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6k

【翻譯】美利堅戰艦史話:科羅拉多(BB-45)下

樓主 婚後幽影 angelguga


出處:

HISTORY OF THE U.S.S. COLORADO (BB-45)
https://usscolorado.org/wordpress/?page_id=4

作者:usscolorado.org
翻譯:婚後幽影

※文中大部分圖片連結自『usscolorado.org』

1944~1947年

準備進攻馬紹爾群島(Marshall Islands)的軍勢,在太平洋沿岸與夏威夷集結,其中一些分隊抽調自埃利斯群島(Ellice Islands)、薩摩亞(Samoa)。

※1944年1月,瓜加林戰役,拉梅奇重返『企業(CV-6)』的第一戰


詹姆斯‧D‧拉梅奇(James D. Ramage,1916年7月19日~2012年7月21日)

1944年1月22日,戰艦『科羅拉多』從拉海納路(Lahaina Roads)離開夏威夷群島,並於1月31日抵達瓜加林環礁(Kwajalein Atoll,或譯:夸賈林環礁)北部戰區,此時間點為D日(D-Day,展開行動之日)前不久。



『科羅拉多』的任務是摧毀沿岸的防禦工事,並砲轟登陸點附近的敵部隊所在區域,以支援突擊部隊。目標區域的火災與粗大的煙柱,表明戰艦的砲火造成大範圍的破壞。我軍蜂湧登岸時,『科羅拉多』與其他艦船一起,不停砲轟戰略目標直到次日黎明前不久。2月4日,瓜加林環礁全線制壓完畢。

2月15日,突擊部隊與熟悉兩棲攻擊模式的必要支援部隊,在瓜加林環礁稍事修整後,攻向馬紹爾群島的埃尼威托克環礁(Enewetak Atoll)。


SBD無畏從『企業』出擊,攝於特魯克空襲(1944年2月17日)

※冰雹行動(Operation Hailstone),日稱:特魯克空襲。當時USN為保險起見,派『薩拉托加』率領『普林斯頓(CVL-23)』『蘭利(CVL-27)』為『科羅拉多』提供航空直掩


2月17日,『企業』帶隊空襲特魯克之D日,也是『科羅拉多』『薩拉托加』進攻埃尼威托克環礁之D日。

以『企業』為首的空母機動部隊,與『科羅拉多』等艦兵分兩路,同步展開攻勢。『企業』等艦對特魯克泊地施以大規模空襲、夜間空襲之效果顯著,讓我們這邊開往埃尼威托克環礁時,幾乎完全沒碰到敵日軍空襲。

這天,『科羅拉多』再度率領登陸部隊奪得勝利!她的巨砲掃蕩海灘,摧毀登陸的障礙物,並在突擊部隊從灘頭堡(beachhead)散開時,以砲火掩護他們。

2月23日,埃尼威托克環礁的工作告一段落,格拉納特艦長將我們強大的戰艦帶回美國,展開下次兩棲行動前,她需要放鬆一段時間。在珍珠港停留2天後,她於3月13日駛入華盛頓州、普吉特灣(Puget Sound)。

『科羅拉多』投錨普吉特灣期間,我軍的空母機動部隊向日軍盤踞的馬里亞納群島南部(Southern Marianas,主要島嶼:關島/Guam)施以一連串強度越來越高的空襲。這是『徵糧者行動(Operation Forager)』的事前準備。

4月30日,『科羅拉多』離開普吉特灣的安全區,南下開往舊金山,加入為『徵糧者行動』的作戰單位,隨後加速開往馬里亞納群島南部,支援登陸行動。

6月14日,『科羅拉多』接近塞班島(Saipan)並反覆轟擊灘頭;次(15)日,坦克部隊進駐並以此為據點。這艘戰艦所在的位置,與以前參加過的所有登陸作戰一樣危險。敵岸上部隊很可能會趁這個大好機會,擊破如此明確的目標,迫使她這美國艦隊的驕傲退出戰場。這是重砲的近距離交火。然而,那些太平洋戰場的決策者,認為『科羅拉多』值得冒這個險,她的彈幕十分有效地支援了登陸作戰。

我們在塞班島碰到強大的阻力,而不得不延後進攻同屬馬里亞納群島的鄰近島嶼:關島、天寧島(Tinian,或譯:提尼安島)的計畫。

整個6月到7月初,『科羅拉多』負責提供火力支援,在塞班島向機會目標(targets of opportunity)開火。7月中旬,(空母部隊)加快關島周圍的空中行動,低空俯衝轟炸與掃射,幾乎徹底摧毀那裡的日本砲兵陣地。

7月21日的2個小時,『科羅拉多』與其他水面單位在離岸處,徹底摧毀日本的防線。步兵登陸艇(Landing Craft, Infantry,LCI)以火箭彈齊射,掩護勇往直前的第一波登陸部隊。接下來3天,『科羅拉多』配合前進部隊,繼續將16吋砲彈投向搖搖欲墜的敵陣地。天寧島將是下個目標。




天寧島、打傷『科羅拉多』的日軍6吋岸防砲

7月24日,歷戰至今的『科羅拉多』突入天寧島沿海,並意外受創。岸防砲的精準射擊,造成本艦第一次戰損。合計22枚砲彈命中她,儘管遭受相當嚴重的損傷,她仍堅持不懈地摧毀敵日軍堡壘、掩護進攻部隊,直到0740,3萬5千名士兵攻下那處陣地。8月3日,本艦離開天寧島戰區,途經珍珠港返航回國,停泊在華盛頓州、布雷默頓海軍造船廠,於8月21日開始接受維修。

抵達布雷默頓當天,格拉納特艦長獲頒海軍十字勳章!與此同時,瓦特‧S‧麥考萊(Walter S. Macaulay)取代格拉納特成為艦長。


海軍十字勳章(Navy Cross)

授勳頌詞:

美利堅合眾國總統很高興地向威廉‧格拉納特艦長頒發海軍十字勳章,以表揚其非凡的英勇與傑出的貢獻。作為戰艦『科羅拉多(BB-45)』指揮官,率領這艘火力支援艦,於1944年7月24日攻擊敵日軍佔領的天寧島。

雖然乘艦多次遭敵砲火擊中,格拉納特艦長仍勇敢地堅守火力支援的崗位,並冷靜地頂著砲火,摧毀打傷自艦的敵岸防砲。面對重大的危機,格拉納特艦長展現的領導能力與勇氣,正是美國海軍最高的榮譽。


在布雷默頓,交戰高峰期的眾多戰士重新整頓內外,並藉此振興士氣。1948年10月9日,『科羅拉多』在加州、聖佩德羅(San Pedro)進行為期兩週的複習訓練(refresher training),以面對接下來的考驗。

1944年初秋,我軍在太平洋上穩步推進,令日本陷入重大的危機。對日軍決策者來說,馬里亞納群島失守被認為是致命的打擊,西進計劃宣告破滅的同時,日本已無望獲勝,就連想要長期抵抗也辦不到了。然而日本仍在自欺欺人地主張:只要可以維持『菲律賓-台灣-琉球』這條防衛線,就能穩住戰局。

然而……

『At U. S. Pacific bases in the forward area, the salient sword was being sharpened.』
(美國在太平洋戰場前線的基地,早已磨刀霍霍)


1944年11月17日,她從烏利西環礁啟程,開往菲律賓群島中部的雷伊泰島(Leyte),攻占這座群島的行動,正如火如荼地進行中。然而,日軍高層發動『捷一號作戰』(Operations Sho. No.1,菲律賓防禦戰)※,並成功將數以千計的增援部隊送上呂宋島(Luzon)。『科羅拉多』與驅逐艦『索夫利(DD-465)』『藍蕭(DD-499)』合力,在雷伊泰灣為雷伊泰島上的美軍進攻部隊,提供火力支援。

※《艦これ》2017秋活【捷号決戦!邀撃、レイテ沖海戦(前篇)】、2018冬活【捷号決戦!邀撃、レイテ沖海戦(後篇)】原型

抵達雷伊泰灣1週後,『科羅拉多』遭菲律賓上空的其中1架神風機命中,造成重大的傷亡與尚不嚴重的損傷。透過損管人員的的努力,她繼續執行任務,艦上的5吋速射砲,挑釁地向盤旋在空中的其他飛機發出咆哮。在雷伊泰灣作戰的這段期間,她堅毅地面對這種空襲。

12月初,『科羅拉多』來到鄰近菲律賓的南海(China Sea)海域,協助攻占仁牙因灣(Lingayen Gulf,或譯:林加延灣)進攻計畫中的重要島嶼,民都洛島(Mindoro)。12月12日,她盡情砲轟民都洛島灘頭,並一直維持火力覆蓋,以掩護進攻部隊,直到18日。5天後,她安全地停泊在馬努斯島(Manus Island),接受必要的戰損維修。

西南太平洋戰區的最後一次行動是進攻仁牙因灣,這是菲律賓、呂宋島西海岸的內凹處。她從馬努斯島出發,馳援呂宋島登陸行動。

1945年1月2日,為削弱敵日軍戰力,『科羅拉多』將砲火傾瀉在呂宋島上。

一週後,即1月9日,她開始向全面砲擊指定位置的內陸岸防砲,然而其中1座岸防砲的大口徑砲彈命中『科羅拉多』並在上層建築引爆,造成艦橋領航中心(Navigation Bridge)、空中管制(Sky Control)人員的重大傷亡。

呂宋島戰役(Luzon Campaign)期間,敵神風機對我軍水面艦隊造成巨大的損失。儘管如此,『科羅拉多』仍向呂宋島上的陸軍提供火力支援,直到1945年2月14日。也在這天,她返回加羅林群島西部的烏利西環礁,等候下一個任務。1945年1月開始,大家都認為日本敗局已定。日本本島上,了解情勢的人群裡,已傳出談和的低語,就連日軍內部也不乏這種聲音。

壓制並佔領沖繩群島(Okinawa Gunto),是太平洋戰爭當中,我軍最艱難的行動之一,被後世稱作太平洋最大的兩棲作戰,約1213艘艦船參加行動。

3月21日,『科羅拉多』打出合計200萬磅高爆彈(High Explosive,HE)的第1枚,以執行她的任務:摧毀沖繩島上的日軍據點。展開行動前不久,我軍奪取慶良間群島(Kerama Retto)用來當作她的燃料與彈藥基地,於是她一次又一次地砲轟陷入包圍的沖繩群島,歷戰歸來的戰士與焦急的軍官一起檢視手上的地形圖與地圖,標出敵日軍砲兵陣地、碉堡與部隊集合點。

沖繩戰役(Battle of Okinawa)※之L日(登陸日)定於4月1日,因此必須徹底且迅速地完成任務。『科羅拉多』的16吋巨砲摧毀沖繩的海堤,將鐵路交會處化作瓦礫,並擊毀許多登陸戰時,會向灘頭上的我軍投射火力的岸防砲。

※坊之岬海戰(天一號作戰、沖繩特攻)也是沖繩戰役的一部分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艦これ》裝備『OS2U』

『科羅拉多』搭載之3架『OS2U翠鳥』水上觀察機飛過沖繩島上空,將目標位置通報急切等待的『科羅拉多』砲手。神風機開始來襲。對方飛得很低、幾十架,防空火力猶如席捲天際的風暴。幾秒鐘內,地平線上的一個小點就會化作載滿炸彈、一往無回的神風機。堅毅不拔的本艦上,擊打著甲板的彈片嘎嘎作響,其中一次造成13名乘員負傷。

1945年4月1日,0830,展開對沖繩之兩棲作戰(Amphibious assault)!

與接踵而來的激戰相比,先前的神風機群簡直不算什麼。4月6日開始,日本飛機發起前所未有的瘋狂襲擊,大多數攻擊的目標都是水面艦。歷經63個晝夜的血戰,『科羅拉多』在名為沖繩的地獄堅持到底,為我軍向內陸推進提供必要的火力支援。5月22日,她返回雷伊泰灣泊地,靜候下一個冷血無情的行動,迫使日本無條件投降。


天寧島、原子彈裝載井

裝載井內的紀念照片:


小男孩(Little Boy)組裝完畢,準備飛往廣島


胖子(Fat Man)組裝完畢,準備飛往長崎

※『科羅拉多』等艦攻下天寧島後,海蜂團(Seabees,USN土木工程大隊)立即擴建島上機場供B-29起降,搭載原子彈的2架B-29,就從這裡出發


1945年8月6日,廣島原爆


1945年8月9日,長崎原爆


8月3日,『科羅拉多』離開雷伊泰灣,返回已全面佔領的沖繩島。當她停泊於沖繩、巴克納灣(Buckner Bay,日稱:中城灣/Nakagusuku-wan)時,日本已決定接受《波茨坦宣言》的最後通牒。



8月27日,『科羅拉多』成為第一批進入日本本土海域的盟軍戰艦之一,停泊於相模灣(Sagami Bay),協助我軍航空隊首次在東京區、厚木機場降落的警備任務,準備迎接麥克阿瑟將軍來到日本。


日落 富士山 投錨於相模灣之 特遣艦隊


『泰勒(DD-468)』乘員在日本觀光的照片,富士山

從相模灣出發,白皚皚的日本名山,富士山為我們第三艦隊各艦提供絕佳的背景。夜裡,各艦燈火輝煌,這是一趟5小時的東京灣之旅,途經被炸毀的橫須賀海軍基地時,我們可以清楚看到,日本僅存最後一艘戰艦『長門』的寶塔桅杆。

9月1日,『科羅拉多』坐鎮東京灣,協助(以美軍為主的)佔領軍,掌控日本首都圈。(並準備明天的重要儀式)

※如上所述,『科羅拉多』『長門』在東京灣見過面。當時『科羅拉多』乘員還特地去『長門』那裡要了一面軍艦旗,當作這次相遇的紀念。這確實值得紀念,因為這是建造理念分屬兩個極端的她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碰面。這段歷史相當沉重,玩梗請謹慎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長門』攝於1945年9月2日,『泰勒』艦上,東京灣

譯註:『泰勒』乘員誤將『長門』當作巡洋艦,感謝網友協助辨識



『泰勒』『密蘇里(BB-63)』接舷,攝於1945年9月2日,『泰勒』艦上,東京灣


停泊於東京灣之『密蘇里』,攝於1945年9月2日
較小之另三艦應為『歐巴農(DD-450)』『尼古拉斯(DD-449)』『泰勒』


Japanese Surrender in Color (1945)

9月2日,東京灣受降。我軍新造戰艦『密蘇里』上,日本代表簽字投降。就在同一天,奧古斯都‧J‧威靈斯(Augustus J. Wellings)成為『科羅拉多』的新艦長與指揮官。

『科羅拉多』與眾多厭倦戰爭的其他第三艦隊成員一起,於9月20日啟航,途經沖繩,接著是夏威夷、歐胡島(Oahu),然後大伙回家啦!



我們對『科羅拉多』的戰爭記錄感到自豪。日美開戰時,『科羅拉多』率領太平洋上仍活躍的唯一一支主力艦隊,在我國與帝國海軍的來襲之間屹立不搖。在她參與的10次重大進攻與支援進攻行動中,她的巨砲共發射超過5802噸的對人殺傷彈※、穿甲彈與曳光彈,用於支援地面部隊。

※對人殺傷彈(Antipersonnel):強化殺人效果的廣域殺傷型砲彈,詳後述

『科羅拉多』的操舵室裝飾著11面日本旗,每一面旗子代表1架被她的砲火擊落的敵機。戰爭爆發以來,『科羅拉多』已巡航超過15萬英里,並因為敵人的攻擊失去77名乘員(還有6人失踪、388人負傷)。



在舊金山待了幾天後,『科羅拉多』前往西雅圖(Seattle)參加1945年的海軍日紀念活動(10月27日)並受到熱烈歡迎。一家報紙慷慨地稱她為:友善的科羅拉多(friendly COLORADO),因為年輕人可以自由瞄準她的高射砲,並且無分日夜地歡迎遊客。1945年餘下的時光,本艦3度往返珍珠港,共運送6457名退伍軍人返鄉。

1946年1月,『科羅拉多』在華盛頓州、布雷默頓退役。經過漫長的程序,這艘巨艦接受防風雨、防銹處理後,於1947年1月7日正式退出現役。

根據1947年1月的指令,『科羅拉多』將被保留於美國太平洋後備艦隊(Pacific Reserve Fleet)。

1959年6月23日,『科羅拉多』以611777.77美元的價格遭販售,但本艦將永遠留在我們乘員心中。

本艦在華盛頓州、西雅圖的陶德造船廠(Todd Shipyards)拆解。艦上一些柚木甲板轉用於西雅圖一些建築物的牆壁,包括:波音自助餐廳(Boeing cafeteria)、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華盛頓州運動員俱樂部(Washington Athletic Club)。

她的其中1座5吋砲,佇立在西雅圖、歷史與工業博物館(Museum of History and Industry)。


科羅拉多(BB-45)5吋砲


科羅拉多(BB-45)艦鐘&舵輪

※      ※      ※      ※

CRUISEBOOK

09


這就是我們如何在珍珠港事件後達成和平

10


冰山行動(Operation Iceberg)※、愛情日(Love Day)、零點時刻(Zero Hour),他們在灘頭表現如何?這裡,我們也開始行動,地形圖與地圖、射擊時間表、岸防砲與碉堡的位置、部隊行動、空襲……這一切複雜的計劃,都是為了這場人類史上最大的兩棲作戰,我們正在研究明天的目標……

譯註:冰山行動為沖繩戰役代號;愛情日為沖繩戰役登陸日;零點時刻為東京玫瑰(Tokyo Rose)的節目

L-Day變成Love-Day

1945年4月1日愚人節,為美軍登陸沖繩攻擊發起日(Landing-Day)。陸戰隊稱之為L-Day,而非一般熟悉的D-Day。

由於日軍誇大神風特攻隊戰果,大本營雖存疑,但選擇相信特攻隊的報告。糟糕的是,沖繩的指揮官相信美軍艦隊已受重創,無力馬上發起攻擊。

東京的心戰廣播於3月30日播出時,告訴在沖繩外海的美軍,該日為他們在世的最後一天,神風特攻隊會讓他們見不到明天。卻在收播時說:「明天不要忘了在此頻道,繼續收聽!」

兩天後東京的廣播電台失去了聽眾,因為這些聽眾已經登上了沖繩,而且是站直身子上岸。因為日軍相信自己的謊言,完全沒有料到美軍這麼早攻上來,根本未作像樣的抵抗。

停泊在外海的美軍一艘醫護船上,準備接受傷兵的醫官,等了又等,始終沒有傷患後送回來。一再走到船舷張望,好不容易接駁船送來一個陸戰隊員。醫官從船舷往下望,問他那裡受傷,那位陸戰隊員舉起冒著鮮血的手,可憐兮兮地說:「一個同伴槍走火,打掉了我一隻大拇指!」

醫官將他的手包紮好,等了半天,還是沒有傷患後送回來,跟他說:「我們來為你做一支新手指吧,反正多的是時間!」

陸戰隊員將這個L-Day,改稱為Love-Day。

出處:
該死的將軍


11


離海數英里的內陸,他們很快就會收到我們的消息。1800磅的死亡將是我們的名片。我們的飛機將盤旋在目標上空,告訴我們卡車群、部隊與指揮所在哪裡……

12


『上 50 沒有變化』他們發出無線電,我們回應。或者發現一個新目標,我們迅速將數千磅的死亡傾瀉於上,這是巨大主砲的眼睛。僅僅沖繩島,執行這項危險任務的他們,就飛行了3萬2千英里。

13


真的是這裡……沖繩。接下來就是日本本島,我們轟炸海堤,將鐵路交會處炸得可以把列車頂起來,幹掉會向灘頭上的我軍投射火力的岸防砲,所有人與砲,都在為行動日做準備……

14


上部可能正在激戰連連,又或許是個艦載機從編隊升空的美好日出,但在主控室裡,行之有年的技術與經驗,指揮推動3萬2千噸艦體在水面航行的力量,而不能發生差錯或過失,因為任何一個小紕漏,都可能讓我們成為敵人的目標。

15


『砲塔上的戰鬥崗位!』

從黎明前數小時到深夜,這些人已做好準備。他們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麼:為國捐軀的名冊上,許多人是在雷伊泰灣海戰期間,死於1名神風特攻隊的自殺攻擊……


1944年11月27日,雷伊泰灣海戰期間,擊中『科羅拉多』的神風機殘片

※造成91人傷亡(19死72傷)

16


17


『我們在縱陣裡,她就在我們後面』

這個故事將要上演。但要比印象深刻的話,還是後面這個:5吋砲可怕的噪音、40秒的心驚膽跳、直到最後1分鐘最後20秒的瘋狂,曳光彈猶如流星般劃過陰沉的天空,砲彈爆炸得如此之近。這一切都是真的;天堂之風在沖繩履行使命……

譯註:天堂之風(Heavenly Wind)意思接近日文『天津風(あまつかぜ)』這句話的原典應為《聖經‧以西結書》

“Rise up, and command the wind to blow upon your dead hopes and dreams. For even the things you have given up on in your heart this year, I have prepared a heavenly wind to breathe life upon them again. So speak this day to the wind!” Ezekiel 37:9

『起來吧,要命令這風吹在你的已死掉的盼望與夢想上。因為、即或是你在今年已在心裡所放棄的事物,我也已經準備了一道屬天的風、把生命(氣息)再次吹在它們上面。所以、今天要對這風說話!』《以西結書》37:9


18


19


他們掠水低飛、他們成群結隊,防空砲火猶如席捲天際的風暴。幾秒鐘內,天空中的小點就變成九九式艦爆或彗星,載滿炸彈、一往無回……

但我們已有準備。平台上可能要備好足夠吃幾天到幾週的GQ、K口糧與葡萄柚汁,因為一級戒備(Condition I)狀態下,大伙要在防空砲塔上午夜值勤,但我們有備而來,全世界都在支持我們……無線電與雷達為我們示警,我明白我們是一支同心協力走向勝利的偉大艦隊※的一份子……

※外號:滅國艦隊(笑)


《艦これ》裝備『九九式艦爆』盟軍代號:Val


《艦これ》裝備『彗星』盟軍代號:Judy

20


他們再次襲擊並得逞。這是神風特攻隊的夢想與我們的噩夢,爆炸的位置不是我們這艘,而是被撞上的那艘戰艦……

但這場戰鬥我們贏了,並且紀念章上的得分是奇數。這是記分牌:11架飛機與更多助攻,以及8次重大進攻行動。在相模灣與東京灣,我們也做好準備,這不是任何特定風格,而是因為相同的準備和計劃,令我們在塔拉瓦、仁牙因灣獲得勝利。統計結果在此,裕仁(ひろひと,昭和天皇)1枚獎牌也不會給我們……

21


砲塔噴吐著粉碎與爆炸,然後我們去領取彈藥、食物與郵件。在沖繩,我們發射了2千噸主砲彈藥……

22


那裡飛揚著信號旗,在水面上清晰無誤地傳遞重要訊息、設定航速,熟練而安靜地掌控這支大艦隊。

我們在這個隱匿處裝載彈藥,就像禁酒令時代的酒鬼。慶良間群島是廣受歡迎的大型巡邏機避風港,來自雷達哨戒崗位的驅逐艦,在這座母港維修戰損。我們在這裡將死亡派送給日本人,僅僅沖繩就送出超過200萬磅……

23


另一個任務後,另一個座標區域被炸毀,丹尼、馬文、希曼、比曼回到艦上,告訴我們它的模樣。『看起來就像康乃狄克州(Connecticut)!』他們說道,或者講:『你真該看看那些卡車爆炸的一幕!』

某日,1架飛機未能返回,我們徒勞地等待著……

但這一次,我們沒有徒勞等待。哦,我們始終認為自己辦得到,但這天到來以前的那幾週可真漫長。迎來這一幕的時刻,太棒了。以富士山為背景飄揚的星條旗,讓我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向國旗敬禮時,眼裡真的噙滿淚水。

雖然富士山上沒有積雪,但這不是搭乘戰艦的我們所能決定的……這真的不是一座毫無價值的山,但那些人還挺有趣的,我告訴你……

24


25


26


這艘驅逐艦※擱淺了。她在沖繩為登陸部隊提供近接火力支援時,日本人用岸防砲攻擊她。我們的士兵與艦船付出諸多犧牲,但勝利就在眼前。

※埃爾文(DD-355)

27


他們稱作『必要的維修』,但這也意味著疲於戰爭的人必須離開並拿到上岸許可。

28


為了不改變航行日地帶她一起走,我們拉出一條管子接到快速的驅逐艦上。在這裡,我們為姊妹們提供重要的燃料;超過100萬加侖的油量,讓我們成為寶貴的供油單位。

29


海上的日落。但我一直是這麼想的:『比起回去糖大叔(山姆大叔)和家裡,我情願待在鴨尾艄看3個禮拜的日落!』

30


31


隨著管弦樂隊的演奏與溫暖的陽光,你可能以為自己身在棕櫚泉(或譯:帕姆斯普林斯)或邁阿密海灘……可是缺了點東西。

32


一級戒備與全船戰備部署之餘的喘息。他們稱作『休息與放鬆』,並且兩個部門都在協助USO演出或業餘者之夜。

33


舊游泳池無法與之相提並論,但我們嘗試過了,本艦造了一座大人用跳水平台。

34


因上岸許可而離艦。獲得上岸許可的次數不多,但在各個行動之間,我們確實見識到太平洋廣闊海域的一小角。

這裡是莫古莫古(Mog Mog)。烏利西環礁當中的著名環礁,大艦隊聚集在這裡,準備給日本最後一擊。看來,這或許就是最後一擊!

※『8号さん』作品中的同名邪神,莫古莫古大人或許不止捏它馬路油的語癖,還有莫古莫古環礁?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8号さん老師的漫畫

出處:
(翻譯) 8号さん 艦これ漫画16


35


這是突擊隊網球,經過幾個月來在海上的嚴酷任務,很容易筋疲力竭……這是另一種形式的運動線(exercise-lines);這是冰淇淋線(Gedunk line),別認為冰淇淋不利於你的防霉皮帶(Mildew Belt)……這是健身球:你玩球健身,以免生病吃藥。

36


在珍珠,用於避免神風機襲擊的藍色甲板再度泛白。在夜晚,藍色是必要的,尤其是滿月之夜,特攻隊可能會動我們的歪腦筋。

37


我們進入相模灣,為任何可能的反抗做好準備。在這裡,遠航至此的海軍陸戰隊正在檢查,準備成為灘頭部隊的一份子……我們也站在這裡接受檢查,鞋子、衣服與頭髮都必須過關。

38


艦橋領航中心正在工作……信號旗打出他們的訊息『執行』……這裡是舊金山,第三艦隊凱旋歸來……大伙來打掃甲板吧。

39


集合檢閱後,令人興奮不已的時刻到了……準備大快朵頤……不是利茲餅乾,但我們不用減肥……The JO Mess。

40


無線電通訊室(Radio Traffic),1天24小時忙碌的地方,秘密訊息、例行訊息,以及打字機啪嗒啪嗒地傳來的新聞;艦上醫務室(Sick Bay)能用同樣的效率治療燙傷或切除闌尾……主砲組,精準射擊的核心,贏得海軍與海軍陸戰隊眾多『幹得好』的稱讚。

42


※英美海軍聖詩:

『Oh hear us when we cry to Thee, For those in peril on the sea.』
(今為海上眾人呼求,使彼安然,無險無憂)


43


大量裝載以求大殺四方。我們多次像這樣往返沖繩與附近的慶良間群島,領取火藥包與砲彈。

44


1945年1月,開往民都洛島途中,這是自1942年我軍從菲律賓撤退以來,首批美國艦船駛入蘇祿海、南海。

45


從雷達到防空砲塔
這就是我們的『科羅拉多』

46


休閒與放鬆期間的前甲板

47


48


天皇皇居(東京千代田區)

49


這裡是東京,和平已整頓妥當……但是早在1944年9月,我們就整頓過東京市中心。正是『頹廢』的西方文明教導他們,如何建造可承受火災與爆炸的建築。

50


東京玫瑰過去在這裡滔滔不絕地唬人……這就是她的謊言!我們的飛行員拿到這玩意,而這份工作就是為了阻止她。

『我在這裡看到一個大好目標』

51


※『科羅拉多』坐鎮東京灣時

我們在日本獲得上岸許可,證據在此:坐人力車……被限制行動的漁船……通往勝利之路的最後一個路標。

52


典型的岸上街景……橫濱,或者它的左邊……海軍的港口旁,我們要找些紀念品。

53


大型地下工廠的一個出入口,現在成了屁孩遊樂場……還只有站間……在裡面賣茶※啊。

※特種行業的那種『茶』

54


日本海軍僅存的唯一戰艦『長門』;像基德(Kidd)那樣的擄掠集團夢寐以求的……小玩意給我們,帝國海軍的棟樑給他們……

這就是日本的末日!

※『長門』此時的狀態:

US Navy secures Japanese battleship Nagato at close of World War II

===================================

譯者補充:

Anti-Personnel Improved Conventional Munition (ICM) Mark 144
(Mk-144改進型常規彈藥對人殺傷彈)

簡稱:Mk-144/ICM Mark 144

『Mk-144』母彈使用『Mark 13』殼體,旨在散佈對人殺傷用的子彈頭。對人員、飛機等其他『軟』目標特別有效,子彈頭為400枚帶延時引信的M43A1對人殺傷用『Bouncing Betty』榴彈。


『Mk-144』標記草圖

注意圖上缺少彈底引信(base fuze)。引信觸發時,由此產生的彈射電荷將切斷底座的止動銷(retaining pin)並推出底座插栓,讓小型榴彈飛散開來。


如上,關於文中提到的『對人殺傷彈』,在下查到這份資料。只不過這是『愛荷華(BB-61)』搭載的型號,『科羅拉多』用的應該是較舊的型號。

※在下不清楚『科羅拉多』用的型號,這裡姑且還是叫『Mk-144』


《艦これ》裝備『三式弾』

『Mk-144』構造類似日本的『三式彈』,可是『三式彈』為對空彈,拿來對地射擊容易變成未爆彈,並且若在空中爆炸,沒有延時引信的子彈頭會立即劇烈燃燒,往往還沒落地就已燒盡,因此對人殺傷效果很差。所以田中拿不適合對地的『三式彈』當對陸基裝備,這還挺魔幻的。(笑)

根據美軍紀錄,『金剛』『榛名』以『三式彈』轟擊瓜達康納爾島(Guadalcanal)、亨德森機場時,許多『三式彈』落地未爆,而遭美軍繳獲。『科羅拉多』裝備『Mk-144』的時間點為瓜島戰役結束後不久,因此『Mk-144』有可能是美軍解析『三式彈』後,開發出來的!

※《艦これ》以後會實裝『Mk-144』,成為新型對陸基裝備嗎?

此外,『Mk-144』的圖紙也包括非常規彈藥版本,搭載生化子彈頭,提高對人殺傷效果。電影《絕地任務》(The Rock)登場的『VX gas-armed M55 rocket』,就是這玩意的進一步發展型。


《絕地任務》『VX gas-armed M55 rocket』

※片中的玻璃球(?)是為了增加刺激感,實際上會用更堅固的容器存放VX毒氣

『科羅拉多』因砲塔設計缺陷,無法使用『Mk-8超重穿甲彈』(簡稱:超重彈),造成艦砲威力遠不如後來的新造戰艦,於是USN讓她配備『Mk-144』,專責支援登陸行動。二戰後期美軍攻島時,日軍傷亡遠超過美軍傷亡,『科羅拉多』與『Mk-144』也是一大原因。

美國的科羅拉多級3艘、日本的長門級2艘、英國的納爾遜級2艘,這7艘戰艦合稱『Big Seven』。在這當中,日本的『長門』號稱綜合性能最高,英國的『納爾遜』號稱站樁輸出最高,美國的『科羅拉多』就是殺人效率最高!

雖然『科羅拉多』在華人世界的知名度不如『長門』『納爾遜』,可是各位別忘了,日本剛投降時,她坐鎮東京灣,隨時準備拿『Mk-144』鎮壓日本人,因此日本人對她的印象應該挺深刻的。或許這就是為什麼,《艦これ》2019春活背景為珍珠港事件,田中偏偏實裝當時不在珍珠港的『科羅拉多』吧。

※題外話,身為史實持有對人殺傷彈,殺人效率最高的大七,『科羅拉多』如果在8号さん的漫畫登場,會是什麼形象?

===================================

相關文章:


【翻譯】美利堅戰艦史話:科羅拉多(BB-45)上


【翻譯】美國『標準型』戰艦綜述(補)


【翻譯】美利堅驅逐艦史話:尼古拉斯(DD-449)


【翻譯】美利堅驅逐艦拾遺:歐巴農(DD-450)


【翻譯】美利堅驅逐艦史話:泰勒(DD-468)


【翻譯】埃文斯、約翰斯頓:我們成功硬槓了日本艦隊!


【翻譯】約翰斯頓(DD-557):勇士的命運


【翻譯】美利堅飛行員史話:詹姆斯‧D‧拉梅奇

※      ※      ※      ※


【翻譯】戰時回憶錄‧『民都洛島』突入(禮號)作戰


【翻譯】輕巡『矢矧』第40年的鎮魂譜


【翻譯】榮光之艦‧雪風


【翻譯】雪風、宗谷:雷伊泰灣、南洋之追憶


【翻譯】輕巡『大淀』之所見,小澤艦隊之最期(訂正)


【翻譯】柳綠、花紅:雷伊泰灣的戰艦『長門』(補)


【翻譯】矢盡、弓折:小澤艦隊的雷伊泰灣海戰


【翻譯】阿武隈、大和、初櫻:戰爭與吾之青春


【翻譯】戰艦『大和』所見之雷伊泰灣海戰(上)


【翻譯】夏日、終戰:走過兩個時代的教導隊之追憶


【翻譯】殘光、落日:晴嵐未竟之役


【鬼神志怪】比叡、日枝:照千一隅,此則國寶

===================================

參考資料:

USS Colorado (BB-45),Wiki

BB-45 USS COLORADO

USS Colorado (1856),Wiki

USS Colorado (ACR-7),Wiki

USS Colorado (SSN-788),Wiki

USS Saratoga (CV-3),Wiki

USS Enterprise (CV-6),Wiki

USS Princeton (CVL-23),Wiki

USS Langley (CVL-27),Wiki

D-Day (military term),Wiki

William Granat

Battle of Okinawa,Wiki

US Navy secures Japanese battleship Nagato at close of World War II

USA 16"/50 (40.6 cm) Mark 7

The Rock (film),Wiki

美國海軍驅逐艦列表 (1945年前),Wiki

【北馬里亞納群島自由邦】天寧島-原子彈裝載地

該死的將軍

英美海軍的聖詩
板務人員:

4033 筆精華,12/0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