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8
GP 4k

RE:【討論】「咕噠咕噠新邪馬台國 從地獄歸來的男人」劇情討論串

樓主 神威 chang755262
漆黑退去塵埃落定,左擁右抱十分愜意

今日的開頭和昨天一樣回顧一小段歷史,內容描述了駒姬出嫁時的情況和心境。

畫面回到祭壇,御主領信長殺了回來,在一劃令咒的加持下,信長抱著必死決心釋放寶具。利休對此不以為然,畢竟祖獸之血源源不絕,信長卻是燃燒自身施放寶具。

信長「哇哈哈!這的確很吃力啊!居然能無限回hp什麼的,這怎麼看都是糞game嘛!」

「但好戲現在才要開始!」

壹與出現衝向利休,雖然不知目的為何,但利休還是準備出手擋下壹與

山南「唉呀真是抱歉啊利休閣下!要請妳讓個路了!」

山南和齋藤、沖田一起壓制利休,不讓她出手

千利休「居然讓三個武士來對付我一介茶道者,你們也稍嫌失禮了吧?」

儘管如此利休依舊老神在在,理由是毀滅之巫女壹與和御主同一陣線,只會為同伴帶來破滅和詛咒,但壹與也想起卑彌乎當初的教誨。

卑彌呼「能力沒有分好壞,怎麼使用它才重要不是嗎?」

隨後壹與在展開寶具的狀態下被祖獸吞噬,由於壹與本來就是祖獸的祭品,利休認為這種自爆攻擊毫無意義,然而

壹與「此身即為呼喚破滅的漆黑之光,釋放輝耀之闇,即使對手為獸之神也不例外!」

原來壹與正是利用了自身的毀滅特性傷害祖獸,利休臉色一變後被信長調侃了一番,準備阻止壹與卻受制於新選組的三人陣法

山南「請別讓我一直重複同樣的話!新選組必殺之陣可沒弱到連一介茶道者都困不住!」

齋藤「即使如此靠我們三人也只能勉強阻止這傢伙啊,我的無敵之劍都要哭了!」

明里也在一旁為新選組加油

山南「呀~被女性打氣加油還真是開心!力量湧現原來是這種感覺啊!」

「好!我山南先生要全力上囉!」

沖田「山南先生,你角色設定是不是變了…?」

在這緊張之刻,利休依舊認為壹與只是徒勞,雖然因為她的行動導致祖獸的力量減弱,但無限的黑血很快會將壹與吞噬,然而此時信長也對利休的黑血無限論感到厭煩了

隨著御主第二劃令咒一聲令下

煉獄黑沖出現,使用寶具在祭壇邊挖了個洞,正當利休不明所以之際,大量的茶水由洞口沖入祭壇!

千利休「這個翠綠,這個香味…!難…難道是…抹茶!?」


石田三成「久等了利休!由我這石田治部少輔所準備,豪華絢爛且前所未見的茶!」

「妳就給我好好嘗嘗吧!




時間回推到一行人在根據地研擬對策,接續昨日劇情,眾人想用茶對付黑血,量不足的問題由石田調派新邪馬臺國流通的所有茶葉解決,至於如何讓茶水流入祭壇

石田則點出過去的備中高松城之戰,羽柴秀吉挖水渠淹沒高松城的計策,眾人覺得可行,而挖水道的工作正好可用煉獄的寶具瞬間完成。儘管齋藤仍然對石田有所不信任,也在御主和蘇醒的茶茶擔保之下釋懷。

茶茶「我茶茶可以保證,佐吉(石田三成)定會遵守約定」

而消沉的壹與也接受到了來自卑彌乎的訊息振作了起來


鏡頭回到祭壇,面對迦勒底的行動而目瞪口呆的利休,在石田三成的一頓嘴砲後終於爆怒。


千利休「祖獸啊,給我把那令人氣憤的傢伙,五臟六腑一個不剩全部吃掉!」

祖獸張口便咬,卻被半途擋下

「三成啊!要得意忘形可以,但好歹等到贏了之後吧」

因為壹與的行動,狗古智卑狗和卑彌呼得以逃脫

三人展開寶具,利休和御主一行正式展開最後的對決。
(這裡進入戰鬥後可以選擇煉獄狀態的黑沖,狗古智卑狗和卑彌乎也會在戰鬥中額外助攻)

戰鬥結束後,祖獸被壹與一腳踢死,和利休一起落入祭壇深處

壹與「二代必殺!壹與Kiiiiiiiiiiiick!!!」

茶茶也讓煉獄把自己扔向祭壇,眾人合力救出鶴松
新邪馬臺開始崩壞,明里消失前和山南正式道別。狗古智卑狗也在此時消失,緬懷與石田三成的友情,此刻祂終於能真正回歸光明,並期許人類在與獸的鬥爭勝利之後,能夠拓展自己的時代。
以及爆料自己是借用了芹澤鴨的身體才能來到新邪馬臺的事實
而當然,屬於新邪馬臺的鶴松最後也必須離去,就在他與茶茶道別後準備離開之時…

千利休「不會讓你如意!」
(馬的看到這段真的被嚇死,突然蹦出來就算了還給你特寫…)


千利休「鶴松大人,我不會讓你逃的…!吾之怒火,吾之憤怒!關白秀吉…!」

儘管祖獸已死,但千利休體內仍有成千上萬的死者之魂,數量連卑彌乎都大感驚訝,利休將鶴松吸收後鎮住疲憊的眾人,茶茶及石田認為鶴松是無辜的,質問利休為何還是不願放過他?

千利休
「沒錯,毫無緣由的誕生,毫無緣由的只能平白死去,正因如此,這個世界就是錯誤的!」
「因此要讓世界回歸黑暗,讓天下萬民回歸到能夠安心的與『靜寂』一同生活的極黑世界!」
「由我!必須由我來實現!」
魔王信長
「呆子!那樣的世界到底有什麼好的啊!」
「啊啊!雖然早就覺得妳瘋了,妳這傢伙根本是瘋到極致的漆黑狂熱者啊!」

利休釋放黑暗將眾人吞噬,御主醒來後發現自己和身在一個奇妙的世界,利休就在自己眼前泡茶

千利休「這裡是魂魄的回歸之地——ニライカナイ(Niraikanai)」

千利休「來,請用茶,然後我將幫助你從這痛苦的旅程中解脫」

利休再度表達自己想創造出一個弱者不會受欺凌、平和安穩的黑暗世界,催促御主用茶,但御主反問道「那樣的世界是否會有趣?」利休卻被激怒了,此時駒姬出現


駒姬「利休大人…已經夠了…」

利休反問駒姬是否沒有怨恨,在亂世之中,有許多和駒姬一樣平白死去的靈魂,因此利休認為自己必須憤怒,必須替那些靈魂發聲。


駒姬
「我並不怨恨這個世界…不,說沒有怨恨是騙人的,但我不會怨恨所有的一切」
「和父母分別的時候我很傷心,但即使如此,我仍然會想起故鄉的微風和流水聲,樹木的低語和美麗的山野」
「我只是誕生於世,並平白死去」
「但在這人世生活的時光,對我來說非常的快樂!」

駒姬也感謝御主能夠不畏利休,說出自己內心的想法,利休先是驚訝,隨後緩緩開口

千利休「像我這樣的長輩,也會被你們這些小鬼頭上了一課啊…」
隨後也發現自己如今的茶,泡得已不如初見御主時美味,終於也放下了一切,釋放了鶴松,希望御主可以代自己向眾人道歉後消失,將長年的死者之魂導向回歸之地。

這時其餘的人終於出現和御主會合,面對石田和茶茶的道歉,駒姬已不在意,並希望他們也能原諒他們自己。

「欸?這孩子怎麼回事?妳是天使吧?」


茶茶也終於和鶴松做最後道別,而在鶴松離去時出現的光芒盡頭,茶茶的第二個兒子,鶴松之弟--豐臣秀賴正在那裡等待,對於認為自己作為母親失職的茶茶,秀賴答道「您是為了我們,挺身對抗時代的溫柔母親」也希望茶茶能原諒她自己


豐臣秀賴「希望您,一定要原諒您自己!」
豐臣鶴松「再見了母親大人,務必保重身體!」

心願已了的石田也逐漸消失,特異點崩壞,隨後眾人回歸迦勒底,並與新夥伴——壹與和山南寒暄


壹與「對了對了,卑彌乎大人卑彌乎大人,在那之後(上次邪馬台之後),您和未來君進行到那個階段了呢?」
卑彌乎「什麼哪個階段???」

壹與「欸?您不是說想和未來君交往才到迦勒底來的嗎?」

卑彌呼「沒有沒有我才沒那麼說啦!」

壹與「嗯~~那麼,我就不用考慮卑彌呼小姐的心情了對吧」


卑彌呼「咦?那意思是…?」


「好!如此這般,邪馬臺國第二代女王兼毀滅之巫女,壹與,請多多指教囉!」


終於到今天劇情正式告一個段落了,話說手機打到一半的時候還跳掉害我重來…
雖然是活動劇情但相當有水準,內容夠多的話甚至當主線都可以,不過對我來說爆點還是最後的段落吧,初代女王大人妳想交往早說啊!我沒問題的!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