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43

【心得】妖精劍士 f 外傳 在黑暗綻放的花朵 小說大意(大雷)

樓主 小明 fu37
以下是限定版附的小冊子小說大意,提供給沒時間看的人參考,因為有關遊戲後段的劇情,最好是破關後再看。文長,請注意。
防雷

















一開始方克與雅琳、蒂雅菈等人為了尋求fury而在某處陰暗的森林裡前進。

方克與雅琳一路上老樣子鬥嘴,在一旁的蒂雅菈則是看不慣方克的懶散,直言說方克連香菇都不如而隨手剝下香菇砸向方克。

沒想到方克餓到飢不擇食直接要拿來吃時,蒂雅菈則是慌慌張張地搶走。

方克和雅琳則說一大早就被蒂雅菈挖起來,連早餐也沒吃就趕往森林,是誰害的?

蒂雅菈辯解說為了不被人先搶走愈快起身愈好。

方克「可是啊,真是令人不舒服的森林,總有種會有什麼東西跑出來的氣氛。

雅琳「不要再說了! 我一直努力不往那方面去想,你要是說故事我可不饒你。」

蒂雅菈「連妖聖也會怕鬼啊! 不過請妳放心。鬼怪向來只找纖細美麗動人的女子,雅琳妳大可放心。

雅琳「哈啊? 我從沒聽過這種慣例。話說回來,這不就像是說我既粗魯又難看麼?

蒂雅菈「阿啦,我本來沒那個意思的,經妳一說還真是如此。呵

雅琳「氣死人了! 方克你倒是說些話阿!

方克「怎麼,想要我說恐怖的故事麼? 我倒是知道一個。有兩個男人開車前往鬧鬼出名的隧道。在隧道的正中央時車子停了下來,開車的男子說道『我們是朋友吧? 是朋友的話就不要丟下我啊?』坐在助手席的男子一看,駕駛座的男子腳被白色半透明的手腕給...

雅琳「啊------------!」

雅琳「笨蛋笨蛋笨蛋! 誰說要你講鬼故事啊! 殺了你! 你再講下去的話就殺了你!

蒂雅菈「不要再鬧下去了,趕快走吧。...還有,愛吃的方克和雅琳會肚子餓早在我意料之中。我做好了飯糰。

蒂雅菈從背包拿出兩個歪七扭八的飯糰(預謀?),方克和雅琳兩眼發光地奪走大口吃了起來。

方克「妳認真的話還挺能幹的嘛,蒂雅菈。啊,真好吃!

雅琳「有的話就應該早點拿出來。真是壞心眼。嚼嚼...

蒂雅菈「我想兩人反正能填飽肚子就滿足了,我在飯糰裡塞了豬肉。」

方克「本來蒂雅菈做的飯糰不知道該怎麼講,現在吃起來十分美味,真是太好了是吧蒂雅菈

雅琳「把毫無調味過的豬肉加到飯糰裡這種毫無常識的飯糰,多虧了空腹魔法感覺很好吃,真是太好了是吧蒂雅菈

蒂雅菈「...你們兩個,討厭的話就不要吃」從方克和雅琳的話中絲毫感受不到感謝之意,蒂雅菈的臉上浮現出憤怒的微笑。

三人走到差不多要抵達森林的最深處時,走在前頭的方克突然停了下來。走在後頭的雅琳鼻子直接撞到方克的背,不禁呻吟出來。

雅琳「好痛。我說,不要突然停下來啊!」

方克仍然沉默不語。感到奇怪的雅琳往方克臉上一看,方克全身僵硬地盯著前方,鐵青著臉,眼中毫無生氣。雅琳則是因為這非比尋常的樣子而愣住。

蒂雅菈「怎麼了嗎?」蒂雅菈也感受到異樣,向方克搭話。

方克「...我們是同伴對吧? 是同伴的話就不會對我見死不救對吧?方克口中擠出嘶啞的聲音。

雅琳和蒂雅菈互看一眼。這台詞跟剛才方克開玩笑講的鬼故事中的一模一樣。

雅琳「不要說這麼難笑的笑話啊,想嚇我是沒用的。我說,是開玩笑的對吧? 給我說是開玩笑啊!

方克無視嚇得發軟的雅琳,用手指向自己的腳邊。雅琳和蒂雅菈則望向那邊。

「不要啊啊!!」看到纏繞在方克腳邊的物體時,雅琳和蒂雅菈快步地後退。

那是有如人類手臂般粗壯,表皮包覆著紅黑色澤的疙瘩,醜陋的大蟒蛇。

方克「喂 等等 別想逃! 給我想個辦法啊。我們不是同伴麼

雅琳「去去。別過來這邊。真噁心!」

蒂雅菈「雖然相處時間短暫,我不會忘記你的。永別了」

方克「真是一群無情的傢伙。所以我才說女人啊...」

領悟到得不到援助的方克用腳想把大蟒蛇甩掉,可是大蟒蛇反而把方克愈纏愈緊。

方克「可惡,給我滾開! 就算本大爺能耐再大也無法回應蛇的愛情。別找我去纏公蛇,這可是為了妳好

方克拼命地說服毫無效果,大蟒蛇已經上升至方克的腰部。

雅琳「啊-啊。都怪方克亂講話搞不好牠生氣了?」

雅琳好笑似地靜觀其變。

蒂雅菈「不要動會比較好喔。隨便亂動的話會被蛇當成是要攻擊牠,搞不好會咬下去。」

蒂雅菈雖然講著一副很擔心的話,可是卻掩蓋不住愉快的口氣。

方克「妳們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平常總是水火不容,為什麼只有在這時團結呢?」

就在方克即將慘遭蛇吻時,一陣風吹來,宛如童話故事中出現的王子般的男子將大蟒蛇一刀兩斷。

此人正是夏爾曼。

看到夏爾曼,方克露出一副苦澀的表情。雅琳和蒂雅菈則是少女情懷全開地向夏爾曼搭話。

雖然方克感到不爽,但是在雅琳和蒂雅菈強勢主導下,主張四人同行。

方克「我可不要」

雅琳「什麼嘛,不要說些多餘的話。再說夏爾曼大人可是救了你,至少道個謝吧

方克「我可沒呼喊救命。這條蛇啊,可是愛上本大爺呢。牠對本大爺帥氣時髦的模樣一見鍾情,對我訴說愛意,是個可愛的傢伙。可是卻被突然出現的你給斬了,真是可憐,再也說不出話了

夏爾曼「那我還真是做了對不起的事。十分抱歉。我還以為方克君要被大蟒蛇給吃了。可是,仔細想一想像方克君這般的劍士怎麼可能被區區蟒蛇給纏住呢。得罪了

方克「哼,被區區蟒蛇給纏住,你在開什麼玩笑

夏爾曼「超越種族的愛,真是美麗。如果我是藝術家的話,想必能成為刺激創作慾的動機。事實上,世界上有著無數被蛇迷魅的男子的故事,而且,不管哪一個都是以悲慘的結局作終。在遙遠的異國神話中,也有年輕男子被蛇所詛咒,而化身成為水邊綻放的一朵花。方克君也請多加留意

蒂雅菈「請您放心,夏爾曼大人。方克可不是能變成花那般高尚的人。頂多也只是發霉的蛋糕罷了

夏爾曼「而且,人們常說蛇是邪神的使者。有關邪神的事物,全部都得排除不可。一個都不留。近朱者赤。即使只有一個動亂因子,這個世界就永遠無法得救。我的願望是世界和平,我會斬除所有邪惡事物,就算是一條蛇也不放過。夏爾曼的聲音帶有令人不寒而慄的冰冷,充滿威壓感。感受到其中的深沉憎恨,在場一片靜寂。

數秒後,方克打破沉默。

方克「那可真是崇高的理想。我可是無法做出這麼誇張的辯論把一條蛇當成是邪惡。很不巧我理想低下。蛇就是蛇。比起蛇之類的,我還比較邪惡。畢竟我可是只想著要怎麼做才能最大限度地偷懶而活著呢

蒂雅菈「這可不是什麼值得堂堂正正地說的話吧」蒂雅菈雖如此說道,心中有如放下一個大石般地微笑著。

之後雖然方克反對夏爾曼同行,終究徒勞。於是,四人開始往深處邁進。

途中蒂雅菈被跳到腳上的青蛙嚇到而跌倒,方克掉進池塘。

雅琳嘲笑著方克日行不善的同時,鳥糞掉到雅琳頭上。

夏爾曼撞到岩壁發出扣的一聲,眾人都假裝沒看見。

最後一行人在平原的地方,發現了開滿白花的花田。

蒂雅菈悄聲說道這是名為貝魯茲蹦(べルズボーン)的花,意思是美麗的人骨,只能在陰暗的場所生長,一種奇特的花。

由於此處是森林的最深處,fury必定在這裡的某處。

夏爾曼則提醒眾人尋找時要注意貝魯茲蹦的球根有毒,此花又有帶來死亡之花的稱呼。

貝魯茲蹦有著世上最美之花的同時,因其球根毒性以及只能在陽光照不到的地方生長的特性,往往被視為不吉之花,它那五片巨大而垂下的花瓣,彷彿在黑暗中揮舞的人手。

在眾人開始分散尋找fury時,蒂雅菈則是呆呆地盯著貝魯茲蹦不動。

直到方克向蒂雅菈搭話,蒂雅菈才慌慌張張地低身撥開花朵尋找fury。蒂雅菈聞著濃烈的甜美花香時,遙遠過去的記憶也復甦了。


蒂雅菈出生的故鄉有著當地小孩就讀的私校。

沒有學年、班級,人數只有十多名,是當地唯一的學校,當時十歲的蒂雅菈也在此就讀。

裏面只有一間教室,教室裏除了黑板桌椅外還有一幅畫。女神與邪神的畫。

蒂雅菈雖然喜歡看起來溫柔的女神,但是眼神卻往往無法從邪神眼神中移開。

每當看著畫中的邪神時,蒂雅菈就會產生厭惡感與恐怖以及些許的親近感。

蒂雅菈靜靜地聽著同學們的聊天,內容大意是要為了一個月前生病的同學莉茲送花,因此要輪流替盆栽澆水。

不過蒂雅菈沒有加入他們的對話。因為蒂雅菈沒有朋友。

雖然大部分是因為蒂雅菈內向不擅長對話,另外還有個有關蒂雅菈不好的謠言也有關。

幾天後,蒂雅菈向學校請假。

得知了奶病危,蒂雅菈全家人都聚在床前。

蒂雅菈

「什麼事?

「...妳的身上流著邪神的血液。因此說不定會遭受他人誤解、憎恨。也有可能受到不當對待。妳比平常人加倍地更容易受到誘惑,邪神的血液在喃喃私語地要妳犯罪。

「正因如此,蒂雅菈才能比誰更為高潔,非得高潔不可。若不希冀和平、深愛世人,便難以為人。清廉正潔地活下去,這是妳和奶的約定。

不久過後,奶便斷了氣。

由於家人要處理喪事,蒂雅菈便一個人走了回家。

一路上,尚為年幼的蒂雅菈難以理解奶之死,流不出淚來。

妳的身上著邪神的血液
正因如此蒂雅菈才能比誰更為高潔,非得高潔不可

這兩句話在蒂雅菈腦中不斷盤旋。

有關蒂雅菈不好的謠言就是指這個。蒂雅菈著邪神的血液』一開始只有部分的大人才知道,但消息洩漏,學生間傳了開來。。雖然沒有學生謠言當真,卻因此更加地助長蒂雅菈內向的個性

走回家的路上,蒂雅菈在學校前停了下來。

蒂雅菈走進花壇,看到一個盆栽,裏面栽種的植物長出了花蕾,旁邊掛著給莉茲的名牌。

蒂雅菈想起數天前同學們的討論,看來已實行了。

蒂雅菈伸出手指摸向盆栽的土,發覺土乾了的蒂雅菈便從水龍頭兩手捧水地澆盆栽。來回跑了三趟,確定土是濕的才離開了學校。

隔天早上,來到教室的蒂雅菈發現氣氛低迷。

某位男同學向蒂雅菈搭話,問她知不知道有人對他們種的花做些奇怪的事。

昨天還很有精神的植物,今天來時已經像木乃伊似地枯萎了。

男同學說他家是開花店的,單單一個晚上沒澆水是不可能變成那樣子,一定是有人用毒藥。

男同學繼續追問蒂雅菈知不知道任何線索時,蒂雅菈則是說不知道瞞過去。

蒂雅菈的心臟緊張地跳著,腦中不斷在想著是不是因為自己給盆栽澆水的緣故。

如果我自己是不能給花澆水,污穢般的存在的話呢?

在極度緊張的狀態下,蒂雅菈感到背後有股視線。回頭一看,便與畫中的邪神對上眼。

放學後,蒂雅菈心情仍然沉重。

途中蒂雅菈被一名流浪漢給叫住,乞求施捨一些零錢。

身無分文的蒂雅菈婉拒,但流浪漢看她身著不凡,認為是有錢人家的孩子,便要她的靴子好來賣。

蒂雅菈十分中意這雙靴子,因為這是她難得向媽媽要求買來的。

蒂雅菈又想起了昨天奶奶的話。蒂雅菈自我催眠似地說自我非高潔不可,要深愛世人,所以非得給他靴子不可。

而且,如果真的是自己害花枯萎的話,給他靴子不就算是贖罪麼? 年幼的蒂雅菈不自覺地盤算著。

蒂雅菈下定決心脫下靴子交給流浪漢。而流浪漢從口袋中拿出褐色的球根給蒂雅菈,說這能綻放出世上最美的花朵,但是要種在陰暗的地方。

光著腳的蒂雅菈一進門就遇到媽媽。

媽媽看蒂雅菈光著腳便責問怎麼回事。

老實交代的蒂雅菈本以為媽媽會稱讚她,沒想到媽媽卻臉色凝重地訓斥她。

蒂雅菈反駁說她和奶奶約好了深愛世人,所以要給他靴子。

媽媽則說世上有好人有壞人,有時好人也會變壞人。對方是不是值得去愛的人必須好好地看清楚。因此沒有必要給素不相識的人靴子。

蒂雅菈說奶奶的意思不是這樣子,如果不是平等地愛世人就沒意義了,

媽媽說蒂雅菈是個善良的好孩子,但是世上也有會利用這份善良的壞人在。

蒂雅菈感覺到自己與媽媽有著巨大的隔閡,直說媽媽才是不正常的,穿上另外一雙鞋後便跑出去。

跑出去的蒂雅菈看到握在手中的球根想到一個好點子。把球根養育成花吧。然後這朵花就可以代替枯萎的花送給莉茲,同時也可以證明本來要送給莉茲的花會枯萎,不是因為流有邪神血液的自己給花澆水的緣故。

而且搞不好還可以和莉茲做朋友,其他同學也能一起做朋友。

到達學校的花壇,蒂雅菈把原本盆栽枯萎的東西清掉,換上新的土種下球根,澆水。

接著蒂雅菈把盆栽帶到學校倉庫關起了門,便回了家。

隔天奶奶的葬禮結束後,蒂雅菈便前往學校。明知一個晚上是不可能發芽的,蒂雅菈仍難掩興奮地打開倉庫的門。

盆栽還是在相同的地方,然而土壤冒出了可愛的綠芽。

蒂雅菈高興得不得了。要送給莉茲的花會枯萎,不是自己的錯。即使是流有邪神血液的這雙手,也能孕育生命。感到自己的存在被認同了,蒂雅菈溫柔地撫摸小小的幼苗。

「初次見面。我是蒂雅菈。十歲。是你的媽媽。擅長讀書,運動有點不擅長。常被說我個性太正經了,其實不是這樣子的。其實是...

其實是想和大家一起惡作劇,被老師罵的。

之後蒂雅菈也不斷地細心照顧著花苗,而花苗彷彿回應蒂雅菈的心意,第五天就結花蕾,第七天就開花了。

如同流浪漢所說,這是美得異常的白花,碩大的花瓣垂吊在黑夜中就像幽靈的手一般。

蒂雅菈把自己的手往似幽靈的手般的花重疊,體內有種什麼東西跑過去的感覺襲來

開花的隔天,剛好莉茲僅限此日來上學了。蒂雅菈心想正是絕佳良機。只要把自己養育的花送給莉茲,大家一定很佩服,然後會跟我做朋友。蒂雅菈對此深信不疑。

到了午休時間,莉茲周遭聚集了一堆人。久沒上學的莉茲瘦如包骨,頭髮皮膚毫無光澤。
患有心臟病的莉茲雖然談笑風生,卻難掩死亡的氣息。

蒂雅菈從倉庫拿出了花,鼓起了勇氣向莉茲搭話。

「那個,不好意思!」

「怎麼了? 蒂雅菈

「這是我為莉茲養育的花。請收下

教室充滿了寂靜。蒂雅菈的心臟快速地鼓動。莉茲笑著收下,大家拍著手,蒂雅菈等待著成為現實的那一刻。

貝魯茲蹦」某人細聲說道

與此同時,莉茲表情驟變驚恐萬分。

「啊」在蒂雅菈身旁的女學生尖叫著,教室裡一口氣吵鬧了起來,齊聲責罵著蒂雅菈。

蒂雅菈不知道貝魯茲蹦雖然是世界上最美麗,另一方面也是帶來死亡的花朵,送給病人實在是荒謬無比。

莉茲從椅子上摔落,在地板上不斷抽搐。之後抽搐停了便動也不動。教室裡從吵鬧轉變成了恐慌,好幾人跑向莉茲身旁搖身體,但莉茲還是動也不動。到處都是呼喊聲,也有人哭了出來。

「邪神的女孩」蒂雅菈耳中清楚地聽到他人烙下的狠話。

只有畫中的女神與邪神,靜靜地守望著蒂雅菈。


那一天,莉茲去世了。由於蒂雅菈贈送帶來死亡的詛咒花朵,莉茲原本就虛弱的心臟停止了。流言馬上就傳了開來。甚至人們還對蒂雅菈一家人在進行崇拜邪神的儀式,城鎮出現的失蹤人士是被害人」這種胡說八道深信不疑。

人們的態度豹變,家裏的玻璃被打破,走在路上一片罵聲,甚至從背後襲擊。蒂雅菈一家人感到生命危險,決定逃到流言傳不到的遙遠地方。

蒂雅菈什麼都感受不到。她把心冰封起來,完全不受到外界的刺激。

「對不起」

搬離家前蒂雅菈看到母親的臉反射性地說道。

這是事件以來蒂雅菈第一次向媽媽道歉。

媽媽微笑地搖著頭。

「只要妳道歉,就算了

「前陣子我碰到了莉茲的雙親。人家說莉茲啊已經算是心臟隨時停止都不奇怪的狀態了。最後讓莉茲做想做的事而讓她上學。莉茲也是抱著死亡的心理準備離開家的。所以說莉茲的父母並不恨蒂雅菈。這件事,你雖然要好好地反省不可,也不要太過分責備自己。

「我小時候知道自己連花都種不了,十分地震驚。就是不想讓妳也嚐到相同的痛苦,才刻意地讓妳遠離花。歸根究柢算是我的作法的緣故吧,對不起呢。」

蒂雅菈和母親趁夜搭車離開。

駛離了城鎮後,蒂雅菈透過車窗看到了某處冒出紅光。那是曾為蒂雅菈的家的地方。

家燒了起來,火焰以遠處也可顯然易見地激烈燃燒著。蒂雅菈不發一語凝視著。盛大的火勢彷彿把蒂雅菈心中自我保護的冰給融化,各種感情湧上心頭。後悔、悲傷、憤怒、厭惡感。

蒂雅菈哭了出來,淚流不止。

妳的身上著邪神的血液
正因如此蒂雅菈才能高潔地活著。比任何人更加希冀和平、深愛世人不可。

奶奶的遺言猶言在耳。這正是一線光明。蒂雅菈如今理解了奶奶的遺言真正的意義。

蒂雅菈拭去淚水,然後,望著燒著家的火焰發誓。

「我要比任何人更加希冀和平、深愛世人


「呦,有沒有好好地找啊?」方克走向蒂雅菈問道。

蒂雅「我正在找。克才是呢,該不會在偷懶吧?
.
「我當然在偷懶。我要是在認真工作的話可是天崩地裂呢。為了不變成那樣我只好偷懶,感謝我吧

蒂雅「呃,一反常態呢」

蒂雅菈妳也是覺得有點累就隨便偷懶一下吧。從剛才開始臉色就不是很好。

克說完便走回去。這時蒂雅菈往額頭一擦,才發現冒了冷汗。

在那之後過了八年,為了實現世界和平,蒂雅菈成為了劍士,也擁有了像克、雅琳、夏爾曼之類的夥伴。可是,在場的任何人,都不知道蒂雅菈血的秘密。

蒂雅菈深呼吸了一口氣。覺得有點累就隨便偷懶一下吧」口中重複說著克這句話,蒂雅菈稍微覺得輕鬆了不少。蒂雅菈決定向克看齊,暫時休息一下。

另一方面,夏爾曼雖然默然地找著,心思卻難以集中。

這花是如此美麗,就像那個人般。


十歲的夏爾曼,有位十七歲的姐姐,名為依莉絲。

依莉絲自小體弱多病,長臥在床。她留有一頭黑髮,肌膚慘白毫無血色。

依莉絲因其幽幻的美貌、多病及無法在出現在陽光下,被稱為魯格魯的貝魯茲蹦。魯格魯是夏爾曼所居住的村名。

今天夏爾曼坐在依莉絲床前快樂地訴說所見所聞。

依莉絲「遊山玩水感覺如何?」

夏爾曼「很好玩。山裏有著可愛的兔子,如同寶石般的野莓,綠寶石般的湖泊。湖水十分清澈,是山中眾多動物的棲息處。我也和小鹿一起喝湖水,味道有如水果般非常甜美。」

夏爾曼「途中我的帽子被風吹走了,剛好有一位旅遊藝人經過。他背著十分大的背包,背包裏有一個鳥籠,鳥籠裡有一隻長著七彩羽毛,很罕見的鳥。旅遊藝人把那隻鳥放出去,幫我把被吹走的帽子拿回來了。

夏爾曼「這就是那隻鳥的羽毛。給姐姐夏爾曼從口袋中拿出七彩羽毛拿給依莉絲。

依莉絲「真漂亮。謝謝你,夏爾曼

事實上,根本沒有什麼長著七彩羽毛的鳥,是夏爾曼用水彩塗在海鷗羽毛上的。不光是七彩羽毛的鳥,連旅遊藝人、綠寶石般的湖泊也是騙人的,雖然說和朋友一起去山玩是真的,但那裡只有被槍打死的兔子屍體,以及乾枯的樹莓。

依莉絲「那位旅遊藝人還真熱心呢

夏爾曼「當然。這個世界上只有善良親切的人存在」

依莉絲「可是書中就有壞人,不管哪個故事裡都有做惡的人在

夏爾曼「那是瞎編的,是為了炒熱故事而寫的」

夏爾曼這個世界沒有什麼壞人。世界本來就只有好人跟美麗的大自然存在,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依莉絲從小就不知世事,不曾接觸他人的惡意,因此還保有著純潔的心靈。夏爾曼不論何時都希望依莉絲能如此下去。

對於厭惡污穢擁有精神潔癖的夏爾曼來說,依莉絲可說是理想的女性。

為了保有依莉絲的純潔,夏爾曼不斷地向她洗腦。

依莉絲的世界只能由美麗的事物組成不可。

這時,一位名為拉提斯的青年敲門走了進來。

拉提斯是附近商家的兒子,十九歲。兩個月前從窗口瞥見依莉絲,便對他一見鍾情。自此常常跑來與依莉絲聊天,是一位誠實正直的人物。依莉絲對其亦有好感。

夏爾曼為了不打擾兩人歡談,便離開了房間。


某日,依莉絲正在教導夏爾曼彈鋼琴的練習曲。

依莉絲「我想要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突然,依莉絲冒出這番話。

依莉絲「我無論如何都想跟拉提斯親眼看看夏爾曼跟我說的外的世界

夏爾曼「用不著這麼急吧。姐姐妳身體虛弱,到外頭的話可是會死的。等到身體強壯時比較好吧」

依莉絲「我也是這麼認為。但拉提斯說,不管關在家裡多久身體是不會好的。搞不好是這樣。不管安分地躺了好幾年,我的身體還是好不了

夏爾曼「就因為如此而跑出去太危險了。妳一定馬上就昏倒的」

依莉絲「沒問題。就算發生什麼事一定會有善良的人幫助我的」

夏爾曼「事情不會這麼好的。姐姐妳哪裡都不要去。這附近有盜賊出沒,沒有人會來相救的」

依莉絲「呵呵。夏爾曼你還真的相信有盜賊? 那只存在於故事中,是架空的生物。事實上這世界只有善良的人。夏爾曼你不是這麼跟我說的麼?

夏爾曼「這...」

夏爾曼猶豫了。若將真話講出來,想必會讓依莉絲失望,被她責罵也不一定。即使如此,也總比依莉絲跑到夏爾曼伸手不及的地方好。

夏爾曼姐姐,那是騙妳的。為了讓姐姐高興,我一直都在說謊。實際上有著無可救藥的大壞人,醜惡的事物也比美麗的事物來得多。之前講的七彩鳥也不存在

依莉絲夏爾曼你真奇怪。你不是給我過七彩羽毛麼,還有人魚的鱗片、小人的靴子。每一個你從外頭給我的都是寶物。我想親眼見識夏爾曼所說的一切

夏爾曼「我所說的一切都是假的。七彩羽毛只是我用水彩塗上去的、人魚的鱗片只是單純的貝殼、小人的靴子只是人偶的靴子。不可以跑出去。真正的世界是很恐怖的,不值得讓姐姐知曉。

依莉絲坐在夏爾曼旁邊,翻動樂譜到「雨過天晴」這頁。依莉絲舞動輕快的手指彈著。這首曲子比夏爾曼現在彈的練習曲難上許多。

依莉絲「不用那麼擔心也沒問題的。等夏爾曼你會彈這首曲子的時候我就會回來了

之後不管夏爾曼如何勸說,依莉絲仍然不為所動。

隔天,依莉絲留下信就和拉提斯消失了。雙親以淚洗面,夏爾曼則是專注地練習彈鋼琴。僅過了半年,夏爾曼已會彈「雨過天晴」的高手版本,然而依莉絲還是沒回來。

愈是彈著「雨過天晴」,夏爾曼的心中愈是下起了冰冷的大雨。雨水蓄積著,轉為黑色。
晴天還是沒有到來。


依莉絲消失的數年間,夏爾曼所居住的村子魯格魯遭受邪神的末裔襲擊,只有夏爾曼跟母親活著。夏爾曼以此為契機成為了劍士,目標世界和平。

今日夏爾曼在酒場得到一個情報。這附近有著十分殘忍的盜賊危害著居民。

夏爾曼義不容辭地前往盜賊巢穴討伐。

走在路上,夏爾曼才回想起這裡是魯格魯的附近。

夏爾曼發覺身後有兩個人在跟蹤,便假裝蹲下綁鞋帶。其中一人便襲擊了過來。

夏爾曼順利將盜賊制伏打暈後,不經意地盜賊蓋住臉的布滑了下來。是拉提斯。

夏爾曼雖感到震驚,但是另一位盜賊轉眼就要逃跑了,夏爾曼連忙追了上去將其壓倒在地。

夏爾曼感到盜賊那雙眼似曾相識,不禁冒出一陣惡寒。

夏爾曼「姐姐?

夏爾曼盜賊的布巾取下。

正是依莉絲。然而以往白晰的肌膚一片汙黑,眼中冒著異樣般好戰的眼光,嘴巴浮現著下流的笑容。

「為什麼?」夏爾曼放開依莉絲的雙手,後退兩三步。

依莉絲慵懶自暴自棄地起身與夏爾曼對峙。

依莉絲「好久不見了,夏爾曼。那把劍,是fury吧? 你成為劍士呢

夏爾曼「真的是姐姐麼?

依莉絲「沒錯。我是依莉絲,你早以為我死了吧? 真是令人感動的再會。你不是相當仰慕著我麼

夏爾曼「我可是一直在彈著雨過天晴』等著姐姐回來。妳說等我會彈那首曲子時妳就會回來。可是不管我怎麼彈姐姐就是沒回來。我的心從失去姐姐的那一日起就沒放晴。為什麼妳不回來呢?

依莉絲「這一切還不是你害的!」

依莉絲怒吼,眼中燃燒著憎恨。

依莉絲「你騙了我,說這世界只有美麗的事物以及好人存在。不知外界的我為了見識那美好的世界而和拉提斯一起離開家。隨後馬上知道你說謊。我們被盜賊襲擊了。

依莉絲盜賊不但奪走我們的東西,還把我們當手下使喚著。我的身體虛弱有好幾次差點死掉,諷刺的是,雖然你說的是謊話,但是拉提斯說的是真的。在外頭勞動著反而讓我的身體變好。可是死的話還算好了。盜賊逼我們去偷竊殺人,腦中總是迴繞著人們的辱罵與尖叫。盜賊監視著我們,想逃也逃不了。每天都是地獄。而你竟然還可以不要臉地彈什麼鋼琴,你為什麼要這樣子騙我

夏爾曼「...我希望姐姐就那樣純粹地活著。不管現實是怎麼樣,我只希望姐姐活著的世界能完美無瑕

依莉絲純粹? 依莉絲自我嘲笑著。

依莉絲我即使殺了人也不會有罪惡感。因為,這世上才沒有什麼好人。只有著犯了錯就被痛打我一頓的盜賊,以及輕蔑諷刺我的傢伙。不管是哪一個都過著有如垃圾般的人生,殺了他們我一點也不猶豫。 你說的純粹,是這樣子麼?

夏爾曼聞到了異臭。那是積在夏爾曼心中,長期被放置的雨水所散發的。雨水黑濁化為汙泥。

夏爾曼「不是的。不要再過這種生活了。我會把姐姐從這裡救出,我會讓姐姐幸福的,希望妳跟我走

依莉絲「如果你跟我說真正的世界是怎樣,我也不會想跑出去外頭。我會這樣子是你害的。你這個騙子。騙子!

依莉絲從衣服裡取出匕首。夏爾曼腦袋裡一直播放著「雨過天晴」的旋律,在心中又下起大雨。累積的雨水漸漸地超過負荷量而滿溢出來。

依莉絲「可是呢,我也是感謝你的。我被強迫勞動也只有在最初的一年,之後想逃隨時可逃。之所以不這樣做,是我相當中意這種生活方式。只要掌握了絕竅,沒有什麼比這種生活方式更加快樂。身為壞人真是快樂。我的腦中的某人叫我再多做點壞事,然後再被更加地輕蔑痛罵著。我不知道除了做壞事被輕蔑之外,要如何證明我的生命。

依莉絲一邊說著,表情漸漸地像是被惡魔附身一般偏離常人。

夏爾曼「姐姐...」

依莉絲「如果殺了有血緣的弟弟,我是不是能達到更加無法挽回的境界呢。夏爾曼,你會帶領姐姐前往那裡吧?

依莉絲邁向夏爾曼舉起了匕首突刺。這幅舉動就像慢動作般。

夏爾曼拔出fury刺穿了依莉絲的腹部,鼻中充滿著血腥味。化為汙泥的雨水惡臭和血腥味混在一起,胃酸湧了上來。夏爾曼忍住,將fury從依莉絲腹部抽出。

依莉絲倒在地上。看著渾身是血的依莉絲,夏爾曼想起了依莉絲過去的別名魯格魯的貝魯茲蹦』。依莉絲真的是貝魯茲蹦之花,一被陽光照到就枯萎了。

夏爾曼「我向姐姐所說的謊,就由我成真。我會創造出只有美麗的事物以及善良的人存在的世界。為了不再有著像姐姐這般悲哀的人產生


四人還是沒找到fury。不知是否貝魯茲蹦有著迷惑人們的魔力,回過神來一直在相同的地方尋找著。不只是跟貝魯茲蹦有因緣的蒂雅菈、夏爾曼,連方克、雅琳也是一樣。

方克「啊―真麻煩

方克「我說,乾脆一把火燒了花吧。這樣的話就只有fury會留下來,目標瞬間達成

雅琳「就這樣做吧。我也累了。總覺得這花很不舒服」

方克「好,就這麼決定

蒂雅菈「請等一下! 你是認真的嗎? 這花可是很貴重的。我可是第一次看到像這樣長在一起,就算變為景點也不稀奇,燒了實在太過分了」

方克「哈? 景點? 妳是哪來的觀光大使。再說蒂雅菈妳中途偷懶了吧。偷懶的傢伙沒有權力反對

蒂雅菈「那、那是因為方克你說如果累的話就稍微偷懶一下嘛

方克「這個,我不記得了

雅琳「咦,蒂雅菈有偷懶啊。明明如此還裝做好孩子般地說不可以燒花。討厭討厭

蒂雅菈方克和雅琳聯手就成了令人火冒三丈的組合...!

蒂雅菈夏爾曼大人您怎麼想呢?

夏爾曼「我也不贊成放火。花也是一條人命。隨便奪走人命是罪惡深重的」

方克「呿,你不是大方地殺了蛇麼

蒂雅菈與夏爾曼之所以會反對燒花,是因為感到自己的過去被否定了。在貝魯茲蹦的深處,蒂雅菈看見了莉茲的臉,夏爾曼則是依莉絲的臉。

夏爾曼美麗的事物就該美麗下去。身為人如此希冀著豈不是理所當然的麼

雅琳「就是啊。我其實也是這麼想的。花不是要拿來燒而是要來愛的」

蒂雅菈阿啦,剛才粗魯雅琳不是贊成要燒花?

雅琳「別多嘴,蒂雅菈偷懶魔人

蒂雅菈「我可是十分懷疑雅琳是否能做到愛花這般高尚的行為

雅琳「真囉嗦,我從剛才就超愛的。好乖雅琳撫摸著花給她看

方克眼看眾人傾向不燒花,焦躁了起來。好想鑽進被窩裡滾來滾去,再也不想工作下去了。被這番衝動驅使著,方克劃下了火柴,而點了火的火柴不經意掉到地上。

夏爾曼「你瘋了嗎,方克君

夏爾曼難得地吼道。火勢轉眼間擴大。

方克「這是我要說的。本大爺可是再也不想為這該死的花浪費貴重的時間了。在這種地方停滯不前,不管過多久世界和平都辦不到」

夏爾曼與蒂雅菈無言以對。被過去給束縛著就有違初衷了。方克彷彿是這麼說。

四人暫且離開火勢愈來愈大的花田,等到火自然消退了,便露出隱藏的fury。方克高興地將它到手。

方克「果然本大爺是天才。你們要感激我。這樣子總算可以往前邁進了

雅琳「真是的。馬上得意忘形起來」

夏爾曼「...正如方克君所言。總算可以往下一步邁進了

蒂雅菈「我真在是對方克亂七八糟的作法傻眼呢

蒂雅菈視線的前方,方克來回揮舞著到手的fury。在高聳的岩壁上方,略為可窺見的天空湛藍清澄,萬里無雲。


















不知不覺就打了這麼多,想必看了之後再玩遊戲感觸良多吧。

這篇外傳跟遊戲本傳比起來哀傷許多,也彌補了本傳描寫不足的地方。

蒂雅菈跟夏爾曼為何如此執著於此,遊戲中只帶過幾句。

雖然遊戲本身有不少的缺點,我還是很享受這款遊戲,希望能改善缺點出續作。

另外,我才不是因為刷錢太無聊而翻小說的(逃)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38 筆精華,11/1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