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7
GP

RE:【情報】法米通新公開的FGO6週年訪談

樓主 Dominika s2751138
完整內容:

前篇內容:
1.蘑菇從去年10月起就卸下了整體監修的職務,委託給了其他的寫手。到去年12月為止是在埋頭寫月姬R,從今年1月起則是2.6,縫隙間還有除FGO以外的工作,如果沒有這個體制的話就應付不過來了。武內說他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看到蘑菇被逼到這種地步,看到他執筆的身影都覺得毛骨悚然。

2. 2.6總共的文本量有1.7M(按底下的註解,1M按假名漢字全角符號換算,約為50萬字,也就是說2.6總文本量約為85萬字),算上個人空間語音、設定還有Flavor文本總共是1.9M(2.6有六騎從者是蘑菇負責的)

3.以往的異聞帶都沒有講述過它們的歷史,所以2.6想寫寫看,而且FGO說是要寫自己的RPG劇情,結果以往都沒寫過王道的奇幻故事,這次想挑戰一下新的主題。
但其實2.6在19年最初的構思當中極其單純,就像水戶黃門的故事一樣懲惡揚善,打倒邪惡的傢伙,還有打倒摩根後就結束。但是在製作的過程中堆積了很多預料之外又應該寫的東西,比如瑪修的成長,還有導向結尾的伏筆,大綱就已經是平常的兩倍了,最重要的是在因緣巧合下能拜託羽海野千花老師描繪角色。那時候蘑菇就覺得這下只能祭出奧伯龍了,不過大綱原本就很復雜,再加上要加入奧伯龍的話,就得製作更深一層的故事,最終就導致了整個故事變得很龐大。

4.羽海野千花本身很怕蟲子,看著都會覺得辛苦,但是瞭解了奧伯龍的故事後,她決定要加油,還買了昆蟲圖鑑學習,因為她覺得在瞭解真正的生態體系之後再去畫才能畫得好。蘑菇看到目前仍在連載自己穩固的作品世界、重要故事的第一線漫畫家居然願意做到這種地步,感到非常欽佩。還開玩笑說拜此所賜蟲子也越來越真實了。

5.蘑菇對DW的開發陣營感到非常抱歉也非常感謝,因為2.6的製作流程與以往不一樣,就像是在連載2.6這部週刊一樣,每週都交稿然後立刻進入開發作業,有錄音等其他工作時,產量大概就為80KB,能夠專心寫時產量就大概為180KB,整個日程表是非常地緊湊的。

6.提到第6年實裝的從者印象最深的角色,蘑菇說提術呆就犯規了,所以她除外,而武內則提到當初5週年的訪談所說的想早日給大家看到的從者其實就是指奧伯龍,他覺得看到奧伯龍和蘆屋道滿誕生的瞬間就是感受到奇跡的瞬間。
其實寫手原本覺得說實在的,道滿格調要比安倍晴明低,就感情上而言大概算是個中Boss,在這種情況下卻收到了非常出色的插畫。道滿之所以能提升到與當初的大綱完全不同次元的高度,很大程度都是插畫的力量。

7.異星神的使徒都有著各自的使命,村正被製作出來只是為斬殺阿特拉斯,因為異星神看穿了隊長會背叛,而拉斯普京則是用來幫異星神料理眼下的麻煩,而道滿則只是製作出來略微唆使各個異聞帶王的噪音角色。
道滿本人也清楚這點,對此他作出「貧僧也沒什麼特別想幹的事」這種讓人懷疑他理智是否清醒的發言。原本只要輕松愉快地犯下邪惡的行徑即可。然而被逼到絕境的時候,以往因不具備志向而顯得捉摸不透的人物,由於擁有了目的,而獲得了理智,成為了能夠被打倒的存在,僅此而已。雖然有各種緣由,但道滿應該並不只是單純想勝過安倍晴明而已。

8. 2.55被渡邊綱事先打倒的兩騎英靈是海倫娜和卡利奧斯特羅伯爵。由於判斷到要描寫他們的真面目,故事會變得很長,寫手就刪減掉了。卡利奧斯特羅說不定以後會出場。

9.蘑菇從去年起卸下監修的職務後,監修工作是交由寫手隊伍負責的,他從去年9月起到今年的夏季活動幾乎都沒有碰過,只有虛數大海戰是因為自己找兩棲類來寫的,所以非常認真地監修過。由於這個活動是兩棲類第一次寫FGO劇情,所以他很不習慣,已有角色的台詞都由各自負責的寫手負起責任監修。蘑菇則是負責監修尼莫和泳裝莉莉絲。而情人節的卡蓮也是很重要的角色,所以也是由他負責的。

10.被問到第2部後期OP中,黑呆站在冬木的土地上,為什麼這段動畫會出現冬木市呢,蘑菇回答說是提醒大家不要忘記,但是不能再多說了。

11.被問到主角團與村正和麻婆戰斗的場景在哪裡時,蘑菇回答說由於在製作第2部後期OP時,塞太多2.6的內容會導致劇透,就隨製作人員按自己喜好去做,因此並不代表那個場景會出現在游戲中。

12.《躍動》完全是屬於術呆的歌,蘑菇覺得將整個2.6通關後,就能感受到這點。
武內則提到原本《躍動》的封面應該畫術呆才對的,但是CD發售時術呆還沒發表,所以就以將各種想法託付給瑪修的形式畫下這封面。這是第一張能看見瑪修雙眼的插畫。

13.蘑菇說20年的夏活決定要以“恐怖”為主題時,就想著致敬古今東西的恐怖電影,製作成面向不知恐怖片為何物的年輕世代的安利指南。寫手隊伍裡面有一個非常喜歡B級恐怖片的傢伙。
武內說但是真的有人被嚇到了,蘑菇則說最開始錄像帶其實DW做得認真過頭了,現在的版本是稍微緩和了點的,原版更加恐怖。

14.蘑菇說徐福一開始連立繪都沒有,後來是拜託TAKOLEGS老師去畫,結果成品的質量遠超想像,武內非常喜歡TAKOLEGS在“水辺を彩る江戸祭”的北齋插畫,所以才去拜託對方。

15.被問到FGO華爾茲中的鶴小姐和聯動活動中的她,給人的印象有少許差別,蘑菇立馬說她們是同一人物,連1公分的偏差都沒有,要打比方的話,現實中也有很多在網上沖浪時顯得很客氣、很有常識的人,直接見面後卻會發現是個很有趣的傢伙。
不過要說實際的話,是蘑菇告訴負責劇情的田中天老師說可以描寫自己所喜歡的角色,對方不僅把自己所有的要求都塞進去了,還出於輕松玩鬧的心態加入了奇怪表情。蘑菇非常喜歡鶴小姐開啟廢宅模式時的對話,覺得自己模仿不來那種語感。

16.武內說華爾茲聯動一開始只是想在Battle Motion中讓角色輕輕哼歌,到後來又決定製作歌曲,作曲的毛蟹放話道會以背負整個活動的決心去作曲的。毛蟹也負責了月姬R的OP,非常地瞭解TM。蘑菇說毛蟹是TM始於同人版月姬的理解者,每次不用提太多要求都能收到很厲害的成品,就像是收到非常棒的粉絲來信一樣,獲得了很大的幫助。

17.蘑菇跟兩棲類見面時就對他提到說,如果安排得過來的話,不如來寫寫FGO吧,後來兩棲類就參與了FGO的小說選集,當時提出的其中一個小說大綱就成為了後來的虛數大海戰,所以整個活動本身是兩棲類的主意。
蘑菇自己也很想將尼莫和新角色梵·高做成雙主角,梗也剛好很適合,最重要的是“虛數大海戰”這名字聽起來很棒,於是就拜託兩棲類將那篇大綱寫成FGO的劇情。由於兩棲類第一次接觸FGO的工作,不熟悉文本的框架,所以相關方面蘑菇也有參與監修。

18.被問到為什麼不是在FHA聯動,而是在情人節活動中讓卡蓮登場,蘑菇說這次在思考哪個從者比較適合情人節時,就想到了羅馬神話的愛神也就是一般人腦海中的丘比特,但是直接出丘比特又沒意思,於是就決定出卡蓮了。
而卡蓮之所以沒有穿著FHA那身“沒有穿”的修道服,是因為森井非常講究這點,她覺得只有武內才可以畫FHA的修道服,想要劃清一條界限【但其實那張禮裝……】。
所以蘑菇就拜託她畫學生服、以丘比特為印象的服飾,還有她能想像到的最強的卡蓮,最後就收到God卡蓮的設計,原本God卡蓮的設定是愛神,但蘑菇覺得看到那幅畫之後就只能稱其為“God”了。
製作情人節活動時,蘑菇正因為月姬R的DDL,每天都忙得要死,但是看到森井的插圖後,覺得自己不出馬的話這就不是卡蓮了,於是就決定擠出時間自己來寫她。在FHA正篇當中沒能給予卡蓮幸福的時光,既然要讓她參與到FGO這場泡影之夢當中,就應該讓她幸福地鬧騰。而且這樣的她是沒有任何人寫過的,所以只能由自己來寫。
而既然要出卡蓮,就應該順帶宣傳一下膠囊從者,所以才會有Baby卡蓮的彩蛋。

19. 2.6一開始選崔斯坦當主角團搭檔的原因。一開始有必要讓一個泛人類史的圓桌騎士登場,既然故事走向是選定了在康沃爾那邊登陸,那麼人選就只有崔斯坦了。另外還有一個理由就是蘑菇覺得有點後悔,以前沒能完整描寫好崔的人物形象。
然後采訪者又說看著術呆與崔的互動,也想看高或蘭與術呆的互動。蘑菇說要是在那個濃度下三人都在場的話自己會爆炸的,所以1對1剛剛好,術呆與崔的那些對話其實在大綱裡面是沒想過的,但實際動筆後就很自然而然地寫出來了。

20.赤…Redra Bbit在2.6的大綱裡面是完全不存在的,但實際開始動筆後,蘑菇才注意到「不列顛很廣闊,在其中移動需要馬車……糟糕,妖精國不能用馬車啊」,因為摩根禁止了奴役動物這種文化,在煩惱著該怎麼辦時,又想到了「要是有個願意主動拉馬車的怪胎在就好了……剛好有一個在背景設定中發揮重要作用的妖精在,將它改一改設定……就是你了,赤兔馬!」,所以赤…Redra Bbit真的是因應劇情需要而誕生的角色,不過卻融入得很漂亮。

21.Muryan像Kazura純粹只是Star System,製作CCC時有參考英國的Muryan傳承,Sakura Five的原型原本就有Muryan,所以既然要在2.6讓Muryan登場,就決定按身為原梗的Kazura的設計來做了。

22.街機從第五章開始故事就與手游不同其實是一開始就定好的,就寫在最初的企畫書裡面,因為街機沒有自己獨特的味道就會很無聊。而第七章也是與手游完全不一樣,會讓人感覺到街機的Boss總算是登場了。而街機是否會有第二部則視街機企畫的方向而定。

23.蘑菇也非常想做月姬R或者MB的聯動,不過首先要推進整個企畫目前的規劃表才行,聯動有機會再說。

24.月姬R的舞台變成了2010年代,對FGO和魔夜的世界都沒有影響,純粹是月姬的青子年齡會變大而已,請當作……青子小姐從20歲起便不會再變老(笑)。

25.還談了一下營運FGO對重制月姬和MB的影響,前面蘑菇一大段套話不翻了,然後武內說尤其是月姬重制最後的部分,要是沒有製作FGO的經驗,恐怕就不能成功撐過去。
蘑菇說月姬頂多是描寫發生在一座城鎮的故事,規模很小,如果普通地重制的話,也會普通地結束,然而將「像FGO那樣不要踩剎車,做我們想做的東西吧」這句話說出口後,就演變成了很不得了的情況。
武內說蘑菇當初給他寫了一份東西,說「最後我想做這個」,從開始製作那個後,到作品完成為止花費了1年左右的時間,但武內真心認為如果沒有那個的話,最後的成品將會完全不一樣。請玩家實際遊玩後,體驗一下那個的內容究竟為何。
【一句話總結,就是月姬R的結尾很精彩】

26.這次的夏活打算回歸原點,做些夏天想做的事情。一開始是想以砂灘排球為主題的,但是想了一下又覺得砂排沒什麼好寫的,於是最後就采納了當時一同提出來的另一個方案。舞台跟砂排一樣,都是海洋。算是一提起就會理解到「說起來這個梗確實沒做過啊」的內容吧。

27.接下來會有2.65,現在只能說這麼多。

28.接下來到7週年將會是比賽進入終盤,朝著最高潮前進的一年。蘑菇目前的想法是迎來7週年紀念時,玩家們能看到最終目的地在哪。
武內說迄今6年,每次都能看出「大概到這附近為止還是做得到的,到那邊就是極限了」,但也會想著能不能再多踏幾步呢,能不能再嘗試些新的東西呢。比方說2.6准備了大量的2D繪圖,但其實第1部剛開始的時候還說過製作時絕對不要加入事件CG的。
蘑菇附和道畢竟一旦開了頭就會沒完沒了。武內說最初打破了這個決定是在第七章,今後也會像這樣多做一點新的嘗試,努力朝著故事的最高潮前進。

新增內容:
——還有跟現在的奧伯龍不同款式的設計嗎?

武內:最開始對方說的是「想畫女孩子角色」,當時想請她畫的是奧伯龍與提坦妮婭的組合。

奈須:不過羽海野小姐是位大忙人,實在沒辦法請她畫兩騎從者。於是便抱著斷腸之痛拜託她說「我想要羽海野小姐的帥氣男性角色」。

武內:羽海野小姐本身好像也想畫帶有奇幻感的角色,所以包含該原因在內,就想著請她畫一個很棒的角色,像是這次的奧伯龍那樣。

——難道說年末特別節目“Fate Project除夕夜TV Special 2020”中公佈的剪影畫像最後一騎就是卡利奧斯特羅嗎?

武內:不是卡利奧斯特羅。剩下的一騎姑且預定在年內登場。

奈須:他也有著很棒的設計,因此敬請期待。

——關於第2部 第5.5章還有一個問題,源賴光和渡邊綱也擁有阪田金時那樣的大具足嗎?

奈須:只有金時那樣的才能成為能量源,因此那種規模的大具足是金時專用的。說到底賴光大概也不需要,而且對賴光來說那一邊才……

——哎,有什麼內情嗎?

武內:這點還要保密(笑)。

奈須:關於賴光的事情,就等到可以深挖的時候再說吧。

——暫時卸下『FGO'的監修一職,感覺如何呢?

奈須:我自己在『FGO'一直以來都是檢查並修改其他寫手傳來的文本,對他們說「這裡要修改」,處於早就已經看過劇情的狀態。而在去年11月以後開始,我是到了游戲中才第一次享受到劇情。尤其是今年2月以後才變成「這個活動原來會寫成這樣。真有趣!」的形式,感覺到了第六年才「第一次在玩『FGO'」。說著「我不知道劇情接下來的發展!」(笑)。不過從今年8月起又會恢復到原本的狀態就是了。

(第2部後期OP)
——女主人公的頭發看起來變長了,那是在表現時光流逝嗎?

武內:是改成了將束起的頭發放下來的設計。這樣子說不定會顯得成熟一點。

——主人公們穿著的禮裝並沒有在游戲內登場,那是什麼原因呢?

奈須:那是最終決戰規格的禮裝。實裝還請再稍微等候一段時間吧。

(『躍動』歌詞)
——也包含了瑪修的“空白”得以填補些許的語感嗎?

奈須:其實第2部 第6章的份量之所以會增加,也是因為想要講述瑪修的事情。想表達瑪修並不是主人公的配件。其他寫手都專注於描繪各自的異聞帶,並沒有餘力再增添上瑪修單獨的故事。因此只能由有餘力……算是有餘力……的自己來寫了。第2部 第6章要寫的東西原本就很多,再加上瑪修的故事就愈發變得龐大了。
還有,第6章前半算是提出了瑪修本人作為人類的方向,或者說提出了問題,但解決該問題應該會放在下一章。因此空白還沒有被填補上。先讓玩家意識到空白,然後第7章能出現答案的話,那樣應該就可以清楚地看出瑪修的答案了吧。(最後這句原文可能有點歧義)

——從2020年8月到現在,有發生什麼印象特別深刻的事情嗎?

武內:對我來說就是阿爾托莉雅·卡斯特的實裝導致游戲環境大幅改變這件事印象很深刻吧。

——那是有意識地作出的改變嗎?

奈須:是的。目的是趁此機會提升Arts隊伍的水平,拿出只有一部分核心TYPE-MOON粉絲才知道的“對肅正防禦”這個詞的同時,也增加隊伍的選項。原本還以為阿爾托莉雅·卡斯特與斯卡哈·斯卡蒂會競爭得再激烈一些的,結果沒想到都變成了清一色阿爾托莉雅·卡斯特,有點搞砸了。

——阿爾托莉雅·卡斯特登場後,時不時會實裝擁有Quick全體寶具的從者,那樣做也包含了調整環境的目的嗎?

奈須:從者的實裝日程表是從很久以前就決定好的,從者的寶具終究只是源自角色的形象。比如說如果將摩根的寶具做成Arts,那樣絕對會受到大家喜愛,但我覺得摩根果然就該是Buster。除非有極其特殊的原因,不然不會偏離從者設定作出調整。因此那並不是出於調整環境等緣由。

——提起摩根,立繪畫成了與阿爾托莉雅·卡斯特成對的形式呢。

武內:其實一開始並沒有那樣的打算。原本就有著摩根打算怎樣去畫的一個設計規劃,只是結果上畫成了像是與阿爾托莉雅·卡斯特成對的感覺。不過在故事層面也為其賦予了來由,對此我個人感到非常感謝。

——所以奈須先生並沒有提出「希望成對」的要求對吧。

武內:並沒有(笑)。

奈須:繪圖方面是交給武內負責,不過台詞(寶具語音)等是阿爾托莉雅·卡斯特與摩根成對的。以同樣的音韻說出截然不同的台詞。這方面是希望玩家能感受到她們在本質上有著很大的聯系,但沒想到連立繪都成對了。

武內:具體而言是摩根的立繪在先,之後再去畫阿爾托莉雅·卡斯特的第二階段。接著再准備故事所需要的第一階段。第三階段也是因為自己想要畫國王的形象,最終從提交的數個構圖中決定出來的就是那幅立繪了。

(2020年夏活)
——結果後面提到的詞也是恐怖范疇的呢(笑)。最近也有在看武內先生推薦的電影嗎?

武內:最近反倒是奈須向我介紹的情況比較多。

奈須:接下來要說的會稍微離一下恐怖片的題,其實在創作第2部 第6章時,有受到『傲慢與偏見與僵屍』這部電影的影響。電影內容講的是不列顛因僵屍而毀滅,毀滅過程中的氛圍在畫面上看來也非常棒。還有,貴族的愛好是學習護身術,而學習日本護身術則是最有格調的,這種莫名其妙的設定也很有趣(笑)。

——沒想到『傲慢與偏見與僵屍』居然給第2部 第6章帶來了影響。

奈須:只有一點啦(笑)。

(FGOW聯動)
——活動最後謎之偶像X(Alter)獲得了新的靈衣,但沒有在游戲內實裝的原因是?

武內:那個靈衣從一開始就沒有實裝的預定。

奈須:畫好的立繪實在是太棒了,武內君提到「看到這樣的東西,大家肯定都會說很想要的!」,我也應和道「說得沒錯」。但是要再多塞這件靈衣確實太難了,所以只能希望各位玩家體諒到「這是活動專屬的靈衣」。

——我是抱著鐵定會實裝的念頭通關活動的耶(笑)。

奈須:給玩家造成這樣的誤會是我們考慮不周了。

武內:由於還有其他一大堆從者的靈衣,因此並沒有餘力顧慮到那個份上。

——接著是關於“超古代新選組列傳咕噠咕噠邪馬台國2020”。Raid最後迎來了非常戲劇性的結局呢。

奈須:那可真是不得了啊。因為結果反饋得慢了,也有人指出說「這不是沒有打倒嘛」。不過真的是在最後的最後勉強趕上了,算得上驚天大逆轉哦。就像是「這樣能行嗎?……成功啦~!」的場面。

——萬一輸掉的話又會變得怎樣呢?

奈須:其實也有製作輸掉的情況,不過之後的流程並沒有太大變化。輸掉的劇情就會是「●●他們趕在最後幫忙抵禦下來了」之類的內容。
說起來一開始聽到說「想用新選組來寫邪馬台國」時,我心想經驗值先生真不得了啊。於是我問他「為什麼會是這種組合」,他就回答「因為我喜歡邪馬台國」,我就同意說「那就寫吧」(笑)。

——卑彌呼的人設也非常棒呢。

武內:而且還是讓田村由香裡小姐飾演卑彌呼,太美妙了。

奈須:就像是「我居然能實現還沒實現的夢想」那種感覺(笑)。

武內:畢竟對TYPE-MOON來說是特別有感情的一位聲優嘛。“咕噠咕噠”的演員挑選每次都是經驗值先生依據自己的喜好決定的,其實帶有個人獨特的講究也挺有意思的。

——經驗值先生沒考慮過壹與的從者化嗎?

奈須:他有說過喔。「想出壹與」「嗯嗯,我知道了」,被我這樣敷衍過去了(笑)。

(卡蓮)
——小清水亞美小姐的演技也很精采呢。

武內:比如說「我是你精神層面的飼主」(笑)。

奈須:對小清水小姐進行了剛才提到的那些說明後,她回復說「原來如此,是要鬧騰一點」,最後就交出了那樣的成果。雖然要求比較困難,但她還是貢獻了超級楚楚可憐的語音。非常感謝。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