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7
GP 7k

RE:【小說】影之國的師徒之緣(完)

樓主 風舞空 xyzabc
嗯,這篇算是應人之邀所補完的一段,姑且算是12.5……絕對不是作者因為偷懶省掉,現在才追加上去的喔!

以下正文

*********************************************************************************

  森林之中,系出同門的師與徒,同源的兩把鮮紅長槍,終於正面衝突!

  槍尖相抵,力量相衝的風暴從中心向四周擴散。

  長髮飛揚,面無表情的斯卡哈,漠然的看著臉孔猙獰,手臂因為用力過度而冒出數條青筋的庫夫林,她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失望的神色。

  就只有這樣嗎?

  一步前踏,順勢一推!在庫夫林驚訝的表情中,剛才的均勢被斯卡哈輕易的打破,斯卡哈盯著失衡的庫夫林,因為空門大開而露出的心臟部位,持槍的手沒有任何一絲顫抖。

  至少,死在我的手上吧。

  斯卡哈的眼神立刻轉為銳利,一槍貫穿,至少死得輕鬆一些吧?她注意到庫夫林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她未踏出的第二步立刻放棄,斯卡哈身形飛快向後退去,打算離開這塊空地的範圍。

  庫夫林舉起了右手,朝著斯卡哈一指。

  「蹦!」

   漫天飛舞的灰塵之中,十幾個符文在空中引爆,連鎖反應的爆風將這塊空地頓時化為烏有,土礫殘枝如噴泉一般向上激飛,在這局部下起了一場大雨。斯卡哈一口吐掉了口中的草葉,從土堆中站起,庫夫林的身影早已消失,瞳孔一閃,能看穿一切的深淵之眼自然能夠輕易的找到庫夫林的方向。

  「以槍術為輔吸引我的注意力,再以符文為主讓我措手不及嗎……有點動腦了呢,庫夫林。」

  瞳孔所見,在森林當中已有許多符文的光芒閃耀,斯卡哈的嘴角緩緩揚起。

  「接下來,以你最熟悉的叢林來不斷削減我的戰力是吧?單純的想法……」

  舞動著長槍,斯卡哈一槍刺向旁邊的一道符文,符文被激發立刻爆炸,只吹起斯卡哈的滿頭長髮。

  「我就如你所願的上當吧。」

  虎口併裂,渾身發軟的庫夫林,手腳並用的在樹梢中急速奔馳著;儘管用力握緊自己的手掌,依然無法壓抑顫抖。僅僅一槍,庫夫林就立刻放棄了正面交鋒的想法,選擇用森林來逐步削弱斯卡哈的力量。 但是,這麼做會有多少效果呢?庫夫林的心中沒有任何底,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到極限,剩下的就是……

  握緊手中的長槍,庫夫林的目光投向了遠方的橫斷山脈。

  剩下的,就是賭上自己的命了。

  身後傳來的連續爆炸聲,讓庫夫林加快了自己的腳步。能夠爭取到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一槍點出,穿透樹叢點破閃滅不定的符文,符文立即引爆。

  爆風四散,吹動旁邊的機關動,塗滿毒液的木刺,從四面八方朝著斯卡哈襲來;槍尾杵地,冰凍的符文向四周擴散,火焰、木刺與隱藏其中的符文陷阱,同時化為冰塊向下墜落。

  冰塊墜地之時,從天而降的大木樁,對著斯卡哈的頭頂砸了下來;斯卡哈對空一揮,木樁一分為二,連同內部連眼睛都尚未睜開的幼小兇獸,在槍刃揮舞之下,結束了牠短暫的生命。

  遠方,傳來了母獸淒厲的吼叫聲,憤怒的兇獸無視於森林定下的規矩,橫衝直撞的朝著斯卡哈的位置前來,任何想要捍衛自己地盤的存在,在失去理性的兇獸面前,一一成為足下的血泥;兇獸終於發現殺害自己孩子的存在,猛力一撲,要用自己的利爪徹底撕裂對方,牠的腳步卻硬停了下來,看著前方的兇手,不斷發生威嚇的吼叫聲。

  在牠的眼中,這渺小的存在,卻散發出一股讓牠由內心感到恐懼的氣息,讓牠不得不停下腳步,小心翼翼。

  斯卡哈瞥了一眼全身毛髮炸開,處於憤怒狀況的母兇獸,看著牠在本能的壓抑之下踟躕不前的樣子,她舉槍挑起了地上的幼獸殘屍,在母兇獸的面前,晃了兩下,母兇獸湛藍的瞳孔,立刻被一抹腥紅給占據。

  斯卡哈嘴角輕挑,將幼獸拋上半空,在母獸的面前,長槍揮舞,將幼獸最後的殘餘化為漫天血雨;母獸的瞳孔徹底轉為憤怒的紅色,對天咆嘯,朝著斯卡哈巨掌直擊頭部!斯卡哈舉槍一檔,金鐵交擊聲中,斯卡哈被壓得鏟地而退,母獸再度舉起前掌攻擊,依然落得被長槍格檔的結果。

  槍爪相交,火光四濺,斯卡哈凝視著瘋狂的母獸,看到牠通紅的瞳孔中出現的那抹尋死之意;斯卡哈在心中微微一嘆,身形一矮,母獸的巨掌從斯卡哈的頭頂掠過,槍尖閃爍的寒光,穿透了母獸胸口的一叢白毛。

  帶著眷戀與不捨,母獸最後望了一眼幼獸的位置,癱倒在地。

  抹去臉上沾染的血跡,斯卡哈凝視著森林,庫夫林殘存的氣息化為一條光軌朝著山脈的方向延伸而去,路途上閃動的符文與眾多危險氣息盤據的地點,讓斯卡哈揚起了嘴角。

  單人雙槍,斯卡哈以碾壓的方式,針對庫夫林所設下的重重陷阱,直接壓制。

  森林食物鏈中頂端的存在,長期盤據在橫斷山脈入口的飛龍群,如今迎來了牠們的終末。飛龍首領看著四周橫躺的同族屍身,以及屹立於屍山之上,渺小卻強大的存在,紅色的瞳孔正注視著自己的一舉一動,飛龍首領顫抖著。

  一聲長吼,飛龍首領放棄了自己的尊嚴,轉身欲逃,就算族群已亡,只要牠活著,就有再建的一天;這是飛龍首領腦中最後閃過的想法,龍頭一傾,半個脖子連同死不瞑目的龍首落在地上,被斯卡哈一腳踏碎。

  「臨陣脫逃,不足以當首領呢。」

  斯卡哈冷冷的注視著飛龍首領的屍身,一槍將龍屍挑入森林當中,對於拋棄尊嚴的一族之首,受到萬獸啃食是最適合牠的結局。斯卡哈緩步向前,在飛龍山脈的盡頭,終於看到了那個人的身影。

  僅容兩人並肩的狹小山谷,頭抬望去僅有一線的天空,兩旁是連攀爬植物都難以生長,直聳壁立的山壁,庫夫林雙手持槍,閉眼靜立在道路的盡頭,身上殘留的大小傷口不亞於經過連番惡戰的斯卡哈。斯卡哈站在道路的另一頭,開口喊道:

  「終於不逃了嗎?庫夫林。」

  聽見斯卡哈的聲音,庫夫林的眼睛緩緩的睜開。沒有他一貫的鋒銳,現在的庫夫林,如同一塊經過無數風霜的大石一般,彷彿與這片小天地合而為一。

  「啊,不逃了,就在這裡做個了斷吧。」

  「啊,是該結束了。」

  最後的時刻,終究還是要以這招來定下勝負:Gae blog,凱爾特流最終的秘傳,以投射的長槍直接貫穿敵人心臟,一擊必殺的招式。

  單槍隱沒,斯卡哈把手搭在長槍之上,宏大的力量開始貫注於長槍之中,溢出的氣息在長槍周身化為散佚的紅光,碰觸到紅光的物體在無聲中化為灰燼。

  相較之下,儘管姿勢相同,庫夫林的長槍卻顯得平平無奇,唯有槍尖最前端的那一點,有著幾許隱現的光芒。

  斯卡哈收起了笑容,眼睛慢慢瞇了起來。

  這並不是她教過的招式,但卻有著類似的威脅感。

  斯卡哈左胸口一緊,似乎被什麼東西鎖定一般,傳來壓抑的感覺;遠方的庫夫林緊盯著斯卡哈心臟部位,並不像是要放棄的樣子。

  風,在峽谷裡面吹起,一片葉子隨風而起,飄盪在兩人之間,在風停之際,緩緩的落在地面。師與徒,在這瞬間,同時有了動作!

  一步後躍,斯卡哈舉起了長槍,滿溢的紅光開始收斂在長槍之中,投射之時產生的巨大破壞力,就連投射者本身也會受到嚴重的傷害,因此,拉開距離是必然的。斯卡哈向前看去,眼前的畫面卻讓她微微的一愣。

  庫夫林,雙手緊握長槍,朝著斯卡哈的方向衝了過來!沒有防禦的符文,完全投注在速度與力量的加持力,僅憑著自己的肉身,將自己完全暴露在Gae blog的射程當中,如此無謀的衝向前來!

  庫夫林!你瘋了嗎?真想直接死在我的槍下嗎?

  所有力量已經完全收斂在槍身當中,斯卡哈右掌中的長槍,開始發出劇烈的顫抖,此槍不出,反饋的力量將有可能傷到自己;但是,真要這麼做嗎?把自己最心愛的弟子,就這樣毀滅在自己的槍下嗎?就算是斯卡哈,這一刻也不由得猶豫起來。

  遲疑當中,庫夫林已經接近到可出槍的範圍,一步踏碎大地,庫夫林的槍穩定的朝著斯卡哈的胸前刺了下去!逼得斯卡哈下意識的將投擲的長槍收回,力量反衝使得斯卡哈微微的一滯,兩槍的速度出現了些許偏差,斯卡哈的槍從庫夫林的槍身旁劃了過去,朝著斯卡哈擊來,佔據她瞳孔的槍尖之上,有著一抹最熟悉的光芒存在,斯卡哈欣慰的笑了。

  這,才是庫夫林真正的一槍,屬於他自己的Gae blog吧?

  斯卡哈閉上了眼睛,等待著長槍透體的那刻到來。有什麼事情能比得過親眼看到徒弟超越自己還來得開心呢?

  然後,額頭傳來的疼痛,讓斯卡哈睜開了眼睛。彈著額頭的右手尚未收回,庫夫林咧著嘴,對著斯卡哈說道:

  「這樣,妳可以放心了吧?讓我出去好好的闖一闖。」

  有些驚訝的摸著自己的額頭,看著已經成長為雄偉男子的庫夫林,斯卡哈輕聲說道:

  「就算接下來的日子,只剩下無止盡的戰爭與背叛,這樣你也不後悔嗎?」

  庫夫林將長槍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看著從樹梢間難得透入的陽光,刺眼的讓他瞇上了眼睛。

  「不後悔呢,這麼精彩的一生。」

  看著陽光之下,笑的像個大孩子的庫夫林,斯卡哈將心中的擔憂隱藏到眼底深處,走上前去,輕輕的在庫夫林的臉頰上一吻。

  「恭喜你,畢業了。」

  庫夫林撫著被輕吻的臉頰,看著在陽光之下對著自己輕笑的斯卡哈,不禁有些癡了。

  他知道,有些東西從這一刻開始,將會深深刻印到他的心中,永遠難以忘記。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