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k

九領筆頭シュザ

樓主 瓶子裡的精靈 ajp8


九領之首  修扎

角色介紹:
     九領之首,第一領的領主。
     武兼備,並同時有著極大的野心,誠可謂為『英豪』的人物。
     不以身為九領之首而滿足,打算靠力量來成為尤古度的盟主,
     進而支配整塊尤古度大陸
※過去的盟主是已故的聖王

加入台詞:最強は…常に一人よ
     能坐上最強之座的......往往只有一人

必殺技:
    鬼神劍:目障りだ、去ね!
        礙眼......滾開!

    鬼神劍.降魔:もう飽きた……死ね
           我已經玩膩了......去死

一個角色有兩個新台詞,模組大修
真不愧是有ラスボス格的角色 


\\御館様/\\御館様/\\御館様/\\御館様/\\御館様/\\御館様/\\御館様/\\御館様/\\御館様/\\御館様/


相遇故事──修羅之刃(修羅の刃)

  比利卡:鶴姬!!
      聽說這裡的事態緊急!?
※是說,其實比較想把鶴姬翻成阿鶴公主......

  鶴姬:喔!義勇軍!你們來了嗎!
     就是啊!這可是真真正正的緊急事件呀!
     沉睡在火山底部的災禍之龍居然甦醒過來啦~!!

  菲娜:災...災禍之龍?
     那個到底是......

  鶴姬:『在火山的底部,有著散播災禍的龍於該地沉眠著』
     『此龍一動身,大地便隨之動搖』
     『此龍一鼾息,火山便隨之噴發』
     ......這是傳承在九領的一個傳說的內容
     而大家本都以為那只是個童話故事而已......


  比利卡:所以龍真的沉睡在火山的底部嗎?

  鶴姬:嗯
     雖然妾身也不曾相信過......
     但牠既然像這樣地出現在現實世界的話,也只能認同牠確實是存在的了呢
     而且,那災禍之龍還帶著一大群的魔物現身了!
     這可真的是貨真價實的九領重大事件啊!!

  比利卡:聽妳這麼一說的確......
      所以,咱們該怎麼做才好呢?

  鶴姬:請你們過去第一領......修札的領地那兒吧
     災禍之龍現在在那裡作亂著啊

  菲娜:知道了!

  比利卡:塞多爾,咱們快點到第一領去吧!


[一領]

  災禍之龍:咕喔喔喔喔喔喔!

  修札:哼......這就是在傳說中留下名號的災禍之龍嗎......
     看來在從長久的沉眠甦醒之後,力量好像積蓄地過多了呢
     ......但,這九領是屬於我的。
     不過就是稍微大隻點的蜥蜴,可不會放任你在此作亂
     要是覺得自己的力量太過於充沛的話,就讓我來陪你玩玩吧
     好了,放馬過來!
※其實超想翻成爬蟲類

  災禍之龍:咕喔喔喔喔喔喔喔!!


  魔物:喔喔喔喔喔......

  一領士兵A:長槍兵上前!
        阻止魔物的行動!

  一領兵B:弓兵隊!一齊射擊!
       盡可能地減少魔物的數量!

  比利卡:哇......打得好激烈!!

  菲娜:嗯,已經變成一場大混戰了呢
     雖然想快點到災禍之龍那裡去......

  比利卡:可魔物的數量有點過多了呢
      這樣根本無法往前進呢
      塞多爾,這裡只能先協助一領士兵擊退魔物才......


  一領士兵A:......是義勇軍!
        義勇軍來了!

  一領士兵B:遵從修札大人的命令,為他們開出一條路來!

  士兵們:是!

  菲娜:好厲害......士兵們把魔物的陣線壓回去了呢!
     這樣一來......就能到龍那裡了 

  比利卡:嗯,咱們盡快吧!



  修札:來了嗎......義勇軍。
     腳步真是慢呢

  比利卡:咦?

  修札:就是在說你們
     我本就推量到你們會來插手這件事情
     想必是受到鶴所託而前來援助的吧?

  比利卡:嗯...嗯......
      是這樣沒錯......

  菲娜:而且剛剛您的部下們也有說了遵從您的命令,所以您早就預料到我們會來了對吧?

  比利卡:真...真不愧是修札......
      所以,災禍之龍呢?

  修札:牠的話,就跟字面上一樣的
     『夾著尾巴跑了』

  比利卡:咦......咦咦咦?
      也就是說修札你一個人就趕跑牠了嗎?

  修札:區區一條剛清醒的龍,可不足以當我的敵手啊
     不過因為被周圍徘徊的雜魚干擾,差一些就能斬下牠的頭顱了
     所以,我才在此等著你們
     好了,義勇軍
     為了打倒災禍之龍,現在就遵從修札我的指示吧!


  比利卡:知...知道了
      畢竟這也是鶴姬的請託呢
      塞多爾,和修札一起解決龍還有魔物吧!

=  

  比利卡:好!
      這樣就打倒了大部分的雜魚了!
      不過......

  菲娜:嗯,即便是受了傷,但災禍之龍依然健在
     修札殿下一個人能不能擊退牠呢......

  比利卡:嗯...嗯。
      咱們也得去幫助他才行!



  災禍之龍:咕嚕嚕嚕嚕嚕嚕.........

  修札:到此為止了嗎......

  災禍之龍:咕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修札:修...修札!
     咱們現在馬上就去幫......

  修札:不需要。

  比利卡:咦!?

  災禍之龍:咕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修札:......我已經玩膩了,滾開!

  災禍之龍:啊.........!?!?!?

  修札:......真無趣啊。
     連當陪我消遣的對手都算不上呢

  比利卡:...龍一瞬之間就被四分五裂了......

  菲娜:不敢置信......
     那可是傳說中的龍啊......

  修札:......所謂的傳說,不過就是些被加油添醋過的東西
     好了,這樣子戰鬥就結束了。
     士兵們,高呼勝利吧!

  士兵們:喔喔!



  修札:好了......
     千代女!

  千代女:是!主公
      千代女在此

  修札:妳應該已經準備好宴席了吧?
     士兵們有十足地為我效忠了,好好地慰勞他們
     義勇軍......你們也可以加入宴席

  菲娜:我們也能接獲招待嗎?

  修札:適時的慰勞士兵也是領主的職責
     掌握他人的心思,才能顯現出人上之人的器量阿
     ......怎麼?還是說要拒絕我對你們的恩賜?

不,就讓我們參加吧

  比利卡:嗯嗯,畢竟也平安無事地打倒了龍呢
      反正難得的被招待,咱們就參加吧!

......既然上了賊船就乘到底吧

  修札:哼,就算年紀輕輕也仍有一軍之首的風度嗎?
     看來至少還能在不放鬆戒備的同時,表現出游刃有餘的態度呢
     無妨,不管你是要帶其他同伴,還是要把武器帶入宴會都行

  比利卡:......既然你話都說到這種地步的話,那咱們就參加吧




  修札:......千代女,妳先帶這些傢伙過去

  比利卡:咦?修札有其他的事情嗎?

  千代女:是的,主公可是很忙碌的。
      還要做戰後處理、與整理各地的情報之類的事情......
      總之,請你們跟我來吧


  比利卡:喔──
      第一領領主的宅邸果然很氣派呢!

  菲娜:而且還有許許多多華美的藝術品......

  比利卡:哼哼,種類還真多呢
      有黑黑白白的畫......還有寫上文字之類的東西

  菲娜:我記得,這些作品好像是在九領備受推崇的水墨畫與書法對吧

  比利卡:是修札去各地買回來的嗎?

  千代女:......那些書法與畫作是由修札殿下所作的喔

  比利卡:咦...咦咦咦咦!?
      妳說修札他!?
      可是修札他不是一直都在戰鬥嗎......

  千代女:主公他作為文人也是一流的喔
      劍術能比擬九領從古至今的劍豪
      而縱橫沙場的軍事之才也無人可及
      不僅限於書畫,主公擅長也九領各式各樣的文化創作......


  修札:......千代女,忍者可有像那樣喋喋不休地高談闊論的素養嗎?

※這裡的忍術是那種忍者所修練到的東西之類的意思

  千代女:是...是!
      主公!在下十分失禮......

  修札:哼,無妨。
     諸位似乎都到齊了呢
     修札我可是招待你們享受這場盛宴啊
     就盡情地享樂吧


  比利卡:這道料理...超好吃的耶!

  菲娜:嗯,這裡果然有手藝高超的廚師在呢

  比利卡:連那種人都有納入旗下,真不愧是九領之首呢!
      啊......這道也好好吃!

  菲娜:比利卡,可要注意不要吃太過頭囉
     呃......沒在聽呢......

  修札:小鬼,不融入宴會的氣氛裡,在做些什麼?
     料理內可沒有下毒喔

說不定還有其他敵人會來

  修札:你還真是愛擔心呢
     不......或許該說是謹慎嗎

我只是有些累了

  修札:還真是撒了個騙不了人的謊言呢
     你的兩眼..可是炯炯有神的喔



  修札:說起來......小鬼
     在我和龍交戰的時候,你眼裡所看著的是什麼?


你的刀法

  修札:哼,不是看龍,竟是在看我的動作嗎?
     看來你是多少想偷學我的劍技呢
     ......還真是年輕呢,小鬼
     光是看著我的背影的話,可是無法超越我的喔?
龍的動作

  修札:......嗯,的確
     跟其他人不一樣,只有你在盯著龍看呢
     你那時候的氣勢......
     想必已經做好了就算我被龍擊敗,也要接著上去打倒龍的心理準備吧?
     眼光真是太淺薄了
     我可不會敗給區區一頭披著鱗片的怪物的


  修札:不過,看你的姿勢
     似乎在保持警戒著呢
     是不習慣被招待至宴會嗎?
     還是說......
     我說你......在看什麼?


你帶著的那個酒杯

  修札:你是說九領過去也有領主把討伐掉的敵人的頭顱作成酒杯嗎?
     這種程度的威脅應該對你們不管用吧?
     ......你好像連酒都不喝一口呢


你腰際上的刀

  修札:你是不明白我為什麼身處宴會,卻不讓武器離開身邊嗎?
     因為九領的鬼盡是些以戰鬥來度過日子的修羅啊!
     以矛為枕,時時身處於戰場才算獨當一面的鬼族
     不管是身處於怎麼樣的場合,都不能忘懷要隨時備戰
     ......就如同在這種場合,仍然把武器配在身上的你一樣



  
  修札:看你那不飲酒,又不讓武器離開身邊的樣子......
     小鬼,你果然察覺到了呢


.........是啊

  修札:哼,我就認同你那膽識吧
     不過,你的夥伴好像還沒察覺到
     這間房間已經被我的部下包圍的這件事情呢

你在說什麼?

  修札:哈哈哈!居然敢在我的面前裝傻啊
     你的膽識還真是大呢!
     裝模作樣也裝得夠了,是時候該告訴你的同伴
     這間房間已經被我的部下包圍的事情了呢


  比利卡:(咀嚼)(咀嚼)(咀嚼)
       咦?你剛剛說了什麼?

  修札:我說了,我的部下已經把你們包圍了

  比利卡:你...你為什麼要作出這種事情啊!

  修札:這就表示區區的傳說之龍可無法滿足我這份對戰鬥的渴望啊
     就用和你們的戰鬥,來滿足我這份渴望吧

  菲娜:怎...怎麼可以!
     像這種沒有理由的戰鬥......

  修札:住嘴!
     這九領是修羅──鬼族之國啊
     為戰而生,因戰而死才是我們修羅所行之路
     見鬼斬鬼,逢龍斬龍說的就是我啊!
     小鬼,你是義勇軍的首領。
     也是個百屈不撓的武者
     想必應該不會說不與我們一戰吧?


好吧,我就接受這場勝負了

  修札:你們的狂言狂語說要拯救這個世界
     若是想實現你們那份妄言的話,就向我展示你們的力量吧!

放馬過來,讓我來陪你玩玩
  
  修札:哈哈!哈哈哈哈!!
     你說的真好!
     所以才說充滿征戰的亂世才有趣啊
     來吧,好好展現你的力量給我看吧!



  比利卡:塞多爾......
      不,咱想你應該不要緊的對吧!

  菲娜:嗯!我們相信塞多爾先生吧!

  修札:哈哈,但再怎麼說你們也是義勇軍的一份子
     就請你們暫時奉陪我的手下吧!
     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可你們義勇軍內部滿是實力強大的怪物......
     但我的部下也不會遜色於你們的!


  比利卡:總算是打退了修札的部下......
      塞多爾跟修札他們的情況怎麼樣了!?

  菲娜:他...他們還在戰鬥著!


  修札:──破!!
     哼,太天真了!!
     
(迴避斬擊)
     鬥志充足,而且想必也跨越了許多的生死關頭吧......
     ......仍然不足!


  比利卡:啊!塞多爾的劍打飛了!
      不...不過......!!

  菲娜:嗯!
     我相信著他......

  修札:那絕不挫折
     不屈不撓的氣概是成為英雄的資質
     然而,光只是『不放棄』的話,誰都能做得到
     但只靠『不放棄』是無法獲取勝利的
     唯有相信自己會獲勝,並不斷累積勝利的人才會被稱為英雄
     ......可要弄清這點啊,小鬼
     我沒興致了,到此為止

  比利卡:啊,修札把刀收起來了!
      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修札:我不是說過了嗎?
     『玩玩』罷了
     喂,小鬼頭還有女人

  比利卡:叫...叫咱?

  菲娜:有...有什麼事嗎?

  修札:你們知道最會讓步上修羅之道的鬼族覺得厭倦的時候是在怎麼樣時候嗎?

  比利卡:嗯...呃...輸給別人?

  菲娜:......當野心被粉碎之時?

  修札:不不對......
     小鬼,你應該知道的吧?


沒有能讓自己盡興的對手

 修札:哈哈哈,正是!
    越是站在頂點越會嚐到絕望啊
     
沒有能與自己競爭的對手

  修札:哈哈哈,競爭對手啊
     真像是你會說出的話呢
     我最害怕的是不再有能與我一決生死的對手啊


  修札:所以這九領才會為了要永永遠遠地互相征戰,而分成了九個領地啊

  修札:小鬼,你應該不是不清楚你所走的道路有多嚴峻吧?
     你所選擇行進之道是修羅之道,如果你今後也持續地向此前進的話......
     想必有朝一日會變成能與我相互較勁的強者吧
     但,現在的你們還太不成熟了
     卻還是去挑戰強於你們的敵手,你們的天真之處便是在此
     要是你們因為不敵對手而葬身在我所不知道的地方的話可會讓我受不了呢
     若是要與強者較勁的話,就來叫我吧


  比利卡:也...也就是說你願意幫助咱們義勇軍嗎?

  修札:幫助?
     我可只想與強者較量啊
     聽好了小鬼......


     要是你不具有統帥一軍的器量的話
     我會統領你們義勇軍的!
     好好銘記於心!
     我所邁進之路乃修羅之道
     做好覺悟吧

我會變得更強,跨越你的

  修札:哼!你說想超越本修札啊?
     好啊,就超越給我看吧!


為了守護大家,你的助力是必要的力量

  修札:哈哈哈!
     這是在說你會試著駕馭本修札?
     好吧,就讓我拭目以待吧!



  修札:可別讓本修札對你失望了啊!
     塞多爾!
   



羈絆物語──修札之刃(シュザの刃)

  魔物:喔喔喔喔喔......

  修札:礙事......給我滾

  魔物頭目:咕喔喔喔喔!!

  修札:想要奇襲我嗎?
     無趣......消失吧
  
  比利卡:那...那種數量的魔物......居然在一瞬之間就被解決殆盡了耶!

  菲娜:強悍地令人感到害怕呢......

  比利卡:嗯,咱們可是連幫忙他的時間都沒有呢

  千代女:......主公,敵人似乎已經全部討伐完畢了。
      您要回去府邸嗎?

  修札:......不夠呢

  千代女:咦?您剛剛說了......

  修札:......不,沒什麼。
     千代女!我們走!

  千代女:......是!



  鶴姬:喔,前幾天的那個魔物大軍這麼簡單地就被擊倒了呀
     真不愧是第一領啊......

  比利卡:第一領果然很強對吧?
      畢竟領地力量最強的領主會成為九領之首呢......

  鶴姬:嗯,那是當然
     妾身最近深深地這麼想......
     士兵個體的強度固然重要。
     畢竟每個鬼族個人的武藝都是非常貴重的
     但若要妥善運用那每一個士兵,便要看作為一介領主的器量吶

  菲娜:器量......嗎?

  鶴姬:嗯。
     那怕武器再怎麼優秀,若是使用者差勁的話,不就是暴殄天物了嗎?
     正因為領主修札具有作為一個領主的巨大器量,第一領才會如此強悍
     像對你們強者雲集的義勇軍來說,領導者的重要程度不也一樣嗎?

  比利卡:嘻嘻嘻,義勇軍也是因為塞多爾的器量才能這樣的呢
可是我的COST常常不夠

  千代女:......打攪了

  比利卡:哇啊!?千代女!?

  鶴姬:呀啊!...真不愧是忍者
     妾身完全沒有察覺到呢!
     ......所以,第一領的忍者來第九領有何要事?

九領的護衛你們再混啊

  千代女:老實說......希望您助在下一臂之力
      修札殿下他在前些日子的戰鬥過後便消失了蹤影

  鶴姬:妳...妳說什麼!?




  比利卡:......修札會失蹤什麼的,真的很讓人難以相信呢

  鶴姬:嗯,因為那傢伙感覺就是絕對不會陷入危機的人呢
     不過在這種情況,妳為何會找上第九領呢?
     是因為義勇軍在此處嗎?

  千代女:不,我找的是您......鶴姬殿下
      ......第一領有著代代只有領主知道的各種機密
      像是有著隱密到連身為修札殿下的影子──我們忍者都不知道的地方
      就算動用我們的全力去查找卻仍然沒有收穫的話,
      那修札殿下待在那種地方的可能性就十分之高了呢
      鶴姬殿下......關於修札殿身在何處這一件事,您心理有什麼底子嗎?

  鶴姬:為何要向妾身詢問只有第一領領主知道的代代相傳的秘密呢?

  千代女:就算說是祕密,也是要由先人傳給後人的
      我想情報應該是絕對防不住被傳出去的,
      就像我們忍者去刺探原本所不清楚的情報一樣......
      所以我才在想如果是同樣身為領主的鶴姬殿下的話,說不定會聽過些什麼呢

  鶴姬:嗯...
     嗯..................祕密的場所啊......
     像那種地方妾身怎麼可能
     ......啊

  千代女:嗯!?
      您知道些什麼嗎!?

  鶴姬:嗯......嗯。
     雖然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但我有聽過一件事
     那是負責教導我的老頭子說的......
     他說第一領那兒有個極為嚴酷的修行之地
     據說到目前為止有許多領主為了尋求自己的成長,而死在那個修行之地了呢  
     本以為那個是他用來告誡懶散著的妾身所做的謊言......
     那老頭子說,那個地方處在有好幾個瀑布連接再一起,只剩下廢寺的山裡

  千代女:好幾個瀑布......我有底子了!
      那是連我們忍者也被叮囑不得接近的場所中的其中之一呢
      ......得快點過去才行!

  比利卡:哇啊,等等啊千代女!
      咱們也可以跟妳一起去嗎?
      畢竟有可能會出現魔物呢!

  千代女:......本來的話是不想要別人的幫助的
      但現在不是管那種瑣碎小事的時候了
      ......如果你們願意幫忙我的話能幫上大忙

  比利卡:嗯!交給咱們吧!
      那就快點出發吧!

  鶴姬:要小心喔!
     妾身會在這裡祈求
     ......不管是修札,還是你們的平安無事的!



  千代女:瀑布的後面居然有這種洞窟......
      你們看這個......是主公的足跡!

  比利卡:那修札他果然在這前面......

  魔物:喔喔喔喔.........

  比利卡:在這種地方......居然有魔物!?
      修札會回不來該不會就是這些傢伙害的吧?

  千代女:我是不認為主公會被這種程度的傢伙給打倒......
      不過,我們現在還是要趕緊行動!
      主公,在下現在就過去您的身邊!!


  千代女:主公!
      您在哪兒呢!?
  
  比利卡:嗚......明明在進來之後就有在做記號了,卻越來越搞不清楚路了......

  菲娜:似乎是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在從中作梗呢。
     我們現在只能向前進了......
     啊,在那裡的是......

  修札?:......

  千代女:主公!!您平安無事啊!!
      ......咦!?
      主公!您這是在做什麼!?
      ......嗚!

  菲娜:千代女小姐!

  比利卡:塞多爾!凱因!
      修札他的樣子有點奇怪耶!

  凱因:嗯,我知道!!
     不過,這刀法......
     (受到修札?的攻擊)
     果然......!
     這刀法、還有運身......
     只有可能是修札本人了啊!

  米希迪亞:......那這樣如何啊!?

  修札?:......

  米希迪亞:實力果然驚人呢。
       箭矢居然全都空中斬斷了......

  菲娜:千代女小姐,您沒事嗎?

  瑪莉娜:我馬上為妳治療!

  千代女:......幫了大忙
      不過主公他為什麼......?

  修札?:.........!!!

  凱因:他...他要攻過來了!

  修札:......
     就這麼點程度嗎?義勇軍!

  比利卡:咦!?
      有...有兩個修札!?

  修札:這樣就結束了......滾!!

  修札?:......!

  比利卡:修札被修札打倒了!
      所以說,剛剛那個被打倒的果然是假的嗎?

  修札:要說是假貨的話的確是假貨沒錯
     不過,廢話等等再說吧
     ......要來了

  菲娜:咦?您說要來是指什麼......

  幻影修札:......

  修札:雖說是幻影,但是卻與我有著同等的強悍
     若是不用心應戰的話......可是會死的喔

  比利卡:咦......咦咦咦!?


  修札:以數量壓制的話,便沒什麼大不了的呢......

  幻影修札:......(倒地

  比利卡:真...真不愧是修札
      明明跟你一樣強,卻把他打倒了呢......

  千代女:主公,真慶幸您沒事!
      然後,這個洞窟是怎麼一回事呢......

  修札:......這裡是第一領流傳的秘境之一,
     是被稱呼為『刃鏡洞』的洞窟
     是只有尋求強悍的修羅才會踏入的場所
     ......在這裡能和強者的映像體(写し身)戰鬥
     而從這裡離開的方法只有一個
     便是贏過那映像體。
     若是做不到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比利卡:咦咦?如果贏不了的話就出不去了嗎!?
      還有......強者的......映像體?

  修札:就是踏入這個洞窟的人的心裡覺得最強的人的幻影
     ......就把他們當作有實體的幻象吧

  菲娜:對修札殿下來說,所謂的強者就是您自己對嗎?

  修札:那是當然
     昔日被譽為九領第一的劍豪卜傳現在也已衰老
     再者我也擊敗了劍鬼源流災,而成了第一領的領主
     在這九領,我已經不知道有誰比我還要更加強大了
※源流災(ゲンリュウサイ)在九領外傳出現過,一領的前代領主
 

  比利卡:可...可是啊!
      如果跟『自己』戰鬥的話,不就無法分出勝負了嗎?

  修札:確實,和自己的映像體戰鬥的話,是很難分出高下的呢

  菲娜:您和自己的幻影到底打了多長一段時間了呢?

  修札:誰知道呢
     連我自己都不太清楚了

  比利卡:原...原來打了這麼長一段時間啦......
      不過這麼一來,要怎麼贏過自己啊?

  修札:若對手是和自己有著同等力量的映像體的話......
     那就在戰鬥中超越自己就好了


  比利卡:事...事情哪有這麼簡單啊
      ......咦?
      可是啊,咱們剛剛已經打倒修札的幻影對吧?
      那這樣不就能離開這裡了嗎......

  菲娜:但沒有看到像是出口的地方呢

  修札:是我還戰的不夠嗎
     還是魔物闖進這裡來了呢......


  菲娜:也...也就是說強者的幻影仍會出現嗎?

  修札:哼,說不定呢

  比利卡:咦咦!?
      但是說到其他的強者......
      打個比方的話,像是第二領領主義嗣(ヨシツグ)、
      第三領領主瑞羽(ズイハ)之類的人?

※不過說實話,瑞羽是我選的当て字 。                              いちのみや  ズイハさい
 認真要翻的話,應該翻成『隨波』(戰國時代有一個名為 一宮    随波斎  的使弓名將)


  菲娜:若要這麼說的話,鶴姬殿下也是個很出色的領主了呢
※でも強くない

  千代女:我想強者的話可不僅限於領主的喔?
      論使劍的身手的話,源流災殿下或是全盛時期的卜傳(ボクデン)大人也算......

  修札:哼......討論強者的話題就到此打住吧
     看吶,這刃洞好像實現了你們的願望了呢

[瑞羽、鶴、義嗣、卜傳、源流災的幻影出現]

.....可是老劍豪還是老頭子的狀態,不是全盛期阿W

  比利卡:咦......咦咦咦咦咦!?
      我們剛剛說到的人全部都出現啦!?
      這麼強悍的人齊聚一堂的話根本打不贏啊!

  修札:......可你們的首領好像不是這麼想的喔 

我不會輸給幻象的

  修札:哈哈,就是這個氣勢,小鬼
     不過,可別太大意囉

我的背後就託付給你了,修札!

  修札:哈哈哈!可真會說啊!
     不過,可別把我跟『他』搞混了喔




[修札幻象出現]

  比利卡:哇!連修札的幻象都再次出現啦!
      也就是說,咱們也得贏過修札才行了嗎?

  修札:九領最強的鬼......可是我啊!
     與他們戰鬥,突破他們給我看吧!!義勇軍!!


  比利卡:雖...雖然有點不太敢相信,但總算是贏了呢......
      ...欸欸!
      明明打倒了,居然復活了!?

  菲娜:不管是塞多爾還是大家都傷痕累累的了!
     而且就算是修札殿下也已經很勞累了才......

  幻影修札:......

  修札:哼......若你像這樣一個接著一個地出來的話......
     就算是我的幻影,也實在是膩了呢
     和你的遊戲已經結束了

  比利卡:咦...咦咦咦!?
      居然簡簡單單地就贏了沒受傷的自己......

  千代女:也就是說主公在進入這個洞窟之後,比原本強了好幾個層次了嗎......

  修札:...似乎不會再出現了呢
     看吶,出口打開了

  比利卡:太好了!終於可以回去了!
      塞多爾全身是傷呢......
      咱也到極限啦──


  修札:哦?
     的確,與這些強者相對,你們戰的不錯呢
     你們也多少比之前還要強了呢  
     那麼的話......

  比利卡:哇哇哇!
      沒辦法沒辦法,今天已經沒辦法再打了!
      再打下去真的會吃不消啦!

  千代女:主...主公!
      恕在下與您稟報!
      主公您離開一領已有數日!
      若再離開下去的話,可是會發生混亂的!

  修札:哈哈哈,真掃興啊!
     算了,既然你都說到這種地步了便回去吧!


  修札:......小鬼
     我們的勝負就到下一次再分出吧
     可絕不要讓身手退步了喔!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