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5k

RE:【討論】「咕噠咕噠新邪馬台國 從地獄歸來的男人」劇情討論串

樓主 紫風薰 goco5566
序章
壱与在引導靈魂,因為有卑彌呼留下的光之道在,所以很輕鬆,只是做得有點厭煩。
只是突然感到凶闇靠近,此時山南現身向壱与打招呼。

場景轉換到御主這邊,因為有人發出SOS信號,所以前來救助(帶了沖田、魔王信長、魔沖)。
只是現場風景很優雅,至少不是以前邪馬台。
卑彌呼、小文西、學妹、信勝、茶茶留在迦勒底,附帶一提前來人員是抽籤的,讓沖田吐槽這樣真的好嗎。
茶茶有做雞蛋燒的便當給魔沖(由於說明有甜的東西,應該是有加糖的那種)
聊了一回後,有人拉信長的披風,是一個可愛的小女孩。
小女孩強拉著信長披風,但沖田發現小女孩受傷想要背她,但這讓小女孩感到害怕,魔沖過來安撫,
小女孩聞到魔沖身上的味道後,願意讓魔沖背,之後再小女孩的指引下,拯救被獸頭男攻擊的壱与。
拯救過程中,壱与提醒不要碰觸他們身上的黑泥。激戰後獸頭男的部下襲擊小女孩所幸魔沖及時趕到而沒事,只是魔沖因此手受傷被黑泥碰觸到。
最後獸頭男一時撤退,確認獸頭男離開後,壱与倒下。
原本是該擔心壱与的情況,但魔沖卻在吃著團子...那是在旁邊自動販賣機買的,且有間草屋。
信長決定在此休息,只是進去後信長立即落下了,中了落下陷阱。
小屋的主人看到情況後,表明沒有敵意,願意讓御主等人進來休息,並表明自身身分為從者千利休。

第一服
進到屋子後,信長說:那個利休怎麼可能是女人啊!(御主選項:雖然你沒資格這麼說!)
千利休表示既然自己變成這樣,也只能接受了,接著泡茶給眾人喝,信長、魔沖和御主都表示茶很好喝。
就在此時沖田感到不適,信長表示茶沒下毒而是這裡空氣有毒,沖田喝茶後身體就好轉了。
千利休解釋這個空間,有肉眼看不到的毒,就算是從者,處於這種空氣中半天的話,也會無法動彈,而她的茶能中和毒素。
千利休接著說自己比你們還要早來到這邊,因為這情況而展開結界─草屋茶室,外出時就喝茶。
只是離開這就會遇到剛才的黑色獸人們在徘徊,身為茶人的他什麼事也沒辦法做而困擾著。

話說到一個段落,魔沖說肚子餓了能吃便當嗎,之後千利休就替眾人準備,此時茶信長出現。
沖田看到後就說:謎題解開了,這個特異點又是信長感的,御主我們回去吧,絕對沒好事出現。
經過一番鬧劇後,壱与出現,壱与向眾人表明身分後,說獸頭男是作為狗奴國之王的獸之劍─狗古智卑狗(くこちひこ)。

鏡頭轉到狗古智卑狗這邊,他在和迷之男子談話,談話中顯示他們一樣要喝茶,否則將會被黑泥給吞沒。
狗古智卑狗表示被迷之男子所說迦勒底給妨礙,此時山南進來,爭吵後,迷之男子說:你們只要照我說的行動就好,最後真名出現,是石田三成。

鏡頭轉回來,壱与說狗古智卑狗那時並沒有和光一起消滅,而是在這片土地復甦。
之所以沒淨化,壱与說可能是因為這片土地的緣故,這裡是死者之魂往黃泉之路的通行之路,也就是黃泉之國和境界之地。
本來不該會變成這樣,壱与表示毫無線索,壱与接著說在上次你們離開後,她持續引導死者之魂,只是某次發現有相當多的靈魂離開了道路,被囚禁於此。
在這裡發現有以前淨化的兇神們的碎片,那些東西就降臨此地,開始在這生存。
而小女孩是壱与來到這片土地時看到的孩子,小女孩說名字大概是シュシャ(shusha)吧,有被這麼叫過。
シュシャ表示周圍都是可怕的人,所以逃離開來,也不知道父母是否在,由於沖田的問話,讓シュシャ感到害怕,魔沖立即安撫。
之後シュシャ表示雖然忘記了,但シュシャ有不得不去的地方,那邊有對シュシャ很重要的事物在。
御主也決定幫忙シュシャ去找要去的地方(壱与推測是ニライカナイ,可以翻成理想鄉、彼界、神明之島),之後信長詢問利休,她的茶能撐到什麼時候,得到大概是一天左右的程度。
信長說只有一天嗎,來回會有問題。隨即利休表示這座茶室是可移動型...可移動型...(噴茶
最後跟御主說要使用這GO庵時,請記得付錢。信長立即說:要拿錢啊
千利休:作為從者,我是名境界的商人,這個絕對無法退讓。沒有對價的東西,人是無法表示敬意,對有價值的東西付出對價,這是古代至今的人與人的交流,還請理解。
千利休:雖然剛才說要付錢,不過實際上我是有事情想拜託你們,之前眾人喝得茶其實還沒完成,請眾人幫忙完成這茶,當作是代價,也就是替她收集茶的材料。
於是眾人就朝著ニライカナイ前進。


壱与:話說回來,卑彌呼大人在哪呢?她在的話這種事很快就解決了,沖田表示現在無法跟迦勒底聯絡。

二服
山難跟石田及狗古智卑狗報告迦勒底的動向,說再開茶屋,讓石田忍不住在詢問一次,

鏡頭轉回草屋,看到冲田和信長在賣茶,壱与說利休的GO庵,要移動需要魔力。
信長:那就收集魔力啊!有需要用到錢嗎?
利休:GO庵是用我的概念形成的,以我想要的東西當作動力。這樣就是需要"前",利休我缺錢。
信長就說:這就像上吧,如此信誓旦旦地出發,很早就燃料殆盡,如果我是總大將的話,早就將兵糧官員給斬首了。


鏡頭轉回
石田:也那就那些人在收集錢是吧
石田決定干擾御主他們。

鏡頭再轉
夜晚眾人休息喝茶,壱与說雖然她在導引靈魂,但只有她一人在導引,難免會有靈魂走到其他道路。
利休此時說出了情報,說治部少輔也出現了,壱与以為是人名,但信長說這是朝廷官職名稱,利休再補充她指的是石田三成。
只不過信長去世前,兩人沒見過面的樣子。利休說看到這個國家形成,能明白其內政手段高明。
經過一陣討論後,認為石田是敵人。之後眾人休息睡覺去。

一早醒來,壱与呼叫眾人去外面,發現有人建造茶屋了。
賣得茶更加便宜好喝,信長提出附加價值,導致情勢轉好。
新選組套餐送隊士服,激辛本能寺套餐送骷髏茶碗,卑彌呼套餐送握飯糰。
最後獸人們前來砸店,利休生氣的阻止。

鏡頭轉到石田,石田說茶的品質我們這邊比較好,價格也比較低,為什麼會輸。
最後說茶屋這事是我的誤判,所以茶屋營業輸了他可以不計較,但襲擊又是另回事。
之後石田給予山南力量(強制),叫他去處理御主一行人。


三服
開場眾人身陷霧中,看不到相互的位置,御主提議下,眾人手牽手,最後霧散去後,看到一個小村莊。
村莊的人看到壱与回來都高興不己,眾人於是在在村莊先休息。
不過壱与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在吃飽喝足後眾人快失去意識,壱与趕緊跑到御主旁。
黑暗中,因為剛才壱与的趕來,至少能陪在御主身邊,接著說這次狗奴國的咒術。
首先先讓人認識遲鈍,精神鬆弛,最後進入到睡眠這種無防備的狀態的咒術。
而在睡夢中,怨念會具現化侵蝕人心。只不過壱与因為之前受傷魔力還沒恢復,最後和御主簽訂契約,擊退幻影。
幻影消逝前留下,你是將全部事物都破滅的禁忌之子,絕對無法前往光之道的。
最後兩人醒來,壱与說村莊那些修幻影,之後發現魔沖和小女孩在一旁守護御主,之後看到沖田和信長還睡,壱与趕緊要去解咒。
但信長和沖田各自告自己的力量突破,而沖田在夢中遇到山南,山難說自己是從地域歸來的,但沖田還是直接惡即斬過去了www
眼見無法溝通,山南就先撤退了。

在沖田信長醒來後,山南又過來了,
沖田:山南!?為什麼會在這裡?
山南:那個表情跟剛才是不同人,不過能說上話就好了,沖田。
不過這次換信長生氣,說上次邪馬台(略,而攻擊過去,山南再度撤退。
不過和山南的對話下,得到了些情報,劇情後壱与臨時加入。

四服
山南回憶,與明里一起的回憶。
元治2年2月22日,山南脫走。

回憶結束,山南醒來,姑且是保住一命。
場景轉到御主,狗古智卑狗是壱与的師傅,原本壱与是狗奴國的巫女,後來跟隨卑彌呼。
隨後狗古智卑狗過來要求談話。經過信長交涉後,會是對方前來這邊。
千利休表示會幫忙準備,只是不會現身,畢竟他多少因為關白殿下的原因而離開人世,所以不想看到石田的臉。
最後信長和沖田陪御主,魔沖陪シュシャ。

石田到來,交涉不要插手管這特異點,結果當然被御主拒絕。
在石田對話中,還有個上司在,名為豐臣秀賴,要在此立他為王。
交涉決裂後,石田離去。
鏡頭轉到山南,
山南:原來如此,是這麼回事,跟文字所說的獸之神。
山南:如果是那個人的話,這事不趕快做可不行。
離去時,浮現疑似利休靈三狀態的人影。

五服
魔沖陪シュシャ看花,隨後シュシャ看到NOBU後被吸引走,魔沖請求煉獄,為了シュシャ的旅途能夠結束,希望借給我力量。
那孩子的旅途會艱苦,至少希望再一起的時間,能借給她力量。煉獄同意。
隨後御主從者談論,沒發現有什麼異常,但山南進來說石田有殺手鐧。
壱与跳出來說明,山南是跑去那當間諜,因為原本會徬徨的他,受到壱与幫助,打算贖罪。
山南說他們要做的是讓豐臣的正統,豐臣秀賴復活。並非作為從者,而是使用始祖之獸作為憑依。
而壱与生來有常闇之力圍繞,而被作為依代培養,一直生活在不見光的洞穴裡。
是卑彌呼救了她,成為邪馬國的一員,是狗奴國的人只有卑彌呼和其弟弟知道。
狗古智卑狗失去壱与後,以自身為依代想要召喚獸之神但失敗了。
告知完情報後山南離去,不久石田一行人準備攻打御主了。

後面劇情請往26樓觀看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