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615

【故事】 主線劇情故事翻譯 第二十五章~第二十七章

樓主 Zurhho
--
隨著中文版的發行,一些難以翻譯的名詞都有官方的翻譯了。
之前為了避免錯誤音譯,而使用英文名詞於劇情內的情況就不必要了。
雖然一些未被翻譯的英文名詞還是會繼續使用,但是以下的名詞會改成中文。

日文 英文 中文 來源
パルパ Palpa 帕魯派 角色清單
ペペロペ Pepropé 佩佩羅裴 13-10
ライファー Animata 萊法 道具清單
ウクセア Oxsecian 烏克賽亞 17章至新章

至於各章的標題,我會盡量使用中文版的翻譯,但畢竟標題不是音譯,要貼切章節的劇情才對,所以適合的話,我還是會用與中文版不同的標題。
--


第二十五章 零系列

(1)
甩掉了烏克賽亞人之後,你的隊伍匆忙地跑下一條在懸崖邊的道路。

,佩佩羅裴。所以萊法到底是什麼東西呀?」

『萊法是生命居住的地方。』

那些居住在她的體內的生命體所提供的生命能量做為養分滋養著她的存在

但是她又是如何收集這些生命體的呢?

答案就是…侵略剝削奴隸主!

(2)
為了尋求擁有更加優秀的生命能量的生命體,萊法連續不斷地入侵一個個的行星,獲取當地的樣本,然後用這些樣本的DNA情報製造出新的生命體。

由此,她創造出人類、獸人、蜥人、和岩人。

雖然烏克賽亞人將他們統稱為寄生蟲,但換一種說法的話,他們其實是幫助維持萊法的存在的互利共生體。

(3)
同一時間,烏克賽亞族的參謀站在一間被嚴密看守著的隔離牢房前。

「把他們放了。」
「但、但是,參謀,你確定嗎!?他們會被封印是因為他們有史以來最強的存在…」
「蠢材!你寧可袖手旁觀,給陛下帶來恥辱嗎?」
「不是,長官!我馬上就把零系列釋放出來!」

(4)
『小心,我偵查到有龐大的能量反應的東西正在接近中。』

「是某種怪物嗎?」

『不,他們似乎是人形的!』

最強。

三名外星人降落到星球的地面。最終BOSS登場

【既然我們來到了這裡…】
【…那就放棄所有的希望吧…】
【…因為我們會把你們都抹殺掉。】

<戰中>
零系列分出複製體並從遠處觀看著戰鬥。你妹的「隔山觀虎鬥」…

(5)
「當佩佩羅裴說有龐大的能量反應的時候,我慌了一會兒。」
「他們是蠻強的,但還不是我們無法解決的敵人。」

三名被擊敗的外星人安靜無聲地融化

但隨後…

「搞什麼──!他們又回來了!?

【你的驚訝是不必要的…】
【…我們只是回來而已…】
【…讓我們開始吧。】

(6)
受傷,倒下,擊敗。
然而他們不斷地重新出現,周而復始。

有完沒完啊,快放棄呀…」

隨著一場又一場地勝利,你們的希望也漸漸地碎裂。

(7)
頭顱被揍成肉醬,手臂被扯下,雙腿與軀幹被炸為兩段,但是外星人們只是笑著繼續戰鬥。

零系列是可以量產複製體並且不畏懼死亡的鬼神

他們不懂恐懼,只知瘋狂

(8)
他們的瘋狂使你的隊伍感到一股深不可測的恐怖,並且正在慢慢地抑制住你們的鬥志。

(9)
「這、這還打得贏嗎…?」
「不要分心!只要走錯一步,我們就死定了!」

(10)
【害怕了嗎…?】
【…投降是不會被接受的…】
【…拿好你們的武器。】

【【【我們所經之處只會剩下屍體!】】】

<戰後>
就在你的隊伍掙扎於一場永無止境的戰鬥之時,烏克賽亞母艦內一片寂靜,與外面的喧囂聲形成鮮明的對比。
士兵們列隊只為了等待一名男人的話語。

身穿奢華的服裝和裝飾品的男人緩緩地開口說話。

「在這個星球內,也孕育著一個萊法。」
「什、什麼?!」

「他們,也一定是在試圖得到
 但是他們的運氣不好,因為我們會一舉破碎他們的希望,以此處理掉這些累贅。」
「陛下您要親自出征嗎?」
「經過了2000年後…
 看來這個星球也已經變得更加宜居了。」上次來倒垃圾

隨著他的話語的結束,男人止步於船艦的艙口處。
得此暗示,管制員立刻咆哮出命令。

「開啟後艙門!
 至高無上的烏克賽亞,54B2陛下,出征!」差一點就自婊了,真是尷尬的名字

你的隊伍仍然在徒勞地與那三名擁有不死之身的戰士搏鬥著。

但是佩佩羅裴準備打破這個僵局要出大絕招了

『稍待片刻,遺跡很快就會出現在你們的眼前。』

「佩佩羅裴?」

『快!』


第二十六章 起源進化

(1)
【陛下…】
【…您怎麼來了…?】
【…我們可以完成這個任務。】

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凌駕於所有烏克賽亞人之上的

「你們沒有知道的必要。」

他的回答是堅定的。

「零系列,你們退下。」

【可是…】
【…我們的獵物…】
【…您要奪走我們──】

毫無猶豫,王單刀直入地切斷了零系列的後續發言。

「不要誤會了你們的地位和目的。」

同一時間,你的隊伍在拼了命逃跑之後,抵達了懸崖的最深處。

你們在那裡見到了令人高興的事物:
一個熟悉的吊艙。

佩佩羅裴繼續引導你們前進。

『去吧。去前往這個星球的中心。』

(2)
「你們為什麼要走上通往死亡的道路?」

<54B2開始在戰鬥中出現>

(3)
王的表情陰沉了下來。

「你們的生命能量…
 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強的程度?

他似乎是在試圖去理解些什麼。

(4)
「不知怎麼的,他看起來有些不同──就好像他自成一格。你到底是…?

聽完這含糊不清的疑問後,王開口說話了。

「那是理所當然的。
 我的DNA是經過了世世代代優化後的結果。
 我體現了烏克賽亞族的最終形態,毫無缺陷也獨一無二,是超越了優良種的絕對種。」

(5)
「絕對種?」

「自古以來,我們皇族的成員都接受過選擇性剔除
 僅有少數被選中的人才能被允許存活下來。」選中的條件就是要有一副老頭樣!

(6)
絕對種是完美的象徵,一點缺陷都沒有的存在少年的身材,老頭的臉龐~

烏克賽亞王高聲宣告著。

(7)
為了培育出更加優秀的血統,任何與所有的缺點都應該被淘汰──即使那代表著要消滅掉自己的孩子。

這就是為了究極進化的優化程序

(8)
「何等的惡行啊…這傢伙到底是在搞什麼?」

「可悲的寄生蟲們…」

(9)
以審視的眼光掠過你們,王喃喃自語著:

「來,不要有任何的顧慮。是時候證明你們的價值。」

「他在胡說些什麼?」

(10)
無限的生命力。
瞬間癒合的傷口。
永不疲累的身體。

輕鬆揮舞著巨大的武器,這名強大的君主可以一擊就將敵人屠戮殆盡前提是打的中

他是名符其實的王者

「就讓這個餘興節目結束吧。」

<戰中>
54B2:「送葬他們!」(烙人)
54B2:「感受到宇宙…」(在施放大地十字破前)
54B2:「退後!」(勝利)

<戰後>
「夠了。」

將他的劍歸鞘,王開始筆直地走向你們身後的吊艙。有帶劍鞘?

如同被斬開的大海,你的隊伍讓步給他,你們每個人都感到阻擋他的道路就意味著死亡。

「等等!」

一名少女孤獨地站在那裡,阻擋了王的前進。

「妳是誰…?」

她一語不發,但是王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原來那個戰場報告就是關於妳的。」24-10

「看來你還記得我呢,父王。」

她是2000年前從基因庫中淘汰公主因為沒有老頭臉

「36AIS…但是我親手埋葬了妳!」屍變啦~

陳述了以下的內容:54B2牌說明書

萊法採取DNA以創造出新的生命。

最初的時候,種族的頂點必然是女性,而她被稱為皇后。

這些皇后們一出生就是為了擔任萊法的生命核心。
這項能力被編入她們的遺傳基因內。

那道遺傳印記基本上就是啟動萊法的點火開關。

但是對王的女兒36AIS而言,這項能力在她的身上極其微弱。

這是一個毫無疑問又不可被接受的缺陷

「你為何來到這個星球?」

無視了他女兒的問題。

幼小的身影們出現在少女的身後。兩千多歲的少女
她們和她有著驚人的相似性。

只瞥了她們一眼,王就理解了一切。

「有缺陷的存在是無法達到進化的巔峰,不管妳創造了再多也是一樣。」

說完之後,他冷淡地登上了吊艙,沒有任何回頭的意願就消失在你們的眼前

帕魯派面向36AIS。
你懷疑她已經察覺到某些東西。

「妳是?」
「我是烏克賽亞王的女兒。至少直到那一天之前還是…
「那她們又是?」
「從血源方面來說,她們也是他的女兒──如果妳願意的話,可以把她們當做是我的分身。」

那群幼小的身影們直勾勾地盯著你們。
她們是36AIS的複製體。

『你們必須追上那位王。』

「佩佩羅裴,你瘋了嗎?
 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能夠再次與那個怪物交鋒後活下來。」沒禮貌

『他在尋找這個星球的萊法。
 36AIS,妳一定也是知道了這一點。
 妳可以幫我們帶路嗎?』什麼時候佩佩羅裴的wifi信號好到可以跟外星人接通了…

「…我明白了。」矜持呢?

吊艙再次的打開,露出空蕩蕩的內部。吊艙:羞~
的身影已經消失了。

「我們走吧。」

在帕魯派和36AIS的帶領之下,你的隊伍登上了吊艙。

--
關於這章的標題

英版標題為「Evolution Prime」,直接翻譯就是「最初的進化」或「最好的進化」的意思。

日版標題為「リコレクト」,大概是英文「Recollect」的音譯,有「回憶」的意思。
--


第二十七章 悲傷

(1)
吊艙停了下來,而你們又走進了一個戰場有人帶路就是快,上次坐還拖了一個章節

「這…這簡直就是屠殺!」

那野蠻的景象令人慘不忍睹。
那些孩童般的複製人被烏克賽亞士兵們輕易地切中,然後丟棄,而她們所居住的家園也被他們破壞。

『瞧,這就是烏克賽亞王的意志。
 他必須被阻止。如果他奪取了這個星球的萊法,那一切都完了。』

佩佩羅裴所講的不僅僅是戰鬥的失敗。
而是指生存競爭的失敗──絕種。

你們都清楚地知道你們要面對的是一名強大的敵人。

「無論我們是打還是不打,我們都死定了。」

既然如此,你們彼此立誓:

「那我寧願戰鬥到底。」

「請允許我和父王再談一談。」

如此說完後,36AIS急忙地趕去王的所在。

「讓我們來守護她的後方吧。」

帕魯派願意尊重36AIS的意志。
你的隊伍跟隨著她,如同一支箭頭,在戰場上穿出一條道路

(2)
「弱小的血統必須被清除──一滴都不能殘留下來。」

在王的指令之下,突襲部隊毫不猶豫地將所有在他們路徑上的事物都破壞殆盡,寸草不留。

36AIS帶著悲痛的表情與她的父親對峙。淦,找「峙」這個字找好久

「遵循習俗,你將我拋棄在這個遙遠的星球上。」

「所以妳現在出現在我的面前是為了復仇?」

(3)
「你還不明白嗎?
 這個星球的萊法選擇了我作為皇后。」

「擁有如此脆弱的生命能量的妳又能夠做些什麼?
 從毫無可能性之中去尋找可能性是不會有結果的。」好難翻的一句

(4)
「父王,你明白那些被你的部下所殺害的人是誰嗎?」

「吾族的敵人。」

「不對。
 她們是繼承了我的DNA的孩子…
 是你的孫女們。」

充滿了殺戮的戰場其實是一場被分離的血脈的邂逅。

但是,王沒有被動搖。

(5)
「停止!父母殺害自己的孩子?
 不管有什麼樣的理由,那都是一項愚蠢的行為!」

「妳是…?」

「我的名字是帕魯派。
 如同你的女兒,我也是被萊法所選擇的皇后。」

(6)
「身為王者,怎麼可以殺死自己的族人?」

「我告訴過妳了。
 這是吾族剔除弱小來加強血統的方法。」

(7)
你們試圖智取烏克賽亞士兵阻止他們的暴力。

但是你們無法抵抗絕對性的武力差距。

那些圍繞著王的精銳士兵的堅定使你們精疲力盡,而他們貌似不知疲倦。

王用一隻手抓住36AIS,她單薄的身軀反映在他冰冷的瞳孔之中。
緊握住他的劍,他將劍尖推向她的頸部。
目睹了這幅景象的帕魯派憤怒難耐。

「你這個!」

「看來,父王你是真的打算殺了我──或著說,我們所有的人。」

如此烏克賽亞族才得以存活並發展至今:將劣質的存在徹底的剔除,只留下最優秀的存在。

「這是身為的職責。
 只有這樣做才能夠成就吾族的悲願!」

(8) meowww(秋風掃落葉)協助翻譯
「只要我們還有一口氣在,你就別想傷害她!」
「帕魯派說的沒有錯!你這個自私傲慢的傢伙!
 奪走親生孩子的生命是不可饒恕的!」

帕魯派一行人抱著必死的覺悟向前衝鋒不惜任何代價也要結束這一切
這是王與他的精銳部隊第一次感到動搖。

(9)
「我很抱歉將你們捲入這一切。
 請原諒我。」

「妳在說什麼啊?」
對呀,我們會活下來的…與妳一起!」

你們的話語使36AIS感到十分驚訝。她很明顯地對於讓外人的性命被牽扯到她與族人之間的衝突感到悲傷,但是她的憂慮是不必要的。

畢竟你們已經與對方並肩作戰了這麼久,一同冒著生命危險走到了這麼遠。上章才認識
你們早已是戰友

──當、當然!」

(10) cjh9027(卍小謝卍)協助翻譯
地下傳來的轟隆聲逐漸逼近。

「不管來的是什麼,都無所謂,放馬過來吧!」

你們萬眾一心
為了共同的目標而團結一致的意志,滋養著你們的身體,並使你們擁有戰勝的力量。

<戰後>
帶著厭惡的表情看著這場戰鬥。

「臨死前的掙扎,真是不堪入目──

他再次將目光轉向你的隊伍。口嫌體正直
你們的眼睛,清澈見底,沒有顯露出絲毫的恐懼。

一開始只是一個悸動。

在猛烈的心跳脈搏之間,另一股微弱的脈動甦醒了過來。

這是個被遺忘了很久的情感。

有如腹部深處被握碎的感覺,使得驚訝地睜大了雙眼。難道我中午吃太多了?!

「這股湧了上來的…痛苦是怎麼一回事?」

「是我們烏克賽亞族遺忘已久的情感。」

然而事實上,這種情感──眾生皆有的基本情感──一直都存在於他們的心中的最深處。

「父王,你明白這種痛苦的意義嗎?」

「當希望與祈禱得不到回應之時…
 悲傷隨即誕生。」

那一天的景象慢慢地浮現於王的腦海內。
那一個微小的生命第一次用盡全力哭了出來的早晨。

「父王…要在此時此地將一切都解決嗎?」

王沉默不語這嘴砲的威力是怎麼一回事?!
在自己的心中尋求著什麼。…還…撐得住!!

「父王!」

王轉變成為一顆顆閃閃發光的粒子,然後消失。去了~

「父王…你的心意究竟如何…?

--
關於這章的標題

英版標題為「Sorrow」,直接翻譯就是「悲痛」和「憂傷」的意思。

日版標題為「チルドレン」,大概是英文「Children」的音譯,有「兒童」和「子孫」的意思。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