的原稿可是有九大包A4影印紙的量〕」
 梶田:
「覺得會是很大的工程量呢。
 嘛,這時呢,梅林的聲音突然出現,說著收拾狀況的方法只有一個,將化作特異點的這個國度修復的話就好,然後還帶著要將阿爾托莉亞帶著進入阿瓦隆的訊息呢。
 這也很衝擊性呢。」
 赤羽根:
「在摩根不在之後才能出現。」
 梶田:
「真是在好時機出場了啊,梅林。」
 石谷:
「而且還說要去阿瓦隆。」
 赤羽根:
「從這裡開始一口氣化為確信了。」
 梶田:
「是呢。
 村正與瑪修的交流,也很和諧呢。
 雖然找到解決的線索了,但在現在的不列顛中可沒有餘裕。
 在此之後便開始了各自的戰鬥。」


BGM:境界 ~炎之災厄~〔原文:境界 ~炎の厄災~〕

曾經美麗的不列顛一瞬間被戰火所包圍。
在各地逐漸即將摩斯化的妖精們猛然地暴走之中,
美露莘看著激化的戰況,
去往了在過去將自己拯救歐羅拉身旁。


索爾茲伯里

即使知道會失去這副姿態,
在將她手刃後,
作為阿爾比翁於迦勒底面前現身了。

 美露莘:
「我,只能為了妳,活著。
 ――即使。要失去,這個愛(姿態)。」

佇立於此處的,
正是帕希瓦爾。

 帕希瓦爾:
「就算失去了一切。」

  ……即使如此,

 帕希瓦爾:
「對我來說,戰鬥的理由,還留有一個。」

 帕希瓦爾:
「美麗的妖精。
 醜陋的災厄啊!
 如果奪取命運是愛的話,
 那就用此槍將其貫穿吧!
 永別了,吾愛。」

炎之災厄
ALBION(阿爾比翁)

-炎之災厄-
阿爾比翁的龍骸

於妖精國中的"阿爾比翁"
美露莘與帕希瓦爾
美露莘與歐羅拉

 梶田:
「是的,是炎之災厄,阿爾比翁呢。
 美露莘,也迎接了悲傷的結局呢。
 正因為最重視歐羅拉,才不能到外面的世界,而將刀刃朝向了她。
 覺得這也是很巨大的決心呢。
 就像剛才赤羽根先生所說的那樣,歐羅拉的真面目逐漸被揭曉了。
 毒殺,成癮了吧。〔註:原案在戴冠式這一節有提及,將烏瑟毒死的也是歐羅拉〕
 啊啊啊,很不好啊,真的。」
 赤羽根:
「那就是最不會弄髒手的手法啊。
 然後美露莘將其終結,真的是很厲害的劇情構成呢,作為故事來說。」
 梶田:
「正是因為愛呢,歐羅拉的那個個性在外面的世界根本無法活下去呢。
 關於美露莘,這邊雖然也想稍微提一下,但果然在朗讀劇也有了,她也刻劃地很深刻了,但也想問問有著怎樣的印象呢,對了,川澄小姐好像有話想說呢?」
 川澄:
「啊,抱歉沒有。」
 梶田:
「那接下來赤羽根先生如何呢?
 關於美露莘的印象。」
 赤羽根:
「但是,總覺得,雖然剛剛也是作為話題,但真的是位不可思議的女孩呢。
 吶? 很難用言語形容呢。
 但該怎麼說,她對歐羅拉的愛果然很能感受到,也知道緣由,雖然歐羅拉這樣,但還是深愛著。
 這部分,嗯,很難呢,但還是有好好地傳遞出來了呢,透過文字變成文本。」
 梶田:
「是有很多面向的角色呢。」
 赤羽根:
「像是擊退村正和格林姆的時候又讓我們看到完全不一樣的表情,她也以她的方式盡到禮節。
 從艾因塞爾那邊,也能主義到她的心情,在某種意義上,處於相對的位置上,雖然玩到最後的印象的印象又完全不同,並非單純因為是妖精騎士才是敵人。」
 梶田:
「那邊很可愛呢,身旁有妖精亡(Night Call)出現後就尖叫那段。
 很可愛呢。」
 赤羽根:
「外表看起來很年幼,結果卻很意外地都是帥氣的舉止呢,在舞會的時候。
 是真的有很多側面魅力的角色呢,也能說是在Fate系列中的這個阿爾比翁也是處於重要的地位。」
 梶田:
「是呢,然後是與阿爾比翁的龍骸的戰鬥,在主線終也是要保護虛數潛航艇(Shadow Border)〔註:應該口誤,正確來說那段是次元邊界鑽孔鑑(Strom Border)〕的特殊戰鬥呢。」
 石谷:
「果然這邊,也是開始第一次用到PV的演出方式了呢,也開始響起專用的音樂,在這裡的職責是揭開災厄的起始,真的是很有看點的戰鬥。
 而且帕希瓦爾每次的戰鬥,也是每個都有好好地編入呢。
 將愛的型式展現後再進入演出,在之後就變成那種形式,是將各種愛的形式呈現出來的崩壞篇,在重新看過一次後便這麼覺得了。」
 梶田:
「啊,失禮了。
 台詞上是次元邊界鑽孔鑑(Strom Border),虛數潛航艇(Shadow Border)是口誤呢。」
 赤羽根:
「這邊的地圖也是很厲害呢,燃燒起來的呈現也很喜歡。」
 石谷:
「看到地圖的時候耳邊便傳來了崩壞的BGM呢,在腦海中響起了『請饒恕請饒恕』了呢。」
 赤羽根:
「真的覺得是在崩壞中呢。」
 梶田:
「是呢。
 剛才有稍微提到的愛的形式,這部分也有裏設定。
 實際上關於這第二部第六章,在與奧伯龍人設的羽海野小姐對話時,有提到『全員都是單相思的故事呢』,有出現像這樣的話題。
 奈須桑對此也有回應,雖然在夏Comiket的原案本也有。
 初期案是,
看不出有被教化過的秩序,由於是缺乏將人們束縛(聚集)起來的磁力般的東西的世界,任何人都是利己的生存方式。
 善人或惡人都比起社會正義更優先思考『自己的愛(想做的事情)』,並行動。
 因此無論是怎樣的善人也會理所當然地去傷害他人,無論是怎樣的惡人也會為了戀人而獻上自身。
 在那前方有著的只有連鎖誤會的悲劇而已,是這樣的群像劇。
 也並沒有錯呢,全員就這樣維持著單相思,迎來結局。」
 赤羽根:
「雖然其他地方也多少有稍微提到,但第二部六章中能明顯地感覺出『讓某人變得幸福』的背側便是『讓某人變得不幸』,重新看過來便這麼想了。」
 梶田:
「雖然是剩下的部分,但羽海野小姐的代表作是蜂蜜與四葉草〔原文:ハチミツとクローバー〕呢,也是類似的情況,確實是很有趣的致敬呢。
 接下來,雖然先前也有看過影像了,但帕希瓦爾最後的戰鬥沒想到竟然是捨身攻擊,也是由於他愛著美露莘才會選擇的選項呢。
 帕希瓦爾真的直到最後為止都很颯爽地帥氣呢。」
 川澄:
「說起來,是姐弟之羈絆,姊弟之愛這類的存在,也能說是因為有他的存在,才讓我們能看見美露莘的新面相,所以才會痛苦,真的很深刻地感受到了呢。」
 赤羽根:
「帕希瓦爾在說自己的事情的時候就『啊啊』,應該要更前進點的啊,雖然是男性,但也覺得很可愛。〔註:對於戀情〕」
 川澄:
「那邊真的很想看到影像呢,摸年幼帕希瓦爾的頭呢。」
 赤羽根:
「是呢,但那一定會被歐羅拉打亂。」
 梶田:
「好,那接著看下個影像吧。
 拜託了。」


在帕希瓦爾捨身迎擊將阿爾比翁擊退後,

熄火後的風切聲,如同淚之聲。


BGM:魔犬 ~獸之災厄~〔原文:魔犬 ~獣の厄災~〕

諾里奇

迦勒底一行人,選擇往巴格斯特處前進。
『她的故鄉諾里奇,不希望讓她自己親手將其破壞掉』,
瑪修的強烈思念正是使別動隊得以成立的契機。

但是,我早已壞掉了

與強弱,無關

開始了與作為Black Dog,順應本能的巴格斯特的戰鬥。

僅僅是想將所愛之物◼掉的,卑劣野獸。

獸之災厄
BARGHEST(巴格斯特)



 赤羽根:
「這裡很熱血呢,那個召喚。」
 石谷&赤羽根:
「啊,燒起來了。」

-獸之災厄-
魔犬巴格斯特

巴格斯特真正的姿態
巴格斯特的願望
泛人類史的圓桌騎士

 梶田:
「是的,是獸之災厄呢。
 巴格斯特變為巨大怪物的樣貌,她真正的姿態是將所愛之物吞噬的野獸。
 是在真正意義上思考過如何拯救妖精的高潔人物。」
 赤羽根:
「也因此這個結局走向,故事真的很煎熬。」
 梶田:
「嘛,最初相遇的時候,把崔斯坦幹掉還以為是最惡劣難以應對的人物,結果卻將力量借給迦勒底了呢。」
 赤羽根:
「嘛,是能把那五百位妖精帶到外面世界的那件事呢。」
 石谷:
「有再好好地交涉呢。」
 梶田:
「那個部分真的會覺得有希望呢,雖然異聞帶可能會被消滅,但有這種強度〔註:存在強度,在摩根使空想樹枯死後,妖精國不列顛便不再是異聞帶,而是特異點,所以其中的存在於此後誕生皆具備與泛人類史相當的存在強度〕的話,或許就能移居了,對我們玩家來說也能說是救贖了。」
 赤羽根:
「然後那還被奈須桑強行阻止了。」
 石谷:
「將一個個希望逐次擊潰,非常有絕望感。
 最厲害的果然還是『這Black Dog真的能打贏嗎?』,對於這張圖的想法。」
 梶田:
「確實會想真的能打贏嗎?
 但在瑪修的辛苦奮鬥之下,在她的盾牌發光後被召喚的是泛人類史的圓桌騎士高文、蘭斯洛特。」
 赤羽根:
「真的覺得很好呢。
 但最初崔斯坦就被打敗了呢,然而會去想實際上應該是能打贏的吧。」
 梶田:
「那邊真的感覺拚盡全力了呢。」
 赤羽根:
「而且還是透過緣分召喚而來的那兩人。
 真的覺得很讚呢。」
 川澄:
「會覺得非常可靠。」
 赤羽根:
「雖然不是超級瑪修,這邊的瑪修〔註:最終戰時的名稱〕,但超級高文和超級崔斯坦〔註:口誤,蘭斯洛特〕都來的感覺。」
 石谷:
「蘭斯洛特,重新令人實際感受到真的是圓桌騎士,變得非常的可靠,讓我們看見背影,在劇情上真的很好。」
 梶田:
「川澄小姐作為王也有感到很驕傲的心情吧?」
 川澄:
「是呢,竟然會這麼地令人感到驕傲與可靠還是第一次呢。
 在做卡美洛動畫的時候也有想過,但自己在玩遊戲的時候,沒怎麼用過高文。」
 石谷:
「畢竟要以自己來組成呢。」
 川澄:
「果然自己還是得出場呢。
 覺得不需要用Gallatin,而是用Excalibur就好了吧。
 但果然還是會覺得卿真厲害啊。」
 赤羽根:
「覺得在狠狡猾的地方變得很帥呢。」
 川澄:
「是非常熱血的展開呢。
 巴格斯特的嘶吼也覺得非常痛苦,在想著『該如何去拯救以及這能算是救贖嗎?』會去這麼想呢。」
 赤羽根:
「但果然還是會覺得巴格斯特是真的懷抱著對圓桌的尊敬之心,才會有這樣的走向。」
 梶田:
「是呢,巴格斯特是圓桌頭號粉絲呢。」
 赤羽根:
「很想聽語音呢。」
 梶田:
「等來到迦勒底之後,很想帶她去見呢。
 然後貝里爾的結局也在此描繪了呢。
 他也有著壯烈的過去。
 雖然有描繪出對瑪修的愛,但石谷先生怎麼想呢?」
 石谷:
「從最一開始就貫徹始終呢。
 最一開始所說所做的事情都很一致,但他也沒辦法自由行動呢,在摩根這位壓倒性女王的統治之下,以為『可以隨心所欲地去下手了』但卻做不到的角色。
 但也因為眼中只有瑪修,只看貝里爾的行動的話會注意到都是想營造出與瑪修一對一的情境,一直都在尋找機會呢。
 然後因為詛咒而使手腕腐敗掉落,雖然腐朽但只有其思念直到最後都沒有消逝。」
 赤羽根:
「真的很意外是一心一意的。」
 石谷:
「從最一開始,能讓瑪修不被刻上大令咒(天狼星之光,Sirius Light)也是貝里爾的功績呢。」
 赤羽根:
「只有這點去褒獎吧。」
 梶田:
「無論如何都沒辦法討厭呢,貝里爾,直到最後為止。
 雖然我覺得無法認同他對於愛的形式,以及只能以那種生存方式和那種愛法,要將他的人生本身完全否定也會覺得有點太過份呢。」
 石谷:
「也能說是貫徹始終的故事呢,不列顛的各種終結方式。
 作為阿瓦隆.勒.菲的故事之一也有保持著一貫性,直到最後的最後,看到的那個表情也有在各位的心中留下各種意義。
 我心中在某種程度上也有答案了,但那也是只有本人才能知曉的事情,即使他人無法理解,被說各種壞話,說著『我也要做我喜歡的事情』這點一直以來都很難讓我完全去討厭,不如說正是喜歡做著喜歡事情的他呢。」
 赤羽根:
「雖然扭曲,但人類光活著被其他人說壞話就很痛苦了呢。」
 石谷:
「在與基里修塔利亞的交手時,也有回顧中〔註:隊長帶著A組成員去將人理修復才能滿足將他們自虛數拉回實數的熱量〕的貝里爾,或許還蠻苦勞的哦。」
 梶田:
「也被基里修塔利亞派遣,結果自己原本的身體卻被殺掉了呢。」
 石谷:
「醒來就死了一次。」
〔註:由於摩根改寫了異聞帶的歷史,使當下的世界直接被消滅,現在的貝里爾只是被摩根重造出來的『相似之人』〕
 梶田:
「變得有點沼澤人〔原文:swampman,註:是思想實驗,即"何謂我的定義問題"〕了呢。」
 赤羽根:
「包括那種地方在內,貝里爾也是很懂自己的人呢。」
 石谷:
「但也有知道就放棄的人呢,然而卻不放棄地繼續活下去,想復活的理由是瑪修。」
 梶田:
「好,接下來看下一段影像吧。
 拜託了。」

消散之際。從那巨大魔犬的紅眼中,
感覺看見了宛如淚水般的事物。

是痛苦的眼淚嗎,亦或是感謝的淚水呢。
總之,不希望是痛苦的眼淚。


BGM:夢幻 ~咒之災厄~〔原文:夢幻 ~呪いの厄災~〕

打倒巴格斯特後,一行人終於要面對卡美洛的大洞了。

卡美洛的大洞

在那裡等待著的,是吸收了詛咒著妖精的芭萬.希的古老祭神,科爾努諾斯。

大洞底部的,真紅之眼。
花費2000年封閉
母親大人所唯一畏懼的,
可怕的神明大人,科爾努諾斯。

有這麼可憐的事情。
竟然會變成這樣的世界。

終焉的蓋子……
啊哈哈哈
啊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迫近的詛咒之手在格林姆的協助之下被擊退。
次元邊界鑽孔鑑(Strom Border),終於到往了與科爾努諾斯的戰鬥。
殘留的時間僅剩些許,最後的災厄祓除將開始了。

咒之災厄
CERNUNNOS(科爾努諾斯)

 赤羽根:
「啊,原來是這樣的演出啊。」

-咒之災厄-
祭神科爾努諾斯

芭萬.希與科爾努諾斯
梣與科爾努諾斯
主線中從未有過的最高難度戰鬥

 梶田:
「是的,咒之災厄,與祭神科爾努諾斯的戰鬥終於要開始了,要如何與這麼巨大的敵人戰鬥呢,順帶一提,芭萬.希被科爾努諾斯吸收這點並未有過由官方公開過,這是第一次呢。
 雖然覺得大家的考察應該多少都能知道,但有著由於她被吸收才作為咒之災厄復甦的關聯呢。
 這邊也想詢問點意見,科爾努諾斯雖然設定是這樣,但設定上的尺度真的過於巨大,讓人感覺到是不得了的Boss呢。」
 赤羽根:
「現在被大家覺得是很可愛的毛茸茸玩偶而已。
 在當時,會覺得『嘶,哦,很久違地,這不可能能無傷打倒』的敵人,得用令咒了。
 總之一定是得接關的戰鬥了。」
 川澄:
「只用令咒就可以了嗎?」
 赤羽根:
「我也是試了好幾次,但畢竟卡多克是Master,我也是作為一位玩家暨Master,不使用石頭只用令咒就贏了,雖然試了很多次。」
 川澄:
「我是用了蠻多的石頭,這已經會讓人覺得『聖晶石還有沒有呢』,因為花了很多時間,不就會無法回收了嗎?
 連令咒都不用的人,有嗎?」
 眾人:
「有呢。」
 川澄:
「到底怎麼做到的,很想知道。」
 梶田:
「反過來說,很意外沒接關的人反而比較少呢。」
 赤羽根:
「有用令咒的人呢?」
「有用石頭的人呢?
 太好了,Master水平都一樣。(笑)」
 石谷:
「有根源等級的Master呢。」
 梶田:
「真的會覺得這裡不用令咒更待何時呢。」
 石谷:
「有嚇到呢,尤其是規模很大,尺寸感的部分。
 搭上天秤後,就這樣被摔,被這樣使用寶具,還沒有消失的是第一次呢。〔註:阿斯特萊雅的寶具〕」
 梶田:
「嘛,對於作為梣也有注意到科爾努諾斯存在的摩根並作為女王壓制了數千年。」
 赤羽根:
「很厲害呢,所以在最後才會接到石川的那個台詞呢〔註:不確定是最終摩根以梣語調那段,亦或是科爾努諾斯相對於終焉之詩的部分〕,我是這麼解讀的。」
 梶田:
「好,一起來看接下來的影像吧。
 拜託了。」

在與科爾努諾斯戰鬥的稍早之前。
在梅林的引導下前往星之內海的阿爾托莉亞他們。

 梅林:
「沒什麼,還有希望。
 要放棄還早了1小時。」

在此期間,知曉了妖精國的真相。
那便於此。

BGM:虛偽的輪迴 ~FGO~〔原文:偽りの輪廻 ~FGO~〕

『由於失敗而化為海。起初有著海』

『在流星劃過後,大地都化為河水了』 ……

其為在此之上的過去,那是過去的事情。

六妖精來到外面後,世界便化作海了。

自海中 浮起巨大的影子。

是毛茸茸,毛茸茸的巨大身軀。

在其肩上,是理應消失的一隻動物。

六人,與神明大人 變成朋友了。

因為沒有任何東西的海太無聊了,
說要做個居所,雖然做出厲害的東西,

但由於有神明大人去擋下海浪,
六人便變得清閒。

"雖然無浪之海也好"
"我們果然 還是喜歡大地!"

六人令神明大人感到愉快。

六人向神明大人提出請求。

六人向神明大人獻上祭品。

願望被實現了。
祭典結束了。

由於被欺騙而將毒酒喝下
神明大人死了。

六人居住在
神明大人的屍體上。

創造出嶄新的大地了。

也很珍惜地使用了
被留下並哭喊著的動物。

由於是僅僅一位人類。
由於只有一個並不夠。

弄得四分五裂。弄得四分五裂。
不讓其死亡並弄得四分五裂。

為了不令其被做任何事情都不會死
施加了魔法並珍惜了。

不列顛就這樣成立了。
犯下了這般過錯。

予起始的六人救贖。

予起始的六人詛咒。

被實現了

流星劃過後,
大地都化為河水了

是毛茸茸,毛茸茸的巨大身軀

六人向神明大人
獻上祭品

犯下了這般過錯

 眾人:
「就是這個啊。」
 梶田:
「很不詳呢。」
 川澄:
「這首曲子呢。」
 赤羽根:
「畫面上也很厲害呢,這些妖精的設計。」
 石谷:
「加入了平假名。」
 川澄:
「一眼看過去很可愛,卻很可怕。
 這些平假名的敘事,雖然很像純粹且無垢的故事,但實際上卻隱藏著巨大的秘密。」
 石谷&赤羽根:
「很童話。」
 梶田:
「是恐怖童話的感覺呢。
 應該消失的一隻動物。」
 赤羽根:
「一個動物,還輪得到你們說嗎?」
 石谷:
「這六人真的只能看得出邪惡了呢。」
 梶田:
「這六人真的是幹了壞事啊。」
 石谷:
「你們這些傢伙,可得被揍啊。」
 赤羽根:
「你們這些傢伙,給我負責才能解脫。
 喜歡大地。」
 石谷:
「這也能說正因為是妖精呢。」
 梶田:
「為了使其喜悅。」
 石谷:
「獻上祭品。
 真的是無可救藥啊。」
 梶田:
「要從這裡開始了。」
 石谷&赤羽根:
「獻上祭品了。」
「別給我笑啊!」
 梶田:
「微笑著呢。」
 赤羽根:
「別給我在那邊說喝下毒酒啊!」
 梶田:
「在妖精國中毒殺也太流行了吧,真的是。」
 石谷:
「真厲害啊,就像是為了得到屍體般。」
 梶田:
「與生俱來就會毒殺了呢。」
 石谷:
「創造嶄新的大地,上面還有樹。
 就是這裡。」
 石谷&赤羽根:
「這個這個,就是這個。」
 梶田:
「真的很煎熬呢。」
 石谷:
「使用了。
 僅僅一人不夠再做出一個人。」
 梶田:
「一想到畫面就會覺得很厭惡了呢。」
 赤羽根:
「嘛,這也是與這第二部六章的人類有關的呢。」
 石谷:
「和最初的村莊做了同樣的事情了呢。」
 梶田:
「就說被詛咒了。」
 石谷:
「過錯呢。」
 赤羽根:
「有嗎?」
 石谷:
「正是如此呢。」
 梶田:
「被詛咒了。
 以上是妖精國的真相。
 嘛,知道真相之後會猛然一抖呢。」
 石谷:
「用這樣的畫面並用文字描述,可別以為無罪了。」
 赤羽根:
「突然就有點恐怖片了呢。
 真厲害啊,是呢,這就是所謂的真相呢。」
 梶田:
「雖然是由梅林訴說的,但並沒有感到是很難理解。
 原因僅僅只是弒神,非常的單純。
 因為有些地方的差異,便這樣分歧了。」


BGM:夢幻 ~咒之災厄~〔原文:夢幻 ~呪いの厄災~〕

 梶田:
「嘛,這裡也說了Excalibur的事情,不是沒有被做出來嗎?
 所以有感到些許違和感的Master也很多呢。」
 赤羽根:
這邊的『為何』也馬上就會被解答了呢。
 沒有存在這點。
 梶田:
好的,在知道妖精國真相後發生了什麼呢,請看下一個影像。
 拜託了。」


BGM:殘焰〔原文:残焔〕

虐待 謊言 嘲笑 差別待遇 迫害

抵達星之內海的阿爾托莉亞,
為了鑄造聖劍,挑戰了詰問〔發音:かんもう,個人找到適合的辭彙是喚問(かんもう)〕

失落 失望 偏見 榨取 差別待遇 謊言

那正是指要面對自己的記憶。
在廷塔哲的記憶,
與選定之杖的對話。

謊言、謊言、謊言 罪孽 犧牲 謊言、謊言 強迫 謊言

和艾克托的相遇與離別。
自冬之記憶開始,直到春之記憶為止的,
四個試煉。

 阿爾托莉亞:
「這次輕鬆獲勝了呢!
 我也還沒注意到就結束了!」
〔註記:阿爾托莉亞沒有春之記憶〕

BGM:希望之地 阿瓦隆〔原文:希望の地 アヴァロン〕

四個試煉

之記憶
之記憶
之記憶
之記憶

 梶田:
「好的,這就是四個試煉。」
 石谷:
「春之記憶也太充滿惡意了吧。」
 梶田:
「阿爾托莉亞與主角在無名之森相遇為止的事情,由於是作為預言之子誕生而造成的悲壯過去。」
 赤羽根:
「至今為止都有稍微出現一點,但突然就被回收伏筆。」
 石谷:
「有聯繫起來。」
 梶田:
「為什麼一定得被這樣對待,在真正讀過一次後就會這麼想了。」
 赤羽根:
「我覺得並沒有說一定得去拯救。
 啊,這個在重新玩過後,果然會懂是謊言呢。
 在描寫的時候都會有『啊,是是是』地接受的地方,實際上重新再好好地看一次的話,表情差分實際上會逐一改變的呢,被妖精使喚時看到的。」
 梶田:
「但是現在重看一次真的會一瞬間就掌握到了呢。」
 赤羽根:
「意外地很精細,像是這裡這裡這裡實際上都有,這些累積起來,阿爾托莉亞. Caster所懷抱著的各種心情也是能懂的呢。」
 梶田:
「在後面也有以眼神呈現。」
 赤羽根:
「在那百面相中也看到很多呢。」
 石谷:
「我就這樣作為Master去選擇以為就是這樣能去的同理並覺得百分百是如此並按下選項,也不太常會有呢。」
 梶田:
「所以裝作梅林的奧伯龍的對話,是些許救贖的描寫。」
 川澄:
「實際上,我是沒注意到的。
 沒怎麼注意到,該怎麼說呢,即使是梅林也是會對任何人都示好的,在那時如果不從杖中出聲的話,她又會如何呢,雖然不覺得她會結束,但可能會變得更加彆扭。
 然而自己在玩的時候,不是作為Master而是作為阿爾托利亞在遊玩著,就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覺得『啊,這真的是梅林啊』的感覺呢。」
 梶田:
「那也是因為奧伯龍偽裝梅林得太好了呢。」
 川澄:
「是呢。
 但看完之後來看,注意到完全不是梅林。」
 梶田:
「有違和感呢。」
 川澄:
「然後在那時,就覺得阿爾托莉亞『哼~』的心情真的很厲害,能那麼輕鬆待人的,然後作為詮釋的我來看,意外地覺得這邊也被梅林幫了很多呢。」
 赤羽根:
「覺得很絕妙,說話方式也有注意到,就如川澄小姐所說的,言詞上真的非常絕妙呢。」
 川澄:
「之後的艾克托也很厲害。
 如果沒艾克托的話,會怎麼樣啊。
 那個,阿爾托莉亞口調會有點特殊也能理解了,禮貌但又很粗暴呢,覺得這也是與她所相遇的人所交織而出的。
 這真的只是個人的解釋而已。」
 梶田:
「這也是很不錯的考察呢。」
 川澄:
「與艾克托說話的時候,『沒有那種氏族』〔註:當初阿爾托利亞形容艾克托的部分〕之類的地方,雖然覺得抱歉但也有使用敬語,雖然知道像這樣是為了不被人討厭而不得不加上敬語,但在心中也覺得起起伏伏的,也會說出粗暴的言論,與艾克托交談的言詞遣字,這些都有被影響到。」
 梶田:
「是偶爾會出現的感覺呢。
 不用敬語。」
 赤羽根:
「覺得無禮的地方也是阿爾托莉亞.Caster好的地方呢,也會覺得可愛。」
 川澄:
「口氣真的很差呢。」
 梶田:
「當時那個失去腳趾……
 讓我們的心頭一緊了呢。
 也有被奧伯龍確認呢。〔出典:From Lostbelt Vol.3卷〕
 因此,經過四個試煉後的阿爾托莉亞,終於要迎接最大的職責去往那個場所了。
 還請看最後的影像。」


BGM:The Sun in the Abyss

最後他們所前往的,是選定之場

選定之場

阿爾托莉亞會在此鑄造聖劍,並做好覺悟面對自己的消失了。
回顧至今為止的記憶,覺得『能做出好劍』的那時,
在她面前所出現的是村正。
自己鑄劍的職責,被代為履行。
接下眾多心意的阿爾托莉亞,
得以與科爾努諾斯對峙,
在沒有任何阻礙下將最後的力量用盡,
給予了能將其擊退之契機的傷害。

 川澄:
「抱歉。」
 梶田:
「我能懂。」
 川澄:
「不,本來沒有這種打算的。」
 梶田:
「發生了很多事呢。」

預言之子,其結局

選定之場
妖精國與"聖劍"
"預言之子"與"聖劍"
"預言之子"與"鍛造師"


 梶田:
「好的,以上是預言之子的結局,雖然也想問問各位的想法。」
 赤羽根:
「朗讀劇時也有哽咽,但重新看一次就算只是影像也會心痛呢。」
 川澄:
「是呢,雖然在朗讀時完全沒有在思考。
 在她面前現身的是村正這部分,也瞬間不行了呢。
 這在朗讀劇的時候也有想起嗎?」
 石谷:
「有想起。」
 川澄:
「來到這裡了。〔註:村正〕」
 石谷:
「來了呢。」
 赤羽根:
「不只來了還幹勁滿滿,其意氣真的會令人心頭一緊呢。」
 川澄:
「這在朗讀劇時,杉山先生也有接下奈須桑的指示,雖然不能說得很明白,也有像是充滿著一整片全白的感覺,真的很深刻地想起了。」
 赤羽根:
「像是挖掘出自己的理由呢。」
 川澄:
「真的是位很好的爺爺呢,守望著Caster。
 遇到很多人以及Master,有著讓她能知道自己並不用去背負也可以的人。
 真的挺身而出來去代替,在眼前注視著,真的是會覺得被救贖的片段呢。」
 梶田:
「嘛,村正也是『異星之神』的使徒,雖然混雜了很多想法,但還是做了這個行動。
 在這部分也是因為村正在旅途中得到了某些事物才會在最後最初那樣的選擇,去想的話就會覺得很感動呢。」
 石谷:
「連最後的一句話都說了那麼卑鄙的話。」
 赤羽根:
「沒能做出。」
 石谷:
「伏筆有好好地回收呢。」
 赤羽根:
「是多拉凱之河呢。」
 梶田:
「然後,接下來是向科爾努諾斯放出一擊的阿爾托莉亞,但第一發沒能起作用呢。
 『還沒用盡』,『還想著要回去』。
 那邊的台詞如果不是能用盡一切的人就寫不出這種話語呢,自己說著『還想要回去』,『明明得到足夠多的時間了』,那邊的獨白真的很揪心。」
 赤羽根:
「那邊改寫成龍脈燒卻型兵裝(Excalibur),還有前面對摩根坦率地稱讚也很厲害呢。
 至今為止都是得打倒的關係,但在這裡也有注意到摩根的事情呢。」
 梶田:
「在進行著這樣的對話之中,要到最後了。
 在這邊。」


BGM:星辰誕生之刻〔原文:星の生まれる刻〕

預言之子,其結局

最終將聖劍鑄造
"預言之子"阿爾托利亞.Caster
面對祭神科爾努諾斯
灌注於12門砲台的
並非偉大魔術師摩根的
聖槍Rhongomyniad―――
而是自身所鑄造的神造兵裝「Excalibur」

就這樣妖精們
成功將原初之罪贖清了,
理應如此

 梶田:
「預言之子,其結局。
 阿爾托莉亞賭上性命的第二發攻擊,藉此將科爾努諾斯的神核外露。
 真的是很好的片段呢,非常有印象。
 雖然有點偏題,但在這之後將科爾努諾斯擊破都多虧了肩負著重要職責的哈貝特羅特。
 將Black Barrel好好地交由作為新娘的瑪修,然後哈貝特羅特也消失了。
 雖然至今為止沒什麼觸及到的機會,但哈貝特羅特以及托托羅特,真得背負著很重要的職責呢。」
 赤羽根:
「她也是,啊,胃痛了。」
 梶田:
「某種意義上,是在第二部六章中的另一位闡述故事之人。」
 川澄:
「見證了一切。」
 赤羽根:
「獨白作為其言語的一部分,阿爾托莉亞.Caster有說過,哈貝特羅特也有說過,有著為了確實地見證的日記呢。〔註:斷章時,瑪修教健忘的托托羅特用日記來記事〕」
 石谷:
「但沒想過寶具會變成那樣呢。(笑)」
 赤羽根:
「關於這點,被召喚的摩根也會有語音,聽到時也嚇了一跳。」
 梶田:
「哈貝喵能在旅途之中,真的很令人開心呢。
 也是情緒帶動者呢。」
 赤羽根:
「有的有好好地將新娘,送出了呢。〔註:瑪修給予托托羅特/哈貝特羅特的夢想,送出一百位新娘,以及將瑪修作為新娘,好好地送出〕」
 梶田:
「然後透過Black Barrel的一擊,科爾努諾斯消滅了。
 就這樣妖精國的災厄都被擊退了。
 以上,就是第三部終焉之詩。」


《刪減歷史補充》

FGO 第二部 Lostbelt No.6
妖精圓桌領域 阿瓦隆.勒.菲
星辰誕生之刻
調查筆記
妖精曆
妖精曆12000年 鍛造聖劍工作的六翅(翅,妖精的數量單位)妖精,不鑄造聖劍而是去嬉戲。
地表變成無之海。

妖精們覺得困擾,
全部都是叫他們工作的獸神的錯,
內部勾結,欺騙神並殺害。
在其屍體上生活。
「這樣就不用再漂浮了呢!」
被留下的獸神巫女被當作是產出(製造)『人類』的道具(模型素材)。
沒有生殖機能,這個世界的『人類』的誕生了。
科爾努諾斯的詛咒,和巫女的預言。
〔註:當時沒有鑄造出星之聖劍,
 並交由星之聖劍使去擊退補食游星威爾帕的遊星尖兵白色巨人賽法盧,
 便會導致地球文明與大地全被吞噬,
 此亦為泛人類史中堪稱最早的人理定礎/量子紀錄固定帶〕

妖精曆11000年 第一次的『大災厄』
起始的妖精,六亞鈴之中有兩翅死亡。
由於亞鈴是與子嗣不同且獨一無二的存在
死亡後其『次代』並不會產生。
但是,其氏族之中極少
會產生「持有相當於始祖力量的返祖(返亞鈴)」。

此後,1000年一次,必定會毀滅妖精們的國度。
由於『魂之傷』而未成為次代便消滅的妖精開始出現。
〔註:次代是繼承前代妖精"職責"的存在,也會相對應的繼承其力量,
 但本質上是不同人〕
妖精曆6000年 『春之戰爭』
大地延伸,其末端理所當然地抵達曼徹斯特。
與以最後之龍的屍骸賴以為生的北方妖精族遭遇。
戰鬥由擁有『人類』的不列顛島(南部)的妖精們的
勝利告終,北部的妖精們皆盡遭殺害。
沒有任何罪孽的北之妖精們的亡骸訴說著。
『下次就是你們了』
〔註:大地會拓展是因為妖精們死亡後的屍體會化作大地;
 最後之龍即為境界線之龍,龍之冠位的阿爾比翁;
 妖精透過人類,可以一定程度上提升其能力〕
妖精曆5000年 雨之氏族和鏡之氏族在『春之戰爭』的廢墟上築起王國。
『雨之氏族』,於奧克尼建都。
妖精曆4000年 『樂園的妖精』摩根,漂流到奧克尼。
隱匿摩根的雨之氏族,遭其他氏族之手
與奧克尼一同被毀滅了。
「泛人類史的摩根」透過靈子轉移讓渡了來自泛人類史的情報。

摩根,作為『梣〔原文:トネリコ,發音:托內莉可〕』開始活動。
鎮壓災厄後睡眠,重複這樣的循環。
同時期,賢人格林姆回應了梣的召喚。
妖精曆2000年 『夏之戰爭』
女王麥布率領的「北之妖精」與「南之妖精」的戰爭。
由於救世主梣的仲裁而停戰了,成立了現在的六氏族體制。
逼迫著「南之妖精」們的麥布,
離勝利只差臨門一腳時被人類戀人背叛,
敗給抓住那個破綻突入的梣。
妖精曆400年 『秋之戰爭』
透過『圓桌』打著與人類共存旗號透過武力而群起。
人類的騎士烏瑟壓制了妖精氏族們,
成為不列顛第一位統一王。
瑪修,由於『水鏡』而跳躍至這個時代。
與救世主梣一行人相遇。

數月後,戴冠式上的烏瑟被毒殺為契機發生了內亂,
『圓桌』崩壞。
『圓桌』的基礎倫迪尼恩滅亡。
〔註記:『水鏡』是摩根透過解析靈子轉移後習得的魔術〕
妖精曆1年 由於大災厄,妖精文明滅亡了。
女王曆
女王曆元年 摩根,將空想樹的魔力用於使妖精國不列顛重生。

『冬之戰爭』
摩根自奧克尼的侵略,將不列顛全土平定,
作為女王君臨。
女王曆400年 以人類牧場的設定為中心,
北之妖精再度與卡美洛,陷入緊張狀態。
麥布與摩根的密約。
「與妳斷絕關係。北部的妖精就由我來維持」如此這般
麥布在北方築起城塞都市。
麥布,永眠。女王都市愛丁堡出現。
女王曆800年 由於『牙之氏族』,『翅之氏族』被殘忍的虐殺。
『翅之氏族』留下茉莉安並滅亡。
女王曆1000年 『摩斯戰役』
大災厄之一。摩斯們的"王"與女王軍的戰爭。
自妖精曆開始作為摩根臣子的萊涅克,消滅。
作為其次代的 沃德華斯將王討伐,並鎮壓。
王將詛咒留於『牙之氏族』。
『下次就是你們了』
女王曆1600年 『牙之氏族』強力的妖精,誕生。
吞噬妖精的巴格斯特。

造訪『鏡之氏族』城市的歐羅拉。
在『暗沼』中,梅露辛,新生。
女王曆1800年 『毛蟲戰爭』
妖精騎士高文,賜名。
康沃爾的領主,法烏爾.威悉消滅了。
女王曆1900年 女王都市,產生麥布的次代。
諾克納蕾雅,誕生。

妖精騎士蘭斯洛特,賜名。

妖精騎士崔斯坦,賜名。
將因『復甦』的災厄而毀滅的達靈頓,
轉移至新.達靈頓。崔斯坦被任命為領主。
女王曆2001年 鏡之氏族長,艾因賽爾留下預言。
"會拯救不列顛的救世主將誕生。
 總有一天,將虛偽之王擊破的真王會現身"
女王曆2011年 『鏡之氏族』,被毀滅了。
女王曆2017年 貝里爾,作為秘匿者〔原文:Crypter〕在「異聞帶不列顛」
將「泛人類史的摩根」召喚。
「泛人類史的摩根」, 透過單獨靈子轉移〔原文:Ray Shift〕
將泛人類史的情報
讓渡給「異聞帶的摩根(梣), 並消滅。

迦勒底,抵達妖精國不列顛。


Type-Moon Ace Vol.14
附錄
Lostbelt No.6:
Fae Round Table Domein,Avalon le Fae
Renaissance

妖精國不列顛的形成經歷

B.C12000

妖精們(工作是鑄造聖劍的6位亞鈴),因一些完全無所謂的理由(這次偷懶也沒關係吧~?),而未製造出聖劍。文明崩壞。
「是無數次的重置吧?」妖精們這般樂觀地看待,但地表完全被燒盡了。
6亞鈴他們,被從阿瓦隆趕出去,來到地上。與負責監督的科爾努諾斯(以及,身為其巫女暨其妻子的最後人類)一起。
對一無所有的海覺得困擾的妖精們。妖精們團結一致,並非認為是自己的錯而是科爾努諾斯的錯,這般內部勾結,欺騙科爾努諾斯並殺害。在其屍體上生活。
「這樣就不用再漂浮了呢!」
巫女被當作是產出(製造)『人類』的道具(模型素材)。
沒有生殖機能,這個世界的『人類』的誕生了。
科爾努諾斯的詛咒,和巫女的預言。(被一隻蟲所蠶食)

嶄新不列顛的起始。
由於亞鈴亦是構成自然界的元素,因6亞鈴在這件事,使其衍生的各式各樣的『子嗣』產生了。
以亞鈴為基點,產生各自的派閥,成立了妖精社會。
在科爾努諾斯周圍浮起的妖精屍體。此時屍體開始出現在地面。
對於子嗣的妖精們來說肉體的死亡、現在的自己之死,都是如同睡眠般的事情。只有沒傷到靈魂,馬上就會作為次代並產生。但如果迎接了會傷到靈魂的死亡會使存在濃度變得稀薄,如果對靈魂的傷勢越深會連次代都未能成為便消滅。
這個時代,有著『魂之傷』的妖精還未產生,某種意義上是和平的。

B.C.11900

最初的『災厄』。一座森林(村子)消失,並非是殺人事件而是小型的殺妖事件。在此之後,對於妖精們『死』開始流行起來,將失去目的視為死亡。
(此時發生的事情在規模上無法說是『災厄』,但由於是錯誤的起點,刻意記為『災厄』)

B.C.11000

第一次的『大災厄』。
起始的妖精,6亞鈴中的2翅(雨、牙)死亡。
由於亞鈴是與子嗣不同且獨一無二的存在死亡後其『次代』並不會產生。但是,其氏族之中極少會產生「持有相當於始祖力量的返祖(返亞鈴)」。

鏡之亞鈴,對其他亞鈴訴說這正是科爾努諾斯的詛咒、來自樂園的通告。
「承認自身的罪孽,將鑄造聖劍的資格讓渡給人類,回歸星球(消失)吧」這般。
亞鈴們,對此不認同。地上才是我們的國家這般主張著。
明知是在說任性的話,但在這1000年間的這些辛勤亦為事實。

此後,1000年一次,必定會毀滅妖精們的國度。
其便成為存續下去的異聞帶不列顛的大地。
由於『魂之傷』而未能成為次代便消滅的妖精出現了。

B.C.10000

(之後)風之氏族與土之氏族間互相憎恨,變得表面化。
土與風的庭前爭論。因爭奪日照權而演變成氏族間的大戰爭。
就像妖精(原文:Elf)與矮人的打架與交惡呢。以後,關係一直都很差。

B.C.9000

風與土之亞鈴,消滅。

B.C.8000

鏡之亞鈴,消滅。

B.C.7000

翅之亞鈴,消滅。

B.C.6000

大地延伸,其末端抵達曼徹斯特。
與以阿爾比翁的屍骸賴以為生的北方妖精族會合。
『春之戰爭』。戰鬥由擁有『人類』的不列顛島(南部)的妖精們的勝利告終,北部的妖精們皆盡遭殺害。(威爾士妖精的死亡)
(→炎之毀滅的,Flag)

B.C.5000

雨之氏族和鏡之氏族在『春之戰爭』的廢墟上築起王國。
於奧克尼建國。

B.C.4000

來自樂園的妖精,漂流至奧克尼。被雨之氏族撿起,作為公主栽培。
想將自阿瓦隆來到地上的『湖之妖精』殺害的妖精們。理由是「因為不想被斥責」。
唯一接受來自阿瓦隆制裁的『雨之妖精(本來是氏族。奧克尼)』們被妖精們殺害,被丟進大洞。
→摩根,將來自A.D.2017的自己意識的一部分(那便是極限了)傳遞至『湖之妖精』,並同步。以後,「異聞帶妖精的器皿」的摩根成為Servant並活動。
摩根,身為剛誕生的小女孩,開始拯救不列顛的旅途。
隱瞞名字並活動的摩根,不知何時開始被稱作將『災厄』拔除的「魔女」。

B.C.3000

摩根,開始被視為救世主。名字改為自雨之氏族處得到的『梣』,並繼續活動。

B.C.2000

摩根,將智慧之神召喚,並寄宿於妖精的少年。初代賢人格林姆。
救世主一行人加上了托托羅特、艾克托。

來自將『被討厭的傢伙們』流放至『西之島(愛爾蘭妖精)』的侵略。
『夏之戰爭』。將人類們當作士兵驅使的女王麥布有著非常強烈的貪欲且非常強大,但在最後被身旁的人類騎士背叛而瀕死,陷入不得不休戰的情況。差點被滅絕的南部妖精們。
在這場戰爭中人類被賦予了價值。(雖然解放人類的是麥布那邊,身為麥布後繼者的諾克納蕾雅則以該事為由想將人類當作奴隸使喚)
將人類當作奴隸,變為以人類為前提的社會。

雖然是敗者,但最終回應和平的麥布被作為氏族之一而迎入。王之氏族,誕生。
然而作為對敗者的刑罰,被施加『漸愚之詛咒〔原文:縮痴の呪い〕』。(使用力量便會使知性逐漸下降)

這次戰爭的結果使『氏族』誕生,創造了妖精文明的基底。
身為奴隸的人類們,使用人類勞動力(想像力)的文明起始。但仍是古代水平。
毫不間斷的氏族間紛爭。

B.C.1000

牙之氏族中誕生了返亞鈴。
星之排熱器官之子嗣,勇者萊涅克。

B.C.800

梣,與排熱大公萊涅克戰鬥,並勝利。兩人成為友人。
以後,萊涅克由於作為牙之氏族長的立場,而無法在表面上同行梣的旅途,但在背地裡為了梣盡心盡力。雖然與樂園的妖精的使命無法相容,但很中意梣的強大,以上是本人的辯解。(被艾克托揭穿)

B.C.400

源自人類的武力起義。『秋之戰爭』。
作為人類們首領的是身為人類騎士,也是救世主梣徒弟的烏瑟。
是妖精氏族與救世主、人類、下級妖精們的戰鬥。
以人類側勝利的狀態勝出,烏瑟被認作是嶄新的不列顛國王。

倫蒂尼恩的戴冠式,其前一天的,調停式。
出席的有烏瑟、梣、艾克托、格林姆、初代妖精騎士。
不喜歡烏瑟(理由不用多說〔註:情敵啊!〕)的萊涅克未出席戴冠式,自稱去狩獵摩斯到西海岸。
然而,作為妖精們的調停式上並理應成為不列顛初次統一王的烏瑟被毒殺,倫蒂尼恩的妖精們與人類們皆被殺掉,倫蒂尼恩被氏族們毀滅了。
然後,要其負起責任,作為人類們後援者的梣被處刑了。(被如此傳言)

另一方面萊涅克。
「……然而,啊。雖說有派代理,但果然牙之長不出席……也是問題啊……」
在迎接戴冠式的早晨下定決心前往倫蒂尼恩。
一邊回去還在彆扭時,一切都結束了。
彈劾梣的氏族們。立場上雖是梣的夥伴,但在之後,萊涅克直到女王曆都還對此時的判斷感到痛苦。
「如果我在的話或許會有某些改變吧……。
不。……任何事情都改變不了的吧。任何事情。
身為不列顛妖精的我,做不到,去拯救梣」
→變為灰都倫蒂尼恩。

初代妖精騎士托托羅特(→迦勒底出現後是加拉哈德),前往奧克尼與救世主之棺一同退場。在世界樹的底部凍結。

摩根,將空想樹用於使異聞帶變為特異點,決心要將『妖精國』創造出來。

在此之後的『大災厄』是從未有過的。→紅色災厄

B.C.1

『大災厄』開始了。異聞帶的終結。

妖精們滅絕了。由於災厄是詛咒妖精的存在,人類(巫女的末裔)還殘存著。
被北之龍骸守護的北方妖精殘存一部分。麥布仍健在。
本來的話,這個異聞帶就要在此『完結』。之後就只有摩斯們徬徨著,島嶼會緩緩地變回虛無的世界。
但在大災厄之後,妖精們並非都作為『次代』而是維持作為『這一代』便復活了。
摩根,將空想樹的魔力全部使用的全妖精再召喚。使不列顛復活。
※從此開始是決定性,自異聞帶中的脫節。並非異聞帶的異界帶。

A.D.1

摩根,自『盡頭的奧克尼』歸來。
『冬之戰爭』。摩根的征服戰爭。統合6氏族中的4氏族,成為女王。於索爾茲伯里的戴冠式。
做出包圍島周圍的光之壁。是自異聞帶脫節的證據。
摩根的政策,是最低限度的保護人類與創造人權概念。
由於一半變為泛人類史側(僅限摩根的密技)能將來自泛人類史的『神隱』〔註:例子上型月最好的案例當屬哈特雷斯了,但妖精國不列顛中的妖精三人組的瓦格與羅布就是來自泛人類史的妖精〕引導至異聞帶不列顛,作為勞動力(想像力)被使役的人類也會出現。
急速的『模仿人類社會』化。
在大洞造出摩根的居城,罪都卡美洛。

自摩根的統治而使災厄的重置逐漸消失。雖說如此但氏族間的紛爭不斷,源自摩斯的被害也仍持續著。

A.D.400

以人類牧場的設定為中心,北部妖精再度與卡美洛,陷入緊張狀態。麥布與摩根的密約。
麥布知曉了,不列顛的秘密,全妖精的復活(以及,維持生存)是由於摩根的召喚術。
在此之上「與妳斷絕關係。北部的妖精就由我來維持」這般乾脆宣告的麥布。

王之氏族,於北方築起城塞都市。
女王麥布,永眠。
利用其屍骸創造出女王都市愛丁堡。

A.D.800

由於『牙之氏族』,『翅之氏族』被殘忍的虐殺。
『翅之氏族』留下茉莉安並滅亡。(摩斯化)

A.D.1000

於妖精國異常產生的摩斯軍團,與其首領。
吃下『魔力』的摩斯王所組織的摩斯軍勢。
大災厄。摩斯戰役,開始。
萊涅克,抱著必死的絕望去戰鬥。→與摩斯王的戰鬥。
「逝去吧摩斯王。
這裡是那傢伙終於得到的國度。
……絕對,不會再讓其被奪走了」
牙之氏族之首死亡,等待著『次代』。

接續萊涅克的排熱大公,誕生。

摩斯戰役,終結。
將其終結的是新的牙之氏族首領,沃德華斯。
然而卻因此使牙之氏族承受了災厄之詛咒。
→下次就是你們了。(獸之詛咒,Flag)

妖精國中產生了Black Dog。

A.D.1100

在愛丁堡發起『點心革命』。
以後,妖精國中的甜食都被愛丁堡獨佔。

A.D.1300

土之氏族與牙之氏族的紛爭。
牛津,成為牙之氏族的。

A.D.1400

鏡之氏族與王之氏族的領土紛爭。
鏡之氏族,在牙之氏族的幫助下沒有將事情鬧大,但領土銳減。
→曼徹斯特變為牙之氏族的。

A.D.1600

歐羅拉,與美露莘相遇。
在諾里奇,牙之氏族中誕生了巴格斯特。

A.D.1800

『毛蟲戰爭』。毛蟲型摩斯大量產生。
摩根,意外的危機。(不擅長應付蟲)
戰爭開始時,只有一次出現在平原向毛蟲們轟下極大魔術後,便回到卡美洛。
卡美洛發出了「女王的魔術在將毛蟲們燒盡前土地會先消失」這般公告。

法烏爾.威悉,被巴格斯特打倒。
→康沃爾滅亡。

摩根,任命巴格斯特為妖精騎士高文。
職責「妖精騎士」,復活。
因高文的活躍使「吞噬土地的災厄」被祓除。
摩根,將曼徹斯特封予高文。

A.D.1899

圍繞著「牙之氏族長」之座的,衝擊性的禮儀對決。
主辦禮儀對決的是沃德華斯。是波卡德的劣勢,但也是源於傲慢。
波卡德,拚死掌握禮儀的對決。出乎沃德華斯的預料,波卡德非常善戰。不如說還有優勢。
然而在最後放錯餐後叉子的擺放方向,沃德華斯,險勝。
沃德華斯,「說到底還是岩獅子。用手吃飯更適合你哦」留下了這樣的評價。

A.D.1870~1900

斯普利根,自泛人類史誤闖(神隱了)而來到異聞帶不列顛。
諾里奇,開始製造「鐵製武器」。
至今為止將高山作為領地(領域)並不與都市開發扯上關係的先代斯普利根,行蹤不明。
開普勒斯〔原文:Capless,キャップレス〕繼承斯普利根的名號,並掌控諾里奇。
波卡德、違抗斯普利根的職人們,被流放到北部。
(→去往謝菲爾德)

A.D.1900

妖精騎士蘭斯洛特,被任命。
因其過於強大,表面上氏族間的戰鬥消失了。
由於摩根統治的催化。更嚴酷的暴政。存在稅的上漲(上繳魔力),以及人類的出貨數都被嚴格的規定。

在達靈頓『復甦的災厄』。
領主格雷馬爾金,西滅。由於是深至靈魂的消滅而未產生『次代』。

摩根,發現芭萬.希的轉生,並保護。
然而魂魄早已快消滅了,轉生是不可能的。連名字也失去了。
→死屍(Living Dead)化。

妖精騎士崔斯坦,被任命。
歡樂都市新.達靈頓,被建設。

諾克納蕾雅在愛丁堡,誕生。
大約1500年份北方妖精與移民至愛丁堡的妖精們的亡骸,自將其魔素吞噬而殘存的愛丁堡中誕生,具有與樂園的妖精有同等規格異能的大妖精。

A.D.1999

在某處廢棄場中,不列顛島的代行者,誕生。

A.D.2001

王之預言。
阿爾托莉亞,於湖水地區產生。被鏡之氏族所保護。
然而知曉總有一天(由於歐羅拉)會使鏡之氏族全滅的艾因塞爾將阿爾托莉亞送到海上。
阿爾托莉亞,漂流至廷塔哲的海岸。

帕希瓦爾(在少年年齡出貨)一歲,被養育院買走。

A.D.2011

鏡之氏族的城市,因摩斯而被毀滅。(→美露莘)
帕希瓦爾,使用選定之槍。

A.D.2012

於卡美洛的比武大賽。(歌鴝大會)
帕希瓦爾,下定決心要使用力量集結反抗勢力。

A.D.2012~2015?

於『威爾士之森』中,奧伯龍,自妖精國作為妖精王被廣為流傳。
不過是小丑、輕浮的妖精,被這般流傳,但與他相遇的妖精們都會喜歡他,妖精王的頭銜並未成為笑話。

A.D.2015

去艾克托鍛造場的高文,來至。
與阿爾托莉亞碰到。

A.D.2016

在奧伯龍的幫助下,圓桌軍在倫蒂尼恩,集結。

A.D.2017

白紙化地球上出現空想樹。
貝里爾,赴任不列顛異聞帶。一覽無遺只有荒野與黑色亡靈們的國度。
將摩根召喚。隔日,不列顛的樣子煥然一新。
摩根,被召喚時便掌握了異聞帶系統,將情報送往於過去存在的『湖之妖精』,並死亡。
接收情報的『湖之妖精』作為摩根自己親手培育異聞帶。也就是說早已並非異聞了。
於空想樹燃盡的女王曆元年,不列顛作為『妖精國』從異聞帶變為特異點了。

在貝里爾召喚後隔日遇到的摩根已非貝里爾的Servant,外觀也變為女王了。
島的樣子煥然一新,外面也有光之壁。
然後,早已空空如也,枯竭的空想樹於地平線的彼方聳立著。
「在你睡著的期間,裡面就被用完了」這般說道的摩根。
實際上是在2000年前枯竭的。

呼應"預言之子"的傳說,低迷人類們的組織活動也變得活躍。
阿爾托莉亞.Caster,啟程之日。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