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7
GP 6k

RE:【小說】影之國的師徒之緣

樓主 風舞空 xyzabc
  月正當空,連一絲星光都無法透入的森林深處,庫夫林手持長槍,在黑霧瀰漫當中,閉眼靜默。影之國的探子悄然落在她身後不遠處,單膝跪地,低頭對著庫夫林說道:
 
  「殿下,馬上就要到午夜了。需要屬下跟您解釋黑影嗎?」
 
  庫夫林搖頭以對,有雙眼可以看,這樣就很足夠了;探子見狀,身影悄悄退入黑暗當中,森林中僅剩的一點聲音,逐漸消失,只剩下周圍若有似無的慘叫聲,與自己沉重的呼吸聲。
 
  月亮,慢慢的走到了天空的正中央,庫夫林眼前的黑霧開始出現奇怪的變化,以某個點為中心,黑霧急速向中心點匯集;不僅僅是四周而已,而是整座黑暗森林的霧氣,有意識地朝著這裡聚集,霧氣漸漸聚集成團,扭曲當中呈現人形的狀態,一張張痛苦的臉孔在霧氣中隱現。
 
  英雄殘餘的碎片,亡者剩下的思念,無論如何都是被丟棄的殘渣而已。
 
  庫夫林一槍刺去,霧氣環繞著槍頭沒有任何反應。
 
  聚集當中沒有任何變化,必需要量變之後才可能達成質變嗎?那又是怎樣進行變化的?
 
  虛空一劃,槍身平添一股濛濛白光,圍繞著槍身的霧氣如同夏日裡的冰塊般融化,霧氣團馬上向後退去,霧氣中的臉孔同時冒出,對著庫夫林的方向,大聲咆嘯。
 
  那麼……下一步應該就是因為我而發生變化了吧?
 
  庫夫林沒有阻止霧氣的繼續變大,他開始活動起四肢,倫文字光芒連閃,雙手搭在長槍之上。
 
  「來吧,讓我看看影之國中最大的敵人到底有多強大吧。」
 
  槍林落下,白光驟起,將森林隔絕為兩個世界。庫夫林露出了微笑,獠牙在黑暗當中透著懾人的光芒。
 
  在隔絕的黑暗空間以外,斯卡哈站在樹梢上,雙眼透著星光,仔細地觀看著空間內的變化;儘管跟過去的「掃除」比起來,這一次的動靜稍微大了一點,出於讓庫夫林吃吃苦頭也好的想法,斯卡哈並不打算阻止這件事情。
 
  對她來說,有另一件事更讓她在意。
 
  身後的樹葉微微晃動,斯卡哈頭也不回地問道:
 
  「如何?」
 
  「佛德爾殿下在村莊無意接到信函,並由他親手轉交給庫夫林殿下。」
 
  斯卡哈腳下的樹枝微微的抖動一下,她語調平淡地續問:
 
  「內容呢?」
 
  「康納爾爆發戰爭,前線潰敗,康納爾王對國內發出緊急動員令,信函是阿爾斯特公主親手寫的。」
 
  斯卡哈望著黑霧中的庫夫林,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果然,有些東西是無法改變的嗎?
 
  「下去吧。」
 
  樹叢稍動,斯卡哈靜靜地望著庫夫林,放在樹幹上的右手,不知何時已深深陷入樹幹當中。
 
  所有霧氣完全匯集成一團,一涨一縮當中,霧氣漸漸扭曲成人的形狀,在人形的頭部,男女老少的臉孔正在快速的轉換著,唯一相同的只有他們對著庫夫林的臉孔,充滿著深深的憎惡。
 
  庫夫林的雙腳慢慢蹲下成弓箭步,槍尖對準了霧氣最為濃郁,彷彿一塊黑色石頭的身體中心部位。
 
  「雖然說要讓你成形,但是我也不是坐著等打的那種。」
 
  腳步一踏!石塊飛濺之時,庫夫林的身形已經逼近到黑影身前。
 
  「來發見面禮吧!」
 
  長槍一刺,庫夫林出手就打算重創黑影的核心部位!
 
  黑影的頭部迅速成形,在長槍刺入核心以前,熟悉的聲音在庫夫林耳旁響起:
 
  「庫夫林,你真的要殺我嗎?」
 
  聲音,讓庫夫林的手抖動了一下,原先應貫穿核心的槍頭,從黑影的肩膀處透出,黑影趁勢向後飛退;漂浮在半空中的黑影,漸漸變成人形的狀態,熟悉的樣子,庫夫林的眉頭緊蹙起來。
 
  黑影的臉孔凝聚成型,聲音從嘴部發出,直透入庫夫林的腦中。
 
  「真是無情呢庫夫林,這麼久沒見到了,一出手就毫不留情嗎?」
 
  庫夫林看著黑影,甩著自己的右手,一臉不屑的說道:
 
  「原來是依照我心中的弱點去變化的啊……但是我說你是不是功夫不夠啊?連我母親的臉都變得模模糊糊的。」
 
  庫夫林重新握緊了長槍,緊盯著黑影的核心部位。
 
  「你就繼續說廢話吧。下一次,我可不會再刺偏了。」
 
  黑影,咧開了嘴,大聲地笑了起來,尖銳的聲音刺在庫夫林的腦中。
 
  「你既然知道我是因為你內心的弱點而變化的,那你怎麼不想想,為何根據你心中成像的存在,會變得如此模糊呢?」
 
  「什麼?」
 
  黑影伸手在臉上一抹,母親的臉龐再度換成了艾瑪的臉孔,幼年時曾經如此深刻的笑容,如今也變得跟母親一般,模糊不清。
 
  「你的廢話,真的很多啊!」
 
  一步踏前,瞬間刺穿!可是這次槍尖刺破僅僅空氣,黑影不知何時來到他的身後,尖銳的笑聲依舊。
 
  「時間會沖淡回憶,但是卻不可能讓刻骨銘心的存在模糊;除非……是有更加重要的東西,佔據了你心中最重要的地位。」
 
  黑影再次在臉上一抹,嗓音不再如同之前一樣的尖銳,這聲音,如同一把長槍,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心中。
 
  「你說是不是呢?庫夫林?」
 
  黑影變成的斯卡哈,在他面前緩緩地拉下了面罩,輕輕一笑。
 
  庫夫林晃動著腦袋,一臉無所謂的回道:
 
  「果然是師傅的樣子嗎?不過這樣也好,跟我期待的一模一樣。」
 
  庫夫林右手虛空一揮,倫文字化為火焰,連環火浪朝著黑影斯卡哈燃燒過去。
 
  「如果連你這個冒牌貨都打不贏,我又怎樣才能挑戰正牌呢?」
 
  黑影斯卡哈動也不動,火浪在空中慢慢分解開來,一個個倫文字破碎成光點散去。黑影斯卡哈用手指輕輕捻著一顆破碎的光點,輕聲說道:
 
  「挑戰並且勝利,這是驅動你變得更強的原動力;但是庫夫林,捫心自問,你真的想要這麼做嗎?」
 
  「你,真的願意這麼做嗎?」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啊!」
 
  庫夫林的臉色立刻鐵青,他握緊了長槍,朝著黑影斯卡哈狂攻過去;漫天槍影包圍了黑影斯卡哈,但是黑影斯卡哈輕鬆地遊走在槍影之間,不時輕點在槍身之上,長槍上淡淡的光芒漸漸被黑霧吞沒。兩人身影交錯之間,黑影斯卡哈的聲音,在庫夫林的耳旁低語:
 
  「你不想這樣做的,庫夫林。不僅僅是這裡的環境,你的朋友們,更重要的是……你放不下你最愛的師傅,不是嗎?」
 
  「住口!」
 
  庫夫林一槍橫掃,夾帶破風聲掃去的槍身,卻被黑影斯卡哈一指輕鬆擋下,庫夫林這才發現,長槍已經被黑霧完全覆蓋,更進一步朝著他的手臂延伸過來,符文連閃勉強抑止黑霧的擴散。
 
  黑影斯卡哈的臉孔,逼近庫夫林眼前。
 
  「不想對吧?看不到師傅的臉孔,聽不見師傅的聲音,沒辦法再被師傅責怪、教導,你無法想像沒有師傅的日子,所以你遲疑,不安,以為打敗黑影化成的她就能夠切斷這種感情。」
 
  黑影斯卡哈貼在庫夫林的身上,在他的耳鬢輕輕地說道:
 
  「你打從心裡不打算離開師傅的身旁啊。」
 
  「喔喔喔喔!」
 
  庫夫林一腳踢出,黑影斯卡哈輕鬆跳到庫夫林的身後,從背後緊緊抱住他,黑影斯卡哈的聲音不斷竄入他的耳中。
 
  「既然不願意,為什麼你要勉強自己這麼去做呢?就待在這邊,有師傅照顧,有朋友的陪伴,為什麼你還要回到阿爾斯特呢?」
 
  庫夫林身體用力一掙,打算脫離黑影斯卡哈的束縛,身體卻早已被一條條黑色的霧狀鎖鏈給綑綁住;黑影斯卡哈的身體游動到庫夫林的面前,冰涼的雙手,輕輕的捧住了庫夫林的臉,她看著庫夫林的眼睛,以庫夫林從未見過的軟弱表情說道:
 
  「留下來好嗎?留在我的身旁……我,我不想再一個人了。」
 
  庫夫林的眼神開始渙散,他用力咬著下唇,藉由疼痛恢復了一些神智。
 
  「我,跟她們約好了……保護國家,保護,她們……我,說到,做到……我,不可以,食言……」
 
  「那,你跟我的約定,怎麼辦?難道,你要背棄我們之間的誓言嗎?」
 
  庫夫林身體一震!眼底深處的光芒,慢慢被黑霧覆蓋。
 
  「我……我……」
 
  「留下來吧,在我的身旁,永永遠遠……」
 
  黑影斯卡哈的身體慢慢化為霧氣,不斷的從庫夫林的七孔透入;庫夫林無神的瞳孔,開始被黑暗吞沒。
 
  斯卡哈閉上了雙眼,右手握住了一旁的長槍,腥紅色的光輝充斥了槍身;再睜開眼,眼睛只剩下一片冰冷,斯卡哈拔起了長槍,瞳孔映照著庫夫林的胸膛,身體緩緩弓了起來。
 
  如果,你真的過不了這關。
 
  至少,讓你死在我的手裡。
 
  庫夫林。
 
  紅色光芒徹底收回到槍身之中,當庫夫林瞳孔徹底被黑暗吞噬之際,就是Gae blog穿透他胸膛的時刻。
 
  黑暗,一片的黑暗,沒有任何溫度的黑暗中,庫夫林只能任由黑暗不斷吞噬己身,沒有反抗的餘地。
 
  也許,我真的想要挑戰黑影的原因,是希望他說出我心中不願意面對的事實吧?
 
  七年的時間太久了,久到我已經忘記過去那些東西;就連母親跟艾瑪的臉孔我也記不得了。比起幼年時候的承諾,現在眼前的這一切,更令我難捨。
 
  黑暗森林,是我的家,是充滿我回憶的家。
 
  所以,才掙扎,才猶豫。
 
  一旦離開之後,我就不可能回到這裡了,與這裡的一切,會徹底的畫上句點。
 
  包含我與師傅之間的關係也是。
 
  我喜歡師傅。
 
  喜歡她對我嚴厲的管教。
 
  喜歡她對我細心的叮嚀。
 
  喜歡在篝火旁她靜靜聽著我說今天發生的事情。
 
  喜歡在煮好飯時她看我吃的津津有味的樣子。
 
  只有在師傅面前,我不用當庫夫林,不用負擔起「守護」的責任;只是瑟坦特,一個懷抱著夢想,天真的孩子。
 
  我喜歡這樣的自己,卻也恐懼這樣的自己。
 
  如果忘了以前的自己的話,我,還會是我嗎?
 
  「不長大,不行呢……」
 
  從庫夫林的胸膛中,一道火紅的光芒從黑霧中透出;這是源自他的血脈,由父親賜與的光神之血,感覺到主人發生危險,自主反抗黑霧的侵襲。黑霧尚未完全融入庫夫林體內的臉孔出現了猙獰,她連忙在庫夫林的耳旁繼續喊著:
 
  「庫夫林……留下來吧……跟我……一起……」
 
  「吵死了,別庫夫林庫夫林的喊著。」
 
  一掌伸出,庫夫林的手貫穿了黑霧,挖出了一顆如同寶石般的黑色石頭;黑影發出了尖叫聲,融入庫夫林身體的速度更快,打算在核心被破壞以前吞沒庫夫林的意識。
 
  庫夫林懶懶地看著已經被黑霧融入大半的身體,無奈一嘆。
 
  「沒用的啦。」
 
  心神一動,太陽之火從庫夫林全身毛孔噴發,瞬間燒滅了大半的黑影;殘餘的黑影圍繞在庫夫林手上的黑色石頭,化為斯卡哈的臉孔在庫夫林的手上喊道:
 
  「不要!求你不要!我不想!我不想!」
 
  「去死。」
 
  一掌捏碎,黑影慘叫中化為黑霧散去,耳旁的蟲鳴鳥叫再度回歸,證明這次的清掃已經結束了。庫夫林看著已經被黑霧侵蝕,落地之時便化為灰燼散去的長槍,他抬起頭,望著樹梢上的斯卡哈。
 
  斯卡哈一步輕躍,落在他的面前。
 
  師徒兩人,面對無語。
 
  斯卡哈深深看了庫夫林一眼,淡淡的說道:
 
  「明日正午舉行出師。」
 
  斯卡哈扔下一把紅色長槍,與之前使用的贗品不同,這把長槍充滿了懾人的氣息,彷彿一旦握上就會被它刺傷。
 
  「如果,做不到……」
 
  話沒說完,斯卡哈的身影已經消失;庫夫林苦澀的握上了長槍,喃喃自語:
 
  「那就去死。」
 
  對吧?斯卡哈師傅……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